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莓星

131浏览    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3 15:31
与冰

关于九命的讨论

沙雕小段子,ooc

无剧情,无背景,没有生死之别星族黑森林之别,只是一群族长凑在一起漫无目的地谈天说地。

欺负影族使我快乐(不。



“说起来,”一星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死了啊。”


空气出现了短暂的凝滞。并不是对于死亡的回避——在这里死亡并不是需要避讳的话题。但是这样废话一般的对于众所周知的事实的陈述,实在让人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呃,确实如此……”火星擦去一滴冷汗,还是决定给老朋友一个面子,“不用担心,兔星会照顾好风族的,你在星族会过的很快乐。”


“不,我不是想说这个。”一星抬眼,“我是在想,自从我死后,族长就彻底换到第三轮了啊。”


众猫一愣,接着还存有...

沙雕小段子,ooc

无剧情,无背景,没有生死之别星族黑森林之别,只是一群族长凑在一起漫无目的地谈天说地。

欺负影族使我快乐(不。




“说起来,”一星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死了啊。”


空气出现了短暂的凝滞。并不是对于死亡的回避——在这里死亡并不是需要避讳的话题。但是这样废话一般的对于众所周知的事实的陈述,实在让人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呃,确实如此……”火星擦去一滴冷汗,还是决定给老朋友一个面子,“不用担心,兔星会照顾好风族的,你在星族会过的很快乐。”


“不,我不是想说这个。”一星抬眼,“我是在想,自从我死后,族长就彻底换到第三轮了啊。”


众猫一愣,接着还存有首部曲记忆的那一部分纷纷开始回忆起来。


“的确如此。”作为第一位出场的族长,蓝星首先得出了结论,“首部曲开篇时,四族的族长还分别是我、钩星、高星和……”她顿了一下,来自黑森林的前前前前前影族族长冰冷地瞥了她一眼,“断星。”


“且慢。”在首部曲第一册并没有出场机会的高星插言道,“如果连断星也算上,一星所说的'换到第三轮'对影族就不适用了啊。”


“其实哪怕不算断星,影族族长也是在首部曲就换过三轮了啊。”钩星细数道,“就算从夜星开始算起,他的下一任是虎星——”看到两个虎星都出现了片刻的愣神,他改口道,“是虎掌星。在血族之战结束的时候,族长已经是黑星了,虽然还没得到名号。”


“再等一下。”亲眼见证了影族族长更迭史的雾星叫停道,“那么细细算来,到现在为止,河族分别经历了钩星、豹星和我;雷族经历了蓝星、火星和黑莓星;”她迎着母亲骄傲的目光点了点头,“风族是高星、一星和兔星,影族……”她皱了皱眉,“断星夜星虎掌星黑星花楸星虎心星。”她耸耸肩,“比其他族群要翻一倍呢。”


“也就是说,”豹星语气愉悦地说出了雾星委婉表达的意思,“影族族长的平均寿命比其他族长短一倍呢。”


“慢着!”花楸星或者说花楸掌急忙叫停:“我那时已经不是影族族长了,只有一条命,不能把我算进影族族长平均寿命里。”


夜星急忙说:“我也一样,只有一条命。”


“但是,”黑星完全没有为前副族长牺牲自己来提高影族族长平均寿命的行为表示欣赏的意思:“你是在黑莓星之后获得九条命的。而当你死的时候,他连一条命都没有失去。”


现任雷族族长耸耸肩,移开了目光。


“而且,”兔星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犹豫,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话听上去太伤人,“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为什么总是影族出现族长失去名号和九命的事呢?”


这次空气是彻底凝固下来。火星和一星两位没有经过正规副族长仪式的九命族长对视一眼,选择保持安静。


影族现任族长终于打破了沉默:“如果只是'族长换三轮',还有一个族群不符合这个条件。”虎心星转向从刚刚就一直在安静听着的叶星:“天族。”


“你不能用这个标准衡量天族。”叶星平静地说,“直到火星来到河谷之前,新天族甚至都不存在。”她转向火星:“我想那个时候,其他族群的族长都换过一轮了吧。”


火星点头:“除了高星。”


“不过即使如此,你也真的很长寿啊。”虎心星看看她,又看看一星,“你是在一星之前当上族长的吧,但是你还活着。”


被当作测量单位的一星决定无视他:“如此看来,现在最长寿的就是叶星了吧。”他看看已死的雷族前族长,“既然你是在火星之后成为族长的。”


“我不知道。”叶星不确定地看了看雾星:“或许我成为族长的时间比较早,但我不知道我们的出生时间先后。”


“我觉得有必要弄清楚,到底是从出生时间算起,还是成为族长的时候算起。”黑莓星沉声道。他看了看火星,如果用后一种算法,他也算是用一条命活过了火星九条命了。


“我同意。”火星声援他的继任者,“按出生时间,黑星、雾星和一星都生得比我早死的比我晚——不好意思,雾星。”他短暂地顿了一下,“不过按成为族长的时间,我比你们都早。”


“如果按照出生时间,”蓝星拍拍火星的肩膀,“一同训练成为武士的你们四个里,九条命的你是死得最早的。”


火星无所谓地耸耸肩:“我觉得我已经活了足够长的时间。”他的绿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缓缓地转动视线:“不过,真正受领了九条命,却死得最早的可不是我……”


众人跟随着他的视线。最终,所有的视线都定格在了自从这个话题开始就一言不发的虎掌星身上。

益清轩

猫武士 黑松

禿叶季的寒风凛冽,树林的上方枝影萧疏,时有白白的日光落下,照在冻得发硬的泥土上。太阳遥遥挂在天际,漠然洒下的阳光杂着冷意打在黑莓星的毛发表面。他缩了缩身子。环顾四周,不见了穿梭在林间的族猫的身影。

他已经走了太远。


“你呀,”

一只瘦成皮包骨的尖鼠从他掌下溜走,他转身,似乎听见松鼠飞揶揄的声音。

“这么没精打采可喂不饱族猫噢。”


黑莓星轻笑,慢慢将蓄存的力量注入四肢,他伏身钻过蕨叶,追踪着松鼠新鲜的气味。想到自己空爪回到营地的风险,他宁愿气喘吁吁跃过树干去捕这只说不准能喂饱幼崽们的可怜的小东西。他把爪尖深深插入树皮里,耳边呼啸的风声让他只好伏低身子。他不禁想象要是他的副族长会...

禿叶季的寒风凛冽,树林的上方枝影萧疏,时有白白的日光落下,照在冻得发硬的泥土上。太阳遥遥挂在天际,漠然洒下的阳光杂着冷意打在黑莓星的毛发表面。他缩了缩身子。环顾四周,不见了穿梭在林间的族猫的身影。

他已经走了太远。


“你呀,”

一只瘦成皮包骨的尖鼠从他掌下溜走,他转身,似乎听见松鼠飞揶揄的声音。

“这么没精打采可喂不饱族猫噢。”


黑莓星轻笑,慢慢将蓄存的力量注入四肢,他伏身钻过蕨叶,追踪着松鼠新鲜的气味。想到自己空爪回到营地的风险,他宁愿气喘吁吁跃过树干去捕这只说不准能喂饱幼崽们的可怜的小东西。他把爪尖深深插入树皮里,耳边呼啸的风声让他只好伏低身子。他不禁想象要是他的副族长会愤怒地跟在松鼠后面,随着它的步伐在林间穿跃。“我猜你不用抓那么紧吧。”她绿色的眸中盈盈笑意,似乎下一秒钟就要笑出声来,“这不是大个头干的活儿,拜托!”

黑莓星甩甩头。他快把族群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松鼠终于跑得无影无踪,他敏捷地跳下树,脚掌踏到坚实的土地上。


他回到营地时,看到族猫们正挤在巢穴中,温暖的一隅,杂间的毛色令他心头一暖。他把猎物扔到猎物堆上,大步走过空地。

“收获真不错,黑莓星。”

他的副族长露出钦佩赞叹的目光,这只银白色母猫低下头,叼住老鼠的后颈,“这天气狩猎队没带回什么。我把这个送到育婴室。”

黑莓星点点头,目送藤池走进育婴室,门口的凤尾蕨颤动了一下,随后烁皮探出头来,绿眼晴扫了一圈,感激地朝父亲晃了晃头。

他目光欣慰地看着女儿,不觉间,赤杨心匆匆走了过来。

“你去哪儿了?”他匆匆嗅了一遍,有些忧虑地推着他走上岩石。“你不应该出去的!在这种天气。”

岩上的巢穴依然宽敞又昏暗,但黑莓星忍受不了那空旷,在夜深时刻的静寂,让他不住地思念伴侣均匀的呼吸和温暖的茸毛。

“我很好。”他笑着驱赶开儿子的鼻头,“我想我太闲了,做为一个族长。”

赤杨心顿了顿,有什么东西浮上眼睛,雾气沼沼。“……你知道,黑莓星,”他慢吞吞地说,“有什么事,你可以来找我。”

“我很好。”他重复道。

赤杨心端详着他,片刻叹了口气,转身离去了。


黑莓星看着蕨叶一开一闭,又听见巫医踏下岩石的脚步声。他重又把鼻子伸进窝里,苔藓的碎屑充斥着经季的灰尘,然而依然可辨一丝熟悉的甜美。

几个季节前的记忆就像身上的寒气挥之不去,他想啊,可是每每只是望见她姜黄色的背影,和飞舞的落叶,狐狸的恶臭似乎萦在他的口中,族猫说她死了,整个营地都仰望一轮明月,为她守夜。他却在寂静中回忆着,在前往太阳沉没之地的那次旅程。

他在午夜时任命了副族长。雷族有了新的副族长。他在第二个日出如同往日一样站在高岩上,他的族猫望着他的目光有了敬畏,知道他会一如既望地领导族群。

但没有人知道午夜梦回后的空虚,他凝视着灰色的岩壁迟迟难眠。

多么……寂寞。

幼年时他独自卧在学徒巢穴,望着外面月上梢头,心底一片孤独。


他领导族群走过无数的季节,回头望去,却羡慕起当初年少的日子来。

小小的姜黄色身躯在他身畔同行,偶尔抬起好奇的目光,被他嘲笑后瞪着咄咄逼人的绿眼睛。


他记得击败黑森林后,松鼠飞站在他身边,他们贴得如此之近,皮毛相擦,她俯在他耳边说的话。


黑莓星一身走过被雪覆压的森林,银装素裹,空气格外清爽。

学徒们欢快的尖叫几乎响彻了森林。

他恍惚,似乎有猫来到身畔。气息拂来,如斯温暖。

“该走啦。”



太困了都没修,有错误请……谅解啊。


与冰

【猫武士】填词-《Supernova》火星&黑莓星

选曲:《旅人》(手島葵)

作曲:谷山浩子


第九次 我终于倒在血泊之中

肉体倒下 纪念最后一次战胜

灵魂闪耀 践行预演多次的重逢

与你一同 漫步在同一片星空


如你所见 当年你身侧的孩童

循着星轨 踏上属于我的征程

太阳沉没之地 我见过夕阳如何匆匆

异域高耸山峰 将死别与生离见证


溪那边的荒原 狂风仍呼啸着永恒

松树的阴影下 仍酝酿沉默的丰盛

芬芳的森林里 孕育着崭新的英勇

干涸的爪痕中 描摹着记忆的生动


在那之前 我们不曾在梦中重逢

星光火红 痛苦刻印蜕变新生

冠名以星 终于肩负起这份沉重

藤叶之爪 将无畏与恪守传承


茂盛的芦苇边 浪花依然...

选曲:《旅人》(手島葵)

作曲:谷山浩子


第九次 我终于倒在血泊之中

肉体倒下 纪念最后一次战胜

灵魂闪耀 践行预演多次的重逢

与你一同 漫步在同一片星空


如你所见 当年你身侧的孩童

循着星轨 踏上属于我的征程

太阳沉没之地 我见过夕阳如何匆匆

异域高耸山峰 将死别与生离见证


溪那边的荒原 狂风仍呼啸着永恒

松树的阴影下 仍酝酿沉默的丰盛

芬芳的森林里 孕育着崭新的英勇

干涸的爪痕中 描摹着记忆的生动


在那之前 我们不曾在梦中重逢

星光火红 痛苦刻印蜕变新生

冠名以星 终于肩负起这份沉重

藤叶之爪 将无畏与恪守传承


茂盛的芦苇边 浪花依然在翻涌

古老的传说里 扫净阴霾的天空

银河的距离中 星群是目光的重逢

你名字的温度 点燃亘古的星空


与你一样 我的名字在林间传颂

目睹传奇 又撰写传奇的一生


历经阴影重重 才荣耀无暇的忠诚

琥珀色的眼瞳 倒影终于不再朦胧

我记得深谷中 阳光掠过金雀花丛

我俯瞰岩架下 荆棘枝条郁郁葱葱


不必迷惘 答案一直在你的心中

圣名相赠 将使命与信任交奉

星河之上 守望你的抉择与冲锋

和你掌中 沉淀着星辰的光荣


——

明明喜欢的个个都是铁骨铮铮的好汉为啥我写出的东西就那么矫情又空洞无物……好嫌弃自己。

*前七段黑莓星to火星视角,后四句火星to黑莓星视角

*芬芳的森林:首部曲,火心多次强调比起宠物猫的衣食无忧,他更喜欢森林的芬芳气息

*在那之前 我们不曾在梦中重逢:黑莓星的风暴,蓝星问火星是否进入过黑莓星的梦境时,火星回答:“没必要。我相信他。”

*星光火红 痛苦刻印蜕变新生:一指火星的死亡给黑莓星带来的悲痛,二指黑莓星的九命仪式

*阳光掠过金雀花丛:旧森林雷族营地的金雀花通道

*答案一直在你的心中:黑莓星的风暴,火星造访黑莓星的梦境时说的话

*Supernova:超新星。部分恒星会在一场超新星爆炸中结束生命。由于亮度突增,看上去是一颗新出现的亮星。这里取“由于一颗恒星陨落而产生的新的亮星”之意。

晴天✧
“你当然能过的很舒适,你从小就...

“你当然能过的很舒适,你从小就能见到父亲,你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我本以为我们可以联手,但现在,你把我带到这无星之地自己却安逸的坐在副族长的位置上,我要让你付出代价!”——鹰霜
“你一直都做错了鹰霜,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黑莓掌

“你当然能过的很舒适,你从小就能见到父亲,你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我本以为我们可以联手,但现在,你把我带到这无星之地自己却安逸的坐在副族长的位置上,我要让你付出代价!”——鹰霜
“你一直都做错了鹰霜,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黑莓掌

狼羽

【翻译】《松鼠飞的祈愿》角色列表

贴吧同步更新(大概),贴吧ID虎族狼羽


狼羽,业余译者,业余画师 ,脾气不好,不会社交,翻译着玩,欢迎指正,少来抬杠,谁杠杠谁,成果窃取,头都打飞

↑希望以上介绍能吓走某些爱无授权搬运的小朋友


该本时间在六部曲和七部曲之间,目前放出的是试读内容(感谢@Dravex  )后续出版后的翻译也会在此【图片】


为了不损害正式中文出版的利益,我不会把全本翻译发完,最后可能会留下三章左右的样子,具体情况可以到贴吧查看。


所有荣耀归于繁星

———————————————————————

角色列表

雷族

族长:

黑莓星bramblestar—琥珀色眼睛,暗棕色虎斑公猫

副族长:...

贴吧同步更新(大概),贴吧ID虎族狼羽


狼羽,业余译者,业余画师 ,脾气不好,不会社交,翻译着玩,欢迎指正,少来抬杠,谁杠杠谁,成果窃取,头都打飞

↑希望以上介绍能吓走某些爱无授权搬运的小朋友


该本时间在六部曲和七部曲之间,目前放出的是试读内容(感谢@Dravex  )后续出版后的翻译也会在此【图片】


为了不损害正式中文出版的利益,我不会把全本翻译发完,最后可能会留下三章左右的样子,具体情况可以到贴吧查看。


所有荣耀归于繁星

———————————————————————

角色列表

雷族

族长:

黑莓星bramblestar—琥珀色眼睛,暗棕色虎斑公猫



副族长:

松鼠飞squirrelflight—绿色眼睛,暗姜色母猫,一只脚掌是白色的



巫医:

叶池leafpool—琥珀色眼睛,浅棕色虎斑母猫,脚掌和胸脯是白色的

松鸦羽jayfeather—蓝色眼睛,灰色虎斑公猫,双眼失明

桤心alderheart—琥珀色眼睛,暗姜色公猫



武士(公猫及未在哺育幼崽的母猫):

刺掌thornclaw—金棕色虎斑公猫

白翅whitewing—绿色眼睛,白色母猫

桦落birchfall—浅棕色虎斑公猫

莓鼻berrynose—奶油色公猫,尾巴只剩残桩

鼠须mousewhisker—灰白相间的公猫

罂粟霜poppyfrost—淡色玳瑁纹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狮焰lionblaze—琥珀色眼睛,金色虎斑公猫

玫瑰瓣rosepetal—暗奶油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鬃爪,淡灰色母猫

百合心lilyheart—蓝色眼睛,长着白色斑块的小个子暗色虎斑母猫

黄蜂条bumblestripe—毛色极淡的灰色公猫,长着黑色条纹

樱桃落cherryfall—姜黄色母猫

鼹鼠须molewhisker—棕色与奶油色相间的公猫

炭心cinderheart—灰色虎斑母猫

梅花落blossomfall—玳瑁纹与白色相间的母猫,有花瓣形的白色斑块

藤池ivypool—暗蓝色眼睛,银白相间的虎斑母猫

茎叶stemleaf—白色与橙色相间的公猫

雕翅eaglewing—姜黄色母猫

露珠鼻dewnose—灰白相间的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海石竹爪thriftpaw,深灰色母猫

暴云stormcloud—灰色虎斑公猫

冬青簇hollytuft—黑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翻爪flippaw,虎斑公猫

香薇歌fernsong—黄色虎斑公猫

叶荫leafshade—玳瑁纹母猫

斑毛spotfur—长着斑点的虎斑母猫

云雀鸣larksong—黑色公猫

蜜毛honeyfur—长着黄色斑点的白色母猫

烁皮sparkpelt—橙色虎斑母猫

桠枝twigbranch—绿色眼睛,灰色母猫

鳍跃finleap—棕色公猫

噼啪齿Snaptooth,金色虎斑公猫

飞须Flywhisker,灰色虎斑条纹母猫

贝壳毛shellfur—玳瑁纹公猫

李石plumstone—黑色与姜黄色相间的母猫



猫后(怀孕或哺乳期的母猫):

黛西daisy—奶油色长毛母猫,来自马场

栗条sorrelstripe—暗棕色母猫(产下小月桂baykit,金色虎斑小公猫,和小桃金娘myrtlekit,淡棕色小母猫)



长老(退休的武士或猫后):

灰条graystripe—灰色长毛公猫

米莉millie—蓝色眼睛,银色虎斑条纹母猫

蕨毛brackenfur—金棕色虎斑公猫

云尾cloudtail—蓝色眼睛,白色长毛公猫

亮心brightheart—长着姜黄色斑块的白色母猫


影族

族长:

虎星tigerstar—暗棕色虎斑公猫

副族长:

苜蓿足cloverfoot—灰色虎斑母猫



巫医:

洼光puddleshine—长着白色斑点的棕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影爪shadowpaw,灰色虎斑公猫



武士:

褐皮tawnypelt—绿色眼睛,玳瑁纹母猫

鸽翅dovewing—绿色眼睛,淡灰色母猫

击石strikestone—棕色虎斑公猫

石翅stonewing—白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光爪lightpaw,棕色虎斑母猫

焦毛scorchfur—暗灰色公猫,两耳都被撕裂了

所指导的学徒是亚麻爪flaxpaw,棕色虎斑公猫

雀尾sparrowtail—大个子的棕色虎斑公猫

雪鸟snowbird—绿色眼睛,纯白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扑爪pouncepaw,灰色母猫

蓍叶yarrowleaf—黄色眼睛,姜黄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塔尖爪spirepaw,黑白相间的公猫

莓心berryheart—黑白相间的母猫

草心grassheart—淡棕色虎斑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空爪hollowpaw,黑色公猫

涡皮whorlpelt,灰白相间的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蹦爪hoppaw,花斑母猫

蚁毛antfur—黑棕斑杂的公猫

炽火blazefire—白色与姜黄色相间的公猫

肉桂尾cinnamontail—棕色虎斑母猫,脚掌是白色的

花茎flowerstem—银色母猫

蛇齿snaketooth—蜜色虎斑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日爪sunpaw,棕色与白色相间的虎斑母猫

石板毛slatfur—皮毛光滑的灰色公猫

松果脚Conefoot—灰白相间的公猫

蕨叶须Frondwhisker—灰色虎斑母猫

鸥攫Gullswoop,白色母猫



长老:

橡毛oakfur—小个子棕色公猫

鼠痕ratscar—伤痕累累,瘦骨嶙峋的暗棕色公猫


天族

族长:

叶星leafstar—琥珀色眼睛,棕色与奶油色相间的母猫

副族长:

鹰翅hawkwing—黄色眼睛,暗灰色公猫



巫医:

斑愿frecklewish—毛色斑驳的浅棕色虎斑母猫,腿上有斑点

躁雪片fidgetflake——黑白相间的公猫



斡旋者:

阿树tree—琥珀色眼睛,黄色公猫



武士:

雀毛sparrowpelt—暗棕色虎斑公猫

麦吉弗macgyver—黑白相间的公猫

露珠泉dewspring—健壮的灰色公猫

梅柳plumwillow[1] —暗灰色母猫

鼠尾草鼻sagenose—淡灰色公猫

哈利溪harrybrook[2] —灰色公猫

梅花心blossomheart—姜黄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砂鼻sandynose—矮壮的前棕色公猫,四肢是姜黄色的

兔跃rabbitleap—棕色公猫

薄荷毛mintfur—蓝色眼睛,灰色虎斑母猫

荨麻斑nettlesplash—淡棕色公猫

微云tinycloud—小个子白色母猫

贝拉叶bellaleaf—绿色眼睛,淡橙色母猫

浅天palesky—黑白相间的母猫

花蜜鸣nectarsong—棕色母猫

鹌鹑羽Quailfeather—白色公猫,耳朵是鸦黑色的

原鸽脚Pigeonfoot[3] —灰白相间的母猫

边须fringewhisker,长着棕色斑点的白色母猫

砾鼻gravenose—棕黄色公猫

晴皮Sunnypelt—姜黄色母猫,



猫后:

芦苇掌reedclaw—小个子的淡色虎斑母猫(产下小鸢kitekit,红棕色公猫,和小龟turtlekit,玳瑁纹母猫)



紫罗兰光violetshine—黄色眼睛,黑白相间的母猫(产下小根rootkit,黄色小公猫,和小松针needlekit,黑白相间的小母猫)



长老:

闲蕨fallowfern—耳聋的淡棕色母猫


【译者注】

[1]Plum为李属植物,非梅(杏属植物),此处为沿用以往翻译。但新角色的翻译应当修正,如Plumkit应为小李树

[2]Harrybrook的名字是由宠物猫名字Harry和武士号后缀brook组成的,有其特殊性,翻译应注意。后文Bellaleaf贝拉叶同理

[3]Pigeon是物种名,原鸽。在未来出版社版《高星的复仇》中出现了将Pigeonpaw译为灰鸽爪的现象,乃无中生有


风族

族长:

兔星harestar—棕白相间的公猫



副族长:

鸦羽crowfeather—暗灰色公猫



巫医:

隼飞kestrelflight—毛色斑驳的灰色公猫,长着茶隼羽毛状的白色斑块



武士:

夜云nightcloud—黑色母猫

纹翅brindlewing—毛色斑驳的棕色母猫

金雀花尾gorsetail—蓝色眼睛,毛色极浅的灰白相间的母猫

叶尾leaftail—琥珀色眼睛,暗色虎斑公猫

烬足emberfoot—灰色公猫,有两只脚掌是暗色的

烟霭smokehaze—灰色母猫

风皮breezepelt—琥珀色眼睛,黑色公猫

蹲足crouchfoot—姜黄色公猫

云雀翅larkwing—淡棕色虎斑母猫

莎草须sedgewhisker—浅棕色虎斑母猫

轻足slightfoot—黑色公猫,胸口有一抹白毛

燕麦掌oatclaw—淡棕色虎斑公猫

鸣须hootwhisker—暗灰色公猫

石楠尾heathertail—蓝色眼睛,浅棕色虎斑母猫

香薇条fernstripe—灰色虎斑母猫



猫后:

羽皮featherpelt—灰色虎斑母猫(产下燕麦掌的幼崽:小啁whistlekit,灰色虎斑小母猫、小鸣songkit,玳瑁纹小母猫,和小扇flutterkit,棕色与白色相间的小公猫)



长老:

须鼻whiskernose—浅棕色公猫


河族

族长:

雾星mistystar—蓝色眼睛,灰色母猫

副族长:

芦苇须reedwhisker—黑色公猫



巫医:

蛾翅mothwing—长有斑点的金色母猫

柳光willowshine—灰色虎斑母猫



武士:

暗毛duskfur—棕色虎斑母猫

鱼尾minnowtail—暗灰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卷羽curlfeather—淡棕色母猫

锦葵鼻mallownose—浅棕色虎斑公猫

豆荚光podlight—灰白相间的公猫

微光皮shimmerpelt—银色母猫

蜥尾lizardtail—浅棕色公猫

湾皮havenpelt—黑白相间的母猫

喷嚏云sneezecloud—灰白相间的公猫

蕨皮brackenpelt—玳瑁纹母猫

松鸦掌jayclaw—灰色公猫

枭鼻owlnose—棕色虎斑公猫

冰翅icewing—蓝色眼睛,白色母猫

夜天nightsky—蓝色眼睛,暗灰色母猫

柔皮softpelt—灰色母猫

斑点簇dappletuft—灰白相间的公猫

微风心breezeheart[1] —棕白相间的母猫

兔光harelight—白色公猫

金雀花掌gorseclaw—白色公猫,耳朵是灰色的



长老:

藓毛mosspelt—玳瑁纹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译者注】

[1]通常族群名号中不会出现族群名(雷影风河),Breezepelt被译为风皮已是不妥,后续breeze应当修正为“微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