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翼

746浏览    30参与
受兔红烧好吃
试了试买的乔琴,好大一块,我能...

试了试买的乔琴,好大一块,我能用五年草。
百乐的彩色铅笔芯居然会水溶!!!!

试了试买的乔琴,好大一块,我能用五年草。
百乐的彩色铅笔芯居然会水溶!!!!

萤火木语

woc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真是挖出了不得了的新闻啊

woc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真是挖出了不得了的新闻啊

【洪荒王】御星煌

一打开就看到了黑潜糖呢~
玩了任务后,强烈怀疑黑翼还记得潜!(为什么不黑化!为什么不黑化!为什么不黑化!(╬ ̄皿 ̄)凸)
(不好意思~本人是个黑化爱好者和反派控……)
话说潜你黑…啊呸!进化后是不是把社长给忘了……( ̄_, ̄ ),
小心下不来床~
皮肤好帅~
潜穿黑衣,
黑翼也算半个白衣(衬衫)吧……
期待更多黑潜糖哦~~o(〃'▽'〃)o

一打开就看到了黑潜糖呢~
玩了任务后,强烈怀疑黑翼还记得潜!(为什么不黑化!为什么不黑化!为什么不黑化!(╬ ̄皿 ̄)凸)
(不好意思~本人是个黑化爱好者和反派控……)
话说潜你黑…啊呸!进化后是不是把社长给忘了……( ̄_, ̄ ),
小心下不来床~
皮肤好帅~
潜穿黑衣,
黑翼也算半个白衣(衬衫)吧……
期待更多黑潜糖哦~~o(〃'▽'〃)o

雨雪(暗彩)
胡乱画的有点难看,抱图记得给我...

胡乱画的有点难看,抱图记得给我说一声。 @比巴又人

胡乱画的有点难看,抱图记得给我说一声。 @比巴又人

薄木制扁平篮

连摸个脑阔都是爱你的形状(?)

连摸个脑阔都是爱你的形状(?)

薄木制扁平篮

🐟

“我家黑翼很乖的,要不要摸摸看?ww"

"吼。(龙语:小黑,我的。懂?)“

🐟

“我家黑翼很乖的,要不要摸摸看?ww"

"吼。(龙语:小黑,我的。懂?)“

薄木制扁平篮
一张🐟借朋友的pad玩了下,...

一张🐟借朋友的pad玩了下,好好玩儿


【黑龙啊……可是很难抓的呢。】

↑搞事预告(。)

一张🐟借朋友的pad玩了下,好好玩儿


【黑龙啊……可是很难抓的呢。】

↑搞事预告(。)

雪泽Inkiz
雪泽墨白的新人设 你以为我是大...

雪泽墨白的新人设 你以为我是大天狗 其实我是鸽子精哒~
闭关一个月 感觉画技还是有一定的提升  希望能有人喜欢我的作品 听说每天抽出一个月的时间画画就能成为大佬 我也要加油了_(°ω°」∠)_
另外想要高清原图的请前往p站
墨白 | 雪泽Inkiz #pixiv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5004438&mode=medium

雪泽墨白的新人设 你以为我是大天狗 其实我是鸽子精哒~
闭关一个月 感觉画技还是有一定的提升  希望能有人喜欢我的作品 听说每天抽出一个月的时间画画就能成为大佬 我也要加油了_(°ω°」∠)_
另外想要高清原图的请前往p站
墨白 | 雪泽Inkiz #pixiv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5004438&mode=medium

薄木制扁平篮
忍村四凶兽 快乐乱涂 ?厚涂是...

忍村四凶兽

快乐乱涂

?厚涂是什么

上一张画?谁画的?不认识(捂耳朵

忍村四凶兽

快乐乱涂

?厚涂是什么

上一张画?谁画的?不认识(捂耳朵

薄木制扁平篮
是我的宝贝鸟仔 @tolima...

是我的宝贝鸟仔 @tolimaruさん 给我的狐龙!!!!!我死了我炸了太喜欢了15555555😭😭😭

是我的宝贝鸟仔 @tolimaruさん 给我的狐龙!!!!!我死了我炸了太喜欢了15555555😭😭😭

薄木制扁平篮

结课前的最后皮皮
我发现我画龙只会这几个角度,我好菜啊😢

结课前的最后皮皮
我发现我画龙只会这几个角度,我好菜啊😢

偽月

【 百日永七 Day_23 】

 

 

 

作者的話:

 

採用黑翼的劇情可能有點多,請各位多加包涵。

 

作者:百里殘花。

 

 

戰鬥結束後,覺醒黑翼之力的羽彌將希羅的神器使都一一擊敗,並且打敗了希羅。

……

但,是好事嗎?

真的?結束了嗎?

「……。」那名少女,本起初是一名柔弱且害怕所有事物,後來轉變成堅強且想保護所有人的那名少女,此時的她,正被另一個意識侵蝕,且臉上浮現出了紫色的晶體,眸子閃耀出令人恐懼的光芒。

……這就是黑翼令人恐懼之處吧?

她不斷喚道指揮使的名字,似乎正在找尋,她看不見……?

「隊長、隊長……你在哪裡……」她的眼神沒有任何光...

【 百日永七 Day_23 】

 

 

 

作者的話:

 

採用黑翼的劇情可能有點多,請各位多加包涵。

 

作者:百里殘花。

 

 

戰鬥結束後,覺醒黑翼之力的羽彌將希羅的神器使都一一擊敗,並且打敗了希羅。

……

但,是好事嗎?

真的?結束了嗎?

「……。」那名少女,本起初是一名柔弱且害怕所有事物,後來轉變成堅強且想保護所有人的那名少女,此時的她,正被另一個意識侵蝕,且臉上浮現出了紫色的晶體,眸子閃耀出令人恐懼的光芒。

……這就是黑翼令人恐懼之處吧?

她不斷喚道指揮使的名字,似乎正在找尋,她看不見……?

「隊長、隊長……你在哪裡……」她的眼神沒有任何光亮,她就像被囚禁了般,試圖找出一絲光芒,黑翼之力正吞噬著原本的她。

「隊長……在哪裡……你跟羽彌約定好了……不會忘記我的樣子,隊長、隊長……你在哪裡……?」恐懼以及不安襲捲而來,黑色的羽翼正蔓延開來。

突然地,從指揮使胸口刺入,鮮紅色的液體隨之溢出。

「啊……找到了。」在崩潰之際,少女找尋到了那重視之人,她走向前,並抱住指揮使:

「隊長……我有……保護好你嗎……?」是什麼蒙蔽了她的雙眼,少女似乎連自己傷了指揮使都渾然不知。

而指揮使,就這樣死去了。

「之前隊長說過……不會忘記羽彌的樣子……對吧……?還約定過了……。」少女緊緊抱住那人,但那早已是逝去的空殼,但她卻沒有發現。

「約定……完成了哦……」她聲音微弱的說道,似乎黑翼的力量已經要全數吞噬自己:

「但是……羽彌……不能再繼續陪著你了……對不起……」

「隊長……謝謝你。」她露出最後的笑容,隨後展開了毀滅世界的黑翼。

還能見到……隊長嗎?

好想再和隊長在一起……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跟隊長分開。

隊長、隊長……

隊長……求求你,救救我。

妖妖大魔王

#新约2延伸#


[与黑夜海鸟再次对战.关于是如何从番外个体那里逃出来的...我也不知道(...)]

对面的人坐在高桥上悠闲的晃着腿,白色的外套披在肩头上被晚风胡乱吹舞飞动与那耳边的黄发跟身上的朋克风格形成对比。一眼看上去只有十多岁的少女露出不属于这个年龄的笑容,抚摸着身旁的海豚玩偶,多少有点悠闲的样子。

“——”
缓缓撑着科技金属拐杖,晚风像是羽毛拂过面颊,似笑非笑的看着居高临下望着好像在看风景一样的正在把玩海豚的少女。她不过是将伤口修复完毕便想要跃跃欲试的再次交手。

“虽然是自不量力的家伙。但是你也悠闲过度了吧。谁在背后指示你吗?虽然我知道那群在学园都市更深层地方的人已经几乎被埋没了。”

“哼。我也没...


[与黑夜海鸟再次对战.关于是如何从番外个体那里逃出来的...我也不知道(...)]


对面的人坐在高桥上悠闲的晃着腿,白色的外套披在肩头上被晚风胡乱吹舞飞动与那耳边的黄发跟身上的朋克风格形成对比。一眼看上去只有十多岁的少女露出不属于这个年龄的笑容,抚摸着身旁的海豚玩偶,多少有点悠闲的样子。

“——”
缓缓撑着科技金属拐杖,晚风像是羽毛拂过面颊,似笑非笑的看着居高临下望着好像在看风景一样的正在把玩海豚的少女。她不过是将伤口修复完毕便想要跃跃欲试的再次交手。

“虽然是自不量力的家伙。但是你也悠闲过度了吧。谁在背后指示你吗?虽然我知道那群在学园都市更深层地方的人已经几乎被埋没了。”

“哼。我也没那种心情在让什么人再来使唤我啊,对你现在的态度也是出于我原本的想法——或者是,你愿意再回到以前某段时光然后再被当成那群人的玩物吗?坦白说,上次如果不是FLVE_OVER强行参与,不然我可是早就把你埋下土里去了,当然还有芙蕾米娅那家伙,没有那个奇怪的右手的男人,即使是第一位你,也很难对抗我这个改造人吧?”

改造人这个称呼是让她咬了重音,看出她恼火的程度几乎快从牙缝中挤出,不过乱了方寸可是无法站在学院都市说到底还是第一位面前的,她的勇气来源究竟是什么?是曾经拥有曾经木原的力量还是单纯的没脑子、在自己看来应该是后者居多。

即使是大脑受到损伤依靠御坂网络也仅仅是嗤鼻冷笑的人,大概这样永远在别人眼中是个怪物的存在,不过在那场战斗后所发生的心态的转变跟对未来期许的变化好像抚平了一贯暴躁的性格,似乎更加乐意战斗陷入无畏的缄默中,但是倘若需要出手,第一个冲上去掐紧对方喉咙的,毫无疑问一定是自己。

“…”

保持着刚才的姿态,毫无动摇的继续接近黑夜海鸟。

“嗯?”

她收起从刚才起就保持的懒散的神情,突然间被扭曲覆盖的面部,改造人手边的塑料海豚从内部爆裂肿胀开。黑色的触手一样的东西蠕动伸出,在不远处的脚下投下了一片阴影,白色外套随着她一跃而起的动作而摆动起来。

这些是她的「炮台」。

熟练掌控氮气,有强大破坏性的「氮气爆枪」,从手掌发出3公分的氮气攻击手法,通过增加「手」的多少来增强能力。
阿,不需要过多的去思考,顺从着她的意图便可以得知到应对的方案,占据有利视野并且想赋予决定性的一击,这就是她脑袋中构想出的蓝图。

在她腾空而起的阴影处停下了脚步,像是完全没意识到即将被发起攻击,她攻击的手段显而易见甚至同原来相比毫无改变,目前看来只是一昧的持有挑战的勇气而无策略的向前冲,还未开始便已经是败北的一方了。

“喂喂也稍微改变一下攻击方式吧。你到底是有没有一点长进啊??”
“不要总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阿!!!!!!!————————”



她遵从重力落下,她面部流露出狡诈仿佛是什么机谋即将得逞,还有无数扭动的触手,轻触脖子上的电极耳边一阵杂音过后,无数公式闪过脑海。

「木原数多」以及曾经打败自己的、那个下三滥的「幻想御手」,黑夜海鸟改变了自己氮气枪的属性。所谓「木原数多」的数据,是可以消除自己身体上的「反射」并可以自己把这股力量「反射」给对手的,而二者存在的微妙差别也再次体现。

那么,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只是让自己再次败北这样单纯的理由?

从对方擦肩而过的气流中察觉她有了杀意。

“砰,砰——砰————”

桥上被打出了大小不一的弹坑,伴随着腾起的白色灰尘。
黑夜海鸟落在了地上,看着快被毁掉半个的吊桥,以及在她看来不见了的自己,正准备疑惑。利用加速躲开氮气攻击的自己在灰尘中背后展开黑翼,凌空绕到她的后面,整个过程两秒足矣。

等她转过头便与背后伸出黑翼面部同样扭曲的自己四目相对。
她眯起眼睛将视线放低落在自己身上。

“第一位也真是也不过如此阿,会用这点小伎俩而已?”

“你说过一个故事吗,名为被蛇咬后连草绳都会害怕十年的故事,的确,这给我带来低谷的数据、让我恐惧的东西确实存在过阿,不过怎么说也只是用了过去式,怎么——你认为我只是像这个故事所说的那种蠢货吗?”

但并没有打算出拳,像打败结标淡希那样。深深有体会到被打的挫败感,所以为什么不早点意识到同样的招式对自己完全不起作用这件事呢。用「未知物质」构造成被称为黑翼的东西,可延伸数米,不管是力量还是速度或者是破坏力都更胜眼前lv4的能力者一筹。

对方立刻把「炮台」对着自己。
用一种惊诧且恐惧的表情面对怪物,氮气枪无法切断未知物质。

“啧……”

黑夜海鸟是醒悟了什么,但是过于慢了。吸取上次教训,她不打算防御,不打算跟绢旗最爱比运用氮气防御的坚硬程度,况且对手是那个所谓的第一位。

触手一齐发出长枪,连自己两只手臂的力量都用上,空气明显的压缩起来会聚成了一把看不见的氮枪。
硬着头皮上吧。或许现在成了这个lv4的能力者脑袋中的结束语。

“哦?虽然很想说确实有些长进——”

黑翼与氮气长枪碰撞格挡,二者相碰产生的强大气流将地面灰尘一并掀起,从脚底逐渐延伸出皲裂的大地,像是错位开来的岩层板块被再次挤压形成的凸起。

“但是我已经把你需要改正的地方都完全说明白了,你却仍然对自己信心满满,比起语言教育还是身体上的责罚来得更加影响深刻?我劝你还是有空跟那个家伙(番外个体)交手一下比较好,毕竟那家伙可是某种方面曾经把我逼向了绝境哩。但是你的实力却远不足以达到那种程度。”

全部的力量都用来「攻击」看似占了上峰,却没有绢旗最爱的防御力。

“要是我会对曾经打败我的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产生恐惧的话,作为一方通行(怪物)的我就不能站在学院都市的顶点了啊。”
右拳从手的间隙中一把勾上黑夜海鸟的下巴,她的注意力已经无法再制造出「木原数多」的数据了,自然围绕在皮肤上的氮气防御早就变成了攻击枪。


“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被击飞数米“砰!”的倒在吊桥的另一端,嘛,倒也是手下留情了一番。

轻触脖颈的按钮按下电极关闭,拄着科技拐杖缓缓走到在地上不停抽搐的黑夜海鸟旁边。

“对了对了,现在能悠闲的跟你交谈也是拜你所赐。即使永远无法踏上光明之路了,我不可能一直活在黑暗中。因为‘暗’可是我曾经走过的路啊,比起你,这不是明摆着发言权还是在我手上比较多一些吗。那么——希望你能听清楚了暗部的「新生」,骚动也应该停一下了。”

她逐渐扯开唇角露出诡异的笑容。

“伊嘿嘿呵呵呵呵——少,开玩笑了,你永远走不出黑暗的……还想逞英雄的拯救谁么?”
轻蔑而上挑的语气,令人作呕,简直想吐出来。想到自己的能力被复制成了这种垃圾样子,是那群研究员太过看不起自己还是另有企图。不管是出于怎样的原因,她做的事情绝不参假,在数分钟前便充分展现出来了。


“——逞英雄?真亏能从你嘴里冒出来,我可是不知道哪一年就断了这个念头。只是朝自己希望的路走。消灭路障也是必须做的事情,没有时间为过去的错误后悔因为明天可就是未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