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角

30569浏览    178参与
有鱼
“今天的黑角君戴错了面具。”...

“今天的黑角君戴错了面具。”

                      ——芬的日记

【我终于画了方舟里超心水的一对拉郎bg呜呜呜呜呜超可爱的啊】

“今天的黑角君戴错了面具。”

                      ——芬的日记


【我终于画了方舟里超心水的一对拉郎bg呜呜呜呜呜超可爱的啊】

画画的南瓜z
画了一张心目中的黑角,希望不会...

画了一张心目中的黑角,希望不会被夜刀发现😂

画了一张心目中的黑角,希望不会被夜刀发现😂

硝吹鸦羽.
我爱这俩^q^以及lof滤镜救...

我爱这俩^q^
以及
lof滤镜救我狗命【。

我爱这俩^q^
以及
lof滤镜救我狗命【。

black-苗叶秋

DOCTOR的奇妙冒险

开的第一个坑

才发现我适合沙雕风格

第一篇可能没啥意思

到后面应该会好点(应该)


正文------------------------------------------------------------------------


今天的罗德岛风和日丽,春暖花开。干员们勤劳的工作着;机器正常的运作着;动物们愉快的交配着(?)。窗外传来的(傻)狗叫声,吵醒了正在睡觉的克洛斯。


而博士啊,


他双手抱着头,趴在那破破烂烂的办公桌上,一动不动像死了一样。

【第一次见这么损自己的作者】


“博士,您现在还有很多工作,还不...

开的第一个坑

才发现我适合沙雕风格

第一篇可能没啥意思

到后面应该会好点(应该)



正文------------------------------------------------------------------------




今天的罗德岛风和日丽,春暖花开。干员们勤劳的工作着;机器正常的运作着;动物们愉快的交配着(?)。窗外传来的(傻)狗叫声,吵醒了正在睡觉的克洛斯。

 

而博士啊,

 

他双手抱着头,趴在那破破烂烂的办公桌上,一动不动像死了一样。

【第一次见这么损自己的作者】

 

“博士,您现在还有很多工作,还不能休息哦。”刚穿好衣服的阿米娅从博士的卧室里出来。阿米娅动了动她的耳朵,看起来鼓足了赶紧

 

“......”

 

“欸?博士?”

 

“......”

 

“博士?”

 

“......”

【垃圾博士一动不动】

 

“博·士!”阿米娅大叫着

 

“亚卡玛希!(吵死了!)你这婆娘!老子最讨厌女人吵个不停了!快滚!”博士突然的骂声,把阿米娅吓傻了。几分钟后,凯尔希看见阿米娅哭着跑出了博士的办公室。

【博士,危】

 

博士看着桌子上的龙门访问通知,心中的烦躁又上升了起来。他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次再不把陈sir留下来,我就是整个博士圈里唯一一个没有陈sir的刀客塔了啊啊啊啊啊!到底该怎么把她留在罗德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抽不到干员就GAO CHAO的屑博士】

 

正当他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滚时,一颗源石掉进了博士。这激发了博士的灵感

【就是回满了理智】

 

于是他直接夺门而出,从电梯井里跳了下去,一路快跑到了龙门休息区

 

“诗怀雅!你快过来!”博士推开门叫道

 

“嗷呜~本小姐就在这,怎么了?”

【awsl】

“我问你,陈sir她对什么感兴趣?”

 

“啊?!你问肠粉龙的事啊?本小姐还以为你要晋升我呢~”

 

“好了好了!我晋升你就是了。你先回答我噻。”

 

“行吧,那本小姐就帮帮博士你一会......当当!”诗怀雅从她那名贵的包中翻出一本小本子

 

“这个是......?”

 

“肠粉龙的日记了~这里面肯定有她最喜欢的东西的。”

 

“不......你为什么有陈sir的日记?”

 

“......博士你别管那么多啊!我看看......额......龙门......小熊娃娃......腹肌健身......小塔的魅力?那是什么啊?喂,博士,你知道是什么吗?”

 

当诗怀雅回过头来说,博士早已不见踪影。

 

“啊~算了,本来还想请他吃饭的,他可真急~”

 

 

另一边:

博士清点名单中

“好的,龙门的休息室与办公室都有了。小熊娃娃一大堆,关于锻炼腹肌的也在健身房了,那么现在就差......什么来着......小塔的内衣 ?

嗯......话说女的都这样吗?我还以为只有拉普兰德喜欢。”

【听力为负数的博士把魅力听成了内衣也是厉害】

 

“不过这还真难搞啊,还得多叫几个人来......”

 

 

 

 

整合运动门外。月见夜,博士,黑角三人正准备潜入基地

 

“博士,我们该怎么进去啊?”(小声)

 

“很简单”博士指了指门外的的货车

 

“待会就潜入进那里面,等车子开到里面再下来,有敌人立即消灭,明白吗?”

 

“明白!”月黑二人点了点头

 

“好......Go!”

 

三人冲进了货车后备箱便关上了门,车子同时启动,进入了大门

 

“Perfect!我们成功进来了!”(小声)

 

“等等,前面好像有声音......”

 

驾驶区:

 

“禀禀,我好热哦。”

 

“那你开空调啊。”

 

“这个?”

 

“欸,你很逊呐。这是后面制冷的开关啦。这个才是!”

 

“啊,抱歉哦。”

 

后面:

 

“博士!怎么办啊!这个地方制冷比双霜组同时制冷还快!”月见夜疯狂的擦着身子,问博士

 

“等等......我想想办法......”

 

(未完)

----------------------------------------------------------------------------

发布完后应该就会像再元旦新年的早晨穿上崭新的胖次一般清爽吧......

无名氏

黑角和夜刀的婚礼

黑角和夜刀的婚礼


OOC


没想到‘老司机’我也会写清水文


人设YJ,剩下我瞎掰


极其短小


(省去xx字)


对话没标明角色的话请自己带入自己喜欢的角色。


接受请往下看


 


 


黑角向夜刀求婚了,夜刀答应了。整个罗德岛对此没有觉得稀奇的。毕竟黑角和夜刀的关系就算是木头也看得出来。


“他们是鬼族,又出身东国。那么按照东国的‘婚礼’习俗举办怎么样?”


“主意是不错,谁懂得东国的习俗?”


“也是,罗德岛干员大部分出身为卡西米尔、维多利亚、哥伦比亚、拉特兰等等地区……”


“喂,我听说黑角和夜刀要结婚了?...

黑角和夜刀的婚礼


OOC


没想到‘老司机’我也会写清水文


人设YJ,剩下我瞎掰


极其短小


(省去xx字)


对话没标明角色的话请自己带入自己喜欢的角色。


接受请往下看


 


 


黑角向夜刀求婚了,夜刀答应了。整个罗德岛对此没有觉得稀奇的。毕竟黑角和夜刀的关系就算是木头也看得出来。


“他们是鬼族,又出身东国。那么按照东国的‘婚礼’习俗举办怎么样?”


“主意是不错,谁懂得东国的习俗?”


“也是,罗德岛干员大部分出身为卡西米尔、维多利亚、哥伦比亚、拉特兰等等地区……”


“喂,我听说黑角和夜刀要结婚了?”


缠丸走了过来。


“有办法了。”


“啊,博士,你们怎么看起来跟平时不一样……”


(此处省略xx字)(其实主要内容就是向缠丸请教东国习俗,笔者的鲁钝加懒写不出来。)


夜刀看了看被自己压到最里面的那件和服。那是自己家族代代传下来的婚嫁和服,虽然被压箱底但夜刀定期保养,和服仍然看起来像新的一样。


曾几何时,夜刀也像普通女孩子一样。可因为矿石病和其感染性,夜刀不得不将爱情深埋心里。进入了罗德岛后,A4小组的队员们让她重新感到了温暖。虽然只是在别的团队中最基层甚至可以说成是消失了也不会在意的小队。但罗德岛不同……


“夜刀前辈,准备好了吗?婚礼马上就要举行了。”


“稍等一下。”


“准备好了了吗?那就请跟着我吧。”


“啊缠丸女士,这……”


“罗德岛的各位想给你们一场传统东国婚礼。嘛,跟着我吧。”


缠丸手持纸制灯笼,夜刀在后面跟着,她们走到了罗德岛甲板上一片十分开阔的区域,干员们坐在一条道的两旁,黑角和巡林者在尽头等着。黑角似乎带着和自己差不多的面具和和服。看起来也是精心准备过的呢。


(接下来就是巡林者和缠丸的……类似婚礼前的那一堆话?顺便“”是缠丸‘’是巡林者。)


“如是说。这一出水芙蓉的姑娘,舍弃一切,来到这里。敢问如何?”


‘如是说。这一位愚笨憨直的郎君,上无片瓦可遮头,若不嫌弃请正坐。’(其实就是跪坐)


“从今以后,二人结为夫妻,不离不弃,白头到老。”


黑角扶着夜刀让其坐到了自己的旁边,黑角拿起旁边的酒,倒在了夜刀端起的酒杯里。清澈的酒液静静的在酒杯里,映出了夜刀的脸,以及那一抹淡淡的红晕。


夜刀饮下半杯酒将酒杯递给黑角,黑角也饮下剩下的酒,将酒杯放到一旁后缓缓带着夜刀走向了专门为他们所准备的房间。其他干员们安静的退下了场。


当黑角带着夜刀来到为他们所准备的房间时,他们看到了被精心准备过的东国风格的房间。


“那,就请入眠吧。队……夫人。”


“那就一起入眠吧,旦那。”


黑角和夜刀互相为对方卸下面具,看到了对方完整的脸。


“您/你真漂亮/帅气。”


俩人几乎是同时说出来的,然后脸一红。


“那么晚安。”@


 


 


 


卡门.橙

A4小组,入职前后


“咳咳咳,这里可真够乱的。”

来到这里的男人,哪怕带着面具,也还是被堆叠满了箱子
太久没有清理的房间所呛到,毕竟面具说到底还是面具,
并不能够起到呼吸器的作用。

“哎~这种地方就是休息的地方吗?我想回房间了。”

原本对娱乐室还有一点期待的杜林,在看到了娱乐室的全貌后,
语气中已经带有一丝的绝望感,

“看起来这艘【罗德岛】陆行船看起来是很久没有被使用的样子,
可真是奇怪啊。”

“这种事情俺都能够看得出来,但是老爷子,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作为新入职的重装干员,代号为黑角的男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将其中一个木制箱子挪到了面前坐了下来。

“杜林小姑娘又睡着了吗?”

“人家..才不是小鬼....呼....”

“原来她一直带着...


“咳咳咳,这里可真够乱的。”

来到这里的男人,哪怕带着面具,也还是被堆叠满了箱子
太久没有清理的房间所呛到,毕竟面具说到底还是面具,
并不能够起到呼吸器的作用。

“哎~这种地方就是休息的地方吗?我想回房间了。”

原本对娱乐室还有一点期待的杜林,在看到了娱乐室的全貌后,
语气中已经带有一丝的绝望感,

“看起来这艘【罗德岛】陆行船看起来是很久没有被使用的样子,
可真是奇怪啊。”

“这种事情俺都能够看得出来,但是老爷子,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作为新入职的重装干员,代号为黑角的男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将其中一个木制箱子挪到了面前坐了下来。

“杜林小姑娘又睡着了吗?”

“人家..才不是小鬼....呼....”

“原来她一直带着睡袋吗?”

“而且,是在说梦话吧?呐,你也看到了吧,老爷子。”

哪怕是睡着了,矮小的少女被面具男戳到了不满处后,
在梦境中就做出了回应,原本就觉得她很会睡的黑角,对
这位小小的女性感到更加的敬佩了,各种意义上的。

“嗯?终于来了啊。”

“来了?俺没有听到声音啊。”

巡林者的双脚感受着,地面上只有自己感受的震动,
有一个非常匆忙的脚步,和一个稳重的行走的脚步走过来。

“咳咳咳,呜!居然这么乱?”

“...嗯....咳咳。”

过了一会儿,在门前走进来的两个人,
已经先发出了声音,让黑角和巡林者注意到。

一男一女,其中男人已经趴在了地上,捂住自己的口鼻
咳嗽着,看他脸色不太好的样子,有点赤红的面颊,大概是
刚刚经历过剧烈运动后才来到这里。

而女性,则是带着遮住了上半部分脸的面具,佩戴着东国
特有的刀的配置,罗德岛的制服看起来也不是很新,恐怕是
罗德岛的老练干员。
 
“那个人就是博士吧。”

“看不到ID卡啊,因为那个姿势的关系。”

“呼.....”

黑角所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面,一个体力不好的男人,
狼狈的趴在地上气喘吁吁,还被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杂乱的仓库
灰尘呛到的场面。

“博士,请振作起来。”

“咳,这个地方的改造得赶快安排下来才行啊。”

带着面具的女人扶起来了被称为博士的人,这也才让黑角
和巡林者看清楚了他胸口的ID卡,此人是罗德岛内被称为博士
的男人没错了。

“您就是博士吧?凯尔希医生叫俺和老爷子来这里听您的安排。”

“嗯嗯!!我··也在内。”

杜林用梦话补充了自己的存在感。

“是这样没错,今天让你们在这里,也就是组建行动组A4,
这就是对你们的安排。”

“终于要进行一些行动了吗?罗德岛招募了我们以来,一直都只是
做一些单独的行动,这说明了,以后会有需要多人组成的小队的
任务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组建小组就是为了积蓄战力,总而言之,就是
 培养你们的默契。”

这么一说,博士右手指向了自己身旁的女性。

 “今天开始,夜刀将会最为行动组A4的组长。”

 “今后多指教。”

夜刀姑且这样的鞠了个躬说道。

战斗的训练以人和人进行,同时也会有着器材来训练精准度,
无论是剑应该砍在哪里,还是法术的进准度训练。

“那么,老夫冒犯的问一句,博士,今后执行的任务,是打算让我们
做什么呢?”

“当然是上战场。”

“!!?”

“嗯....?”

博士他没有做出任何多余的表情,巡林者的问题得到的这个
回答,让黑角的反应最为巨大,只是此时的他的面具,没有让
他的表情透露出来。

就连一直在睡觉的杜林,也像是被这句话刺破了鼻涕泡一样,稍微
张开了眼睛几秒钟。

“那么,我们应该将箭射向谁呢?老夫非常的好奇。”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罗德岛的敌人。”

“吼吼?可是,老夫并不清楚罗德岛作为制药公司,
与其说是需要安保人员......不如说已经在组建军队了吧。”

巡林者摸了摸并没有胡子,而是充满了鳞片的下巴,
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么想也完全的没有问题,因为罗德岛现在缺乏一切,
人力,声望,以及安全。”

博士转过了身对着一辆推车踢了一脚,让推车滑动到了自己
的右边,然后翻过了放着箱子的推车,坐在了上面,
缓慢的车轮,带动着博士慢慢的靠近了巡林者。

“罗德岛并没有能够直接招募精英的财力,所以这就表示了,
我们招募不到精英人士,采用的人员的实力都仅此而已。”

“.....”

看着靠近了自己等人的博士,黑角此时的哪怕有着面具,
也没有办法掩盖住自己脸上的不安,这个男人哪怕之前是狼狈
的躺在地上,此时也还是能够将自己的气场逆转过来。

“而你们,是弱者中的异类,不会被强者所选用的异色棋子,
所以我选择了你们啊,对我,以及罗德岛来说,没有比你们
更合适的,初始棋子了。”

“....原来如此啊,哈哈,老夫明白了。”

“老爷子?!”

巡林者原本严肃的神态变得轻松了很多,转化成为了笑容,
博士所对他说的话,反而让这只大蜥蜴的心情变得好的不行。

“代号黑角,战斗经验6年,代号,巡林者,战斗经验3年,
代号杜林,没有战斗经验,可以看出来罗德岛是如此稀缺人员。”

博士从推车上跳了下来。
从左边的口袋里掏出来了一枚棋子,右边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枚骰子,
骰子对于众人来说可以说是非常特别了,那是两枚有着非常多的面
的骰子。

右手抛出骰子,左手丢出棋子,旋转的骰子被棋子击中后弹开,最后
露出了11和5两个数字。

这并不是有什么含义的数字,只是单纯的因为概率投出这么两个数字。

棋子也完全不像是高手丢出去后可以安稳的摆正。
这种意义不明的行为让黑角完全无法理解这个男人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我已经抛下了骰子,数字的大小对现在仅仅一颗棋子没有任何
的用处。”

哪怕已经做救助感染者的行动一周的时间,也还是听说过,那个博士
的身边有着一位老练的重装干员,以及他率领的小组,他们可以说是博士
背后最坚实的护盾,即使这样,博士也还是在现在抛出了骰子,丢下了棋子。

而光是看着丢下棋子这一点,就让人感觉到浑身不自在。
容易将自己和棋子重叠在一起的黑角,心理是这么想着的。

因此,黑角才会疑惑为何巡林者老爷子,会如此轻松。

“你们身上的缺点光是看一眼就能够寻找出来,所以我才打算亲自来
指导,培养你们。”

博士捡起了丢掉的棋子,走到了黑角的身边,将手搭在了其肩膀上。
180CM的身高对比174cm的身高,7厘米的相差在气场的差异之下
完全不构成任何的因素。

更高的黑角无法动弹,手心里已经出满了汗水。

“你将棋子和自己重叠在一起了吗?”

“确实,俺对自己的实力很清楚,弱小的人倒在战场之上被遗忘
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那是你不够自信,干员黑角。”

博士放开了右手将棋子丢到了有手上。

“只要可以使用,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棋子,只要进入了这里,无论对方多么努力
的隐藏自己的才能,我都会将其发现价值,并且榨干。”

博士的右拳捏紧了棋子,露出了有些邪魅的笑容。

“任何棋子都有自己的价值,而我抛出的棋子走出了第一步,就绝对会有
相应的价值,这就是你所希望的。”

“.....嘻..”

“佣兵是依靠战场而生活的,以此为食的,是活着的人们,和死去的人们
身上的寄生虫,但存在想要作为谁的盾牌的心情,又却和寄生虫的生活方式
不冲突,你也是这么想的吧?黑角。”

黑角一直的知道,自己并不是能够成大事的人,在战场上奔波多年都没有
名声的人,注定一辈子都会是无名小辈看,战场给人带来的不单单是痛苦,
还有新的路途。

黑角,兴奋起来了。

欢喜战场带来利润的人,厌恶战场而帮助他人的人,
 
也有。两方心情都存在的人。

“哈哈哈哈哈,俺明白了,原来如此啊,怪不得老爷子会一脸坦然的接受了。”

哪怕默默无名,黑角也还是在战场上见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
可能与其做过敌人,但是,大家都是被流放到了战场上的异类,
生病的人,宛如生病被同类排挤的异类,孤独的人,以及,重逢的人。

看向了已经作为这个小组组长的夜刀,
原本那面具下不安的表情已经彻底消失。

黑角,是厌恶着战争,又却期待着和相遇的这些人
共同斗,一起争夺回什么的,无名小辈们。


————————————————————

虽然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博士给人的第一印象也非常的冷酷,但
行动组A4的成员都明白博士并非冷酷的人。
不如说,他实际上是一个有着独特的,亲和力的男人。

夜刀在作为组长前,就在罗德岛的基层开始工作,当初的她也
并不清楚这个所谓的制药厂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很显然,她明白了。

博士需要一个基层作为垫脚石,这个垫脚石可能之后不会有任何的作用,
但是,却可以在稳固了第一层后,让更高的地方都被稳定起来。

也就是,将自己的价值全部的投入近基层。

被丢在了地面上的棋子重新拾起,然后继续的摆放上前,博士
并不是单纯的下棋摆放棋子,哪怕她并不清楚博士到底有没有下过
弃子,但她明白。

博士将一切作为棋子,其中也包括他自己。
就连自己都是自己的棋子,这听上去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然而只需要在战场上见到了那个带着呼吸器和面具,以及标志性的兜帽
的男人,就能明白了。

将干员的性命把握在手里,同时,也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干员们,
哪怕是无名小卒,和博士都是命运共位体。

他是甘愿将自己的身体交出来让寄生虫吸血的【伪·圣人】。
因此,夜刀愿意将自己的忠诚献给罗德岛,无论自己是否为感染者。

——————————————————

“啊...”

“杜林小姐,你这是去做什么呢?现在还是休息时间,
 再睡一段时间也没问题啊”

“无·所·谓·啦,反正白天晚上都是我的非工作日。”

“不,至少工作的时候请好好做。”

看着抓着睡袋在走廊间行走的罗德岛员工说过这样的话。
其中,也会看到她的手中除了睡袋非常稀有的拿了其他的东西,
看起来像是简历书一样的东西,她不至于再去投简历给自己才对,
至少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杜林的种族为杜林 家乡为杜林,代号为杜林,这种看着大爆笑的情况
也并非一两天,大家对自己的代号往往都非常的随性。

黑角就只是因为自己的角的颜色给自己取了这个代号。
巡林者老爷子则是拿来了这个职业当称号,而杜林最开始遇到的,
就是那只白色的大蜥蜴。

作为异类的双方在战场上徘徊着,遇到了想成为别人盾的黑角。
而黑角这家伙偏偏有和夜刀在某个战场上互相对持过,

这一切实在是太过于巧合了,嗜睡的杜林也会这么想,简直就像是
老天抛下了三个六和三个一的骰子一样。

“你今天又迟到了啊。”

“啰嗦~啊...”

怠惰的声音这么的对着巡林者喊着,对这个老年人这个小个子
也从来不将其当作长辈。
只是坐在了桌子前,将手中的睡袋和档案一样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睡袋的背面,是一幅奇妙的地图,在整个泰拉世界都不存在这样的地方,
因为这是完全虚构的地图。

夜刀 黑角 巡林者,随后是杜林,四个人所在了这件娱乐室之中,
如今的娱乐室和昔日完全不同,当年的这间房间宛如被丢在了角落里
两年才打开的吸尘器内部一样。

现在却非常的干净,各种设施应有尽有。

哪怕杜林这种嗜睡如命的人,也都会对此感兴趣。
而四个人的座位前,还有着一个中间位置的空座位,
四人仅仅只是坐着,等待着谁的到来。

两年前,有这么一个男人坐在了只摆着一个桌子的这里。
丢出了两个骰子,一枚棋子,在那之后,男人丢出的棋子越来越多,
但,骰子依旧只有两个。

当年在这里睡着的杜林,也还是记得这样的事情。
一旦进入了工作后,就会非常认真,剩下的时间全部都在睡觉的她,
也还是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坐在这里的人,是最容易死掉的人。”】

博士曾经这么的说过。
因为坐在这里的人,无法等到其他座位的人到齐,但也还是继续的等待着,
不会到来的人们,因此,这个作为的人才非常的容易死去。

这么说着的他,总是会在幕后丢两个新的骰子,然后开始讲述比巡林者
说的故事还奇妙的东西。

【“虽然博士你让俺们上战场,但是意外的,俺亲自解决敌人的次数并不多。”】

【“因为我将你的才能放到了最适合你的场合了。”】

【“虽然代价就是俺差点送命了。”】

杜林还记得,那次对话说的战役,是博士的指挥,黑角担当着保护后方的任务,
哪怕后勤人员已经全部撤退完毕,博士也没有下达让黑角撤离的命令,
只是。沉默着。沉默着,沉默着。

黑角也遵循着,任凭枪林弹雨,法术轰在身上,以及破破烂烂的盾牌上。

但这样的行动。反而是给自己和夜刀争取了时间,一举歼灭了敌人的部队。
再正常不过的诱饵,差一点死掉的黑角。
也坐在这里,还不曾发出一点怨言。

【“因为清楚弱小,所以只会从力所能及的事情开始做起,但即使如此,
我也还是希望你们明白一件事情。”】

依旧是那样,坐在桌子前,用特别的档案挡住了自己的博士,总是会从
口袋中丢出新的骰子。

【“哪怕是力所能及的事情,也可能会害死自己,无论是否全力应付,
也可能会因为命运的捉弄而丧命,可能就是因果报应。”】

抛出了骰子,和自己等级一样的怪物可能就会出现,但更加可怕的是,
奇怪的事件,这些事件会因为自己抛出了骰子而改变自己的命运,自己的未来。

【“我总有一天会害死你们的,但,那样也等同于我会害死我自己,
也就是所有人,即使这样,你们也已经不打算继续考虑了吗?”】

博士摆放出来了新的棋子在桌子上,所有的棋子,都被一根线所缠绕着,
缠绕着棋局之中毫无作用的国王。

“这次居然是我来晚了。”

“毕竟杜林的角色卡因为迟到依旧被石化剧情杀了两次。”

四人坐的桌子前的空缺位置,终于等到了那个男人的到来。

“不,也没多久,这么一点等待对俺来说无所谓,就像是等夜刀擦干净
她面具里粘着的装饰品残渣一样。”

“....”

“黑角,老夫给你提醒一下,之后小心一下
夜刀会ROll个友军攻击的判定。”

这样的杂鱼们,汇聚在一起,如今已经和最前线无缘,
只是退居二线,培养新人,进行并不困难的支援。

但即使如此,也还是会来到这个男人的面前,摆好名为角色卡的简历。
听着男人创作一个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故事,然后抛下名为赌博的骰子。

超出了自己能力范围的事件,不会被这骰子所抛出,但他也依旧抛掷着,
这四个无名小辈也就已经会献上自己的忠诚。

将自己的价值,全部的燃烧殆尽为止。

“话说,黑角,你和夜刀交往过的事情是真的吗?到底应该怎么和女人交流啊?”

“这个俺也无法给出正确的答案,只能说,尽量别让对方生气吧。”

事后,博士从医疗部门出来后,问过黑角这样的话。



Kuria
我好爱夏活夏日音乐节泰好勒55...

我好爱夏活
夏日音乐节泰好勒555
→梗来自AUS阵营黑曜动态
我永远喜欢摇滚乐队

我好爱夏活
夏日音乐节泰好勒555
→梗来自AUS阵营黑曜动态
我永远喜欢摇滚乐队

剪刀Sentmiko
“哪怕我是个二星干员,也要保护...

“哪怕我是个二星干员,也要保护大家!”

“哪怕我是个二星干员,也要保护大家!”

Rain
🎂noir生日快乐🎂 因为...

🎂noir生日快乐🎂


因为在备考所以没有画贺图(是以前的黑博摸鱼

🎂noir生日快乐🎂


因为在备考所以没有画贺图(是以前的黑博摸鱼

Wataruhi
老图重画 黑角的面具下是…?

老图重画

黑角的面具下是…?

老图重画

黑角的面具下是…?

二鬼羽卒

失智摸鱼,这里的刀客塔是自设,最后一个跑到重影是嘉维尔

“角峰泳装的腹肌~我~来~了~”

“刀客塔!泳圈!泳圈啊!”

“太阳光啊!夜刀!伞!”

“你们仨儿病患给老娘复查去!!!”

在海滩度假时,还要怕光的助理操心的刀客特就是屑【狗头】

失智摸鱼,这里的刀客塔是自设,最后一个跑到重影是嘉维尔

“角峰泳装的腹肌~我~来~了~”

“刀客塔!泳圈!泳圈啊!”

“太阳光啊!夜刀!伞!”

“你们仨儿病患给老娘复查去!!!”

在海滩度假时,还要怕光的助理操心的刀客特就是屑【狗头】

冬眠贺
画了小小小小的面具组 觉得黑角...

画了小小小小的面具组><

觉得黑角好暖噢 【为了不上错色再一次看完他两的wiki百科的贺贺x 希望没有画错qwq 画错了就当我手抖吧hhhhx】

第二次产他们的粮 还是不知道怎么打cp tag……。太苦手了。


画了小小小小的面具组><

觉得黑角好暖噢 【为了不上错色再一次看完他两的wiki百科的贺贺x 希望没有画错qwq 画错了就当我手抖吧hhhhx】

第二次产他们的粮 还是不知道怎么打cp tag……。太苦手了。



漂流瓶瓶瓶瓶子

【明日方舟手书】修学旅行~夜晚的男性干员宿舍
https://b23.tv/av65056331
一如既往的沙雕手书
希望大家给个播放量给个三连啊!!!!

【明日方舟手书】修学旅行~夜晚的男性干员宿舍
https://b23.tv/av65056331
一如既往的沙雕手书
希望大家给个播放量给个三连啊!!!!

秋竹
我真的感觉中分和黑角重叠了(。...

我真的感觉中分和黑角重叠了(。
这是黑角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我真的感觉中分和黑角重叠了(。
这是黑角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报幕
面具下是不能说的秘密(?)

面具下是不能说的秘密(?)

面具下是不能说的秘密(?)

这袋纸里有只鸽子🐦

我不允许没有人喜欢黑角
明明声音那么好听,人那么帅(?)虽然还有严重的面具收集癖
但是我就是喜欢他

我不允许没有人喜欢黑角
明明声音那么好听,人那么帅(?)虽然还有严重的面具收集癖
但是我就是喜欢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