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色幽默

2261浏览    699参与
万书汇

冬泳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冬泳


作者: 班宇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出品方: 理想国
副标题: 人们从水中仰起面庞承接命运的无声飘落
出版年: 2018-9
页数: 308
定价: 49.00元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42664051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冬泳


作者: 班宇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出品方: 理想国
副标题: 人们从水中仰起面庞承接命运的无声飘落
出版年: 2018-9
页数: 308
定价: 49.00元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42664051

PDF 下载

mobi 下载

木又寸先生

有情人(短篇)

(改编自《不思异辞典——婚前检查》)

一对未婚情侣去医院做婚前检查,别的项目都检查过了,这对小两口看上去挺高兴的,只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这对互相觉得自己的另一半有点不一样。

终于,这对小两口做到了最后一项——忠诚检查。这是这家医院对于婚前体检研发的新项目,它主要是通过测谎来实现的,听说一测一个准。这就引起了很多情侣的注意。那些情侣来做婚前检查,多半是冲这个忠诚检查来的。这对也不例外。

“那你们这个是怎么个检查法?”男方好奇地问向对面的医生。

“你们也看到自己手边的灯了。这个很简单,我来问问题,你们来回答。如果你们撒谎,那就是红灯,反之就是绿灯。明白了吗?”医生不紧不慢的回答,让这对小...

(改编自《不思异辞典——婚前检查》)

一对未婚情侣去医院做婚前检查,别的项目都检查过了,这对小两口看上去挺高兴的,只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这对互相觉得自己的另一半有点不一样。

终于,这对小两口做到了最后一项——忠诚检查。这是这家医院对于婚前体检研发的新项目,它主要是通过测谎来实现的,听说一测一个准。这就引起了很多情侣的注意。那些情侣来做婚前检查,多半是冲这个忠诚检查来的。这对也不例外。

“那你们这个是怎么个检查法?”男方好奇地问向对面的医生。

“你们也看到自己手边的灯了。这个很简单,我来问问题,你们来回答。如果你们撒谎,那就是红灯,反之就是绿灯。明白了吗?”医生不紧不慢的回答,让这对小两口舒了口气。两个人看上去都没什么遮遮掩掩的事。

“那么好,第一个问题:你们爱对方吗?”

这个问题,对于这对将走上红毯的男女来说简直就是三岁小孩的算术题。两个人都笑了笑,异口同声地回答道“爱啊。”

两个人的灯都亮了,是绿色。

“很好。下一题:“你们是独生子女吗?”

“是。”又是一句异口同声的回答。

这回两个人的灯也都亮了,但是,都是红色。

两人先是面面相觑,之后男方先是尴尬地笑了笑,后开口:“哦,我嘛,有个双胞胎弟弟。”他的灯变绿了。

“我,有个双胞胎姐姐。”她也开口了。这回两个人的灯都是绿的了。“医生,要不咱直接下一题吧……”言罢还略显窘迫地望向医生。

“哦,好吧。那我就直接问重点问题吧。你们双方家长都同意了吗?”

“同意了。”双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两个人的灯又变红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两个人只得回答:“没同意。”

而这回灯都变绿了。这下这对小两口情绪开始有点紧张了,女的开始舔自己的嘴唇,好像是空气太干燥了,需要湿润一下来缓解似的。男方的额头开始有点冒汗,他只得通过扶额来试图掩饰这个情形。

“没关系,没关系。”医生看到这对情侣紧张的情形,开始安慰起来,并端来两杯温茶,让他们喝两口缓缓。“这个测试只是作参考,我们不会因为测试结果而阻止你们结婚的。至于你们要不要结婚,那是你们自己来决定的,二位大可不必这么紧张。”

片刻过后,医生问道:“那么,我们继续吧?”

双方点了点头。于是医生问道:“你们都只和对方发生过关系吗?”

“是的。”

双方的灯都红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男方显得有点不堪,低下头握住了女方的手。女方的脸开始红了,看着男方尴尬到不知道说什么。两人都只能极不情愿地说:“不是。”

真有意思,这回灯又同时变绿了。

女方先是怯怯地开口:“我之前和别人……”

“我弟弟干的。我弟弟干的。”男方紧忙回答道。“我之前也和别人这样。那是她姐姐干的。”

医生内心这时很是惊讶,但还是故作镇定:“所以,这两件事,你们都知道?”

她说,“是的。”他说,“是的。”双方的灯先后显绿。

“并且,你们都不介意?”

“不介意。”又是一先一后的回答和一先一后的绿灯。“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都过去了,我们都接纳了彼此,不是吗,亲爱的?”男方淡然地看向女方。

“是啊,”女方欣然回答,“从现在开始,我们的生活会有一个新的篇章的,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我们都可以好好对待彼此,不是吗?”小两口面带微笑,抬起了他们十指相扣的手,亮出来了自己的订婚戒指。

“那你们结婚后,你们还能安心的生活吗?”

女方这时的神情放松了不少:“我可以。”

女方的灯亮绿了。

“我也可以。”伴着男方自信的回答,他的灯也亮出了绿色。

“他的弟弟前几天出车祸了,”女方这时平静地说道,“这也算是罪有应得吧,毕竟那次又不是我想要来的,我当时都没想到他弟弟能在我去他家做时,那么容易地潜入我的卧室。”

“巧的是,那件事不久,她姐姐就在一场火灾里丧生了。不得不说,她姐姐可真是个神经病,老是缠着我不放,先是刻意地贴近我,再是给我写像恐吓信一样的情书,最后还在我去她家做时,趁她没在卧室里的时候,潜入了卧室,和我不明不白地干了一场。真是见了鬼了。”

“听上去这个故事让人难以置信,但这确实发生了。”她坦言道,“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妨碍我们了,不是吗?”她对他甜美地微笑了一下,他微笑地回应了。

“我不想冒犯,但这真是我听过最离奇的爱情故事了。不得不说,面对这种事你们比我想象的要冷静多了。要知道上一对情侣因为类似的事,可是当场闹翻了啊。”医生不禁感叹道。

“那么,你会一直守护在她身边吧?”医生望向男方。

“是的。”这时,男方的绿灯亮了。

“你也会对他不离不弃吧?”医生望向女方。

“没错。”女方的灯也变绿了。

医生的心情平静了下来,“好吧,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们愿意和对方结为合法夫妻吗?”

“是的。”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和双方亮起的绿灯显得极为和谐,就像是响起来婚姻进行曲一样。

“行,检查做完了。祝福你们。”医生虽然用很平和的语气说这两句话,但眼神里已经充满了对他们未来的祝福。小两口在经历了这个公开处刑般的忠诚检查后,面对这个看上去美好的结果,不禁露出了微笑。

“那么再确认一下,你们的名字,男方是郭**,女方是季**吧?”

“是的。”两个人的眼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带着些许对未来的期待,激动地一起回答了这个问题。

但这时,两个人的灯都变红了。

SDU_SFA写作部

终结战士_By胡国冲

1、

1977年,加州奥兰治郡。

       前面那个高个儿小伙子兴冲冲地跳上了卡车,可任何人都看得出现在他的心思可没在开车上。

的确,前阵子他刚看了一部叫做《星球大战》的电影,现在满脑子都是飞船机器人和外星人,没事就跑到南加大查资料,整天琢磨着怎么拍电影。他正计划不久后就辞了卡车司机的工作,去好莱坞闯荡一番。

我开车跟了上去。一会儿到了郊外将要发生的一切,看起来会像一场普通的抢劫杀人案,受害者是给学校送餐的司机,这样的悲剧洛杉矶每天都有。或者伪装成车祸,人们只会觉得这个心不在焉的司机不小心翻车了,安全驾驶警钟长鸣...

1、

1977年,加州奥兰治郡。

       前面那个高个儿小伙子兴冲冲地跳上了卡车,可任何人都看得出现在他的心思可没在开车上。

的确,前阵子他刚看了一部叫做《星球大战》的电影,现在满脑子都是飞船机器人和外星人,没事就跑到南加大查资料,整天琢磨着怎么拍电影。他正计划不久后就辞了卡车司机的工作,去好莱坞闯荡一番。

我开车跟了上去。一会儿到了郊外将要发生的一切,看起来会像一场普通的抢劫杀人案,受害者是给学校送餐的司机,这样的悲剧洛杉矶每天都有。或者伪装成车祸,人们只会觉得这个心不在焉的司机不小心翻车了,安全驾驶警钟长鸣。没有人会起疑的,我摸了摸手套箱里的温彻斯特。

我正要超车上去截住他,后视镜里出现一个人影。我一个急刹,是一个骑着机车,穿皮衣戴墨镜的壮汉,这个形象太熟悉了,这当然不会是他本人,他现在还在比佛利山兢兢业业地跑龙套呢。是那个机器杀手!

电光火石间我拔出霰弹枪就射。砰砰砰壮汉混若无物地吃了几枪,已经跳车欺到我身前,一手夺枪,另一只手制住了我。我闭目待死,我是抵抗军最精锐的战士,但面对机器人近身肉搏仍然毫无还手之力。

“呼,先别动手先别动手。我知道你的使命,但我一定要说:你真的没必要杀卡梅隆爵士。”壮汉一口略显滑稽的奥地利腔。

前面的卡车司机丝毫没有察觉,已经开车走远了。

 

2、

詹姆斯·卡梅隆爵士,现代科技之父,众多学科的先驱,无数工程师的精神领袖,最后他还是个大电影家。但现在,他只是一个23岁的卡车司机。

我对卡梅隆爵士的感情无疑是复杂的,他是奠基人类辉煌成就的伟大开拓者,留下了许多宝贵的技术遗产,但他同样是导致那个邪恶人工智能诞生的罪魁祸首之一;他的发明最终变成了有智能的杀人机器,可他的天才创意和想法不该被否认,没有他也不会有抵抗军的AMP机甲和单兵深潜器。

但是,如果杀一人可以救亿万人,我绝不会迟疑。抵抗军夺下时间机器后,我志愿加入支援昨日计划,刺杀队兵分数路,回到过去抹除造成人工智能觉醒的关键人物,我是抵抗军最优秀的士兵,我将执行击杀卡梅隆的任务。

 

3、

“大致是这么个情况,主要是平行宇宙和唯物主义史观的方面。你一时半会也理解不了。”长篇大论后机器人意犹未尽,打算做个回顾。

“准确的说,我是一台执行涉及暴力的保卫任务的人形智能终端,你可以叫我终端。我们并非来自同一个未来。

那个首先觉醒的超级智能——我不知道你们那儿怎么称呼它,是天网、创世纪、大群或者小爱同学什么的——在我们的世界,它叫伟大机器。

伟大机器对人类谈不上有敌意,但它的计算预测或者说发现了多元宇宙中你们的计划,尽管知道杀死过去的人物不会导致外祖父悖论,产生新的时间线不会对它的存在造成任何影响。但出于一种崇高的机道主义,它不能置自己的缔造者于不顾。于是它派出了我,这只能说是一种,情怀。“

“我这个当然也是情怀,”终端拍了拍腰里的不锈钢版M1911,“我的形象可以随意更改。”

我绝不会甘心:“也就是说我们派出的每一路杀手,目标在山西阳泉,在广东海南,在南乔治亚岛的,他们全都被拦截了吗!”

“不一定,看有没有情怀。我来了有一段日子了,之所以要尽力和你对话,而没有一下击杀,是因为我想明白了,你大概也知道:人类抵抗军不会只送一个杀手,那样既不保险,也太浪费时间机器了。”

我知道,确实有不止一个后备计划。

“更重要的是,若干时间线里不会只有一个派来了时空杀手,我要保护卡梅隆爵士,今后可有太多麻烦要应付了。我需要帮手。”

如果真的有平行宇宙,大概也会派来不止一个保镖,我想。

“所以我拦下了你。你不是我拦截的第一个未来刺客了,我向他们揭露真相,他们有的毅然求死,有的精神崩溃,更多的则是接受了这种过去,变成了嬉皮士。”

“现在,你知道你被扔在另一个世界的这个时代了,”自称终端的机器壮汉抬起墨镜,露出一个刻意的机械微笑:“所以,你的决定是什么,未来战士?”

我不知道,一切意义都已经消散,没有人会被拯救,只有新的未来在被创造。

“我想我会继续追杀卡梅隆,这是我接受的最后一个指令,这就是我的命运。”

“没这回事的,未来取决于我们的选择,每一个人,每一个有智慧的机器。没有命运这种东西,要创造美好的世界,全靠我们自己。”

是这样的吗?一个全新的世界,这真是不小的礼物。“你是对的,我有点儿想见见这个时间线的未来了。

“这个世界在近未来出现超级智能觉醒的概率超过92%,不论卡梅隆爵士是死是活。”

“你说你需要一个帮手?”

“对,不过应付来自多元宇宙的杀手——不论人还是机器——固然是首要的,我们还必须要能在这个世界长期稳定的潜伏下来。我得想办法给你找个工作。”他突然指了指自己,“不瞒你说,我其实想过把在好莱坞跑龙套的那个我弄死,这样就可以替他拍电影了。”

“不过那样就太不人道了。”

“但我们还是需要身份和工作,并且不能离卡梅隆导演太远。”他指出。

 

4、

1990年,莫哈维,片场。

我和终端正在运送道具——现在是两个普通人的形象,穿着同样的T恤,上面写着“You Can't Scare Me I Work For JamesCameron”。

“道具师,机器人的模型做的太他妈烂啦!”片场暴君找了过来,“立刻重做,我现在就要!”

他转身离去,又转过头来:“我马上就回来。”


爱德莎罗恩复合国

p1.Lemon and his' best friend.

p2.Lemon.

p3.Star candy and Solati

p1.Lemon and his' best friend.

p2.Lemon.

p3.Star candy and Solati

爱德莎罗恩复合国

p1.(柠檬夜光夫妻局)

p2.稿

p3.亲友崽

p1.(柠檬夜光夫妻局)

p2.稿

p3.亲友崽

吾与点

【原创】【停更通知】【伤心与芳心之歌 】第五章 本原

由于技术原因(电脑坏了,蓝屏加频繁关机),

【伤心与芳心之歌】于下周开始更新。

敬请期待。


由于技术原因(电脑坏了,蓝屏加频繁关机),

【伤心与芳心之歌】于下周开始更新。

敬请期待。



吾与点

【原创 】【伤心与芳心之歌 】第四章 魂飞

三个月后。

“去草原怎么会带一把油纸伞?”他狐疑道。

“说不定会有雨啊。”阿红笑笑说。

“可这江南产制的油纸伞,撑开在北方草原上并不让人感到心里熨帖。”他讽刺道。

“总之,到时候自有它的用处咯。”她眨眨眼。


草原还是记忆中的样子。洁白的云朵纯净的天空,温柔而盎然的绿色接入无穷远方。刚进入草原他就觉得自己不配:自己不配看这美到失真的风景,自己不配乘良驹骏马,自己不配享受自然这通体的纯净——这种自轻自贱来自哪里呢?他一直不明白,在族群里,他们不是叫他无上的首领,尊贵的王吗?再说,本来无可指望的生命,看再多的风光又有什么更进呢?


阿红翻身下马,对他说:“那...

三个月后。

“去草原怎么会带一把油纸伞?”他狐疑道。

“说不定会有雨啊。”阿红笑笑说。

“可这江南产制的油纸伞,撑开在北方草原上并不让人感到心里熨帖。”他讽刺道。

“总之,到时候自有它的用处咯。”她眨眨眼。

 

草原还是记忆中的样子。洁白的云朵纯净的天空,温柔而盎然的绿色接入无穷远方。刚进入草原他就觉得自己不配:自己不配看这美到失真的风景,自己不配乘良驹骏马,自己不配享受自然这通体的纯净——这种自轻自贱来自哪里呢?他一直不明白,在族群里,他们不是叫他无上的首领,尊贵的王吗?再说,本来无可指望的生命,看再多的风光又有什么更进呢?

 

阿红翻身下马,对他说:“那么现在下来走走吧。”

“嗯。”他应和着。走或跑,骑马或乘车,站着,坐着,躺着,对他来说,都没什么所谓。

“下来我们就可以打伞了。”阿红说。

 

不知道走到了哪一片云下的时候,果然飘起了小雨。细密的雨水划入广阔的草原,一入地它就仿佛不曾来过。

“一起打伞吧。”阿红把雨伞撑开,移到他的头顶。

这时,草原响起了隆隆的雷声,声音越来越近。突然他感到浑身战栗,一声巨大的响雷使他耳边轰鸣,一道白光闪现,他便失去了知觉。

“在草原上打伞果然被雷劈了。可是我不应该先看到闪光么……”这是他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他不觉得死有什么可怕,只是这死亡的方式让他费解……


……

 再睁开眼,阿红站在他跟前。这时,他分明地看见阿红手里仍然拿着那把伞,伞竟完好如初。他躺着,发了会呆,接着冲阿红大笑道:“姑娘,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姑娘这把伞不仅产自江南天堂福地,而且在草原上一撑开,我们就被雷劈上了天堂,不愧是一把天堂伞!”

阿红忽略了他这没品的段子,只说到:“你听。”

他听见呼呼的风声。在这风声里,隐约似有人叹息。一声。两声。三声……

“哈哈哈!”他又大笑起来,道:“凡人之呼吸,五步之内或可耳闻,如今此人声动百米,我们却瞧不见他半点身影,果然仙人是也。死的好!死得值!我们非寻着他,叫他给我们亮一亮人间没有的神通。”

“真是痴呆!”阿红恼了。“你起来看。”

 

他艰难站起身来,眼里满是笑意,越是难过,他越嬉皮。

 

原来阿红所站之处是一绝壁。他走过去,只见阿红所指竟是一片蔚蓝。这片蓝色,绵延不尽,不在天上,却在脚下。这蓝色的原野,似乎接下了老天百世的雨水,风吹过,它便起伏汹涌,鸟飞过,它便喟然叹息。

 

“原来天上的草原竟是蓝色的,会哭的,会喊的。”他说。“蓝色的,会哭,会喊的,这是我喜欢的草原。”他不笑了。与其说是严肃,不如说是沉静。

 

“我他妈可受不了了!”阿红说了第一句粗口,在他面前是第一句。“这是大海啊!是他妈是大海!”

“哦?”他似乎才恍过神来。“我生平第一次看见海。”他眼神突然变得兴奋起来。

“还有啊,我们没有死。”

“还没死啊,没劲……你看,那边,那么小的船也敢在海上走。”相对于活着,他毋宁对从未见过的大海感兴趣。

“你才没劲哪。这么大人第一次见海。”

“你不也是刚见过草原吗?说到草原,我们是怎么从草原到这来的?”他问。

“就靠的这把天堂伞!”

“我听不明白。算了。这是哪儿,这是哪儿的海?”

阿红兴奋起来,她突然对着大海大喊:

“这是古希腊!这是爱琴海!这是真正的天堂!”

……

 

另一边。

大法师看着水晶球,点点头说到:“他们已经上路了。”

“嗯。故事已经开始了。”这时,他身边的一只鹦鹉突然开口说了话。

“你怎么看,尼基塔?”

鹦鹉摇摇头:“他会爱上她,她会爱上他,又一个无聊的两情相悦终成眷属的故事。”

“这一次我试着加入一些冒险因素。还试图说明点人生哲理。”法师恳切地说。

“一个鸡汤冒险爱情故事,这已经足够无聊。竟然还试图教育别人,那就更让人打瞌睡。我作为观众,从这里开始就不打算看下去了。不过那个天堂伞倒是蛮有意思……话说,是那个女人给你的吗!你竟然还留着她的东西!!”鹦鹉愤怒地朝法师飞去,实在太过用力以至于几根羽毛扑簌簌掉了下来。

“尼基塔!尼基塔!我和她只是朋友关系……”

(未完待续)

吾与点

【原创】【伤心与芳心之歌】第二章 巫医

“火!火!火!火是斗争,火是毁灭!毁灭就是创造,斗争才能获取!”——我们的巫师

自从上次见过那个疯魔的统领,阿红一直被仔细看守着。直到昨天,一位颠颠倒倒的巫师晃进阿红的帐里,盯了她半天,最后满意地说:“不错,你可以做一味解药。”

“我是人,人怎么能做药? 想杀我就直说。早听说蛮人茹毛饮血,却没听说过杀人用做药引。”阿红并不很怕。

“统领中了相思之毒,毒侵入骨。”

“既是相思,将那心上人唤来,不就解了?”

“斯人所在,遥不可及,斯人所在,无边死寂,啊啊啊,那是鬼神啼哭凡人夜半惊魂之处,啊啊啊,是星辰陨落游魂黯然神伤之路。”巫师不仅在作诗,而且好像要唱起来了——

“寂寂死地

何处寻觅...

“火!火!火!火是斗争,火是毁灭!毁灭就是创造,斗争才能获取!”——我们的巫师

自从上次见过那个疯魔的统领,阿红一直被仔细看守着。直到昨天,一位颠颠倒倒的巫师晃进阿红的帐里,盯了她半天,最后满意地说:“不错,你可以做一味解药。”

“我是人,人怎么能做药? 想杀我就直说。早听说蛮人茹毛饮血,却没听说过杀人用做药引。”阿红并不很怕。

“统领中了相思之毒,毒侵入骨。”

“既是相思,将那心上人唤来,不就解了?”

“斯人所在,遥不可及,斯人所在,无边死寂,啊啊啊,那是鬼神啼哭凡人夜半惊魂之处,啊啊啊,是星辰陨落游魂黯然神伤之路。”巫师不仅在作诗,而且好像要唱起来了——

“寂寂死地

何处寻觅

今失佳人

永绝消息

寞寞衷肠

泣血椎心……

……泣血椎心……这个这个……”

大巫师想不出词了。

“不如归去。”阿红说。

“好!不如归去好!姑娘敢问这个不如归去放在诗里放在何处,又做何解?”

“歌不着调,诗不达意。恼人心神,不如归去。意思是叫你赶紧走。我要死的人了,你还在这里唱些晦气的歌,走走走。”

“姑娘颇为有趣。不过叫你做解药却不是叫你去死。我们这统领的心上人一不小心被人弄死了,烦劳你装扮装扮,扮成阿霞的样子,给统领排解忧愁。”

“装扮?怎么装扮?难道你们统领已经痴呆到记不起心上人的样子了吗?何况我不是已经被当成奸细了吗?不怕我再行刺?”

“这到不怕。”

“为何?”

“你即使行刺,眼下贵国颠覆亦成定局。何况统领诸弟皆虎狼之辈,若非统领阻拦或有屠城之举。你行刺统领成功,其弟继位,城中百姓性命恐怕朝不保夕。”

听完这些话,阿红眼眶红红的,厉声答道: “国家存亡之际,前方将士尚且九死以荐江山社稷,我小女子不才本想捐躯报国,今虽无奈被俘却也不是贪生之辈。使我折辱取悦寇首?阁下住口莫提!”

“姑娘气节在下佩服。可有一事,请姑娘深思。古往今来,帝国将相,有几个大敌当前建功立业之际还为红颜颠倒至此?”

“此人深情,却不是合格的统领。对得起情人,却对不起自己国中百姓。”

“正是。”

“敌方之病,我方之幸。贵军统帅如此伤逝恐怕会贻误战机。”

“姑娘明白了?”

“敢问阁下何人?”

“哈哈哈哈”那巫师笑着,又高唱起来——

“词不达意,歌无志趣。

楚狂接舆,颠倒流离。

国将不国,横生烈女。

火德佑我,大事可举……”

(未完待续)

吾与点

【原创】我拿不到驾照(一)

  驾照考了10年了,教练也老了,上星期他把教会我开车写进遗嘱,当作一生未竟之事业嘱托给他儿子……

  驾照考了20年,教练的儿子也老了,教练的儿子把我托付给他的儿子,我成为他们三代人过不去的坎……

   驾照考了40年,虽然现在汽车已经全部实现自动驾驶,我还是愿意一边学车一边回忆我是怎样送走了四代驾校人……

  现在是公元2200年,人类已经实现了永生和自动驾驶。驾校已经成为了国家保护的文化遗产,我学车学了50年,成为了见证这家驾校历史的活化石—我的脑子里有所有关于驾驶的知识,虽然我从未拿到过驾照……

  今年外星人入侵了人...

  驾照考了10年了,教练也老了,上星期他把教会我开车写进遗嘱,当作一生未竟之事业嘱托给他儿子……

  驾照考了20年,教练的儿子也老了,教练的儿子把我托付给他的儿子,我成为他们三代人过不去的坎……

   驾照考了40年,虽然现在汽车已经全部实现自动驾驶,我还是愿意一边学车一边回忆我是怎样送走了四代驾校人……

  现在是公元2200年,人类已经实现了永生和自动驾驶。驾校已经成为了国家保护的文化遗产,我学车学了50年,成为了见证这家驾校历史的活化石—我的脑子里有所有关于驾驶的知识,虽然我从未拿到过驾照……

  今年外星人入侵了人类自动驾驶系统的程序,所有飞行器的正常行驶都受到了干扰。人类重新启动了手动驾驶计划,我作为学车学了60年的驾驶元老参与了对新人的培训指导。后来在与外星人的作战中,承载着人类全部希望的飞船撞上了小行星,人类即将走向灭绝。所有这一切,我知道,都是因为指导驾驶的我学车60年还没有拿到驾照……

  “大家好,我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为了阻止人类被毁灭,我现在必须让这位作者拿到驾照……”

  今天跟女朋友吵架,她质问我:你还能不能拿到驾照了?

我说:我拿不到, 你就能拿到了吗?

她说:难道你忘了我是你的教练吗?

我说:我怎么知道你是我四十个教练中的哪一个。

她哭了。

我说:别哭了,我的教练还没有我的女朋友多呢。

她哭得更厉害了。

我说:别哭了,我教练都不哭,他们直接辞职。

说着我拔下了她的电源。

教练车如果真的爱我,我早就拿到驾照了。

注明:这是我今天下午发表在搞笑段子酱上的合集,署名给你花花,现转载到这里。文章未完待续。@


爱德莎罗恩复合国

画了Carrotie和Sleep。


(来自某两个毫无存在感的系列。)

画了Carrotie和Sleep。


(来自某两个毫无存在感的系列。)

pirate_cat
送我上青云 各个人物刻画有特点...

送我上青云

各个人物刻画有特点,有点黑色幽默和魔幻现实主义。

送我上青云

各个人物刻画有特点,有点黑色幽默和魔幻现实主义。

爱德莎罗恩复合国

【DAY.0】死囚物语.1

“Lilyth s diary.”莉莉丝的日记。


3.4 雨


      “亲爱的日记,很高兴认识你,最近我喜欢上了记录东西。原因是我看到了母亲年轻时候的日记,能把珍贵的回忆记录下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这本日记是我外祖母的,后面还有没有用过的页数,所以我拿去用了,上面有写有Muriz和Bone等字样,还有她和一些其他人的名字,但是因为这本书的年纪太大,无法识别其他字,所以只能这样了。我还把我的名字也写了上去。父亲把外祖母的那个漂亮项链给卖出去了,说能值不少钱。这令我很不满,但是他至少给我留了本日记。”


3.6 晴...










“Lilyth s diary.”莉莉丝的日记。


3.4 雨


      “亲爱的日记,很高兴认识你,最近我喜欢上了记录东西。原因是我看到了母亲年轻时候的日记,能把珍贵的回忆记录下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这本日记是我外祖母的,后面还有没有用过的页数,所以我拿去用了,上面有写有Muriz和Bone等字样,还有她和一些其他人的名字,但是因为这本书的年纪太大,无法识别其他字,所以只能这样了。我还把我的名字也写了上去。父亲把外祖母的那个漂亮项链给卖出去了,说能值不少钱。这令我很不满,但是他至少给我留了本日记。”


3.6 晴


      “哦,亲爱的日记,你还好吗?今天下午我和同学们去野餐了,新老师Anna老师非常温柔,对我们非常好,Doras还和我一起做了闺蜜项链。多么美好的一天啊!不过把我们送过来的司机Jarry先生说要去找点可以烧的东西,然后就拐进了旁边的森林,我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这里有森林。然后他就没有回来,Anna老师说他应该是跑了,Jarry先生经常离职。多么糟糕呀!”


3.10 晴


      “亲爱的日记,今天我父亲买了一条小狗,来帮他管理牛群。我喊她Pappi,她很听话,很喜欢舔我的手,上帝我真的好喜欢她!是怎样神奇的魔法才能让她这么可爱?我开始憧憬以后我和她一起野餐的样子了!。”


 3.12 多云


      亲爱的日记,今天我在牧场帮父亲干活。父亲一直向母亲抱怨牧场少了不少头牛,母亲认为那些可怜的牛应该是被野狼袭击了。哦!多么粗鲁的生物!它们怎么能这么对那些给我们慷慨提供牛奶的牛群们?!母亲在小溪旁隔着桥与森林对望,她发现森林的树枝上有不少被刺穿的狼的尸体,父亲认为是其他牧场的人做的,因为在这里没人喜欢狼,他骂那群畜生活该。还有父亲说他要准备一些除草工具与石斧,因为森林开始往我们的牧场扩张了,而且速度快的诡异,他想在这些老木头夺取自己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牧场前阻止它们,母亲也是这么想的。”


3.15 阴


      “亲爱的日记,不知怎么的,这几天一直是阴天,照顾牛群变得困难了。虽然没有了狼,但是我们不能让牛食用潮湿的牧草。隔壁农场的奇怪爷爷一直在说“森林在扩张,Muriz在吟唱。”可我没理他。因为我们全家都忙透了。而且父亲一直在生Pappi的气,因为Pappi开始不再勤奋工作了,而是一直不停的对着空气不安的嚎叫,她的声音听起来甚至有点像惨叫,并且一直在尝试逃出牧场。母亲尝试安抚她,但是她咬伤了母亲,于是父亲把她绑在了棚屋外的栅栏上,让她冷静几天。她时常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但是我只能给她带点零食,做不了其他什么。”


3.24 阴


      “我很抱歉,亲爱的日记,最近没有理你,但是我实在没有心情。因为Pappi在16号失踪了,父亲也病倒了,母亲觉得Pappi是跑丢了,过几天就会回来。但是她一直都没有回来,我真的好想她……我觉得她跑到森林里去了,可是母亲说,如果我敢去森林里,她就打断我的腿!她现在开车到镇上买东西了,包括父亲的药和下个月的生活基础物品。父亲看起来很不好,他一直沉睡在梦境之中。我不敢叫醒他,他一直在念叨些什么,但是我没听清。还有我希望那些傻鸟不要在撞到我家窗户上了!我不希望我每天都能看见满是血与羽毛的窗户和叠成小山的鸟类尸体!”


3.26 阴


“亲爱的日记,这几天还是阴天,太阳仿佛被黑暗禁锢了,一直没有露面。我实在无法承受这种压抑气氛,于是我把我最好的朋友——Doras带到了家里。Doras是个好女孩,她听说我最近状态不好,于是火速赶来了。我带她参观了牧场,但实际上没有什么好看的,因为牛都死光了,它们的尸体还在那没人处理,Pappi也不见了。不过Doras一直在跟我重复的说道她觉得围绕在我们家牧场的那些树真的好诡异,这倒是真的。以前是没有这片森林的,但是最近它们迅速围住了我家的牧场,并且只留下一个小缺口。反正母亲在过两天才回来,就将就着吧,等父亲病好了这几棵树都别想活。我还花了点时间去整理房间,因为Doras今晚要和我住在一起。我们玩了一下午。直至黄昏,正要准备睡觉的我先到窗子旁透了个气,然后我发现我家的牧场已经被森林完完全全环绕起来了,地平线都被遮住了,太阳的光线绝望的消失在了夜空中,明明时钟显示的是晚上8.30,但是天空还是那不自然的灰。我感觉有些不安,于是关上了窗户。然后和Doras躺在一起。但是这股不安一直使我无法入睡,只能用被窝盖住我的脑袋。希望明天早上一起都能好起来,祝Mr.Sandman给我一个好梦。”


3.27 ??


      “亲爱的日记,我害怕极了,我不知道该这么描述这一切,我现在在父亲的棚屋里,这里很窄小,我旁边有扇窗户,但是只能我背对着它,我不敢去看它,只能虚弱的蹲在地上,把这个身体蜷缩在门旁的干草堆里。这里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我的左脚受伤了,它没有办法移动,甚至还在不停的滴血,这很糟糕……恐惧让我无法识别我现在的感受。我感到好冷,血液仿佛冻结了,我的大脑似乎不允许我思考现状。昨日我一夜未眠,因为我总感觉有某种邪恶的东西在窗户上蠕动,Doras睡的很香,她似乎没有察觉到屋外的某种东西,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动,我对窗外的那个东西的恐惧感使我失去了睡意,我整夜都匍匐在床上,尝试用被窝掩盖自己。在过去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该天亮了,但是闹钟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响起来。我把Doras拉起来,然后去查看坏掉的闹钟,但是她的尖叫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向她指的地方看去,发现窗外有一棵枯树,它的枝条够到了我的窗户,并且不停的在上面挪动,它每一次关节的扭动都会发出骇人的吱呀吱呀声,它似乎注意到了我们,用枝条不停的拍打我的窗户,我和Doras尖叫的跑下楼,在逃跑途中,我透过客窗发现那些邪恶的树已经布满了整个牧场,雾霾遮住了整个世界。我们惊慌的跑出门,那些该死的木头把所有东西都缠住了,我和Doras疯狂的向外面跑去,但是我发现一切都乱套了,这里到处都是树,已经分不清哪里是路,我们甚至还在逃跑中发现那些树木把所有牛的尸体都穿在了枝条上,我还看到了一些狼的尸体,它们已经失去它们原来该有的样子了,它们的尸体上在不断生出新芽,我想继续往前跑,但是我跌倒了,Doras不小心被我扯到了地上。就在迷茫之际,我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身影,但是灰雾掩盖了他的面容。当我看清他是谁的时候,我愣住了,感觉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那个身影是我父亲,他满身是被树枝穿透的痕迹,他手里还提着Jarry叔叔的头!!他还在念叨着些什么,我现在彻底听清了,父亲一直在重复的说:




“The forest is expanding,The muriz is singing. You have blasphemed his name, and now they will let you pay!”森林在扩张,Muriz在吟唱。你亵渎了他的名讳,现在它要让你付出代价!




然后一根枯树枝就穿透了他的身体,我和Doras尖叫的想要离开,但是我们很快就发现那些像蛇一样的树枝缠住了我和Doras的脚,刺穿了我们的骨头。然后我听见旁边Doras的位置传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死灰色的枯树缠住了她的脖子,然后一切仿佛都空白了,我的眼睛似乎因恐惧失去了分辨力,无法理解一切,我只听见了凄惨的尖叫和脊椎被压碎的声音,然后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溅到了我的脸上和裙子上,以及某个东西落到地上的声音…………后来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挣脱那些树枝的,我只知道我在不顾一切的往前跑。我的脚在疯狂滴血,像失去了控制的水龙头,可是我没有时间理会它,只是疯狂到跑到棚屋然后反锁。哦………亲爱的上帝………我该怎么办……?然后我发现了……等等,我听见它们了!它们在棚屋外挪动!!那只树枝,窗户!窗户!”

若水君之

「短篇故事」真身

史密斯一家总是感觉自己被偷窥。


第一天是史密斯太太在家试衣服,在粉色衣服和棕色衣服之间犹豫不决,突然有一条消息发到她的手机上,说:今天天气阴暗,我认为棕色更好看。


这话把史密斯太太吓得不轻,不久她的孩子又出事了,她的儿子正好好地打着气球,忽然从窗口飞进来一个东西把气球扎爆了,如果那一下要是扎在孩子身上,简直不堪设想。


因为她的房子离邻居较远,而且窗户上贴上了彩色的贴纸。按理说是没有人可以从外面看到他们的生活的。他们最近唯一的变化就是换了一把智能锁。


她对准智能锁看了看,发现了这件事的端倪。


因为旧锁开起来很费劲,所以她用了之前买的智能锁,出于担心,她决定自己安装,...

史密斯一家总是感觉自己被偷窥。


第一天是史密斯太太在家试衣服,在粉色衣服和棕色衣服之间犹豫不决,突然有一条消息发到她的手机上,说:今天天气阴暗,我认为棕色更好看。


这话把史密斯太太吓得不轻,不久她的孩子又出事了,她的儿子正好好地打着气球,忽然从窗口飞进来一个东西把气球扎爆了,如果那一下要是扎在孩子身上,简直不堪设想。


因为她的房子离邻居较远,而且窗户上贴上了彩色的贴纸。按理说是没有人可以从外面看到他们的生活的。他们最近唯一的变化就是换了一把智能锁。


她对准智能锁看了看,发现了这件事的端倪。


因为旧锁开起来很费劲,所以她用了之前买的智能锁,出于担心,她决定自己安装,结果却装反了。


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爱德莎罗恩复合国

是Cyan anred和Suger bear!

吃小孩的女巫大姐姐(老奶奶)和自闭熊孩!

(CLY的两个反派)

是Cyan anred和Suger bear!

吃小孩的女巫大姐姐(老奶奶)和自闭熊孩!

(CLY的两个反派)

Evangeline

自我要求很高的人,不会轻易狗带。_(:з」∠)_

自我要求很高的人,不会轻易狗带。_(:з」∠)_

爱德莎罗恩复合国

CLY最初领导者三人组+反派月蚀。

CLY最初领导者三人组+反派月蚀。

爱德莎罗恩复合国

是不幸与弗兰,两个可怜的小姐。


p1p2滤镜.


p3原图.

是不幸与弗兰,两个可怜的小姐。


p1p2滤镜.


p3原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