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泥

3801浏览    308参与
风幸

(自述)突然觉得自己好恶心 占tag致歉

1🍊🐔就别进来了吧,免得一场骂战

2曾经的我自觉算的上全员粉

3觉得我三观有问题的,那也没关系,我本来就是来发泄的

嗯,怎么说呢?先重我看魔道祖师开始吧!我第一次认识到魔道祖师是在我刚刚入腐的时候,那时候就听到很多人安利这本书早有耳闻,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去看,然而我当时就是看的时候,就是直接在百度上搜的,当时也才五年级吧,也不知道到盗文与正版的区别在哪,或者说是根本就不知道盗文是什么,也没有什么版权意识,所以刚开始看的应该算得上是盗文,到后面有意识的时候想去补买的时候已经被封了就买不了了。

然后就说说我对这本书的想法吧,其实刚开始我对魔道的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很特殊的感官,就是觉得他们各有各的样子都挺好...

1🍊🐔就别进来了吧,免得一场骂战

2曾经的我自觉算的上全员粉

3觉得我三观有问题的,那也没关系,我本来就是来发泄的

嗯,怎么说呢?先重我看魔道祖师开始吧!我第一次认识到魔道祖师是在我刚刚入腐的时候,那时候就听到很多人安利这本书早有耳闻,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去看,然而我当时就是看的时候,就是直接在百度上搜的,当时也才五年级吧,也不知道到盗文与正版的区别在哪,或者说是根本就不知道盗文是什么,也没有什么版权意识,所以刚开始看的应该算得上是盗文,到后面有意识的时候想去补买的时候已经被封了就买不了了。

然后就说说我对这本书的想法吧,其实刚开始我对魔道的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很特殊的感官,就是觉得他们各有各的样子都挺好的,剧情吧,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就是觉得剧情里面的人物很好,我觉得很多地方都写的还挺不错的,在当时言情玛丽苏泛滥的季节真的很不错了,我第一个看到的是魏无羡,我很喜欢魏无羡这样的人,很喜欢跟这种人交朋友,然后就是思追和景仪,还有蓝忘机,他们都是我很想变成的样子。

然后我看到了江🍊当时我也没有什么很特殊的感官,就是觉得他跟我好像,当时的确是年纪小,我看书就只是看书,把他们当纸片人一样看,只要他骂人什么的,我都是什么都感觉不到,骂人就是骂人呗,这本书就是这样呗,所以刚开始我也是算的上一个全员粉的,我都是一视同仁的,我没有什么大局观,我当时就是觉得这本书很好看,然后很多人物都很有特点都很不错,而且那个时候我不混圈子的,我都是只看文的,连同人是什么都不知道,到了后来我越长越大,然后也进了同人圈子,就发现微博上有很多人说魔道祖师抄袭呀,然后还有作者的人品不好啊什么的,我也不管,我就只是看书,觉得这本书很好看,我就看,然后到了差不多半年前吧,我因为在一本diss魏无羡的同人里面讲了江🍊的不是,然后被一群人围攻,当时就有点烦江澄了,而且我在现实里那个时候也开始被校园霸凌了,就逐渐明白了江🍊他那种人在现实中有多丑恶,这就是我从全员粉到一个🍊黑的过程,刚开始也不算什么,就是觉得对江澄那些洗地,说几句他们那些洗脑包里让人不正确的话,然后我被喷了,被喷了怎么办呢?骂回去喽,那个时候我已经因为心理状态问题休学了,很偏激而且很难受,所以当时跟他吵了好久,然后最后还是把心态给平整好了,停止了这场骂战,到了后来我的病也越来越严重,在这种骂战之中,我讲的话越多,我就越记不清我之前到底说了啥,所以我就很急,后来我就越来越佛。

我不否认江🍊有它的魅力和特点但是这并不是他们天天抓着江澄的魅力和特点大肆宣扬,让我们去原谅他,那我们所有人都是普通人啊,魏无羡这种人是很多人都想当的人,包括我,妒忌是在所难免的,后来呢,我又发现了一种更恶心的,他们的粉不再大肆宣扬他的魅力和特点,而是直接掩盖了它的魅力和特点,非要把他写的跟魏无羡一样,捧上天,这也是为什么后来🍊黑越来越多的原因,然后到这里你们肯定也要疑惑,我是自述,然后标题也不是很符合我现在所说的,所以正题来了,我为什么会觉得为自己感到恶心呢?因为我发现随着我的病越来越严重,心态越来越偏激,发现我越来越像江澄了,这个认知让我感到很痛苦,因为这是我最恶心的人,就像是一个屠龙的人,最后变成了龙,我觉得我很痛苦,也很难过,其实我写这个也只是为了单纯的发泄,我这种人说白了也只是尽量客观,其实我的内心是愿意非黑即白,不希望有灰色地带,但是现实告诉我世界上的人都是灰色的,他们没有特别恶心,也没有绝对的好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喜欢魏无羡,因为他足够正面,我也越来越喜欢那些黑暗向的文,像是在满足我心里那些不满足,所以我现在发这个是给自己一个提醒,也希望给那些🍊黑一个提醒,走在这条道路上,要记得自己为什么要黑他,理由是什么?为什么?不要到后来都迷失了自我,要不是我现在清楚的想想,我都不记得为什么我讨厌他了,而且我也越来越偏执,越来越难受,有时候呢,恶心自己恶心到吃不下饭,希望你们不要像我一样,屠龙者不要变成龙。


                                                                     ——风幸

                                                                              一个差点迷失自我的🍊黑


陈垆

与其说难遇真爱,不如说春心已老

早成了空心杨柳的人,又怎么去谈论爱情?

说到底,可能一开始装机的时候就没有爱情相关的硬件,下了软件又有什么用呢?

与婚姻无关,与母职惩戒无关,只是没办法对这些产生兴趣罢了

说到底,我是一个冷漠无情的女人jpg

与其说难遇真爱,不如说春心已老

早成了空心杨柳的人,又怎么去谈论爱情?

说到底,可能一开始装机的时候就没有爱情相关的硬件,下了软件又有什么用呢?

与婚姻无关,与母职惩戒无关,只是没办法对这些产生兴趣罢了

说到底,我是一个冷漠无情的女人jpg

Mihail

以下内容都是虚构


  我爸做饭手艺还行,仅限我上大学之前,还算可以。他自诩川菜大师,实际上会做的也就那几样,回锅肉虎皮青椒水煮鱼,做了十几年,投了我吃肉吃辣的好。我从来没怎么喜欢过他做的菜,我只是喜欢吃肉罢了。

  我对他的厌恶也是从他厨艺下降的时候萌芽的,我并不厌恶他做的饭,只是在某一天开始我拒绝和他同桌吃饭。最后一次我记得他做了麻婆豆腐,玉米排骨汤,鱼香鸡腿菇,还有一份咸得我嘴里发苦的糖醋排骨。我讨厌那份排骨,但是他挥舞着筷子在餐桌上滔滔不绝时我还是夹了一份肉放进碗里。

  “好久没做糖醋排骨了,老啦,做饭不行了。”他看见我撕下来一块肉,满脸苦相地咽了下去,笑着道歉。

  “还...

以下内容都是虚构


  我爸做饭手艺还行,仅限我上大学之前,还算可以。他自诩川菜大师,实际上会做的也就那几样,回锅肉虎皮青椒水煮鱼,做了十几年,投了我吃肉吃辣的好。我从来没怎么喜欢过他做的菜,我只是喜欢吃肉罢了。

  我对他的厌恶也是从他厨艺下降的时候萌芽的,我并不厌恶他做的饭,只是在某一天开始我拒绝和他同桌吃饭。最后一次我记得他做了麻婆豆腐,玉米排骨汤,鱼香鸡腿菇,还有一份咸得我嘴里发苦的糖醋排骨。我讨厌那份排骨,但是他挥舞着筷子在餐桌上滔滔不绝时我还是夹了一份肉放进碗里。

  “好久没做糖醋排骨了,老啦,做饭不行了。”他看见我撕下来一块肉,满脸苦相地咽了下去,笑着道歉。

  “还行吧。”我扒了一大口米饭中和嘴里的咸味。

  “这么快老了,看蓝图也看不清。”他比我妈大十岁,因此身体比我妈早十年出现垮掉的先兆。

  “说什么呢,明明还健康得很。”我妈在一旁反驳道,她只吃素,于是反驳也寡淡。

  他没理我妈,嘴里的饭还没嚼完:“要是哪天我病了,进icu了,就别治了,早点让我出院好好逛一逛,比生不如死强。”

  我没说话,我妈一摔筷子,又觉得我爸净说些不吉利的话,这顿饭在我的沉默和我妈的唠叨声中结束,第二天我上了去旧金山的飞机。

  我爸没来送我,他去了趟铜川开会,我在安检口前跟我妈道别。她说别怪我爸,我爸忙得很,家里的支柱。我说知道了,他忙得很,挥挥手转身进了闸口。

  这可能是起因,或许起因要早一点,我当时并不觉得他送不送我有什么区别——我并不觉得我怪过他。我的家很幸福,我妈爱我我爸也爱我,我日复一日如此暗示自己,强化信心。

  我对于分裂有一种恐惧,我害怕我的生活被撕裂,我的家被撕裂。我上高中时看见父母吵架都会哭,一边嚎着问他们会不会离婚,我妈转头又说她爱我爸,他们之间无论如何都不会有裂痕。

  啊,你爱他。我在不知如何回答时会重复对方说的话,由此坚定对方的态度。

  然后我去了加州,再也没机会和他们同坐一桌吃饭,我连联系都懒得联系,有时收到消息只会觉得烦,从此一切也急转直下。我没有钱,没有工作,我在美国唯一的经济来源是他们,我生活的命脉被两个人紧紧握在手里。

  所以我知道我学费存款的三十万被我爸拿走的时候我很崩溃,我坐在房子后院里哭了一遍又一遍,脑中血管跳动,缺氧带来的窒息几乎要掐晕我。我为没有钱而哭,也为我爸轻描淡写的一句“只是投资去了”而哭。后来这件事也并不是没有解决,我妈跑去跟亲戚朋友拉下了脸去借钱,甚至找了我爸的甲方,几乎要跪下来求着要钱。

  我问我爸什么感想,他直接挂了电话。

  我记得我以前也是借钱,我妈跟我说“穷死、饿死,都不能放下脸去求人,听懂了吗?”

  我寻思她自己也没咋懂。

  我以为这是第一次,然而之后每年、每学期,我都会背着舍友哭一次,因为他妈的没钱,他妈的根本没钱。

  我在考gre前抱着单词书哭了起来,单词书被我背了三四遍,封面折痕已经白了,眼泪浸湿了书。图书馆的自习区根本没人说话,我只能忍着哽咽哭,脑中想着那三十万。

  都说亲情无价,我想了无数遍,为什么我的亲情只用三十万、十万,就能在我心里破碎不堪,和那盘排骨一样咸涩发苦。

  我妈那段时间打电话的次数也多了,说的都是什么上班累,今天和哪个同事吵架了,我不喜欢,我对她与我聊这些话题的动机感到恐惧。我的学习一团烂泥,我还要去纠结家里的事情。

  “你到底怎么了?”她最近一次给我打电话时我忍不住喊出声,图书馆的中院只有寥寥几人在喝水休息,没人理我,“我对那些话题不感兴趣,跟我聊干什么?跟我爸聊啊!”

  “我没人可聊了……”我妈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弱势,她以为在我面前表现弱势我就会软下态度,其实我只是单纯恶心这种态度。

  “我在学习备考,要考研了,有什么事考完再说。”我按下挂机,她的头像闪了两下,我把手机揣进兜里,喘了两口气。

  真他妈有病,她也是,我也是,我发现我的厌恶堵不住了。不仅是对我爸的厌恶,同时也有对我妈的厌恶。我不理解。我也不理解我对亲密关系的厌恶,我应当,我应当对其产生依赖,如同我暗示自己的那样,我爸妈都爱我,但我从梦中醒来了,这是三个人构筑的梦,我发现。

  这是个预兆,我很唯物,但我对坏事的预感一向准确,某种非实物的东西、概念,出事了。

  他们把它称为粉饰太平,我第一次见到这个词是在看明朝那些事儿,我的姨妈向我解释我的父母就是粉饰太平,我有点明白了,我自己的状态也是这么一回事。

  但我在乎自己甚于他人,我本就是个自私的人,天大的事情也要等我结束考试再说。因此我了解到那一个个的十万、三十万、我拖欠的一次次学费房租,在每一句的“再等等,再等等”之后的一切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背着包,推着箱子,带着自己考上本校实验室研究生的消息回到家时,我爸妈的关系比我想象中恶化许多。她那天晚上在一次争吵后哭着对我说我爸是个混蛋,他不听她的话把钱拿去赌场放高利贷,一千万收不回来。我皱着眉没说什么,我并不觉得出离愤怒,只是失望的浪潮一波又一波,卷着我的胃液翻滚。

  她又说什么工地上有人来找我爸,她拦下了,被人打了一顿,我也没说什么。她想抱着我哭,我绕开了,我讨厌和她的亲密接触,于是她悻悻地离开我的房间,我在躺下前从门缝里看见了一双带着泪水的眼睛盯着我不放。

  我离家太久了,我关掉夜灯盯着头顶上的一片虚无在想,我离家太久了所以才在其中品尝到了一丝怪味,仿佛曾经的甜都是阿斯巴甜,人工合成。

  之后暑假的日子里我将屋门锁了起来,蹲在房间里面养膘打游戏,每天门外都会传来闷闷的争吵声,还有摔东西的声音,与我无关。我时不时会看一眼窗外,栏杆把楼房切割成等分的八份,我心甘情愿地坐在铁窗内去维持我周围世界的稳定。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呢?”

  一次饭后我擦着手,从洗手间出来遇见眼线都哭花了的我妈。

  “离婚,不过了。”

  “你现在没有收入,我知道你辞职了。”我后背抵在门边道,她两手揉搓泡沫的动作顿了顿,又继续。

  “我会分到八百万,给你买个房,然后你要记得我的好。”

  我正是不喜欢她这一点,她替我爸打了不少官司,精明得很,知道给谁会得利益。

  我爸刚出门,她可以大胆地说这些,我的姥姥在前年没了,抗议可能也只能托梦。

  “你不是说爱他吗?”

  “对,但是他的确是个混蛋。”我妈不否认我的指责。

  我不置可否,她这句话说得的确没错。

  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跟她提相关的事情,此后我们的交流仅限于生活基础需求,也就是钱。整个暑假波澜无惊,我只想尽早离开这片小小的令我尴尬的地方。我的安全感从回家关上夜灯的时候就已荡然无存,然而我费尽心思维持的稳定在突发事件前同我想要维系的亲情一样脆弱,我爸倒在了工地上,准备送医。

  我妈是个医生,曾经是个医生,我爸自然也被送到了她的前同事那里。我向学校申请了延后,改签了机票,跟着去了医院。好奇心盖过一切,我想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他躺在床上睡着了,穿着病号服,心电图规律地画着波峰波谷。主治医生说了一大堆,我没怎么听进去,也没听懂,简而言之就是疼晕了,肝癌出腹水,疼的。

  我看着躺在床上的他,想说句活该,还是咽了下去。我妈没来,她似乎要报复我爸当初留她一人被打的事,于是这几天照顾病号的责任落在我肩上。我还有五天离开,我得照顾他五天,我跟我妈微信上留了言,她说知道了,再也没声,她也习惯了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大仇得报,我与他并没有什么仇怨,只有钱,钱结下的梁子,我甚至认为他在乎我与否不再重要。我被家里人叫白眼狼叫了几年,结果留下来的是一条白眼狼。

  以前姥姥生病时我也这么照顾的,请了假,跟着我妈帮她翻身,换尿布,倒排泄物,喂饭,我真是疯了,这么照顾也留不住一条命。

  我关了手机,断开和别人的一切联系,我的快乐时光不允许别人的打扰。几个护士在入夜前的几小时中轮流来查房,记录病人信息,再问一句我妈好不好,出去的时候脸上带着窃笑。

  在单位借着自己的老公炫富,这下遭报应了,真希望他不得好死。我觉得她们真的把这句话写在脸上,还是微软雅黑的。

  我深夜也不能离开病床一步,随时都要跟在身边。我伸手关掉夜灯,就像我关掉我自己的夜灯一样,监护仪在夜晚冒出幽幽绿光,像上世纪的恐怖片渲染氛围一样诡异。

  走廊中的脚步声远了又近近了又远,我听着我爸的呼吸和脚步声重叠在一起,胸口被挤压,我怕黑,我怕静,我怕医院的药水味儿。

  邻床是空的,我在上面躺了一会儿,想象中的细菌爬了我满身后我又坐起来,抓起填了什么沙子的枕头。这玩意儿密度大,硬邦邦的,睡不踏实。

  我爸还在睡,我想起来我临上大学之前离家出走,他把我抓回来时坐在我房间的椅子上看着我睡着,何其相似。

  “她想让你活下去,太残忍了,太残忍了。即使损失那么多钱也要让你活下去。”我几乎是想也不想地抓着枕头砸到他脸上,借用体重优势把枕头按得死死的。意外的是他没有反抗,静静地任由我折腾,监护仪发出了长长的滴声,我松了一口气。愉悦与恐惧同时碰撞,在我脑中炸成烟花。

  炸醒了我。

  我还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脖子因为歪头时间过久而酸痛异常。监护仪上的波峰波谷不断运行,我的手里没有枕头。


风幸

黑泥

我宁可没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父母的关爱让我感到害怕,他们的关爱如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的头顶上,让我感到恐慌,他们讲的好多啊,听不懂人话,既然听不懂人话,为什么不把耳朵割下来呢?为什么弄得我那么不开心?我不开心为什么说是我自己的事?明明你们才是罪魁祸首,打人打的好痛啊!我想打过去,为什么呢?因为他是我爸爸妈妈,我只能跑啊!!!!为什么他们听不懂人话,我还不能骂他们呢?因为他们是爸爸妈妈!!!!!!为什么他们的关爱让我感到恐怕我还要笑着去接受他们说我想压着他们头顶上,我一句辩解都不要说呢?因为他是我爸爸妈妈呀!!!!!所以说爸爸妈妈你这么喜欢你们的女儿,那能不能为我去死呢????

我宁可没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父母的关爱让我感到害怕,他们的关爱如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的头顶上,让我感到恐慌,他们讲的好多啊,听不懂人话,既然听不懂人话,为什么不把耳朵割下来呢?为什么弄得我那么不开心?我不开心为什么说是我自己的事?明明你们才是罪魁祸首,打人打的好痛啊!我想打过去,为什么呢?因为他是我爸爸妈妈,我只能跑啊!!!!为什么他们听不懂人话,我还不能骂他们呢?因为他们是爸爸妈妈!!!!!!为什么他们的关爱让我感到恐怕我还要笑着去接受他们说我想压着他们头顶上,我一句辩解都不要说呢?因为他是我爸爸妈妈呀!!!!!所以说爸爸妈妈你这么喜欢你们的女儿,那能不能为我去死呢????


海蓝

胡言乱语

上周下定决心要投入精力做一件事自己喜悦,也被人喜悦的事。

想好了各种安排。

突然一夜之间又冒出来N多事情来。措手不及,身不由己。

should / want/ being久违的彼此冲突不止。

说过很多的话,想过很多的准备,突然发现积累的东西没有用。

一周5个工作日睡了22个小时。还被不期而至的贩卖焦虑打中了。

计划这种东西啊……

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杨威利说工作的目的是退休。可是算算日子退休遥遥无期,还不知道到时候还有没有退休金可拿。/(ㄒoㄒ)/~~

结果就是,手头正攒的文原本是一个风轻云淡的公路风格,突然就变成了阴云密布的who are you。。。。 ...

上周下定决心要投入精力做一件事自己喜悦,也被人喜悦的事。

想好了各种安排。

突然一夜之间又冒出来N多事情来。措手不及,身不由己。

should / want/ being久违的彼此冲突不止。

说过很多的话,想过很多的准备,突然发现积累的东西没有用。

一周5个工作日睡了22个小时。还被不期而至的贩卖焦虑打中了。

计划这种东西啊……

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杨威利说工作的目的是退休。可是算算日子退休遥遥无期,还不知道到时候还有没有退休金可拿。/(ㄒoㄒ)/~~

结果就是,手头正攒的文原本是一个风轻云淡的公路风格,突然就变成了阴云密布的who are you。。。。 上一个段落还春暖花开桃红柳绿的呢,毫无过度的下一个段落就是梅雨季节。

sigh……要不要这么明显啊……(((φ(◎ロ◎;)φ)))


伊甸菲爾德

直到現在,在同人文裡看到對於鼬的行為的正面評價,我依舊感到非常不舒服。

他對木葉和佐助的感情,我實在不能將之稱為“愛”,那種感情太扭曲了,如果我在現實裡看到這麼一個人,我絕對會逃得遠遠的。

姑且先用“愛”來指代那種感情吧。

在木葉與佐助之間,鼬毫無疑問“愛”木葉遠勝於“愛”佐助。殺全家卻不殺佐助根本不能成為理據;如果他殺全家之後將佐助一併帶走,那麼這個論點尚有幾分邏輯,但是鼬卻將佐助留在木葉,留在覬覦寫輪眼的人手裡。一個七歲小孩能怎麼自保?僅靠鼬偶爾的回來“恐嚇”能有什麼用?

相反,當木葉面對可能的危險時,鼬寧可踐踏弟弟的個人意志也要保全木葉。這一決定足以說明他“愛”木葉遠多於“愛”佐...

直到現在,在同人文裡看到對於鼬的行為的正面評價,我依舊感到非常不舒服。

他對木葉和佐助的感情,我實在不能將之稱為“愛”,那種感情太扭曲了,如果我在現實裡看到這麼一個人,我絕對會逃得遠遠的。

姑且先用“愛”來指代那種感情吧。

在木葉與佐助之間,鼬毫無疑問“愛”木葉遠勝於“愛”佐助。殺全家卻不殺佐助根本不能成為理據;如果他殺全家之後將佐助一併帶走,那麼這個論點尚有幾分邏輯,但是鼬卻將佐助留在木葉,留在覬覦寫輪眼的人手裡。一個七歲小孩能怎麼自保?僅靠鼬偶爾的回來“恐嚇”能有什麼用?

相反,當木葉面對可能的危險時,鼬寧可踐踏弟弟的個人意志也要保全木葉。這一決定足以說明他“愛”木葉遠多於“愛”佐助。

愛不是將對方操控在手中,讓他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愛是為他遮風擋雨,在安全的環境裡健康成長。他與其說愛佐助,不如說是愛自己心裡的佐助。就如同團藏與其說愛木葉,不如說是愛自己心裡的木葉。

忍者是工具這一點,在再不斬一戰之中就已經提出來了。宇智波鼬毫無疑問是一個標準的忍者:他更像是一件工具,而不是一個人。他待人處事的方式也一脈相承,將人當成工具看待,他要佐助恨,佐助就要恨,他要佐助“愛”,佐助就要“愛”,佐助不愛就洗腦成“愛”。或許他從未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在哪。人是以自己為標尺衡量其他人的,既然他是如此標準的一件工具,那麼他也如此要求著他身邊的人。

宇智波鼬是極其可悲的,他是忍界這個吃人的世界裡一個典範,在忍界的既得利益者眼裡光輝偉大,在我這種讀者眼裡可笑又可悲。

火影的價值觀有一種非常不正確的傾向,犯下惡行的人們在面對受害者報復時,滿口仁義道德來逃避責任,卻叫無辜者或者受害者去背負一切損失。

佐助向鼬發動復仇正確嗎?是正確的。我們要否定的不是復仇,而是牽連無辜的復仇,但是不能用後者否定復仇的意義。復仇的原因在於要求加害者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一個社會要是犯下罪責的人不用負責,那麼罪惡只會越來越多,最後毀滅整個社會。

宇智波鼬既然親手屠殺了那麼多人,那麼為自己的罪惡而死,是應得的,也是必須的結局。這跟大義和愛恨沒什麼關係。因為他殺了,那麼他就要負責,僅此而已。

所以我始終接受不了對他的行為的正面評價。在我看來屠殺一事毫無正義可言,僅僅是為了某些人(甚至不能說是木葉)的利益而已,遭到報復乃是理所當然。旁觀者也不應該站著說話不腰疼,對受害者的憤怒指指點點。火影裡除了穢土四影之外,最讓我生氣的是七班的橋下在會和鳴人路遇長門和鼬的那段,因為我無法想像本應是正面人物代表的鳴人和卡卡西,竟然認為被木葉高層下令殺全家的佐助應該遵從鼬的遺願守護木葉。在這兩段劇情前不久鳴人還信誓旦旦要建立人與人互相理解的世界,這時候卻說出這種顛倒黑白的話來?我敢說同樣的事情發生在現實裡,不會有任何人覺得說出這種話的人有同理心可言。

火影到了後期,對錯和正邪已經扭曲僵化成單純的立場了。只要是站在木葉一邊,那麼幹啥都是對的,只要站在木葉的對立面,那麼幹啥都是錯的。

中國歷史上也有這樣不問對錯,只看立場的時期。那個時期造成了怎樣的後果,有上歷史課的都知道。

不想码字的绅士桑

#黑泥# 想将杏寿郎鬼化,用锁链铐主杏寿郎的脚踝手腕,关在远离人烟无人知道的小屋里,每天只有我会与他见面,将人类血肉放在眼前诱惑他,在黎明破晓的同时深深的爱抚他,我不会让他痛苦,而是给他纯粹的快乐,看他因为过于强烈的快感而哭泣不止。然而即使如此,杏寿郎眼中的火光依然不曾有一刻消灭,他永远在伺机而动、试图将我杀死。而我享受着这一切,随时都有可能死在杏寿郎手中的、悬崖边缘的快感。终有一天杏寿郎会杀死我,而我会在同时将他杀死——即使死亡也不许将我们分开。或许死后杏寿郎会上天堂而我下地狱吧,但是至少在死亡到来的那一刻,我是距离杏寿郎最近的存在。

#黑泥# 想将杏寿郎鬼化,用锁链铐主杏寿郎的脚踝手腕,关在远离人烟无人知道的小屋里,每天只有我会与他见面,将人类血肉放在眼前诱惑他,在黎明破晓的同时深深的爱抚他,我不会让他痛苦,而是给他纯粹的快乐,看他因为过于强烈的快感而哭泣不止。然而即使如此,杏寿郎眼中的火光依然不曾有一刻消灭,他永远在伺机而动、试图将我杀死。而我享受着这一切,随时都有可能死在杏寿郎手中的、悬崖边缘的快感。终有一天杏寿郎会杀死我,而我会在同时将他杀死——即使死亡也不许将我们分开。或许死后杏寿郎会上天堂而我下地狱吧,但是至少在死亡到来的那一刻,我是距离杏寿郎最近的存在。

今天阿嫣娜画画了没?

抱歉,鸽了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真的是有病的,轻度抑郁,突然知道了有点不舒服。

         也没什么,就是没有活头。

         我想死在二十岁夏末的中午,自私一点,让我的母亲也和我一起死去,平和的,自然的,无知无觉的死去,那可真美好啊。可惜我过了年龄,再死去就没那么美好了吧,懒得去死了。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真的是有病的,轻度抑郁,突然知道了有点不舒服。

         也没什么,就是没有活头。

         我想死在二十岁夏末的中午,自私一点,让我的母亲也和我一起死去,平和的,自然的,无知无觉的死去,那可真美好啊。可惜我过了年龄,再死去就没那么美好了吧,懒得去死了。

Mihail

随笔

小练习(。)食品课太无聊了


  那天我记得还是很平静,图书馆里的人也比平常少了些,似乎大家都觉得在家里学习比在图书馆学习舒服。太阳在深秋时节还是晃得人睁不开眼,夏天还恋恋不舍地想要多待几天,与最近的骤然降温角力对抗。低矮的建筑都被阳光晒得边缘锐化,天空澄澈,却压得人想要躲回教学楼内部。

  我觉得这种天气对任何人来说都平静过头了,好像发生在这天的每一件倒霉事都没什么眼色,偏偏挑在这个时候给人的脸来一记重拳。无法想象大晴天的霹雳该是什么样,霹雳是白的,阳光也是白的,大概会有人觉得这两个是一个东西吧,反正霹雳没劈在自己身上。

  方泽那天在午饭饭点在图书馆门口找上了我,我闻见他身上隐隐有...

小练习(。)食品课太无聊了


  那天我记得还是很平静,图书馆里的人也比平常少了些,似乎大家都觉得在家里学习比在图书馆学习舒服。太阳在深秋时节还是晃得人睁不开眼,夏天还恋恋不舍地想要多待几天,与最近的骤然降温角力对抗。低矮的建筑都被阳光晒得边缘锐化,天空澄澈,却压得人想要躲回教学楼内部。

  我觉得这种天气对任何人来说都平静过头了,好像发生在这天的每一件倒霉事都没什么眼色,偏偏挑在这个时候给人的脸来一记重拳。无法想象大晴天的霹雳该是什么样,霹雳是白的,阳光也是白的,大概会有人觉得这两个是一个东西吧,反正霹雳没劈在自己身上。

  方泽那天在午饭饭点在图书馆门口找上了我,我闻见他身上隐隐有焦味,不是焦油味,是焦炭味。肉被烤熟、烤过头的焦炭味。他一直都佝偻着背,今天倒挺了起来,连眼镜都换成了隐形的。

  “我要滚蛋了。”方泽清了清嗓子,以最轻松的语气跟我说。

  他和我一个专业,某网站从建站起就开始贬低的环材生化之一,化学。从基础学科转学至工科或者教育甚至商科、艺术的人这几年我见了也有十几二十个,实在屡见不鲜。

  “哪个专业?”我问他,他背着包和我一块往Memorial Union车站的方向走。

  “我没转,就是滚蛋了。”他挠挠后脑,指甲刮擦头皮的声音有些恶心。

  这倒奇怪,我印象里的方泽是个木讷的学生,听什么做什么,别人说什么他都觉得对。他成绩不好,但每天的空闲时间也奉献给了学习。就算是全专业的人都被人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飞踢出去他也会毫发无伤地待在自己的位置上摘下BS学位。

  “你没作弊吧,还是你写作抄袭了?”我不怀疑他,但是总要问一问,表现得好像我真的很在乎他是不是真的犯事一样。

  “都没,我就是不想念下去。”

  哈哈,骗你妈的鬼。他真不会撒谎,眼神躲闪,手摸鼻头。

  我出于礼貌还是得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再劝劝他,说点老生常谈的事,什么对不起爸妈对不起国家都扔给他,回去以后我就会觉得“啊,又救了一个人”,今日的道德需求就此满足。我像一个混蛋,干着和大家一样的混蛋事,而我对此毫无负罪感。

  “你爸妈花那么多钱供你留学,怎么说不上就不上。”一阵妖风吹过,差点把我带走。我两手插在外衣兜里,拽紧自己来抵抗这股风。我学过力学,这不算系统内的保守力,但手插兜确实有用。

  方泽吐出一口气,不像是在叹气的样子,风卷走了他的下一句话,在女贞树的树叶间穿梭。我听见了潮汐的声音,而我活了这么久只去过两次海边。树浪翻滚,方泽又像一条摇摆腮部的鱼深吸一口气,他想翻腾出水面、或者叶子的水面,我不知道,他只犹豫了很短时间。

  “我觉得待在这里很不舒服。”

  “断你网了还是少你饭了?”我忍不住出言讽刺。

  他这人太木讷,木讷到都不想去理会我的语气:“我想回国了。”

  “我也想回国。”这句话倒是说到心坎里,我想回国吃我姥姥下的臊子面,我爸炒的回锅肉,我妈……我妈不会做饭,倒是会修下水道。

  “我家里出了点事,连车都卖了。”

  这句话一出来我感觉有些不对,千万别跟我借钱,我身上存款只剩下一百刀。

  他瞥了我一眼,还是那么麻木,估计没看出来我心里的小九九。

  “所以我要回国,在这读书家里负担太大。”

  他的语气又变得坚定了,仿佛说出这句话就要用干净他攒了百八十年的力气一样。

  “你知道学校提供补助吧,想读还是能帮你读下去的。”

  Memorial Union近在眼前,一只松鼠摆着尾巴掠过我们面前,跑到一个老头身边绕了几圈。那老头手里卷了个小册子,在背诵新约选段,企图让更高级的存在净化这个“堕落”的地方。对于虔诚的人而言,地狱景象也不过是无人理会他,他只能怀抱着自己的神茫然地布道。

  什么时候净化一下我呢?我渴望沉迷肉与土,红色的肉和黑色的土,苦于没有机会。

  “我自己也没兴趣再读下去,我跟父母商量过了,我可以去参加工作。”方泽领我绕开了那个大声吵嚷的老头,语速加快了些,“只是不在这里,一个单纯的黑奴活儿。”

  “黑奴,你什么时候学会用这个词的。要是在这工作,你可能被人当做亚奴使,哈哈。多他妈难受,在哪都过得憋屈,还得给这群哈批当舔狗。”

  “你嘴真脏。”

  “谢谢啊。”

  方泽对我的死皮赖脸束手无策,认识他两三年来他从来没能学会应对我这个特点。我猜他在私下里跟人骂了我无数遍,今天又多了一条“罪状”。

  我们一起进了Memorial Union,新约的背诵声被隔开了,耳根也清净不少,只是建筑内部的吵嚷更多。来这坐的人都在自习,或者打着自习的名义。不少人面前摆着作业,手里端个手机,或者捧着便当盒跟人聊天,唾沫四溅。方泽长长地“嗯”了一声,像混在野乐团里没了气的小号手:“最近这几天就走了,想找你来跟我做个事。”

  “为什么是我?”我对做什么事并不好奇,我只好奇他为什么会找我。我们关系并没有那么好,他不善于社交,而我只是懒于社交,不管从何角度来说我都不应该是他寻求帮助的对象。

  “他们不会懂的。”方泽扔下小号,对我抱的信心似乎过于充足了,充足到我感觉他其实是在颇拙劣地恭维我,“我觉得你会帮我。”

  “哦。”恭维对我不顶用,至少也得走走心。我自己就是“他们”的一员,我可不敢保证我真的懂。

  方泽以为我冷淡的反应是默认要答应他,也不置可否,继续道:“我买了粉笔和水性马克笔,准备在走之前在校园里画点什么。”

  “就像那些呼吁取消学生借贷的人一样?”

  “差不多。”

  方泽原来有着丫鬟的眼睛,麻木浮肿,有时候还有些畏缩。他以为自己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打破自己生活中规矩的事。我忽然有些可怜他,他也开始学着美国学生的样子发出声音了,像个憨憨。我的确不会懂,方泽找错人了。


小绀鸢尾

一点平台黑泥(上传向

老实说,并不是第一次在平台上传手游视频了

B站、微博、A站我都有传过视频

上传过的手游视频包括崩坏3、永远的7日之都、闪耀暖暖

不过,B站视频我全部删了,微博我刚冲年费会员就炸号不可复原了

B站和微博平台虽然视频上功能比较完善,可是流量大就开始欺负用户

推广会员轮流

我买过B站会员,微博会员就没怎么断续过

我游戏不白嫖,平台也不白嫖

问题是,这些平台把用户当什么了?

做大了,用户多了,其他类似平台做不下去了,国内垄断了

就自以为所有用户都是自己养的猪了,随便杀剐

B站一个人评论我的视频, 我吐槽他评论前不看上传日期眼瞎,被他举报居然成立并且把我评论删了

微博更...

老实说,并不是第一次在平台上传手游视频了

B站、微博、A站我都有传过视频

上传过的手游视频包括崩坏3、永远的7日之都、闪耀暖暖

不过,B站视频我全部删了,微博我刚冲年费会员就炸号不可复原了

B站和微博平台虽然视频上功能比较完善,可是流量大就开始欺负用户

推广会员轮流

我买过B站会员,微博会员就没怎么断续过

我游戏不白嫖,平台也不白嫖

问题是,这些平台把用户当什么了?

做大了,用户多了,其他类似平台做不下去了,国内垄断了

就自以为所有用户都是自己养的猪了,随便杀剐

B站一个人评论我的视频, 我吐槽他评论前不看上传日期眼瞎,被他举报居然成立并且把我评论删了

微博更不用说了,我记得最夸张的时候,每4个微博就能给我插一个广告

我的原创微博互粉都看不到,我互粉的原创微博我也看不到

我当初入坑美妆,微博关注了几年的美妆博主大V

她都在吐槽自己的原创妆品测评,能7次都审核不过发不出去,哪怕发出去了又立刻屏蔽

我快气死了,这些美妆博主的能力我追了这些年是都记在心里的

人家为了妆面清晰,在摄影上有投入成本的,在后期上也是有学习技术的,加上化妆技术

人家的流量是靠能力上的实力,能力不是花钱就能买来的,得学得多用,得自己琢磨改进

本身不断买妆品就是成本了,化妆技术上就是一个比别人高的资本了

活活被微博逼到换平台去了,毕竟限流能限到抽奖微博都限流

说实话,玩游戏那么久,我一直很讨厌白嫖,毕竟做什么都要成本

而这类平台是我见过最牛逼的白嫖者了

它不但白嫖原创者的原创内容,它还要原创者给它交变相保护费,当个最忠诚的奴隶用户

才不限制用户正常的社交平台交流功能

恶心,极度的恶心=w=

 

小绀鸢尾

如果你只会逃的话

如果你只会逃避的话,为什么我不得不看着你

你那仓皇逃走的丑态,让我不得不联想到过去

过去的我也曾经逃避,甚至为了逃离束缚甘愿去死

最终却在无力打开地狱的大门以后放弃

我在接受“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事实下清醒了

你却还在继续逃避,渴望不醒的梦以冲淡现实的苦

哪怕你是个贪生怕死之徒,不会去实行自杀

你贪婪活着的时候能享受的一切

同时也惧怕着足以死亡的伤害所引发的疼痛

这证好证明了你的懦弱与自私

你是个不值得认识和建交的人

你只能依靠别人寻求温暖

却不愿意让别人依靠自己

你只能依附于他人的意志发言

却无法独立地表达自己真实的内心

这决定了现在的你是一个适合丢掉的包袱...

如果你只会逃避的话,为什么我不得不看着你

你那仓皇逃走的丑态,让我不得不联想到过去

过去的我也曾经逃避,甚至为了逃离束缚甘愿去死

最终却在无力打开地狱的大门以后放弃

我在接受“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事实下清醒了

你却还在继续逃避,渴望不醒的梦以冲淡现实的苦

哪怕你是个贪生怕死之徒,不会去实行自杀

你贪婪活着的时候能享受的一切

同时也惧怕着足以死亡的伤害所引发的疼痛

这证好证明了你的懦弱与自私

你是个不值得认识和建交的人

你只能依靠别人寻求温暖

却不愿意让别人依靠自己

你只能依附于他人的意志发言

却无法独立地表达自己真实的内心

这决定了现在的你是一个适合丢掉的包袱

对于任何人来说,这个任何人也包括了你自己

这也许是你的天性,却不会是你未来的样子

因为你将来也许会改变

就像我努力改变并且成功的现在一样

可是,你拼命逃避的理由

不正是因为你蔑视自己并且选择了放弃自己吗?

所以才不断地逃和依附他人

以恢复曾经追赶自己的人们留在背后的伤口

和唾弃他们一口「不愧是我排斥的异类,一群没有良心的坏蛋」

你也许渴望着有一个人能拯救你

但是这种想法实在太丑陋了

因为你渴望的人实在太强大了

他也许能缓解你现在的困境

却不可能拯救你的一生

因为你的困境也有你选择“不争取和放弃”因素

他跟你无法长时间平等共存

要么你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安危

抛弃和背叛身处危机的他

要么他终会因为你贫乏的吸引力和强烈的依赖感

而选择彻底的抛弃你或者奴役你

「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你走出困境」是个可推测的事实

只是基于「你从来不敢面对真实的你」的前提


我为什么不得不看着,只会逃避的你

谁都曾经逃跑过,我也有过多次逃避的行为

我却并不想要这样的生活成为我人生的常驻

改变的道路并不容易,却没有理由让我中止改变

比起我所诉的不幸遭遇,显得比我幸运的人

他们也因为相似的因素深陷在泥沼里

如果我不去尝试他们还做不到的事

我要怎么比他们更早脱离沼泽的魔爪呢?

我没有他们那么多的钱

也没有像他们一样健康的身体

更没有他们那样繁荣的人际关系

比起他们我所富裕的只剩下时间了

而时间就是改变最主要使用的货币

观察、分析、方案、实践、完善、再次实践

在实践和完善中的循环一点点地瓦解身上的枷锁

这就是只属于我的流水线

仅仅只是为了打造我渴望变成的自己

虽然并不是一下子肉眼可见的突变

但是一步一步的踏实在让我的目标变得可以看见


而我看着那个曾经认识的人

看来起来比我低很多

深渊的黑吞噬了部分能通到其高度的光

看起来和我曾经的印象变得不太一样了

既不会下,因为怕痛;更不会上,因为怕摔

你心甘情愿地留在了原来的领地,继续享受着梦

把时间花在看你的话,我就更少时间用在爬出去了

所以,我摇了摇头

我连丢你石头以此打醒你都不想丢

我怕你的领地塌陷怪我丢我石头

我也不想听到你继续对着被我舍弃的东西大声喊爱

我更不想跟你跟相隔很远的人的对骂细节

因为你们互丢石头,会伤到我

而你根本就视而不见我被打到

依然继续永不停歇的丢石头大战


妈的,写的我好气

去他妈的任何条条框框

今天超爽,老娘又甩了一个互粉的废柴男网友

不是分手,就是直接拉黑

因为他今天只是为了骂个我不认识的博主的女拳发言

居然挺胡乱禁封老娘的那个bixibixi

因为他转发的那个关注很明显的就是舔睿踩X

而他的微博就是只有舔崩X3

真是够了,我他妈不想看到崩X3这个XX手游

福利改的再好我也不回去

当初孝敬了多少钱就积累了多少的气

_(•̀ω•́ 」∠)_哪怕当年是同好互粉

现在也该散了

毕竟除了这些玩意他的主页再没有什么了

而这些只有的东西每个都让我反胃!

爽~o(〃'▽'〃)o












请叫我咸鱼酱

被北京流浪猫救助站给骗了

我再也不相信了,本来都说好认领了,看他们太可怜了然后给救助站买了20斤的猫粮,到处说好了,放在那边养他们说要回访,我说可以,但是我大概要放那边一个多月,他们也同意了,因为相当于放到他们那边寄养然后就买了20斤的猫粮60斤的猫砂,救助站还有10多只猫我看着挺可怜的就买了,然后没到半个月就不停的催你去拿猫,可是之前说好了的啊,要放到那边大概到10月1刚到9月份就不停的催我以为是猫粮吃完了但是!!!一个两个月的奶猫你吃什么能把20斤猫粮都吃完啊!!!!!结果我现在去说去取猫,但是因为要涉及搬家的问题,所以和人家说,可以一直视频看,回访的话搬完家就可以了?!人家又不同意了,直接删除好友,好吧行吧,被骗...

我再也不相信了,本来都说好认领了,看他们太可怜了然后给救助站买了20斤的猫粮,到处说好了,放在那边养他们说要回访,我说可以,但是我大概要放那边一个多月,他们也同意了,因为相当于放到他们那边寄养然后就买了20斤的猫粮60斤的猫砂,救助站还有10多只猫我看着挺可怜的就买了,然后没到半个月就不停的催你去拿猫,可是之前说好了的啊,要放到那边大概到10月1刚到9月份就不停的催我以为是猫粮吃完了但是!!!一个两个月的奶猫你吃什么能把20斤猫粮都吃完啊!!!!!结果我现在去说去取猫,但是因为要涉及搬家的问题,所以和人家说,可以一直视频看,回访的话搬完家就可以了?!人家又不同意了,直接删除好友,好吧行吧,被骗就被骗吧,别说什么当初都说好了的,我是没同意回访么??我是没同意说搬完家后再去取猫么?我都同意了然后直接非常不礼貌的把电话挂了,删除好友,行,你是救助站的,你说了算,你说不给猫就不给猫吧,下回也就别再和我说什么领养代替买卖了!!!我去领养了结果呢?!被骗了小一千,我还不如去买呢,谁也别说什么领养代替买卖!!!!我就是听后被骗的!!!真的是,这都什么人啊,你也是牛气了,身份证拍了,工作证拍了,猫粮买了,说不给就不给!牛气了,我现在是发现了,像我这种想要养猫的人太好骗了,我真心实意养猫,害怕给人家添麻烦结果呢?!人家看你就是一个二傻子!!!!!


没肝的刷游怪

阅读体小见

清了一下列,找到十个在咱雷上旋转跳跃的,我玩宇天不假,可它已经与原作截然不同了,因为人物矛盾已经没有了。我讨厌打着原著向的阅读体名义,把木已成舟的悲剧,妄想洗的像汰渍一样白。
实在是太滑稽了,多可笑啊,喜欢角色不假,阅读体要的是客观承认,谁的错就要自己承担,就可以任意甩锅了?
是复活还是时空置换也罢,都是知晓因果链的同时寻找另一个环境去更改既事实。那么除了口头忏悔没有实际变革你凭什么让它团圆?逻辑还在否?

清了一下列,找到十个在咱雷上旋转跳跃的,我玩宇天不假,可它已经与原作截然不同了,因为人物矛盾已经没有了。我讨厌打着原著向的阅读体名义,把木已成舟的悲剧,妄想洗的像汰渍一样白。
实在是太滑稽了,多可笑啊,喜欢角色不假,阅读体要的是客观承认,谁的错就要自己承担,就可以任意甩锅了?
是复活还是时空置换也罢,都是知晓因果链的同时寻找另一个环境去更改既事实。那么除了口头忏悔没有实际变革你凭什么让它团圆?逻辑还在否?

三三

(预告)黑泥#人间地狱# 麻雀3 #有些故事是真实的#

#可能会造成一些人的心理不适。

有一点血腥(警告)

这是麻雀下一篇章的预告!!!

预告为什么没有麻雀?我会在前文写麻雀看见的人的视角,中间部分就会以麻雀看到的来写啦

喜欢可以关注三三。#

阳光明媚,暖风微拂。在大楼上,风呼呼地吹着。

我是林薇,15岁,在省重点初中的重点班里入学,明天就要中考。

而我,在学校附近最高的大楼上。

我,要跳楼了。

你问我为什么自杀,这个问题很可笑,我,十五岁,明天中考。

光着一点,你就可以想象到几个原因。

压力太大,没有希望考上心仪高中,分手,**等等一大堆。

事实也跟这个差不多。

我坐在大楼边缘上,慢慢等待着。

在我活着的最后一点时光,...

#可能会造成一些人的心理不适。

有一点血腥(警告)

这是麻雀下一篇章的预告!!!

预告为什么没有麻雀?我会在前文写麻雀看见的人的视角,中间部分就会以麻雀看到的来写啦

喜欢可以关注三三。#

阳光明媚,暖风微拂。在大楼上,风呼呼地吹着。

我是林薇,15岁,在省重点初中的重点班里入学,明天就要中考。

而我,在学校附近最高的大楼上。

我,要跳楼了。

你问我为什么自杀,这个问题很可笑,我,十五岁,明天中考。

光着一点,你就可以想象到几个原因。

压力太大,没有希望考上心仪高中,分手,**等等一大堆。

事实也跟这个差不多。

我坐在大楼边缘上,慢慢等待着。

在我活着的最后一点时光,我要做一件事。

把【那些人】的罪证揭露出来,在这里,媒体下,所有人都会见证【他们】的暴行。

这样想,【他们】被媒体曝光,前途夭折的事情就已经浮现在我的脑海。

光这样想我简直笑地要流出眼泪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

消防车的声音渐渐飞进我的耳边。

可以开始了,我的【审判】!

麻雀2还没有结束,一时间有灵感就提前发给预告吧,麻雀下一个故事会比较废脑筋。

校园暴力已经被写爆了,我想写的尽可能黑暗,让你们觉得普通初三学生就是个孩子怎么会这样呢。

谢谢合作

三三

黑泥#人间地狱# 麻雀2 #有些故事是真实的#

黑泥警告

清晨,那家人窗台的朱顶红异常娇艳,伸出的绿叶盛着晶莹的露珠,我站在花盆旁等候着。

  啊,她来了。

  美涵捧着一些大米向我款款走来。

  “啾啾啾。”

  “啊,你这个心急的小家伙,给,吃吧。”

  她把手里的大米慢慢撒到了离我不远的窗台上。

  我仍然没有动作。

  她似乎有点疑惑,我仍然探着脑袋看着她。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笑了笑,退了两步。

  我轻巧地跳到了大米旁,啄着香甜的大米。      糟糕糟糕,再这样下去,...

黑泥警告

清晨,那家人窗台的朱顶红异常娇艳,伸出的绿叶盛着晶莹的露珠,我站在花盆旁等候着。

  啊,她来了。

  美涵捧着一些大米向我款款走来。

  “啾啾啾。”

  “啊,你这个心急的小家伙,给,吃吧。”

  她把手里的大米慢慢撒到了离我不远的窗台上。

  我仍然没有动作。

  她似乎有点疑惑,我仍然探着脑袋看着她。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笑了笑,退了两步。

  我轻巧地跳到了大米旁,啄着香甜的大米。      糟糕糟糕,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成为一只家养鸟了。

  我警惕地又望了望美涵,真是可怕的女孩,哼,你是捉不到我的。

  把大米通通吃了下去。啊,真饱啊。

  我一路跳进屋内,看着美涵。

  美涵笑眯眯地伸出手。

  我愣了愣,母亲说不能接近人类的话也被我丢到地下,我慢慢飞到了她的手心。

  真是白嫩的小手,对比起我脏兮兮的小爪子,我可耻的低下了头。

  “你喜欢我吗?”

  “啾啾啾。”(喜欢)

  “那你要一直和我在一起哦!不能像他们一样。”

  “啾啾啾。”什么?

  她把我握在手里,温热的手心不再温暖我,我身上全是冷汗。

  “啾啾啾啾啾啾。”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她上了楼,走进她父母的房间,窗台旁有一个鸟笼。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啾啾啾啾啾啾。”(放开我)

  她一把掀开小笼子,把我扔了进去。

  我一时晕眩,分不清天地。却看见了美涵父母房间敞开的抽屉里面放着的东西。

  绿色的小本子上有三个金色的大字。

  “啾啾啾.....”

  “你现在是我的啦,久久。”

  听着美涵的声音,我就这样晕了过去。

(没有看麻雀1的最好是先看麻雀1)

 

 

 

歌羽薇月

【随笔】也不知道到底在吐槽什么的吐槽

我一直都觉得我这个人吃粮并不挑食,毕竟产粮都不容易,而已产粮很多时候都是产给自己吃着愉快的,并不是纯粹产给别人看。

因此别人的口味不合适自己也很正常,我真心认为白吃白喝没给钱就不要BB——想产合适自己的,那就自己产去呗!

然后我发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远没有这么高的觉悟——我有罪,我就是那种吃着别人的粮看完还要BB两句什么垃圾玩意儿的人()

其实很多槽点我自己也经常犯,但是我自己犯的槽点,和我想吐槽这个点之间有什么冲突吗??

这个文章就是一个纯粹吐槽像的玩意儿,是针对最近看的一些圈的文章,虽然不是针对个人,但是有地图炮的倾向。可以不用下拉了免得影响心情。


===========...

我一直都觉得我这个人吃粮并不挑食,毕竟产粮都不容易,而已产粮很多时候都是产给自己吃着愉快的,并不是纯粹产给别人看。

因此别人的口味不合适自己也很正常,我真心认为白吃白喝没给钱就不要BB——想产合适自己的,那就自己产去呗!

然后我发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远没有这么高的觉悟——我有罪,我就是那种吃着别人的粮看完还要BB两句什么垃圾玩意儿的人()

其实很多槽点我自己也经常犯,但是我自己犯的槽点,和我想吐槽这个点之间有什么冲突吗??

这个文章就是一个纯粹吐槽像的玩意儿,是针对最近看的一些圈的文章,虽然不是针对个人,但是有地图炮的倾向。可以不用下拉了免得影响心情。


============================================

我BALLBALL你们真的不要再让犬夜叉生孩子了好吗!!!你们他妈的两个男人之间非要让一个人生孩子吗?!爱情的意义还在于要给对方传宗接待吗你们是从大清来吗???10篇文章,8篇犬夜叉生孩子,剩下一个性转一个正常。看的真的崩溃……

好好好,相爱了,想要有个爱情的结晶也很正常,我理解,但是T//M的能不能尊重一下角色!?犬夜叉做错了什么啊你们非要把他一个七尺男儿安排进后宫那点屁大的矛盾中?!然后再把那种小三落水啊,C药啊的剧情往二狗子身上轮一遍。都不知道要喷什么才好了……拜托你们就算是男彩虹,这个角色首先也是个男人啊!!非要把他歪曲成一个女人去写的求你们写BG好吗?!

想象一下杀生丸叫犬夜叉“夜儿”,我简直自戳双目的心都有了。

夜你麻痹!

更不要说还有那种说杀生丸大婚犬夜叉送礼是用自己的眼泪画成图的……大佬您是在写什么山泉水美少女眼泪化开颜料我佛了都……啥JB玩意儿啊OTL

更不要提还有抹布怀孕犬夜叉那种目害向的玩意儿OTL


再来,我觉得作者写作很大一个问题叫做没有自知之明。

这是非常正常的,因为很多时候大家的智商没有笔下的角色这么高,因此很多时候作者觉得我这个角色吊炸天了,但是写出来之后都很幼稚。

但是既然如此,我们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啊?!说实话,我原本没有这么讨厌阴谋论和暗堕的,但是看了之后我真的觉得这两个方向都傻X极了——

我不是说设定不好,我实说这个设定没什么能写好。大部分都写的跟什么傻蛋霸道总裁一样,或者阴谋薄弱的一批。讲句难听一点的,审神者这个玩意儿就他妈是底层公务员一样的,你一个公司的基层员工天天对着自己的大老板在哪拽的一批,我就不明白你又啥子勇气——你本丸里的那些刀剑都是大老板给你的员工,你充其量就是个小组长,谁给你的勇气天天对上层没有实质证据,自己也没啥过人长处,就天天跟大领导嘶哑咧嘴的?


我知道这个设定很有趣,人类的死都是自己做的——《进击的巨人》《苍蓝钢铁的琶音》都是这种设定,真的很有趣——前提人家故事讲的好啊!?这种本身就需要阅历的题材真的不好写,所以为什么一定要去挑战啊为什么喜欢啊?以为自己在写阴谋论写出来都是阴X论知道吗??不会写就考虑换个题材啊真的,字里行间都是感动自己的操作更不要说这个时候刀剑的台词还崩坏的一比真的是看的很崩溃。

暗堕同理,你们想玩霸道成人的游戏真的能不能放过这个题材,女人你成功的引起的注意这种类似的梗我们可不可耿直一点就写个霸道总裁,为什么非要让刀暗堕一下才能这样??真的很难受啊看的都是纤纤玉手在那边摸来摸去点来点去邪魅一笑_(:з」∠)_

我他妈还看在同伴的指导下看到了手合场碎刀暗堕的,神特么——————(粗话)

所以真的看到时政阴谋论的话题有时候我就真的很火,整天谋你mb啊是业绩太轻松还是作业太少,多看两本书多经历点事儿少在那里把自己看的这么牛逼轰轰的行吗!!!


再以及受粉真的BALL BALL你们不要把自己被虐的快感强制带入到角色身上!!妈的明明是一个牛逼轰轰帅逼被抹布的快乐崩坏这种车一样剧情别拿来做正剧行吗!行吗!!标榜自己【正剧向】点进去看到这种真的心情爆炸,正个屁你就是个本子剧情好吗!!!

中二病再晚期的也稍微注意一下逻辑行吗日天日地是很爽但是也不能是随便日啊我的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为了让人复活所以像神明许愿许愿完之后自己获得超能力厉害的飞起,那个本来想救的人呢?仿佛作为代价一样的死了——卧槽绝了。

==========================================

这个文章真的是非常的嘴臭了我必须要承认_(:з」∠)_所以如果有人为此感到不爽,我也诚挚道歉:对不起,我的坏情绪嘴臭影响你了。

============================================

打开首页吃到了一堆自己喜欢的角色的刀片心情难过到极点然后开始刷文结果角色刷到各种雷死的我也不知道啥玩意儿结果突然暴躁_(:з」∠)_

最后请各位产量的太太们都不要在意,更不要想多,像我这种脾气恶臭内心玻璃嘴挑还以为自己不挑食的混蛋食客还是少的,大部分还是可爱的会给大家点红心的小天使,请努力产粮。


然后我果然喜欢甜糖一辈子呜呜呜呜呜与QAQ!!!!




花树

昨晚睡前刷微博看到了关注蛮久的bg推文博主“不小心脱口而出的‘国家’”和hk机场被打的游客,写了几句我个人觉得是支持ty的几句话,屏蔽并且无法解封。本来就是拿lof来写感想的,我可以自己设置只有自己看,可是你屏蔽并且告诉我“勿谈国事”我就很难受啦,拜拜啦您叻。



昨晚睡前刷微博看到了关注蛮久的bg推文博主“不小心脱口而出的‘国家’”和hk机场被打的游客,写了几句我个人觉得是支持ty的几句话,屏蔽并且无法解封。本来就是拿lof来写感想的,我可以自己设置只有自己看,可是你屏蔽并且告诉我“勿谈国事”我就很难受啦,拜拜啦您叻。



艾斯的腿部掛件。

疯狗咬人(?)

不是很懂某些人。为什么要在别人游戏低分评价里大肆发表自己的看法。“你说得不对!这是个好游戏!你这样简直是白嫖!你给一星干嘛!我咬!不把你咬输我就不叫小卫士!


mdzz?我 玩 游 戏 干 你 屁 事

场面过于好笑。最后


mdzz。

不是很懂某些人。为什么要在别人游戏低分评价里大肆发表自己的看法。“你说得不对!这是个好游戏!你这样简直是白嫖!你给一星干嘛!我咬!不把你咬输我就不叫小卫士!


mdzz?我 玩 游 戏 干 你 屁 事

场面过于好笑。最后


mdzz。


iqoz_一只姜饼人

为什么水形物语是一部荒唐可笑之作

我不喜欢,因为凡人不配拥有英雄的叙事。

既然要描述小人物,描述边缘人,就好好的脚踏实地的写,写他们处处碰壁,写他们相依为命,写他们孤独、乏味、单调却也有苦中作乐的一生。女主和室友老头一起跺脚打节拍那段就拍得挺好。

可惜这片本来就是饱含了导演的私货之作,于是他让哑女和鱼人童话般地相遇了,梦幻地做爱了,轰轰烈烈地夜奔了,还命运般地拥有同一套呼吸器官。过程中包含许多不必要的、令人迷惑的、带来强烈不适的血腥场景和道德审判。

这种前后色调对比鲜明的故事,带给人强烈的拼凑与违和感。就像一块土布拼接上丝绸,这种违和感不应该出现在金像奖的领奖台,它更多是出现在不具备艺术内涵,只注重感官享受的YY小说里。...

我不喜欢,因为凡人不配拥有英雄的叙事。

既然要描述小人物,描述边缘人,就好好的脚踏实地的写,写他们处处碰壁,写他们相依为命,写他们孤独、乏味、单调却也有苦中作乐的一生。女主和室友老头一起跺脚打节拍那段就拍得挺好。

可惜这片本来就是饱含了导演的私货之作,于是他让哑女和鱼人童话般地相遇了,梦幻地做爱了,轰轰烈烈地夜奔了,还命运般地拥有同一套呼吸器官。过程中包含许多不必要的、令人迷惑的、带来强烈不适的血腥场景和道德审判。

这种前后色调对比鲜明的故事,带给人强烈的拼凑与违和感。就像一块土布拼接上丝绸,这种违和感不应该出现在金像奖的领奖台,它更多是出现在不具备艺术内涵,只注重感官享受的YY小说里。

想看命中注定相互救赎,去看王子公主童话片好了,想看浴火重生力挽狂澜,去看超英拯救世界好了,干什么来碰瓷我们真正活在边缘里的痛苦的独行者。你无法理解,你的每一个镜头都是对于真正苦难的侮辱,你还要用童话来粉饰这一切。

奥斯卡现在真的只读标签了。


贝拉

随笔

7.29日和男朋友分手了,我为时100天的恋爱在那天结束了。

4.20日在网上和他第一次认识,初印象是个可爱的认真的爱学习的男生,因为都很喜欢动漫所以就聊了很多,本来以为会很合得来啊,谁让我初高中话废都不和男生说话的(和异性讲话会脸红的那种),这样的经验可以说是兴趣投合吧,老实说我并没有很喜欢他(我好渣…)。但是他对我动心了,我只是为了想得到被爱的感觉,就这么愚蠢地答应了他。

后来发生了很多,我们也更加了解彼此了,其中因为生活习惯家庭背景发生了很多误会,我也愿意相信他,毕竟每个人生活、背景都是不一样的,我真的忍了他很久,后来还和他沟通他也的确改了,但是毛病还是一天天增加,但凡我看见他我就会有意见。...

7.29日和男朋友分手了,我为时100天的恋爱在那天结束了。

4.20日在网上和他第一次认识,初印象是个可爱的认真的爱学习的男生,因为都很喜欢动漫所以就聊了很多,本来以为会很合得来啊,谁让我初高中话废都不和男生说话的(和异性讲话会脸红的那种),这样的经验可以说是兴趣投合吧,老实说我并没有很喜欢他(我好渣…)。但是他对我动心了,我只是为了想得到被爱的感觉,就这么愚蠢地答应了他。

后来发生了很多,我们也更加了解彼此了,其中因为生活习惯家庭背景发生了很多误会,我也愿意相信他,毕竟每个人生活、背景都是不一样的,我真的忍了他很久,后来还和他沟通他也的确改了,但是毛病还是一天天增加,但凡我看见他我就会有意见。

然后有一天我忍不下去了,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情感开始破碎,隔三差五地吵架,结果就是这样。


。写到这里我自己都觉得我渣,不过从这里之后我还要渣。


从结果而言,是我提出的分手,是我的以上爆发才会加速分手,不过我并没有觉得后悔,对这段感情。当然这不代表我不难受,我对他的离开我觉得只是时间问题,并没有那么伤心,我真正难过的是我告别了从前对恋爱有着无限憧憬的自己,真正难过的是所有期待全部落空。

那天他们聊了很久啊,从相遇到为什么现在这样,他还在坚持他所谓的理性,还在觉得问题出在我身上,我真的恨他永远也不懂我意思。(打住)

我想了想啊,恋爱就是你走出一步我就愿意走两步,可是我们永远在等对方先走出一步啊,我对他的期望就是他能多主动些多在意我些并且让我看到知道,而不是等我做啊。


人第一次谈恋爱总是要求很多吧,希望对方能如自己所愿那样喜欢,我要求多一点又怎么了,真的喜欢就多表现一点啊,天天说这“喜欢喜欢”谁信啊,您第一次约会连顿晚饭也不请,还说“你在减肥晚上少吃点”,您自诩诗人却从未为我写过情诗,您吃食堂吃完了把饭倒在您gf碗里一起倒掉还问我“你们家不这样倒垃圾吗”,你妈的食堂还是您家了是吧,您当着我面扣牙还有理了是吧,您把我生日和520一起过真的🐮🍺,您100天纪念送我一个装隐形眼镜的空礼物盒还有理了是吧?

嘻嘻分手了还叫我把桂满陇的钱aa你,就100来块东西还一半都是你吃的真的有脸问女生要钱。我真的受不了又抠又穷的人哈哈。

送你一句话,人至贱则无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