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记录生活,发现同好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喵理不容

看了鸽海成路大大的直播,他家小小黑日常叛逆没有被动,却总是在吸血姬被怼之后,突然发疯,妥妥的姐控😂😂😂😂

看了鸽海成路大大的直播,他家小小黑日常叛逆没有被动,却总是在吸血姬被怼之后,突然发疯,妥妥的姐控😂😂😂😂

墨子昱

【酒茨】村长!你媳妇又搞事啦!(下)

其实这一章才是真正的搞事!

>>

  

  当酒吞察觉到茨木微妙的变化时,他觉得,自己是时候下手了。


  也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茨木居然说要回城里。


  “你回去干嘛?!”不是要留下来做我媳妇儿吗?


  酒吞煮面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这个……我也想多留几日,可是,我得回去找工作啊。”


  哦,原来是为了工作。


  “其实,你留在我这儿也不需要找工作。”


  让你过上好日子的能力我还是有的。酒吞如是想。


  “哈哈哈哈哈,挚友真会开...

其实这一章才是真正的搞事!

>>

  

  当酒吞察觉到茨木微妙的变化时,他觉得,自己是时候下手了。

 

  也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茨木居然说要回城里。

 

  “你回去干嘛?!”不是要留下来做我媳妇儿吗?

 

  酒吞煮面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这个……我也想多留几日,可是,我得回去找工作啊。”

 

  哦,原来是为了工作。

 

  “其实,你留在我这儿也不需要找工作。”

 

  让你过上好日子的能力我还是有的。酒吞如是想。

 

  “哈哈哈哈哈,挚友真会开玩笑!”对方伸手接过那碗葱油挂面狼吞虎咽了起来。

 

  酒吞想说些什么,但一瞬间莫名感觉茨木这是在婚前变着花样考验他,于是端了个板凳坐在茨木身边凑近他的耳朵:“我这儿有个职位,待遇很好,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干?”

 

  “恩?什么?”茨木激动地吸了一大口面。

 

  “村长夫人。”

 

  ——然后酒吞眼睁睁地看着茨木从鼻孔里喷出两条挂面。

 

>>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妖狐看着坐在自家沙发上的一对男男,发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头上的冷汗哗啦啦地流。

 

  “妖狐前辈,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事情?”茨木这个时候才察觉到,自己大概是被这家伙坑了。

 

  妖狐甩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打算破罐子破摔了,换了个笑嘻嘻的表情道:“你们看,我这样做难道不是两全其美吗?”

 

  “啥——?”

 

  没办法,妖狐只好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茨木童子是妖狐的学弟,眼看着就快到毕业季了,茨木他着急啊,跑遍了全市才找了个待遇还不错的报社。报社让茨木应聘的时候准备一份专题材料,主题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于是茨木为了来乡下采风搜集材料就找到了前两年嫁到这个村的学长妖狐,希望妖狐能给自己安排一个住处。

 

  正好妖狐前些日子在村里开了个招待所,就答应给茨木安排。不料,几天后,村长酒吞童子突然说想搞对象,妖狐在心里一拍手:要不就让茨木住村长家得了!

 

  两人处得来就继续处,处不来就拉倒,大家都不损失什么,岂不是两全其美?

 

  于是,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妖狐就顺利地把茨木骗进了酒吞家。

 

  可谁知道村长大人这么猴急,一个星期没到就打了个直球……这一球把妖狐也打了个措手不及。

 

  “我也没什么恶意,但是骗了你们是我不对,我道歉。”妖狐尽力给自己洗白。

 

  “呃……所以,挚友,你从头到尾都是把我当成……对象看待的吗?”茨木控制不住地开始脸红,眼神在屋子里飘忽不定。

 

  “不然呢?当你是儿子啊!”酒吞也尴尬,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一个直球打到底。“茨木,你自己决定吧,要不要和我结婚?”

 

  妖狐看着两人微妙的反应,心想八成有戏,于是“好人”做到底,伸手把茨木推到酒吞身上:“你就跟了我们村长吧!他肯定不会亏待你的,而且我们村离市区也不远,你要是真想工作也方便得很。”

 

  酒吞看了一眼妖狐奋力助攻的样子,心想这次就饶了他算了,反正还有大天狗收拾他。

 

  茨木红着脸思考了一下,心中像是动摇了,抬起头看着酒吞道:“既然,我们是两情相悦,那……我愿意留下来陪你。”

 

  “但是,城里的工作我还是不会放弃的!”

 

  酒吞听了,心中如同翻滚着千涛骇浪,一时间血气上涌,也涨红了一张脸。

 

  他……他终于有媳妇儿了!

 

  “好,好!”

 

  这个乌龙事件总算是完美解决,妖狐看着两人离开时甜甜蜜蜜的背影,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哦?酒吞居然没有把你狂揍一顿?”大天狗挑了挑眉,把脑袋从报纸里抬起来。

 

  “什么屁话!你希望我被揍一顿是吧?”

 

  “啊,你挺欠揍的。”大天狗将坐在一旁的妖狐搂进怀里。“从实招来,你收了茨木多少住宿费?”

 

  “我一毛都没收。”

 

  “恩?”

 

  “啧,收了两百而已。”

 

  “两百?”眼神愈发危险。

 

  “……五百。”妖狐认怂。

 

  大天狗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严道:“那五百块就当份子钱出了。”

 

  妖狐:OTZ

 

>>

 

  村长结婚的消息震惊了整个村子。

 

  其实酒茨夫夫俩已经尽力低调地办了婚礼。当妖狐提议说要不要在村里摆个流水席什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人异口同声打断了。

 

  “现在国家也大力倡导廉洁,我们的婚礼不需要多隆重,选个好日子在大门口放个鞭炮就成。”村长严肃地道,身旁的茨木也赞成地点了点头。

 

  于是婚礼那晚,两人掀开印着“囍”字的大红被子,相互拥抱着在一米八的大床上缠绵到半夜。

 

  大概是凌晨两三点的时候,酒吞家的大门被人敲响。

 

  “你俩动静能不能小一点?!隔壁还睡了一窝孩子呢——!!”姑获鸟把门拍得啪啪响。

 

  卧槽,春宵一刻值千金啊,这种事哪能说停就停!

 

  酒吞厚着脸皮堵住茨木嗷嗷乱叫的嘴,继续品尝起了身下的美味来。

 

  今夜可是十分漫长的呢。

 

  不过提到孩子,酒吞心里还是有个梗。

 

  婚后的一天,村长大人亲自抽空去了一趟村里东头的鬼使黑家。

 

  “村长,有什么事吗?”鬼使白将黑童子和白童子哄去了后院玩,接着回屋给酒吞泡了一杯茶又从铁罐里拿出一些零食。

 

  酒吞看着黑白童子在院子里玩泥巴的小小背影,又抬头看了一眼微笑着的鬼使白,终于问出了那个憋了很久的疑问:“你和鬼使黑是怎么生出孩子的?”

 

  鬼使白听了,还没来得及吐核就囫囵吞下一个红枣,呛得他满脸通红。正巧干完农活的鬼使黑扛着锄头回来了,一眼就看见坐在沙发上一脸通红的媳妇儿和一脸懵逼的村长。

 

  ……

 

  “那个,村长,孩子真不是我们生的……”鬼使黑耐心地和酒吞解释着,虽然没有多大说服力,因为那两孩子和他们夫夫俩实在太像了。

 

  “真是领养的?”酒吞听到最后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

 

  “千真万确啊!男人和男人是没办法生孩子的,这是个常识啊,村长不知道吗?”

 

  ……以前是知道的。

 

  酒吞抬头囧囧有神地看了一眼黑白夫夫。

 

  自从这两个人有小孩之后,他就开始迷茫了……

 

  回家的路上,村里种韭菜的萤草突然跑来找酒吞哭诉:“村长!你媳妇儿搞事情啦!”

 

  酒吞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他媳妇儿不是昨天才去城里了吗?怎么一下子又跑回来了?

 

  带着满脸疑惑,他跟着萤草来到了村里一块菜园地。

 

  “村长,你看看!我家的韭菜全被你媳妇儿给踩坏了!今年的收成肯定又一塌糊涂!”萤草气得一边抹眼泪一边跺脚,泥巴地上立刻被跺出一个大坑来。

 

  酒吞怕她把这片田跺陷了,于是赶紧道:“这样吧,你先别急,我回去问问茨木,如果真是他干的,这些韭菜我全部赔了!”

 

  快步赶回家,酒吞一开门就看见自家媳妇儿正靠在沙发上慵懒地……抠脚。

 

  “挚友!你回来啦!”

 

  “你叫我什么?”

 

  “哦,老公……”

 

  酒吞的内心瞬间舒爽了一半,坐在茨木身边轻声问道:“你今天是不是跑到人家菜园地里去了?”

 

  “对哦!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茨木坐直了身子,有些气愤地道:“我今天回来是准备拍几张乡村美景图交给单位的,回来的时候正巧遇到一片大草地。”

 

  “我觉得那里景色挺好的,就跑到草地里照了几张相,没想到一个姑娘操起一个锄头就冲过来揍我,非要说我踩了她家韭菜。”

 

  “可是那明明就是一片草地啊!我怎么跟她说她都不相信,还动手打我!我……我打不过她……”

 

  酒吞沉默了。他抬起手摸了摸媳妇儿炸毛的脑袋,又想起了萤草家被踩得面目全非的韭菜地……

 

  『这些韭菜我全部赔了!』

 

  ……

  看来,这个月只能吃韭菜了……

 

>>

 

  然而,酒吞还是低估了他媳妇儿的破坏力。

 

  第二天早晨,茨木早早地就出了门,结果还不到十分钟就被村里搞养殖的荒川给拎了回来。

 

  看着一身湿哒哒的茨木和一脸怒气的荒川,酒吞又懵逼了。

 

  “你媳妇儿今天早上掉我鱼塘里去了,顺便把我在塘边种的几个菜苗也扒下去了!”荒川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着。“现在我的鱼塘被搞得一塌糊涂,刚下的鱼苗也被这小子压死一大片,我希望村长可以严肃处理这件事!”

 

  酒吞愣了一下,一旁的茨木默默开口:“我只是想给鱼拍个照而已……”

 

  我日!拍个照你还潜水啊!

 

  手上还有一堆破事的酒吞快被烦死了,瞪了一眼身旁从头湿到尾还一脸茫然的茨木,心中那份烦躁又神奇地平静了下来,无奈,只好认命一般地点了点头:“荒川,你的损失就往我头上算吧……”

 

  于是,村长家那一个月都没再吃过鱼。

 

  现在,酒吞一听到村民叫他心里都发慌,生怕自家傻媳妇儿又惹出什么不得了的事。

 

  天哪!他真的太了解他媳妇儿了!

 

  当酒吞撞上隔壁姑获鸟那张气急败坏的脸时,兜里的钱包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村长!你媳妇儿又搞事啦!”

 

  “他把我在山上养的鸡全放啦——!”

 

  “……”

 

  一阵熊熊的怒火在酒吞身上从头烧到尾。

 

  他二话不说,操起后院一个铁锹就跨出门:“妈的!老子现在就去铲翻那个傻逼!”

 

  “哎!不是!村长,我家的鸡你还……”

 

  才走出屋子几步,酒吞就看见茨木灰头土脸地朝自己挪了过来,身上的衣服磨破了好几处,乱糟糟的头发里还插着几根鸡毛。

 

  那一瞬间,就别说是熊熊燃烧的怒火了,酒吞心里连个火星子都灭得一干二净,扔下铁锹就跑到茨木身边,一脸心疼地道:“你怎么搞成这样了?”

 

  茨木摸了一把脸上的土,怯怯地道:“其实我只是想去鸡圈里拍个照的,没想到忘记关圈门了,然后就跑出去逮鸡……”

 

  “好了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酒吞扶住额头摆摆手。

 

  “……老公,那接下来怎么办啊?”

 

  ……

 

  你也就这个时候叫老公叫得那么顺口!

 

  “我还能怎样?”酒吞回头看了一眼追上来的姑获鸟,认命地摇了摇头。

 

  然后,他和茨木在山上逮了一天的鸡……

 

>>

 

  除去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之外,小两口的生活还是很甜蜜的。

 

  村长宠媳妇儿也在村里宠出了名,连村里的小姑娘都开始以村长为择偶标准。

 

  时间过得很快,一滑三年过去了。

 

  这个村已经完全改变了它原来的模样,有很多村民都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然而,其中有一部分成就还是拜村长媳妇儿所赐——

 

  萤草的韭菜地被茨木踩坏之后,她一气之下就改种了蒲公英,结果收成意外地好,还和城里一个药厂建立了合作关系,现在已经建立了公司,开始研发一类中药产品。

 

  荒川在鱼塘被茨木搅乱之后,他突然发现,原来鱼塘的表面还可以养菜,于是他灵光一闪开发出一个“生态立体模式鱼塘”,真正做到了资源的循环利用,开辟了养殖业中的新道路。

 

  姑获鸟的鸡被酒吞从山上逮回来之后居然卖到了比之前更高的价格,原因是这一批鸡肉要比原来的更紧致鲜嫩,于是姑获鸟从中获得启发,将家里的鸡从圈养改成放养,结果鸡的肉质越来越好,销路也约来越广,后来还成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固定供应商,月入百万不是梦!

 

  用村民们的话来说,村里嫁进来的两个大学生都是瑰宝。妖狐让村民们“站了起来”,茨木则是让村民们“富了起来”。

 

  酒吞有个表弟叫夜叉,今年从外地打工回来准备留在村里发展。

 

  他也早就听说自家表哥娶了个了不起的媳妇儿,于是专程过去拜访了一下。

 

  “哎?哥,你媳妇儿呢?”

 

  “还在房里睡觉呢,你别吵。”

 

  “不是吧,都这个点了……”

 

  夜叉表示他这个嫂子有点迷……

 

  “嘿嘿,哥,听说你很宠嫂子啊,是不是他很会做家务?”

 

  “你没看见老子在拖地吗?”

 

  “呃,那他是不是很会干农活?”

 

  “开玩笑,他连鸡都不会杀。”

 

  “啊……?那他是不是很会赚钱啊?”

 

  “哼,老子的钱一半都是他的。”

 

  这下夜叉彻底懵了……

 

  “不是吧!那你还这么宠他干嘛?”

 

  酒吞回头瞪了他一眼:“关你屁事!”

 

  -Fin-

 

  既被嫌弃又被宠爱着的茨木~酒茨甜起来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吧!

  终于完结啦!因为三次元事太多,结局拖了很久真的很抱歉,如果有时间我还想写一篇乡村向的狗崽【请不要太相信我……

周小铭
《拆迁地中的猫》-- Shan...

《拆迁地中的猫》-- Shanghai, Feb 20 2017.

《拆迁地中的猫》-- Shanghai, Feb 20 2017.

Tim Fan
流云 Flow of Clou...

流云 Flow of Cloud

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云变幻的很快,流云在长曝光下与Kurnell NP的岩石纹理相呼应。单张曝光30秒,10档ND减光。

流云 Flow of Cloud

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云变幻的很快,流云在长曝光下与Kurnell NP的岩石纹理相呼应。单张曝光30秒,10档ND减光。

鱼

*补一个大家的小剧场!
*大家看到自己的本子的反应!
*补一个酒茨的小剧场!
--------------------------------------
黑白

鬼使黑:“弟弟你看这个!青行灯刚刚送我的!说是描述了我们两个的感情!弟弟你怎么了!别冲动先把旗子放下!”

鬼使白默默地收起旗番转身往屋子里面走,顺手收紧了怀里和鬼使黑一样的本子。
--------------------------------------
狗崽

大天狗:“你在看什么?”

正在偷摸看本子的某狐被吓了一跳立马把本子撕碎了扔到窗外毁尸灭迹,“没。。。没看什么”

大天狗笑着从怀里拿出一本一模一样的本子,“看来你还是很喜欢的,我...

*补一个大家的小剧场!
*大家看到自己的本子的反应!
*补一个酒茨的小剧场!
--------------------------------------
黑白

鬼使黑:“弟弟你看这个!青行灯刚刚送我的!说是描述了我们两个的感情!弟弟你怎么了!别冲动先把旗子放下!”

鬼使白默默地收起旗番转身往屋子里面走,顺手收紧了怀里和鬼使黑一样的本子。
--------------------------------------
狗崽

大天狗:“你在看什么?”

正在偷摸看本子的某狐被吓了一跳立马把本子撕碎了扔到窗外毁尸灭迹,“没。。。没看什么”

大天狗笑着从怀里拿出一本一模一样的本子,“看来你还是很喜欢的,我们可以试试上面的姿势。”
--------------------------------------
夜青

青坊主:“你手里拿着什么?”

夜叉兴致冲冲地翻着手里的书:“青行灯刚给我的,这个姿势可以啊,我们来试一下。诶,你去哪里,我开个玩笑的。”

青坊主内心:呵,你自己试去吧。
--------------------------------------
博晴

博雅:“晴明今天你们寮的青行灯把这个塞我手里就飘走了。。。”

晴明:“。。。。你别拦着我!我要去扒她的御魂!居然连我都敢写了!”

博雅把人拖回床上,好好地实践了一下那本书,晴明也就没有力气去扒青行灯的御魂了。
--------------------------------------
荒目

荒川和一目连正在湖边聊天,青行灯默默飘过来,然后把本子扔在地上:“哎呀,掉啦。”接着就用自己210的速度飘走了。

荒川和一目连对脸懵逼,然后荒川就把本子捡起来看,看着看着脸就红了。一目连好奇地凑上来看了一眼,然后就黑着脸走了,荒川连忙去追人:“你不要生气,她们也只是闹着玩的,我没有跟她们讲过啊。”

一目连回过头,荒川感觉他是要发火了,赶忙做出诚恳的表情,但是一目连只是低低地说了一句:“你想试吗?”

荒川愣愣地看着一目连,把他原本就红的脸看得更红了,一目连扔下一句话:“不想就算了。”准备转身就走,荒川终于反应过来上前把人抱住:“想,怎么会不想,做梦都想。”
--------------------------------------
酒茨

酒吞正在屋里整理他的一头白毛,然后就看着茨木一路挥着某样东西一路狂奔了进来:“挚友你看这是灯姐刚刚送我的礼物!说是画着我们两个!”

酒吞扫了一眼茨木带进来的本子名字,《吾与挚友的九十九个约定》,啧,肯定是青行灯她们新出的辣鸡本子。

酒吞一把抓过本子翻到重点内容然后看也不看地递回给茨木,“你先看看内容再高兴。”

茨木听话地接过本子仔细研读,然后一会就红着脸回来蹭着酒吞:“里面的姿势好新鲜啊,我们要不要试一下。”

酒吞心想着可以啊知道情趣了,一边就应了茨木。茨木立马兴奋地把酒吞压在身下,顺便把书递给酒吞让他看姿势。酒吞看茨木这架势觉得书里画的是脐橙啊,然后接过来一看,大意了!是茨酒!
--------------------------------------
由此可见,青行灯真是寮里一大红娘,所以灯姐你什么时候来我的寮呀,我给你买新衣服呀~

远方
望着鸟的影子,开始怀疑自己的人...

望着鸟的影子,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望着鸟的影子,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存档灵魂

在境遇不佳时,提升自己的智力。生命的首要任务是谋生,其次是排解无聊。


【德】亚瑟·叔本华  Arthur Schopenhauer


Ⅰ 承受住痛苦的磨练,人生才能升华。
舒适具有否定的性质,痛苦则具有肯定的特性。因此,一个人的一生是否过得充实和幸福,不是以他曾拥有过的快乐和享受为尺度的,而是要看他这一生承受痛苦的程度。只有承受住痛苦的磨练,人生才能得到升华。

Ⅱ 生存是第一位的。
世界真正的发动者恰恰是生存意志。

Ⅲ 生命的首要任务是谋生,其次是排解无聊。
生命首先是一个任务,即是说维持这一生命的任务,亦即法语的“de gagner savie”(法语“谋生”)。在解决这一问题后,我们历经艰辛争取回来的却...


【德】亚瑟·叔本华  Arthur Schopenhauer


Ⅰ 承受住痛苦的磨练,人生才能升华。
舒适具有否定的性质,痛苦则具有肯定的特性。因此,一个人的一生是否过得充实和幸福,不是以他曾拥有过的快乐和享受为尺度的,而是要看他这一生承受痛苦的程度。只有承受住痛苦的磨练,人生才能得到升华。

Ⅱ 生存是第一位的。
世界真正的发动者恰恰是生存意志。

Ⅲ 生命的首要任务是谋生,其次是排解无聊。
生命首先是一个任务,即是说维持这一生命的任务,亦即法语的“de gagner savie”(法语“谋生”)。在解决这一问题后,我们历经艰辛争取回来的却成了负担。如此一来,继而第二个任务就是如何处理和安排这一生活以排解无聊。无聊如同守立一旁虎视眈眈的猛兽,等待机会随时扑向每一个衣食无忧的人。所以,首要的任务就是争取获得某样东西,其次是在争取到这样东西后,又不能使我们感觉到它,否则这样东西就成为一种负担。

Ⅵ 在境遇不佳时,提升自己的智力。
由于意志不断地控制智力,这样,当个人境遇不佳时,智力才能比较容易挣脱意志的摆布,因为智力只有脱离逆境,才能得到某种放松。所以,智力会尽其所能地投向陌生的外在世界,因而容易变得客观。

Ⅴ 不要让自己挡住自己。
不少人都希望通过自己的良好意志获得成功,不过,这不可能真的如愿,因为这一意志只是引向个人的一个目的,而一旦打上个人目的的印记,生活中重要的事情就永远不会受到真正严肃认真的对待。因此,用“自己挡住自己的光线”这个习语来形容这种人再恰当不过了。

如果你想在生活中有所收获,就要记住:不要让自己挡住自己。

Ⅵ 凡事三思。
当性情活跃有余、但智力却捉襟见肘时。人们就容易烦躁易怒,行事莽撞、欠缺考虑。在这个时候,记住凡事要三思而后行。

Ⅶ 发现生活中的喜剧元素,会过得更快乐一些。
一天里的蝇营狗苟与辛苦劳作,一刻间的别扭淘气,一周间的愿望与忧惧,每一时辰的差错,在常准备戏弄人的偶然性与巧合性的润色下,都可以成为喜剧性的镜头。

Ⅷ 不要太注重安逸。
智者通常都很少对自身的安逸多加注意。正如一个铅造的摇摆物总会因为重心所限停留在它该停留的位置,同样,一个人的智力总会在他个人真心关切的地方停留驻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