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篮

31289浏览    4323参与
沉归

赤司君想杀人的一天

【黑子哲也v】#晚安世界#让樱花偷吻你的额头,让时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星空.JPG

【q9653】#晚安世界##玲木墙咚#日常等更!我的妈呀!黑子君好帅!玲木昕好A!!!

【世界里】#晚安世界##玲木墙咚#放开那个女人,我行!玲木君,我也行!

【iogvd】#晚安世界##玲木墙咚#一直以为黑子君是受,没想到是攻!A暴了!

“对对对!好帅啊!”

“层主你完了,赤司总裁在来的路上!”

“楼上+1”“+1”

【赤司征十郎v】晚安哲也。 墙咚哲也.JPG 牵手.JPG

“宣告主权了,兄弟们,狗粮来了!快撤”

“真酸,我上辈子可能就是酸菜鱼”

“我也想墙咚黑子君,被墙咚也行!”

【...

【黑子哲也v】#晚安世界#让樱花偷吻你的额头,让时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星空.JPG

【q9653】#晚安世界##玲木墙咚#日常等更!我的妈呀!黑子君好帅!玲木昕好A!!!

【世界里】#晚安世界##玲木墙咚#放开那个女人,我行!玲木君,我也行!

【iogvd】#晚安世界##玲木墙咚#一直以为黑子君是受,没想到是攻!A暴了!

“对对对!好帅啊!”

“层主你完了,赤司总裁在来的路上!”

“楼上+1”“+1”

【赤司征十郎v】晚安哲也。 墙咚哲也.JPG 牵手.JPG

“宣告主权了,兄弟们,狗粮来了!快撤”

“真酸,我上辈子可能就是酸菜鱼”

“我也想墙咚黑子君,被墙咚也行!”

【黄濑凉太v】晚安小黑子!和小黑子搂肩.JPG

“黄濑君是记吃不记打吗。”

“啊啊啊啊!我仿佛猜到了后续!”

“楼上加一,我觉得黄濑君的通告又得停了”

“楼上加1234567”

【赤司征十郎v】和哲也拥抱.JPG

【黄濑凉太v】把小黑子举高高.JPG

【赤司征十郎v】和哲也一起看海.JPG

【黄濑凉太v】和小黑子一起吃冰淇淋.JPG

【赤司征十郎v】帮哲也擦头发.JPG

【黄濑凉太v】和小黑子一起喝奶昔.JPG

【赤司征十郎v】和哲也一起喂二号.JPG

【黄濑凉太v】和小黑子一起吃烤肉.JPG

“啊啊啊啊,我死了”

“我的天,这是什么情况”

“大神比拼,小鬼幸福的时刻,快,保存!!!”

“存存存!!!!”

【青峰大辉v】和啊哲碰拳.JPG

“啊啊啊啊,少年黑子君!”

“话说,青峰君,你好黑啊。哈哈哈哈哈”

【紫原敦v】喂小黑子吃零食.JPG

“身高差!啊!!!”

“好小的黑子君~”

【绿间真太郎v】拿幸运物的黑子.JPG

“噗嗤!黑子君拿的啥”

“一只兔子!哈哈哈哈”

“好别致!”

【赤司征十郎v】✂️ 结婚证.JPG

“好多情敌,心疼赤司总裁”

“就算结婚了也抵挡不住,哈哈哈哈”

流光向暖

【黑篮BG】御风而行 Chapter 20

    

  橘立夏醒来已经是早晨七点钟了,洗漱完毕后穿上舒适的卫衣卫裤,将和服叠好放起来,下了楼,赤司征十郎、冰室辰也和闲院拓海已经坐在客厅喝茶聊天了。她和他们打了个招呼便来到院子里,天气晴朗,初升的阳光斜斜地照进庭院,犹如撒了一层金沙,细细碎碎地闪着璀璨的光芒。她伸展了一下四肢,做了几个深呼吸,清晨的空气湿润清凉,混杂着丝丝缕缕樱花的味道。

  橘立夏在院子里转了几圈,便在手机上打开黄濑凉太发给她的舞蹈视频,这个舞蹈最近在网络上非常流行,很多人都会自己录了视频上传到网上。黄濑凉太喜欢玩这些流行的东西,因为本来就是小有名气的模特,所以他的社交账号也是非常受关注的,俨然一个网络红人。这个舞蹈单独跳...

    

  橘立夏醒来已经是早晨七点钟了,洗漱完毕后穿上舒适的卫衣卫裤,将和服叠好放起来,下了楼,赤司征十郎、冰室辰也和闲院拓海已经坐在客厅喝茶聊天了。她和他们打了个招呼便来到院子里,天气晴朗,初升的阳光斜斜地照进庭院,犹如撒了一层金沙,细细碎碎地闪着璀璨的光芒。她伸展了一下四肢,做了几个深呼吸,清晨的空气湿润清凉,混杂着丝丝缕缕樱花的味道。

  橘立夏在院子里转了几圈,便在手机上打开黄濑凉太发给她的舞蹈视频,这个舞蹈最近在网络上非常流行,很多人都会自己录了视频上传到网上。黄濑凉太喜欢玩这些流行的东西,因为本来就是小有名气的模特,所以他的社交账号也是非常受关注的,俨然一个网络红人。这个舞蹈单独跳不是那么好看,至少两个人跳视觉效果才好,所以他才拉橘立夏和他一起录,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拉上她了,只不过她每次出镜都会戴上口罩。三分多钟的舞蹈,她跟着视频练习了几遍就记住了这些动作,再练几遍也就熟练了。

  黄濑凉太出来找她吃早餐,今天他也换下了和服,穿上了一套灰色系的潮服,整个人显得精神又帅气。她说舞蹈她已经学会了,他迫不及待地就想马上去录视频。橘立夏迎着阳光,伸出手挡住太阳,阳光从她的指缝漏出来,她微微眯着眼睛说:“等太阳再升起来一点儿,找个逆光的地方。”

  “那就先去吃饭吧,吃完早饭再录。”

  这时众人都已经收拾好来到餐厅了,经过这一夜的养精蓄锐,此时又都精神十足了,也都换下雍容厚重的传统服饰,改穿便装,除了橘立夏之外的几个女生全部都是或优雅或可爱让人眼前一亮的裙装,让她显得有些另类。闲聊间听说黄濑凉太和橘立夏要录舞蹈的视频,大家都来了兴致,纷纷要求围观。于是早餐过后,两个人只得在大家的注视下拍他们的舞蹈视频,桃井五月自告奋勇地担任起拍摄的工作,闲院拓海和黄濑奈奈子也将自己的手机调到了拍摄的功能准备录像。

  橘立夏调侃地说:“感觉我们好像街头卖艺的,你们可不能白白欣赏。”说着拿出口罩戴上,白色的,印着可爱的Q版动漫人物。让青峰大辉想起开学前一天去学校打扫时她给他的口罩,不禁哑然失笑,她还真是让人意外地喜欢这些可爱的风格,虽然感觉和她平时的作风确实有点不搭。

  爵士风格的舞蹈,节奏韵律感十足,虽然两个人都穿着相对宽松的服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们的关节灵活又柔软,动作优美又有力道,透着一股玩世不恭的洒脱。录第一遍时出了一点小小的失误,又录了一遍才满意,前后也就用了十分钟。黄濑凉太拿着手机认真地给视频做了一些修饰,然后兴致勃勃地发布在自己的账号上。

  青峰大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着橘立夏和黄濑凉太跳舞,自己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一股力量在身体里蠢蠢欲动,但他并不会跳舞,于是他提议去打球,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包括闲院拓海都跃跃欲试。

  “我们可是来赏樱的。”桃井五月无奈地说。

  “算了,让他们打吧,我们可以去坐小火车,然后去商店街和美食街逛逛。”黄濑奈奈子说。

  这是最合适的办法,于是男生和女生分头行动,六个男生去附近的球场打球,女生们则去赏樱逛街。

  乘坐嵯峨野赏樱小火车穿过静静的铁道,路边的樱花在车窗边慢慢划过,微风裹挟着落英蹁跹飞舞。如梦似幻的浪漫场景伴随着游客一声又一声的赞叹。小火车全程不过三十分钟,她们在离商店街最近的站下车。

  商店无论门面大小,都装饰得十分精致又别具特色,非常能够激发游客的购买欲,尤其是像她们这样的少女。桃井五月买了各种各样可爱又好看的糖果、手账和发夹之类的小玩意。叶加濑泉也买了些食物准备和大家分享,还特意为冰室辰也买了礼物。黄濑奈奈子想到自己一直在向冰室辰也问这问那的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也买了礼物准备送给他做谢礼。橘立夏被一种木质拼装建筑模型吸引,精心挑选了一座别墅模型,据说拼装难度是最大的,这对于一心想学习建筑学的她来说正合心意。闲院林檎几乎从来没有来过这样拥挤嘈杂的商店街,虽然看着什么都觉得新奇有趣,却什么都没有买,后来怕自己显得太过特立独行,于是买了三个精致优美的摆件。

  美食街不大,但汇聚了几乎所有品类的小吃,几个人主要还是买些特色的小吃带回去和大家分享。

  她们回到赤司宅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几个男生正坐在家里喝茶聊天。她们向大家展示今天逛街的成果,橘立夏的超大建筑模型盒子在一堆可爱精致的包装里脱颖而出。

  “几千块部件,这要多久才能拼完啊?”黄濑凉太看着盒子上的数字顿时惊呆了。

  “慢慢拼啊,又不是限时任务。”橘立夏轻松地说。

  “也就你耐得住性子。”黄濑凉太说。

  闲院拓海若有所思地说:“原来立夏喜欢这个啊,小时候是不是上了很多乐高课啊?”

  橘立夏否定说:“没有,我只喜欢造房子。”

  “立夏将来是要做建筑师的。”赤司征十郎说。

  “很不错啊,加油。”闲院拓海看了看闲院林檎买的摆件,脸上露出欣然的微笑说,“林檎这些有没有有送我的?”

  闲院林檎挑了挑眉梢说:“你猜。”

  闲院拓海一副认真的表情反复地审视这几个精巧的摆件,闲院林檎一脸得意的笑容。

  青峰大辉微微蹙着眉头认真地看着被橘立夏视为宝贝的这个玩具的盒子,上面的图片像极了小时候和父亲一起做的木工小玩意,简单到弹弓,复杂到泰坦尼克号游轮的模型,从选材,到每一个部件的打磨、粉刷、拼装,可比这种流水线上出来的东西精致多了。他的心里有些自豪和得意,但见橘立夏兴致勃勃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自己与她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他比较在行,或许在这件事上,他能够给她一些建议。这个想法让他更加得意,并不是想向她炫耀,而是自己可以参与她的事情。

  下午早早地就搭乘JR回东京了,结束了这趟热闹的京都赏樱之旅。回程的路程总显得比来时少了些精神,虽然算是一趟不虚此行的旅行,但此时还是多多少少有了些许疲惫,所以明显比来时要安静许多。

  青峰大辉不止一次地点开黄濑凉太发的舞蹈视频看,正面的摄影加上一些后期处理,要比当时在现场看得更具节奏感。虽然才半天的时间,但是已经有很多人点了心和留言,大多数都在花痴黄濑凉太的帅气,也有些人注意到了她旁边戴着口罩的女生,顺便赞美了一番,甚至有人猜测女生是谁?是不是女朋友?也有极个别的人不怀好意地说“明明跳得很好,身材也好,为什么要把脸挡上,不敢见人?”充满了轻佻的意味。他不知道橘立夏会不会看到这样充满恶意的留言,如果看到了会是什么感受?他想如果这人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他一定会用拳头去招待他了。

  他看了看和他隔着一条过道靠窗位置上的橘立夏,她依然是和她旁边的黄濑凉太共用着一副耳机,只是他们没有交谈,她侧着脸看向窗外簌簌倒退的风景,沉静而淡然。她对面的桃井五月拿着她新买的手账开心地向黑子哲也一页一页地说明。这次自己报了单,邻座和对面都是陌生人,他倒是无所谓,落得清净。他又扫了橘立夏一眼,便也别过头去看向车窗外,没多一会儿的功夫,上下眼皮便黏在了一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AnNabELle-M

整理了一波以前刻的章子

发出来做个记录也好

整理了一波以前刻的章子

发出来做个记录也好

清寒沥

「搬运」青桃 わたしの神様(6)

刚好到我整篇文看的最……震惊的剧情,应该说是设定,这里只是提了几句,但是,一下子整个文基调都不一样了啊_(:з」∠)怎么回事,我的纯爱故事呢,它好污

这后面的剧情才是重点……

进度(67/118)

---


    いつもこの時間であれば、部活が終わるより早く、帰宅部組からすると少し遅い時間のためすいているマジバは妙に賑わいを見せていた。

 桃井の指に絆創膏が貼られているが、目の前の人物には綺麗なテーピングが巻かれている。

 「桃井?」

 目の前に座っている人物は、恐らく母親の恐ろしく栄養配分が完璧きな、雑誌から切り取られたような弁当箱を...

刚好到我整篇文看的最……震惊的剧情,应该说是设定,这里只是提了几句,但是,一下子整个文基调都不一样了啊_(:з」∠)怎么回事,我的纯爱故事呢,它好污

这后面的剧情才是重点……

进度(67/118)

---


    いつもこの時間であれば、部活が終わるより早く、帰宅部組からすると少し遅い時間のためすいているマジバは妙に賑わいを見せていた。

 桃井の指に絆創膏が貼られているが、目の前の人物には綺麗なテーピングが巻かれている。

 「桃井?」

 目の前に座っている人物は、恐らく母親の恐ろしく栄養配分が完璧きな、雑誌から切り取られたような弁当箱を今も日々受け取っているのだろうと思う。

 「ねーミドリン」

 マジバの向かい座る緑間に、桃井はアイスティーをかき混ぜながら問いかける。

 「なんだ」

 「高尾くんと仲直りしたの?」

 「…」

 「…」

 十二分間をあけてから、緑間がずれてもいない眼鏡の位置を治しながら口にする。

 「何故、お前がそれを知っているのだよ」

 「あ、それ私に聞いちゃう」

 「愚問だったな」

 「へへ」

 桃井は昔から文字を追うことが好きだったが、データ収集、そしてそこから未来についての予測をする能力に長けていることを知ったのは、中学校のことだ。赤司は、五人のプレイヤーだけではなく、周囲に居る人間達の様々な才能を見出した。

 桃井はキセキのメンバー達の入学した高校で、彼らの才能を活かせる人物の有無についてはすぐに調査を開始した。もちろん、青峰の行く予定だった桐皇については当日在籍していた人物らを中心に徹底的に調査をしたつもりだった。

 いつだって桃井は調べ、情報を渡すことは出来るが、何かを劇的に変えることは出来ない。それが出来るのは、直接関わる人物のみだ。

 だからこそ、昨年の春ーー入学式直後に、桃井は高尾に接触した。もちろん自分だとわからないように、面倒な準備と偶然と利用したたくらみは恐らく成功した。

 予定とは違う部分も多々あったが、現在の緑間を見ていれば結果オーライだと思っている。

 「でもねー、なんで喧嘩したのか理由までは分からなかったんだよね」

 「俺は知らん」

 「落ち込んでいるのに?」

 「…、それはお前の方ではないのか」

 同時に二人は沈黙する。そして同時に静かにため息をついた。

 桃井自身分かってはいる。二年生も半分が過ぎそうな今の自分は、どこか不安定だ。青峰は完全に自分のバスケを取り戻し、インターハイでは準優勝、次のウィンターカップでは絶対優勝を取ると力を入れている。

 青峰の調子がいくら良くても、バスケはチーム戦だ。キセキの世代も居ないガッコであれば敵ではないが、そうではない学校との戦いは総力がものを言う。

 (桐皇は、どういうチームプレイで行くか、まだ固まり切れていない)

 ギリギリウィンターカップまでに仕上がるか、といった所だ。

 今吉が抜けた穴はやはり大きいと、桃井はぐるぐるとアイスティーを意味も無くかき回し、緑間もお汁粉をひたすらぐるぐるとかき回している。

 一体全体どんな力を発揮したのか、この店舗だけではいつ来ても何故かお汁粉、もしくはなんらかの小豆味のデザートの取り扱いがあるという緑間にとって夢のような店舗だった。

 「もうすぐ、文化祭だね」

 その言葉に、緑間は昨年のことを思い出したのか一瞬眉を潜めた。

 今、マジバか賑わっている理由も間違いなくそれが関係していた。この辺りの高校ではとこも文化祭がこの秋に行われるため、誰もが打ち合わせやらでいつもより残り、かつ打ち合わせする場所を必要としている。

 秀徳高校の文化祭には、桃井も遊びに行った。秀徳の文化祭は、部活動の出し物に関しては売り上げが部費に回せるようでかなり力の入ったものだった。

 桐皇では二軍が中心に、バスケ部としての出し物を準備するが、部費がかかることもなく、いたって平和な、程よく力の抜けた文化祭が開催される。

 (今年は、クラスの出し物手伝おうかな)

 昨年はお化け屋敷だったためバスケ部を手伝ったか、今年のバスケ部は飲食運営の権利が当たり、喫茶になるという。そうであれば桃井の出番は無い。

 なんぜバスケ部のレギュラーはもてる。裏に隠れらる調理メンバーから早々に外された時点で、桃井にはもう出きることが無いのだ。

 先日連絡がきた今吉にそれを伝えるとなぜか笑われて、もう一年くらい遅く産まれればよかったと遊ばれただけだった。

 「ミドリン、今年もピアノ弾くの?」

 「恐らくな」

 「そっか。また聞きに行くな」

 ツンデレの彼から简单に了承の言葉など聞けないことは判っている。桃井は一方的にそう言って、もう一度ため息をついた。

 「…、もう一杯お茶買っていくる」

 「まだ飲むのか」

 「飲む!」

 「体を冷やすのは感心しないのだよ」

 「じゃあホッとにする」

 眉間にしわを寄せつつも、緑間は短く息を吐くと立ち上がった。

 「え、あ。自分で行くよ!」

 「座っていろ。どうせ面倒になる」

 「う。ごめんね」

 緑間がため息をついたのは、一人で桃井がふらふらしていればすぐにナンパに合うことを知っているからだ。

 マジバに入ったときも例のごとくナンパにあい、かなり言い合いが進んだところで、なかなか戻らいない桃井に痺れを切らした緑間が現れ、一瞬で解決した。

 (何が、いいのかなぁ)

 桃井は自分を不細工とも思わないが、美人だとも思わない。敢えて言うのであれば、「太っていない」ただそれだけだ。

 『桃井さん、好きです』

 『付き合ってください』

 先日告白された時もそうだが、いつもその言葉は桃井の浅い所を素通りする。彼が口にする言葉が自分に対するもののように、いつだって感じ取れないのだ。

 美人だとか可愛いとか。

 スタイルがよくて笑顔が良いとか。

 誰の事を言われているのかと、いつも首を傾げたくなってしまう。

 人並みにおしゃれは好きだが、それはあくまでも人並みであり、文字を追っている方が正直楽しいところがある。同学年とファッションの話をしても、途中で話題が尽きてしまう程度の知識だ。

 もはや気にはしていないが、高校で出来た女友達はゼロの身だ。

 (やっぱ胸なのかなぁ)

 胸が大き女子の方が良い、ということは幼馴染のせいで理解をしている。男子は大抵グラビアを見て、胸の大きさで盛り上がる。

 これがそんなに効果があるものかと胸元に視線を向ければ、携帯のランプが視界に止まった。メールの着信を示すその明らかに画面を着ければ、それは珍しくも自分の幼馴染からのメールだった。

 『どこだ』

 届いた時間は40分程前だ。恐らく練習が終わり、文化祭に向けたミーティングに切り替わった頃の時間。

 返信をどうしようかとおもったが、過去散々桃井のメールを無視してきたのは青峰だ。むしろ今のこの連絡も、何か文化祭関係の雑事を押し付けようとしている気がしてならない。

 それであれば、緑間の携帯に恐らく届いているだろうメールを推測し、桃井は別の人間に一本のメール送信する。レジあ珍しくも混んでおり、緑間はまだ並んでいた。

 そして数分もせずに現れたのは、緑間ではなく黒髪の人物だった。

 「だーっ、やっぱりマジバだったか」

 ぜぇはぁと肩で息をしている人物はうっすらと汗をかき、そして緑間が先ほどもで座っていた場所にどさりと座り込んだ。

 何時もより混み合っていたため、二階席に座っていたことが彼にしてはアンラッキーな結果となっていたのかもしれない。

 まもなく9月が来るとは言え、季節は夏だ。暑さは全開であり、店内は空調が効いているとは言え、高尾は両手で自身を扇ぐ。

 「やっぱり探しに来ていたんだ」

 「…桃井ちゃん、マジなんなの、エスパーですか」

 「うふふ」

 笑っていれば、視界の端で緑間がようやく飲み物を購入している姿が、一階の様子を映す小さなテレビ越した見える。

 今日の緑間はラッキーアイテムが花壇で、人事を尽くせないと嘆いていたのでその効果もあっての待ち時間だったのかもしれない。一応、窓側の通りにある花壇が見える席にはしたものの、おは朝はいつだって緑間にこれ以上無い程の効果を及ぼす。

 「今、ミドリン飲み物買いに行っているけど、会わなかった?」

 「見つけたけど、鞄持ってなかったから。逃げられないように先にそっちをを押えようかと。つーか、汁粉あるじゃん。え、もしかしてもう一杯飲むわけあいつ」

 「あ、ううん。私の分」

 「まじで!?」

 「お汁粉じゃないよ?」

 高尾はまだ汗が止まらない様子で、ぐでっと椅子に倒れるように座り込んでいたが、今は驚きのあまり良い姿勢になっている。そのまま軽く片手をあげた。

 「はい、先生」

 「なんですか高尾くん」

 今更といえば今更なんだけどさ。と小さな前置きと共に高尾が呟く。

 「ーー二人は付き合っては無いですよね」

 「大ちゃん?」

 「…、真ちゃん」

 桃井はその問いかけに何度も瞬きをした。その問いは、さすがに初めてだったのだ。

 高尾は視線を逸らし顔を見せないが、からかっている訳ではないことは分かる。

 「付き合っていてほしい?」

 「…あー、やっぱ今の質問なしで。つーか、絶対桃井先生、俺に厳しいよね!?」

 「火神には優しいのに?」

 「桃井さつきは、人にあった教育方針を行うことで有名なの」

 ふわわと笑うと、高尾はガクリと今度は机につっぷした。

 (ああ、でもそっか)

 桃井は先ほどの問を反芻する。

 恐らく年頃の男女が共にいて、少しでも親しそであれば、きっとそう見えてしまうのだ。

 この世の中のルールとして。

 (親しげ)

 その定義も難しいと思う。今日弁当を渡した際、依頼された時も一緒にいた桜井が、何故か執拗にその後輩に口を挟んでいた。

 『これは、桃井さんの優しいさなだけですからっ。それ以上でもそれ以下でもないですからすみません』

 『何それ。桜井くん、今日テンション高いね』

 『…あああああああなんで僕関わってしまったんですかごめんなさいっ』

 桃井は意味が分からなかったが、後輩は渡した弁当に満足してくれたようでほっとしていた。ただもしかしたら、あの程度でも桜井にとっては親しげに見えたのかもしれない。

 (やっぱり、油断をしては駄目だ)

 それであれば、幼馴染と言えとも自分と青峰がどう映るのか。桃井は冷静に分析し、理解をする。バスケを取り戻し、環境も整いつつある青峰に、今後必要になるもの。それを邪魔している存在は一つだ。

 (速く、全てを)

 (今想像しうるすべてを整えてーー)

 桃井が静かに決意をすると同時に、呻くような声が聞こえた。

 「何故、お前がここにいるのだよ」

 桃井は笑って席をたつ。

 「それ高尾くんにあげてー。私はもう帰るね」

 「嬉しいですけど、それホットですよね…」

 「あ、残さず味わってね」

 「ええ、もう有難く頂戴致しますよ!」

 にこりと桃井は笑って、二人を残して店を出た。高尾は普段非常に視野が広い。その反動か分からないが、獲物が視界に居ないーー把握しきれない場所に居る、把握しきれない行動を取ることが、面白いと感じる同時に、これ以上ない程興味を引かれ、また不安にもなるのだろうと桃井は思う。

 緑間は揺るがない。

 彼にはたった一つの神様が、おは朝がついているのだ。全力で信じるものがあるということは、同時にある程度の安定も発生する。

 桃井の世界は、幼少期から誰がなんといおうと安定していた。

 青峰大輝という神様の居る世界は、いつだって非常に安定していたのだ。恐らく、彼がバスケットボールを嫌いになるまでは。

 駅前の大きなガラスに、今の桃井の姿が映る。もっと小さい頃は、本当に今の緑間と高尾のように一緒に行動をしていた。

 それが制限されとのは中学校からだが、青峰がバスケットボールを始めた頃から少しずつ形は変わり始めたように思う。

 この世界は、いつだって彼らの基準を押し付けてくる。煩い事ばかりだが、それが神様の魅力故だということも知っている。

 だからこそ、たまにこの煩わしさを、桃井は愛しくすら感じるのだ。

 電車は夏休み中とはいえとも、社会人の帰宅開始時間と重なり始めたこともあり、それなりに混んでいた。

 (胸か)

 桃井は電車が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それはナンパと同じくらい、痴漢に遭うことが多いからだ。その対策もかねて、出来る限りつり革の掴める場所へと移動をすることが多い。そこにいる限り、注意すべきは背後のみになるからだ。

 最寄り駅につくと、周囲はだいぶ暗闇に飲まれ始めていた。

 (懐かしなぁ)

 誰か大人に連れられるのではなく、初めて自分の足で駅前まで歩いた日。隣にいたのは青峰だった。大抵自分が何かを初めてするとき、大抵隣にいたのはいまよりはるかに幼い青峰だった。

 そして当然だがその頃の桃井の胸はぺったんこであり、むしろそれ以外のところの方が非常にふくよかだった。

 肉まんから、桃まんとあだ名が付けられていたのは小学校二年生になる直前の頃で、青峰がバスケに夢中になり始めた頃、桃井は半年かけてダイエットに成功した。

 バスケットに時間を割くようになった青峰に、時間的な負担を減らすため、そして青峰までが悪く言われるきっかけを無くすため。全てはそれだけだった。

 (走ったなぁ、あの頃は沢山)

 最近運動不足を感じている部分はある。

 桃井は今度自分も走りこもうかと思っていれば、青峰の家の壁が見え始める。裏口を通り過ぎた所から、店舗の入り口もかねた正門まで今の自分であれば30歩程度。この時間であれば店舗は仕舞っているが、門の前に人影があった。ジャージのパーカーを頭まで被っているが、それが誰かはすぐに分かる。

 「大ちゃん?」

 その声に反応するように僅かに顔を上げた人物は、大股で近づいてくる。そして目の前に立たれるとやはり大きいなと思う。緑間とはまた違った威圧感がある。

 「お前、メールくらい返信しろ」

 「うん」

 これから走り込に行くところなのだろうかと思いながら返事をする。どちらにしろミーティングの終わりが早くないかと思うが、今その話題を振れば自分にに苦情が来ることは見えていた。

 (今まで散々自分の方がサボっていたのに)

 そう思うものの、青峰が僅かな苦情を表すようになったのはそれだけバスケットに対する執着が戻ってきたということだ。桃井は笑みを浮かべて幼馴染を見つめる。

 「弁当、後輩だったのかよ」

 「…うん」

 「本人から言いに来たわ」

 「へ」

 何で、と首を傾げるが何故か青峰から空箱を返される。

 「つーか、お前人に作るんならもうちょっと腕磨け。なんだ。あいつ風に言うなら、人事を尽くしとけ」

 「…はぁい」

 散々苦労した指をなんとなく隠す。

 「ま、死人だけは出すなよ」

 「ふんだ。被害者一号は大ちゃんだよ」

 睨むと、何故か青峰に代わりと笑われた。

 「ほー。望む所だ。」

 言いながらも桃井は分かっている。青峰に、料理を作らない。もう作ってはいけないと、心の中にしっかりと刻まれている言葉を丁寧なぞる。

 (ああ、でも家でならいいのかな)

 そんな言い訳のようなことを考えつつも、桃井は笑って青峰を見る。

 自分達は、年を重ねる。

 一歩一歩、大人に近づくたびに、桃井を縛る制約が非常に多くなる。

 青峰の体つきは非常に男らしい。野性味のあると言った方が正しいのかもしれない。綺麗なバランスといえば黄瀬であるし、細身で引き締まり過不足無いといえば緑間だ。青峰はまるで本能が、体が欲するままに筋肉がついた体、と言う言葉が非常に当てはまる。

 女性達は、色んな意味で青峰に好意を寄せているのだろう。そのスバ抜けた才能に、この男らしさに。

 (大ちゃんが、)

 先日に会話が蘇る。部室での馬鹿な男子高校生の会話。

 (童貞のはず、ないじゃない)

 彼らは軽口で流しているだろうが、彼は『誰が童貞だ』と口にした。

 青峰はくだらない嘘など付かない。面倒くさいだけだとしても、彼は心根が素直で、不可能ごとなどないと本気で思っているからこそ、頭で裏をかこうと考えているのではなくどんなプレイスタイルすらも可能にしている。

 青峰の手が唐突の頬に触れた。桃井はその手の持ち主を見る。

 思い返しても中学三年の頃の青峰のすさみ具合は酷かった。

 黒子の退部直後がピークだったのかもしれないが、桃井はその時期処女を捨てた。それはもてる全てで、慰めた結果でありそのことを一欠片も桃井は後悔などしていない。

 (私が、大ちゃんに)

 (捧げられるものが、何かあというのならば)

 柔らかな肉体があってよかった。縋るべき温度のある肉体があってよかったと、桃井はただ思う。ただ縋る指先を、弱っている神様をただ包むように桃井はその日、体をただ青峰に差し出した。

 それだけのことだ。


沉归

车祸现场

总裁赤*演员黑


《小鲜肉夜会集团老总》

《劲爆!十八线演员强吻总裁》


“诶呦,不是我说,好配!”

“楼上加一”

“这什么世道!出来mai吗?!恶心!”


【天天报道v:据知情者透露,赤司集团的总裁已婚,猜测夫妻不和故另寻新欢】


【蜗的事报道v:该十八线黑子姓演员靠潜规则上位已不是第一次】


【灯日报v:据可靠人员透露,赤司总裁正在办理离婚手续】


【赤司集团v:不好意思,来晚了。这是你们要的证。结婚证.jpg】

“卧槽,打脸现场”

“666,各大日报翻车现场”

“明日头条这样写【各大日报翻车现场,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哈哈哈哈哈哈”


【赤司征十郎v:我追的他。戒

总裁赤*演员黑


《小鲜肉夜会集团老总》

《劲爆!十八线演员强吻总裁》


“诶呦,不是我说,好配!”

“楼上加一”

“这什么世道!出来mai吗?!恶心!”


【天天报道v:据知情者透露,赤司集团的总裁已婚,猜测夫妻不和故另寻新欢】


【蜗的事报道v:该十八线黑子姓演员靠潜规则上位已不是第一次】


【灯日报v:据可靠人员透露,赤司总裁正在办理离婚手续】


【赤司集团v:不好意思,来晚了。这是你们要的证。结婚证.jpg】

“卧槽,打脸现场”

“666,各大日报翻车现场”

“明日头条这样写【各大日报翻车现场,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哈哈哈哈哈哈”


【赤司征十郎v:我追的他。戒指.jpg】

“总裁大人威武!”

“赤司:也是我上的他。哈哈哈”

“楼上,你号没了”

“放我下去,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黄濑凉太v:小黑子明明是我的。哭.JPG 大哭.JPG 打滚哭.JPG 翻来覆去哭.JPG】

“黄黑的我被迫吃了赤黑的粮。哭.JPG”

“我是你的!”

“+1”“+1”


【赤司集团v:黄濑先生,请注意言辞,您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传票在来的路上”

“哈哈哈哈哈”


【赤司征十郎v:凉太,你的通告可以停一停了。✂️.JPG】

“啊啊啊啊,别,求赤司总裁高抬贵手!”

“警告来了!”

“可怜的黄濑君”


赤司放下手机,将怀里露在外面红印子的手放进被窝

真好

又是抵制凉太的一天呢


夜月靈空

【黑籃※核心的能力】※照榮中學回憶篇§首部曲※第四章

>>首部曲日落時分※第二章※細馬齋篠

四章:同性相吸,物以類聚乃世間常理,誰也打不破規律,逃不開命定的軌跡,這便是緣份天注定。


當大友離開地街後,蒙面青年脫下了面罩,隨即用手機撥通了一通電話。

「道上的手勢、夜月學院的出身、天才麻將神童的實力、急中生智的機敏……少爺,這樣的人才,真不愧是SSS等級的特優生。」

『嗯,我剛才透過監控也看見了。你沒發現他用褲袋裡的麻將偽裝骰子落地的聲響,證明夜月學院的訓練還是很不錯的。』

「少爺,你不打算將他收為己用嗎?」

『……他可以為地街所用。總之,他就交給你了。』

電話被掛斷,青年將手機放回褲袋,回想起剛才與大友鬥骰...

>>首部曲日落時分※第二章※細馬齋篠

四章:同性相吸,物以類聚乃世間常理,誰也打不破規律,逃不開命定的軌跡,這便是緣份天注定。

 

當大友離開地街後,蒙面青年脫下了面罩,隨即用手機撥通了一通電話。

「道上的手勢、夜月學院的出身、天才麻將神童的實力、急中生智的機敏……少爺,這樣的人才,真不愧是SSS等級的特優生。」

『嗯,我剛才透過監控也看見了。你沒發現他用褲袋裡的麻將偽裝骰子落地的聲響,證明夜月學院的訓練還是很不錯的。』

「少爺,你不打算將他收為己用嗎?」

『……他可以為地街所用。總之,他就交給你了。』

電話被掛斷,青年將手機放回褲袋,回想起剛才與大友鬥骰的畫面,不禁笑了笑。

「老大,你在笑什麼?」一名小混混問道。

「剛才那小子處變不驚,淡定從容,實力強硬,真是個有趣的家伙。更重要的是,那位大人看上他了。既然如此,無論如何,就算是強迫也要讓他不得不加入地街。」青年笑說道,事情真是變得愈來愈有趣了。本來聽說有個身手不凡的小子,想讓他一展身手讓少爺瞧瞧,要是少爺相中了,那就把他招攬過去當掩人耳目的護衛,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是夜月學院的SSS特優生。這下子,少爺不能出手把人放在明面上,但他可以擺在地街。麻將的能力,加上夜月學院的培訓,這小子在地街肯定能混得如魚得水吧?問題是,怎樣才能讓他心甘情願地加入地街呢?

青年一邊想著,一邊回憶剛才有關大友的個人資料,倏然嘆了一口氣。說不定用不著他出手,這小子也會墜落吧?畢竟,他現在已經搖搖欲墜了。

 

距離事件發生已經一星期。大友以一敵五,並且在地街的據點裡全身而退的消息幾乎傳遍整個校園。一夜之間,大友成為學生們閒話家常的話題主角,大家對大友的關注度提升至一個極點,就連麻將部的人也在背後指指點點。對此,村上又怒了,他扯著大友的手袖將其拖至會議室,「大友子夜!你是不是瘋了?夜月學院教給你的本領,不是用來給你逞一時之快當什麼大英雄,或是去捅不良少年的老窩!要是讓外界知道你參與暴力事件,你會被禁賽,到時候誰來代表照榮中學參賽?你給我有點責任心行不?你是王牌,王牌的職責就是贏比賽,其他事你不用管!你再這樣任性下去,終有一天麻將部會被你害死。我警告你,要是讓我發現你有什麼不對勁,可別怪我出手處理你!」村上連珠發炮地向大友發難,「就算你是SSS等級,別忘了我也是夜月學院的,知道嗎?」大友眨了眨眼睛,隨即點了點頭。

此後,村上發出禁止令,禁止麻將部的人繼續議論大友的事情,同時亦禁止大友出入麻將部,直至風波停下來。沒有了課外活動,大友上學的生活便更加平淡了。畢竟,就算大友的人氣急劇上升了,一般人還是不會主動接觸大友,尤其大友還是因為暴力事件才弄得人所皆知,有些學生甚至把大友劃分成不良少年的一員。當然,凡事總有例外,而這個例外亦令大友頭痛萬分。

「夜夜,我叫細馬齋篠,請多多指教。」

那是下學期開學的第一天,班裡的座位重新調整了,大友被安排坐在最窗邊的最後一個座位。說實話,對於這樣的邊緣位置,大友覺得很安心。唯一不太滿意的是,自己前方坐了一個怪人——細馬齋篠。

細馬是班裡公認的好人,為人和善親切,樂於助人,整天都笑嘻嘻的,班裡的同學都很喜歡他,經常把麻煩事推給他處理。舉個例子,值日生是班內的學生輪流擔當,但因為細馬脾氣好,不計較,有些同學拜託他替更,細馬二話不說便答應了。久而久之,大家都開始不輪流值日了,值日生的工作便徹底交給了細馬。對此,大友一開始有點困惑。他應該順應大隊蹺掉值日,還是盡忠職守?最後,為了避免自己成為突兀的存在,減低與他人接觸和對話的機率,大友也選擇逃掉值日生的工作。

除此之外,細馬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他熱愛閱讀,尤其是名言警句。這個喜好甚至影響他的日常溝通,因為他總喜歡跟人講大道理。不光是人,就連老師、一草、一木都可以是他的聊天對象。明明性格如此古怪,但大家就是接納了細馬,卻排斥他。對此,大友深感不解,但也沒想過要去了解。

本來,細馬並沒有關注他,頂多是小休的時候會對著他聊幾句,而大友也是點頭或搖點去打發細馬。然而,事件發生後,細馬就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開始不斷找他麻煩。上課也好、小休也好;午膳也好、放學也好,無論大友如何無視他,細馬就像死纏難打的影子般怎樣也擺脫不掉。拜此所賜,班裡的同學對大友的關注由最初的暴力事件變成細馬的詭異行為。細馬異常的舉動甚至驚動了班主任,那一天,班主任把他們二人喊到教師室裡,向細馬詢問情況時,細馬的回答簡直莫名其妙。

「同性相吸,物以類聚乃世間常理,誰也打不破規律,逃不開命定的軌跡,這便是緣份天注定。」

細馬總是講些玄之又玄的話,讓人抓摸不透。但大友心中明白,細馬的眼神和他一樣,孤寂而寒冷。因此,當細馬說出同性相吸,物以類聚時,大友的眉頭挑了一下,臉上露出了然的神情。或許,細馬跟他一樣,心裡架起一座孤島,誰也無法靠近。

「夜夜,你剛才露出了然的表情,你是讀懂了什麼?」當大友打算回家時,細馬倏然伸手抓住了大友的肩膀,「讀懂他人內心的前提是自己內心也有一顆跳動的心臟。我讀不透人心,但我一直在心理學的道路上奔馳,沒有放棄,因為讓奇蹟隕歿的不是錯誤,是一顆不肯相信拚搏的心。」

細馬直勾勾地盯著大友,那神情有點瘆人,就連說出口的話也是奇奇怪怪。大友一臉惘然地望著細馬,見此細馬嘆了一口氣,「抱歉,我還以為你剛才活過來了呢。」

「什麼意思?」大友問道。這是大友第一次主動向細馬詢問,對此細馬有點興奮,他興致勃勃地東拉西扯了一大堆警世名言,就在大友快要喪失耐性時,細馬總算講了一句人話。

「我曾經跟你說過,沒有人是天生冰冷,只有經歷才會磨掉人性。話雖如此,你平日裡在課室的一角不張揚地活著,彷如空氣,又像幽靈,更似是一具活死人。而你剛才了然的神情,是你難得一見的波動,宛如一潭死水泛起了漣漪般美麗動人。」

大友眨了眨眼睛,活死人?難道我在他人眼中是這樣的存在嗎?心裡突然覺得可笑,到底剛才是誰說了同性相吸,物以類聚?細馬到底是尚未察覺,還是自欺欺人?

「冰封不代表不存在,同樣耀眼也不代表存在。」大友淡然地說道,雙眼與細馬對視著,大友那雙幽藍的眼瞳就像看透了細馬的內心,大友的嘴角抹起一道幾不可見的笑意,「我若死去,你可活著?」

這是大友第一次長回應細馬。細馬怔住了。下一秒,細馬收回自己緊抓著大友肩膀的手,臉上的笑容似乎有點僵硬。我若死去,你可活著,我的狀態若被你稱為死去,你的狀態可否稱得上活著?這還真是非常犀利的反問句啊。

細馬無聲與大友對望,二人雙目對視了數十秒,細馬這才轉移了視線,「真是有趣呢。夜夜,是我狂妄了。或許,我們心裡下著的,是同樣溫度的雪。」

他們的世界是同樣的漫天飛雪,身邊是同樣的孤寂,心也同樣的冷。這一刻,大友確信了。細馬在自欺欺人,這家伙跟自己是同一類型的人。如細馬所言,他們心裡下著同樣冰冷的雪,只不過細馬表面上笑臉迎人,而他則冷臉相待。實際上,細馬比他更加虛偽,細馬心中的積雪,厚如城牆,牢不可破,那細馬一直以來不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嗎?細馬到底何來的資格,妄圖插手他的事?

似乎是看懂大友心中的暗諷,細馬輕聲一笑,「事分輕重緩急,病入膏肓的無藥可救便是十萬火急的要緊事。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夜夜,你願意讓我救你嗎?」

大友聞言眉頭微皺。救他?他有什麼需要別人來救嗎?大友不懂,所以他直接無視細馬,就這樣越過細馬,離開學校了。

結果,細馬對大友的糾纏更加頻繁,就連大友這座冰山也快要變火山了。就在大友快要受不了之際,那個人出現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在寫細馬和大友互動的部分,有些細節我是省略了,因為之前的點文裡有詳寫。大家要是忘了/想重溫,可以去翻一下點文的文件夾唷!

✿小劇場✿大家一起來吐槽吧✿誠凜高校,參上!

相田:大家好~~我們又見面了!!啊哈,說起來第一部的小劇場只會出現我們、海常和秀德三所學校,所以這一章算是輪到第二輪了呢!總而言之,第二輪就是由我們打響頭炮啦!!事不疑遲,吐槽開始吧!針對這一章的內容,大家有什麼想吐槽嗎?

伊月:實不相瞞,其實我還在停留上一章的劇情裡。大友居然會跟不良少年這個詞有所關聯,真的令人十分吃驚呢。

小金井:嘛,那種感覺就像是日向一年級時的樣子嗎?!

日向:喂!!!黑歷史就不要再提啊!!!(羞怒

木吉:不不,我覺得還是不一樣唷!畢竟日向只是將頭髮染了,子夜可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啊,我還是別接著說了,不然就劇透了。

小金井:欸~~來嘛木吉!!一時劇透一時爽,一直劇透一直爽啊AWA

木吉:作者說了,我要是劇透的話,下次的誠凜小劇場我就不能出場了。

火神:本來前輩你作為照榮的一員出席小劇場就很奇怪啊!你明明對大友的過去應該很熟悉才對吧?!而且,小劇場是給予其他平日劇份少的角色多露面,木吉前輩你就不需要出場了吧?你的曝光率很高啊!!

相田:好~火神發言次數減一。是說你又把為數不多的發言次數用在吐槽以外的話題上啊......不過這次我也支持火神喲,你這個照榮笨蛋二人組也能出場還沒有發言限制,某人真的私心很重啊。

木吉:欸?怎麼這樣?(委屈臉)我跟子夜其實也只是三年級的時候接觸了半年,關於子夜的過去,我其實也沒有太了解。比如說地街吧,我也就是聽過一些傳聞而已,詳細的情況你們等後面的章節就會懂了。而且,我也不知道子夜和細馬是怎樣相識的。

河原:咦?但是我記得大友在花宮戰之前不是發過一次脾氣嗎?那時候大友就有提及細馬這一個人,當時前輩你看上去對於他不陌生啊?

木吉:那是自然的啊,細馬也是籃球部的成員嘛。他可是由一年級起便待在籃球部了唷?

福田:但前輩你也不清楚大友和他是怎樣認識的嗎?

木吉:是啊,子夜初進籃球部的時候,他的性格還不是如今這般開朗,所以我也沒有很了解子夜在加入籃球部之前發生過什麼唷。

降旗:是這樣嗎?但我們總覺得前輩你對大友非常了解呢......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日向:因為木吉這個大白痴的神經大條在某一方面上反而非常敏感吧?

土田:哈哈哈,贊成。

小金井:贊成+1。

相田:贊成+2不解釋。

伊月:贊成+3。

黑子:贊成+4。

火神:咦?!黑子,你要把發言次數浪費在這種投票上嗎?!

相田:好~火神發言次數減一,黑子發言次數減一。

火神:........(一臉老子想說話但又不能說的憋樣

土田:好了,我們還是回到吐槽身上吧。比起大友跟不良少年扯上關係,我對於麻將部的村上一直針對大友一事感到很費解,他為什麼總是針對大友呢?難道他們二人以前有什麼過節嗎?

相田:不,我想這其實不難理解吧?村上對大友一直進行毫無理由的針對,其實就是出於妒嫉吧?換一個角度,要是青峰成為了我們的隊員,而你又是隊長,你會怎麼想?

火神:ONE ON ONE啊!!瘋狂地ONE ON ONE,妥妥的~

相田:你這個籃球白痴給我禁言吧你!!!

日向:青峰成為了誠凜的一員......我第一反應是輕鬆吧。因為有青峰在,奪冠的機率便穩定不少。不過青峰如何融入隊伍也是個令人頭疼的問題......

木吉:這交給子夜去說服不就行了嗎?

日向:啊,這個主意不錯呢。

伊月:監督,你舉這個例子似乎有點錯了啊XDD

相田:那福田你來說說,要是這事發生在你身上,你的感受是什麼?

福田:我嗎?我想,我大概是害怕吧?身為隊長,我和青峰的實力實在相差太多了,我想我會把隊長之位讓出去吧.....

相田:但對方是一年級,而你是三年級,隊長之位不能讓呢?

福田:.....那日子就過得很不舒坦了。只要見到青峰,自己這個隊長總覺得好沒用啊......

相田:那你能怎麼辦?

福田:努力訓練?

相田:問題是你就算再努力訓練也贏不了青峰吧?

福田:但可以努力地將差距縮窄嘛......

相田:但你在進步的同時,青峰也會進步啊?而且,他的一步是你的十幾步唷!

福田:.......

河原:這種感覺也太難受了......

相田:我想,這位村上的心情大概就是這樣吧。因為心裡難受,所以他下意識找大友這個罪魁禍首出氣。

伊月:唉,這是心理素質不夠堅定啊。就算難受也好,自己要做的事也不會變。而且隊長的職責很廣,實力強不代表是個好的領袖。

日向:只是這一點,村上並沒有想通吧?

黑子:是說這一章比較多的篇幅是細馬君才對,為什麼討論突然全集中在村上前輩身上了?

相田:啊哈哈哈我們扯太遠了哈,謝謝黑子的二次發言。那麼,針對細馬齋篠這人物的出場,大家有沒有想吐槽的地方?

小金井:說實話第一次聽到細馬是大友的第一位朋友時,心中對這人是充滿了好奇。不過從這一章來看,這位細馬也不簡單啊,怎麼看都是個心事重重的人呢。

土田:這一章的標題也寫了啊,同性相吸,物以類聚,看來大友和細馬二人的過去也非常有趣呢。

相田:好!今天的時候也差不多了吧?上次是河原來抽籤,這次就交給降旗吧,畢竟你今天的發言次數也很少。

降旗:欸??我嗎??(慌張地接過抽籤盒)好,那我抽了喔!!啊,是橙色.....

相田:上次是秀德抽中我們,這次輪到我們抽中秀德嗎?嘛,算是回禮吧。那麼,小劇場完結了唷~~下一章見!


乌鸦像张写字台

他的心意 奇迹×你

是很久以前的库存 有很多不太满意的地方 不喜欢的请嘴下留情

青峰

  那天傍晚你在家里看电视看得正欢 黄濑一个电话给你打来 跟你说青峰因为心情不好喝醉了 正在xx街道的篮球场发酒疯 你听得火急火燎心想这男人怎么可以胡来 心急如焚的你没听出电话里黄濑窃笑的声音

  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那个篮球场 昏暗中一个矫健的身姿活跃在篮球架前 根本不是喝多的样子 你因为被欺骗了很生气 不过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这时青峰注意到了你 先是一愣 而后大步朝你走来 高大的身形将你笼罩 他冲你痞痞的笑了“你怎么来了?”你气鼓鼓的回他“黄濑那家伙说你喝醉了在这里耍酒疯 看来他...

是很久以前的库存 有很多不太满意的地方 不喜欢的请嘴下留情

青峰

  那天傍晚你在家里看电视看得正欢 黄濑一个电话给你打来 跟你说青峰因为心情不好喝醉了 正在xx街道的篮球场发酒疯 你听得火急火燎心想这男人怎么可以胡来 心急如焚的你没听出电话里黄濑窃笑的声音

  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那个篮球场 昏暗中一个矫健的身姿活跃在篮球架前 根本不是喝多的样子 你因为被欺骗了很生气 不过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这时青峰注意到了你 先是一愣 而后大步朝你走来 高大的身形将你笼罩 他冲你痞痞的笑了“你怎么来了?”你气鼓鼓的回他“黄濑那家伙说你喝醉了在这里耍酒疯 看来他认为我空闲时间很多”青峰听后嘴角的弧度咧得更大“嗯?如果我真的喝醉了又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怎么这么着急啊?”你被他噎得说不出话 正想着怎么搪塞过去 “啾”的一声 青峰低下头 夺走了你的初吻

黄濑

  你喜欢黄濑 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 你会在他打球的时候偷偷去看他 你看着他矫健的身形和近乎完美的球技 心里一阵阵骄傲 在黄濑休息的时候 一大群女孩子围过去送水 叽叽喳喳的将黄濑围在中间 你看着黄濑微笑着跟她们聊天 不由得紧紧捏住手中的水瓶 是啊 自己永远没有勇气上前像她们一样表达自己的爱慕 黄濑是天边闪闪发光的星星 有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喜欢他 他又凭什么注意自己?你这样想着 低着头默默离开了 并打定主意不再来看他打球

  大约一个月以后 你跟着拥挤的人流走出校门 你无精打采的走着 蓦然被一阵清脆的铃声惊醒 一辆自行车横在你面前 座位上的竟是你朝思暮想的帅气身形

  听见他准确的叫出你的名字 你一时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认识我?” “你也认识我 不是吗?”黄濑笑了 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我说不认识你你也不信啊…”你低声嘟哝道 他哈哈大笑 清脆的嗓音依然触你心弦 他又问“为什么不来看我打球了?”

  原来他都知道 你红着脸将目光转向别处“看你打球的人那么多 你又不缺我一个” “是吗?”他挠挠头 “可是那么多张漂亮脸蛋儿里 我只记住你了呀” 你睁大眼睛瞪着他 费劲巴力的理解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又咧嘴一笑 将双手插进口袋里 身体微微前倾 然后说出一句令你差点晕过去的话“我说 要不要当我女朋友?”

  夕阳西下 他白衬衫的衣角在风中微微扬起 你看见他在落日的光线下红了的耳朵 你的心像初遇他一样狂跳 磕磕巴巴的说“你…怎么会…”

   “笨蛋”他亲昵的弹了弹你的额头 柔声道“我是真的喜欢你呀” 见你不说话 他又一脸委屈地道“到底要不要啊…你拒绝的话 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你看着他俊逸的面孔 心中挤满了甜蜜的粉色泡泡 于是你点了头 他的声音里有了狂喜“真的吗?那可真是我天大的运气…你说喜欢我我才相信” “…我喜欢你”你乖巧的应声 话音未落 黄濑就低头吻住了你

  轻柔的触感中 你感到他的睫毛在颤动 良久 他停下 性感的嗓音击打着你的耳膜“上车”

紫原

  你跟紫原表白那天是做好了必死的心理准备的 从以前接触的情形来看这种人听了你的话会有反应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在你红着脸倾吐自己的心意的时候 紫原斜眼漫不经心的看着你 你捕捉着他几乎没有变化的表情越说声音越小 在你说完时你听见他“噢”了一声 你简直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紫原在你看来神经质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美味棒 他拆开包装后默默递给了你 你颤巍巍的拿了一根 然后僵在原地看着他 他挑挑眉“你吃”你不解的将美味棒的一半放进嘴里 心里的疑惑达到极点

  下一秒 紫原的脸在你面前放大 他咬着美味棒的另一半 薄唇与你的唇相碰 他就那么吃完 咽下去之后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舔了一口嘴上的食物渣 湿润的触感在你的唇上一闪即逝 你霎时红了脸 他慢慢把脸移开 有些无辜的看着又恼又羞的你“干嘛 我又没说都给你”你无语得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要命的是他又紧接着来了一句“味道好像不错…” “啊?” “你的味道”

赤司

  你知道像赤司这样的人 无论对谁都是礼貌有加 风度翩翩的 这样一个活脱脱的中世纪绅士标本偏偏让你给喜欢上了 你在着迷于他从容举止的同时隐约感到他对你的几丝温暖 你深知这可能是因情愫产生的幻觉 你清楚自己的不自量力 却越来越无法自拔 在那个落日余晖的公园里 你跟他表了白 你红着脸轻声细语的诉说你的感情 而他背对着你红发微微扬起 你做好了虽被拒绝得委婉却永远不能再面对他的准备 冒死上前从后面抱住了他 你轻轻将脸放在他的后背上 突然诧异为何他胸膛里的东西跳的如此厉害

  你听到赤司轻笑了一声 他转过身来将你搂在怀里 你的额头被他轻轻印上一吻 他的声音在你耳边放大 语气无比宠溺“你怎么这么讨我喜欢啊”

绿间

  “巨蟹座今天的运势排行第一 并且有希望得到最渴望的东西”

  面前的人一如既往的一本正经 和往常一样向你通报着星座运势 只是说到后一句话时 语气重了些

  你看着站得笔直、校服一尘不染的绿间 饶有兴趣地勾起了嘴角 “那又如何 仅仅是有希望而已”

  绿间推了推眼镜 说道 “即使概率只有千分之一 为了重要的东西 也值得争取” 原本自信的声音变得有一丝不自然

  “嗯?那不妨让我听听对绿间同学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

  绿间沉默了片刻 然后靠近你 手腕上的铃铛叮当作响 那是巨蟹座今天的幸运物

  “如果你愿意的话 可否让这微小的概率出现 也就是——和我交往”

  他这句话 你不知道等了多久

  你嘴角的笑容不由自主的放大 回答道 “乐意至极”

  绿间也许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他微张着嘴巴愣了片刻 突然抬起一只手放在唇边 轻咳了一声

  “绿间同学 你笑了”

  “你看错了”

  你一把抓住他的手 掌心与他接触的一瞬间 你感觉到那里溢满汗水

  绿间同学 也会紧张呢

柚子奶盖乌龙茶

【拼团招人】妈妈看看我!

黑篮小食量固团 招可以长期合作分食的太太,每个角色只招1-2个妈。诚信食量和亲妈优先。有意者私聊。
正常情况1-3能开就开,柄图美丽会多开,团内呼声高的也会开。丑柄就....
大概率会拼玛莎有的谷子,场贩之类的会拜托鱼干太太帮忙代购。
有调价,热门可能捆。多开的不会强制吃,会拿去推销。
是个友善的养老佛系团,谷子有冲突先商量平分,无法平分或没有结果就骰子或者手速决斗。会尽量保证人人都能吃到谷,所以希望来的大家都是和和睦睦地愉快吃谷。
团长是学生,但身心健康,没有疾病,性格温和很好讲话,是个讲诚信的文明人,请各位不用担心。
目前火神,黄濑还有赤司不缺人。热烈欢迎冷门妈!!!

黑篮小食量固团 招可以长期合作分食的太太,每个角色只招1-2个妈。诚信食量和亲妈优先。有意者私聊。
正常情况1-3能开就开,柄图美丽会多开,团内呼声高的也会开。丑柄就....
大概率会拼玛莎有的谷子,场贩之类的会拜托鱼干太太帮忙代购。
有调价,热门可能捆。多开的不会强制吃,会拿去推销。
是个友善的养老佛系团,谷子有冲突先商量平分,无法平分或没有结果就骰子或者手速决斗。会尽量保证人人都能吃到谷,所以希望来的大家都是和和睦睦地愉快吃谷。
团长是学生,但身心健康,没有疾病,性格温和很好讲话,是个讲诚信的文明人,请各位不用担心。
目前火神,黄濑还有赤司不缺人。热烈欢迎冷门妈!!!

流光向暖

【黑篮BG】 御风而行 Chapter 19

  

  晚饭丰盛而精致,已经休息了一段时间的众人在饱餐之后又满血复活,精神奕奕了。外面的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但是在踏出庭院后放眼望去,桂川两岸盛开的樱花在不同颜色的灯光的照耀下犹如通透的水晶琉璃,绚烂妖冶。漫步其中犹如置身于奇妙的幻境,而特色小吃的摊位又给这仙境凭添了一缕烟火的气息。簇拥盛开的樱花,黑夜里色彩斑斓的荧光,混合着碳火味道的美食香味,游荡其中的人群,一派繁华热闹的景象。

  十几个人,走着走着就各自结成小组走散了。黄濑奈奈子、冰室辰也、实渕玲央和叶加濑泉四个人,赤司征十郎和闲院兄妹,青峰大辉、黑子哲也和桃井五月,黄濑凉太拉着橘立夏找到一家便利店大大方方地买了几罐啤酒和几包零食,找了个...

  

  晚饭丰盛而精致,已经休息了一段时间的众人在饱餐之后又满血复活,精神奕奕了。外面的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但是在踏出庭院后放眼望去,桂川两岸盛开的樱花在不同颜色的灯光的照耀下犹如通透的水晶琉璃,绚烂妖冶。漫步其中犹如置身于奇妙的幻境,而特色小吃的摊位又给这仙境凭添了一缕烟火的气息。簇拥盛开的樱花,黑夜里色彩斑斓的荧光,混合着碳火味道的美食香味,游荡其中的人群,一派繁华热闹的景象。

  十几个人,走着走着就各自结成小组走散了。黄濑奈奈子、冰室辰也、实渕玲央和叶加濑泉四个人,赤司征十郎和闲院兄妹,青峰大辉、黑子哲也和桃井五月,黄濑凉太拉着橘立夏找到一家便利店大大方方地买了几罐啤酒和几包零食,找了个相对比较幽静的树下席地而坐。两个人忍不住窃笑,橘立夏说:“没想到买酒这么容易的啊?”

  黄濑凉太解释说:“因为我们的样貌和年龄比较模糊,这种小的便利商店为了销售就会自我安慰地觉得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说着他拿出一罐啤酒,拉开拉环递给橘立夏,自己又拿出一罐打开。

  “凉太喝过酒吗?”橘立夏看着自己手里的那罐啤酒说。

  “偶尔喝过一点点,放心吧,这种啤酒度数很低,喝一两罐没关系。”

  橘立夏将啤酒放到嘴边,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小口,咂咂滋味,皱着眉头说:“味道真的不好哎。”

  “酒的味道就是都很怪,你不喜欢就不要喝了,我也有买可乐。”

  “没关系,我再试试。”橘立夏说着又喝了一小口。

  “你怎么突然想起喝酒来了?有心事?”黄濑凉太有些担忧地问。

  “没有,只是偶尔想要找些有意思的事玩玩。”

  “感觉越长大我们的时间就越少了。”黄濑凉太说完喝了一口啤酒。

  “因为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呀。”

  黄濑凉太看了看一脸恬淡的橘立夏,怔了怔,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没有解释什么,反而顺着她说:“要趁着年轻多赚些钱将来才有底气选择过怎样的生活啊。”

  “凉太考虑得那么长远吗?”橘立夏望着面前的人,一张俊美的微笑着的脸,眼里却分明有着一丝成年人的成熟和顾虑,现在已经不能再用少年这个词去称呼他了。黄濑凉太早早地开始做模特,很多人都十分羡慕,但模特这一行外表光鲜亮丽,实际却非常复杂,他在那个圈子里的这些年,学会了不少,但代价就是也丢掉了身为少年的一些特质。虽然外表看起来聒噪又不太聪明的样子,实际上比大多数人更擅于察言观色,也更懂得人情世故。他时常吵闹地混在大家中间,或许也是想要证明自己还是那个少年。

  “并没有啊,你知道我不太会做规划,而且也想不出到底能做些什么。”他仰头喝了两口啤酒说,“想要做职业篮球运动员不光是实力,也需要有些运气。学习就不想了,我实在不是那块料。只有做模特我也算是入行了,做起来比较得心应手吧。”

  “不准备读大学了吗?”橘立夏有些担忧地说。

  “还是会读的吧,虽然经纪人说这几年是最好的发展时机,但我总觉得光是靠脸还是不行啊。”

  橘立夏不禁莞尔,说道:“虽然我相信凉太光靠脸就可以了,但我还是支持你坚持把大学读下来。”

  从小到大,奈奈子总是在嫌弃他,而橘立夏似乎总是相信他的。

  他们一边聊天一边喝酒,觉得那酒似乎也不那么难喝了,六罐啤酒最后全部喝光了,黄濑凉太喝了四罐,橘立夏也喝了两罐。黄濑凉太把空的啤酒罐和零食袋子扔进附近的垃圾桶,橘立夏也站了起来,头有些晕眩,手脚也有些发麻。她揉了揉额头说:“我们回去吧。”

  黄濑凉太扶住她的胳膊说:“第一次喝酒,感觉怎么样?”

  “头有些晕,其它还好,没有特别的感觉。你呢?比我多喝了一半,是什么感觉?”

  “也是稍微有些晕,过一会儿就好了。”

  他们走上主路往回去的方向走,走了没几步,就听到桃井五月在后面喊他们的名义:“小黄,小夏。”他们闻声停下脚步,回过身来等桃井五月、青峰大辉和黑子哲也跟上来。

  “你们两个跑去哪里了?”桃井五月看着两个人亲密的姿态和橘立夏绯红的脸,凑到橘立夏的面前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他们说,“你们偷偷跑去喝酒了是不是?都不叫我。”

  青峰大辉皱着眉头说:“未成年不许喝酒吧?”

  “阿大平时像个不良少年,这个时候倒是像个好孩子一样。”桃井五月调侃地说。

  黄濑凉太解释说:“大家都走散了,你就只顾追着小黑子,找不到你了呀。”

  桃井五月看着黄濑凉太一直握着橘立夏的胳膊没有放手,于是问:“小夏喝了多少?醉了吗?”

  黄濑凉太说:“才两罐而已,没什么事,这里人太多了,怕她会被撞到。”

  “小黄还真是体贴。”

  五个人回到赤司家的住宅时,赤司征十郎和闲院兄妹已经回来了,正在茶室喝茶聊天。冰室辰也、黄濑奈奈子、实渕玲央和叶加濑泉还没有回来。黄濑凉太的醉意已经全消了,橘立夏还有些头晕,看样子情绪有些低落。她要先去洗澡休息,青峰大辉打了个哈欠,这一天都没怎么休息,这个时候也确实有些乏了,他默不作声地跟着她离开了客厅。

  “你干嘛跟着我?”橘立夏和青峰大辉一起上楼时,她纳闷地回过头问。

  “哪有跟着你,我只是要回去睡觉了,客房不是都在这个方向吗?”

  橘立夏便不再作声,默默地继续往前走。走了两步,青峰大辉说:“你为什么要喝酒啊?你不是好学生吗?应该会很自觉地遵守规矩吧?”

  橘立夏微微怔了怔,说:“因为有趣呀。”

  “就因为这就要破坏规矩吗?”

  “你并不是个遵守规矩的人吧?干嘛要管我遵不遵守规矩?还是说这破坏了我在你心中优等生的想象,你觉得不平衡了?”橘立夏的语气十分犀利,好像带着一股怒气。

  “根本就不是,我才懒得管你怎么样呢。只不过是好奇而已。”青峰大辉不屑地说,心里却有些别扭,明明两个人越来越熟悉了,却为什么关系却越来越糟糕了呢?

  大概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橘立夏洗了澡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一夜安眠。


花啵也yu
急出本回血,占tag抱歉 本本...

急出本回血,占tag抱歉 本本如图,亚维洛太太的赤黑漫本,急出,只挂两天,邮费请自理。有意者留言或私戳我都可以的☆ヽ(。ゝω・。)ノ

急出本回血,占tag抱歉 本本如图,亚维洛太太的赤黑漫本,急出,只挂两天,邮费请自理。有意者留言或私戳我都可以的☆ヽ(。ゝω・。)ノ

污阿黄

东北话遇上日漫——黑篮篇

当你发现他在看着你

◇恶搞向/ooc属于我/勿撕/不会写哲也所以不带他玩

◇请随手点心和蓝手来关爱手残写手

◇作为南方人整东北话真的太难了/欢迎投稿/私信评论都可

赤司征十郎

​你对上他异色的眼瞳时——

“哎哟我去,大兄弟你咋还没从中二病毕业哈?瞅你年纪也不小了。”​你吃惊地眨了眨眼睛,“红色美瞳怪好看的,我也想整个戴戴。”

​青峰大辉

​你看到他拗黑的肤色时——

“哎哟瞅瞅你黑成啥样了,打着灯在晚上都指不定能找着你人,咋整的啊挖煤啦?”​

​黄濑凉太

你看到他灿烂的金发时——​

“哎哟靓仔?!交个朋友蛮?我啥都会,很能♂干的。”

绿间真太郎

你看到他原谅色发色时—...

当你发现他在看着你

◇恶搞向/ooc属于我/勿撕/不会写哲也所以不带他玩

◇请随手点心和蓝手来关爱手残写手

◇作为南方人整东北话真的太难了/欢迎投稿/私信评论都可



赤司征十郎

​你对上他异色的眼瞳时——

“哎哟我去,大兄弟你咋还没从中二病毕业哈?瞅你年纪也不小了。”​你吃惊地眨了眨眼睛,“红色美瞳怪好看的,我也想整个戴戴。”




​青峰大辉

​你看到他拗黑的肤色时——

“哎哟瞅瞅你黑成啥样了,打着灯在晚上都指不定能找着你人,咋整的啊挖煤啦?”​




​黄濑凉太

你看到他灿烂的金发时——​

“哎哟靓仔?!交个朋友蛮?我啥都会,很能♂干的。”







绿间真太郎

你看到他原谅色发色时——​

张大的嘴能一口包下一颗三色丸子,你十分不解地挑了挑眉,“别为女人伤心啊,寻思着你手里拿着的粉色兔子玩偶是前女友的吧!我跟你说哈,女人的嘴都是骗人的鬼。别整原谅色的头发瞅着老怪了。”








火神大我

​你看到他自带凶相脸时——

“卧槽你瞅啥呢找削啊?”​

沉归

三个问题

“啊啦,黑子君,我们玩个游戏吧”玲央放下酒杯,撑着下巴。

“唔,好的。”黑子皱皱眉,摇了摇头。白皙的耳朵因酒精而染红。“前辈请说。”

“那我就问三个问题哦,请五秒内回答,不然就得喝一杯。”玲央盯着黑子发红的耳朵。

“小征喜欢吃什么”

“我”

“小征平时喜欢做什么”

“我”

“小征,啊,小征,你来接人啊,小心点哦,他已经喝醉了呢”玲央微笑道。

“啊啦,黑子君,我们玩个游戏吧”玲央放下酒杯,撑着下巴。

“唔,好的。”黑子皱皱眉,摇了摇头。白皙的耳朵因酒精而染红。“前辈请说。”

“那我就问三个问题哦,请五秒内回答,不然就得喝一杯。”玲央盯着黑子发红的耳朵。

“小征喜欢吃什么”

“我”

“小征平时喜欢做什么”

“我”

“小征,啊,小征,你来接人啊,小心点哦,他已经喝醉了呢”玲央微笑道。




株式不顺会社

[黑篮·青峰bg]世界第一恋爱 24.名侦探桃井

24.名侦探桃井

  青峰独自回到川崎时,已经接近深夜,家附近的家庭餐馆和咖啡店纷纷打烊,他便走进了附近的一家McDonald's内,随便点了一杯可乐和热可可,翻开手机发了一封邮件,等待着桃井的到来。


  不一会儿,桃井推门走了进来。
  
  “真是的,明天再说也没关系的吧?这么晚出来,还要避开妈妈。”桃井脱去了沾着寒气的外套,放在一边,然后看到了青峰推过来的热可可:“诶,晚上喝这个会变胖的……”
  
  “行了,一杯而已不会有多大改变的。”青峰颇为无所谓的姿态,单手撑住了脸颊。
  
  “嘛,难得阿大变得体贴了。”桃井打趣着青峰竟然想到了给自己也点一份饮品的细心:“还是热乎乎的呢,果然谈了恋爱就变...

24.名侦探桃井

  青峰独自回到川崎时,已经接近深夜,家附近的家庭餐馆和咖啡店纷纷打烊,他便走进了附近的一家McDonald's内,随便点了一杯可乐和热可可,翻开手机发了一封邮件,等待着桃井的到来。


  不一会儿,桃井推门走了进来。
  
  “真是的,明天再说也没关系的吧?这么晚出来,还要避开妈妈。”桃井脱去了沾着寒气的外套,放在一边,然后看到了青峰推过来的热可可:“诶,晚上喝这个会变胖的……”
  
  “行了,一杯而已不会有多大改变的。”青峰颇为无所谓的姿态,单手撑住了脸颊。
  
  “嘛,难得阿大变得体贴了。”桃井打趣着青峰竟然想到了给自己也点一份饮品的细心:“还是热乎乎的呢,果然谈了恋爱就变得温柔多了。”
  
  “啰嗦啊……”青峰用另一只手握住可乐杯,踌躇着说出了之前的事情:“我送真去她表姐家,在门口看到了一些令人在意的事情。”
  
  “啊……”桃井眨了眨眼:“莫非小妙的表姐家,门牌上写着‘木林’?”
  
  青峰怔了怔:“什么啊,你已经知道了?”
  
  “回来的路上才知道的,”桃井晃了晃食指:“之前不是问过你‘如果小妙身上发生了什么复杂的事情’吗?”
  
  “你从那个时候就知道了?”
  
  “怎么可能,只是大概察觉到了一点,也可以说是女人的直觉吧~”桃井将十指交叉,抵在了下巴上:“你和小妙交往之前,不是拜托我去调查过一些小妙的情报吗?”
  
  “……那算拜托吗,明明你自己也很感兴趣。”青峰终于忍不住吐了槽。
  
  桃井无视了青峰的吐槽:“那时不是提到过——小妙因为某些原因没有继续升学,转而跑来我们学校就读,甚至连房租和生活费都靠自己打工赚来吗?普通来说,是跟家里关系很不好才会变成这样吧?”
  
  青峰沉默了两秒:“……啊,然后呢?”
  
  “小妙的学习成绩、为人处事和身上的气质,明显是不错家庭的孩子,却过着这么辛苦的日子。我那时就觉得,大概是家庭内发生了很复杂的事情。但是小妙的情报,当时我也只能查到那么多,直到在杂志上看到了木林真的信息,才有了新的线索。”
  
  “什么线索?”
  
  “小妙的母亲,是庆应义塾医学部的教授,”桃井拿起了热可可,放在嘴边轻轻饮下一口:“旧姓木林。”
  
  “所以,那个木林真,的确是真的表姐?”
  
  “是啊,本来想着‘该不会那么巧吧’,没想到真的是姐妹,”桃井感慨道:“小妙的家庭真的很不一般呢……虽然现在还没有确实的情报,但是我也有了一点头绪。”
  
  “是什么?”
  
  “小妙的表姐是个很出色的天才,上大学之前最擅长理科,拿过不少奖项,曾经考上过东大的理科三类,后来却主动放弃,考进了文科三类,两年后如愿进入文学部。当时这件事引起了小范围的讨论,小妙的表姐……也就是木林真,曾经说过当时家人虽然很尊重自己的想法,但是亲戚却很不理解。”
  
  “这种事情你是在哪里听来的?”
  
  “我找了小妙表姐的所有采访~”
  
  “真有你的……”
  
  “另外一方面,跟家人关系不好的小妙却跟这位表姐很亲近;回东京不去探望父母,却去表姐家拜访……也许比起父母,这位表姐却更加理解她呢。”
  
  “我搞不懂这些事情,”桃井的推理让青峰一头雾水,他烦躁的喝了一大口可乐,皱着眉头:“只是,真过的太辛苦了,又总是对一些私事避而不谈,如果能帮上什么忙的话……”
  
  “也是,这些事情对阿大来说太复杂了……”桃井摩挲着热可可的盖子:“而且,比起我去调查这些情报,阿大更想亲口听小妙来说吧?”
  
  “……”青峰陷入了沉默。
  
  即使已经成为男女朋友,他对妙山却依旧一无所知,而且她的避而不谈,让他意识到两人之间的距离感。
  
  ——真是令人讨厌的距离。
  
  “这种事,直接问她会比较好吧。”
  
  “诶?直接问?”桃井睁大了眼睛:“这样好吗?小妙应该会很介意的吧?”
  
  “……如果那个表姐能够理解她支持她,”青峰站起身:“那我也可以的吧。”
  
  “可是,万一小妙因此而疏远了阿大……”桃井的声音有些焦急。
  
  青峰垂下眼睛:“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但是……”
  
  “走吧,”青峰拎起了外套,向外走去:“我送你回去。”
  
  身后的桃井迟疑了一秒,也抓起了外套,小跑着跟了上来。青峰推开门,内心混乱一片。
  
  「无论怎么想,办法就只有这一个。」
  
  有别于妙山一家的聪明,青峰对自己的笨拙和简单有着自知之明,但他也相信,相信聪明的妙山能够理解自己想要陪着她的决心。
  
  「相信她,也相信我自己。」
  
  虽然这么想着,青峰的情绪却复杂到自己也无法分辨,直到他躺在床上,枕着自己的手臂,一遍一遍的刷新邮箱,看着“没有新邮件”机械的重复,才猛然意识到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不安。
  
  ——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呢?
  
  好在青峰适当的发挥了极度粗神经的特性,不一会儿就从“该如何跟妙山开口”想到了“下次陪老妈去超市应该选哪个口味的罐头”,再然后就拿着手机睡了过去。
  
  “糟糕,忘记充电了啊。”
  
  第二天, 青峰被母亲叫起来吃早饭,而手中的手机保持着打开的状态,屏幕却一片黑暗。他“啧”了一声,随手将手机合上连接了充电器,然后挠着头发、打着哈欠走向了卫生间。
  
  当卧室门关上后,重新启动的手机传来了新邮件的提示音。
  
  
  
  妙山站在料理台后,再次确认了一下邮箱,看到“没有新邮件”的提示后,便将手机合起来放进了口袋,端起两碗味增汤走向了餐桌。
  
  “谢谢,”餐桌另一旁,一个穿着浅灰色居家服的成熟女性接过了汤碗,看着桌子上的早餐感慨着:“和风啊……真好,每天早饭都是土司,已经受够了。”
  
  “那,学一些简单的料理如何呢?”妙山在椅子上坐下,朝着对面的女性笑了笑:“营养也会更加均衡哦。”
  
  “啊啊,不行不行,我可做不到。料理什么的太苦手了啊。”
  
  “真姐还是一如既往呢。”
  
  妙山面前的女性有着栗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英气的眉毛、挺直的鼻梁,正是青峰和桃井曾在杂志上见过的木林真。
  
  “说起来,”木林低下头,一边将烤鲭鱼夹断,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高中生活怎么样?有交到不错的男朋友吗?”
  
  “诶?”妙山的手稍微停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问?”
  
  “手机。做早餐的时候,确认了三次邮箱吧?”
  
  “这样啊……”妙山有些手足无措,下意识的学着木林的样子去夹烤鲭鱼:“一直被看在眼里啊。”
  
  木林将微卷的头发别在耳后,捧起了汤碗:“不想说也没关系。”
  
  “不是的……稍微有些害羞而已。”
  
  “那是没有必要的。”
  
  木林毫无情感变化的语气很容易令人感到压力和冷淡,而妙山似乎早就习惯了木林直白的方式:“嗯……对方是学校里篮球部的正选。”
  
  听到答案的木林却轻轻的停住了手:“真意外……我以为你对运动型不感兴趣。”
  
  “我从前也是这么想的……世上的事情总是让人搞不懂。”
  
  “恋爱这种事……”木林摇了摇头,随即看向了妙山:“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嗯……高高的,很有男子气概,虽然看起来总是很散漫的样子,其实很温柔,”妙山垂着眼睛,轻轻的笑了:“而且,又单纯又可爱,是个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的人。”
  
  “……单纯又可爱?”木林不禁失笑:“你竟然喜欢这样的类型啊……嘛,也好。”
  
  “诶,为什么?”
  
  木林放下了汤碗,再一次拿起了筷子:“小真你啊,从小就聪明,也很通人情世故,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精明了。我一直以为同样聪明的对象才能与你相配,现在看来,单纯的人也不错。”
  
  木林一针见血的评价令妙山难得感到有些手足无措,换做以往,她大概会简单的回应两句,然后迅速避开话题,但是面对着这个行为异于常人的表姐,她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木林仿佛没有注意到妙山的反应一般,自顾自的说了下去:“那个时候,智美阿姨这么问过了吧——‘既然能知道自己不要什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是当然的’。”
  
  “……”妙山沉默拿着筷子,却迟迟没有动。
  
  “虽然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想要什么,但只要一直往前走就会出现想要的东西的……恋爱也好,梦想也好,一定会出现的。”
  
  木林平静的声音却无法抚慰妙山的不安和迷茫,她抬起眼睛,轻轻的、将充满内心的疑惑说了出来:“那……如果一直没有遇到呢?”
  
  “没有梦想就不能生活下去了吗?”木林的表情一片淡然,仿佛在说一件再理所应当不过的事:“没有梦想却好好过下去的人也有很多。”
  
  “但母亲她……”
  
  “智美阿姨有智美阿姨的生活,小真也有自己的生活,两者不能一起讨论,”木林打断了妙山的话:“小真只要做自己就可以了。”
  
  ——可是,要怎样做自己呢?
  
  表姐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路,才能说出这样的话;自己的未来却仿佛被迷雾笼罩,像是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行,让人难以安心。
  
  胸口躁动着不安情绪,如同昨晚辗转反侧的时候一般,妙山的脑中再一次浮现了青峰的模样。她忍不住将左手垂了下去,碰了碰口袋里的手机。
  
  “啊,说起来,”木林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终于看向了妙山:“最近已经开始流行智能手机了,小真的手机确实已经用了三年了吧?怎么样,给你买一个新手机?”
  
  “啊,没有那个必要的……”
  
  表姐妹默契的将话题转移到智能手机上,氛围变得轻松起来。
  
  而在不远的川崎市,刚刚吃完早饭的青峰这才发现手机里的新邮件。
  
  那是一封凌晨三点发过来的、来自妙山的邮件。
  
  【大辉……睡了吗?】
  
  ————————————
  好久不见,我是顺。
  终于回来啦,大家久等了~
  今天开始恢复更新,但由于近期杂事较多,可能暂时没办法恢复以前的更新速度,诚邀各位读者看我的置顶进群,随时了解更新预告时间。
  啊,读者群还有固定飙车写r文的游戏,很热闹哟。

       另外,虽然是完全无关的个人私事……但很想跟各位fo我的读者们报告一下——我最近恋爱了,对方是一个性格跟黄濑有些相似的年下男孩子。托他的福我有了很多灵感,会把很多生活中的恋爱梗写进文里。

       感谢阅读(鞠躬)。

痕上

【all黑】奇迹传说(十八)

[今天的巨蟹座运势是第一呢,带上幸运物黑框眼镜,说不定会遇到一生所爱呢,主动一点会有大收获哦。]

[今天的水瓶座是倒数第一呢,不过没关系,亲密的朋友会为你带来好运哦。]

“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紫原适当插话,他有意将话题抛给桃井,希望她能重振精神。

队伍陷入一段短暂的沉默,所有人都在等桃井的回复。

“小桃,小桃?”紫原试探着问。

“嗯,我在!”桃井的声音里多了一分坚韧。

她改变了什么,他们想,不过这是一件好事。

“请容我打断一下,赤司君,我想问问,你当时有没有看到那个外援?”黑子站在绿间旁边,他刚刚确认那个出局的家伙是资料上的人。

绿间瞥了他一眼,只有他知道刚才黑子对桃井说...

[今天的巨蟹座运势是第一呢,带上幸运物黑框眼镜,说不定会遇到一生所爱呢,主动一点会有大收获哦。]

[今天的水瓶座是倒数第一呢,不过没关系,亲密的朋友会为你带来好运哦。]

“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紫原适当插话,他有意将话题抛给桃井,希望她能重振精神。

队伍陷入一段短暂的沉默,所有人都在等桃井的回复。

“小桃,小桃?”紫原试探着问。

“嗯,我在!”桃井的声音里多了一分坚韧。

她改变了什么,他们想,不过这是一件好事。

“请容我打断一下,赤司君,我想问问,你当时有没有看到那个外援?”黑子站在绿间旁边,他刚刚确认那个出局的家伙是资料上的人。

绿间瞥了他一眼,只有他知道刚才黑子对桃井说了什么。

——意外的是一个温柔的人。

——不,应该是,更加了解他了吧。

“不,并没有。”赤司的声音沉静。

“那么,最大的变数还没有找到,”桃井改变了方案,“目前,哲君和小绿在A区,赤司和小紫在B区,总之……”

“黑子——”语音被突然切断,绿间最后的呼喊让所有人心漏了半拍。

————————————————

黑子只是想往刚刚出局的对手待了那么久的地方看看,却没想到没走几步就踏进了坑里。

他冷静的思考——

不,找个地方怎么会有坑?

是陷阱。

很快敌人就会过来收落网之鱼,不过,好在绿间君没有——

等等,为什么?

————————————————

绿间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会在黑子下坠的那一刻抱住他,还护他周全。

这是他平时绝对不会做的事。

太荒谬了。

但是——

“今天的巨蟹座运势是第一呢,带上幸运物黑框眼镜,说不定会遇到一生所爱呢,主动一点会有大收获哦。”

在下坠途中想起早上莫名其妙的晨间占卜……

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无论如何……

他没事就好。

————————————————

黑子不知道为什么一向说着与他不合的绿间会一起跳进来,还将他保护的毫发未伤,把自己的脚给扭伤了。

“绿间君,你没事吧?”他焦急地问。

“我没事。”表面的他淡定如斯,实际内心早已被晨间占卜的话刷屏。

一生所爱……

所以,他的一生所爱会是黑子吗?

这怎么可能?

他被震惊得语无伦次:“今天的水瓶座运势倒数第一,你的幸运物是我,不对,我在你身边你会幸运,不是,我……”

他到底在说什么啊!

黑子没有回答,从他的表情上看,即使不明显,也可以看出他被绿间难得的坦率吓懵了。

绿间的耳尖被抹上迷之红晕,过了一会才慢慢找回放飞的脑回路,但想起刚刚自己的举动,他捂上了脸。

“不要以为我是担心你,我只是为了大家的胜利。”

过了一会才闷闷发声。

如果他没脸红的话,这句话会更加可信。

但黑子没有发现。

“绿间君的脚还好吗?”说着黑子凑近了些。

他冰蓝色的眼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绿间有一瞬间的愣神,他看着黑子迷人的蓝眸,怔怔地忘了说话。

他们的呼吸交叠在一起,他心跳的频率逐渐加快。

他失神地抬起手——

“哲君,小绿,你们没事吧?”

在触碰到的前一刻放了下去。

两人意识到他们的距离离得太近了,都往后靠了靠——

事实证明,这个陷阱太小了,他们都不能做出什么太大的动作。

所以刚才靠得那么近只是单纯的关心吗?

绿间有些失落,但更庆幸。

在事态失控之前……

他很快调整状态。

“这是个陷阱,”绿间用手推了推眼镜,“黑子你太大意了!”

“对不起。”黑子自然知道现在被动的困境是拜他所赐,内疚地认了错。

“……”绿间没想到黑子认错态度良好,哽了一下,“我果然与你不合!”

两人间的气氛令人难以捉摸。

“现在不是在意这种事的时候,桃井,把他们的坐标发过来,我们去救他们。”赤司不客气地打断这种气氛。

“嗯。”桃井爽快地回答,飞快地操作了一番,最后下达一个指令,“好了。”

然后他们关掉了语音,耐心等待救援。

“哎呀,这不是小哲吗?”突然从洞口传来一道声音,两人抬头一看,是花宫。

绿间猛地看向黑子,他很震惊。

“……”黑子沉默了一会,“我很好奇,你们不是一向不对付吗?”

“不不不,”花宫的表情莫测,“为了共同的敌人……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敌人?”黑子准确的抓住了重点。

花宫没回答他。

“那么,”他蹲下来,把手递到黑子面前,恶劣地说,“为了你身边人的安危,和我来吧。”

黑子没有犹豫,伸出手——

“黑子,不要冒险!”绿间握住黑子伸向花宫的手。

“不要紧的。”黑子坚定道,他知道花宫一定有事找他。

是很重要的事。

而且,他想着,他早该知道的,那个让青峰出局的外援,一定是黛。

他的哥哥。

即使这样十分对不住绿间和他的同伴。

但——

他也有更重要的事。

必须要做的事。

他无视绿间的请求,只是说着:“这样可以保证绿间君的绝对安全,请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花宫听了这句话,有点开心的样子。

他将手往前一伸,拉住了黑子被绿间拦住的手。

绿间在黑子和花宫的双重阻挠下,脱了力,就这么看着黑子借花宫的力,被拉了出去。

他不死心的叫着:“黑子!”

“我相信赤司君和紫原君很快就可以过来了。”

在说完这句话,黑子抿了抿唇,过了一会才干涩地吐出一句话。

“对不起。”

————————————————

绿间在陷阱下握紧了拳,好一会才松开。

他打开语音——

“桃井,调查黑子的坐标,赤司,紫原,先别管我,去找黑子……去把他带回来。”

Tbc...

柚子奶盖乌龙茶

【拼团!】因为这期柄图实在太好看了我又没找到团所以尝试着自己开团。
走玛莎,保底三盒自留三个赤司,p2为价格,调价很白菜!最高31最低25!!热门视情况可能捆。
交易走闲鱼,是全款定金,届时只需要补国内邮费就好了。p3闪吧唧是一盒只有一个的特典,视角色抽选姐妹送出。
因为预售截止日期是12.9所以想在8号之前找到差不多的姐妹拼团。跑单不退。
顺带佛系求几个可以长期合作小食量分食的姐妹一起搞个群,贫穷使我难过。
2020年2月出荷注意!!!

【拼团!】因为这期柄图实在太好看了我又没找到团所以尝试着自己开团。
走玛莎,保底三盒自留三个赤司,p2为价格,调价很白菜!最高31最低25!!热门视情况可能捆。
交易走闲鱼,是全款定金,届时只需要补国内邮费就好了。p3闪吧唧是一盒只有一个的特典,视角色抽选姐妹送出。
因为预售截止日期是12.9所以想在8号之前找到差不多的姐妹拼团。跑单不退。
顺带佛系求几个可以长期合作小食量分食的姐妹一起搞个群,贫穷使我难过。
2020年2月出荷注意!!!

流光向暖

【黑篮BG】御风而行 Chapter 18

  

  下午早早地就出了醍醐寺,几个穿着木屐的女生实在是累了,于是决定先到岚山赤司家的宅院休息,晚上再去赏夜樱。

  今夜要留宿的住宅从外面看是一座和风的古典宅院,倚着山脚,正面是桂川,不远处便是横跨桂川的渡月桥。这栋宅院在当地颇为有名,是国内非常有名的建筑师神田孝俊设计并斥资建造的。神田孝俊的妻子四十二岁便因病去世,他把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在他唯一的女儿神田诗织身上。十年后他的女儿嫁为人妻,很快外孙出生,他才觉得生活又有了些许希望,于是开始着手为女儿和外孙设计建造这栋宅院。从设计到建成耗时将近十年的时间,这期间他又经历了自己的女儿离世。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比妻子的寿命还要短暂。在宅院建成之后不久...

  

  下午早早地就出了醍醐寺,几个穿着木屐的女生实在是累了,于是决定先到岚山赤司家的宅院休息,晚上再去赏夜樱。

  今夜要留宿的住宅从外面看是一座和风的古典宅院,倚着山脚,正面是桂川,不远处便是横跨桂川的渡月桥。这栋宅院在当地颇为有名,是国内非常有名的建筑师神田孝俊设计并斥资建造的。神田孝俊的妻子四十二岁便因病去世,他把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在他唯一的女儿神田诗织身上。十年后他的女儿嫁为人妻,很快外孙出生,他才觉得生活又有了些许希望,于是开始着手为女儿和外孙设计建造这栋宅院。从设计到建成耗时将近十年的时间,这期间他又经历了自己的女儿离世。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比妻子的寿命还要短暂。在宅院建成之后不久,他便抑郁而终,这栋宅院也便留给了他唯一牵挂的外孙——赤司征十郎。

  这段历史或许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以建筑师为目标的橘立夏却是知道的。站在宅院的门前,想到这座宅院建造的初衷和如今人去楼空的结局,不禁唏嘘。她不由得看了看与这宅院有着唯一关联的赤司征十郎,他以主人的姿态彬彬有礼地招呼着大家,温和又淡然。

  橘立夏是怀着敬畏和怜悯的心情踏进这座宅院的,一进正门便踏上了青石板路,庭院不大,铺满了草坪,错落有致的绿植,锦鲤池,鹅卵石铺成的小径。夕照洒在庭院里,静谧而温馨。内部的装潢巧妙地将古今结合,既有古典的冥想室、茶室、书房、榻榻米间,又有现代风格的卧室、健身房、放映厅和游戏房。

  青峰大辉、黄濑凉太和黑子哲也一间榻榻米室,黄濑奈奈子、桃井五月和叶加濑泉一间榻榻米室,橘立夏和闲院林檎一间现代卧房,冰室辰也和实渕玲央一间现代卧房,闲院拓海独自一间现代卧房。赤司征十郎有自己独立的卧室,分配完房间之后还空出一间卧室。

  赤司征十郎说:“在晚饭之前的这段时间大家好好休息,也可以泡温泉放松一下。”

  “哎,这里居然还有温泉吗?”黄濑奈奈子说,当然感到意外的并不是她一个人。

  “有两个温泉池,一个在室内,一个在室外。”赤司征十郎解释说。

  “要去泡温泉吗?”黄濑奈奈子询问几个女生。

  “我要去。”桃井五月第一个响应,叶加濑泉也表示要一起去。

  闲院林檎想要去书房看书,橘立夏则想要四处看看。

  “那就男生室外,女生室内吧。”冰室辰也说。

  冰室辰也、实渕玲央和黑子哲也先去泡温泉,青峰大辉和闲院拓海去了健身房,黄濑凉太本来打算和橘立夏一起的,却被赤司征十郎拦住说他想单独和她聊聊,黄濑便去了放映厅看电影。

  赤司征十郎陪橘立夏一间一间地看,简单地讲述每个房间的特点和细节,却没有说要和她聊什么,她也没问,认真地观看,细细地揣摩着神田先生设计的用意。神田先生几乎倾尽所有建造这么一座温馨舒适又具有娱乐性的宅院,大概是希望能够和他最亲近的人享受天伦之乐吧?逝去的人就那样消失了,那么留下来的人呢?失去了母亲和外祖父的赤司征十郎呢?神田先生如此想要给与自己的亲人一栋最完美的家,但是留给赤司征十郎的却只有空荡荡的一座外壳,他又是怎样看待这里呢?是承载着爱着他的灵魂的家?还是一座偶尔休憩的驿站?

  “这个房间其实是留给你的。”最后他们来到余下的那间卧室,与他的卧室隔着一个playroom,与其它客房典雅的装饰有所不同,这间明显多了一些少女的梦幻色彩和精致可爱的摆设。

  橘立夏诧异地看着赤司征十郎,有些纳闷地说:“我和闲院同学用一间没关系的,还是说她不习惯和别人一起?”

  “我是说这个房间从今往后都是属于你的。”赤司征十郎淡淡地微笑着解释说。

  “我也不常来这边,不过还是谢谢你。”

  “偶尔可以过来换个环境休息一下,岚山的风景还是不错的,春天的樱花,秋天的枫叶,夏季的竹林,冬天的雪,都很值得欣赏。”

  “你经常回来吗?”

  “如果周末不回东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会回来。”

  “一个人?”

  “偶尔也会有同学来。”

  赤司征十郎带橘立夏去茶室喝茶,她规规矩矩地端坐,赤司征十郎却舒适地盘膝坐下,微笑着说:“这是在家里,不必那么拘谨。”

  橘立夏稍微有些意外,说:“我以为你要说喝茶是一件庄重文雅的事,必须要讲究茶道的礼仪。”

  赤司征十郎不禁莞尔,说:“在家里便可以随意一点。”

  “作为客人我该庄重些。”

  “你可以当自己是家人。”

  橘立夏不禁微怔,欣然地笑了笑说:“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她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坐姿。

  橘立夏并不太清楚家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大概就是某种有着法律意义上的关系,无论如何也没法剪断,而又奇妙地让彼此之间少了许多客套,多了一些亲近的联系。

  冰室辰也、实渕玲央和黑子哲也泡完温泉后来茶室喝茶聊天,橘立夏去放映厅找黄濑凉太,刚好遇到从健身房出来大汗淋漓的青峰大辉和闲院拓海。

  “立夏,去做什么?”闲院拓海用一副非常熟悉的姿态说。

  “没什么事做,去放映厅看看。”橘立夏说。

  “立夏和黄濑君关系还真好啊。”闲院拓海调侃地说。

  橘立夏讪讪地笑了笑说:“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就像兄弟姐妹一样。”

  “但还是很让人羡慕啊。”闲院拓海说。

  “拓海老师既有哥哥又有妹妹才真的让人羡慕。”

  “我已经好久没有教过你了,不要再称呼我老师了。”

  “老师永远都是老师。”

  眼看着两个人聊起来没完没了的,青峰大辉有些烦躁起来,他纳闷他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交情,怎么到一起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似的。他皱着眉头,双臂抱于胸前站在闲院拓海的旁边,一点儿也不掩饰自己不耐烦的神色。橘立夏很快就发现了他的情绪,心里莫名有些火大,但是有闲院拓海在场她又不好发作,便直接无视他,从他身边与他擦肩而过。

  青峰大辉和闲院拓海一起去温泉,这其实并不是他的初衷,包括健身在内,他只是想到健身房消耗一下体力出些汗,并没有想到闲院拓海看似那么斯文的人也会选择去健身房。这倒也无所谓,反正各自练各自的互不干扰,他对于器械训练一知半解并不专业,但闲院拓海应该是有过专业训练的经验,他很热心地帮他指导,纠正他的姿势和方法。青峰大辉并不排斥与人接触,闲院拓海又是个比较随和开朗的人,两个人就健身的话题聊了起来,他才知道原来闲院拓海是个健身爱好者,从小学习空手道,在美国读大学期间受同学的影响开始系统地练习健身。听他偶尔讲到在美国读书时的一些影响了他的事让青峰大辉不禁有所触动,一直以来只专注于篮球的他对于外面的世界几乎都不怎么在意,世界明明那么大,自己却好像只在自己的小圈子活动。就像橘立夏说的,未来什么的对于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永远都只停留在这个小小的天地里吗?他突然好想和橘立夏聊聊天,甚至他也有兴趣听闲院拓海多讲一些他在外求学的事。


时戟.

绿间宝宝
啊啊啊啊
想要和玩ob11的
喜欢绿间的
一起玩!

绿间宝宝
啊啊啊啊
想要和玩ob11的
喜欢绿间的
一起玩!

沉归

小脑洞

“征君,我牙疼”


“哲也,过来”


然后被亲了个爽


我就是突然脑海里闪过。

最近,爱上了病娇,想写病娇赤,不知道怎么写

以及

我果然不适合写长篇,坑好多,十年也没头绪,当时就是脑袋发热,十年那篇,我会恐惧,怕严重ooc,也怕写不下去

无论如何十年梗会让我的心痛,我怕我的哲也痛

“征君,我牙疼”


“哲也,过来”


然后被亲了个爽


我就是突然脑海里闪过。

最近,爱上了病娇,想写病娇赤,不知道怎么写

以及

我果然不适合写长篇,坑好多,十年也没头绪,当时就是脑袋发热,十年那篇,我会恐惧,怕严重ooc,也怕写不下去

无论如何十年梗会让我的心痛,我怕我的哲也痛


宇多田Pat

Carols 番外篇 05

第五章:关于夜谈


  万籁俱寂的深夜笼罩着京都。


  平常在此时理应酣睡的哲也一反常态地没有入睡。他每隔十来分钟便转身一次,为了不影响两个哥哥的睡眠,他尽量放轻动作,小心翼翼地转动身体,不断徘徊在两位兄长的怀抱之间。


  从来都是等哲也熟睡后才入眠的赤司与征十郎一直默默地感受着哲也的动静,他们罕见地没有在第一时间里询问哲也迟迟不入睡的原因,而是饶有兴致地留意哲也的一举一动。


  为了不让哲也察觉到他们的意图,双胞胎故意闭着眼,假装自己已然入睡。哲也辗转反侧,可能是今天玩得太过兴奋,以至于到了深夜依然不见困意来临。偶尔没能按时睡着也是正常的现象,人不可能做到每一天都能在固...

第五章:关于夜谈


  万籁俱寂的深夜笼罩着京都。


  平常在此时理应酣睡的哲也一反常态地没有入睡。他每隔十来分钟便转身一次,为了不影响两个哥哥的睡眠,他尽量放轻动作,小心翼翼地转动身体,不断徘徊在两位兄长的怀抱之间。


  从来都是等哲也熟睡后才入眠的赤司与征十郎一直默默地感受着哲也的动静,他们罕见地没有在第一时间里询问哲也迟迟不入睡的原因,而是饶有兴致地留意哲也的一举一动。


  为了不让哲也察觉到他们的意图,双胞胎故意闭着眼,假装自己已然入睡。哲也辗转反侧,可能是今天玩得太过兴奋,以至于到了深夜依然不见困意来临。偶尔没能按时睡着也是正常的现象,人不可能做到每一天都能在固定的时间进入梦乡。


  哲也放弃了逼迫自己入睡的打算,望着天花板,双手揪着被子,倾听时间在寂静的黑夜中流淌的声音。


  他看向睡在自己左右两边的赤司与征十郎,凑近对方俩人,轻抚兄长们的脸,小声地道:“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睡着了吗?”他以为哥哥们业已熟睡,却还是自言自语般地发出询问。


  哲也把声音压得很低,完全不会对他人造成影响。殊不知根本没有入睡的两个哥哥把他这句话听得一清二楚,双胞胎放弃伪装,睁开眼睛,异口同声地说自己没有睡着。


  两位兄长突如其来的说话声有点吓到了哲也,但下一秒他便恢复了平静,打趣道:“原来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是在装睡啊,这种情况真是少见。”


  双胞胎握住哲也的一只手并用拇指摩擦哲也的手背,眼神温柔地注视哲也。征十郎亲了亲对方的掌心和手腕,“哲也一直都没有睡着,我们也不会睡着。”


  “哲也为什么会睡不着?是因为今天玩得太兴奋了?”赤司亲了亲哲也的脸,轻轻地咬住对方的耳朵。


  “唔...或许吧,不过睡不着这种事偶尔也是会有的。”哲也转动着如宝石般美丽剔透的蓝瞳,提议来一场夜谈会。


  “既然我们短时间内都没法入睡,不如来聊聊天吧。”哲也期待地看着两个哥哥,“难得在旅途中有这样的机会,睡觉的事情就先放在一边。”


  两位兄长莞尔一笑,没有像平日那样命令哲也赶紧入睡,听从了哲也的要求。征十郎轻轻地捏了一下哲也的脸,“哲也想聊什么内容?”


  哲也思忖了片刻,“聊聊我出生之前的事吧。征十郎哥哥和赤司哥哥在我出生之前最后一次来京都旅行是在什么时候?”


  “国中一年级的暑假,和父亲、母亲一起来京都旅行,还去了阪神一带游玩。”征十郎的语气染上了回忆的味道,脑海里播放出当时和父母一同旅游的画面。


  “那一定是一趟很美好的旅程。能够和爸爸妈妈一起旅游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我要是能早一点出生就好了。”哲也有些羡慕地道,声音带有一丝哀愁的意味。


  他很快调整好情绪,微笑道:“虽然我没能拥有和爸爸妈妈一起旅游的机会。但是现在能和征十郎哥哥、赤司哥哥一起旅游就已经非常幸福了,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赤司与征十郎愣了一下,随即抱住哲也,感受着哲也的身子传来的温暖。哲也的情感随同这股暖意流入双胞胎的心间,浸润了他们的内心,继而化作幸福的气泡填满他们的胸口。


  “其实我没有很难过,毕竟我出生的时间太晚了,会错过很多事情是很正常的。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当时的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是怎么样的,拥有哪些我所不知道的经历。”


  哲也表现得豁达开朗,亲了一下两位兄长的脸,揉了揉对方二人的头发。赤司和征十郎的目光变得更加温柔,哲也总是可以轻易地拂去他们心中的阴郁。


  “在哲也出生之前,我们的生活称不上丰富多彩,哲也也很清楚我们当时的生活状态,有趣的经历寥寥无几。哲也出生了之后,我们的生活才逐渐变得丰富起来。”赤司顺着记忆的链条谈起了在哲也出生后的几个月里发生的一桩难忘的事。


  “当时是哲也出生后的四个月。哲也的进食从出生起一直都以奶粉为主。那一天的母亲在冲奶粉的时候没有把握好温度,导致哲也在喝奶时因为奶粉的温度过高而哭了出来。”


  “我们放学一回到家就听见哲也的哭声,差点心跳停止,慌张得手无足措,以为发生了不可挽回的悲剧。得知了情况后我们就决定凡是轮到我们给哲也喂奶,不用奶瓶而是亲口把奶喂到哲也的嘴里。”


  “我们会先把牛奶含在口中,直到我们认为牛奶降到了对哲也最适宜的温度时才把它喂给哲也,这样一来那种情况再也没有发生过。”


  “我们还生气得责备了母亲,是她的疏忽导致了哲也的受伤。事后被父亲狠狠地批评了一通,向母亲郑重地道了歉。可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认为母亲的过失是可以完全避免的,那种意外本来就不应该发生。如果当时是我们给哲也喂奶,绝对不会出现那种情况。”


  谈话的内容涉及到哲也受伤的问题,赤司的语气有点不快,哪怕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他仍然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征十郎附和赤司,认为母亲当时的举动委实太不可取,差点把“过分”这个词诉诸口。


  即便双胞胎对逝去的母亲无比敬爱,可一旦牵涉到哲也,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怪责母亲,认为母亲在这件事上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


  作为当事人的哲也对这段回忆毫无印象,当年的他只是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若不是赤司的提起,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


  五岁之前的哲也吃东西或喝东西时不是以现在这样的形式,而是哥哥们亲口把食物或饮料一口一口地喂给他,他要从对方俩人的口里汲取食物和饮料。


  每当哲也要进食时,赤司或征十郎都会把食物或饮料含在嘴里等待其降温,他们担心食物或饮料的温度会令哲也不适,便通过这种方式亲自把温度调到最对哲也最适宜的地步,而后才喂给哲也。


  若是他们觉得有些食物对幼儿来说会难以咀嚼,双胞胎还会先把食物咀嚼一遍,直到他们认为哲也能够无碍地咀嚼这些食物才喂给哲也吃。


  哲也这下明白导致自己在五岁之前都以这种方式来进食的原因是赤司提及的这件事。假如母亲没有疏忽大意,也许他就不用在五岁之前都过着必须要从两个哥哥的口中获取食物和饮料的生活。


  但以赤司与征十郎对哲也变态的保护欲,哪怕没有发生那件事,他们很有可能也会以这种方式来让哲也进食。


  两位兄长不认为五岁之前的哲也具备准确地感知食物温度和独自咀嚼食物的能力,为了避免哲也在吃东西或喝东西的过程中会发生意外——烫伤、冻伤、呛喉咙、嚼不动等情况,赤司与征十郎决定让哲也通过这种方式来进食。


  哥哥们的变态保护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效,当年的那场意外再也没有出现在哲也身上。五岁之前的哲也从兄长们口中吃到的每一口食物、喝到的每一口饮料,不管是温度还是软硬程度对他来说都是最适宜的。


  哲也到了五岁时,两个哥哥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允许他独自进食。最初的一段时间里赤司与征十郎非常害怕哲也在进食的过程中会出现问题,担心未经过他们口腔过滤的食物和饮料会对哲也造成伤害。


  事实证明双胞胎的忧虑全然是多余的,哲也具备判断食物的温度以及充分咀嚼食物的能力。他懂得在吃比较烫的食物之前要先吹凉一番,懂得在吃太过冰冷的食物之前先等待食物的温度下降一些。


  哲也对生活常识的了解和把握令赤司与征十郎安心了下来。只要当年的那场事故不再发生,双胞胎都会允许哲也一直独自进食,否则他们会采取以前的手段来给哲也喂食。


  直到现在,赤司与征十郎亦会时不时以这种方式来对待哲也,频率是一周三四次。从小习惯了这种行为的哲也没有特别抗拒,自然而然地把嘴唇贴上兄长们的嘴唇从中汲取食物。


  尤其是在他喝香草奶昔时,双胞胎经常会拿走他手里的奶昔,而后吸一口奶昔含在嘴里,让哲也从他们的口中汲取奶昔,否则就不把奶昔归还给他。


  曾有一次哲也没有遵从哥哥们的要求,哥哥们便当场丢掉了奶昔,使他委屈得差点哭了出来。他还必须要向赤司与征十郎道歉,乖乖地保证自己以后一定会听对方俩人的话,不会再犯下同样的过错。


  两位兄长感受到他真诚的心意后,即刻又买了一杯新的香草奶昔给他。哲也是在双胞胎的口里喝完这杯新的香草奶昔,他基本没有拿着杯子独自喝奶昔的机会。奶昔全程被兄长们拿在手里,他只有从赤司与征十郎的口中才能喝到奶昔。


  哲也从今以后再也没有拒绝过双胞胎的亲口喂食,一旦对方二人做出这番举动,他就会识趣而自然地将嘴唇贴上哥哥的嘴唇。哥哥们每次做这种事情都会心情大好,常常趁机亲吻他或舔咬他的嘴唇。


  哲也的嘴唇在兄长们眼中宛若可口至极的食物,像是涂满了奶油和枫糖的布丁,柔嫩的口腔像是布满蜜糖的蛋糕,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令赤司与征十郎怎么亲他都亲不够,常常想吃掉他。


  哲也一向对两个哥哥的过度保护有点不满,仿佛自己在对方俩人的眼里是一个完全没有生活常识和技能的白痴。更可怖的是两位兄长真的发自内心认为他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不管做什么事情,一旦脱离了兄长们的帮助他就会迎来灾难。


  哲也无数次向哥哥们证明他是具备基本的生活常识和一般的生活技能,就算兄长们不喂他吃饭、不帮他穿衣服、不抱他走路,他都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独自完成这些事项,不至于立马沦落到死亡的边缘。


  但不管他如何证明自己,都无法消除赤司与征十郎的担忧和焦虑,双胞胎对他的保护根本没有减少半分。


  这种不安犹如拔不掉的钉子深深地扎根在两个哥哥的心底,与血肉融为一体。如若哲也尝试拔出这根钉子,无疑是把两位兄长推入痛苦的深渊。


  另一方面,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哲也不会觉得双胞胎的过度保护很奇怪很不正常。即便有时他觉得哥哥们很神经质,可心底从来没有认为哥哥们这样的行为是不可取的。


  哲也甚至会从兄长们的变态保护里感受到幸福和喜悦,那种完全被人捧在手里极尽呵护和照料、容不得有一丝一毫的闪失从某个角度来说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


  很多人在一生中都不会有被另一个人如此呵护与保护的经历,甚至可能都没有体会过被人呵护和守护的滋味。


  而他可以从两个人身上体会到这种百分之两百的、彻头彻尾的就连极致亦不足以形容的呵护和保护,不也是一种罕见的幸福和幸运吗?哪怕这种行为在常人眼里是变态的、不可取的,但他不这样认为就足够了。


  哲也不会用世俗的标准来衡量赤司与征十郎的行为,兄长们和一般人是不一样的,只需知道两位兄长这样做是出于对他的爱就够了。


  况且他本来就不了解世俗的许多事情,也不需要去了解。两个哥哥就是他世界的核心,他是两个哥哥世界的全部。除此之外,其余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


  “每个人都会有不小心做错事的时候。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竟然责备了母亲,有点冲动了吧。”哲也捏了一下对方俩人的脸,语气带有说教的意味。


  “我承认我们当时那样做确实是冲动了,可不也是因为关系到哲也吗?一听到哲也的哭声我就失控了,根本抑制不住情绪,只想着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不应该发生的事、为什么哲也要承受不应该承受的伤害?”


  征十郎显得有点激动,回想起那时的自己听到哲也哭泣的心情——比万箭穿心还要痛一百三十倍。他对母亲的责备比赤司更加严厉,甚至认为母亲失去了照料哲也的资格。他还考虑过干脆把哲也带到学校由他和赤司照料,这样哲也就不会再受到来自他人的疏忽的伤害。


  母亲诗织对两位长子严厉的责备感到非常震惊,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被这样对待。她承认自己的疏忽大意,为对哲也造成伤害感到歉意和愧疚。


  其实这件事算不上严重,哲也没有哭得很惨烈,没有哭了很长时间,在两位兄长的安抚下很快就平复了情绪。诗织严重低估了两位长子对哲也的在意程度,她一个无意的普通过失在双胞胎看来比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还要严重。


  之前的诗织一直把哲也照料得很好从未发生过意外,这件事使她第一次看到了赤司与征十郎情绪这般失控的样子。


  这两个人在父亲多年来非人的高压的教育下都没有表现出情绪失控的一面,却仅仅因为她一个小小的过失就爆发出这么激动的情绪,以致诗织产生了自己不是没有调好奶粉的温度、而是把毒药喂给哲也吃的错觉。


  儿子们的严厉责备没有让诗织感到多大的委屈和不满,她反而很惊诧于赤司与征十郎竟然会因此情绪失控。


  特别是征十郎,不但比赤司更加严厉地责备母亲,看向母亲的眼神冷冽得令诗织感到陌生和害怕。似乎这一刻的诗织不再是令儿子备受敬爱的母亲,而是犯下了严重罪行的敌人。


  若不是赤司征臣的介入,恐怕赤司与征十郎不会在短时间内停止对母亲的责备,甚至不会对母亲道歉。


  从这场小小的风波里,诗织深刻地感受到双胞胎对哲也的在乎程度,明白到哲也在两个长子的心里具有什么样的分量,这个分量是她穷尽想象力都想象不到的。


  哲也搂住征十郎,轻拍对方的背部,安抚道:“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我能理解征十郎哥哥和赤司哥哥的心情,回过头看,其实这件事算不得很严重,征十郎哥哥和赤司哥哥可以试着放下。”


  征十郎抱紧哲也,不安和忧虑充斥着他的目光。赤司亦抱住了哲也。哲也处在两个哥哥的怀抱之间,枕着两个哥哥的手臂,双手分别和对方俩人十指相扣。


  两位兄长执起哲也的手反复亲吻,回忆影响了双胞胎的情绪。他们的视线死死地锁住哲也,饱含着焦虑和心痛。


  兄长们太过炽热的眼光令哲也感到毛骨悚然,哥哥们的这种眼神简直要把他拆骨入腹似的。他无数次目睹过这种眼神,仍旧会头皮发麻。


  “哲也并不理解我们的心情。这种事在哲也看来算不上严重,但在我们看来是很严重很严重的事。哲也不会知道我们当时有多么焦虑和恐惧,不会明白我们究竟有多么在意你。”赤司微微垂下眼帘,沉重哀伤的语气透露出一股阴森的冷意,犹如一阵阴风吹过哲也的后背。


  察觉到赤司的状态变得不对劲的哲也心跳登时加快,握紧对方的手,“对不起,我…我只是希望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不要露出这样难受的表情。抱歉,我一时间没有顾及到你们的感受,说了一些很不好的话,赤司哥哥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我下次会注意的。”


  哲也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眼里染上了一抹惧意,态度小心翼翼,神情不安。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事比哥哥们生气更为可怕,哪怕是最恐怖的电影里最恐怖的镜头,都比不上哥哥们生气的样子。


  一旦哲也察觉到兄长们的情绪游走到愤怒的边缘,便会下意识地道歉,这是一种本能反应。见识过两个哥哥生气的样子,同时亦是感受最深的哲也深知若没有即时消除兄长的怒意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这个下场正是他最最最不愿意面对的。


  哪怕哲也没有做错什么或说错什么,但只要看到哥哥们的反应有所不妥,他都会把责任和过错统统揽到自己身上。他宁愿咽下莫大的委屈亦不愿意看到兄长们生气的模样,那不是他能承受的。


  哲也的恐惧透过手掌冒出的冷汗传递给赤司,满足了赤司阴暗的欲望,使他体会到扭曲的快感。看在哲也诚心诚意地道歉的份上,赤司没有选择追究,原谅了对方。


  赤司抚着哲也的脸,阴沉的脸色一扫而光,代之的是对方熟悉的温柔笑脸,他亲了亲哲也的嘴唇。


  “哲也要明白一个事实——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下当年的那件事。只要一件事情给哲也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都不会释怀,会永远地记住,时刻提醒自己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再度发生。”赤司少见地摆出强硬十足的态度,冷厉的眼神让哲也的手心冒出更多的冷汗。


  “就算哲也认为我们不应该责备母亲,但假如能够回到过去,我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犯下了过错的母亲理应要受到责备,只有这样母亲以后才会更加谨慎地照料哲也,才会明白哲也对我们来说有多么重要。”征十郎的态度比赤司更加强硬,异色的双瞳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嗯…我明白了。”哲也乖巧地点了点头,微微缩起身子,两条腿分别被哥哥们的腿缠住。


  他纤细瘦小得如树木新生的嫩枝般的双腿被双胞胎的腿压制得动弹不得,作为成年男性的两位兄长施加的力量让身为小孩子的他难以承受。不过哲也没有要求赤司与征十郎挪开他们的腿,默默地承受着哥哥们的力量。


  他明白这是兄长们表达亲密和爱意的举动,亦是对方二人心情不安时会表现出来的动作,通过这一方式来感受他的存在,将他紧紧地束缚其中,以此来获得安心和控制欲的满足。


  蓦然之间,赤司在哲也的脸腮狠狠地咬了一口,对方发出痛呼。一个鲜明的齿印刻在哲也的脸上。


  征十郎在哲也的另一边脸落下一枚咬痕,力度比赤司的更大。哲也薄脆幼嫩的皮肤承受不住这啃咬的力道,渗出了血点,疼得他溢出了泪水。


  “好痛啊…”哲也小声地抗议,尽管遭受过无数次双胞胎突如其来的袭击。然而赤司与征十郎每一次都不会放轻力道,一副要把他脸上的肉撕咬下来的架势,直到如今哲也依旧没能习惯这种痛楚。


  “这是给哲也的一个小惩罚。我已经控制住力道了,不然肯定会把哲也的脸咬出血。”赤司抚触对方脸上的痕迹,温和的语声令对方头皮发麻。


  “只有疼痛才能让哲也记住教训。”征十郎冰冷的话语令哲也的心情更加紧张,他用嘴唇轻轻地摩擦哲也脸上的咬痕,轻柔的动作与方才的粗暴形成鲜明的对比。


  哲也咽下一腔的委屈,年仅七岁的他难以控制情绪的涌动,泪水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转。他硬生生地克制住哭泣的欲望,用手背拭去眼泪。


  哲也欲哭又止的模样满足了赤司与征十郎病态的心理,他们巴不得将哲也欺负得更加厉害,逼得那双剔透光彩的蓝眸溢出更多的泪水。每次看到哲也一脸委屈地泪泛眼眶时,施虐的快感便会充斥他们的内心。


  与此同时,双胞胎又感到心疼万分,舍不得看见哲也受到一丁点委屈,看到哲也的眼泪就会手无足措、惶恐焦虑,恨不得把天上最璀璨的星光和皎洁的明月捧到哲也面前,甚至想要杀了让哲也露出这个样子的自己。


  两个哥哥抱紧哲也,不停地安慰他,拼命地向他道歉,恳求获得他的原谅。铺天盖地的亲吻包裹住哲也,哥哥们的安抚和恐慌透过温柔的亲吻和言语传达给他。


  哲也觉得脸颊和双手在兄长们疯狂的亲吻下要掉一层皮,他不一会儿就平复了情绪,还说哥哥们的亲吻令他快要窒息了,请求两位兄长收敛一些。


  赤司与征十郎确认哲也真的平复了情绪后才放心下来。三人继续聊天。哲也问起在他出生没多久时还发生了哪些有趣的事。


  “在哲也出生后的六个月里,还是国中二年级生的我们在学校的安排下去了为期十天的修学旅行,地点在北海道,去了札幌、函馆、小樽三座城市。是我们第一次和哲也分开得那么远。”


  “我还想着干脆不去参加修学旅行了,因为我无法接受竟然有十天的时间不能和哲也待在一起。可最终还是参加了修学旅行,这是学校强制的规定,不参加的话是无法毕业的。”征十郎一边用指尖在哲也的手心里画圈圈一边讲述往事。


  “我还想过把哲也带上和我们一同前往北海道,反正我们会把哲也照顾得很好,亦不会耽误修学旅行的任务。我很认真地把这个想法告诉父母,毫无疑问遭到了父母的反对,还被父亲训斥了一通。”赤司轻轻地挠着哲也的手背,语声充满了无奈。


  “父亲说他根本不明白为什么接受了那么多年精英教育的我居然会说出这种不切实际、荒唐无理的话。但我一点都不认为自己的想法很荒谬,我很有信心我们会把哲也照顾得很好,即使在一个离家那么远又没有父母在身边的地方。”


  “当然了,父母最终还是没有同意我的提议。于是我们不得不和哲也分开十天。”赤司的唇角勾起苦涩的弧度,他用手指摩擦着哲也的手腕。回忆中的遗憾经过多年的时间冲洗依然没有减退半分,仿佛那不是分开了十天,而是分开了十个世纪。


  哲也揉了揉两位兄长的头发,“在那十天里,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一定很难受吧。当时的我太小了,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记忆,真的很抱歉呢,不能及时感知到你们的心情。”


  “这不关哲也的事,哲也没有做错什么。是我们无法忍受和哲也分开那么长的时间。”征十郎亲了亲哲也的手臂,在对方的眼尾落下一吻。


  “哲也说得没错。在那十天里我们确实很难受,不,生不如死都不足以形容我们的心情,那种痛苦的心情没办法用言语来描述。即便在哲也出生之前一直生活在父亲的高压之下的我也未曾有过那样痛苦的时刻,那种心情是我绝对不想再拥有第二次的。”赤司的语气满是落寞和哀伤,浓烈的悲伤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浸染了哲也的内心。


  哲也心情变得伤感起来。那十天的修学旅行对赤司与征十郎来说比炼狱更加令人煎熬。哲也没法想象当时的哥哥们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度过那十天。


  而且他想要了解的是当年发生的一些趣事,为什么兄长们说起的却是充满了伤心和遗憾的往事,难道他们在当时的生活里就没有留下一些快乐的回忆吗?还是说两位兄长最深刻的记忆全是不好的事,以至于他们在讲述时首先谈起的是这部分的内容。


  “抱歉,让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那么难过,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哲也抚上两个哥哥的脸庞,指腹轻抚对方二人眼睑下方的皮肤,目光染上了愧疚的神色。


  征十郎摇了摇头,亲了亲哲也的掌心,“哲也不需要道歉,这件事的责任本来就不在哲也身上。”


  察觉到气氛变得凝重起来,征十郎转移了话题,“其实在修学旅行中也留下了一些愉快的回忆。我们每晚回到旅馆都会立刻打开手机和哲也视频通话。还是婴儿的哲也当然是不懂得操作电子产品,我们是通过和母亲的视频通话来间接和哲也联系。”


  “当时的哲也还不懂得说话,不懂得看镜头,很多时候都是在睡觉。可只要看到哲也的样子,我的心情就会变好。如果不是每晚都和哲也视频通话,我大概是无法撑过十天的修学旅行,说不定第二天整个人就会精神崩溃,没办法做任何事情。”征十郎微笑道,阴郁的脸色销声匿迹。


  “我们每晚都会和哲也进行两个小时的视频通话,原本是想彻夜通宵的。就算哲也不会回应我们也没关系,我们只要看到哲也就可以了。”赤司接着说,刚才的伤感了无踪影,心情变得明快起来。


  “当然了,这个想法最后是没有实现的。因此我们只能在有限的两个小时里把我们每天的所见所闻告诉哲也——在札幌参观了北海道大学、在函馆山目睹的夜景、看到了小樽大运河等诸如此类的事。”


  “母亲也会详细地告诉我们哲也每一天的生活情形——睡眠时间、喝奶的时间和次数、有没有闹情绪、有没有对一些事物作出了特别的反应等。尽管我们和哲也分隔两地,却依然掌握着哲也的状况。”赤司在哲也的唇角印上一吻,对哲也滴水不漏的控制深深地根植于他的本能意识。


  哲也认真地倾听两个哥哥的讲述,偶尔插上几句话,依靠想象力将双胞胎的话语演变成一幅幅生动的画面,想象着当年的自己和兄长们的一举一动,以及还是国中生的哥哥们究竟是什么样子。


  哲也很久以前便通过相册看到了赤司与征十郎的成长轨迹,了解到对方俩人在婴儿、幼儿、儿童、少年等不同的人生阶段里分别是什么样子。


  国中时期的两个哥哥面容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甚至脸部线条还隐隐约约地保留着婴儿肥的痕迹,是一个处在儿童与少年之间的过渡期,与如今身为成年人的气质截然不同。


  其实兄长们现在的相貌和国中时期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变化的程度很小,无非是脸部轮廓更加突出、线条更加流畅,五官长得更开了,使得那眼尾偏上挑有几分狐狸眼味道的眼睛显得更大,眼神比少年时期凌厉得多,样貌亦更加显得俊美和英气。


  “居然还有过这样的事…真是不可思议啊。”哲也笑着道。


  “有一晚哲也望着屏幕的时间久了一些,我认为是哲也听到了我们的声音所以在努力地寻找声音的来源。我们不停地呼唤哲也的名字,想让哲也的视线集中在我们身上。哲也的确看向了我们,大约过了六七秒后又转移了视线。”征十郎沿着哲也的掌心到手臂内侧一路画圈圈


  “本来以为哲也可以看着我们更久一些,没想到哲也那么快就移开了目光,让我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在短时间内大起大落。我没有责怪哲也的意思,毕竟当时的哲也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但能够得到哲也的注视还是让我很高兴。”征十郎无比愉悦地道,在对方的手臂落下一连窜的吻。


  “不得不说婴儿时期的哲也真的非常可爱。当然了,现在的哲也亦很可爱。可爱到让我们总是想要吃了哲也。”赤司的态度半开玩笑半认真,温柔的笑容令哲也的内心莫名发冷。


  “请赤司哥哥不要说这么吓人的话。就算是玩笑话也让人很害怕。”哲也扯了扯对方的头发,略微不满地道。


  赤司轻笑一声,直视对方,玫红色的眼眸写满了危险而疯狂的神色,脸上的笑意流露出几分病态的意味。他的嘴唇贴着哲也的耳朵,一字一句地道:“我没有在开玩笑,我是真的想要吃掉哲也。这么可爱的哲也被哥哥吃掉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哲也瑟缩了一下,打了一个激灵,对方的话语没有玩笑的成分,哥哥是真的发自内心地想要吃掉他。这个事实令哲也浑身僵硬、脑袋空白。诚然,他不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话,可还是难以控制惧怵在心间蔓延。


  为了缓解诡异骇人的气氛,哲也压下了恐惧,开玩笑地反问道:“那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想怎么样吃掉我?直接生吞吗?还是要像煮汤豆腐那样把我扔到锅里,再加上一堆的配菜和调料来伴着吃?”


  双胞胎愣了一下,继而发出笑声。“哲也真是太可爱了。这样的你真的会让我忍不住想要当场吃掉。”征十郎轻咬了一口哲也的脸,又在对方的颈侧狠狠地啃了一口。


  “哲也可是比汤豆腐珍贵得多,那种东西怎么可以和哲也相提并论。这么可爱的哲也当然要活生生地一口一口地吃掉才是最好的方式。从哲也的头发开始,接着是哲也的五官,然后是哲也的脖子,再往下是哲也的…”征十郎兴奋地说着,被哲也捂住了口。


  听不下去的哲也要求兄长停止这个话题,“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个问题了好不好,请你们稍微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吧。”


  他有些气恼地用手肘往两位兄长的腹部捅了一下,任谁都不愿意化身为别人口中的食物,更遑论还要听着别人当着自己的面讨论如何吃掉自己。征十郎和赤司听从了哲也的要求,结束这个话题。


  “好的,哲也,我们不再讨论这个问题。哲也不要生我们的气。”征十郎抱紧对方,在对方的嘴唇印上一吻。


  “不管怎么说,哲也都是可爱到让人想要吃掉的存在,这个事实是不会改变的。”赤司在对方的手腕用力地咬了一口,牙尖刺破对方白嫩的肌肤,痛得哲也紧皱眉头。


  “但是被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活生生地吃掉肯定会很痛的。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光是咬我就让我很痛了,我肯定承受不了被活生生地吃掉的疼痛,光是想象就觉得呼吸困难了。”


  哲也的声音透露出强烈的惧意和不安,可怜无助地道:“所以说,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可不可以不要吃掉我。哲也会听话的,不会忤逆你们。”


  哲也有些怯生生地看向对方俩人,惧怕赤司与征十郎真的会在下一秒生吞活剥了他,殊不知正是这个样子才更加激发了双胞胎想要吃掉他的欲望。


  兄长们差点被哲也的可爱冲击得心跳骤停,无论是哲也的表情还是哲也的话语,无不把可爱体现得淋漓尽致。哲也的反应不单单是犯规,可以说是在谋杀他人。


  两位兄长深吸了一口气,尽力控制住自己的心神不要让它被哲也的可爱冲击得没了踪影。哲也可爱的气息堵住了赤司与征十郎的气管,使他们呼吸不畅。这股可爱的气息盈满了如奶昔般香甜的味道,甜腻得令人大脑缺氧又令人深陷其中。


  “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是身体不舒服吗?你们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好。”哲也的两只手分别搭在对方二人的额头,略显担忧地问。


  两个哥哥捂着胸口又深呼吸了一次,担心自己窒息死亡。他们握住哲也的手,尽力保持神志清醒,不要被哲也的可爱冲击得丢失了七魂六魄。


  “我们没有身体不舒服,哲也不用担心。”赤司亲了一下对方的手背。


  “真的没事吗?刚刚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还好端端的,突然间就表现出过呼吸的样子。”哲也摸了摸两位兄长有些发热的脸。


  “因为哲也的反应实在太可爱了,可爱到让我们出现了过呼吸的情况。”征十郎握紧对方的手,和对方十指紧扣。


  哲也满脸疑惑,不太明白征十郎在说什么。既然哥哥们的身体状况没有任何不妥,哲也便安心下来,在对方俩人的脸颊分别印上一吻。


  阴暗的情感在两位兄长的心间翻滚,他们万分庆幸哲也的可爱只在他们面前展现出来,若是被除了他们以外的人看见,他们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也许他们会挖掉那个人的眼睛并让那个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也许会把哲也锁在柜子里不再让他接触到外界的一花一木。这般可爱美好的哲也是只属于两个哥哥的,连他自己都不属于。


  不论是柔顺的秀发、细腻的肌肤、美丽的蓝眸,抑或是纤细的手腕、小巧的脚踝、温润的声线,从头到脚、从内到外、从身体到心灵、从感情到灵魂,哲也全部的一切统统只属于赤司和征十郎。这是直到海枯石烂都不会改变的事实。


  哲也并不知道兄长们此刻怀揣的心情,继续展开话题。他说自己从未去过北海道,对北海道的了解仅限于电视节目的介绍、书籍和杂志等相关的媒体报道。


  “听说函馆山的夜景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夜景之一。当时的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看到那样的夜景是什么样的心情?”哲也好奇地问。


  “函馆山的夜景确实很漂亮,很多人都在兴奋地拍照,但我没有很激动,因为哲也不在身边。无法和哲也一起看到这么漂亮的夜景,心情反而更加低落。当时的我只想着如果哲也在我们身边就好了,这么漂亮的夜景不和哲也一同欣赏是不行的。”赤司不无遗憾地道。


  “直到现在我都认为那场修学旅行根本没有参加的必要,参加那场修学旅行是我做过最后悔的事之一,偏偏它却是必须完成的强制性义务。如今回想起来也觉得很难受,我始终无法释怀。”征十郎恨不得把那场修学旅行从人生的轨迹里彻底抹去。


  国中二年级的修学旅行是赤司与征十郎的人生中唯一一次和哲也分隔两地,并且分开的日子长达十天,自此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出现过和哲也相隔两地的情况。


  那场修学旅行对双胞胎而言是不堪回首的梦魇,那种置身在绝望的内核般的痛苦在他们的心底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每次想起那段回忆,他们都会难受不已。


  赤司与征十郎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这种令人那么痛苦的事竟然是必须完成的学业任务,假如没有这种事的存在,他们就无需拥有这段噩梦般的经历。


  倘使时光可以倒流,他们一定会坚定地听从自己的心声——不参加修学旅行。即使会面临无法从国中顺利毕业的危机,即使会遭到父母严厉至极的责罚,他们都不会动摇自己的决心。


  经过这件事后,他们明白了世上一切的事物都不能成为他们和哲也分开的理由。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将他们和哲也分开,哪怕是父母都不可以。敢与他们作对的人,就算是父母,他们都不会放过。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在明年的冬天去北海道旅行吧。虽然北海道这个地方给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留下了很痛苦的回忆,但这一次我会待在你们身边,不会像当年那样和你们分开。”


  “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北海道创造很多很美好的回忆,就和这次来京都看红叶一样。赤司哥哥和征十郎哥哥以后回想起北海道这个地方就不会再想起那些痛苦的回忆,那些痛苦的回忆都会被美好的回忆取代。”


  哲也满怀期待,露出明亮的笑容,他想消除对方俩人心里的阴云,不想看到哥哥们露出哀伤寂寥的神情,这种表情不适合出现在哥哥们的脸上。


  哲也的话语让赤司和征十郎感动得差点热泪盈眶,他们内心的阴霾化作了在阳光下翩翩起舞的尘埃,顺着明亮的光线消失在澄澈的青空尽头。幸福得无可言喻的心情主导着他们,浸润了心里深处的伤痕,变成了如明净的月光般的温柔。


  两个哥哥埋首在哲也的颈窝,忻悦的笑容浮现在脸上。其实哪怕哲也不提出来,赤司和征十郎迟早有一日都会带他去北海道旅行,他们很早就决定要和哲也环游四海,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留下美好的回忆。


  然而哲也的主动提出使双胞胎喜不自胜,他们高兴不已地亲吻哲也,疯狂的程度差点弄哭了哲也。


  “就这样约定好了,哲也。明年的冬天我们一起去北海道旅行,一起去观赏函馆山的夜景。”征十郎同样满怀期待地道,他亲了亲对方的眼睛,又亲了一下对方的下巴。哲也开心地“嗯”了一声,和哥哥们商量要去北海道的哪些地方。


  凌晨三点二十分,三人津津有味地讨论着来年的北海道之旅。凌晨四点十五分,抵挡不住困意的哲也枕着赤司的手臂睡着了,没过多久兄长们也进入了睡梦。


  幽静无声的黑夜依旧笼罩着京都。


      本章完.


Pat Station:作为大四狗到了这个阶段真的每天都是心态崩溃的节奏,虽然实习已经有了眉目,但要考虑的事情还是好多好多,不想写论文、不想考证、不想毕业、不想进社会,好想重读大一。

只想每天混吃等死,觉得能够当一个废人是最幸福的事情。这段时间以来的心态真的消极到不能再消极,虽然道理都明白、也在努力地振作起来,但还是发现排解负面情绪真的太难了,每天不幻想些美好的事情都活不到第二天。

果然焦虑和压力真的是让人最快成长起来的方式之一,想起有一段日剧台词很符合自己现在的状态:其实我没有经历过很悲惨的事情、也没有面临过很痛苦的时刻、家庭美满幸福、父母疼爱自己尊重自己、身边的朋友也对自己很好、从小到大也没有遇到过重大的挫折,想要实现的愿望也都实现了

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会拥有非常煎熬的时刻,有那么一刻会觉得人生好像难以支撑下去,虽然这样的自己在不少人都会很矫情很无病呻吟,但这种心情是确确实实地存在,既然存在了我就无法忽视。

这一年的自己在心态上发生了巨变,前所未有的焦虑扑面而来,越来越明白人的年纪越大,开心的时刻就越少。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自己还是从这些压力和焦虑中收获了不少,这也是每个人都会必须经历的阶段。

现在的我比以前自律得多,对时间的管理控制到了每一分钟,每天都会给自己罗列必须完成的事项,该锻炼身体就锻炼身体、该看英语就看英语、该看书就看书、这放在以前的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事。

总之无论如何,希望自己能够越来越好吧。关于未来的很多愿望都等着我去实现,只要这些愿望还在,无论如何我都可以支撑下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