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白双壁

一龙家的小丞同学

浮雪探花【六】

      连城诀回了天界和文官交代了一下事情,就去公子景的宫殿了,门口的婢女端着欧阳那里配的补血的药看见他行礼,连城诀看了一眼问“神主陛下怎么了?”    “陛下从玉树真神那里回来就有些小风寒,这两天一直在喝药。”     “风寒?”连城诀有些疑惑“把药给朕吧,朕端进去,你下去吧。”   “是。”婢女退了下去,推门进去,看见公子景趴在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色,旁边放着一盆花“你怎么了?”    “嗯?城诀你回来了啊,怎么样啊?” ...

      连城诀回了天界和文官交代了一下事情,就去公子景的宫殿了,门口的婢女端着欧阳那里配的补血的药看见他行礼,连城诀看了一眼问“神主陛下怎么了?”    “陛下从玉树真神那里回来就有些小风寒,这两天一直在喝药。”     “风寒?”连城诀有些疑惑“把药给朕吧,朕端进去,你下去吧。”   “是。”婢女退了下去,推门进去,看见公子景趴在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色,旁边放着一盆花“你怎么了?”    “嗯?城诀你回来了啊,怎么样啊?”    “一切顺利,倒是你,怎么会得风寒?”连城诀将药放在小方桌上坐下来倒了杯茶,“还是你这里的茶好喝。”    “喜欢啊?那我送你一些拿回去泡吧。”    “我宫殿的茶不都是你送的吗?”连城诀抬头看着他,“喂喂,别这么看着我,我没做什么坏事啊。”公子景面色苍白,勉强撑起一个笑容,“你身上的血腥味很重,这汤药也是补气血的。”放下茶杯“你确定还要瞒着我?”     “真是,以后不能让壁壁教你认药草了。”公子景坐起来,看着窗外渐渐变红枫叶“我取了半碗心头血罢了。”    “半碗?公子景你还要命吗!”果然,连城诀一听就炸了,放在膝盖上的手握成拳才忍住不掀桌子去揪公子景的衣服,“哎呀,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为什么?”    “……我求树伯伯做一段慧根,需要心头血的滋养。”   “慧根?你给谁求的?”公子景将目光从窗外转到一旁的黄泉花上,不禁笑了一下,“我喜欢的人。”  “什么?喜欢的人?你动了情?”连城诀有些吃惊,公子景看着他,不说话,“是谁?”   “沈嵬,鬼王之一。”   “鬼王?等会,玉树伯伯不会就要你半碗心头血,你是不是答应了什么?”    “啊…就是进入无妄幻境几百年而已,一眨眼就过去了。”    “你疯了吗!公子景!进了无妄幻境几乎是九死一生,这上万年来能有几个人从里面出来?”连城诀不敢相信公子景居然答应了,还无所谓的,“几百年?你知道里面有什么吗?你……你要是死了呢?”公子景看着连城诀担忧又愤怒的眼神,“不会的,我不会死的,我还在等小嵬来娶我呢,怎么会死呢?而且我也不舍得你们几个啊。”    “公子景,你是真的疯了。”连城诀有些不理解,“城诀,你和壁壁是莲池里唯一的一株异色并蒂莲,你们的情感可以说是天生就有的,而我不是。”公子景难得这么正经一次,可是看着这样突然成熟的公子景,连城诀宁愿他和以前一样不正经,“为什么?他就那么好?”公子景突然笑了,和以前的笑有些不一样,这次眼睛里的笑意再也拦不住,仿佛盛满水的水缸,已经装不下了,要溢出来了,“对啊,他就那么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话本里说的一见钟情就是这样吧,不能去找缘由,也没有缘由的,就一直会想着他,看见他便觉得所有事情都有了意义。”公子景看着黄泉花,目光温柔的能捏出水来“我们四个活了近万年了,我是第一次想要和一个人在一起,城诀你能理解我的,对吗?”说完公子景看着连城诀,四目相对,“小景……我知道了,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要告诉壁壁和红雪,还有,等我进了幻境……就要麻烦你主持天界啦!”一种终于摆脱麻烦的口气,连城诀苦笑了一声,“呵,那次不是我来接手你们的烂摊子。”公子景喝着茶不语就是笑。

      从公子景的宫殿出来,连城诀就回了自己的宫殿,坐在椅子上,连城诀回想到了以前,他们四个是由甘露和暗盏教导,甘露性子温和,对他们的要求不多,只求他们康乐,懂得做人,在一些事情上要保持自己的底线,暗盏的性子就比较严厉,教的东西第二天要检查,如果不会的话就要挨板子,而城壁在武学方面真的是一窍不通,挨过好几次暗盏的板子,城诀每次在他挨板子后就会给他准备一盒子的桂花味的果脯蜜饯,也是因为这些板子让连城诀有了“自己一定要变强大,一定要能保护壁壁,即使他不学武术也要让他每天快快乐乐的,没有危险。”这样的想法,而这样的感情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连城诀反应过来时才发现已经变了,他不再满足于和城壁只是兄弟,他想要成为他余生里最重要的伴侣,生生世世永不分离的那种,“仙帝殿下,花神殿下回来了。”侍卫在门口禀报,“知道了,你下去吧。”连城诀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盏茶时间才起来,朝着连城璧的寝室走去,进了园子听见连城璧和一个人在说话,听起来还挺开心的,连城璧在收拾自己的衣服,连城诀看见了问他“你收拾衣服要去干什么?”   “啊?城诀,我和元若约好了,这一段时间要去药谷居住,和他一起商讨红雪蛇毒的解药,我给你说啊,腐骨兽的解药已经……”   “你说你要干什么?”连城诀开口打断他,齐衡站在一旁,感觉气氛有点僵硬,“咳,额……城壁你和仙帝殿下好好说说,我,我去外面等你。”说完就快步出去了,因为他觉得他要是再晚一秒,连城诀就会把他给撕了,连城璧对着齐衡有些抱歉笑了一下,看着齐衡出去了,才对连城诀说:“你干什么?我就是出去一趟,你也知道的,药谷不是寻常人能进去的,这次机会难得,我想去多留一些时日,多学一些东西。”连城璧继续收拾着衣物,看都没看一眼连城诀,“学习一些时日,有必要收拾衣物吗?”连城诀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当然啊,天界和药谷来回折腾很费时间,我拿一些衣物去换洗啊。”连城璧觉得连城诀语气不太对,放下手里的东西转头去看站在门口的连城诀“你怎么了?我就是去学习一段时间,以前也有过啊。”连城璧笑了一下“你多大了啊,还黏着哥哥吗?”“连城璧你到底懂不懂我对你的感情?”连城诀盯着他,“就,就兄弟啊,还能怎么不懂啊?”连城璧慌了,转过头掩饰慌张,“真的,只是兄弟吗?”连城诀眼眶红了,“不然呢?我一直都是兄弟,不是吗?”连城璧拿东西的手有些颤抖,“对了,前几天我在药谷看见一对新人结婚,你也大了,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娶个媳妇儿了?”连城诀上前将人拉过来,面对面,直接吻了上去,连城璧一瞬间有些懵,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被连城诀压在了床上,“唔……”连城璧有些呼吸不顺,“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你!连城璧我喜欢你啊!”两个人头对头眼对眼,胸膛因为刚才激烈的亲吻缺氧而快速起伏,“你,不可以,我们不可以。”连城璧猛的将压在身上的人推开,步履蹒跚的向外跑去,路过门口还被门槛绊了一下,齐衡在门外的院子里,看见连城璧面红耳赤的跑出来,“城壁?你怎么了?”  “我们走吧,走吧,快点。”齐衡看见他眼尾泛红,以为他和连城诀吵架了,东西都没拿,于是吩咐不为去拿连城璧的衣物,自己先回药谷,不为进了屋子就看见连城诀坐在床上,衣衫有些凌乱,嘴角似乎挂着血,“干什么?”连城诀已经懒得在动弹了,斜靠在床栏上,“回仙帝殿下,奴才,奴才来拿花神殿下的衣物。”不为被吓得一激灵,直接跪在地上,“拿去吧,告诉他……算了,快些离开这里。”连城诀将床上的衣服包好放在不为旁边的凳子上,自己离开了,不为见他离开了才起来,拿起衣服就跑,生怕连城诀折回来不让自己走了。

        连城璧一路御风的跑回药谷,到了药谷门口,看见正在小亭子里坐着休息的傅红雪,“红雪,你怎么出来了?”   “哦,花无谢说想让我多晒晒太阳,你怎么了吗?听着你语气不太对。”连城璧坐下来看着外面的景色,药谷外面是一片沙漠,不远处有一个蝴蝶泊,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好看的,除了蝴蝶泊,“红雪,城诀说他,说他喜欢我。”  “嗯,我很早就知道了。”   “什么?!你知道?他给你说了?”连城璧大惊,有些不可质疑的看着一脸淡定的傅红雪,“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和他是兄弟啊。”   “很奇怪吗?你和他不是并蒂莲吗?喜欢的对方的话也没什么的吧?”傅红雪微微歪头,对着连城璧的方向看去,“不,这不对的,玉树伯伯说过我们不可以在一起的。”   “城壁你喜欢城诀吗?不是兄弟之间的那种喜欢,而是恋人之间。”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如果他喜欢我,玉树伯伯会,会降下惩罚的。”连城璧低下头,原本会一直闪着笑意的双眸顿时暗淡了不少,“如果玉树伯伯不降下惩罚,你会同意吗?”连城璧听见傅红雪的话,心里的小人第一时间开口说了同意,但是,这不是同意不同意的事情,而是……他和城诀是兄弟,是同一株并蒂莲,如果他们两个在一起了,会给城诀仙帝这个名号抹黑,而且玉树伯伯怎么会不降下惩罚,他不想城诀受罚,玉树伯伯的惩罚一般来说都是最重的,“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好好想想吧,这千百年来,城诀对你的好,我和小景都是知道的,即使不说,我们也知道他喜欢你,也只有你看不出来他对你的感情了。”傅红雪说完就起身慢慢走出亭子,然后拿起腰间的铃铛摇了一下,一个类似于花无谢的小纸人就凭空出现,扶着他回了药谷,独留连城璧一个人坐在亭子里,就连齐衡回来和他打招呼他都没反应,只是一个人坐着,日落西山,傍晚的余晖是猩红的,就像小时候他们偷跑去人间看的的天灯一样,橘红色的灯光映红了黑漆漆的天空,天灯上载满凡人们的愿望,远方传来铜铃声,一声一声的撞在连城璧的心房上,“城诀!你快看,那个是天灯吗?”孩童模样的连城璧趴在云端,拉着城诀的手看着向上飞来的天灯,“哥哥我怕,好高……”连城诀紧紧握住他的手贴着他,“没事的!走,我们下去放灯怎么样?”连城璧拉着他向下飞,找了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两个小不点落了地,一落地连城璧就拉着连城诀去找天灯,两个孩子买了灯将自己的愿望写在上面,即使他们本身就是凡人祈求保佑的对象,“哥哥,我们写了,谁会帮我们啊?”  “有师傅和暗盏师傅啊,她们要是不可以,还有玉树伯伯啊!”   “哦……哥哥!你不要偷看我的!愿望被偷看了会不灵的!”  “好好好,我不看,你写完了吗?我们去放灯!”   “好了~”连城璧拉着连城诀去了河边,将天灯中间的蜡块点燃,看着两盏天灯缓缓飞向天空,他依稀记得城诀的天灯上写着永远和哥哥在一起,往后的几年里他们都会在人间的上元节里偷偷溜出来放天灯,可是什么时候开始,城诀不会在再天灯上写东西了,也开始替他受罚不再喊疼了,性子也变得越来越成熟稳重,可以很完美的处理好天界的一切事物,记得他六千岁的生辰,说了一句萤火虫好漂亮,可是不常见,连城诀尽然在他生日当天给他抓了许多萤火虫,不过事后被玉树伯伯惩罚去思过崖待了两天,他去看他时连城诀还笑嘻嘻的说能让他开心就好了,这些感情是在什么时候变了的呢?连城璧又何尝没有发现连城诀的感情呢,他只是不敢说,不能说,玉树伯伯说过的,城诀是仙帝,是辅佐小景的,即使他要成亲,成亲的对象也应该是六界里难得女子才对,不应该是他,今天亲耳听见城诀的告白,他动摇了,他差点就答应了,“啊……好烦啊!为什么我们是兄弟啊!为什么他是仙帝啊!”连城璧有些自暴自弃的趴在桌子上嚎叫,“兄弟又怎样啊?只有互相喜欢不就好了吗?”公子景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哇!小景!你什么时候来的!”   “在你发呆的时候啊,怎么了?城诀给你告白了?”    “啊……你怎么也知道啊?”连城璧绝望了,怎么感觉所有人都知道了呢,“红雪给我传了海棠花,他给我说的,怕你想不通一个劲钻牛角的。”  “……我,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连城璧内心一阵纠结,“这有什么啊,你们是兄弟,有血缘关系,天生比其他人的羁绊要多一层,你都不知道红雪有多羡慕你和城诀,从小到大城诀替你受罚,替你做功课,啊,虽然你也替过他,但是呢……”公子景拉过连城璧的手笑着说“只要喜欢对方,愿意为对方牺牲,改变,那就足够了,无所谓兄弟,你们是并蒂莲啊,同生同死的并蒂莲,玉树伯伯说的话听一听就好了,不要记在心里,你看师傅记住过吗?”公子景笑的灿烂无比,连城璧握紧他的手,终于笑了,然后说了一句:“公子景你是不是被放血了?”   “啊?你说什么?”公子景觉得大事不妙“你身上血腥味好重,你干什么了?”公子景笑着打马虎眼,秉承着我笑一笑他们就不会问我了的优良传统,“有吗?你是不是闻错了啊?哈哈哈,好了好了,我们快去看看红雪吧!”公子景立刻溜了,连城璧张了张口,看着脚底抹油的公子景笑了一声,“你慢点,红雪的房间在竹林那边。”  “知~道~啦~”连城璧看向天边,有些释怀的笑了笑“既来之则安之,等解药配完了再去找城诀好好谈谈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