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色幸存者

29.5万浏览    3108参与
琴泠scarlet
选修课的快速粗糙摸鱼 病女小姐...

选修课的快速粗糙摸鱼

病女小姐姐超可爱!

选修课的快速粗糙摸鱼

病女小姐姐超可爱!

antihero熊吉
是约的小雪!!画师是三山老师

是约的小雪!!
画师是三山老师

是约的小雪!!
画师是三山老师

阿鲱

表白师酱

表白flowerroll,希望她多产粮

表白flowerroll,希望她多产粮


Ccest
新皮肤我爱(⑉°з&d...

新皮肤我爱(⑉°з°)-♡

新皮肤我爱(⑉°з°)-♡

1+3円🍬
dbq这次扎希尔实在太戳我了!...

dbq这次扎希尔实在太戳我了!!!!

卖不出去的原因是因为符纸挡住了脸。

还有就是,等久就会Free!(不可能

dbq这次扎希尔实在太戳我了!!!!

卖不出去的原因是因为符纸挡住了脸。

还有就是,等久就会Free!(不可能

AJ下水道有限公司亚太地区代理人

【AJ】——Sapphire

🌌

1.他们的确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来水族馆。

当JP第N次把被挤掉了的外套重新套回身上的时候,亚历克斯乐了, 尽管周遭喧闹声不停,黑客还是精准的捕捉到了身边人的幸灾乐祸,他抹了一把翘起来的头发,“笑笑笑!搞得好像不是你想出来晃悠一样。”

“啊?我原本就想在公园里逛一圈,”Alex把他往自己这儿轻轻带了一下,提醒他避开横冲直撞的小朋友,“没想到你带我来这儿。”

“………”

“好少女噢。”

“闭嘴闭嘴”JP手里的宣传册被他揉成了一卷,亚历克斯不急不忙的跟在他身后,好不容易穿过拥挤的人群,黑客停在花园鳗的展柜旁借着光不停的翻动手里的纸张,“海豚表演是下午三点,要去看吗?”...

🌌

1.他们的确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来水族馆。

当JP第N次把被挤掉了的外套重新套回身上的时候,亚历克斯乐了, 尽管周遭喧闹声不停,黑客还是精准的捕捉到了身边人的幸灾乐祸,他抹了一把翘起来的头发,“笑笑笑!搞得好像不是你想出来晃悠一样。”

“啊?我原本就想在公园里逛一圈,”Alex把他往自己这儿轻轻带了一下,提醒他避开横冲直撞的小朋友,“没想到你带我来这儿。”

“………”

“好少女噢。”

“闭嘴闭嘴”JP手里的宣传册被他揉成了一卷,亚历克斯不急不忙的跟在他身后,好不容易穿过拥挤的人群,黑客停在花园鳗的展柜旁借着光不停的翻动手里的纸张,“海豚表演是下午三点,要去看吗?”

无人应答,JP心里一惊,赶紧沿着来时的路回去找离奇失踪的亚历克斯,期间差点撞翻了小女孩手里的水母瓶。最后终于在纪念品的柜台前望见了那一抹与众不同的金色发旋。

他气喘吁吁的跑过去,发现Alex正拿着一只海豚玩具,店员小姑娘充满期待的看着眼前的外国帅哥兴奋的推荐,“还有海狮可选择噢!”

JP先前的懊悔一扫而空了,高呼自己的英明,心里笑的满地打滚,表面拍着那人的肩膀问:“喜欢吗?喜欢文哥可以给你买”

2.他们真的带着那只海豚走了,临走前店员小姐姐还送了一只笔盖上粘着气鼓鱼的圆珠笔,JP强迫Alex戴上那个海豚项链,惹得路人纷纷回头。不过亚历克斯心情依旧很好,侧过头去看笑不停的年轻人,“你知道为什么我想要买这个吗?”

“哈哈哈哈哈啊?不知道啊”

“因为这个海豚叫声很像你在岛上被追杀时候的发出的惨叫。”Alex摸摸手里海豚的脑袋。

“……”

“或者捡到灌水电池,电脑被人扔到海滩——”

“…行了不送你了,把钱打给我!”Alex把圆珠笔上的气鼓鱼和JP脸贴脸,满意的点点头:“生气的时候又好像它啊,上辈子是不是——”

气鼓鱼被一把抢过,Alex抿抿嘴,JP得意的笑着把战利品塞进包里:“犹豫就会败北,送我了”

3.企鹅展馆温度突然冷了好多,JP看着企鹅排成队来来回回走觉得很有趣,心里默默喊了几句号子,亚历克斯抱着手臂站在一边。

发现远处一只企鹅正摇摆着走向一块浮冰,Alex被蹲着的人拽着强迫一起看它,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趴在那儿看它先后退几步,像块儿果冻般抖了抖身子,最后完美落地。

“嗬不错啊!”黑客直起身朝alex竖了个大拇指,“爷给满分了。”

“哇哦,它一定很荣幸。”

JP眯着眼等他的后半句,Alex憋住笑。

“被不会游泳的评委夸奖了。”

“你看我就知道,我太了解你了。”JP摆摆手。

“这不好么?说明我们很契合”

“NONO,只能说明你的套路被我摸的一清二楚了,就像脱——”

Alex重新把视线从路过的水母上移回来,饶有兴致的等后文,“脱?”

“当我没说。”

“那我也懂了,真是心有灵犀”

4.他们又走了一会儿,地图显示再往前就是最后的海底隧道,JP提议先去吃饭,Alex当然没有什么异议,两个人看了看决定就去最近的一家,不走回头路。

可能因为这家的平均价格比前面都要贵出一些,客人很少,看过去只有两对儿情侣,他们坐到巨大玻璃窗旁,淡蓝色的光洒在桌面上,鱼在里面欢快的游来游去,JP招招手示意Alex凑过来,“你确定…我们要在它们面前吃它们同类?”

Alex愣了一下被逗笑了,“那就点牛排好了。”

“行。”黑客伸了个懒腰,“对了,你什么时候走。”

“下周,怎么了?”

“噢。”他移开视线,“没什么,就是嫌弃你啰哩啰嗦害的我晚上要早早睡觉不能熬夜肝游戏还被你逼着喝牛奶,我妈都不管我这么多”

Alex喝了一口苏打水,“是么?那我以后是不是要住酒店?”

JP翻了个白眼,“明知故问”

“你可以收我房租,这次的已经交了,那只圆珠笔”

“你是葛朗台吗?!”JP假装抗议,“有钱买红酒墨镜不重样却拖欠房租,shame on you!”

“那卖身”

“…你闭麦吧。”

Alex耸耸肩,蓝眼睛却还盯着自己,该死,JP腹诽:他们的确在某种意义上心有灵犀。

“就…别受着伤来行吧?”他正正神色。

“尽量。”

“靠,你这是正确回答吗?”

“不能给你打包票”Alex做了个“嘘”的手势,服务员把菜放下笑着祝他们享用愉快,等外人走远,两个人也没有接着聊下去,大概是都认同了这个不完美的回答。

5.Alex不嗜甜,却在点单的时候也加了一份柠檬蛋糕,JP吃下碗里最后一口圣代的时候对方的叉子都没拿起来过,“浪费是可耻的。”

特工笑眯眯的点头,“我会吃的。”

“……”

说完还是把盘子挪到了中间,用叉子切下一块递到青年面前,JP赶紧看了一眼远处的服务生,幸好他们位置偏,所以没人注意,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迅速的凑过去咬下蛋糕,扭过头不去看罪魁祸首。

“好吃么?”Alex自己也尝了一点,“太甜了。”

“我觉得有点苦。”他注意到黑客的耳根很红,了然的笑了笑没有拆穿。

JP又看向他,心虚的理直气壮,“我没叉子,再给我一点。”

6.等吃完饭出门,人好像少了一些,海底隧道不至于太过拥挤,里昂发消息问他怎么今天一直4G在线,JP低头迅速回复过去,“Busy dating”

Alex借着身高优势看的一清二楚,脸上不动声色,JP暗灭屏幕。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站在传送带上听小孩子不停的问父母这个是什么那个又是什么,JP心想Alex说不定认识好多?百科全书一样。

许是都逛的有些累了,他们全程都没有说几句话,等到最后一段时,JP突然把手挪过去,握住了亚历克斯的小拇指,见对方没有反应,就胆大起来。

他给自己的行为找了合适的理由:害怕你又走丢了。这里明明只有一条路,但这种谎言没必要去拆穿,Alex点点头轻轻回握过去,身后人便靠着他,听见耳边的呼吸声慢慢平缓下来。鱼群从他们身边穿行而过,他甚至以为背后的人已经睡着了才那么安静。湛蓝色的水光笼罩着他们,JP盯着看了一会儿,还是觉得亚历克斯的眼睛比这个更漂亮一点,但他才不会说出来。

“我说亚历克斯”JP直起身,认真的看着那人,以至于亚历克斯都被这种气氛迷惑了,以为对方要说出什么平日里听不到的话。

对方张张嘴,“你…”

“晚上吃不吃火锅?”

“…你定吧。”
——果然不该有什么期待的。





























李尸僵(玟轩子墨)
开学长弧了n久,趁着周末回归,...

开学长弧了n久,趁着周末回归,赶紧把脑洞的胖虎的甜蜜恋人【没记错名的话(。】给发了

开学长弧了n久,趁着周末回归,赶紧把脑洞的胖虎的甜蜜恋人【没记错名的话(。】给发了

海盐糖霜

死去的星星不可燃

🔥姐的wiki给我看哭了,想烧就烧吧我再也不会因为正在翻电池的时候你突然来消防局纵火骂你了你好可怜呜呜呜这对到底怎么打tag😔

L.

『你一定能看到Lily吧?你不是巫女吗?』

她紧紧抓着她的两只韩服袖子,右手无意捏到胳膊,掐得慧珍很痛很痛。她有些不耐地第不知多少次甩开她,『请你不要再来烦我了,现在是实验中,别逼我杀死你。』

可纵火犯置若罔闻。她只是一遍一遍问着她,哀求她,『让我抱抱Lily吧,她太冷了。』

你每天到底在和谁说话?Lily又是谁?她的太阳穴隐隐作痛,又疲于驱逐阿德瑞娜。

F.

『您好,』夹着笔电和一大堆乱七八糟电子元件的中国男孩在已经不是学校的学校墙根下战战兢...

🔥姐的wiki给我看哭了,想烧就烧吧我再也不会因为正在翻电池的时候你突然来消防局纵火骂你了你好可怜呜呜呜这对到底怎么打tag😔

L.

『你一定能看到Lily吧?你不是巫女吗?』

她紧紧抓着她的两只韩服袖子,右手无意捏到胳膊,掐得慧珍很痛很痛。她有些不耐地第不知多少次甩开她,『请你不要再来烦我了,现在是实验中,别逼我杀死你。』

可纵火犯置若罔闻。她只是一遍一遍问着她,哀求她,『让我抱抱Lily吧,她太冷了。』

你每天到底在和谁说话?Lily又是谁?她的太阳穴隐隐作痛,又疲于驱逐阿德瑞娜。

F.

『您好,』夹着笔电和一大堆乱七八糟电子元件的中国男孩在已经不是学校的学校墙根下战战兢兢地探出头叫她。奇怪,慧珍今天三次路过附近他都在那儿翻什么东西,难道是中国学生对教学楼特有的亲切感让他流连忘返吗?

『您有什么事呢?』『不好意思——』他讪笑开口却戛然而止,瞪大眼睛、颤抖着开始后退。JP顶尖的视力让他在十几米开外看清了慧珍身边又高又瘦的人:那是个女人…火红色的头发…

火红色的头发!

黑客像兔子见了猎人,撒腿就跑,慧珍甚至来不及喊他,眨眼间连人影子都看不到了,只剩一鼻子呛人的扬灰。

『我有这么可怕?』

巫女这样问道,也许不期望有人回答。她一手抬到额头用宽大的袖子遮住脸,另一只手虚握成拳,放在嘴边眯起眼睛咳嗽着,废墟的灰堆总是格外浑浊。

罪魁祸首歪过头,用空洞的黑眼睛瞧瞧她

李慧珍想起她的狐狸。

L.

许多年前的冬天,故乡也有红狐狸。

一只大一些,一只小一些,应该才都刚生下来几个月,蜷在院落柔软的雪里。二月的太阳只是摆设,融不开积雪也融不掉严寒,她拿着扫把扫开它们背上的雪,小个头的狐狸早已僵硬冰冷了。

『真可怜』奶奶说道。她无声地走到楞楞的慧珍身前,把两只狐狸都抱了起来

『大狐狸的眼睛真亮啊,是罕见的黑色,哪怕差点死掉了,还是拼命发着光』

她想,

阿德瑞娜的眼睛是殉落多时的星星。

L.

她的脑子好像为一个有火红色头发的人单独开了箱间,顽固不肯消散,熊熊的焰光,悔恨的眼泪。

在她时断时续的记忆中王文(还是称呼他JP吧)一直让所有研究员倍感烦恼。可正是他三番五次对研究所的电脑下手,让研究员们渐渐开始无视他,甚至袒护他、给他一些别人所没有的特权——比如他可以按个人意愿不再接受改造,也可以不被清掉记忆,哪怕他多少知道一点阿格莱亚的秘密。

真好啊,她后知后觉地羡慕,再[重置]几次,她怕她连红狐狸都要忘掉了。

L.

狐狸总是不分冬夏地趴在被炉里或者靠着吱吱作响的壶去听水声,哪怕在闷热的八月,捂得起疹子也绝不到冰凉的地方,慧珍只好一直一直给它开着空调。

『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们有一只会烧水的狐狸呀。』奶奶慈祥地笑着,慢慢抚摸它的脑袋。

它太怕黑了,也害怕封闭的地方,曾经慧珍把它偷偷带进旅行包随班级远足,刚拉上拉链狐狸就尖叫起来,她不得不把它藏在怀里遮遮掩掩,耽误了班车。

后来当她听说那辆大巴上的人全都死了,不禁从足尖冷到四肢百骸。

第二年干燥的夏末,狐狸长大了一些,有光滑的枫缎毛皮,但她觉得它的眼睛没那么亮了。它变得更爱火,在这个容易被点燃的季节显得异常兴奋。

『最开始打火机莫名被挪动了位置』

她没有在意,因为谁都不认为狐狸会用打火机,就像养猫的人也不知道总有一天猫会学会开锁。

『后院的草垛子被点着了』

她们的门被邻居砸响,慧珍在半梦半醒间,眼前是一片火海。这是什么噩梦?她有些荒唐地想,然后拼命跑向奶奶的房间。

『狐狸呢?狐狸呢?』老人咳嗽着,仍惦念幼小的生命,『快去救狐狸呀!』她甚至想冲进大火去找狐狸,被慧珍拉扯着先送出大门,『我去找,我会救它的』

『她跑过尚安然无恙的厅室、

余光瞥见本该放着红色打火机的茶几上空无一物。』

李慧珍浑身的血液都倒流了,呆呆立在原地,比火焰更滚烫的狐狸何时起无声地踱过来,有点烧焦的尾巴在她裸露的小腿上打了个圈。

她战栗不止。

A.

天色暗下来,慧珍打算到荒芜无人的海滩稍作歇息,可阿德瑞娜忽然拉住她,『那边太潮湿太冷了,我想去能点火的地方。』

她忍不住问道,『你总想点火,是因为Lily吗?』

这个问题却像拧住破布娃娃的发条,阿德瑞娜蹲在地上,一言不发。慧珍不管她,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却听到身后女人一阵一阵的呢喃细语,然后放声失笑。

她猛的回头,阿德瑞娜正狠狠撕扯火焰一样灿烂的头发、仰头哀鸣着,泪流满面。

她乌黑发亮的眼睛啊,嵌着星星的尸体。

『Lily没死啊!她明明就在那里……!』她的声音突然那么大,震得慧珍以为自己耳朵正汩汩流血

火红色的女人跪在沙砾上,哆嗦着掏出随身不离的火机;慧珍看她不像是因悲伤愤怒而发抖,而用[冷的发抖]来形容更为贴切。

她扔下背包胡乱掏出什么,慧珍快步走向她,看清一瓶酒、她哪来的酒?

她跑过去,却没抓住她的手。

『阿德瑞娜点着了——』

点着了什么……?她无比清醒,瞳孔中窜起缭乱的火舌,直扑她的脸,下一秒猛地收缩;火湮灭了阿德瑞娜,她的衣服、胳膊、脸,此时都熊熊燃烧,像披戴火袍的缪斯;酒瓶被白的发亮的墨西哥女人抛出很远很远,在黑夜中反射一颗闪烁的星星,又消失不见,无数火花燃烧着跟随它,划过飞弧

“点燃的蝴蝶,落入雨中开出花”
阿德瑞娜的手被火包裹,她惊觉她原来如此美丽,连每一根手指都——

大脑一片空白,嗡嗡声缠绕不息,在火场中她的眼泪如此突兀又势要淹没她和她的喉咙。
『她跑进最接近太阳的地方,伸手去够夺目的焰心』
火把皮肤烧灼的滋啦响,她意外地不痛,也可能是烫化了才来不及反应;

那光芒一点温度都没有,

真冷啊……
……像二月的太阳。

L.

她坚信因果报应,也一向[遵循命运的指引],可狐狸呢?狐狸冥冥之中救了她一命,又为她带来灾祸,这也是神明的意思么?

夜晚冷冰冰的,空气飘着厚重的雾(或者霾),又湿又闷,隐约有暴雨将至的情形。她从睡熟的祖母身边蹑手蹑脚地爬起来,借着手机幽幽的光找见狐狸,它正瑟瑟发抖,和以往每一个阴沉的雨天一样。

她犹豫着,狐狸一下跳起来钻进她怀里,柔顺得不真实的火红毛发在她臂弯散发暖意;小动物并不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它只是追逐火光——大抵如此,最好如此。

她缓缓拉开收容所的门,一滴,两滴夜晚的眼泪落在她手背上。狐狸没有跑,它懵懂地蹭蹭慧珍的领子,天上不见月影,她低头一看,原是都在它眼中安眠。

它怕雨,怕夜晚,怕潮湿的雾,它怕的东西都聚集在这儿——

『她咬咬牙
   把怀中恶物掷向雨夜』

“璀璨一眼就凋零.”

『李慧珍转身走去,任凭狐狸于雾中悲嚎、她懦弱地啜泣,唯独不敢回头。』

M.

慧珍回过神,竟早已死死扑住阿德瑞娜。不像要扑灭她的火,倒像是要把她镶进血肉里。发带散开了,慧珍的黑头发沾到半死的火灰被点燃,逐渐散发出焦臭味、和阿德瑞娜的混在一起,她无暇顾及。

无所谓吧,她想,至少在岛上,之前的每一天我都是这样过的,不是吗?

阿德瑞娜和她的狐狸重叠在眼前,她恍然大悟命运的路如此曲折,兜兜转转,起点仍是灭不尽的业火。

薛量子

【雪玄】DarK

忘记发了,补一下,最近事情比较多,写的东西比较少。


《DarK》


张玄佑意识到自己完蛋时,是在看到佐藤雪将那张签名纸小心翼翼地收进背包里的那一刻。这不是一两次的事了,而是每一次——每一次佐藤雪都做出同样的举动,仿佛手中的不是一张签名,是什么了不得的宝物。

但当雪朝他走来时,他还是装作了什么都没看到,一如往日。打火机点燃干枯的树枝,热量腾空而起,装在铁锅里的水被烧得滚烫沸腾。

在咖喱和鲤鱼之间,玄佑选择了前者,简单将土豆去皮削块投入锅中,又在炖得快烂时放进咖喱粉。勺子将咖喱粉和土豆和汤搅在一起,香味扑鼻。


“有什么我能做的吗?”雪紧挨着玄佑坐下。一般来说,他们组队时,大多时候都是由...

忘记发了,补一下,最近事情比较多,写的东西比较少。


《DarK》




张玄佑意识到自己完蛋时,是在看到佐藤雪将那张签名纸小心翼翼地收进背包里的那一刻。这不是一两次的事了,而是每一次——每一次佐藤雪都做出同样的举动,仿佛手中的不是一张签名,是什么了不得的宝物。

但当雪朝他走来时,他还是装作了什么都没看到,一如往日。打火机点燃干枯的树枝,热量腾空而起,装在铁锅里的水被烧得滚烫沸腾。

在咖喱和鲤鱼之间,玄佑选择了前者,简单将土豆去皮削块投入锅中,又在炖得快烂时放进咖喱粉。勺子将咖喱粉和土豆和汤搅在一起,香味扑鼻。


“有什么我能做的吗?”雪紧挨着玄佑坐下。一般来说,他们组队时,大多时候都是由雪负责物资的收集,玄佑负责做饭,毕竟独自生活的未成年人在料理方面怎么也得比同龄人更强一些。

玄佑摇头说不用,然后看了看锅,又说需要一点饮用水吧,光吃咖喱的话太浓了,会渴。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贫民窟里的其中一间小屋子,其实要说做饭的话首选地点应该是住宅区或者旅馆,那里有宽敞的厨房和完好的餐桌。但遗憾的是这并非美食旅行,而是一场生存游戏,为了活下去,谁都必须竭尽全力。

好在饮用水不同于其他稀有物资,几乎遍地都是,有心就能找到。雪回来时咖喱也刚刚出锅,热气腾腾。


“我有点好奇。”玄佑说,他将盛满的碗递给雪,装作只是好奇心作祟的样子,“雪是喜欢菲欧娜小姐吗?”

雪双手接过碗,说了声谢谢,没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反而反问了回去:“那玄佑呢?”


“……什么?”

“玄佑是怎么看慧真小姐的呢?”雪微笑着看着他。


“慧真姐很漂亮,人也很好很温柔,而且和我同乡,感觉很亲切……”不知不觉被引导着偏离了原本话题的张玄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仅什么都没问到,还被套了话。


他确实是对李慧真心动过的。

倒不是说他在这种生存游戏里还想着恋爱有点傻,而且慧真本身就有一种亲切感。

在这不知名的岛屿上,有位同乡的女孩站在他面前,安慰着他,说没事的,命运会指引我们前进,一切都会过去的。


“所以玄佑喜欢慧真小姐吗?”

“啊,我想那算不上喜欢吧。”


算不上喜欢,只是他单方面地亲近。

玄佑从来没想过会在感情上和慧真有接触,在他眼中,慧真圣洁得一尘不染,而他自己深陷深渊。

他感到奇怪,明明雪也是一尘不染,为什么自己有偏偏会动心呢?


雪打断了他的思考,“玄佑,我们快吃吧,饭要凉了。”

“也、也是,吃完之后我们就暂时休息一会吧,等到天亮再去寻找物资。”玄佑说,他把脸埋在碗里,不然以他此刻的表情可能要暴露了。


按照惯例,他们的放哨分为前后半夜,前半夜由雪负责,后半夜则是玄佑负责。

平时一合眼就能梦会周公的玄佑此刻却怎么也睡不着,他稍微睁开了点眼睛,四周暗沉沉的,因为夜晚的照明很容易会成为敌对联盟的狩猎目标。他只能隐约看到雪抱着刀靠着墙站立,雪的手紧握刀柄,随时做好出鞘的准备。

不可否认,即使是在这样的视线下,雪的双手也非常好看。在玄佑认识的同性别的人中,可以和雪的手指相提并论的似乎只有卡米洛。但他们的手指又是不同的,卡米洛的显得更加华丽,雪的则有着古典美——鬼知道张玄佑脑子是怎么把这些词排到一起的。

雪在一片暗色之中朝玄佑走来,玄佑赶紧闭紧了眼睛,他今天的状态不太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雪才好,不如装睡到换班,也不至于尴尬。


“玄佑。”雪在叫他的名字。

“玄佑?”又叫了一遍。


装睡中的张玄佑当然没有理,反正屋里那么暗,他估摸着雪也看不出来他真睡假睡。

雪没有再继续叫他,玄佑以为雪要继续去侦察,却没想到手背上传来了温暖湿润的触感。


是……吻吗?


幸好实验体对身体的控制能力极强,他才没有一个激灵暴露自己还没睡着的事实。正当他还在思考这是什么情况时,被亲吻过的那只手已被牵引着摩挲着方才那个吻的主人的脸。

玄佑十分确定那是雪的脸,他悄悄打量过太多次了——纤长的睫毛、像大海一样深沉的蓝色眼睛、比亚洲人略白一点的肤色,玄佑总想,雪长的其实比很多女孩还要漂亮。


玄佑紧张得甚至掌心要出汗,他在脑子里不停确认,雪这样算是也喜欢他吗?他要干脆醒过来说我也喜欢雪吗?

可每次总要菲欧娜的签名又是怎么回事呢?如果不是真的喜欢,只是纯粹的崇拜,一张签名就够了吧,即使在实验中遗失了一些,保存下来的也不少了。

而且这还只是自己看到的次数,要是再加上没看到的时候……


不,不对,好像有哪里不对。


在他和雪认识之前,第一优先的盟友是慧真和埃索,有时候也会和珍妮、菲欧娜她们一起。而在和雪认识后,他在先遇到雪的情况下会和雪先结盟。但从最近开始,他遇到的第一个人似乎都是雪。

这也太不对劲了。

并且玄佑和菲欧娜认识的时间比和雪的要长很多,在给雪签完名后,菲欧娜没理由一句话都不跟自己说,这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


玄佑无疑是喜欢雪的,即便在这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同一个性别的人。


他突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但如果这份喜欢是刻意制造的呢?


因为和雪说过他喜欢能理解他的人,所以雪和玄佑之间从未有过争吵。因为说过喜欢温柔的人,所以雪总是能恰到好处地出现在玄佑身边。因为说过不想杀人,所以在和雪组队的时候,甚至很难遇到敌对联盟的人……

和雪的相处,总是恰到好处的舒服,简单地用“巧合”二字来形容根本不可能。


玄佑的被雪牵住的手有了一丝颤抖。


“玄佑,醒了吗?”雪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在雪刚作为17M-RFT31参与实验时,玄佑从娜迦博士那里听说过,负责雪的一名研究员主动提出要和新来的T博士交换岗位,不过最后被高层拒绝了。

玄佑问娜迦交换岗位的理由是什么,那天娜迦心情好,回答了他。


『他说,17M-RFT31所拥有的,绝不是普通高中生的一双眼睛。』


玄佑睁开眼,雪就坐在床前望着他。

在昏暗的房间里,没有了海洋般的湛蓝,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


END.


高中书生
女朋友新皮太好看了呜呜呜呜我激...

女朋友新皮太好看了呜呜呜呜我激情快速涂鸦!!!!!!!!!
我永远喜欢我的宝贝杰琪

女朋友新皮太好看了呜呜呜呜我激情快速涂鸦!!!!!!!!!
我永远喜欢我的宝贝杰琪

天晴よ東京

是特工小朋友,有生之年完成度最高的一張畫。(流淚貓貓頭)

是特工小朋友,有生之年完成度最高的一張畫。(流淚貓貓頭)

天晴よ東京

去吃火鍋啦

我流AJA話總是特別多。
談個戀愛都是火鍋和梅子泡菜的味道。
覺得Alex和JP都是貓系的男人。(?)


「秋天到了難道不應該來吃一頓火鍋嗎。」

亞歷克斯從睡夢中清醒,JP坐在他身上唸唸叨叨,胖子就是胖子,壓得他喘不過氣。拜JP所賜,亞歷克斯方才做了個噩夢,夢到被一個鍋蓋大小的東西砸頭,頭髮被強風吹得不斷地往後跑,像是有人正在拉扯他的頭髮似的。夢境太過真實導致他醒來時頭還真的有疼痛的感覺。

果不其然,是JP在扯他的頭髮。

「別那樣拉我頭髮JP。滾旁邊去。」JP從亞歷克斯身爬起來,伸手一撥把他身旁座位上堆滿的抱枕推開,給自己騰出地方坐。

「是,我清楚。因為你中年禿頂,拉不得。你看...

我流AJA話總是特別多。
談個戀愛都是火鍋和梅子泡菜的味道。
覺得Alex和JP都是貓系的男人。(?)




「秋天到了難道不應該來吃一頓火鍋嗎。」

亞歷克斯從睡夢中清醒,JP坐在他身上唸唸叨叨,胖子就是胖子,壓得他喘不過氣。拜JP所賜,亞歷克斯方才做了個噩夢,夢到被一個鍋蓋大小的東西砸頭,頭髮被強風吹得不斷地往後跑,像是有人正在拉扯他的頭髮似的。夢境太過真實導致他醒來時頭還真的有疼痛的感覺。

果不其然,是JP在扯他的頭髮。

「別那樣拉我頭髮JP。滾旁邊去。」JP從亞歷克斯身爬起來,伸手一撥把他身旁座位上堆滿的抱枕推開,給自己騰出地方坐。

「是,我清楚。因為你中年禿頂,拉不得。你看看你的後腦勺,頭髮都沒了。」說著JP感覺自己被輕輕巴了一下,就像剛剛自己巴亞歷克斯的頭,拉他的頭髮那樣。

「那是造型。你家的貓真有良知,可不是嗎。」亞歷克斯噗嗤一笑,JP把橘貓從沙發椅背上抱下來撸撸牠的耳朵。

「這樣對待你親哥,你哥心都碎滿地了。」橘貓慵懶的推開JP的手,縱身一躍就跳在地上。看來就算是家人JP也是食物鏈底層再底層的那個存在。更遑論JP年紀比這貓要大的多,被這麼欺負也挺沒面子。

「媽媽一時半會回不來的不是嗎,你再忍忍吧。」亞歷克斯伸懶腰打哈欠的姿態簡直和貓一個樣。說不定他是這貓失散多年的親生兄弟,你看他的個性還有這髮色,完全就是貓嘛。JP盯著他睡懵的臉想。

「你一口媽媽倒是叫得很親密喔,之前明明害羞的不怎麼敢說話。」JP回想起那晚出櫃後,亞歷克斯露出喜極而泣的表情,這是他們兩人的秘密。體貼的JP刻意假裝沒看見,因為他知道對方不想被撞見這丟臉的模樣。

「是這樣的,你媽媽就是我媽媽。」他笑著說,那隻貓心有靈犀的也叫了一聲,遠遠的就能聽見。

「為什麼你說起話來像在罵人。」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腦袋裡裝什麼聽起來就是什麼。」

「哇你可以啊,我服了你。腦子動的快我比不贏。」

「是吧,少說話多吃飯。把營養分一點進腦子啊。」亞歷克斯拿出蒐集了一整疊的外賣廣告單瀏覽,JP一看就不高興了,都沒在聽人說話,哼。一把搶過那疊廣告單,並且丟在桌上。

「吃火鍋!」他大吼一聲,嚇得他家的小橘貓弟弟從地上竄到桌上,再從桌上跳進亞歷克斯的懷抱裡。滿地都是散落的廣告紙張,幸好肥宅快樂水沒翻倒,否則就換亞歷克斯要發火了。地毯很難清理的。




再三磨蹭下JP總算是找到合自己心意的衣服,少說也花費了十幾分鐘有,這讓本就餓的飢腸轆轆的亞歷克斯等的不耐煩,難得在家裡休息他可不想做飯。JP那張挑剔的嘴又東挑西揀,這個不要那個不吃,做菜難道不是在折騰自己嗎!

「好了沒,我要自己去吃飯了。再見。」亞歷克斯轉頭就想走,JP見狀趕緊把兩條腿塞進牛仔褲裡,一個踉蹌跌得東倒西歪。面朝下的姿態讓亞歷克斯想起動物趴在地上睡覺的樣子。

「我拔不起來。」這場面似曾相似,JP的額外專長是不是平地自摔啊。亞歷克斯忍俊不禁。

「真拿你沒辦法。」亞歷克斯拉住JP伸來的兩隻手,環住腰要把JP抱起來站好,沒想到被對方反將一軍,在脖子上親了一口。洋洋得意衝著亞歷克斯一頓笑。

「小朋友,誰教你的把戲啊。」

「俄羅斯來的老流氓?」他說罷又朝亞歷克斯的嘴親上去。



出門前JP給貓弟弟換了新的水,也檢查門窗和瓦斯有沒有關緊,亞歷克斯在旁邊看著,稱讚JP是個稱職的大哥哥,雖然平時家事都是他在做,但偶爾JP良心發現也會幫忙,做的不差,只是有沒有那個心想做而已。看來JP果然寵不得,亞歷克斯在考慮要不要接個大單子,一兩個月不回家試試,就當訓練JP獨立生活,也讓自己獨處一陣子。

「那當然,我杰一皮只要有心想辦就難不倒我。」

「那我就放心了。最近要飛一趟歐洲,可能一兩個月不回家。」亞歷克斯微笑,手機上給組織的回覆是沒問題。

JP鎖門的手稍有停頓,面有難色的轉頭看向亞歷克斯,又把他的話複述過一遍。亞歷克斯頷首,是真的不騙,出示手機上的談話給他看,JP像是從天堂摔進深淵那樣絕望,他不想要亞歷克斯離開他的身邊,諸多原因不便明講,但亞歷克斯想啊。不容分說,出差的事是敲定了。

「我家那坨肥宅快樂獸會難過的。」JP嘟著嘴撒嬌,事實上他家的貓在他家不會待太久,他母親下禮拜三就會回來,貓頂多再陪他個兩三天。

「媽媽很快就出差回來了。」亞歷克斯聽出弦外之音也沒戳破,心底感覺莫名的愉悅,為了即將到來的個人時光,哪怕要在工作堆裡打轉他也心甘情願。


沿路JP低頭看手機,像是在給誰傳訊息。亞歷克斯側身想偷看一眼,對方遮住手機的手也快,裝沒事一般的把手機收進外套口袋。做虧心事了,他半開玩笑的說,怎知道JP竟然沒反駁也沒生氣,一如反常的保持安靜。

這是生氣了的反應嗎。JP可真好懂,亞歷克斯牽起他的手像往常那樣示好,卻被乾脆俐落的抽走。

「快到了,我說的那家火鍋店。」JP轉移話題,眼前掛著那塊惹眼招牌的店舖就是他們今晚的目的地。

「有預約嗎。」亞歷克斯瞬間從驚訝的表情轉換成招牌微笑。細微的表現都被JP捕捉在眼裡。

「這個時間去吃還有位置,不用預約也沒問題的。」



周末店裡人潮不算少,好險還有幾張雙人桌可以坐,他們在服務員的帶領下挑了個靠近冰淇淋的位置。真是便宜了JP,亞歷克斯有意讓位置給JP,他想吃還不需要站起來。JP客氣地道謝,今天的他是不是吃了貓糧了?這不是我認識的JP。亞歷克斯接過單子,服務員給他們介紹新上市的鍋品,是花椒鍋,花椒是品種改良過的,不會辣而且會越煮越香,份量剛好夠兩個人吃,價錢也合理,仔細計算的確是比一人點一個鍋還要便宜。

「點這個吧,JP。」亞歷克斯用筆尖戳了花椒鍋的空格。

「有辣我不行。」

「沒事,人家都說不辣的。」

「我說你這人很奇怪。你們俄羅斯人不是吃不了辣嗎,為什麼堅持要點這個。」

「那就這個,謝謝您。」亞歷克斯不給JP時間把話說完,快速的撇下一痕再把菜單交給服務員。服務員感覺氣氛有些尷尬,但還是非常盡責的完成分內的工作,給他們介紹完剩下的食材才離開。


「為什麼在生氣。」

「我沒生氣啊。」JP說,又轉身看裝著冰箱裡有哪些口味的冰淇淋。

「我以為你是因為我出差不跟你商量在生氣。」亞歷克斯笑吟吟,JP看起來沒打算回答,站起來拿甜筒餅乾挖了一杓巧克力,再挖一杓草莓壓在上頭。

「你要不要吃一口?」他把冰淇淋朝亞歷克斯那邊遞去,亞歷克斯伸手要拿,JP卻怎麼也不放手。

「你在逗我玩嗎。我可不是貓。」亞歷克斯在那球巧克力上舔了幾口,冰淇淋就立刻回到JP嘴邊,連看個一眼都沒機會。

「我知道,身體不好的人不能吃冰。你還得出差。」

「你看,你在生氣對嗎。」

「我說沒有!你這人真的很煩,囉哩叭唆的。」JP瞟向亞歷克斯,隨後又拿出手機。碰一鼻子灰的亞歷克斯也不再過問,看著JP時不時就拿手機,日也拿夜也拿,吃飯睡覺洗澡都拿,一點也不把他的話放心上吧,看來他真的需要獨處一下,讓JP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裡,別打擾他了。



花椒鍋用料挺實在的,JP在拍完食物照片後不自覺的想。可能他和亞歷克斯兩個人吃不完,他勉強一下是可以,可亞歷克斯一個不吃辣的人怎麼能吞得下去。他懷疑是自己的舉止太過反常,刺激到對方了。

他發現亞歷克斯在看他,從走進店裡就開始沒有間斷,可能更早的時候就開始,JP自己也不曉得,亞歷克斯的視線太過密集,明顯到連他這種遲鈍到被雷劈才知道有打雷的人都能察覺,實在是很大的失誤,對一名特務來說。也許亞歷克斯不在狀況上。

「打卡的話送小菜,要嗎。」亞歷克斯看了牆上的公告,是問給JP決定的,身上帶手機的人只有他。JP看了一眼,反問亞歷克斯不是不喜歡做這種事嗎,太招搖了。招搖兩個字從JP嘴裡說出口非常不可思議,JP素來是作風招搖的人,竟然會親口婉拒這種事。

「打啦,打啦送小菜呢。」亞歷克斯奪過JP的手機,標注地點和商家,全世界的人都知道JP在今晚去過這家店消費,只是有些許不同,在網路上是他是自己去,亞歷克斯沒有把自己的帳號也標注在上面,畢竟他的帳號是拿來工作聯絡用,不是拿來作為私人用途使用。

「都說不用了。」

JP激動的要過來搶回手機,手機在拉扯間差點要掉進鍋裡,多虧亞歷克斯反應及時才沒釀成大禍。他笑著推開JP的手,站起來走向櫃台展示手機確認他們是真的打了卡,小菜一會就會端上來。在回到座位前他不小心點到了JP的個人主頁,主頁上感情狀態的顯示是一言難盡。

一言難盡。他沒眼花吧一言難盡?床也睡了,愛也做了,櫃也出了,交往的事也石錘了,全世界的人(至少JP親近的人知道)都知道他們在交往,個人主頁上的感情狀態竟然一言難盡?他又戳回去看,一言難盡四個字也是事實。一言難盡,對亞歷克斯來說真是莫大的讚譽和打擊。

「小菜會送來。說是梅子泡菜。」

「又是辣的?」

「不會,聽說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亞歷克斯把手機塞回JP手裡,笑容中有幾分不悅,JP嗅到了些端倪,現在亞歷克斯的微笑是在生氣,越是對人態度謙恭有禮,微笑的幅度就越是微妙,根據先前幾次彰一和亞歷克斯吵架時的觀察,他甚至還偷偷拍下照片回去研究嘴角上揚的弧度,根據統整出來的結果,某個特定角度下的微笑,十有九次絕對是在生氣。

他做什麼惹亞歷克斯生氣了?



「你生氣了嗎?」

「並沒有。為什麼這麼問。」

「我打遊戲時隊友如果一直發表情包懟我,就表示我說錯話惹他不高興。」

「我不會發表情包給你。」

「我明白,你只會在挑釁人的時候發表情包。例如打LOL的時候。」

「那也是我要把敵人引開,誰叫你來了。」

「我以為你是認真的。」

「只是遊戲,JP。說好的要協助你上分。」

「遊戲又怎麼了?我希望你也能上分,別老是讓著我。」

「消停一會,我不想談這個。」

「我哪裡做錯了嗎,亞歷克斯?」

說到這裡JP幾乎快無法思考,亞歷克斯在迴避他的提問,沉默不語盯著火鍋煮沸的湯底,夾起煮熟的食材往碗裡塞。好好一頓飯怎麼就吃成這樣了,再好吃的美食擺在當前他也沒心思吃。

「不吃的話回去又要叫外賣。」

「我才不會。」

「那就快吃啊。」亞歷克斯聲音略帶沙啞,他不想承認自己吃不了辣的事實。那太丟人了,自己胸有成竹的點了這鍋,結果吃不了幾口能說得過去嗎。

JP撈了幾樣自己喜歡的食材,和著飯一起大口吞下肚。食材吸收了些微的湯底,不會太辣,舌頭感覺有點麻,聞起來是香的,因為不怎麼辣花椒的氣味反而更像青椒。這鍋很對他的胃口,連JP不怎麼吃辣的人都能接受。亞歷克斯應該也沒問題的,抬頭就看見他抽起衛生紙在擦淚。

「我覺得這鍋挺好吃。」

「那都給你吃,行了嗎。」亞歷克斯放下碗筷,拿起冰開水喝了一半這麼多。自己的喝不夠甚至搶了JP的可樂去喝,喝完了站起來又去裝了一杯。JP委屈地看著自己的空杯子,亞歷克斯沒順便幫他裝,一口沒喝全進別人嘴裡了。



與其說吃火鍋,亞歷克斯更像是吃白飯吃飽的。花椒鍋的食材全夾給JP,也不管他吃不吃得完。喝一口火鍋湯底就要喝一杯冰開水來消解,花錢來吃苦的吧。亞歷克斯忿忿不平,在家裡受罪,出門也遭罪,或許他天生就不是能享福的命。回頭來追究起責任也是自己活該,意氣用事,誰叫他點的鍋呢。食物總歸是無辜的。

「吃飽了嗎,我要走了。」

「等一下啊,我還有一半,幫我吃小菜。」JP嘴裡塞滿食物就像倉鼠用穀物填滿嘴巴,小小的手扶在臉上,怕掉出來那樣,他也摀著嘴,食物差點要掉出去。亞歷克斯邊吃著梅子泡菜,看人來來往往在挖冰淇淋,JP大概也吃不下了,可惜了這絕佳黃金VIP席。

「冰淇淋想吃就去挖吧。」JP說,鍋底的食材逐漸吃空,湯底反覆的煮也快見底。

「你討厭我嗎?」

「幹嘛說這個。」

「為什麼是一言難盡?」

「什麼東西,主頁上的情感狀態嗎。」

「和我在一起很丟臉吧。」亞歷克斯用勺子舀一口湯含在嘴裡,溫度佚失使得湯頭沒有喝起來跟剛才一樣辣,溫溫的,的確如同JP所說,是好吃順口的味道。

「我不知道你想說什麼。」

「我去付帳。」



結清帳款的亞歷克斯拎起外套和背包,顯然是不打算等JP把飯吃完。JP由著他去,覺得和他講話很累很煩人,吃一頓飯也是。心思要叫人猜,猜得不好又要生悶氣。問他又不講,講了也沒頭沒尾。道歉也不是,敷衍也不是,到底要他怎麼做才行,談對象都是這樣的嗎。主頁上一堆人在留言區留言,個個都調侃JP發大財吃大餐,有幾位知情人士留下一兩句心領神會的話,看在JP眼中實屬心煩。

看著對面的座位,JP感覺心裡空落落的,有一點不好意思說出口,他是真的不想要亞歷克斯離開他身邊任何一秒鐘,但這幾天相處下來他發覺對方似乎有意與他保持距離,可能時時刻刻都黏在一起也會感到無聊吧。JP想,畢竟亞歷克斯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自己當然也有,交往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過程,搞不明白。

互相委屈退讓,求最大公約數嗎?看起來都是以亞歷克斯讓得多,舉凡日常小事大至工作任務,全往身上攬,或許自己太過依賴對方了,所以需要藉由出差讓自己成長啊。道理都懂,腦袋和心裡就是無法承受,比起乖乖在家等他出差回來,他更想死纏爛打的要求亞歷克斯帶他一塊去。

要不躲進他的行李箱過海關吧,還是整路跟蹤他去到任務地點。

不行啊,家裡那隻肥宅快樂獸沒人照顧。他搔搔頭,放棄諸多不切實際的備案。就算沒有,亞歷克斯也不可能會帶自己去的,礙手礙腳要人照顧,搞不好會被組織開除,然後他們的戀情告吹。個人主頁上的一言難盡可真就一言難盡了。

JP把可樂一飲而盡,肚子裡已經沒有容量能讓他再續一杯。身後的冰淇淋也沒能再多吃幾支。



街道上寒風刺骨,JP縮起身體牙關不停打顫,剛吃過火鍋流過汗出來吹風真是不明智的選擇。手機提示不斷的震動,他期待是亞歷克斯打給他,開頭會不會是一句「鑰匙在你那嗎」,那JP可高興壞了。上次看見亞歷克斯拿著成套撬鎖的工具站在家門口,原來是忘了帶鑰匙。

「看吧,你果然還是需要我的,亞歷克斯。」

「發什麼瘋。火鍋湯底浸潤你的腦袋了嗎。」對面那個人顯然不是亞歷克斯,是彰一。JP才想起彰一先前打電話和他談委託人的資料,一份由亞歷克斯整理好的資料,還沒寄出去。

「為什麼打給我啊?」

「怎麼,你很失望。」

「沒啊,有什麼事嗎。」

「資料我收到了,抽成之後再談。」

「你一定會事後反悔,先說好三七分。我七你三,資料處理可是很重要的一環啊。」沒想到亞歷克斯在出遠門前不忘順便做完自己的份,臉不曉得該往哪擺。

「可以啊,你說了算。」

「你今天怎麼了,被女兒的養樂多滋潤腦袋了嗎。」

「我以為你有話要跟我說。例如問一些感情上的問題。」

「怎麼知道的......。算了,你都怎麼哄老婆和孩子的?」

「孩子好處理,繼續騙下去就是了。」

「你這人真是沒救。」JP冷不防吐槽。

「老婆的話......。你先道歉。」

「什麼?我為什麼要道歉,這年頭連諮詢感情問題都要條件解鎖的嗎。」

「是,你沒聽錯,先道歉吧。」

「呃,能不能說個理由。」

「你先道歉我再說。」

「好吧,對不起。」

「成了。你先道歉就對了,只要能做到這點,結婚都不是問題。」

「這才是問題吧!為什麼我沒有錯還要先道歉啊。」

「你的對象你不去哄,誰幫你哄啊。」

「呃你說得很對,我都沒想到。」JP仔細一想,彰一的話實在受用。自交往以來都是亞歷克斯單方面禮讓,也不爭對錯。像小孩子一樣無理取鬧的自己確實不好,處處都要佔人家便宜。

「容我再說一句話,JP。你跟那個俄羅斯人談戀愛別拉上我。資料加密還要解壓縮,我沒有空搞這個。」

「是我錯了,抱歉。要不你七我三吧。回家再給你弄。」

「我掛電話了,沒事不要找我,有事也不要。」

短短一通電話中JP感覺好像被坑了,拿人手短吃人嘴軟,嚴格算上來是個惡性循環。平時虐待亞歷克斯現在換對方虐待別人,再讓別人教訓自己,這叫什麼,互相傷害嗎。



回到家發現屋子裡漆黑一片,亞歷克斯似乎沒回來過,或者有可能已經走了,於是他去房間看行李箱還在不在,那只高級箱子正靜靜躺在衣櫃旁邊。亞歷克斯又沒帶鑰匙,鑰匙被他扔在桌上。一直以來鑰匙手機都是JP帶在身上,他們倆幾乎也沒離開過彼此,一想到這裡JP不禁紅了臉,那表示亞歷克斯對他是十足的信任,否則怎麼會出門不帶鑰匙呢。

「JP?」玄關傳來亞歷克斯的聲音,頭頂的燈打開前幾秒JP趕緊躺在沙發上,和貓弟弟一起睡。

亞歷克斯彎下腰,想看看JP是不是真的睡了,臉挨的近也許下一秒就會親下去。JP噘起嘴正要給眼前的人一個大驚喜時,有個毛茸茸的頭在竄動,搶先在那之前把他們隔開。

「我以為你睡了。」亞歷克斯撓撓貓的下巴,貓瞇起眼來發出呼嚕嚕的聲音,很享受這溫柔的高級服務。

「是沒有。」JP鼓著臉頰盯著他撫摸貓的手,亞歷克斯一時之間沒注意到JP是在吃醋。真正注意到的時候就是又交換了一個吻。JP嘴裡有花椒的香氣,還帶一點點可樂的甜味。說不定JP全身上下到處充滿糖分,連帶感染了自己。他的腦袋有些暈,這個吻感覺真不是普通的好。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這麼在意這件事。主頁上的狀態我改了。」

「所以?」

「這樣你不生我的氣了吧。」

「你認為我生氣了?」

「對啊,你沒生氣嗎。」

「沒有的事,我還覺得你生氣了呢。」

「我才不會對你生氣呢!喜歡你都來不及。」

「比起穩定交往,我更喜歡一言難盡。」亞歷克斯笑盈盈的,注視著JP的眼神與剛才在火鍋店裡的不一樣,更像是貓弟弟在遠處打量他,瞇起眼睛又張開那般的感覺。

這是貓咪愛的表現。

「亞歷克斯你果然是貓。」

「你才是貓吧。哎弟弟在看,別亂摸。」JP朝亞歷克斯伸過去的手撲了空。

亞鶴是二鳥

前面玄埃醬
後面給之之的盧克(有暴徒3P/盧克女體元素)
有一張忘了發過沒,算了

前面玄埃醬
後面給之之的盧克(有暴徒3P/盧克女體元素)
有一張忘了發過沒,算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