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琼

406浏览    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8 20:24
食穗知味。

【黒遍全中国】论岭南女人的骂人方法

沙雕向沙雕向沙雕向以及我流ooc省拟
岭南女人指粤桂琼三省
不知道有没有cp

1.
南方女人都是食物链顶端的狼火,特别是岭南的那三位。
三个人骂人方式各有千秋却又同样让人绝望
姑奶奶别开腔我错了.jpg
2.
我们看看最可爱最年轻的琼软妹是怎么骂人的。
——————
王琼拎着菜篮子回家,刚打开门就被一只拖鞋迎面砸中。
王琼:???
mmp,我家怎么回事,东三省那三沙雕是掀了我家屋顶吗?那只拖鞋谁砸的?
“你们三个!掀我家屋顶啊!谁砸我的?!”
被蟑螂吓得脸色发白的王辽和王吉果断推锅给王黑。扔了三只拖鞋一只砸中蟑螂一只不知道哪里去了一只正中王琼的王黑表示你们这群禽兽卖友求荣。
王琼很暴躁地一步跨进屋内狠狠地甩上门开始骂王...

沙雕向沙雕向沙雕向以及我流ooc省拟
岭南女人指粤桂琼三省
不知道有没有cp

1.
南方女人都是食物链顶端的狼火,特别是岭南的那三位。
三个人骂人方式各有千秋却又同样让人绝望
姑奶奶别开腔我错了.jpg
2.
我们看看最可爱最年轻的琼软妹是怎么骂人的。
——————
王琼拎着菜篮子回家,刚打开门就被一只拖鞋迎面砸中。
王琼:???
mmp,我家怎么回事,东三省那三沙雕是掀了我家屋顶吗?那只拖鞋谁砸的?
“你们三个!掀我家屋顶啊!谁砸我的?!”
被蟑螂吓得脸色发白的王辽和王吉果断推锅给王黑。扔了三只拖鞋一只砸中蟑螂一只不知道哪里去了一只正中王琼的王黑表示你们这群禽兽卖友求荣。
王琼很暴躁地一步跨进屋内狠狠地甩上门开始骂王黑:“王黑你以为你干点家务活帮忙换桶水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我不是……”
“你是不是想拆我家屋顶啊!你就是嫉妒我的三亚海景别墅是吧,你拆你自己的去啊!”
“我没有……”
“还有你这么大个人你连蟑螂都不会打你长来有什么用啊”
“我……”
“你什么你啊我真的是【哔——】(开始用海南话骂人)”
王黑委屈王黑插不进嘴王黑只能沉默。
骂了大概二十分钟王琼顺便把蹲在一旁津津有味地吃瓜看戏的王吉王辽二人骂上了。
王黑惊恐地发现王琼似乎一直没换气。
琼妹,肺活量这么大的吗
估计再有了十分钟,王琼可能渴了,抓起桌上的杯子猛一灌水后狠狠地把杯子砸到桌子上。
“你别砸这个杯子……”
“为什么不砸我为什么不能砸这里是我家!”
可这个杯子是我的。王黑冷漠:“嗯……额……好的”
你骂人比较厉害你说什么都对。
王吉和王辽挪到了一个角落坐下了,王黑欲跟着走,王琼拍桌怒吼:“去哪啊我还没说完呢!”
王黑害怕,王黑不敢动了。
我可以嘤嘤嘤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琼再喝了一口水,拎起菜进了厨房。王黑松了一口气,拉出椅子坐下。
膝盖好痛,大概站久了老寒腿发作。
王吉和王辽出来了,一个锤肩一个拿水:“辛苦了辛苦了”
“黑哥不容易”
“黑哥你竟然苟了两个小时三十四分钟五十七秒四八,黑哥真男人。”
等等,你们俩在旁边掐表计时都不来帮我劝一下,你们现在狗腿有个屁用。
黑式冷漠.jpg
3.
王粤是个温柔的女孩,王粤的母性光环bulingbuling,王粤才不轻易骂人呢。
你信吗,反正我不信。
可能是孩子情结比较严重,王粤骂人呢一般会在后面加个仔字,例如说,她经常骂王嘉龙是个黑仔。
也有可能是看起来最好欺负,王嘉龙是经常被骂的那个。
谁不会用广东话骂两句啊实在不行去鬼畜区瞅两眼骂一句“吔屎啦”
骂起来其实没什么难就难在用什么话来对骂。
王粤开始骂人一般以广东话开头,王嘉龙接广东话王粤就改讲普通话。王嘉龙一接普通话王粤就开始嘲笑王嘉龙的港普。
最近王嘉龙发奋图强学习了一下普通话发音,现在可以大胆接普通话了。
结果现在王粤不接普通话接客家话了。
什么去学客家话?
算了吧,王粤还会讲潮汕话。
会三种方言的骄傲.jpg
4.
王桂应该是最温柔的那个。真.最温柔。
那个骂人还把骂人的话编成山歌的女人,能不温柔吗。
比较难办的就是很容易在被骂过程中跟着王桂一起唱起来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王黔表示自己跟着唱起来过。
没脸见人.jpg
5.
打是亲骂是爱,其实,岭南姑娘们骂人是爱的表现。
所以这是你们不断气地骂了我五个小时的原因?

白子梧

【黑琼】小段子

·私设,黑龙江♂(王黑)×海南♀(王琼)的小段子

·岭南三人组(粤桂琼)是姐妹,黑吉辽是兄弟,耀君是他们的大哥(收养)

·小学生文笔

·可能有一点点朝耀&露米元素,慎入!

Ready?Go!

1.

【本篇背景为两人刚开始交往】

“喂,王黑,你们家的冬天是什么样的啊?”

王黑刚想回答“就那样啊”,便看见王琼好奇的盯着他,王黑才想起来,琼的家在热带,别说雪了,可能她连霜都没有见过。

他叹了口气,摸了摸王琼的头,说:“你这么好奇,要不然明年冬天来我家看?”

王琼的星星眼“bling”地亮了,激动地喊到“真...

·私设,黑龙江♂(王黑)×海南♀(王琼)的小段子

·岭南三人组(粤桂琼)是姐妹,黑吉辽是兄弟,耀君是他们的大哥(收养)

·小学生文笔

·可能有一点点朝耀&露米元素,慎入!

Ready?Go!

1.

【本篇背景为两人刚开始交往】

“喂,王黑,你们家的冬天是什么样的啊?”

王黑刚想回答“就那样啊”,便看见王琼好奇的盯着他,王黑才想起来,琼的家在热带,别说雪了,可能她连霜都没有见过。

他叹了口气,摸了摸王琼的头,说:“你这么好奇,要不然明年冬天来我家看?”

王琼的星星眼“bling”地亮了,激动地喊到“真的?太棒啦!可以玩雪啦!”

“作为报答,后年的冬天我去你家过。”

“当然可以啦!欢迎欢迎!”

……

(王吉、王辽:哈?明年大嫂要来?(后知后觉.jpg)

2.

【普通人,学pa,双向暗恋】

“王黑,交作业了。”

王琼组长在线催王黑交作业。

王黑“哦”了一声,把作业从包里拿了出来。结果,一个不小心,夹在书里的纸掉了出来,王琼好心的帮他捡了起来,却看到了纸上的字。

站在王琼身后的王粤姐姐也看到了纸上的字,“wow,王黑,原来你想泡我妹呀!”

王黑(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王桂把头抬了起来,笑眯眯的说:“怎么,这么紧张,怕被耀哥追杀吗?放心,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就连阿尔弗雷德和布拉金斯基这两冤家都开始谈恋爱了,你们两个又怕什么?况且,耀哥和那个眉毛混蛋不正打得火热呢,哪有心思管你们?”

被看破了心思的王琼和王黑,脸都红成了番茄。

“今天王黑告白成功了吗?”

“不知道,反正他们俩在一起了。”

 

这次先发两篇,轻喷!

陌生的对白水瓶

涵设黑琼(辣眼预警!!!巨型ooc加崩坏!!!拿个从本子里截的图挡挡x

琼:“这东西有什么好怕的?”


之前看到的梗但画不出来……就是南方姑娘和东北汉子遇到蟑螂到底是谁吓的尖叫,是谁默默踩死233,就脑补出了这个场面


斟酌翻到p2,就不要在意画技了就看看梗好了😭


(我东北人第一次亲眼看见蟑螂就是这学期在学校厕所,差点吓死😱)


涵设黑琼(辣眼预警!!!巨型ooc加崩坏!!!拿个从本子里截的图挡挡x

琼:“这东西有什么好怕的?”


之前看到的梗但画不出来……就是南方姑娘和东北汉子遇到蟑螂到底是谁吓的尖叫,是谁默默踩死233,就脑补出了这个场面


斟酌翻到p2,就不要在意画技了就看看梗好了😭


(我东北人第一次亲眼看见蟑螂就是这学期在学校厕所,差点吓死😱)



虹吸光源

【省拟】【黑琼BG】海风百结

*娱乐向省拟文
*单身狗怎么可能写篇言情类(?出来!!
*(接上条)好像真写出来了……
*(接上上条)好像写成搞笑类了……
*最后,感谢大家的阅读!!望食用愉快!!(*'▽'*)♪
屋外的风雪依然凛冽。
『喂,喂——阿黑——又睡着了吗?』
从深度睡眠中渐渐找回自己的意识,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还没来得及打完个呵欠,就感觉什么东西压了过来。
瞬间感受是,好热,好热啊。
热到不能承受,却又相当熟悉,令人安心的感觉。
极地边界难以承受的热度,伴随着少女撒娇的声音一起传递过来了。
黑仍没有摆脱睡意。他还被今晚的梦靥所困着。
携着枷锁,任人宰割的梦境。
浑身浴血,枪林弹雨的梦境。
胸饰奖徽,挥汗劳作的梦境。
以及在冬日的凛寒中孤独的哭...

*娱乐向省拟文
*单身狗怎么可能写篇言情类(?出来!!
*(接上条)好像真写出来了……
*(接上上条)好像写成搞笑类了……
*最后,感谢大家的阅读!!望食用愉快!!(*'▽'*)♪
屋外的风雪依然凛冽。
『喂,喂——阿黑——又睡着了吗?』
从深度睡眠中渐渐找回自己的意识,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还没来得及打完个呵欠,就感觉什么东西压了过来。
瞬间感受是,好热,好热啊。
热到不能承受,却又相当熟悉,令人安心的感觉。
极地边界难以承受的热度,伴随着少女撒娇的声音一起传递过来了。
黑仍没有摆脱睡意。他还被今晚的梦靥所困着。
携着枷锁,任人宰割的梦境。
浑身浴血,枪林弹雨的梦境。
胸饰奖徽,挥汗劳作的梦境。
以及在冬日的凛寒中孤独的哭嚎着的……记忆。
啊啊,虽然已经全都快要忘记了,但永远不能当做没发生过呢。
随后胸膛处传来的奇怪触感,让黑像炸毛猫一样跳了起来。
『……』
『?』
穿着睡裙的少女歪头疑惑地看向把自己推开,躲得八丈远还掩面不语,透过指缝偷偷看过来的家伙。
『阿黑?怎么了吗?琼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对方沉默半秒之后,颤巍巍地抬起手指向琼。
『扣子啊!扣子!扣子!』
『嗯?啊啊忘记了!抱歉啊琼那边很热,所以不太讲究睡觉的时候穿些厚的东西……不过啊阿黑,小时候一直都在一起玩的啊,不用那么见外吧……嘿嘿~』
被叫做琼的少女有些害羞地傻笑着,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紫棕色的长发微微打着卷,不偏不倚到腰部的长度。
『不不不啥是你所理解的见外啊小琼,你小时候有这么有料吗!』
『……有料?是指……?』
抛开一个人烦恼的琼,黑一脸『啊啊受不了你了』地跑到走廊上,琼没能看清他的表情。
一会又匆匆忙忙跑回自己的房间,手中捧着一杯清淡的绿茶。
『谢谢阿黑!不过你的份呢?』
琼捧好热茶,抬眼注视着刚刚坐下的黑。
『我就不用了。现在这么晚,喝太浓的花茶一类的影响睡眠,我就选了绿茶。喝一些吧。』
『嘿嘿~阿黑总是这么贴心呢。从小的时候就是这样。还记得那次吗?我们没有听老大的话,傍晚喝掉她私藏好多年的花茶,睡不着爬上屋顶把房顶压塌的事情?』
『……小琼总是能记住很多奇怪的事情啊。我都说了别一下子上去那么多人了……』
『结果黑哥第二天就狠狠地挨揍了呢,因为是大家的哥哥啊。不过那天琼没有爬上去!』
『啊啊我记得,我倒是第一个爬上去的呢。在房顶上感觉视野特别宽阔!真想让你也看看。』
『那天的阿黑真的很耀眼,一直以来都是大家的领头人物啊。不过后来——』
『完全变了,对吧?』
黑有些自嘲地笑笑,灯光打在他苍白的皮肤上,给人病态之感。对面的少女则是健康的肤色,连黑色的眼瞳都透着海洋的香气。
『变成一个受尽了创伤,满身创口,吃了不少药物才恢复些生机的人?』
对面的琼捧着茶低下了头。
『抱歉啊琼,我已经好久没说这么多话了呢。其实我一直在努力着,努力恢复成以前的模样。可还是会遭到嘲笑,究其原因还是过于弱小吧。』
『我不觉得你是弱小的人。』
温柔的触感在指尖蔓延开来。又是灼人的温度,却有种随时想要抱紧她的冲动。
温润如玉的眼眸对上冰蓝色躲闪的视线,笑意便延展上眉梢。
『比如啊,每次我被其他人欺负的时候,你都会帮我打回去啊,再比如,你拍着我的肩膀,红着脸叫我学会坚强,还有你……』
还有你受辱的时候,从没有掉一滴眼泪。
还有你负伤的时候,仍然扛起枪,指向敌人。
还有我一直追随着你的身影,从不颓唐垂泪。
我唯一看到你哭的时候,是你看到了兄弟身上的创口。
感受到发间传来凉丝丝的感觉,有人在温柔地抚摩着。几近流泪的少女抬起头,撞上了少年含笑的眸。黑色的碎发搭上他苍白的脸庞,再经历什么面前这具容器内的灵魂都是原原本本的那个他,如果能再多几分笑意就再好不过了。
少年默不作声,像只令人琢磨不透的黑猫。少女则无意间羞红了脸蛋,瞥见了他脸上恶作剧般温柔的笑容。
『其实,其实我是听到你好像在哭,还嘟囔些什么,才过来看看你的。』
『啊,琼在隔壁吗?』
『不是的哦,我们中间还隔着吉辽的房间——』
『他俩一起睡的?不是啊这不是重点!琼你怎么过来的啊?』
『当然是翻阳台了~』
『不过我一直以来做噩梦还说梦话吗,还很大声啊……啊琼你为什么突然脸红了?!』

次日清晨
『嘘,辽子,咱来看看黑哥睡醒没。』
老吉转头准备向辽子比个大拇哥,不料视野被一个气鼓鼓的萝莉脸填满了。
『喂,你们想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哦哦哦哦哦哦老大哥!不要嚷这么大声好吗——』
后面的辽子突然间扯了这一嗓子,马上收到了老吉扔的鞋拔子x1。
『昨天晚上用黑哥手机通宵看小电影忘了连wifi,今天怕是要挨揍了。』
『诶?小黑他会打人?』矮个子女孩挠挠头表示不解,而一前一后走向黑房间的男人却一脸饱经沧桑红肠吃撑了的表情。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干瘪的笑声从这两人口中传来。

就这样师徒三人(?走到了房门前,老吉动了动门把居然没锁。按理说平时黑哥那么谨慎怎么会不锁门啊,难道说这是——事件!
『辽子,我嗅到了石家庄……啊不,事件的气息。』
一楼某个扛翻厨子,并教导他【你的烤法不合格连心爱的火烧都烤不好你还当什么厨师啊放着我来】,哼着歌给驴肉火烧切青辣椒的人突然打了个喷嚏,原因未知。
背后辽子带着充满关切的表情拍了拍老吉的肩,说到:
『你他妈的别怂啊。石头剪刀布谁输了?』
『哦。』

老吉进去了,没两分钟又出来了,表情凝重。
『快去叫老大,大事不好了。』
『啥事?黑哥咋了?』
『黑哥还在睡,被里两个人。黑哥搞到妹子了。』
老吉带着复杂的表情说道。
老吉明显看出随行的小白熊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哦哦哦挺好!是谁啊?』
『小琼。』
老吉冷漠地注视着前一秒还兴奋不已准备八卦的辽子下一秒狂奔到院子里,在大雪地满脸是泪地扭起秧歌。
老吉又冷漠地注视着小白熊抱着伏特加箱子一瓶一瓶地往下灌,嘟嘟嘟嘟地这么喝烈酒啊要死人啊这。
老吉长叹一声,微微一笑,你们真是愚蠢的人类,啊不,省。
顺手拧开一瓶格瓦斯,酷炫地掏出手机。
老吉突然发现昨天晚上和辽子用流量通宵看毛片的手机是自己的。

『那个!阿黑!』
少女不好意思地开口。
『嗯?』
『可以给我唱首摇篮曲吗?』
少年轻轻地搂少女入怀,盖上棉被,像哄孩子睡觉一样有节奏地拍着少女的背。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遮窗棂,蛐蛐叫铮铮,好比那琴弦声——』
轻柔而又飘渺的嗓音,将他们带回了旧日的梦境。
一如年幼的岁月,不眠的夜晚那样——独自一人的寒冷行星,找寻到了属于自己的太阳。

冬江子。

不负责任拉郎配。

来自松花江边上的黑先生喜欢上了椰子岛的琼小姐❤️

来自松花江边上的黑先生喜欢上了椰子岛的琼小姐❤️

介入者-介子

是4只辣鸡黑琼
马克笔坏了半年了

是4只辣鸡黑琼
马克笔坏了半年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