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色疾风号

53浏览    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0-18 02:44
Anubis
大概是一家三口。本来想弄目隐那...

大概是一家三口。
本来想弄目隐那种海报风的,但是很失败了。
留了线稿有时间逼自己再换个方法上色吧。

大概是一家三口。
本来想弄目隐那种海报风的,但是很失败了。
留了线稿有时间逼自己再换个方法上色吧。

砂之果实

【无授权翻译】【钢炼|佐莎】飓风眼中(1)

作者:T-phon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1640335/1/Through-the-Eye-of-a-Hurricane

未授权,侵删

这只是搬运虐文中途用来调剂的轻松小甜饼。疾风号视角。嘛,算是有一口肉汤吧

虽然全文一共有三章,但是各章之间并没有关联,而且后两章甚至不能算佐莎文,只是中尉和疾风号的日常

1.楔子

喝光杯里最后一滴红酒,罗伊松开了搂着莉莎肩膀的手。站起来时,他的关节咔咔作响。他们像这样相拥而坐尽情享受彼此的陪伴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我去再倒一杯。要不要帮你把酒添满?”他看向莉莎,她杯中的酒还有不少。

“劳驾。”她捋了...

作者:T-phon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1640335/1/Through-the-Eye-of-a-Hurricane

未授权,侵删

这只是搬运虐文中途用来调剂的轻松小甜饼。疾风号视角。嘛,算是有一口肉汤吧

虽然全文一共有三章,但是各章之间并没有关联,而且后两章甚至不能算佐莎文,只是中尉和疾风号的日常

1.楔子

喝光杯里最后一滴红酒,罗伊松开了搂着莉莎肩膀的手。站起来时,他的关节咔咔作响。他们像这样相拥而坐尽情享受彼此的陪伴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我去再倒一杯。要不要帮你把酒添满?”他看向莉莎,她杯中的酒还有不少。

“劳驾。”她捋了捋刘海,看着他的眼中烟波流转。他爱死她这副样子了。

他转身走进厨房,匆匆拿起酒瓶就迫不及待地回到莉莎身边。现在时间还不晚,可他今晚有所打算。

刚回到起居室,他就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的目光落到沙发上自己刚刚坐过的地方,那个位置现在已经被占了。黑色疾风号在那里看着他,嘴巴露出柴犬特有的微笑般的傻相,显然正在享受莉莎的爱抚。

“狗狗,你坐的是我的位子。”

莉莎笑道,“其实这是疾风号的位子。你就先坐在单人沙发那儿吧。”

罗伊一边在单人沙发上落座,一边继续瞪着柴犬。这个位子离他想揽入怀中的女人足足有两英尺远。小狗则仿佛对他的不满一无所知,歪着毛茸茸的脑袋让妈妈为它挠耳朵。

一时无言。片刻后,电话铃响了。尽管电话离罗伊更近,但莉莎的反应快得多,第一声铃响还没结束就接起了。

“喂?”

罗伊隐隐地听见电话里咋咋呼呼的说话声,除了蕾贝卡.卡特里娜女士再没有别人。她在求莉莎帮她出主意,看今晚约会该穿什么。罗伊听到过传闻,说玛利亚.罗斯在撮合她跟丹尼.普罗修。他的小队成员们已经在就此事发展打赌了。莉莎拒绝下注,她对此事抱乐观态度,布莱达则认为他们连约会结束都撑不到。

他还没反应过来,莉莎就挂上电话,拿起了钥匙和外套。“蕾贝卡住得很近,我应该一会就能回来。帮我照看一下疾风号好吗?”

罗伊点点头,再次看向小狗,它注意到莉莎要出去,正抬着头。莉莎匆匆吻了吻他的脸颊就赶去为朋友排忧解难了。

不必说,疾风号对莉莎走了而罗伊还在这件事茫然不解。它盯着莉莎走出去的门看了几分钟,然后掉头看着罗伊。罗伊向后一靠,抚摸起它的毛来。

“狗狗,我们得谈谈。”

疾风号歪歪头,显然在认真听。

“我知道你爱莉莎。可是我也爱她,我跟你一样需要她的关注。”

疾风号眨眨眼。

“很好,你听懂了。因为我跟莉莎在一起了,以后我可能会经常来这里。这段时间你为了保护她做了那么多,我很感激。可是占我的位子?这不能忍。”

疾风号又眨眨眼。罗伊点点头。

“那就说定了。”他抱着疾风号站起来。上次抱它的时候它还小,现在重了不少。罗伊把小狗放在单人沙发上,又坐到了之前的位子上。“从现在起,这里就是我的位子了。明白没?”

疾风号嗅了嗅它在单人沙发上的新位子,然后总算把脑袋搭在扶手上睡着了。罗伊俯身拍拍他的头。“乖狗狗。”

* * * * * * * *

我蜷在妈妈床上,隔着门框看着她和那个熟悉的男人。那个黑发混账总不能一直坐在那儿。

终于,他站起来了。我立马冲到妈妈身边,重又坐到了我一直待着的位子。我可能该谢谢他帮我暖座,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妈妈又开始关注我了,就该这样。

他回来时看到我坐在这,一脸惊讶。活该,谁叫他坐这儿的。我还注意到,他去了趟厨房却什么吃的都没给我带。更活该了。

桌上那个东西响起来的时候,我稍微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妈妈就离开我了。我竖起耳朵听她手上的钥匙声,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跟她一起走。她这是要把我丢给他吗?这个混蛋,我小时候他第一次见到我就疯了似的把我揪起来转圈!她怎么能这样?可她真这样做了。

她走了之后过了好久,感觉有几个世纪那么久,他开始说话了。我看着他——他是有病吧。他没看到她走了吗?他跟谁说话?他在看着我。哦,这个白痴,他在跟我说话,好像我听得懂似的。我眨眨眼,怀疑地看着他。他似乎把这当成回应了,又接着说话。搞什么鬼?

突然,我四脚悬空了。他把我抱起来了——我瞬间回忆起小时候最美好也是最可怕的那天。我祈祷妈妈快点回来,像那次一样救下我。可她没有,我被放在了单人沙发上。我闻闻坐垫——闻起来和妈妈每天晚上回到家时衣服的味道一样。他又盯着我看了——我想教训他,可是做不到,只好沮丧地耷拉下脑袋。可能睡一觉妈妈就能快点回来了吧。

钥匙在锁眼里一响,我就跳起来去迎接她。我冲到她腿中间时她说了句什么,我听见她提到了我的名字。可是她刚一回来,就跟那个男人一起消失了。我寻找了一番,发现他们进了她的房间。我轻轻地抓抓门。抱歉,你们是不是忘记谁了?你们忘了这家最重要的家庭成员哎。他们似乎没听见。这些人类真是聋了似的。

我趴在地上,把鼻子凑到门缝面前。里面飘来一股奇怪的味道。我听到他们在低声说话,可说话声很快变成了低吼声,然后又变成叫喊声。叫喊?妈妈在里面叫喊。我一咕噜爬起,开始疯狂地抓门。一进里面我就杀了那个混蛋。他居然敢伤害她!

可是我的抓挠什么用都没有,于是我发出一声尖锐的嚎叫。我又叫了两次。房间里的叫声停了。

门突然打开了,妈妈赤身裸体地低头看着我。我立马跳起来抱着她的腿舔。太好了,她安全了。我救了她。那个混蛋被打败了。

“疾风号,坐下!”这句话我听得懂。等等,她怎么用这种语气说话?她干嘛瞪着我?我救了她啊!隔着她的腿,我看见那个男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显然不构成威胁了。他咕哝了一句,她回头应了话。我想进去弄清楚情况,可是妈妈把我抱起来送回了沙发。 

“坐下。待着!” 

我看着她回到房间,再次关上门。那种奇怪的呻吟又传来了,不过不再有叫喊声了。我环顾了一下起居室。我还是认定那混蛋伤害了她,还在生气他现在这么受关注。我看到了门口他那双锃亮的皮鞋。 

我要叫他知道伤害她的下场。我要先把他该死的鞋子咬烂。有什么办法?我的磨牙玩具全都在妈妈房间里,我进不去。咬烂之后,我还要在里面撒尿。

Caramelruth
看了那么多太太,终于忍不住来画...

看了那么多太太,终于忍不住来画一张了……
完了我是个灵魂画手……
超级喜欢牛姨笔下的动物,话说黑色疾风号到底是什么品种啊……

看了那么多太太,终于忍不住来画一张了……
完了我是个灵魂画手……
超级喜欢牛姨笔下的动物,话说黑色疾风号到底是什么品种啊……

naindhf
照着草稿集画的,我确实不应该画...

照着草稿集画的,我确实不应该画画可是忍不住_(:з」∠)_
然后,眼睛的位置很重要,嗯,鸡贼与否就看它了,大概

照着草稿集画的,我确实不应该画画可是忍不住_(:з」∠)_
然后,眼睛的位置很重要,嗯,鸡贼与否就看它了,大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