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河

3972浏览    2671参与
Coffee-Wang
没办法,还是最初版本的系统给力...

没办法,还是最初版本的系统给力!

没办法,还是最初版本的系统给力!

哈哈

星光岛的约定

最近要考试所以没有了灵感,先停更几天🙏🙏🙏

最近要考试所以没有了灵感,先停更几天🙏🙏🙏


Sweet 蘇子
我与白老师注定无缘了歪出了佛跳...

我与白老师注定无缘了
歪出了佛跳墙
歪出了莲花血鸭
歪出了德州扒鸡
我太难了

我与白老师注定无缘了
歪出了佛跳墙
歪出了莲花血鸭
歪出了德州扒鸡
我太难了

冥光

耶!萌新少年又来了
p1是轰轰!p2是小剧场,是轰轰衣服被个性烧掉了以后的事情

耶!萌新少年又来了
p1是轰轰!p2是小剧场,是轰轰衣服被个性烧掉了以后的事情

caoqiushuang01@163.c

20191284写给妈妈的一封信

亲爱的妈妈:

您好!

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觉得很奇怪,想见面每天都能见到,即使不见面,现代通讯这么发达,有事情也不需要用这么传统的方式啊。我想告诉您,在这里我想跟您叙叙旧,诉诉苦,用这个方式与您沟通可能还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每当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心里总是感慨万千。那时候农村穷啊,种地是不打农药的,全靠人力侍候,吃的猪肉、鸡肉全靠自己养殖,烧的柴禾都要到山上去砍,砍回来还得劈,夏天有夏天的活,冬天还有冬天的事,一年到头忙忙碌碌的。大人忙,我们孩子也不闲着,弟弟妹妹都还小,我和姐姐很早就开始成为家里的小劳力了。

地里的草长得飞快,刚铲完一遍还没等歇就要铲第二遍,铲完二遍还要拔一遍大草...

亲爱的妈妈:

您好!

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觉得很奇怪,想见面每天都能见到,即使不见面,现代通讯这么发达,有事情也不需要用这么传统的方式啊。我想告诉您,在这里我想跟您叙叙旧,诉诉苦,用这个方式与您沟通可能还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每当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心里总是感慨万千。那时候农村穷啊,种地是不打农药的,全靠人力侍候,吃的猪肉、鸡肉全靠自己养殖,烧的柴禾都要到山上去砍,砍回来还得劈,夏天有夏天的活,冬天还有冬天的事,一年到头忙忙碌碌的。大人忙,我们孩子也不闲着,弟弟妹妹都还小,我和姐姐很早就开始成为家里的小劳力了。

地里的草长得飞快,刚铲完一遍还没等歇就要铲第二遍,铲完二遍还要拔一遍大草,这些活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可就难了。晴天要忍受太阳的暴晒,烈日炎炎下,我们要干活,阴雨天蚊子小咬满天飞,一边拍打着蚊子一边干活。还在上小学的我很少有休闲的周末,每到周末就要跟您们一起去铲草。那时候特别盼下雨天,赶上下雨的周末就会觉得特别地幸福。还记得有一次,我听同学说,那个周末她不用去铲地,因为再有两周就要考期末试了,她妈妈要她在家好好复习。我听了,非常高兴,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可以逃避劳动的方式。于是也跟您说了,可是,您却说:“考得好不好不差这两天。”我乖乖地跟您去干活了,但心里对您有怨气,觉得您不够通融,您咋就那么不重视我的学习呢,两天的机会都不给!

夏天,下午放学回到家,您让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地边挖猪食菜。那时候,因为不打农药,地边的野菜特别多,常挖的野菜主要是灰菜、厂子、刺棒、群闽菜,最不喜欢挖刺棒,叶子上都是刺,戴手套都扎手,可这菜却还最多,而且,越到傍晚,地里的蚊子和小咬也越多,但是,再难我们挺着,不把袋子挖满不回家,因为怕挨训。

妈妈,您爱干净,住的是土房,屋里的地铺的是垒墙用的红砖,却每个周末都要让我们把砖刷一遍,一块一块的刷,要把每一块砖都刷到露出红色,象新铺上去一样才算合格。我很不解,谁家把砖地刷这么干净?今天刷干净了明天就又脏了,我们不是都白忙活了!心里有想法,但是提出来也没用,妈妈您的话就像圣旨,让我们做的事我们不得反抗,干就完了。

在家里,弟弟妹妹小,姐姐个子矮,每次爸爸有重体力活需要帮忙的时候,一定不会落下我。而且在干力气活的同时,经常会听到爸爸说:“你要是个儿子该多好!”是啊,儿子是好,您有我这二姑娘不也挺好的,我也算能干的了,知足吧老爸。为了不让爸爸失望,在抬麻袋或者其它重物的时候,虽然我没有多大力气,抬起来也真的吃力,但每次我都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抬,觉得这样可以让爸爸少些遗憾。

在农村似乎有忙不完的农活,每天,除了上课时间,我都在跟着您们大人忙碌着,那时我就在想,这样忙碌的日子何日是尽头?我要努力学习改变自己的命运,并且我还要努力地赚钱,让您和爸爸也摆脱这劳累的生活。

时间飞逝,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那时做梦都不会想到,社会进步的如此之快,农民种地都机械化了,地里打上农药也很少长草了,想吃啥到市场上买就是了,种着地国家还给着补贴,农民的小日子过得是悠哉悠哉,劳累忙碌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想想小时候受过的苦,那是现在农村孩子都体验不到的。

妈妈,跟您说了这么多,您不会以为我到现在还怀恨在心吧?哈哈!妈妈,您让我每天忙于家务,虽心有千千怨,但现在我领悟到了,只有经历了各种艰难困苦的磨练,才会在成长的过程中养成坚韧不拔的性格,才会在遇到挫折时能够坚强面对,才会更体谅父母的艰辛,才会更懂得回报父母。

妈妈,苦尽甘来,您无须再操劳,您一定要尽情享受美好的晚年生活。未来的日子,我会牵着您的手,陪您一起走过。

此致!

祝笑口常开!

您的女儿:曹秋双

2019年4月15日

(有人告诉我这篇本来是凑数的文被红玛瑙文艺收录,重读却别有一番风味,能让我回想起小时候的很多事情,分享给大家共勉。)

冥光

小男孩不好吗!
咱还是个新手,求轻喷。
对不起,是我太弱了。

小男孩不好吗!
咱还是个新手,求轻喷。
对不起,是我太弱了。

lilili

四时俱景-夏下

到了寺庙,进行完布施拜菩萨一系列活动也就到晚上了,吃过饭后,两个人就回房间休息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王宽发现裴景不在,便起身去寻,知道人在荷花池就加快脚步过去了。到了池旁看见人,王宽一个心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裴景站在一条小船上,拿着个瓶子好像在收集露珠,小船摇摇晃晃,极为不稳,裴景又将身子探出去大半,船身又是一晃,裴景似乎踉跄了一下,王宽当即便要施展轻功飞过去。

“王公子,无妨,溪水尚浅,尊夫人无碍”开口的是庙里敬安师太,听到声音王宽回身作揖“师太,早上好”

“尊夫人孝顺,清早便起来央我许她收集溪中荷露,说是要给公婆泡茶,公子何不成全她?”

“王某并非想阻扰,只是不知溪水深浅,担心罢了”王宽心里有...

到了寺庙,进行完布施拜菩萨一系列活动也就到晚上了,吃过饭后,两个人就回房间休息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王宽发现裴景不在,便起身去寻,知道人在荷花池就加快脚步过去了。到了池旁看见人,王宽一个心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裴景站在一条小船上,拿着个瓶子好像在收集露珠,小船摇摇晃晃,极为不稳,裴景又将身子探出去大半,船身又是一晃,裴景似乎踉跄了一下,王宽当即便要施展轻功飞过去。

“王公子,无妨,溪水尚浅,尊夫人无碍”开口的是庙里敬安师太,听到声音王宽回身作揖“师太,早上好”

“尊夫人孝顺,清早便起来央我许她收集溪中荷露,说是要给公婆泡茶,公子何不成全她?”

“王某并非想阻扰,只是不知溪水深浅,担心罢了”王宽心里有些急躁但开口依然沉稳。

“公子当真不知道,管心则乱罢了”师太直接点破了王宽心思,接着又温言开口道“昨日我见公子对夫人处处小心呵护,感情必然是极好的,老尼有几句话,公子可否一听”

“师太请讲”

“公子出身显赫,又端正守礼,谈吐不凡,想必以后定要位及人臣。尊夫人却好像天真烂漫,不谙世事。世事诡谲,公子可想过以后会如何?”

“我会保护好她”神色坚定,声音有力。远处少女仍在采集菏露,身姿轻盈,眉眼如画 ,动作小心翼翼,娇憨的紧。嫩黄色衣衫,与荷池中荷花荷叶相应,绿色的荷叶生机勃勃,粉色的荷花娇艳,盘发的女孩在其中认真动作,好像一幅流动的画。

“公子聪慧绝顶,当然有此能力。但夫妻一体,福祸相依,本就是要一起面对人生各种滋味。公子可问过,夫人可愿意一直活在呵护之下?且温室中的花朵,鲜妍明媚,能有几时?”少年脊背挺拔,认真思索了一番,眉宇紧锁,却已然有了答案。

“既然公子已经明白,贫尼便不在多言”师太行了个佛礼,准备离开。

“师太,且慢”王宽开口挽留,随即做了个深揖。“今日受教,王某感激不尽”师太微微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裴景也收集够了,便划船上来了,看见王宽惊喜的叫了声“王大哥,你怎么来了。”

“娘子不在,为夫自然是来寻她的”

“讨厌,你又逗我。我昨日看见溪中荷花,觉得收集来泡茶爹娘肯定喜欢,今早就来了”半是微嗔半是撒娇,心已经成了一汪春水,王宽伸手揉揉小姑娘的头,而后牵起她的手。“爹娘一定喜欢,走吧,我们回去。”


秋滢

20191129妞妞的日常

20191129妞妞的日常

晴宝

求文

有没有重生同人文推荐呀,不管谁重生带曦瑶玩就行,这几天一直在看直播体,想缓一缓😭😭我已知的比较好的重生文1,请让我愉快地生活  2,两世陈情情     3,感君怜,这几部作品都是今年更得,作者大大还没有写完;4,金陵,谁让你改剧本的,这个已经完结了

所以,重生文我真的不知道看什么了,求大佬推荐

有没有重生同人文推荐呀,不管谁重生带曦瑶玩就行,这几天一直在看直播体,想缓一缓😭😭我已知的比较好的重生文1,请让我愉快地生活  2,两世陈情情     3,感君怜,这几部作品都是今年更得,作者大大还没有写完;4,金陵,谁让你改剧本的,这个已经完结了

所以,重生文我真的不知道看什么了,求大佬推荐


lilili

四时俱景-夏上

成婚三月有余,裴景虽不能让王夫人完全满意,但晨昏请安问好,各种礼数上倒也没落下。只不过次次都是王宽陪着,王夫人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有些不快的,真当自己是老虎啊,生怕吓着他的小媳妇。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她这儿子也没能免俗。

今早照例请安,王夫人两个人牵手站着,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出挑,倒是男才女貌般配的紧,再想想前段时间看见李家夫人含饴弄孙的样子,实在羡慕的紧。别的不论,就他儿子媳妇这面貌,生下的孩子绝对是顶好看的。想到这,王夫人慈爱的伸手拉过裴景的手“我的儿,这三个月住的可习惯”

裴景有些紧张低着头,王夫人对她虽然客气,但极少亲昵“还好,大家都对我很好”

“那就好,要是下人婆子伺候的不好尽管和娘说,娘给你...

成婚三月有余,裴景虽不能让王夫人完全满意,但晨昏请安问好,各种礼数上倒也没落下。只不过次次都是王宽陪着,王夫人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有些不快的,真当自己是老虎啊,生怕吓着他的小媳妇。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她这儿子也没能免俗。

今早照例请安,王夫人两个人牵手站着,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出挑,倒是男才女貌般配的紧,再想想前段时间看见李家夫人含饴弄孙的样子,实在羡慕的紧。别的不论,就他儿子媳妇这面貌,生下的孩子绝对是顶好看的。想到这,王夫人慈爱的伸手拉过裴景的手“我的儿,这三个月住的可习惯”

裴景有些紧张低着头,王夫人对她虽然客气,但极少亲昵“还好,大家都对我很好”

“那就好,要是下人婆子伺候的不好尽管和娘说,娘给你做主”

裴景更紧张了,以为上次刺绣的事惹婆婆不愿意了“没,没,都很好”

王宽看她这么紧张,抬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以示安抚,王夫人也很郁闷,怎么怕成这样,手心都出汗了。天地良心,自己对她可一句重话都没说过。

“娘,小景害羞,您不要见怪”

“无妨,都是一家人,往后相处时间还长。小景,下午可有事”

裴景觉得自己表现糟糕透,可她真的有点怕,她是独女,本来就没见过婆媳如何相处,画本戏文里的婆婆又大多是恶婆婆,再加上赵姐姐说王大哥的娘绝对是个人物,和衙内的娘一样厉害,任凭丈夫如何位高权重,连个妾室都不敢纳。

还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听到问话,裴景下意识回答“有”反应过来又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王夫人倒是被这股小女儿娇态逗笑了“到底有还是没有”

“入夏天气闷热,原本小景打算下午做份消暑糕点孝敬娘,现下还是听娘安排吧”王宽倒是没撒谎,小景早上起来确实这么和他说的,小景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只能使劲点头,表示真诚。

“有这份孝心就好,至于糕点,哪日做吧,下午和娘去城南庙里去布施祈福吧”

“娘,好,都听您的”裴景快速回答,生怕自己再说错话。

“城南庙离得甚远,下午去,明日中午方能回来,何不去去城北”王宽问

“你这孩子懂什么,城南观音庙求子最灵”王夫人嗔怪的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裴景倒是脸红了个彻底。

“小景还小,此事不急”

“什么不急啊,我和你爹和你这么大的时候…”王夫人反驳的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

“还未成亲”王宽把话补了个完整

“王大哥,你别说了”裴景责怪他驳了王夫人的话

“娘,我下午一定陪您去”

“还是小景贴心,行了,你们俩先回去吧”王夫人满意点了点头。

回了自己屋里,裴景终于放松坐在凳子上喝了杯茶水。“少喝一些,水有些凉了,一会让人重新煮一壶来”

“没事,王大哥,你想要宝宝吗”王宽没想到裴景这么直接,想了想回答认真道“想也不想”裴景看王宽,摇摇头表示没听懂,王宽示意裴景过来听,裴景刚站起来,被王宽一伸手把小姑娘拉到了膝上坐,裴景下意识伸手抱住了他脖子,反应过来又有点后怕瞪了王宽一下自以为很凶,王宽却觉得眉眼含情可爱的紧。

“王大哥,你真讨厌”

“吓着了”两人贴的极近,王宽眼睛深邃,几乎把小姑娘吸进去了

“没有,只要是你,我不怕,你不会让我摔的”裴景有点害羞,干脆把头埋在了王宽怀里。王宽却伸手把小姑娘脸抬了起来,双目对视,王宽认真的说“与你有个孩子,我当然想。但女子生孩子,大多都在生死边缘走一遭,我当然不想。况且十月怀胎之苦,我不愿你受,又没法子替你,自然舍不得。”

裴景感觉眼眶热热的,何德何能,王大哥这么好的人爱她。“王大哥,我也有些害怕,可娘好像很上心”

“不必担心,这种事,娘再上心,终归看我们自己意愿,我心中有数。你尚未满17,过两年再考虑也不迟。”

“可我已经答应娘下午去庙里了怎么办”裴景还是忧愁。

“放心去就是了,下午我陪着你们。寺庙终归只是世人许愿祈福的心里寄托,哪会真的决定人的生儿育女。”

“可我们这样心不诚,算不算是骗娘啊”

“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夫子说的,是他骗,不是我们”

“对”,小姑娘显然又被说服,开心起来。王宽看着怀里笑得明媚的小景,灵动的像一只小鹿,总觉得还是太小了些,他自己怎么娇宠都不够,怎么舍得跟人分享。


lilili

四时俱景-春下

王宽和裴景牵手到密阁时,桃花路的凉亭里赵简坐着,元仲辛站着,赵简不知为什么事正在骂元仲辛,到真应了那句“夫纲不振”。元仲辛一看两个人好似看到了救星,“你俩怎么有空过来”赵简看见他们也不好在说什么,但又不甘心瞪了元仲辛一眼。

“小景上午受了些委屈,我带她出来散散心”少年声音温柔有磁

“受了什么委屈”赵简有些急了。裴景脑袋一歪,看了一眼王宽实在没想到自己什么时候受了委屈。

“没有啊,我挺好的”赵简也迷惑了,这两个人怎么说的不一样哪,元仲辛倒是不在意。

“行了,别瞎猜了,估计王宽又夸张了。小景,你上午干什么了”

“学刺绣啊”

“学的怎么样啊”

小姑娘不好意思摇摇头“学的不好,还扎到了自...

王宽和裴景牵手到密阁时,桃花路的凉亭里赵简坐着,元仲辛站着,赵简不知为什么事正在骂元仲辛,到真应了那句“夫纲不振”。元仲辛一看两个人好似看到了救星,“你俩怎么有空过来”赵简看见他们也不好在说什么,但又不甘心瞪了元仲辛一眼。

“小景上午受了些委屈,我带她出来散散心”少年声音温柔有磁

“受了什么委屈”赵简有些急了。裴景脑袋一歪,看了一眼王宽实在没想到自己什么时候受了委屈。

“没有啊,我挺好的”赵简也迷惑了,这两个人怎么说的不一样哪,元仲辛倒是不在意。

“行了,别瞎猜了,估计王宽又夸张了。小景,你上午干什么了”

“学刺绣啊”

“学的怎么样啊”

小姑娘不好意思摇摇头“学的不好,还扎到了自己,可能我太笨了”

元仲辛赵简无奈耸肩,看吧,案子破了。

“以王宽对小景宠溺的标准,天下姑娘估计都有说不尽的委屈。”元仲辛揶揄王宽。

“我当时学的时候也不行,多练练,后来就好多了”赵简安慰裴景。

“你还学过刺绣哪,真是人不可貌相,我以为你生下来就会舞剑哪”元仲辛话还没说完,又挨了一脚。

“不必了,小景以后都不学了”四个人尤其是元仲辛都站累了,王宽弯腰摸了一下石凳,还算干净,就牵着裴景坐下来。裴景看周围桃花开的甚好,又可以酿桃花酒了,便放开王宽拉着赵简要去采桃花。赵简也挺馋桃花酒的,起身就准备离开。

“这桃花上估计有虫子,府里也有桃花,还是回家后我让下人采摘完洗干净,你直接用就好。”赵简白了王宽一眼,以前怎么没觉得,王宽越来越像老父亲了。

“王大哥,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摘吧,我和赵姐姐往年都这样的”

“行了,王宽,不就摘个花吗。”赵简说完就拉裴景离开去屋里找布兜子了。

“王宽,我看你是越来越夸张了,小景又不是瓷娃娃。况且你这么纵着她,你爹娘看见估计会不快,到最后受委屈的还是她自己”元仲辛说的直白却是实话,王宽不是他,一个人没人管,赵简自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王家那种门阀家族,事事讲究规矩。裴景本就不是王夫人满意的媳妇,只是王宽带人家姑娘私奔,名声实在不好听,最后便只能随了他。

“我既然娶了她,便会护好她。她既嫁了我,我便不会让她受委屈”

“话是这样说,可她已经嫁给你,总要孝敬公婆,学习那些规矩,我看小景天真烂漫,怕是应付不来”

“无妨,我去年已经过了乡试。今年秋闱过后,一旦入朝为官,官家会另赐府邸,我们俩便搬出来。家里庭院水深,我当然不会放心她自己应对”

“我说你去年怎么突然说要参加乡试,合着早就算计好了。那也不对啊 ,当时你和小景还未表明心迹,怎么想到这一步的?”

“我既然早知道自己心悦她,便要事事早做打算。”

“王宽,同窗那么久,没想到你这么腹黑啊,早心悦人家姑娘。怪不得以你那端正守礼的个性,生辰贴被偷了竟然没找我拼命,反而处处撮合我和赵简。”

“礼法为人情而设,你与赵简有缘,不必谢我”

“你倒不客气,我可不会谢你”元仲辛皮笑肉不笑没好气回王宽。

两个人这边聊着,赵简裴景那边却有点犯愁。今年桃花开的晚,下边都是些未张开的花骨朵,上边倒是开的好,可踮起脚来也够不着。这些桃树又是以观赏为主,枝干细,承受不了一个人重量,赵简也不能飞上去摘。

“赵姐姐,我们去拿个凳子吧”

“你等着,我去拿”

王宽隐约见赵简拿个凳子过去顿时有不好的预感,便起身去寻裴景。赵简把凳子放到地上,裴景才踩上去,“小景,当心,别摔了”,裴景听着声音一回头,粉色的衣衫几乎与桃花融为一体,黑发如瀑,白皙的脸被太阳晒得微粉,眼眸清澈,神态天真无辜,仿若刚掉下凡尘的桃花仙子,王宽这才明白何谓“人面桃花相映红”,也痴了。赵简却并不解风情的打断“这么矮,摔不了”,王宽也回了神。走向前把小仙子抱了下来“刚下了雨,泥土松软,还是小心些好。若非要摘,你坐我肩上,我托着你,反而高些”说着蹲下了身子,背部第一次不在挺拔如秀竹

“不要,重,我又不是小孩,压着你怎么办”王宽这才知道,心爱的姑娘撒娇的软音才是时间最催命的符咒。

“没事,上来吧”小景想了想,自己好像也不是特别重,不然就试试吧,乖乖爬了上去,紧张的抓住王宽手,王宽慢慢起身让他的小姑娘适应。

“元仲辛,过来蹲下”另一边确实骄横的命令

“别了,你踩这凳子,要不然不白拿了吗”元仲辛还在刷赖,他觉得王宽真是脑子坏掉了,不让摘不就行了吗,这是什么折磨人破主意。

“你蹲不蹲”

“蹲,蹲,姑奶奶,别动手”

手可摘星辰

求文

家长组回归,蓝曦臣用蓝家的一种惩罚自罚,青蘅君回到现世用戒尺发手,然后用灵力治疗发现自己的与前世有所不同。

家长组回归,蓝曦臣用蓝家的一种惩罚自罚,青蘅君回到现世用戒尺发手,然后用灵力治疗发现自己的与前世有所不同。


亱雨惊鴻.

[占tag致歉]不好意思我又来了

乐乐生日的24h花草组活动已经定好啦——

就是现在还是人数不够,大概有缺几位老师的亚子。

加入我们一起欣赏王杰希和张佳乐绝美爱情。

乐乐生日的24h花草组活动已经定好啦——

就是现在还是人数不够,大概有缺几位老师的亚子。

加入我们一起欣赏王杰希和张佳乐绝美爱情。


\^O^/

快去爱奇艺看36集的预告,我哭了,终于等到亲亲✧*。٩(ˊωˋ*)و✧*。

快去爱奇艺看36集的预告,我哭了,终于等到亲亲✧*。٩(ˊωˋ*)و✧*。


lilili

四时俱景-春上

王宽终究还是得偿所愿取了小景,其中缘由曲折,自不必多说,但借一句元仲辛评价:王氏麒麟子着实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

成婚之后,依照和王父达成的约定王宽退出密阁考取科举走上仕途。自古皆说文武第一,武无第二。可王氏那位麒麟子从来都不是常人,三年连中三元,年纪轻轻官拜四品几乎成了开封城近二十年年的一段传奇,可这些都是后话了。

眼前王宽与裴景刚成婚,新婚燕尔本来正当情浓之时,王宽却要做出复习科举的样子给王父王母看,眼前这些东西他早就烂熟于心,还不如去看看他的小姑娘在干什么哪,是在琢磨新的吃食,还是在照他母亲嘱托,愁眉苦脸学习刺绣,想到这,王宽眉嘴角上扬眼间舒缓,喜色难藏。弄得身旁侍读小厮都禁不住在想,...

王宽终究还是得偿所愿取了小景,其中缘由曲折,自不必多说,但借一句元仲辛评价:王氏麒麟子着实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

成婚之后,依照和王父达成的约定王宽退出密阁考取科举走上仕途。自古皆说文武第一,武无第二。可王氏那位麒麟子从来都不是常人,三年连中三元,年纪轻轻官拜四品几乎成了开封城近二十年年的一段传奇,可这些都是后话了。

眼前王宽与裴景刚成婚,新婚燕尔本来正当情浓之时,王宽却要做出复习科举的样子给王父王母看,眼前这些东西他早就烂熟于心,还不如去看看他的小姑娘在干什么哪,是在琢磨新的吃食,还是在照他母亲嘱托,愁眉苦脸学习刺绣,想到这,王宽眉嘴角上扬眼间舒缓,喜色难藏。弄得身旁侍读小厮都禁不住在想,这书会这么好看,可为何他一看就犯困哪。王宽看着书终于摇了摇头,算了,心不静也读不下这圣贤书了,还是去看看那个让他心思不静的源头吧。

房门开着,就看见小姑娘小脸皱成一团的盯着眼前的绣布,神色纠结,旁边的婆子一脸很铁不成钢,王宽不用猜就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心里叹了口气,终于还是让她受委屈了。裴景正全心全意与那块布作斗争,没有注意到门口的人,还是丫鬟眼见,问了声少爷好。裴景一抬头看没注意就让绣针刺了一下,吸了口冷气“嘶”了一声。王宽赶紧过去拿过她的手仔细看,裴景耳朵都红了,房间这么多人,王大哥怎么不注意点哪。姑娘柔柔开口“王大哥,我没事,不疼真的”

王宽看小姑娘的指腹,上边这哪是扎了一针啊,十指连心,这一上午是怎么过的。

王宽神色严肃,好像周围空气都凝结了“你们是怎么教的,少夫人手怎么伤成这样了”王宽平时示人本就不苟言笑,加上世家子弟那不怒自威的架势在他严肃的脸上显得更为骇人,本来站在一旁的众人立马下跪,婆子也一时腿软但又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她资历老,王夫人随身婆子,平时都在丫头小厮前威风惯了,今天怎么能因为一个小姑娘挨骂哪,而且她也没什么错,这少夫人着实笨了些。裴景很少看王宽发火,地上跪了一地,又看看王宽极差的脸色,觉得王大哥好像真的生气了,一时吓得也不敢张口了。

“回少爷,刺绣都要从小学起,少夫人现在学着实晚了些,而且初学者除个别有天分之外一般都免不了扎几下,少爷不必动怒”

王宽听出这是说小景笨,更加不悦。

“人人天赋各方面都不相同,术业有专攻。但你既然教她,为人师者教不会却责怪学生天分不够,岂不愚蠢。为人侍者,却没照顾好主人,反而狡辩,自己去管家那领罚一个月月钱吧”

婆子练都白了“少爷饶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少夫人帮老奴求求情吧,全家都指着月钱过活哪”裴景觉得她也是可怜,她也知道是自己笨。

“王大哥,要不别罚了”娇娇软软的声音,王宽却没有妥协

“三个月,你若再辩,只会更糟”小姑娘也不知道王宽再跟谁说,但也觉得此时闭嘴比较好。眨眨眼看了看婆子,表示自己也没办法了。王宽看到她的小动作,无奈摸摸小姑娘的头。

“都出去吧,我和少夫人有话说”婆子脸色灰白被人搀着走了出去。

人一走王宽脸色就绷不住了,担忧的问“小景,疼吗,可有上药”裴景觉得他实在夸张了些,就针扎这几下,他要晚点回来,估计都好了。这一上午都无聊死了,终于能歇会了。抬头开心的说“不疼,就扎了这么一两下”

“一两下?”

“三五下吧,反正都不疼了”听着清脆的声音看她纯真的笑颜,王宽觉得和他的小姑娘一起生活,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若是学着无趣,就算了吧,我去和娘说”

“不行,娘说一定要学,大家都会的,我不想给你丢脸”

“你可喜欢”

“不喜欢”

“可觉得自己有天分”

小姑娘摇了摇头。

王宽继续问“可曾想过要它养家吃饭”

“没有啊”

“不喜欢也不靠它糊口,那就不必学了”

“可娘说要学,大家都会啊,我不会多给你丢脸啊”

“我不会做饭,你可觉得我给你丢脸了”

“当然不会,王大哥其它都很厉害啊”

“那你为什么会给我丢脸”

“而且,小景其它也都很厉害。所以,不必学”裴景觉得哪里不对自已好像又被绕糊涂了,谝了谝嘴疑惑的看着王宽,觉得肯定自己想多了。王大哥这么聪明,他说的肯定是对的。可娘那里怎么办呢?

王宽看她还在挣扎,就身子前倾趴到小姑娘耳边说“最重要的是,我心疼。不学了,就当为了我”王宽声音很轻,但呼出的热气却让小姑娘再次红了耳朵根。

“那好吧”

王宽看她终于妥协,就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

“乖,咱们下午去密阁找元仲辛和赵简玩”

裴景一下高兴了起来,可随即眉眼又搭拢了“可前两天刚去过,爹娘会不会不高兴啊”

“爹下午要进宫,娘约了李夫人听戏。下午都不会在家,而且,经过刚才也没人敢去嚼舌根。下午咱们放心去玩”

裴景这会是真的开心了,直接趴在王宽肩头上一阵乱蹭。“王大哥你最好了”

“小景,乖,叫声相公好不好”磁性的声音在耳边诱哄,可她还是觉得那两个字好羞人,实在叫不出来。王宽也不想让她为难。

“罢了,以后再叫吧”只是声音中难掩失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