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暗系

20650浏览    1507参与
薛定谔的猫阿吒

他走过城镇荒原,吟诵枯萎的花儿。


————————————————————


是私设吟游诗人宰!


到现在为止只画过两次宰呢。


头画完了发现衣服不会画,大头玩家沉默了......于是就给宰重新设计了一套衣服......(bushi


最后就以自己画oc的画风画完了宰......我不认识他了……(🤦‍♀️


他走过城镇荒原,吟诵枯萎的花儿。


————————————————————


是私设吟游诗人宰!


到现在为止只画过两次宰呢。


头画完了发现衣服不会画,大头玩家沉默了......于是就给宰重新设计了一套衣服......(bushi


最后就以自己画oc的画风画完了宰......我不认识他了……(🤦‍♀️


无二·Win

Soom Zordic人头

设定:结晶冰龙 温柔,优雅

Soom Zordic人头

设定:结晶冰龙 温柔,优雅

无二·Win

Soom Zordic 妖头

设定:浴血火龙 凶残,暴力

Soom Zordic 妖头

设定:浴血火龙 凶残,暴力

Qeelina
野葡萄 | C1 结束 bgm...

野葡萄 | C1 结束

bgm:血腥爱情故事

ooc | 病娇向 | 

//

所有针对我的恶趣味 所有看着我孤立无援着哭泣时得逞的微笑 所有病态恐惧的控制欲,都是面具下真正的你的样子,可怖又无法自拔。

你说,

“你爱我吗 ”“你讨厌我吗 ”“你会走吗”“ 你喜欢别人了吗” 不是问句,而是审讯。我故意咬着嘴唇沉默,等不到乖巧的回答,便暴戾地狠狠掐住我的脖子,一声声低吼。

“你说话…”

早已破碎飘摇欲坠的躯体里苟延残喘着的心脏。本应漂亮勾人的眼睛泛着猩红的泪光,那是鳄鱼的眼泪。更像是在夜半残月下反射出冰凉的光的短刃,毫不留情地刺向我。

你哭着笑了,哑着嗓子道:...

野葡萄 | C1 结束

bgm:血腥爱情故事

ooc | 病娇向 | 

//

所有针对我的恶趣味 所有看着我孤立无援着哭泣时得逞的微笑 所有病态恐惧的控制欲,都是面具下真正的你的样子,可怖又无法自拔。

你说,

“你爱我吗 ”“你讨厌我吗 ”“你会走吗”“ 你喜欢别人了吗” 不是问句,而是审讯。我故意咬着嘴唇沉默,等不到乖巧的回答,便暴戾地狠狠掐住我的脖子,一声声低吼。

“你说话…”

早已破碎飘摇欲坠的躯体里苟延残喘着的心脏。本应漂亮勾人的眼睛泛着猩红的泪光,那是鳄鱼的眼泪。更像是在夜半残月下反射出冰凉的光的短刃,毫不留情地刺向我。

你哭着笑了,哑着嗓子道:

“给了你机会,给了一次又一次,你没有珍惜。”

那声叹气划破持续的沉默,重量落在我的肩头,眼泪打湿我的衣服。颤抖着病弱的身体抱着我却力气大得像要揉碎一般。细密滚烫的啃咬落在肌肤,牙齿里隐隐传来血腥味。

失控着满溢出的爱暴露在空气里极速氧化发黑,再倒流回骨髓,一面吞噬理智一面消化知觉,直至整个身体注入属于他的标记,再无法逃脱。

本该感到恐惧的我却在他发狂地颤抖里笑出了声,我异常兴奋的大脑告诉我,一切,大概是要结束了。

血腥的味道迅速蔓延布满整个房间。

我藏在腰带里的刀你没有发现。

别怕,我比你爱我还要更甚。

























































































































组西米

【奇谈】梦中的水声

·  【在那个女人的眼底,我望见了深不见底的尸骸深渊。】



  最先感觉到的,是失重。


  像是被随意抛掷丢落拆去了内芯的玩偶,四肢无力的瘫软在地,不得动弹,不得睁眼。



  再然后,是痛楚。


  被什么冰冷的东西包裹住手腕,拖拽着往前行。袒露的肌肤被地面的碎石磨的生疼,不时有大块碎片又或是别的硬梆梆的固状体磕绊住身躯。



  最后,是恍惚空洞的茫然。


  脑中仿佛盛满了粘稠的糊状,五感缓慢的恢复着,但仍有着窒息的...










·  【在那个女人的眼底,我望见了深不见底的尸骸深渊。】






  最先感觉到的,是失重。


  像是被随意抛掷丢落拆去了内芯的玩偶,四肢无力的瘫软在地,不得动弹,不得睁眼。




  再然后,是痛楚。


  被什么冰冷的东西包裹住手腕,拖拽着往前行。袒露的肌肤被地面的碎石磨的生疼,不时有大块碎片又或是别的硬梆梆的固状体磕绊住身躯。


  


  最后,是恍惚空洞的茫然。


  脑中仿佛盛满了粘稠的糊状,五感缓慢的恢复着,但仍有着窒息的迷茫感。艰难的强睁开双眼,在昏暗的不知名的光线下,手脚被用看似柔弱的细线呈大字束缚起来,无法挣脱。


  


  那个女人就坐在我前方直立着的雕花木椅上,一袭艳红旗袍,手中轻抬着塞了墨绿色烟草的古铜色烟斗,有一下没一下的抖动着。


  她的大半面容被绵密缭缭的细烟藏于身后,只留下那似笑非笑微挑起了的唇。


  “你的愿望,孩子,”她的声音就如同我所想象的那样低沉暂缓却又带着漫无目的的挑逗意味,“也是,你临终的愿望。”


  像是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她一下子如青涩的被道破了心思的少女,掩面咯咯笑了起来。




  我努力清理着思路,看她笑靥如花却只感觉的到刺骨的森森寒意。然后,像是被人用力扶住肩背,战栗消散,恐慌消散,那人的轻声细语从心中蔓延开来,温柔却坚定。




  【别担心,她根本无法伤害你。】






  “疼痛啊...如果可以的话,”我顿了顿,“请给予我最快速的消亡吧。”


  然后恍惚间...听见了身下石板传来的滴答水声。




  一滴,两滴...再是金属利刃刮蹭地面尖锐的杂音,长而缓重夹杂水声。




  那个女人笑了,她的指尖抚过我的下颚,掠过我的脖颈,传来微妙的腐蚀感。




  “如你所愿。”






  一人高的巨斧上是斑驳的痕路,斧刃糊着黑粘的物体,与红相互试探然后混沌开来。巨斧破空直落的沉重,远方又传来滴答的水声,我平静的闭上眼。






  入目,是一片漆黑。


  坐起身,僵硬的大脑艰难的扭转着,眼睛逐渐适应黑暗。


  现在是凌晨四点。


  ...是梦啊。


  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我盯着墙上的时钟发呆。




  然后...


  听见了水声。




  滴答...滴答...




  我有些迟钝的低头,




  我的手中,握着我的心脏。








  那个女人坐着床边,


  望着我,望着我笑。


  “孩子,我说,如你所愿。”

万象皆化

今天的,其实线稿比画完的有感觉^_^

今天的,其实线稿比画完的有感觉^_^

一驼开水_iroha
开学了, 学业繁忙,开学前最后...

开学了,

学业繁忙,开学前最后一次画画

我的画反映了我内心临开学的绝望咕咕

初中很忙所以肯定要咕咕

我还有三个文案没写完……咕。 @柯克兰小姐  @精神萎靡安慕揪  @笙月  @失去梦想_阿十  @盐渍咸龙想吃异学会的粮  @红眼罗曼  @荷兰荷兰RDJ 

开学了,

学业繁忙,开学前最后一次画画

我的画反映了我内心临开学的绝望咕咕

初中很忙所以肯定要咕咕

我还有三个文案没写完……咕。 @柯克兰小姐  @精神萎靡安慕揪  @笙月  @失去梦想_阿十  @盐渍咸龙想吃异学会的粮  @红眼罗曼  @荷兰荷兰RDJ 

罗宾龟

序章

我不愿乞讨生活


但反抗不了生活


阳奉阴违于生活的污泥中


做不了那朵纯洁的莲花


人唯有失去了才会珍惜


见明不见暗是生活的本质


请让我去一个自由的地方


没有喧嚣


没有烦扰


可以安静的提起笔


甩掉责任与使命的大山


在记忆深处的老楼前


我与你


这世间唯一的美好


(100粉丝了,好开心)

(准备开自己的原创《真实之影》)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我不愿乞讨生活


但反抗不了生活


阳奉阴违于生活的污泥中


做不了那朵纯洁的莲花


人唯有失去了才会珍惜


见明不见暗是生活的本质


请让我去一个自由的地方


没有喧嚣


没有烦扰


可以安静的提起笔


甩掉责任与使命的大山


在记忆深处的老楼前


我与你


这世间唯一的美好



(100粉丝了,好开心)

(准备开自己的原创《真实之影》)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Green June_竹笙

传话游戏

中二产物

全程意识流

文笔渣注意

望喜欢

没问题开始?

————————————————————————————

一群小孩子聚在一起玩游戏。

“我们接下来玩什么好呢?”红衣服的孩子开口问道。

“过家家?”粉衣服的孩子想了想道。

“过家家是你们女生爱玩的,我们觉得不好玩。”绿衣服的孩子撇了撇嘴。

“那,我们玩躲猫猫?”蓝衣服的孩子望了望周围的环境,“不好……这里没什么可以藏的地方哎……”

“要不要玩传话游戏?”

一个陌生的声音叫着。

“谁?谁在说话?”孩子们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人。

“传话游戏,很好玩的哦!”

灰衣服的孩子从暗处走来,眼睛望着年龄最大的蓝衣服的孩...

中二产物

全程意识流

文笔渣注意

望喜欢

没问题开始?

————————————————————————————

一群小孩子聚在一起玩游戏。

“我们接下来玩什么好呢?”红衣服的孩子开口问道。

“过家家?”粉衣服的孩子想了想道。

“过家家是你们女生爱玩的,我们觉得不好玩。”绿衣服的孩子撇了撇嘴。

“那,我们玩躲猫猫?”蓝衣服的孩子望了望周围的环境,“不好……这里没什么可以藏的地方哎……”

“要不要玩传话游戏?”

一个陌生的声音叫着。

“谁?谁在说话?”孩子们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人。

“传话游戏,很好玩的哦!”

灰衣服的孩子从暗处走来,眼睛望着年龄最大的蓝衣服的孩子。

“我和你说一句话,你再和第二个人说,依次轮下去,看看最后的孩子会说些什么,好不好?”

很明显,这个新鲜的游戏令这些孩子很感兴趣,他们抛下脑中的所有事情,一起围成一个圈,一个接一个的传着话。

灰衣男孩在蓝衣男孩的耳边说了什么,蓝衣男孩在嘴里默念了一会,便传给了下一个孩子。

嘴里的话被传了好久,有多久呢?太阳下山了还没有传完。

是孩子们传的太慢了吗?

不是。

因为他们已经消失在这片空地上了。

孩子们的父母找遍了整个村子,却仍是一无所获。

最后的粉衣女孩说出来的是什么?

“全部都死了。”

灰衣男孩……啊不对,灰衣男子最开始又说了什么?

我不知道。

或许,事情的一开始便是个骗局也说不定。

END


萧小灰

【西木】

除了她的情人,没有人能看到她的脸

因为她是一个遗落人间的魔女啊


在?看看我闺女?

【西木】

除了她的情人,没有人能看到她的脸

因为她是一个遗落人间的魔女啊


在?看看我闺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