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盲

7473浏览    56参与
沙雕茗羽在线咕咕

半个杂食党的快乐(bushi)
占tag致歉
我不雷任何cp,但是all是真的不接受。
(有和我一样的咩? •̀∀•́ )

半个杂食党的快乐(bushi)
占tag致歉
我不雷任何cp,但是all是真的不接受。
(有和我一样的咩? •̀∀•́ )

腿腿想吃大五花

【多cp】关于中秋

庄园背景。时间太赶了没有来得及写另外几对,挑着写了最喜欢的四对。耶!ooc属于我属于我!


【佣空】


“奈布,你快点。”玛尔塔整理好了衣服,催促着,“再不跑就要到早饭时间了。”


“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奈布扔给玛尔塔一个布袋,“昨晚做好的。”


玛尔塔掂了掂,还挺有分量,没忍住打开看,“这是什么?没见过的食物。”


“月饼,是这么叫吧。”奈布把裤腿撸下,系紧

发带,“谢必安教我做的,里面的馅是枣泥,反正很甜的。”


玛尔塔闻到了丝丝香味,没忍住吞吞口水,“谢必安先生也太厉害了吧…做的东西都这么香。”


奈布拍掉了玛尔塔正准备捻一块吃的手,“我做的,不是他做的,只准夸...

庄园背景。时间太赶了没有来得及写另外几对,挑着写了最喜欢的四对。耶!ooc属于我属于我!


【佣空】


“奈布,你快点。”玛尔塔整理好了衣服,催促着,“再不跑就要到早饭时间了。”


“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奈布扔给玛尔塔一个布袋,“昨晚做好的。”


玛尔塔掂了掂,还挺有分量,没忍住打开看,“这是什么?没见过的食物。”


“月饼,是这么叫吧。”奈布把裤腿撸下,系紧

发带,“谢必安教我做的,里面的馅是枣泥,反正很甜的。”


玛尔塔闻到了丝丝香味,没忍住吞吞口水,“谢必安先生也太厉害了吧…做的东西都这么香。”


奈布拍掉了玛尔塔正准备捻一块吃的手,“我做的,不是他做的,只准夸我。”


“好,你最厉害了。”


“跑完再吃,不然又该不舒服了。”


【前机】


“小特,你的新皮肤好好看噢。”威廉盘了盘特蕾西衣上的花丝边,“但是干嘛非得和卡尔那么像!”


“卡尔?”特蕾西从烤箱里取出月饼,“怎么了?”


“你和他每次的衣服都挺像,就那个驱魔人也是。”威廉吹吹气,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抱着手。


“那你还不如想想他和约瑟夫。”特蕾西好笑又好气,“他们那些衣服每套我都能搭一对出来。”


威廉趴在桌子上,“我就没一件衣服是跟你像的,明明我才是正牌男……”


特蕾西有些害羞地踢了一下凳子腿,“知道啦知道啦!我下次让瓦尔莱塔给你做一件!好了吧!”


威廉嘿嘿地笑,一手搂着她一边吃着她做的月饼,“他们国家的有福啊,这么好吃的糕点…什么馅的?有点多料的感觉。”


“五仁,多的像你的飞醋。”


【黑盲】


本在追击别人的宿伞之魂寻盲杖的声音,飞到了海伦娜身边,海伦娜一边笑一边破译,“又听见我的位置飞来啦?这一局也不让谢必安先生出来吗?”


一下子被戳中心思的范无咎又羞又恼,跺跺脚将这台机失常了。


小丫头却也不生气,只是安静地继续破译。


“你的脸色怎如此苍白?”


范无咎的语气不太客气,海伦娜摇摇头,“早饭掉路上了,不知道在哪。”


范无咎正好拉过她,递给她一块被油纸抱着的月饼,“我国的特色食物,随便吃了填填肚子。”


海伦娜点点头,听见范无咎手指撕开油纸的声音,没忍住笑了。


这哪里是随便带来的,分明是特地给她做的。


不然怎么会把黑芝麻馅的月饼做的这么难吃?范先生的动手能力真是一点都不像他哥。


海伦娜无奈地想,默默吃完。


【伞蝶】


碟子放下的声音让发呆的美智子回过神,她抬头看见那张温润的脸。


“谢先生总是这样,走路没有声音。”


“是姑娘太过入迷罢了。”


谢必安在美智子对面坐下,将碟子轻轻往那边推,“吃些绿茶豆沙陷的月饼吧,想来姑娘的国家也是过中秋的吧。”


美智子低头暼了一眼盘中切好的精致点心,眯着眼笑笑,“谢先生如何知道妾身在这?”


谢必安抬头,月光照亮他的脸庞,棱角分明,“这里看月亮,最大最圆。”


他又低下头坐直,平静地看着美智子,“也最亮。”


美智子轻笑,拈起一小块往嘴里送,“等下不妨去妾身房间尝尝江米团子?”


谢必安不作声,只是默默用手拨开了美智子嘴边飘飘的发丝。


看戲熊

自己的本子自己做(没
其实这是定制笔记本啦,只是到时里面是满满的车。

自己的本子自己做(没
其实这是定制笔记本啦,只是到时里面是满满的车。

涵

神眷(一)

   天庭中,有一面巨大的铜镜伫立在最显眼的地方,微微有些破旧的铜镜在这金碧辉煌的天庭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却始终没有人提出要把它扔掉。

   每天总有两个小小的神官过来站在铜镜面前,穿着白袍的那位小神官眉眼间尽是温柔,犹如天庭中最柔和的湖水一般,在天庭中最受欢迎。

   黑衣那位虽说神色俊朗,但在天庭的容貌排行中却屈居第二。原因无他,单看那双冷若冰霜的眼睛,哪怕再俊郎的容貌也会让人敬而远之。

   这面巨大的铜镜只有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才会有神官去看一看。按时间算来,这是人间盛大节日的开始,也是香火最旺盛的日子。...

   天庭中,有一面巨大的铜镜伫立在最显眼的地方,微微有些破旧的铜镜在这金碧辉煌的天庭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却始终没有人提出要把它扔掉。

   每天总有两个小小的神官过来站在铜镜面前,穿着白袍的那位小神官眉眼间尽是温柔,犹如天庭中最柔和的湖水一般,在天庭中最受欢迎。

   黑衣那位虽说神色俊朗,但在天庭的容貌排行中却屈居第二。原因无他,单看那双冷若冰霜的眼睛,哪怕再俊郎的容貌也会让人敬而远之。

   这面巨大的铜镜只有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才会有神官去看一看。按时间算来,这是人间盛大节日的开始,也是香火最旺盛的日子。

   通过铜镜,两位小神官看到了一副比天庭还要繁华些许的场景。

   万家灯火齐燃,赤红的灯笼挂在道路边的客寨上。灯光衬的每个人脸红扑扑的,脸上都堆满了好看的笑容。

   白袍的小神官脸上已经泛起丝丝微笑,比冬天的太阳还要温暖,也难怪会得到这么多女神官的青睐。

   “啧,那家伙是笨蛋吗?”

   谢必安脸上的笑容似乎垮下去了一点点,虽然已经见识过很多次范无咎这暴躁的脾气,但他还是想要把这个坏习惯给纠正过来。

   “明明看不见还要往前走,也不派一些护卫保护自己,非要摔一下才能长记性是吗?”

   一听这话,谢必安立马明白了。

   他们第一次看这面铜镜时,这一位盲眼女孩还是小小的一个奶团子。被她的父亲紧紧的牵着手,生怕她被拥挤的人潮埋没。

   她的父亲是一个小国的国王,亲民的很。就差没天天跟百姓谈天说地,顺便再唠嗑一下家常,还能炫耀一下女儿什么的……

   可惜,也许是天妒吧。这位女孩在她五岁时永远坠入了黑暗,从此她的世界看不到一丝光明,徒留无助的黑暗。

   那一年,就连上街游玩的人都少了一大半。

   再见到她时,范无咎似乎对这位盲眼女孩格外上心,连她是不是换了个新盲杖都要纠结半天,就差没冲上去嘘寒问暖了。

   “无咎,你喜欢那位姑娘吧。”

   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话,在范无咎听来却犹如平地一声雷,把他这不开窍的脑袋炸的迷迷糊糊,就连那常年冰冷的脸上也有了一丝惊慌。

   “哥,你别拿我打趣行吗。”

   话是这么说的,可范无咎发现,自己再也不能把视线从那位女孩的身上移开了。

   深棕色的头发散在瘦小的肩膀上,衣服大概都是她的仆人帮忙搭配的,手总是紧紧的抓着自己的盲杖,原本美丽的眼睛此刻却被厚重的镜片遮盖,在这白玉上添了一点瑕疵。

   范无咎本以为,他会一直这样看着那位盲眼女孩,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他天天用铜镜去看一位盲眼女孩的事情不知道被谁传出去了,整个天庭都在议论范无咎与那位盲眼女孩背后的故事。这要是传到人间,估计又是什么本子的素材。

   原本这事笑笑就过去了,谁知这故事被各种添油加醋,最后居然都在传他与那位盲眼女孩有私情?!

   范无咎自己不怕被议论,但他见不得别人议论那位盲眼女孩,谁敢在他面前瞎议论那位女孩就要承担被打得头破血流的风险。

   众口纷纷,连天君都把他叫来了。

   范无咎原本在天庭就不受欢迎,如果不是因为那张脸和他的兄长,他早就被贬下人间几百次了,哪能在这里说话。

   “范无咎,私通人间女子,你可知罪?”

   大殿上坐满了看热闹的神官,一个个都想看这个心高气傲的小神官被打击得失魂落魄的样子,连嘴角上扬的幅度都懒得隐藏。

   谢必安站在他的身旁,原本温柔似水的脸庞此刻微微有怒火透出,眼神也开始变得冰冷,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天君,不紧不慢的吐出几个字。

   “无咎从来没有私通人间女子,天君没有证据。单凭三言两语就能毁无咎清白,不觉得过分了点吗?”

   天君被他说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结果旁边还有一些神官在煽风点火,惹得天君更是不爽。

   “天君,您瞧,区区小神官也敢质疑您,怕是在天庭待得太舒服了。”

   “就是就是,不如让他们去人间受受苦,好让他们知道何为知恩图报。”

   在这些神官的煽风点火之下,天君猛的一拍他身下的龙椅,穿着金色盔甲的士兵顿时从大殿的四面八方涌出,一个个都直取范无咎首级!

   聪明如他,怎么可能没感觉到天君早就想除掉他,只不过没算到天君竟然这么沉不住气。

   摄魂铃响,原本冲到范无咎面前的士兵纷纷齐刷刷的跪倒在地,等他们起来时身体早已不受自己控制,在这大殿上做着各种滑稽的动作,好一场群魔乱舞。

   谢必安一抛伞,范无咎立马明白了自家兄长的心思。

   “这种地方,不待也罢。”

   不需要言语,甚至一个眼神都不用给,只需要一个动作。他们之间早已默契到了这种地步。

   黑白两伞抛出,大殿上竟然没有一个神官敢上前拦截,谁也不想自己的三魂被摄去了七魄,谁也不想自己变成那些士兵疯疯癫癫的样子。

   不过瞬间,他们就到了入凡台。

   入凡台,说的好听点就是入凡台。但它的真正名字其实谁都知道。

   神官一旦入凡,且不说法力会尽数消失,连身体都会受到一定的伤害,并且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法力低的神官有可能就这么去了……

   所以,入凡台,又名弑神台。

   剧烈的风从弑神台处刮上来,堪比天庭里最锋利的刀子,一点一点的割走他们的骨肉,连法力也在慢慢流失。

   他们相视一笑,随即毫无眷念的往下一冲!

   风在范无咎身旁呼啸而过,他的脸颊上已经被风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从里面流出,在黑色的衣服上开出了朵朵殷红。

   “能见到那个笨蛋了吧。”

   在范无咎失去意识前,他一直都在想这句话。

腿腿想吃大五花

【多cp】关于同居

✘ooc属于我 别踩雷


✘现代paro 同居背景


✘可能以后还会写这种日常同居小短篇8


✘大晚上无聊的半小时产物


✘试着用了简体


【佣空】做饭

玛尔塔对亲自下厨有着无比高的热情,只是说好要亲手给奈布做饭的承诺被三番五次地推辞了。


奈布回想起两人刚在一起时,玛尔塔煮的那锅玉米浓汤,认为还是不要让她发现自己厨艺已经差到某种境界比较好。


然而这周末的玛尔塔似乎铁下心来要做一顿饭,大半夜休了假回家立马就抱着一本烹饪书看了半天,又在网上查了不少教学视频。第二天更是起早拉着奈布去超市买好了食材。


回到家,玛尔塔蜷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复习了半天,总算是做好了准备,...

✘ooc属于我 别踩雷


✘现代paro 同居背景


✘可能以后还会写这种日常同居小短篇8


✘大晚上无聊的半小时产物


✘试着用了简体


【佣空】做饭

玛尔塔对亲自下厨有着无比高的热情,只是说好要亲手给奈布做饭的承诺被三番五次地推辞了。


奈布回想起两人刚在一起时,玛尔塔煮的那锅玉米浓汤,认为还是不要让她发现自己厨艺已经差到某种境界比较好。


然而这周末的玛尔塔似乎铁下心来要做一顿饭,大半夜休了假回家立马就抱着一本烹饪书看了半天,又在网上查了不少教学视频。第二天更是起早拉着奈布去超市买好了食材。


回到家,玛尔塔蜷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复习了半天,总算是做好了准备,准备眯半小时就开始动手。


奈布听到玛尔塔轻微的鼾声,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用手指捏了捏她鼻子,然后系上围裙走向厨房。


玛尔塔是被厨房传来的鲜香味给馋醒的,她偏过头看着奈布忙碌的背影,没忍住笑着叹了口气。


“醒了吗?快来吃饭吧。”他说。


“你又这样了。”


“我怎么舍得让你自己动手做饭啊。”


他心说我也舍不得我的胃,然后暗暗发笑。


【前机】起床气


“傻大个,起床。”


特蕾西顶着一头杂乱的短发艰难地从威廉不清醒的禁锢中蠕动地挣脱开,“电影要迟到了。”


她的声音有气无力,甚至还透露着一丝不耐烦。见大男孩翻了个身挠挠背继续睡,她恼火拍拍他有些胡渣的下巴。


“再睡会…”威廉不太清醒,翻了个身拍拍特蕾西的头。


特蕾西砸吧砸吧嘴,眼睛还是眯着的,但还是缓缓坐起来,“赶紧给我起来…”


“不起不起不起…”


显然,机械少女和肌肉男生在午睡的起床气方面都颇有造诣。


特蕾西踹了一脚威廉的屁股,却因为用力过猛和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


摔在地上的闷响和威廉猛的起身的动作几乎是同一时刻发生的。


他把女孩揽进自己怀里,抱上床躺下,亲了亲她的额头,“不疼吧?…没事没事没事,不疼不疼。再睡十分钟吧。”


特蕾西点点头,在威廉的怀里沉沉睡去。


【裘舞】清理衣柜


“裘克!”玛格丽莎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妙,“你快过来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裘克放下刚从阳台收好的衣服快步走进房间,玛格丽莎鼓着两个腮帮子,手里拿着一件粉色的女款外套。


小小的,一看就是给小姑娘穿的。很明显,身为高挑舞者的玛格丽莎并不需要这件外套。


“为什么你的衣柜里会有这种衣服?”


裘克赶紧走过去搂紧她,“上次在街上看见一个小姑娘在卖马戏团玩具,大冷天的,身上穿着那破破烂烂,像卖火柴的小女孩。我怕她感冒就随便进了一家店给她买了件外套,出来就没人影了。”


接着他又在自己腰部比划了一下,“大概就这么点高,像个初中生。”


玛格丽莎从一开始就知道裘克没做什么,笑着问他,“你是看那女孩长得好看吧?”


“谁能有我们家玛格丽莎好看啊?”裘克啧了一声,“只是她很像高中的你,我一下子就…”


“高中的我?那现在呢?”


“那可比现在的你差远啦。”


玛格丽莎没忍住噗嗤地笑了。


4.【勘咒】挑衣服


帕缇夏把诺顿搭在她肩膀上的胳膊默默拿开,面无表情地划着手机屏幕。


诺顿偏过头挡住手机,睁大眼睛咬着嘴唇故作可怜地看着她。


帕缇夏叹了口气,低头给他一个吻,“夏天太热了,别这么粘人。”


诺顿靠着帕缇夏躺下,看着她把一件件衣服加入购物车,“你之前买衣服这么狂热好像还是去年冬天。要我说,应该多买点秋天的衣服吧,好看又舒服。”


“就这两个季节衣服比较好挑,”帕缇夏顺势靠在诺顿肩上,语气却一如既往地冷漠,“那春天去哪里了?”


帕缇夏觉得自己的话傻乎乎的,春秋的衣服不都一样吗。


诺顿一怔,立马抢过帕缇夏的手机甩在一边。看着她震惊的情绪就要转变为震怒,他立马揉揉她的脸,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鼻尖贴着鼻尖。


两人大眼瞪小眼,帕缇夏看着诺顿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清澈明亮的眸子里装着自己。


“春天在我的眼睛里~”


帕缇夏不争气地脸红了。


5.【黑盲】相拥入眠


海伦娜在微弱的灯光下摸索着找到了床,然后慢慢爬上去。


才一只脚上去,范无咎就感受到床的微晃,从迷糊的状态猛地醒过来,把海伦娜提起来放在床上,为她掖好被子。


“不是跟你说了吗?写完了叫我,我把你抱过来,摔着了怎么办!”


海伦娜抱紧范无咎,摇了摇头,“你今天执行任务累了吧,我哪好意思还让你陪着我。”


“屁大点事而已,”范无咎也搂紧了海伦娜,眼睛不争气地直眨巴,确实是困的不行了。


“明天陪我去和必安哥吃个饭吧,这段时间我都没陪过他。”


“你多陪陪他啊。”海伦娜点点头。


范无咎重重地揉了几下海伦娜的头发,有些恶狠狠地说,“我当初怎么知道会看上你这个啰嗦的小瞎子?”


海伦娜不理,摸摸他的脸,“可我当初知道我肯定会喜欢上你这个故作暴躁的可爱鬼。”


范无咎闷闷地哼了几声,抱着海伦娜侧了侧身,低声呢喃着晚安。


海伦娜心里乐了,不知道他是困得不行了还是害羞了。


铜酒在线花式自闭

不知道为什么Medi无法旋转图片...
本来是情头的

不知道为什么Medi无法旋转图片...
本来是情头的

腿腿想吃大五花

【多cp】關於莊園的冬天

✘多cp 但不在一個故事裡

✘注意避雷

✘ooc屬於我

✘他們對冬天的認識或者發生的故事

✘如標題 莊園背景萬歲

【多cp】關於莊園的冬天

✘多cp 但不在一個故事裡

✘注意避雷

✘ooc屬於我

✘他們對冬天的認識或者發生的故事

✘如標題 莊園背景萬歲

已暝

【车】【黑盲】点❤️我❤️看❤️大❤️灰❤️🐺❤️☀️❤️小❤️白❤️🐰

cp黑盲❕cp黑盲❕cp黑盲❕

慎入慎入慎入

我因为搞H被逮捕🙈

【车】【黑盲】点❤️我❤️看❤️大❤️灰❤️🐺❤️☀️❤️小❤️白❤️🐰

cp黑盲❕cp黑盲❕cp黑盲❕

慎入慎入慎入

我因为搞H被逮捕🙈

宿伞之魂的胡子先生_泡沫猫
如果我抽到她我就画黑盲刀子!(...

如果我抽到她我就画黑盲刀子!(私心了tag)

祝我出奇迹呜呜呜

如果我抽到她我就画黑盲刀子!(私心了tag)

祝我出奇迹呜呜呜

已暝
【黑盲、蝶盲】联合狩猎 是我遇...

【黑盲、蝶盲】联合狩猎

是我遇到过的情景

只不过花嫁蝶蝶换成了孔雀

神仙阵容


【黑盲、蝶盲】联合狩猎

是我遇到过的情景

只不过花嫁蝶蝶换成了孔雀

神仙阵容


已暝

【黑盲、占祭】我又来沙雕了

所以说不要当着屠夫的面秀恩爱

【黑盲、占祭】我又来沙雕了

所以说不要当着屠夫的面秀恩爱

已暝

【黑盲、蝶盲】最近的红兜兜梗

我是沙雕

原梗在最后一P


【黑盲、蝶盲】最近的红兜兜梗

我是沙雕

原梗在最后一P


已暝

想开黑盲小车车

希望不要有人举报色情


想开黑盲小车车

希望不要有人举报色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