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白世界

2052浏览    192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0-20 13:01
全磊打

「竹马/校园」Colors/颜色 Part.1


这是一个灵魂伴侣的设定,灵感来源于AO3上的外国妞儿。

在遇见命中注定的对方之前,所有人的世界都是黑白的。

他们相触碰的那个瞬间,命运带来的除了爱,还有色彩。

1.

“全都没有了…一切都变回了灰色。”

朴灿烈沉默地听着他最好的朋友痛哭,他那双大而圆的杏眼缓慢的堆叠起晶莹的泪,然后沿着微微上挑的眼角滑落下去,边伯贤摸一把鼻涕抬头看着这个大个子的眼泪都忘了哭,俩人对视半晌相视无言。

“我操,你他妈的哭什么?”边伯贤一巴掌打在他肩膀,“是我!!是我被抛弃了!是我看不见颜色了!你他妈的哭什么?”

朴灿烈把嘴巴抿得紧紧的,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吸了好一会儿的气才抽噎着开口,和那张脸完全不符的低音里掺着委屈巴巴的语气。

“...


这是一个灵魂伴侣的设定,灵感来源于AO3上的外国妞儿。


在遇见命中注定的对方之前,所有人的世界都是黑白的。

他们相触碰的那个瞬间,命运带来的除了爱,还有色彩。




1.

“全都没有了…一切都变回了灰色。”


朴灿烈沉默地听着他最好的朋友痛哭,他那双大而圆的杏眼缓慢的堆叠起晶莹的泪,然后沿着微微上挑的眼角滑落下去,边伯贤摸一把鼻涕抬头看着这个大个子的眼泪都忘了哭,俩人对视半晌相视无言。


“我操,你他妈的哭什么?”边伯贤一巴掌打在他肩膀,“是我!!是我被抛弃了!是我看不见颜色了!你他妈的哭什么?”


朴灿烈把嘴巴抿得紧紧的,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吸了好一会儿的气才抽噎着开口,和那张脸完全不符的低音里掺着委屈巴巴的语气。


“你太惨了,我替你难过啊。”


边伯贤觉得自己要被这个旺仔耳朵气死了。


“别难过了嘛…你们根本不相容的,10%也太低了…”朴灿烈伸手去拨弄他自己的帽檐儿,从那股子难受里缓过劲来这时候笑得有点儿没心没肺,“连接断开根本就是必然的,乐观点儿——你至少看到了三个月的颜色。”


边伯贤一听就乐了,勾着他的肩膀贱兮兮问一句,“你还没见过啊?”


“我没见过,可我知道的不一定比你少。”朴灿烈一撇嘴把脑袋转过去不看他,右手无意识的伸进口袋里,边伯贤眼睛尖,手一伸顺着那个方向牵出来个小册子。


“颜色检索指南…你还留着呢?”


每个人都有这么一本颜色检索指南,里面标记着200种常见颜色的方块,根据基础色和渐变分组。刚刚结合的灵魂伴侣们总会随身带着这个。人们从黑白灰进入彩色的世界里,指南让他们能够重新认识眼前突然出现的新颜色。


但朴灿烈的这本有些不一样。


边伯贤一页一页的翻着,有些色块底下标注着简短的句子。中度的灰色色块旁边写着“黄色”,而旁边用水性笔写着“面包上奶油融化一样温暖”,而另一个标记着“海军蓝”的深色灰方块旁边写了“风暴前沙滩上的空气”。


朴灿烈喜欢和每一个拥有灵魂伴侣的人聊天,然后记录下来这些颜色,他的指南因此已经有些旧了,书脊上有着细小的磨痕。


“是啊,我想在遇到我的伴侣之前填满它。”朴灿烈把那本册子抢回来,拂去封皮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又重新放回口袋里,看见好友这会儿不再难过之后毅然决然果断的跳下台阶准备走。


“哎——朴灿里!回来!”


没人回应,边伯贤只看见琴房的玻璃门在摇晃。



2.

朴灿烈全身都穿着黑色,黑色的棒球帽,黑色的连帽衫,黑色的短裤和黑色的球鞋。唯有一头短发是浅色的。


在边伯贤没有失恋之前,他能看见那头短发是红色的,两周之后变成了卡其色。然而现在这些在他眼里一律变回灰色,朴灿烈依然把头发藏在帽子里,然后碰见一对伴侣时用他老套但很有用的招数。


“嘿!你们好——我还没有结合,能告诉我,理发师给我染成了什么颜色吗?”


真的很老套,感觉像诈骗犯,但配合那张帅气的脸和灿烂的笑容,几乎没有人会拒绝他的搭话。然后朴灿烈就能顺理成章的,心满意足的给他的手册上再多添一笔“诗一样的形容”。


于是,吴世勋那天和班长姑娘一起走在林荫道上,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男人吓了一跳。


“你们——是伴侣么?”


女孩儿瞪大了眼睛,整张脸都变得通红,慌乱地摆手。“不,不是的!”然后又怯生生的问一句,“你是…吉他社的灿烈学长么?”


“啊……”听见不是伴侣,朴灿烈的脸上闪过一点点失望,但很快又调整成笑脸,“是的——我是朴灿烈,你认识我?”


吴世勋看自家班长似乎马上就要把脑袋埋进砖缝儿里去了,叹声气开了口。


“我们不是伴侣,她是我们班长,现在要去三号楼找辅导员。朴灿…朴学长,请问可以让开了么?”


朴灿烈直愣愣的站在那儿,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孩儿清亮但带着不耐烦的眼睛沉默了两秒钟,然后忽的回过神朝一边让开,嘴上一个劲儿的说着抱歉,一缕头发丝儿从帽子里露出来,不那么乖顺地搭在他的耳朵尖,吴世勋扫过他的脸,然后平静地从他面前走过去——没忘了拽上自己那个不成器的班长。


抱着全班同学的保险单和四级报名表从辅导员办公室出来,吴世勋的余光瞥见不远处长椅下坐着的一身黑的人,然后在没有人看见的情况下,勾出一点点笑来。


3.

三天之后是学校合唱团组织的专场,请了法国不那么有名但是颜值水平超常的唱诗班来当压轴节目。吴世勋作为学生会社团工作部的干事被叫来帮忙,领着一群穿着水手服连筒袜背带裤的小男孩儿在校园里面转来转去。


他们的头发据说是铂金色,而吴世勋只能看见浅淡的如同银白色的灰,他面无表情地和孩子们讲着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然后把其他的事情完全甩手给了旁边的同僚。


A大的校园面积不算大,但绿植和园艺都设计的很好,每到夏季人工湖和喷泉都会开放,食堂二楼外包的奶茶窗口也会推新款的饮料。


“巧克力珍珠奶茶。”


他看不见颜色,所有的饮料在他眼里都是银色或者灰色的——比起浅灰色来说,炭灰色给人感觉更好喝一些。


吴世勋慢悠悠晃着,然后假装不经意地在某个埋头记着什么的人身边坐下。


他等了好一会儿,朴灿烈没有丝毫抬头的迹象。


……嘁。


“喂,朴灿捏。”


朴灿烈的耳朵动了动,转过来看着他的时候那双眼睛睁得又大又圆,饱满柔软的嘴唇微张着,整张脸不用出声就是一副完全标准的“啊?”


“还记得我么?那天——你问我……”吴世勋把奶茶放到一边,仿佛对着一个聋哑人说话一样还用双手比划着。


“我知道!你是吴世勋。”朴灿烈抢先一步打断他的提醒,歪着脑袋露出个微笑来。“对不对?”


“……是,你怎么知道的?”


对面的男人眯起眼睛,嘴角翘起来,好像是取得了什么天大的胜利。


“是秘密哦——我很厉害吧?”朴灿烈毫不客气的单手搭上他的肩膀,手臂贴着吴世勋后颈的一小片皮肤。


——短短的,几分之一秒钟,吴世勋只觉得恍惚,仿佛从哪里捕捉到了除了黑白灰之外的,鲜艳的,颜色。他望向朴灿烈,可那个人的表情毫无变化,笑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嘁,也就一般般厉害。”吴世勋叼着奶茶吸管,牙齿咬住一端把它弄成扁扁的形状,目光飘到别的地方。


他没反应么?


“学长,给我微信吧,我想去吉他社。”


-tbc-

MG老干叔
鲜血浸湿了你的眼眸,促使你变成...

鲜血浸湿了你的眼眸,促使你变成狂暴嗜血的野兽。但是高尚勇敢。不屈的猎人啊!请带着你的荣耀与勇气去探索那未知的恐怖吧!

鲜血浸湿了你的眼眸,促使你变成狂暴嗜血的野兽。但是高尚勇敢。不屈的猎人啊!请带着你的荣耀与勇气去探索那未知的恐怖吧!

WL

【白赤】白哥哥你在吗?

工作细胞那么好看怎么没人写文15551(发出缺粮的声音)

所以干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顺便送上这个月饼吧www

赶上末班车_(:з」∠)_

——————

        深邃的黑,看不穿的墙,摆满了各种仪器的毫无意义的房屋。编号U-1146每天起来看见的都是这点东西,只有他是这一片黑暗里唯一的白。

        生活总是这样没有意义,人也会生锈的,哦,不,他不算一个完整的人。编号U-1146想自嘲地笑笑,却发现脸部的肌肉还是动不了。

 ...

工作细胞那么好看怎么没人写文15551(发出缺粮的声音)

所以干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顺便送上这个月饼吧www

赶上末班车_(:з」∠)_

——————

        深邃的黑,看不穿的墙,摆满了各种仪器的毫无意义的房屋。编号U-1146每天起来看见的都是这点东西,只有他是这一片黑暗里唯一的白。

        生活总是这样没有意义,人也会生锈的,哦,不,他不算一个完整的人。编号U-1146想自嘲地笑笑,却发现脸部的肌肉还是动不了。

        啊,又是这样,早该习惯了啊。闭了闭眼,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都被他抛到脑后。换好鞋子,戴上属于“1146”的帽子,他的工作又要开始了。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这个熟悉的声音他不用问都知道是谁,那个“特别”的家伙。黑白世界中唯一的另一种颜色。

        “白哥哥!你起来了吗?‘4989’哥哥让我来叫你起床来~”

        打开门,那个红红的,还没有他肩膀高的小家伙像往常一样笑着看他,可惜他不能回赠她一个笑——他的缺陷在面部肌肉上。

        那一抹红就这样闯入了他黑白的世界,温暖而又强烈,冰冷的仪器室里只有这一点能让他稍感安慰,还是想往常一样叫每一个人都是“哥哥”。

       “好的,马上就去。”

————————
         在这个地方人,都不能称作是人,他们都是替代品——一个他们要克隆出来的,那个据说可以穿梭于两个世界却英年早逝的少年的替代品。虽然不少人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原基因里有着那种整个人都是白色的病症,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白色的,没有谁可以避免,而且指不定明天就有一个同伴因为这种病而死去。

         编号U-1146是这群克隆人里面最为突出的。别的克隆人最少都有两个缺陷,他只有一个,所以也被“他们”称作是“最完美的作品”——当然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名字。

         刚被克隆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1146——他是第1146个——有不寻常的天赋,最接近他们要克隆出来的人。
  
        但是“接近”总归不是“完全相同”。“他们”甚至还会让1146去做实验,以弄清楚这样的接近完美的作品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才会变得这么不完美。

        他们做了上千个实验,死了很多个,也有些活了下来。这其中最特殊的,是在刚刚给1146做完活体实验的第一个“作品”。

         1146没有去看,但是听2048和2626说,她出来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这个世界原来有第三种颜色。

        培养皿里的透明液体映衬着一个婴儿的身影,带着火红的头发“出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这个婴儿是个女生,并且不是火红的,但是关于她的那种据说会有的力量和缺陷,“他们”却并未发现。

        也就是说,这是个近乎完美的,没有病症的“作品”!

        但是可惜了,这是个女孩子。

        火红的头发让他们不能确定,所以他们暂时把AE-3803——这个与众不同的称号是专门给她的,这个还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的小家伙,交给了与她最相近的1146。

        他第一眼看到这个小家伙就喜欢上了。

        然后他就听见“他们”说:

         “这个孩子,是不能留得,养大做做实验吧。”

         “……是。”

         刚出生的婴儿不能理解大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3803也不能,所以她只是睁着小小的眼睛——就连瞳孔都是红色的,仿佛是察觉到此事气氛似的,没有说话。

        “你叫3803是吗?我叫你……‘赤’吧。”

         他觉得这么特别的小家伙可不能没有名字,就算可能只是短暂的一点时间,他也想叫她的名字而不是编号。
  
        所有的克隆人都知道他家里有个小萝莉叫“赤”,很多人都想去看看,去捏捏小脸什么的,但是都不太敢——1146没什么朋友,原因自然不用我说。

         所以最后只有2048和2626,还有一克隆出来就自来熟的4989到1146的休息室去。看到小小的3803,也就是“赤”,甜甜地叫他们“2048哥哥”2626哥哥”“4989哥哥”的时候他们纷纷捂住了自己的心口表示想抢走带到自己家里,然后被1146严令拒绝。

         “我的。”1146弯腰把赤抱起来,赤就扒住了他的肩膀不肯下来了。

        “嗯嗯,我要跟白哥哥一起玩!”

        “白哥哥?!”4989惊讶地看着1146,“为什么她叫你白哥哥不叫我白哥哥,难道是我不够你白?!这不可能啊!”

        2048拍拍4989的肩膀,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教导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1146这家伙,当然认为他是最白的了。更何况情人眼里出……出啥来着……”

        1146把书往2048头上一扔,“多看点书吧,赤还那么小。”

        “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哪里有书看呢?”2048把书借过随手翻翻,状似轻松的这样说道。

        当然,不负众望的冷场了。

       “……你们怎么这样啊?!”

————————

       现在,赤已经长大了,到她的“白哥哥”的肩膀了。

        她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实验,第一次的时候哭得死去活来的,1146看着就心疼。这之后每做一次实验,她都要1146陪着才睡得着。

       直到她已经麻木。

       但是实验做完后,她依旧会和1146一起睡,但是不是哭着睡,反而是开心的,笑着睡着的。

        那种笑真的让人心疼。

       这里的克隆人可以说都是看着赤长大的,即使她最粘的依旧是1146,这些克隆人对她的热情也只增不减。

        他们真的真的,太久没看过这样明丽,耀眼的颜色了。她的头发在光的映照下还会呈现其他颜色,让好些人念念不忘。

        这些人中,只有1146是真的无微不至的照顾她的,是真的“看”着她长大的,所以对她是最好的,除了工作之外1146基本都是在陪着赤。

       他们的工作实际上就是帮助实验或者可以自己实验什么的,其实也就是帮忙克隆,但他们是坚决不会对自己的同类做实验的。赤一直不喜欢这些工作,但是每次去找1146玩时都要迷路好几次。长此以往,1146只好亲自走过这里的每一个地方,为她亲手画了一幅地图。

        那幅地图一直被好好地收藏着,就放在赤随身的小口袋里——那件衣服也是1146亲手做的,迷路了就看看。

        赤理所当然的会对一直陪伴着她的1146产生好感,更何况1146看起来完全没有变老,所以她鼓起勇气向1146告白了。

        “白哥哥,我我我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啊。”

          “不是,不是这种喜欢啦,”赤有些语无伦次了,“是是是是那个!啊啊啊啊不是不是什么都没有!”然后就捂着脸跑开了。

        只是她没看见1146脸上了然的神色。

——————

         “你对赤太好了。”某天,经常不说话的2626来找1146聊天,第一句话就快要把天聊死了。

         1146摩挲着自己的手,“是吗?”

         2626沉默良久,道:“她……迟早是要被处死的,别花费太多感情了,1146。”

        “嗯,但是这就算花费很多感情了吗?”他想笑,笑不出来,“我还想哪天带她去看看……去看看外面呢。”

        “你疯了吗1146?”2626难得用严肃的声音,“这个事可是连提都不能提的。”他四下看了看,没有人来巡查,这才松一口气。

        “……这也算是保护她吧。”

——————

        第二天,1146就提出和赤分开,以“赤已经长大了”为理由,让她尽量离开自己。

        赤没有说话,心却揪成了一团,那些忧愁多的可以拧出水来,她很害怕离开1146,她怕是自己昨天的话让1146选择离开,所以她一直在道歉。

        “你没错,赤。”1146摸了摸赤的头,安慰道,“错的不是你。”

        “那错的是谁?”

        “……别问了。”

        1146不能说啊。

         就算他不说,赤也差不多猜到了。猜到了……又能怎么样呢?她捏紧了拳,忽而又放下。

         有血从她的指缝中留下,比她还红。
 
         这之后,人体实验进行的越来越频繁,据说是快要成功了,就差那么一点。所以做为半完成品的赤是经常被“请”做实验的。

        跟以往不同的是,她的身边再也没有1146拍着她的背,跟她说不要怕了,哥哥在这。笑也没有意义,那她就不笑了。

        她曾去找过1146,得到的答复是哑声的“我在这,不要怕了”。她一下就笑了,说,原来我的白哥哥他还在啊。

        “不要与我走的太近,赤,这种感情是不被认同的,你会被……”

        “这有什么?我都不怕。你让我压抑的话,我才真的会死。”

       无法拒绝这样的请求,1146最终还是与赤搬到了一起,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就像以前一样。

        有些感情是不用明说的。

——————

       这一天总会到来。

        “他们”找到了1146,要把赤带出去,做最后的实验,这需要赤的牺牲,并且得意地说道“这个实验只要有她,那就是近乎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1146没说话,只说自己不能决定,却招来了他们的嘲讽。

        “别说笑了,你就是叫她去死她都愿意。你猜猜,他们会不会看着你死?毕竟——”他看似斯文的扶了一下自己的黑框眼镜,“你也接近完美,只是不如她而已。更何况,你们两个一起,这才是最高成功率。”

        “我只是来下个通知,并不是请求,记住了,克隆人U-1146。”  那人趾高气昂的走了,留下了1146。

        “……你听见了吗赤?!快走!这里我来!”1146突然朝房里吼道,让那个人的脚步一顿,大笑道:“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会逃,给我上!”

        他没有叫克隆人,而是叫了永远不会背叛的机器人。1146用自己的身躯挡住机器人,手里的匕首越来越招架不住,他几乎就要死在这里。

        另一个匕首飞了过来,帮1146挡住了那致命一击。

       “2626?!你别参加进来!这是我一个人的事。”

       “我呸!什么一个人的事!”2626把匕首拔了出来,“这明明是我们几千个人的事好吗?”

       “几千个人?”
    
       当所有的克隆人包围了那个人时,1146才反应过来——这些他根本没怎么有过交情的,这个时候都在帮他。

       “我们可不是帮你,是在帮赤啊!”4989笑着把所有人的心声都说了出来。他们都知道自己是跑不出这里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帮那个小家伙的逃脱争取点时间。

        1146,真真正正的,笑了,他的缺陷几乎没有了。他说:“那个小家伙带着我们的希望出去,不知道能不能看见别的颜色啊。”

       “对啊……改天让她捎个给我们看看吧。”

       “是烧吧。”

       他们疯狂地开始把一拥而上的机器人全部切除,就靠着手中小小的匕首。

        这一轮的机器人没了,只剩下了一点人,他们知道撑不过下一轮,于是开始履行那个约定——站到最后的人,不能留下活体给他们做实验。

        他们毅然决然地坚定的划掉了自己的脖子,恍惚间好像看到了赤在向他们招手。

        1146伸出手,与赤的手在空中虚虚的一拍,说:“我以后,就不在啦。”

        他的手没有再抬起来。

——————

         两天后,中央电视台报道,一位红头发的小女孩举报了这个地下工厂,手里拿着详细的地图,看上去哭了很久。值警人员到的时候,遍地躺着的,都是白色的人。

        那个一直跟着他们的没有吵得小女孩突然就哭得超大声,那哭声里的痛苦让所有人为之震撼。

         人们看着她趴在一个个尸体上呼喊,叫他们哥哥,但是没有人会回答她了。

        她最终找到了一具尸体,满眼的不可置信。她先是伏在他身上听听心跳,泪珠已经禁不住再次掉下。

        然后,她轻轻的,碰了碰那个尸体的手。

        “外面,很漂亮哦。你怎么,你怎么不起来和我一起看啊……”

        你以后,就不在了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