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白来看守所

27.6万浏览    1803参与
咕咕咕表示很无奈

脑洞15.1

一道身影在空中急速降落。打破了在场僵持的气氛,身影的主人浑然不知,轻巧地借力降落。“主任?!!!”听到声响,一张熟悉的脸转向他们,灵动的绿色眼眸瞅了他们一眼,拍了拍身上的灰:“初次见面我是悟空猿门的同位体,也就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他。”语气之熟练地让人侧目而视,在场的人都警惕的望着他,无论他说的是真是假,这个人绝对是个危险人物!他手上不止一条命!

猿门甩了甩他手上染着血的刀,嫌弃的用随身带着的布擦着自己的爱刀。“咦~真脏。”悟空猿门站在所有人前面,眼睛盯着猿门:“你刚刚杀了人。”猿门转了转他绿色的眼眸,无所谓的笑着道:“那又怎么样?”悟空猿门直接冲上去,对着自称是自己的人打了过去。

在场的人...

一道身影在空中急速降落。打破了在场僵持的气氛,身影的主人浑然不知,轻巧地借力降落。“主任?!!!”听到声响,一张熟悉的脸转向他们,灵动的绿色眼眸瞅了他们一眼,拍了拍身上的灰:“初次见面我是悟空猿门的同位体,也就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他。”语气之熟练地让人侧目而视,在场的人都警惕的望着他,无论他说的是真是假,这个人绝对是个危险人物!他手上不止一条命!

猿门甩了甩他手上染着血的刀,嫌弃的用随身带着的布擦着自己的爱刀。“咦~真脏。”悟空猿门站在所有人前面,眼睛盯着猿门:“你刚刚杀了人。”猿门转了转他绿色的眼眸,无所谓的笑着道:“那又怎么样?”悟空猿门直接冲上去,对着自称是自己的人打了过去。

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单方面的碾压,悟空猿门毫无还手之力。悟空猿门不慌不忙地从自己另外一个口袋取出干净的针管,强压着悟空猿门就着他的脖颈刺下去,一管新鲜的血液样本就这样得到了。“OK~我的任务完成了,谢谢配合。”悟空猿门皱着眉,和平时有些不同,此时的他十分的,嗯,让人感觉到安全和可靠。“既然你是我,为什么还要来抽我的血。”“这个嘛~因为我的世界和你们的不同,我的世界爆发了丧尸病毒,丧尸病毒懂不,从末世的开始所有人就都感染了病毒,区别只是多少和是否变成丧尸而已。我的血液不纯,有毒。”

咕咕咕表示很无奈

脑洞14.1(这应该会是连载的趴)

“滚!给我滚!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他转身离开,发出“哒哒”急促的脚步声。

平时脾气火爆、容易炸毛的男人此时正冷着脸,就连他最讨厌的双六一从他身边走过也没理会。

双六一还神情严肃,正准备接受悟空猿门的挑衅,可他却看到了悟空猿门冷着脸从他身边经过。双六一有些惊奇的看着悟空辕门的背影,悟空辕门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刚刚擦肩而过的人是他讨厌的双六一,只是一心想快点回到他的房间。

“嘭!”他的房门被合上。悟空猿门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酒出来,绑在纤细腰间的绳子此时也恹恹的恹恹的耷下来。悟空猿门就着墙坐下,酒放在了他的手边,他用手顺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摸了一把脸。“嚓。”擦了一根火柴点燃了烟,点燃了烟却只是夹...

“滚!给我滚!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他转身离开,发出“哒哒”急促的脚步声。

平时脾气火爆、容易炸毛的男人此时正冷着脸,就连他最讨厌的双六一从他身边走过也没理会。

双六一还神情严肃,正准备接受悟空猿门的挑衅,可他却看到了悟空猿门冷着脸从他身边经过。双六一有些惊奇的看着悟空辕门的背影,悟空辕门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刚刚擦肩而过的人是他讨厌的双六一,只是一心想快点回到他的房间。

“嘭!”他的房门被合上。悟空猿门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酒出来,绑在纤细腰间的绳子此时也恹恹的恹恹的耷下来。悟空猿门就着墙坐下,酒放在了他的手边,他用手顺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摸了一把脸。“嚓。”擦了一根火柴点燃了烟,点燃了烟却只是夹在修长的指间,嗅着它的味道。实际上悟空辕门并不喜欢抽烟喝酒,只是特殊情况下才会碰一次。他仰头吨了几口酒,昂起修长的脖颈,性感的喉结不断颤动。

悟空猿门放下了酒,这个骄傲的青年,除了那一次事件之后,第一次是如此的无力。他盯着头上刺眼的灯光,脆弱的眼睛变得水光盈盈,犹如哭泣般,忍不住让人心疼与快意。

心灵的空洞与疲惫肆意蔓延至他的内心,挺直的脊梁也弯了下去。【我靠着墙呢。】他心想。【就让我休息一下吧。我感觉我很累了。】

自从他哥哥杀了人之后,巨大的压力就宛如一座大山压在了青年身上,旁人的指指点点、接手的第五监狱……巨大的压力隐藏在他的内心不曾发泄,今天的男人使得他的情绪有了发泄口。【我太累了。】但你要坚持下去。悟空猿门很清醒的意识到这件事,哪怕这只会让他更加的乏味与痛苦。

悟空猿门眼神空洞迷离,不知在看着什么。像一个在沙漠行走了很久的旅者,绝望而又麻木。他起身拿了个碗,寒光一闪,手腕处出现了一道红痕。作为5舍主任看守部长,每天都会与犯人们切磋,再加上自己实力也强,下手久而久之便知轻重缓急。可以说哪里打了会麻痹一会、哪里打了不会伤害很大、哪里打了只是皮肉伤……他切的这一刀自然是绕过了手上会影响动作的筋道,虽然只是皮肉伤却会带来剧烈疼痛的地方。他眯着眼睛感受着疼痛,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虚弱无力,有些缺氧眩晕。等到血快从碗里溢出来的时候,他用布做了一个简单的止血。他望着碗中鲜红的血出神,薄唇紧抿,随后将它倒入洗手池中。他迅速的给手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穿上外套。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同的。悟空猿门看着镜中脸色苍白的自己,虽然脸色苍白仍不毁他的俊美,反而越来越心动。坐了回去伸手又吨吨吨把整瓶酒吨完,一个完美的弧线掉落在垃圾桶。

酒香萦绕在他的身边,悟空猿门揉了揉头发,【这可不行啊,监狱里的那帮人鼻子灵的很,这样一过去准会发现。】无声叹了口气,等到酒香淡了不少,他起步走出房门,待门一开,他仍然是那个脾气暴躁,一点就炸的五舍主任看守部长。

——

咕咕咕的电脑坏了,这篇文不能分到单独一组。等电脑修好了就把它挪出去了。

猫德卡卡

漫长

一个对动漫党不太友好的文章

写的是610(15爸爸)和三日月的故事

在外面篇结束我对610的兴趣提到了极点后的所思所想


三日月和六道的第一次见面可谓是糟糕至极。


  当年的三日月得到了610的第一手信息,却没想到情报贩子转手情报的速度如此之快。在他登上灯塔的下一秒无数的肮脏汽车闪着夜灯蜂拥而至,破烂汽车和车里的人一样廉价到令人厌恶。


  三日月收回贴在610号脖子上的刀,转身向瞭望塔的入口走去。自始至终610没有说一句话懒懒地趴在栏杆上,连那双会随着视角和光线变色的眼瞳都保持着冷漠的蓝紫色望着漆黑海洋。


  鲜血染红了灯塔暖黄色的光,代表航海希...

一个对动漫党不太友好的文章

写的是610(15爸爸)和三日月的故事

在外面篇结束我对610的兴趣提到了极点后的所思所想






三日月和六道的第一次见面可谓是糟糕至极。


  当年的三日月得到了610的第一手信息,却没想到情报贩子转手情报的速度如此之快。在他登上灯塔的下一秒无数的肮脏汽车闪着夜灯蜂拥而至,破烂汽车和车里的人一样廉价到令人厌恶。


  三日月收回贴在610号脖子上的刀,转身向瞭望塔的入口走去。自始至终610没有说一句话懒懒地趴在栏杆上,连那双会随着视角和光线变色的眼瞳都保持着冷漠的蓝紫色望着漆黑海洋。


  鲜血染红了灯塔暖黄色的光,代表航海希望的灯塔成了通往地狱的道路。


  过于简单,三日月把比生时更加昂贵的尸体与破碎的栏杆踢入脚边无边深海。这个灯塔早被废弃,看似希望的灯光连一海里都传递不到。导致灯塔废弃的真凶会吞食上天赐予的食物,累累白骨沉眠大海。


  还剩一具白骨。


  他收刀向610号走去,他没有逃走,背对灯光,面对漆黑海洋。即使他的双眼已经闭上。


  他睡着了。


  三日月收刀坐了一夜。




对很少

有人看有人评论就继续写(哇你好毒)


羽芽

官图搬运机上线
今天也在感叹又又又老师画画好好看::>_<::

官图搬运机上线
今天也在感叹又又又老师画画好好看::>_<::

念荼

🌸五死郎x一角

>>>

和五死郎接吻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一角是这么认为的。

毕竟自己猜测不到这家伙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黏上来,也猜不到他究竟是想凑近嗅一下自己嘴角残余的酒味还是想交换唾液换个亲吻。一角当然同五死郎商量过这个问题,可惜并没有什么成效。该做的事情、该发生的事,依旧在进行着。譬如在一角结束体能训练后,想就着水洗一下手,下一秒就被从水里冒出脑袋来的五死郎吓了个真真切切。嗔怒还没出口,就被一双滚落水珠的手缠上脖颈硬生生往下带。

五死郎嘴里含含糊糊说着话,但并不能让人听清并分辨出来内容,或者说,那只是喝醉酒后的呓语罢了。浓烈的酒精气息直往鼻子里钻,与淋上脖颈...

🌸五死郎x一角

>>>

和五死郎接吻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一角是这么认为的。

毕竟自己猜测不到这家伙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黏上来,也猜不到他究竟是想凑近嗅一下自己嘴角残余的酒味还是想交换唾液换个亲吻。一角当然同五死郎商量过这个问题,可惜并没有什么成效。该做的事情、该发生的事,依旧在进行着。譬如在一角结束体能训练后,想就着水洗一下手,下一秒就被从水里冒出脑袋来的五死郎吓了个真真切切。嗔怒还没出口,就被一双滚落水珠的手缠上脖颈硬生生往下带。

五死郎嘴里含含糊糊说着话,但并不能让人听清并分辨出来内容,或者说,那只是喝醉酒后的呓语罢了。浓烈的酒精气息直往鼻子里钻,与淋上脖颈的冰凉截然相反的是对方炙热滚烫的呼吸,就那么拉近距离、再覆上嘴唇。

抱怨与惊讶皆被堵在口中,试图出声而卷起的舌尖碰上尖牙传回一丝刺痛,这是确切的、与五死郎接吻的实感。金瞳在黑色巩膜的衬托下异样显眼,一角强迫自己放松身体迎合了五死郎略显粗暴突兀地亲吻。他本可以选择放出电流将这个醉醺醺的家伙电清醒,但眼下,在结束训练身体略显疲倦的时候,送上门的恢复剂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一角听见鱼尾在水里拨动水流的声响,顺势坐下地面令脖颈处束缚感缓和几分:泡盛酒的滋味顷刻间溢满了口腔,搜刮着内壁仅存的点滴清酒。五死郎的亲吻难以用热情来形容,却又是无比的主动急切。一角揽住五死郎的腰肢,另一手摸到对方的脊背,往下托住光滑的臀部向上一托,把人从水里捞了出来——伴随“哗啦”的水花声,一条晶莹剔透的鱼尾落在一角的双腿之间,其主人似乎回过些神,眨眨眼睛再度蹭了蹭唇瓣。

五死郎或许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许还是醉着,他松动了拥住一角的手,腾出只手指了指自己唇边略嘴一笑,又把指腹按上一角被亲吻得红肿起的唇瓣,稍用力地摩挲着。

“…你这家伙……”

“嘿嘿…今天喝到了超棒的泡盛哦——”

“一角觉得怎么样呀?”

⑨丸
五八和一小小个梁~(^з^)-...

五八和一小小个梁~(^з^)-☆


第一次上色/严格来说

半期冲冲!!

五八和一小小个梁~(^з^)-☆


第一次上色/严格来说

半期冲冲!!

dazai

黑白来乙女文 复仇(2)

“哦哦。”你缩回了手,“五八你这话也太过分了,那这样在新看守眼里我的形象不就成了人渣了吗?”“噗”你忍不住笑了起来,“终于笑了,从刚刚来你就一直绷着脸,所以我就和五八做了这一出戏。”“嘛,不过他是人渣这个的确是事实。”

看着这么吵闹的他们,茜又再次悄悄离开了,她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拿出了照片,照片上是小时候的茜,茵还有悟空猿门,哥,我不会让你的死变得毫无意义的,真凶我一定会替你找到的,我会用他的血来血祭。

“阿拉,我就说这个背影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小茜啊。”“雉前辈,犬前辈,好久不见。”茜把照片塞进了口袋里,挤出了一个微笑,“诶,猿门那家伙呢?没和你在一块吗?”“哦,悟空哥的话,还在后面。。。。...

“哦哦。”你缩回了手,“五八你这话也太过分了,那这样在新看守眼里我的形象不就成了人渣了吗?”“噗”你忍不住笑了起来,“终于笑了,从刚刚来你就一直绷着脸,所以我就和五八做了这一出戏。”“嘛,不过他是人渣这个的确是事实。”

看着这么吵闹的他们,茜又再次悄悄离开了,她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拿出了照片,照片上是小时候的茜,茵还有悟空猿门,哥,我不会让你的死变得毫无意义的,真凶我一定会替你找到的,我会用他的血来血祭。

“阿拉,我就说这个背影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小茜啊。”“雉前辈,犬前辈,好久不见。”茜把照片塞进了口袋里,挤出了一个微笑,“诶,猿门那家伙呢?没和你在一块吗?”“哦,悟空哥的话,还在后面。。。。”

茜话还没有说完,后面传来了慌乱的声音,“你们几个给我站住。。。”这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不用猜也知道是13监主任双六一的声音,“雉前辈,六一前辈这是怎么了?”“大概是13监的日常又来了。”茜不解地看了看一旁有些无奈的他,“13监可是有名的越狱监狱,小茜,你这是要去哪?”

她头也不回地说道,“去帮六一前辈的忙。”“真的是,和茵那家伙一个德性。”“哟西,jyugo你跑快点,小一都要追上来了,诶,为什么这机会有一个女生?”茜飞快地走上前,猛地给了身旁的大树一个拳头,“我劝你们不要再往前走了哦,不然,下场可会这棵树一样惨。”

“哦,谢啦,茜,多亏有你的帮忙,今天的抓捕才能这么顺利。”“没什么,应该的。”“为什么这个女生长得一张娃娃脸,可人却和小一一样暴力。”“那是自然的啊,茜可是5监的那个傻猴子的妹妹。”不对,我怎么感觉六一前辈好像也在骂我的感觉。“低能大猩猩,你说谁是傻猴子?”

哎,动不动就吵架,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走啦。”悟空猿门单手揉过茜的肩膀,直接把她往值班室方向带。“以后离双六一和13监的人远一点。”“悟空哥,你吃醋了?”“没有,就是看双六一那家伙不顺眼罢了,还有你一个女孩子就不能不那么暴力吗?手都出血了。”

“抱歉啊我又给你添麻烦了。”她一脸愧疚地看着他,“对了,明天是南波的新年大会,狱长说所有人都要去。”“嗯。。知道了,所以我要上场吗?”“你看着办吧,不过,你的实力还真是能够抗衡双六一那家伙。”“等等等一下,抗衡六一前辈,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嘛?”茜的脸上出现了无奈的表情,“总之,我提前和你说一下,离双六一远点。”

“悟空哥你从我小时候就和六一前辈关系不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悟空猿门的眼神躲闪,“没什么,好了,早点休息吧,明早还要早起。”悟空哥,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从小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不肯告诉我,真替他捏把汗啊。


究极废物
15性转,我永远爱黑白来看守所...

15性转,我永远爱黑白来看守所-♡

(那么久还是一条咸鱼,大概已经废了)

15性转,我永远爱黑白来看守所-♡

(那么久还是一条咸鱼,大概已经废了)

今天的袖欢欢也没有佛跳墙

来康康我!!!求您!!!

接约稿了咳咳

质量什么的认识我的应该清楚,不认识的看看之前的文就知道了

清水10r/k

车15r/k

自带梗,没有的话价格稍微浮动(3-5r)

支持小改

我会尽快!!!

因为最近想约人设(呸你在说什么啊)

缺钱了(天呐)

富婆看看我!!!

爱您们

占tag致歉

(不是我英乙女也可以,cp我也行!其他的告诉我人设我也能搞!我都可以!来看看我吧!)

接约稿了咳咳

质量什么的认识我的应该清楚,不认识的看看之前的文就知道了

清水10r/k

车15r/k

自带梗,没有的话价格稍微浮动(3-5r)

支持小改

我会尽快!!!

因为最近想约人设(呸你在说什么啊)

缺钱了(天呐)

富婆看看我!!!

爱您们

占tag致歉

(不是我英乙女也可以,cp我也行!其他的告诉我人设我也能搞!我都可以!来看看我吧!)

dazai

今晚有事,明天早上补发文章,请大家谅解

今晚有事,明天早上补发文章,请大家谅解


斋

祝我大黑白来6周年快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反正我觉得最近同好感觉好像有变多......真是太好了;;;;

后面两张是最近的手繪涂鸦

祝我大黑白来6周年快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反正我觉得最近同好感觉好像有变多......真是太好了;;;;

后面两张是最近的手繪涂鸦

念荼

‎|•'-'•)و 花金组

这条if线太好嗑了吧…

‎|•'-'•)و 花金组

这条if线太好嗑了吧…

dazai

黑白来乙女文 悟空猿门x原创女主 复仇1

“你好,请问去5监的路该怎么走?”茜鼓足了勇气拍了拍前面的人的肩膀,“你去那里有事情吗?诶,茜小姐,好久不见啊。”前面的看守转过身来,你不由地大吃一惊,“六力前辈,好久不见。”面前站着的这个人是茜小时候,就很照顾她的5监看守大仙六力。

“早上还听说我们5监要来一个新的看守,没想到是你啊。相信猿门主任看到你一定会很开心的,对了,为什么不见茵那小子。”六力的话好像错中了茜的痛点,“听别人说,我哥出车祸死了,我不太相信,如果这是真的的话,我一定会找那个人血债血换的。”

看着少女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忍不住开始心疼起来,“抱歉,我不知道出了这种事情,还有,不要一个人把所有的痛苦都给承担了,你的身边还有...

“你好,请问去5监的路该怎么走?”茜鼓足了勇气拍了拍前面的人的肩膀,“你去那里有事情吗?诶,茜小姐,好久不见啊。”前面的看守转过身来,你不由地大吃一惊,“六力前辈,好久不见。”面前站着的这个人是茜小时候,就很照顾她的5监看守大仙六力。

“早上还听说我们5监要来一个新的看守,没想到是你啊。相信猿门主任看到你一定会很开心的,对了,为什么不见茵那小子。”六力的话好像错中了茜的痛点,“听别人说,我哥出车祸死了,我不太相信,如果这是真的的话,我一定会找那个人血债血换的。”

看着少女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忍不住开始心疼起来,“抱歉,我不知道出了这种事情,还有,不要一个人把所有的痛苦都给承担了,你的身边还有我们呢。”

茜意识到自己把话说重了,立马岔开话题,“没事的,对了悟空哥在哪里?”“主任的话,现在应该是在训练场那边,我带你去吧。”她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口袋里的照片都已经被她的手劲捏到皱巴巴的。哥,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找到当年伤害的你的人的。

“喂,你们几个再跑快一点,尤其是齐,怎么看起来有气无力的,早上没有吃饭吗?”熟悉的背影正站在那里,指挥着犯人们的训练,“主任,新来的看守来了。”他挥了挥手,示意六力下去。“悟空哥,好久不见。”前面悟空猿门还并没有听出茜的声音,直到转过头。

看见曾经和自己朝夕相处三年的少女,正站在背后从着自己笑,不由地发呆了,“悟空哥,你怎么了?”她拿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才把他的神给拉了回来,“原来你就是那个新来的看守啊,好久不见,茜,不过,你怎么会来这里?”

“哥哥出事之后,我无依无靠,只能来投奔你了,你应该不会嫌弃我吧。”悟空猿门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的包包好像在滴水诶。。”啊,茜叫了一声,赶紧拿出包里装着的东西。

“呼,还好没有化掉那么多,给,悟空哥,我记得你以前工作天天吃冰棒,还被雉前辈碎碎念。”他接过冰棒,眼睛迟疑了一秒,“你。。不喜欢吃吗?”听到她的话,他猛地咬了一大口,“还是喜欢吃你做的冰棒,里面总会有独特的味道。”

他似乎注意到了少女的眼中闪过的一丝泪光,“还在想你哥的事情?”“果然,还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啊,我想来哥哥从前屁颠屁颠地跟在你的身后,嘴巴干的时候,总会吵着想吃我做的冰棒,可惜,他吃不到了。”突然你感觉自己被圈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傻瓜,你不是还有我和南波的大家吗?我们一定会找到杀害你哥的真凶,还你一个清白的公道的。”“额,猿门警官,今天的任务已经达标了,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诶诶,我和悟空哥到底是保持这样多久了。

“哦,梁不愧是我们5监的精英啊。”他笑着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猿门警官,这位是?”茜抢在他之前开口道,“你好,我是5监新来的看守,北门茜,请多多关照。”“早上听主任说要来新人了,还以为是个粗汉子,没想到是一个这么可爱的女生啊。”

71走上前,握住了你的手,“齐,你收敛一点吧,口水都快要留下来。不愧是一个人渣啊。”58号走上前打掉了他的手。“抱歉,齐这家伙就是一个人渣,不用太搭理他,免得助长了他搭讪的念头。”


念荼

[0382]某次越/狱

-cp0382[Torowa x Honey]

-进南波前的某次逃/狱,情景捏造

-我流0382相处模式与定位,没啥营养的浴室play,是车


>>>

“喂喂,Torowa,不要就这样靠近我啊!”


Honey拧着眉,连带着脑袋上的箭头状头发也是气势汹汹——他用指尖戳住Torowa的脑门,将对方制止在离自己一尺距离的地方。嘁,Honey连连啧声,偏过头眼底是直白的嫌弃,毕竟这种近在咫尺的距离,对方身上那股火药味可是完完全全的传递过来了。


灰尘,硝烟,机油,鼻尖翕动便能嗅到的气息,在脑海中幻化出一副火光冲天的画面。...


-cp0382[Torowa x Honey]

-进南波前的某次逃/狱,情景捏造

-我流0382相处模式与定位,没啥营养的浴室play,是车

 

>>>

“喂喂,Torowa,不要就这样靠近我啊!”

 

Honey拧着眉,连带着脑袋上的箭头状头发也是气势汹汹——他用指尖戳住Torowa的脑门,将对方制止在离自己一尺距离的地方。嘁,Honey连连啧声,偏过头眼底是直白的嫌弃,毕竟这种近在咫尺的距离,对方身上那股火药味可是完完全全的传递过来了。

 

灰尘,硝烟,机油,鼻尖翕动便能嗅到的气息,在脑海中幻化出一副火光冲天的画面。

 

这次也是一如既往的逃狱模式,非要说不同的话就是运气上的微妙不佳了:这次监狱的看守员算不上聪明也足够粗心大意,却绝对拥有狗屎运。就在在Honey把钥匙取到手,即将避开全部的看守悄无声息地逃离时,正巧撞上内急上厕所的看守员。哪怕有些醉醺醺也分辨出来往日看守的囚犯,看守员与囚犯相遇,下场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小小冲突。

 

回想起糟糕的越狱结尾方式,Honey眼角抽抽。

 

钢线子弹还未到施展的时机,按照惯例自然是换上手持临时拼装而成的火焰枪的Torowa开路。自枪口喷射出的橙红色火焰,随手投掷炸裂的小型手榴弹,此起彼伏的尖叫与警报声淹没在爆炸的轰隆隆之中,漫天纷纷扬扬的尘土是对那个看守所最后的印象。

 

但从最后结果而言是达成了目的,只是相对Torowa满足了自己拼装欲而心情不错,Honey对于沾染上火药味的衣服是耿耿于怀的。就比如现在,Honey舔过自己的唇沿,在与Torowa交换一个并不深入的吻后,越发觉得火药味的糟糕。

 

“真是拿Honey先生没办法呀,”Torowa耸耸肩,偏过头躲开后续的戳击,抬起一只手轻握住对方手腕,如仙客来绽放般鲜粉的眸子盯着Honey不紧不慢开口,“可是对于辛辛苦苦付出的搭档、在嫌弃之前给予对应的奖励才是绅士该做的事情吧。”

 

“嘁,明明只在最后突破大门的时候起作用罢了。”Honey哼声不以为然,倒是没有继续拒绝,说到底方才的亲吻也是蜻蜓点水,浅尝即止并不是他的作风。他一只手继续搂住Torowa的腰身,转身带动对方将他抵在墙壁上,腾出的手卡住Torowa的下巴再度压上嘴唇索取亲吻。

 

离开监狱后第一时间是选择旅馆,沐浴、休息缺一不可。正常旅馆办理手续繁琐且有风险,自然是选择了所谓的“Love Hotel”——两个人到这种地方开房,预备做的事情用脚指头想都能想到,还需要详细登记什么的就是倒牌子吧?

 

“搬动它也很累的呀—Honey先生。”Torowa咬字轻声缓缓喊出自己搭档的代号,末了舌尖抵在下齿龈,展露出足以迷住大部分女性的完美微笑,“而且要配合Honey做出一副恩恩爱爱的模样更让我脱力耶。”嘴上是这么说的,实际上他进门后便以更放肆的姿势依偎在Honey的怀中,等带上门便伸手勾下Honey的脖子轻咬上那瓣嘴唇。虽说不管在哪里都无所谓,监狱里被人监视着接吻总归没有现在自在。

 

更何况那段逃狱过程永远带着令人肾上腺激素飙升的刺激,此刻的亲吻也正是晚风的微凉滋味——Torowa微微眯起眼睛,在屋内灯光未开时享受半刻暧昧光线的滋味。

 

姿势与身高让Honey低头正好圈严实Torowa,Torowa在亲吻时一改语气的温温和和,在安抚性迎合Honey磨蹭唇瓣后便伺机撬入口腔——Honey并没有打算严防死守,稍稍顺着Torowa的心思张开口,放纵软舌滑入自己口腔,与自己舌尖所缠绵。

 

咕、咕唔…,气音从唇缝中泄露,口腔被火热的柔软填充得满满当当。双方的吻技向来不分上下,区别就在于先被诱惑的是…Honey掌心沿Torowa腰线下滑,掀起布料紧贴光滑的肌肤,自腰间一路游移触碰停驻在臀部。调整呼吸加深绵长的亲吻,唇舌触及贝齿时忍不住用力捏下,换来对方无意间发出的一声嘤咛。

 

至少在Honey眼中,此时此刻面颊微微酡红的Torowa还算顺眼的了。

 

Torowa这家伙,某些时候上道得令人无法拒绝。“啧,这股火药味还真是烦人啊…”交换深吻的间隙Honey抱怨着,站着也没关系,经由亲吻与触碰完全足够成为点燃的导火索——手已经伸入Torowa腰带以下的位置,浑圆柔嫩的臀瓣被一手握住——然后被突然下蹲拎着裤子后退的Torowa打乱了计划。

 

“……?”

“啊、突然觉得Honey先生说的也是……”

“……??”

“带着火药味的确不太好,那我先去洗个澡吧!”

“…………哈?”

 

Torowa伸手扯开自己领口上的领结,笑容灿烂地当作无事发生般从口袋里依次掏出东西。譬如扳手啊多功能螺丝啊起子啊之类的玩意,都被叮叮当当悉数丢在一边的地板上,当着Honey的面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就挥挥手转身走向浴室。——就在Honey觉得小小Honey正有抬头趋势的时候,Torowa 哼着歌留下一个背影进了浴室。

 

“——哈啊…Torowa…你·这·家·伙!!”

“~哈哈,Honey先生小声一些,会吵到其他人的哦。”

 

 

“Honey,Honey——…”

 

隔着一扇门响起断断续续的水流声,Honey平复心情后坐在床边调整穿入子弹的钢线,逃狱时用掉的份量尽早补充以备不时之需。正要把一根穿过时传来熟悉的声音,一个手抖歪了方向,嘴角一挑,抬眼瞧见浴室门上隐约显出的人影——正在努力做着挥手的动作。…搞什么啊,这人,擅自点火又自己一个人去洗澡。Honey只觉得自己青筋突突了几下,深呼吸才勉强开口,“要叫Honey先生,有话快说!”

 

“哦!Honey先生——听到就好啦!拜托把我刚刚扔出去的扳手拿进来一下吧,里面的水管好像有点…问题?”

“哈?难道我们还挑了一间坏掉的浴室吗!?这也太倒霉了吧。”

 

不想搭理是一码事,为了下一位的自己的沐浴着想,出问题还是得修。在修理方面Honey对于Torowa是懒得多思考式的信任,顺手把手里的子弹甩出钉在墙上,实验强度的同时曲起手指,将扳手传挑回手中——准确度似乎还可以…,这么想着的Honey推开浴室门,然后被温水浇了一脸。

 

浴室内充斥着潮湿温暖的水蒸气,头顶与脚边四周都有着水流喷发,踏进的一步正好有一簇水流对着头顶淋下。透明的温热液体顺着发顶流下,滴落进领口,几乎是顷刻间把Honey一身衣服浇透了。

 

“……”

“…诶,你怎么直接进来了?”

 

=Fin

PS:虽然Torowa很敬业地把Honey清理干净了,但Honey还是相当生气地和Torowa打了一架。

 

_(:зゝ∠)_开车好难我不干了


dazai

黑白来乙女文 悟空猿门x你 当你口误说错了你和他的关系

“你准备出去?”悟空猿门环着两只手,背倚在大门上,“嗯,初中时代一个很要好的男闺蜜回国了,约我出去一起吃个饭。”你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猿门正用不愉快的眼神看着你。

“去是可以去,不过,我要和你一起。”他说出口的话让你惊呆了,“不。。。不用那么麻烦,只是吃个饭,不用搞得那么隆重的。”他却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同意,但见男闺蜜,还一起吃饭这个事情,绝对不可以。”

最后,看着一度尴尬的场面,你不知所措的坐在他的旁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xx,这是你的。。??”你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这个人是我在南波里的主任,是我最好的哥哥。”(心里:完了完了,我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啊。)

“原来你还没有找男...

“你准备出去?”悟空猿门环着两只手,背倚在大门上,“嗯,初中时代一个很要好的男闺蜜回国了,约我出去一起吃个饭。”你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猿门正用不愉快的眼神看着你。

“去是可以去,不过,我要和你一起。”他说出口的话让你惊呆了,“不。。。不用那么麻烦,只是吃个饭,不用搞得那么隆重的。”他却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同意,但见男闺蜜,还一起吃饭这个事情,绝对不可以。”

最后,看着一度尴尬的场面,你不知所措的坐在他的旁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xx,这是你的。。??”你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这个人是我在南波里的主任,是我最好的哥哥。”(心里:完了完了,我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啊。)

“原来你还没有找男朋友啊,那我是不是就有追求你的权利了。”你抽搐着嘴角,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接话,菜很快就上来了,“来,来,我记得你初中的时候,特别喜欢吃这个的。”还没等他夹到你碗里,猿门悟空的手就出现了,挡住了筷子,“这位同学,不好意思,小姐最近改吃素了。”

尴尬的表情写在了他的脸上,不过很快又消失了。“这样啊,那xx,我给你乘碗汤?”说着想要来拿你手里的碗,“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我来给她装就好了。”

你感觉这多但是没办法在继续吃下去了,便找了一个借口想上厕所。“我说,小姐,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解释一下刚刚的情况吗?”遭了,猿门脸上的表情是平常能把猪里警官都弄到害怕的表情,这时候,我是不是应该溜为上策。。。

突然你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被禁锢在了他的怀里,“我可不记得我有一个妹妹啊,我可记得我只有女朋友。”完了完了,把他惹生气了,怎么办?在线求,急。“我。。。这不是一时口误了吗?”你别扭地将脸别了过去,他轻轻舔了一下你的耳垂。

没办法了,只能用这一招让他消气了,你猛地贴紧了他的嘴唇,他的耳朵肉眼可见的红,“咳。。。下不为例啊。。”嘻嘻,害羞的猿门真是可爱到极点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