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悠然

3464浏览    37参与
竹风轻动

【黑悠然X白悠然】日常(三)

#日常向#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又是一个美好的一天,勤奋的黑悠然一大早就工作去了,可爱的白悠然还在睡梦当中,突然!她睁开了眼睛,立马把床头柜的手机拿起来,登上了淘宝。

点进自己喜欢的服装品牌店铺,看到了店铺发出的新品上市,那是一条美丽的白色连衣裙,看上去就十分的优雅,白悠然看了看这条裙子的价格,一下子就心如死灰了。

无精打采的起床后,把连衣裙的图片和链接,发到了朋友圈。还加了一句话,“这条连衣裙真漂亮,可惜太贵了。”

白悠然发送完毕,就整装待发的出门去溜达溜达了。

而另一边,坐在办公室努力工作的黑悠然,听到了自己手机传来,特别关心提示的音效,就拿起手机看了看。...

#日常向#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又是一个美好的一天,勤奋的黑悠然一大早就工作去了,可爱的白悠然还在睡梦当中,突然!她睁开了眼睛,立马把床头柜的手机拿起来,登上了淘宝。

点进自己喜欢的服装品牌店铺,看到了店铺发出的新品上市,那是一条美丽的白色连衣裙,看上去就十分的优雅,白悠然看了看这条裙子的价格,一下子就心如死灰了。

无精打采的起床后,把连衣裙的图片和链接,发到了朋友圈。还加了一句话,“这条连衣裙真漂亮,可惜太贵了。”

白悠然发送完毕,就整装待发的出门去溜达溜达了。

而另一边,坐在办公室努力工作的黑悠然,听到了自己手机传来,特别关心提示的音效,就拿起手机看了看。

看着白悠然发了一条白色连衣裙的朋友圈,笑了笑。“这小姑娘,前段时间有喜欢的衣服什么的,也是这样发个朋友圈。是在暗示我吗?”

黑悠然把链接打开后,就选好了白悠然穿的尺码,看着还有一条黑色的,就把黑色的也选上了,一起买下来了。

买完后截了张图发给白悠然,附赠了一句话。

“宝贝儿,想买什么就买,钱赚来就是给我的,小宝贝花的。”发出去了,黑悠然伸了个懒腰后,就继续埋头苦干了起来。

白悠然拿着一大袋绿色蔬菜,回到家,看到黑悠然发给自己的消息,心里甜甜的。于是发了个,遵命的猫咪表情包过去。

发完就把手机放在一边,开始做起了饭。

竹风轻动

【黑悠然X白悠然】日常(二)

#日常向#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下午两点黑悠然回到家,进入客厅,拿起餐桌上自己早上留下的纸条,白悠然还回复自己,觉得这个行为特别可爱,明明不回复,丢垃圾箱也可以的。

以前的自己居然,这么可爱,也是意料当中呢。

外面工作带来的疲惫,因为这一点小事,疲惫好像都飞走了一样。

表情不由自主的笑了,于是拿着纸条去房间里,看看白悠然在做什么。

“宝贝,我回来了!”一脸高兴的黑悠然,打开房门,发现白悠然居然在,拿着自己的内衣。

虽然边上有叠好的衣物,但是这个场面被撞见还是比较害羞的。 黑悠然脸微红,拿着纸条,往白悠然的方向走去。

白悠然因为措手不及,忍着红彤彤的脸,把...

#日常向#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下午两点黑悠然回到家,进入客厅,拿起餐桌上自己早上留下的纸条,白悠然还回复自己,觉得这个行为特别可爱,明明不回复,丢垃圾箱也可以的。

以前的自己居然,这么可爱,也是意料当中呢。

外面工作带来的疲惫,因为这一点小事,疲惫好像都飞走了一样。

表情不由自主的笑了,于是拿着纸条去房间里,看看白悠然在做什么。

“宝贝,我回来了!”一脸高兴的黑悠然,打开房门,发现白悠然居然在,拿着自己的内衣。

虽然边上有叠好的衣物,但是这个场面被撞见还是比较害羞的。 黑悠然脸微红,拿着纸条,往白悠然的方向走去。

白悠然因为措手不及,忍着红彤彤的脸,把内衣叠好立马放在一边。娇羞的说道“你怎么突然就进来了,我还在整理衣柜呢。”

黑悠然走到白悠然身后,伸出手环住了白悠然的脖子,身体贴着白悠然的背,用脑袋蹭了蹭白悠然的脖子。

在白悠然耳边用着轻柔的声音说“我没想到,我家宝贝这么贴心,内衣都要细心的整理一番。”说完亲了亲白悠然的耳后。

白悠然脸现在就像西红柿一样红,说话也有一些小结巴。“当然内衣也…要去整理一下。”

随即转过身,扑倒黑悠然,用一股生气了的语气对着黑悠然说“什么宝贝宝贝的叫,这你也叫的出来。”

黑悠然看着白悠然扑在自己身上,紧紧的抱住了白悠然“不然呢,叫小甜心?小天使~小悠然儿?”

顺了顺白悠然的头发“怎么称呼我们的,悠然小姐~才会开心呢?”

白悠然解开黑悠然衣领的扣子,往黑悠然的锁骨上轻轻的咬了一口。白悠然俯起身,双手撑着地板,笑着对黑悠然说。

“你怎么叫都可以,你是我,我是你。”

“是啊,我们是一体的。”

黑悠然眼里温柔的目光看着白悠然,伸手弹了一下白悠然的脑门。“现在怎么开窍了呢?小傻瓜。”

暮岁而拾

宙斯与黑皇后

脑洞有限,所谓暴动就大致借鉴李泽言捅刀那回,而且那一次差不多是黑悠黑化转折点了。

这次排版很奇怪,我也觉得很奇怪。

完完全全激情产物。

不太写得来甜甜的恋爱。

结尾是lx高兴就下雨的梗哦⊙∀⊙!

文笔很差剧情槽点很多,预警。


◎霜林晚暮

凌肖×黑悠然

Zeus×queen

ooc预警

冰冷的灰色爱情


他可真是恨死那女人了。

除了那张脸还勉强能看看,他不想承认她身上有半分优点 。

更何况那张脸还不是她独有的。

还是那个又蠢又傻的有趣些。


距离上次大规模动乱已经有很长时间。

BLACK  SWAN内部大换血。


十二主神之首Zeus被刺杀,群龙无首。

Ares叛逃,重要...

脑洞有限,所谓暴动就大致借鉴李泽言捅刀那回,而且那一次差不多是黑悠黑化转折点了。

这次排版很奇怪,我也觉得很奇怪。

完完全全激情产物。

不太写得来甜甜的恋爱。

结尾是lx高兴就下雨的梗哦⊙∀⊙!

文笔很差剧情槽点很多,预警。


◎霜林晚暮

凌肖×黑悠然

Zeus×queen

ooc预警

冰冷的灰色爱情


他可真是恨死那女人了。

除了那张脸还勉强能看看,他不想承认她身上有半分优点 。

更何况那张脸还不是她独有的。

还是那个又蠢又傻的有趣些。


距离上次大规模动乱已经有很长时间。

BLACK  SWAN内部大换血。


十二主神之首Zeus被刺杀,群龙无首。

Ares叛逃,重要成员helios失踪。

组织四分五裂。


“做个交易?”

“被两边追杀的感觉一定很不好”

“你看,你哥哥能以一个特警的身份风风光光,受人赞扬”

“你呢,却只能这样生活。”


黑衣的女孩伏在他的肩侧,及肩的长发有意无意搔着他的颈脖,漂亮的眼睛里浮动暗红深沉的波光。

气息温热。


“甘心吗?”

甘心吗?

甘心吗?


“你想要什么。”

凌肖低垂着头,细碎的刘海遮住眼睛,看不清情绪。


女孩轻笑。

再靠近他几分,在耳畔轻语。


语罢。

凌肖嫌恶地推开女孩。

抬起头,目光凛冽而不羁。


一声声轻浮的笑荡漾出来。

“那我们,可说定了”


“什么,一个才二十岁的毛头小子来做我们的老大,真是荒唐。”

“就是,这怎么让我们服气”

台下是一片抱怨。


忽而,一道闪电兀地穿过会堂顶部,直直地劈向第一个“出言不逊”的人。


一片骚乱。


凌肖懒散地坐在首位的椅子上。

细长的手指有意无意摩挲着椅侧,周遭有一阵阵细微的闪电。


“怎么,觉得我年纪轻轻,怕我没胆量,还是没手段。”


轻佻戏谑。

顿时鸦雀无声。


这年仅二十岁的所谓毛头小子,身上的气场威压着在场的每一个角落。

人人战栗。


凌肖每次和那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孩在一起,都有意无意打量她。

除了脸,和那个女人半点都不像。

她是怎么变成那样的。

他其实并不感兴趣她的苦情经历。

心里嗤笑。


他现在真是太被动了。

被一个女人处处压制,况且还是个他不很看得起的女人。


“这么快就想背叛我了?”

“你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

“当然,我的也没有”


想到她这番嘴脸,又是一阵恶心反胃。


BLACK  SWAN又在预谋一场动乱。


倒不如说是为了满足新上任头目的私心。

他想看看,自己那个哥哥,把那个女人看得有多重。

虽然他对于白起在高中情窦初开一事感到讶异,更多的的觉得有趣。

他想看看他的这个哥哥撕心裂肺,看他为了一个女人反抗忠心耿耿的组织。

他也觉得自己恶趣味,可他更多的是期待。


当特遣署档案室的红灯闪起,警报声不绝。

悠然定定心,想去拉住身边的凌肖。

却抓了个空。

他,

凭空消失了。


慌乱和恐惧霎时充斥着内心。

她慌不择路,却一次次顺利避开警卫搜寻。

逃出地格外顺利。


自那后,她再也联系不上凌肖。


“她不会这么做”

白起目光冷冽而坚定。


长官面色一怒。

“特遣B-7,多次违抗组织命令,立刻作出停职处理,这件事你不许插手。”

白起面不改色。

冷冷道:“这件事我会以我自己的方式处理,我必须要保护好她。”


长官忽然静默不语。

待到白起开门欲出。

才道:“为了一个女人背叛职业,你的责任感何在?”

白起不予任何回答。

她是我做特警的理由,是我的责任感之所在。


一个月后,看似平静的恋语市忽然一夜间爆发一场瘟疫。

肆虐传播的速度之快,令人发指。

人心惶惶,政府束手无策,信用危机。

公家医院基础设施有限,可提供救治的人数远远不够满足所有患者需要。


公家治疗机会逐渐被“关系户”所占。

私立医院医药费用昂贵。

富贵家庭占尽便宜。

中间家庭承受经济压力。

而下层人民,只能听天命。简言之,等死。


政府方猜到是BLACK SWAN的手笔。

特遣署抓住了这个机会,可以除掉一个大祸害。

政府放出通缉令,全面追捕悠然。

缘由是:

BLACK SWAN头目之一,潜入特遣署窃取病毒资料,引发动乱。

一时间,这个女孩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所有人都怨气有处发泄了。


真正的幕后黑手今天换了一条红裙子。

举着一杯红酒。

“打个赌?”

凌肖挑挑眉,显得颇有兴趣。

“你猜,她会一败涂地吗?”


不等凌肖回答。

“我猜,她一定输。”

似乎是不太看得惯这样的不讲理。

凌肖收回目光,垂头,冷笑。

“懂得抢占先机是很重要的。”

他懒得去看她所谓灿烂的笑,虚伪至极。


像极了昔日的场景。

她身处明亮宽敞的大厅。

一群人,毋宁说是疯子,蜂拥而上。她觉得自己喘不过气。

没有人听她的解释。

他们只知道她是纵火者。

也知道她那里有唯一一份解药。


他们完全信任空穴来风。

所有人都企盼那独一份的解药。

只有一个人,冲破人群,不顾一切地来到她的身边。

亦如当年白衣的少年,为她奋不顾身。


她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温热的气息落入耳畔。

“别怕,我在。”

她忍不住眼泪了。


可那一个个想要把她撕碎的疯子怒视她。


解药救的是人命,救不了人心。

  他们为了活命,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坐在广播室的少年双腿交叠,抱着胸饶有趣味地盯着下方。

    唇间勾起一抹笑,像是嘲笑,也像是怜悯,像上帝可怜芸芸众生,一边讽刺他们的愚昧,一边置身事外。


悠然仍置于恐慌中。

白起的出现虽带来一些安抚,却无法解救她。


她恍然看见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孩,她在那个角落,一个人瑟缩着,一把匕首穿过她的心脏,她身上千疮百孔,伤痕累累。

她的眼神空洞着,不知是在望着哪里。

可悠然又觉得,她一直盯着自己。

她带血的唇忽然勾起。

缓缓阖动。

似是唇语。

“害怕吗?”

明明隔着半个大厅,却只有她听到了。

脑海里迅速闪过一幕幕场景,极度血腥。

是预知。

她的理智快要被磨灭了。


凌肖居高临下,俯视愚蠢的众生。

忽而移目到了那个女人身上。

她似乎注意到了凌肖的目光。

抬头,不露声色地抛了个媚眼。

凌肖先是不齿。

却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她,颇有美感。


正当悠然理智尽失,一把匕首对着胸前。

她闭上眼睛,咬咬牙,想一死了之。

一只手抓着了她。

与其说是拉住她自残的手,不如说拉住了悬于一线的命。

宽阔而温暖的怀抱紧紧护住她。

不给任何人,包括她自己,任何伤害她的机会。

窗外一片金黄的银杏很合时宜地飘进来。

他在他耳畔,坚定地告诉她:

“我带你走。”


“呵”总控室的少年觉得无趣。

漫不经心地暗下按钮。

这场queen的围剿,宣告失败。

他还有些庆幸,没有早押注。

暴乱该被人忘记,他还得回去当他的老大,去拿那个未知的筹码。


BLACK SAWM总部Zeus办公室。


窗户紧闭,帘子也都被合上。

这偌大的空间顿时有些逼仄。

空气无法流通,更显闷热。


queen坐在Zeus的腿上。

左手暧昧地扯着他的衣领,拽松几颗扣子。


她眼底是旖旎又危险的情绪。

她勾唇一笑。

俯身吻在他的唇上。


两个人皆是被对方的唇冰得微颤一下。

Zeus尝到甜头,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抓住她的右手,想彰显自己强势的占有欲。


浪漫的气氛到了极致。

她忽然松开双唇,挣脱他禁锢的手。


“我愿赌服输。”


桃花眼满含笑意地看着他,还有几分轻佻。

便离开了房间。

Zeus正色,恢复脸上淡漠。

拉开窗帘。


窗外已大雨倾盆。








蓝思喻

【恋与制作人】当你被渣男甩了

今天刚打算氪金

突然发现没钱了

还没月底就开始了吃土生活


正文↓

你躺在床上,昏昏睡去,泪水明显地在你的脸颊上留下痕迹。

紧握着的手机上,是你的男友和别的女人约会的照片。

------------------------

今日的华锐大楼,安静地有些蹊跷。

虽然说华锐不会实行996制度,一般很早就让员工下班了,但是总有拼命三郎会加班到夜晚。

今晚的华锐,注定要发生一些事。


某一房间中,一个男人扶着额头站起,若是你在场,一定会发现,他就是背着你和别人约会的男朋友。

“醒了?”


许墨坐在男人面前,手中把玩着手铐,看似

今天刚打算氪金

突然发现没钱了

还没月底就开始了吃土生活

正文↓

你躺在床上,昏昏睡去,泪水明显地在你的脸颊上留下痕迹。

紧握着的手机上,是你的男友和别的女人约会的照片。

------------------------

今日的华锐大楼,安静地有些蹊跷。

虽然说华锐不会实行996制度,一般很早就让员工下班了,但是总有拼命三郎会加班到夜晚。

今晚的华锐,注定要发生一些事。

某一房间中,一个男人扶着额头站起,若是你在场,一定会发现,他就是背着你和别人约会的男朋友。

“醒了?”

许墨坐在男人面前,手中把玩着手铐,看似漫不经心,但从眼中闪烁出冰冷的光芒。

男人本能地对许墨感到恐惧,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几步,却被不知名物体绊倒。

“欺骗她,好玩吗?”

手铐叮铃作响,许墨站起身,弯下腰,俯视着恐惧的男人。

屋外,雷光大作,照亮许墨的脸。

惨白惨白。

男人连滚带爬地跑出房间,见面前一扇门半掩着,心中瞬时燃起了一丝希望,转进这间房间,关门反锁。

许墨并没有动,因为他知道,等待着男人的,是Helios。

“咔嚓”黑洞洞的枪口在男人反锁时便对准了他。

令人胆寒的声音让他停止了手头上的工作,

他僵硬地转过头,银色头发映入眼帘。

“求求你......不要杀我......”

原本在你面前花言巧语的样子全然不见,相反,此刻的他,满脸都是恐惧,就连声音也颤抖着。

“放过你?”

Helios勾起嘴角,重新对准男人的头。

“放过你了,她怎么办?”

无尽的绝望感攀上心口,强烈的求生欲让男人撞开了并未完全反锁的门。

“嘭”的一声,子弹擦着男人的脸而过,划出一道血迹。

男人似是没有感到疼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向前逃去。

Helios缓缓踏出房间,不满地盯着枪口。

“啧,打偏了。”

身后传来许墨皮鞋的声音。

“反正在你之后,还会有更深的恐惧。”

-----------------------------

琴声从李泽言办公室传出,不知是哪位高手在演奏,悠扬又美丽。

“疯子,这两个人都是疯子......”

男人一阶一阶向上爬去,向着钢琴声的地方奔去。

也许,那里的人,可以从那两个疯子手中拯救他。

楼梯间,隐隐有黑色的风划破男人的衣服。

屋外雷电更甚,似是对男人表达着不满一般,所到之处,必有雷电。

“啊!”

一声凄烈的惨叫,黑风在男人身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血印。

血液从伤口处渗出,染红他的白衬衫。

男人推开门,似乎是看见了希望的曙光。

钢琴声戛然而止。

男人面前,李泽言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盯着这位不速之客。

钢琴前的卓以此刻也凝视着男人。

无尽的沉默。

“你抛弃了她。”

李泽言率先开口,语气中没有了以往的严厉,全部都被隐隐的怒意所替代。

“不......李总,你听我解释......”

男人话还没有说完,从他背后便窜出来一束闪电。

凌肖戏谑地望着他,手中雷电闪烁不停。

他的身边,是白起。

“听什么解释?听你是怎么背叛她的?”

“我真搞不懂笨女人,偏偏喜欢这种渣滓。”

“干脆劈死算了,看见就烦心。”

凌肖不耐烦地举起手,却被一双纤细的手所挡下。

“这个人,交给我吧。”

Queen清丽的声音在办公室回响。

几个人愣住了,忌惮地望着Queen,不知这来去无踪的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我会让他享受到无上的欢愉。”

她勾起唇,仅仅只是一句话,便让男人感到冰冷无比。

她抬起手,想实施下一步惩罚。

“等等,Queen。”

-----------------------

许墨,Helios二人慢慢步入办公室。

“干脆就地处刑吧,也少了一桩事,省的要叫人看着他。”

许墨的语气满是笑意,好像是看到什么世界上最令人开心的事。

“要不,我们一个一个来?”

沉默良久的卓以终于发话。

-----------------------

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一道雷便结结实实地劈在男人身上。

顿时,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

男人已经奄奄一息,身上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

“要怪,就怪在你背叛了她。”

Queen丢下一把匕首,直直地插入了男人的心脏。

终于,烦人的呼吸声抽泣声忏悔声停下来了。

今晚的华锐,注定无法安眠。

???发生了什么!

我写了什么!

李泽言怎么处理办公室的血迹啊!(抱歉这个坑不做解释)

蓝思喻

【恋与制作人R18】婚

表示喝喜酒能喝到吐

感觉放假每家每户都在结婚

于是脑洞一开写下来了


R18见链接↓

https://shimo.im/docs/0ghYs8b2R686dYNe


喜欢的可以点波关注,心心和小蓝手

其实还是觉得评论比这三个都重要


表示喝喜酒能喝到吐

感觉放假每家每户都在结婚

于是脑洞一开写下来了







R18见链接↓

https://shimo.im/docs/0ghYs8b2R686dYNe







喜欢的可以点波关注,心心和小蓝手

其实还是觉得评论比这三个都重要


蓝思喻

【恋与制作人】当你被绑架

默念三遍我是一个高产的人。

我是一个高产的人。

我是一个高产的人。

好吧并没有。

喜欢的可以点颗心心和小蓝手,留下评论。

还可以点波关注哟~

预定五一放假期间开一辆车

正片↓


转醒时,你的后脑勺仍然在隐隐作痛。


动两下试图起身,却发现手脚都被绳子所捆绑着,动弹不得。


绑架?


被黑布所蒙住的视线令你愈发不安。


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绑匪下一步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你甚至不敢呼吸来引起绑匪的注意。


此刻,绑匪拨通了你的手机中备注为“亲爱的”的电话。


“你的女人在我手上,要是想救回她,拿着一百万现金来xx胡同,我只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记住,你要是...

默念三遍我是一个高产的人。

我是一个高产的人。

我是一个高产的人。

好吧并没有。

喜欢的可以点颗心心和小蓝手,留下评论。

还可以点波关注哟~

预定五一放假期间开一辆车

正片↓


转醒时,你的后脑勺仍然在隐隐作痛。


动两下试图起身,却发现手脚都被绳子所捆绑着,动弹不得。


绑架?


被黑布所蒙住的视线令你愈发不安。


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绑匪下一步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你甚至不敢呼吸来引起绑匪的注意。


此刻,绑匪拨通了你的手机中备注为“亲爱的”的电话。


“你的女人在我手上,要是想救回她,拿着一百万现金来xx胡同,我只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记住,你要是敢叫警察,等着你的就只有一句冰冷的尸体咯。”




Ver.李泽言


李泽言放下手机,站起身,眉头高高皱起,眼中满是对你的担忧。


“魏谦,三分钟,去取一百万现金。”


“一个小时内的会议全部推迟。”


五分钟后,他拎着箱子,赶到绑匪所说的地方,不远处看见了被蒙着双眼的你。


“放下箱子,带着你的女人走。”


你的身边,转来绑匪阴暗的声音。


你从来没有见过李泽言会如此听从别人的话,即使只有一百万,但想到他是为了你才如此低声下气,心中不免有丝酸涩。


绑匪整个人扑在一百万现金上,眼中贪婪更甚。


他拉开黑布,阳光照在你的眼上,刺激得你无法睁开,只依稀看到一个人影。


他抱起你,如同捧着珍宝一样,轻轻梳理着你的头发。


吐出的话语,却令人不寒而栗。


“我这个人,比较睚眦必报。”


身后传来警车的响声。


绑匪的脸愈加苍白。


“笨蛋,下次不要离开我身边,我会担心你。”




Ver.白起


“放了她。”


不出一分钟,你便能感到身旁狂风大作,竟吹落了眼上的黑布。


白起站在狂风中,脸上带着从未见过的戾气。


绑匪似乎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得意洋洋:


“一百万呢?没有一百万,别想......”


话没说完,风刃刮向绑匪,割断他头顶的一撮头发。


绑匪愣了。


“我说,放了她。”


白起的声音愈加不耐烦,在绑匪身旁缠绕的风也愈加猛烈。


绑匪终于支撑不住这个力量,转而跪在地上,风在他身上留下道道血痕。


反倒是你身边的风,温暖柔和,一如白起的怀里。


他大步向你走来。


此刻的他,更让你脸红心跳。


“乖,我们回家。”




Ver.许墨


正在准备讲座的许墨接到电话,当着学生们的面二话没说,走了出去。


原本温柔的淡紫色眼睛染上狠戾。


动他的人?找死。


两手空空的他,来到昏暗的巷子里。


“准备好死亡的准备了吗?”


他轻笑,吐出如同恶魔般的话语。


“死亡?我......”


绑匪正要拿出刀对准你,却转眼被一根尖锐的冰柱刺穿心脏。


血液喷溅到你的脸上,温热的。


你不知道许墨做了什么,你只知道惹了许墨,绑匪的下场绝不会好过。


不过这是绑匪自己作出来的。


和他在一起,自己也变得狠绝了呢。


许墨解开束缚着你的绳子,把你拥在怀中。


“为了你,我旷了学生们一堂讲座。”


“你说,应该怎么补偿我呢?”




Ver.Helios


Helios拿着枪,对准绑匪的头。


“你说......要一百万?”


漫不经心的声音响起,随即而来的,是枪上膛的声音。


即使你是人质,也默默为绑匪默哀三秒钟。


“回答呢?”


绑匪没有想到,因为一个女人,自己的命就要栽在这里。


想到死亡的痛苦,绑匪的双腿便颤抖起来。


“没......没有,您......带着她走吧......别杀我别杀我......我上有老......”


颤抖的音并没有给绑匪带来一丝Helios的怜悯,没等他说完,“嘭”的一声。


绑匪栽倒在地。


靴子特有的声音由远及近。


拉下黑布,切开绳子,他凝视着你。


“听着,这次只是碰巧,我不会再救你第二次。”


说罢,转身离开,留你一人坐在地上。


Helios看着手机上你的来电,眼神暗了暗,攥紧手机。


对不起,我还不能以周棋洛的身份来保护你。




Ver.黑Queen(对不起我皮一下)


“听说,你想伤害她?”


Queen俯视着被手下押上来的绑匪,把玩着手中的枪。


眼中没有任何感情。


“胆子真大呢。”


“在把他剁成肉泥之前,我不允许他死,懂?”


不顾绑匪的求饶,Queen下达了命令。


抚上你的睡脸,她笑了。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sin
画不动了先放个草稿,是黑QUE...

画不动了先放个草稿,是黑QUEEN
红酒,烈焰,和火海中逃生的蝴蝶。
偏Ares&Queen向

画不动了先放个草稿,是黑QUEEN
红酒,烈焰,和火海中逃生的蝴蝶。
偏Ares&Queen向

Aki
依旧是黑白悠脑洞 并不会填坑...

依旧是黑白悠脑洞

并不会填坑

无限未来怕不是黑悠已经杀青

依旧是黑白悠脑洞

并不会填坑

无限未来怕不是黑悠已经杀青

一个子熹出墙来
我觉得黑悠不合我的三观但真的很...

我觉得黑悠不合我的三观但真的很符合我的审美(你在瞎说什么啊×)
十分随便地涂了一个

我觉得黑悠不合我的三观但真的很符合我的审美(你在瞎说什么啊×)
十分随便地涂了一个

白墨未苒

我爬墙回来一下,参见女王陛下!

我爬墙回来一下,参见女王陛下!

君言念

【黑白悠然】Black Swan

极暗之时退坑的玩家回头一望,不符剧情请无视,很短就是写个黑白悠然爽一爽,第一人称视角悠然。

  她是我,又不是我。

  看着她,我不自主的想起Black Swan,她真的像,不,大概就是一只黑天鹅,背后恍若张开黑色的,又美丽惊人的羽翼。

  她仰着头,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逆着光走向我,双手托起我的脸颊,她指甲上沁出殷红的血色光芒,闪的我的眼前微微一晃。

  和我一模一样的眼睛居高临下的望着我,透露着我印象中自己基本没露出过的倨傲又显得分外温柔的浅笑。

  她才更像是Black Swan Queen。

  “你要选择逃避吗?...

极暗之时退坑的玩家回头一望,不符剧情请无视,很短就是写个黑白悠然爽一爽,第一人称视角悠然。

  她是我,又不是我。

  看着她,我不自主的想起Black Swan,她真的像,不,大概就是一只黑天鹅,背后恍若张开黑色的,又美丽惊人的羽翼。

  她仰着头,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逆着光走向我,双手托起我的脸颊,她指甲上沁出殷红的血色光芒,闪的我的眼前微微一晃。

  和我一模一样的眼睛居高临下的望着我,透露着我印象中自己基本没露出过的倨傲又显得分外温柔的浅笑。

  她才更像是Black Swan Queen。

  “你要选择逃避吗?”

  她的话牵扯断我脆弱绷紧的死线,痛苦沿着我的指尖一路漫上我的心脏。

  “我要。”

  我的嗓子被逼出来的坚定声音划拉着,沙哑又破碎。

  我不能,我要逃离这一切。

  她看起来有点失望,然又不尽然,眯着眼思考了会,她竟勾起一个透着满意的笑容。

  红唇含着悠然的叹息吐在我耳边。

  “那你以后就是……”

  “我的悠然了。”

可好

黑悠然出场啦!!!!
黑白悠同框了!!!!
一人血书求此卡啊啊啊啊啊啊!!!

黑悠然出场啦!!!!
黑白悠同框了!!!!
一人血书求此卡啊啊啊啊啊啊!!!

Aki
无限未来的pv放出后的脑洞产物...

无限未来的pv放出后的脑洞产物

正文随缘再见

由于破晓无情的野男人

导致制作人激情跳坑中…

无限未来的pv放出后的脑洞产物

正文随缘再见

由于破晓无情的野男人

导致制作人激情跳坑中…

镜月

[翻过岁月不同侧脸
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所以这对水仙cp应该叫什么?
先暂定双悠

[翻过岁月不同侧脸
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所以这对水仙cp应该叫什么?
先暂定双悠

镜月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 得不到的 从来矜贵

身处劣势 如何不攻心计 流露敬畏试探美的法规

即使恶梦却仍然绮丽 甘心垫底 衬你的高贵]

总觉得她们应该是白玫瑰和红玫瑰🌹
所以这对水仙cp名叫什么,不知道怎么打tag……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 得不到的 从来矜贵

身处劣势 如何不攻心计 流露敬畏试探美的法规

即使恶梦却仍然绮丽 甘心垫底 衬你的高贵]

总觉得她们应该是白玫瑰和红玫瑰🌹
所以这对水仙cp名叫什么,不知道怎么打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