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金瑞

19977浏览    65参与
鬼畜

【金瑞】是纽带,也是障碍

短.打.√

主黑金瑞。

微丧病。看了可能会产生不适。

——————————————————

黑金以欣赏与极度痴迷的目光盯着安静躺在病床上的格瑞,……或者说格瑞的尸体,赤裸的上身薄薄一层肌肉分布的恰到好处,一到两厘米的胸肌放在格瑞身上多一分太壮,少一分又太瘦,形状是标准的方形……黑金满意的点头,决定先解剖格瑞的胸部,手拿一片未装刀柄的锋利刀片,没犹豫太久便下了刀,从锁骨中间的一点浅浅刺入向下划动,划到下胸底一气呵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刀尖转动了两下,在安静的环境中皮肤撕裂的声音显得尤为刺耳,先是解剖浅层皮肤,紧接着暴露出一层淡黄色脂肪与浅筋膜,黑金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下刀除掉浅...

短.打.√

主黑金瑞。

微丧病。看了可能会产生不适。

——————————————————

黑金以欣赏与极度痴迷的目光盯着安静躺在病床上的格瑞,……或者说格瑞的尸体,赤裸的上身薄薄一层肌肉分布的恰到好处,一到两厘米的胸肌放在格瑞身上多一分太壮,少一分又太瘦,形状是标准的方形……黑金满意的点头,决定先解剖格瑞的胸部,手拿一片未装刀柄的锋利刀片,没犹豫太久便下了刀,从锁骨中间的一点浅浅刺入向下划动,划到下胸底一气呵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刀尖转动了两下,在安静的环境中皮肤撕裂的声音显得尤为刺耳,先是解剖浅层皮肤,紧接着暴露出一层淡黄色脂肪与浅筋膜,黑金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下刀除掉浅筋膜,此时格瑞的尸体已经僵硬了,黑金遗憾似的咂咂嘴,观察深筋膜后下刀更深,待刀片三分之二都没入格瑞的胸腔,黑金手腕一转,花一般的形状从格瑞的胸口绽开。

好像,听到了什么啊。

黑金转身,对着泪流不止的金这样说。

「要来杯草莓汁么?」

————————————————————————

对人体莫得了解。就。金瑞日没赶上。算是贺文。

/时间线混乱写的什么玩意我也不知道

话说没想到我本来第一篇写的是金瑞结果安雷先被我写完了

破晓呐
接我的上一篇文章(嗯)黑金上他...

接我的上一篇文章(嗯)
黑金上他!!!(嘶吼)

后续的话……参考一下我的第二篇文章,是黑金瑞的🚗,我发的东西比较少应该可以翻到(嗯)

接我的上一篇文章(嗯)
黑金上他!!!(嘶吼)

后续的话……参考一下我的第二篇文章,是黑金瑞的🚗,我发的东西比较少应该可以翻到(嗯)

破晓呐
打or不打?这是一道送命题:-...

打or不打?
这是一道送命题:-D

打or不打?
这是一道送命题:-D

初雪

突然觉得自己画的黑金比格瑞好看是怎么回事(?)

格瑞要重画了2333

突然觉得自己画的黑金比格瑞好看是怎么回事(?)

格瑞要重画了2333

诗情画酒

(双金×格瑞:金瑞,银瑞)两等份的爱

第一次看见黑金的时候,格瑞的心情很复杂,原以为自己的发小,是一个神经大条,单纯善良的人,但是没想到竟然会有充斥着罪恶与黑暗的另一个人格。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及色欲。(来自七宗罪)

想着爱屋及乌,黑金的出现,就不会不自在了吧?

看见金恢复理智,内心压下不自在,继续拿着手中的木剑练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黑金也没有出现也没有再出现。

秋走了,心里还是有点不舍得,默默思量着自己是否也会在三年后参加新一届凹凸大赛,毕竟守望一族的未来在自己手中,需要找寻的真相还有很多很多。

格瑞留下信,便乘坐着凹凸大赛的飞船离开了登格鲁星,内心还是担忧,希望金不要去参加凹凸大赛,那个有来无回的大赛...

第一次看见黑金的时候,格瑞的心情很复杂,原以为自己的发小,是一个神经大条,单纯善良的人,但是没想到竟然会有充斥着罪恶与黑暗的另一个人格。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及色欲。(来自七宗罪)

想着爱屋及乌,黑金的出现,就不会不自在了吧?

看见金恢复理智,内心压下不自在,继续拿着手中的木剑练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黑金也没有出现也没有再出现。

秋走了,心里还是有点不舍得,默默思量着自己是否也会在三年后参加新一届凹凸大赛,毕竟守望一族的未来在自己手中,需要找寻的真相还有很多很多。

格瑞留下信,便乘坐着凹凸大赛的飞船离开了登格鲁星,内心还是担忧,希望金不要去参加凹凸大赛,那个有来无回的大赛……

看着手里的地图,就是不知道姐姐说的地方在哪里,金,想到姐姐走了,就再没有回来,格瑞也走了(╥﹏╥),我一定要找到姐姐,和格瑞一起回来。

嘉德罗斯又来找格瑞打架了,打架途中,看到摇摇欲坠的飞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格瑞分神看向飞船,格瑞看见从飞船上掉下来的金,心里很是无奈,那个笨蛋还是来了。

以下省略一万个和原著差不多剧情(๑•㉨•๑)ฅ。

黑金出来了,为了救格瑞,银本来想着和格瑞说一些话,但是却再一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金再一次醒来已经三天后了,看见床边坐着的格瑞,想要和他聊聊天,但是为什么格瑞的眼里有…厌恶?

(金粉或黑金粉勿喷,格瑞单纯是比较讨厌黑暗,但是格瑞眼里并不是厌恶只是有些复杂,金不理解这种感情,以为是厌恶。)

金很是委屈,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得罪了格瑞,缓缓地说道:"格瑞,你怎么了?(・◇・)""没什么,醒了就快起来。""知道了,格瑞(^O^)"。

金胜利了,他的愿望是让大赛中所有死去的人都活过来。

创世神问他,你太贪心了,救其他所有人的生命需要你这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来换,格瑞的生命和其他所有人的生命,你选择什么?


金第一次迟疑了,格瑞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是自己最重要的人,但是其他人的生命依然可贵,这该怎么办好呢?

黑金知道了金的想法,诱导到他们那些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格瑞陪伴我们一生,难道不应该有所回报吗?

可是……

什么可是,难道你不想救活格瑞吗?

想啊!当然想!

是呀,那就没错了,告诉他你的抉择吧!

好,我的选择是复活格瑞。

格瑞复活了,听见是自己的发小金复活了自己,那个时候真的很感动,但是,当听到另一个选择的时候,你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自己在金心目中再重要,也没有其他所有人的生命重要,金是一个善良的人,不会就这样救自己,一定有什么地方出错了!一定是!

格瑞:黑金对没错是黑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那场意外,让我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背负着这种痛苦的活着,真的……好么?

格瑞:金还有金,还有那个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但是会进呢,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怎样的……

他们在我心中有永远无法超越的平衡,我还有两份爱,是给予他们的。所以他们两个,我……都爱。

END一两等份的爱

今天又在写刀子的一天中,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写刀子了,改天写一个甜的。





初雪

『金瑞』没有标题的标题

金瑞,黑金瑞

不吃请往其他地方走

不喜勿喷『随便你要不要,哼』

- - -

『格瑞你在玩什么呢』

『要不然我们打一架吧!』

格瑞的身旁还有一只金

德罗斯哪管谁的生命危险

除了格瑞,

他一棒子直接下去

格瑞召唤出烈斩挡住

回头对金说

『躲起来』

金躲了起来

他不想让格瑞分神

今天的格瑞不在状态

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棒

草丛里的金

捂着嘴,自卑道

『都怪我,不够强大,不能保护格瑞』

『我該怎么办』

这时耳边传来一阵声音

『我来帮你吧』

『你可以保护格瑞吗』

『当然可以』

『那,拜托你了!』

- - -

『格瑞,你是不是跟渣渣在一起久了,被渣渣感染了...

金瑞,黑金瑞

不吃请往其他地方走

不喜勿喷『随便你要不要,哼』

- - -

『格瑞你在玩什么呢』

『要不然我们打一架吧!』

格瑞的身旁还有一只金

德罗斯哪管谁的生命危险

除了格瑞,

他一棒子直接下去

格瑞召唤出烈斩挡住

回头对金说

『躲起来』

金躲了起来

他不想让格瑞分神

今天的格瑞不在状态

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棒

草丛里的金

捂着嘴,自卑道

『都怪我,不够强大,不能保护格瑞』

『我該怎么办』

这时耳边传来一阵声音

『我来帮你吧』

『你可以保护格瑞吗』

『当然可以』

『那,拜托你了!』

- - -

『格瑞,你是不是跟渣渣在一起久了,被渣渣感染了?你太让我失望了。』(所以我来帮你变强吧,只需打一架就好了!)

等嘉德罗斯说完

一个白发.红眼.像极了金毛渣渣的东西,瞬间瞬移在他身后手里拿着箭头

残暴的用箭头划了一下脖子

啊..鲜红的血流了出来

金带着微笑舔了舔箭头上的血

『嘻嘻嘻嘻嘻......』

格瑞跑到嘉德罗斯旁边

摇了摇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格瑞拿出手机打电话给120

『喂,快点到xxxx地方』

『只要嘉德罗斯死了,我tm让你们全体陪葬!』

黑金的内心

『啊,格瑞居然为别人骂脏话了,还为被人担心,真是令人嫉妒啊』

『嘉德罗斯....坚持住,不准睡!』

格瑞握着嘉德罗斯的手像是在祈祷嘉德罗斯千万不要

『格瑞....后面』

是箭头

箭头蒙住了格瑞的眼睛

格瑞只感觉烈斩被召唤了

向着嘉德罗斯位置

格瑞努力阻止

这种时候

安迷修带着一堆医生来了

『啧,麻烦』

于是带着格瑞走了

然后就嗯嗯啊啊

每天都嗯嗯啊啊

嘉德罗斯嘛

疯狂地寻找格瑞

真的完了

你不信

好吧

谁管你呀

只不过会写后续的啦,哼『小声逼逼』

破晓呐

(一个金/黑金瑞党悄悄探头qwq)

希望第二、三张不会被屏蔽……∑应该不会吧💦(小声bb)

(一个金/黑金瑞党悄悄探头qwq)

希望第二、三张不会被屏蔽……∑应该不会吧💦(小声bb)

桃桃不是套套

稍微拼了下图,这样应该有方便看一点叭

稍微拼了下图,这样应该有方便看一点叭

半青不白

【黑金瑞&双金】得偿所愿?得非所愿(3)(微车)

*cp 黑金→格瑞? 格瑞→金 金→黑金

*私设如山 文笔巨渣 大量ooc预警

*目前文章中如无特殊说明 出现的(金)都是黑金 

【妈妈耶小爷我总算QAQ】


日复一日,这是恐惧,屈辱的一年。

自从一年前格瑞来到这里,被这个名为金的恶魔锁在这里之后,迎接他的就是无穷尽的噩梦。

对金阴冷的杀意与愤恨,这是唯一能安抚自己内心恐惧的方式。

……

“看来一年了,你还是不了解我,格瑞。”

金看着格瑞咬紧牙关一声不发的样子,想必是今晚也从这人嘴里讨不到什么好处。嘲笑着格瑞无力的抵抗,随即松开了捏着格瑞下巴的右手。

果不其然,右手一松,格瑞就又扭过头去了。

对于...

*cp 黑金→格瑞? 格瑞→金 金→黑金

*私设如山 文笔巨渣 大量ooc预警

*目前文章中如无特殊说明 出现的(金)都是黑金 

【妈妈耶小爷我总算QAQ】


日复一日,这是恐惧,屈辱的一年。

自从一年前格瑞来到这里,被这个名为金的恶魔锁在这里之后,迎接他的就是无穷尽的噩梦。

对金阴冷的杀意与愤恨,这是唯一能安抚自己内心恐惧的方式。

……

“看来一年了,你还是不了解我,格瑞。”

金看着格瑞咬紧牙关一声不发的样子,想必是今晚也从这人嘴里讨不到什么好处。嘲笑着格瑞无力的抵抗,随即松开了捏着格瑞下巴的右手。

果不其然,右手一松,格瑞就又扭过头去了。

对于格瑞的反应,金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似乎就和预料到了一样。自然的从怀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牛奶,然后打开它。对于他来说,格瑞饿或者渴了多久,其实都无关紧要,只要不死就行了。而至于怎么让这个固执到极点的家伙听话……

金像刚才一样捏住格瑞的下巴让他转过头来。

“你明知道我最忌讳你这一套,明知故犯,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

牛奶从金的手上滑落,身边石制地面直接被液体染成白色。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本人,所作所为正逾越着那条名为情感的禁线。

锁链不知因为什么开始不断发出躁动不安的信号,格瑞整个人跟筛糠似的一样乱颤起来,牙齿被入侵者的舌尖顶开,温热的液体流入口中,顺着流入喉咙伸出,被迫缠绵着的舌头越发刺激着格瑞本就充满恐惧的内心。

本能的抗拒让他不断的试图挣扎逃离金的束缚,而对方则是闭上了双眼,用另一只手试探性地去解开格瑞的衣物。从衣服到腰带,顺势往下,行云流水的动作旨在慢慢褪去这人的衣衫。

“唔!”

金的动作显得轻车熟路,不断的试着去取悦,去安抚格瑞的情绪。牛奶顺着格瑞的嘴角流下来,顺着脖子,一路蜿蜒到锁骨处。

“哈啊……”

口中已无牛奶可渡,然而金却毫无收手一意。看着面前衣衫已经褪去大半,露出青紫色的一块块淤青,面色潮红,接二连三喘着粗气的格瑞,金凑到格瑞唇边,伸出舌头将格瑞嘴角处流下来的牛奶舔去,一路舔至锁骨处。

格瑞紧咬着牙关,握紧了双手。像放电一般的酥麻快感游走全身,把心底那份恐惧勾了出来。他一点都不期待下面的进展。

铁链正违背着被束缚着那人的意愿,一阵阵碰撞发出的声音正在邀请着主人的更近一步。

“啊——”

紫色的瞳孔不断放大,颈部传来的痛感让他痛呼出声。与此同时双手的锁链断开,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格瑞直直倒在金的怀中。

“早说过啦,比起固执,我更喜欢顺从的你。”

金舔了下格瑞的颈部,一边握住格瑞的双手往自己的衣服那里伸去,凭着感觉领导着格瑞去解开自己身上的衣服。

“你不是他……”

金没有去理睬格瑞的回应。现在的他任人摆布,再怎么嘴硬也是一时的。

“你知道,金为什么最喜欢被锁在笼中的老虎吗。”

“因为被拔去了獠牙的它们,只能沦为他人玩弄的生物。你也一样啊,格瑞。”

后续内容→https://www.jianshu.com/p/94aeaf6db416
【TBC.】

金:最后一届凹凸大赛获胜者,格瑞发小。许愿让瑞(?)复活。 →黑金
黑金:金口中的“影”,最后一届凹凸大赛获胜者。意外的与金的身体融为一体【不是这句话怎么说怎么奇怪】,现在以“金”自称 似乎是个病娇(?) →格瑞?
格瑞:苦逼青年,金的发小,现在很蓝瘦。 精神崩溃边缘(?) →金

大傻子顾亦贤。

p4摄影cn达达。滤镜自糊。
剩下的都是自拍。
p5格瑞cn残羽。
咦嘻嘻嘻嘻漫展搞事真好玩。

p4摄影cn达达。滤镜自糊。
剩下的都是自拍。
p5格瑞cn残羽。
咦嘻嘻嘻嘻漫展搞事真好玩。

半青不白

【黑金瑞&双金】得偿所愿?得非所愿(2)


*新坑 角色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cp 黑金→格瑞? 格瑞→金 金→黑金
*私设如山 文笔巨渣
*不好意思,想开车了「忍住,谢谢合作!」

那之后,金色的光芒带走了许愿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人也许还活着,只是可能是再也见不到了。
大厅中间很快出现了被光芒包裹着的物体,看得出来那是个人在里面。这个人就像是一个诱饵,把那个隐藏在深处的欲念诱引了出来。
而那个许愿的人,在消失的前一刻,被神赋予了可以看见一切事物的能力。但不知为何他在这短暂的几秒中间,对于神的棋盘产生了好奇心。
他看见的,是以神界为原型的棋盘,而棋盘上面,只有……
·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神守着那盘棋和空荡荡的神殿,守了已...


*新坑 角色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cp 黑金→格瑞? 格瑞→金 金→黑金
*私设如山 文笔巨渣
*不好意思,想开车了「忍住,谢谢合作!」

那之后,金色的光芒带走了许愿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人也许还活着,只是可能是再也见不到了。
大厅中间很快出现了被光芒包裹着的物体,看得出来那是个人在里面。这个人就像是一个诱饵,把那个隐藏在深处的欲念诱引了出来。
而那个许愿的人,在消失的前一刻,被神赋予了可以看见一切事物的能力。但不知为何他在这短暂的几秒中间,对于神的棋盘产生了好奇心。
他看见的,是以神界为原型的棋盘,而棋盘上面,只有……
·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神守着那盘棋和空荡荡的神殿,守了已经是三年了。
这三年来,自从那个名为格瑞的少年苏醒之后,神界的那位客人就没有安分过,闹了整整两年,也就是今年难得的安分下来。
神当然不觉着是那人乖乖认命了。他把棋盘上的棋子移了个地方。算算这也三年了,三年来,这神界也只是多了两个客人罢了。
三年之期已满,新的凹凸大赛又要开始了。
神合上眼,不料一个不慎,棋盘上的棋子突然滚落到地上。这一落惊醒了神,他的眼神开始警惕起来,刚想弯腰捡起那枚棋子,下一秒便感知到了空气中细微的炸响声。
“嗡——”
神看着随着自己周身屏障的消失而落在地上化为碎片消散的黑色飞箭,没有多做理睬。只是在把棋子放回棋盘的时候顺带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然后转身将那双金色的眸子对准了大厅那个熟悉的人。
“来了?”
神的脸上只带着淡淡的微笑,一切都像是早已预料到那样自然,没有丝毫惊讶以及其他多余的反应。
来人右手上的黑色光团刚刚散去,刚刚的黑色飞箭很显然出自他的手笔。那双血色的眸子以及银色的长发,不需多言便能知道这人的身份。
正是三年前和金一起踏足这个神界的那个人,另一个金。
自从金把愿望许了之后,“影”在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发现可一件异常却又熟悉的事。即使有着再多的相同也无法掩饰过去的一点——这具身体里灵魂是他的,而这具身体却是属于那个许愿的人的。
也许如此,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一份承认,从那时候开始,他的名字就会是金。
三年来他变了很多,原先的衣着被他换成了黑色的神袍,短发也慢慢蓄成了长发。包括那暴露在神视线中的那双血色眸子,其中蕴含的杀意并没有被刻意收敛。这倒是和他傲慢自负的性格相符合。
现在的他倒是真的和三年前某人对他的称呼一样,可以如影一般融于黑夜之中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
神笑了一下,他等着金的动作。而金显然也极其配合。
金的左手处凭空出现了由黑色之矢凝聚而成的一杆枪,稍不留神,金就到了神的跟前,“话不如挑明了的讲。”
“「永生」与「愿望」,我都选了!”
枪尖在快要触碰到神的那一刻,突然像被什么阻挡了一般,无法向前。以枪尖为中心荡出的一圈圈金色涟漪的每一次扩散,都在带走刚刚那一击的力量。
他之所以凝聚成枪形以战,便是针对这个屏障采用的以点破面的战术。
“收手吧,何必贪求不属于自己的。”
神还是那副带着微笑的表情,丝毫没有一丝死亡的威胁感带来的胆寒。趁着说话的时间,神的余光瞥向了一旁的那盘棋。明明已经捡起的棋子又回到了地面上。轻微地叹了口气,神知道这一天来了。
“不属于我的,抢过来就行了!”
神突然像是认命了一般合上了双眼,屏障也突然消失不见。金的武器正直直地插进了一旁的墙壁,而被武器正主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是神目前的处境。
神淡然地迅速扫视了一下自己能看到的周围状况,在确保一样东西回到了它的位子上时,他便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等了三年,还是太急了。”
没有再给神再度发言的机会,金选择了除之而后快。
得到了对这个局势的掌控权的金根本没有在意其他的任何什么,他在离去之前,回头把这个神殿最后看了一遍。
那之后,这个时代就在这个银发少年的背后被划上了一个句号。
统治了这个世界那么多年的“神”,以及他所在的神界,受到了诸多类似于雷击,暴风等从未出现在那里过的灾难。虽然那神界的确是华丽,但出乎意料的根本不适合避开这些“天灾”。一时间哀嚎不绝于耳,但最终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所有富丽堂皇的过往最后只剩下了无生机的废墟。
·
神界的重建花费了整整一年的时间,重建在曾经的遗址之上。
而现在的神界和曾经相比,到更像是地狱——也许说是监狱更加贴切一点。宛若地狱一般的色彩是这里的主调,一切事由都由那个高高在上的神明所决定,没人能违背他的意思。
这里的白昼只存在于一个地方——神界之外。
这个神界中最角落的地方,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囚犯听见了锁门的锁链松动的声音,原本闭目养神的他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的四肢都被拴着,自从来到这个深渊地狱,他能看见的只有黑夜,能听到的声音只剩下了铁链晃动所发出的金属碰撞声。
一年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逃离这里,即使是大门开敞的最好时机他也不会去尝试,他甚至不会去期待铁门的开启。
因为那一开启便是一个令人恐惧的夜晚。
那双紫色眸中有掩饰不住的慌乱,他故意把头瞥开。而后便是下巴被人捏着,强迫性地让他往另一边看。
期间铁链开始躁动的声音让他知道自己正在发抖,而且发抖的很厉害。在对上来人血色眸子的那一刻,也是在清楚自己处境的那一刻,那种恐惧更是令人胆寒。
“一年了,何必呢?”
来人的语气中带着假意的惋惜,嘴角勾起的是轻蔑的微笑。在看到囚犯不停颤抖的身躯的时候,那出口的话语便不带一丝温度。
“格瑞。”

【未完待续】

金:最后一届凹凸大赛获胜者,格瑞发小。许愿让瑞复活。 →黑金
黑金:金口中的“影”,最后一届凹凸大赛获胜者。意外的与金的身体融为一体【不是这句话怎么说怎么奇怪】,现在以“金”自称 →格瑞?
格瑞:苦逼青年,金的发小。→金

缇琊

十分潦草……
完成度超低……
没打草稿……
我果然是个鶸……
画的很丑,但是还是凑不要脸地打了tag(喂你
p2原图
没有瑞瑞的双金瑞……_(:з」∠)_
新人的第一张图,求轻喷

十分潦草……
完成度超低……
没打草稿……
我果然是个鶸……
画的很丑,但是还是凑不要脸地打了tag(喂你
p2原图
没有瑞瑞的双金瑞……_(:з」∠)_
新人的第一张图,求轻喷

沉氿

[all瑞]当格瑞穿到all金的文(八)

·ooc、写的渣属于我!!!
·神奇的我竟然把两篇文都更了
·这次ooc超!级!严!重!!!
——————————————————————
“格瑞!喝牛奶~”黑金蹭到格瑞的身边,手上拿着○仔牛奶,一副求表扬的看着格瑞

“……嗯。”格瑞伸手去拿……好的还是拿不下来,格瑞认命了,自暴自弃的任着黑金一手搂着自己的腰,一手投喂

“格瑞……”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藏在树后,看着自己的弟弟搂着自己的发小,这么暧昧的动作……金觉得,他有些不开心了

“格瑞!啊~”黑金十分不要脸的从商店买了一盒pocky,抽出其中的一根塞进了格瑞的嘴里,然后,又不顾格瑞的阻拦,叼住了另一...

·ooc、写的渣属于我!!!
·神奇的我竟然把两篇文都更了
·这次ooc超!级!严!重!!!
——————————————————————
“格瑞!喝牛奶~”黑金蹭到格瑞的身边,手上拿着○仔牛奶,一副求表扬的看着格瑞

“……嗯。”格瑞伸手去拿……好的还是拿不下来,格瑞认命了,自暴自弃的任着黑金一手搂着自己的腰,一手投喂

“格瑞……”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藏在树后,看着自己的弟弟搂着自己的发小,这么暧昧的动作……金觉得,他有些不开心了

“格瑞!啊~”黑金十分不要脸的从商店买了一盒pocky,抽出其中的一根塞进了格瑞的嘴里,然后,又不顾格瑞的阻拦,叼住了另一头

看着黑金越来越近的脸,格瑞有些哭笑不得,毫不留情的咬断了pocky,无视黑金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表情,一巴掌直接糊在他的脸上,使劲推开:“适可而止啊!”

“布玛……”黑金也是不气馁的,使劲的朝着格瑞伸出双手,大有不给亲,就不停的倾向

“……”格瑞表示这个比嘉德罗斯还大还幼稚的大型儿童他管不了了!“……仅此亲脸。”

“好耶!”

‘吧唧’

嗯,格瑞脸红了

“黑金!都说了只有脸!”

“可唇不就在脸上吗?”

“我……”

格瑞表示这个熊孩子他真管不了了!!

“黑金!离格瑞远点!”金看不下去了,从树后冲出来,挡在格瑞的面前

“哦?凭什么?”黑金挑了挑眉,全然没了刚刚在格瑞面前欢脱的模样

“凭格瑞是我的发小!”金瞪着这个除了发色和眸色,几乎一样的弟弟,心中想着刚刚看到的事,越想越生气

“哦?发小?”黑金耸耸肩,朝着金讽刺一笑,“我也是格瑞的发小啊,哥、哥,你莫不是忘了?”

“……我……”金懵了,对啊,黑金也是格瑞的发小啊……为什么刚会说出那种话呢……啊,对了,因为小时候格瑞会心软,会带在身边的只有金,黑金只是格瑞找金的途径……

“呵,你?”黑金翻了个白眼,“金啊,哥哥啊,拜托你去和在草丛中躲着的三个大赛前五玩吧,我要和格瑞过二人世界了。”

“不。”金吸了一口气,将不明所以的格瑞从身后扯到身前,然后摁在怀中,金他很平静,很平静,“重申一遍,因为他是我的,我喜欢他!”

躲在暗处的嘉安雷:我们……似乎……失恋了??汪汪汪???
——————————————————————
嗯,我已经放弃了走金小天使的攻略线了,放弃了,不干了,,,

阿巧-連隊在住
  1. 黑金格瑞 嘉德羅斯CN:黑咪喵  格瑞CN:千
  2. 不得不說黑金的箭頭效果好好,彷彿活的一樣(??!) ,瑞哥就是一個遇到斯偷卡之鬼的概念(##)
  3. 大魔王一般的黑金w
  4. 保養刀子中的瑞哥
  5. 當天拍到的陽光超棒〈心滿意足
  6. 彷彿在尋找金的格瑞跟黑金之感的一張
  7. 下凹凸吃的第一組CP 啊嘶〈住手#
  8. 回首-你所見的是誰、那在鏡中的又僅只是幻影嗎?
  9. 侵蝕-我透過『我』所看著的你,如今終於─
  10. 夢境

城市夾縫與內心之影

【凹凸世界 黑金&格瑞cos外拍 CP=黑金格瑞】 


黑金CN:黑咪喵

格瑞CN:千

拍攝&條圖:阿巧

馬內&部分攝影支援:阿冽


我和小夥伴們又來啦!!!〈??!
謝小夥伴們圓我衝去想拍了好久的地方拍拍&取我流景圖的願望〈雙手合十
覺得玻璃帷幕真的是有夠好拍><
老樣子跟小夥伴拍開心為主的,所以打光&攝影&修圖&排版都是業餘,請大家也以輕鬆的心情觀賞感謝XD

最後感謝小夥伴的阿冽大力支援當天的馬內攝影跟相機!
第三張條圖現場用伸縮棍綁了紅紗&黑皺紋紙做效果出乎意料地...

城市夾縫與內心之影

【凹凸世界 黑金&格瑞cos外拍 CP=黑金格瑞】 


黑金CN:黑咪喵

格瑞CN:千

拍攝&條圖:阿巧

馬內&部分攝影支援:阿冽


我和小夥伴們又來啦!!!〈??!
謝小夥伴們圓我衝去想拍了好久的地方拍拍&取我流景圖的願望〈雙手合十
覺得玻璃帷幕真的是有夠好拍><
老樣子跟小夥伴拍開心為主的,所以打光&攝影&修圖&排版都是業餘,請大家也以輕鬆的心情觀賞感謝XD

最後感謝小夥伴的阿冽大力支援當天的馬內攝影跟相機!
第三張條圖現場用伸縮棍綁了紅紗&黑皺紋紙做效果出乎意料地好www彷彿恐怖片〈不

謝小夥伴們圓我的夢&被我拖著拍各種奇妙的東西XDDD拍到這些&玩條圖真的是有夠開心〈比心
好久以前去這區逛逛&吃飯就覺得這邊假日的空城模式超適合拍意境照,真的拍到有夠爽的XDD

如果大家覺得喜歡這組黑金&瑞哥、請盡情的評論裡留言吧!攝影會負責把這篇貼給沒LO帳的小夥伴們看的(ゝ∀・)b
  

西兰花吔大球

太丑了我挡挡
兄dei,食黑金瑞吗

太丑了我挡挡
兄dei,食黑金瑞吗

追忆震撼世界的十天

凹凸世界普法栏目剧伪潜行2

……很快,第一批100块的人和200块的狗部署完毕。

这些人以典型的鱼鳞阵的方式摆好,盾牌的空隙都塞着霰弹枪枪管,只要一下令开火就能把对面的普通人打成筛子,无疑,他们是不准备给对面留活路了。

“开火!”鬼狐博士下达了命令。

前方的人收到了命令,无数的弹丸便向那个白发红瞳少年倾泻而来。

这个少年很快就应声倒地了。剧本是这么写的。然而对方跑错片场了。

“怎么回事?”鬼狐博士使用呼机联络前线,询问着自己从大屏幕中所见的事态。

“我们未能击穿敌方的装甲!”得到的回复是这样的。对自己武器充满自信的他很明显也因眼前的情况慌了神,声音之中透露出一种恐惧。

不只是回复的人,他手下那些人也同样吓得...

……很快,第一批100块的人和200块的狗部署完毕。

这些人以典型的鱼鳞阵的方式摆好,盾牌的空隙都塞着霰弹枪枪管,只要一下令开火就能把对面的普通人打成筛子,无疑,他们是不准备给对面留活路了。

“开火!”鬼狐博士下达了命令。

前方的人收到了命令,无数的弹丸便向那个白发红瞳少年倾泻而来。

这个少年很快就应声倒地了。剧本是这么写的。然而对方跑错片场了。

“怎么回事?”鬼狐博士使用呼机联络前线,询问着自己从大屏幕中所见的事态。

“我们未能击穿敌方的装甲!”得到的回复是这样的。对自己武器充满自信的他很明显也因眼前的情况慌了神,声音之中透露出一种恐惧。

不只是回复的人,他手下那些人也同样吓得不轻,就是看见了怪物一样。

而那只白发红瞳的一米六怪物在门口放下了一台录音机。录音机响起了一首歌,歌词是“……立刻前往极乐净土吧……”

没错,这个白发红瞳的少年在研究所门口跳起了极乐净土。

RB日肠
黑金瑞。 爽图 漫画金真帅,金...

黑金瑞。

爽图

漫画金真帅,金瑞好磕!


黑金瑞。

爽图

漫画金真帅,金瑞好磕!


追忆震撼世界的十天

AOTU stellaris 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 圣王协约单位档案3

名称: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

定位:高级(被友军反)重型反装甲舰艇

起源:雷狮海盗团

隶属:雷王星

阵营:圣王协约

部署:海盗港湾

代言:某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安迷修先生

装备:

>Lightning-Ω型电弧发生器

>触地时部署的履带

>假酒动力发动机

>电力驱动装置

>雷狮在一次假酒宴上亲自设计的“雷云”引力装甲

>可供全体船员享用一年份的假酒

>雷狮亲自制作的小孩子涂鸦水准的海盗旗帜

历史资料:

因为登格鲁帝国开始一步步地从每一个方向侵犯它的相邻星球,圣王协约在如何解决可能同时威胁地表和太空的登格鲁部队这一问题上想出...

名称: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

定位:高级(被友军反)重型反装甲舰艇

起源:雷狮海盗团

隶属:雷王星

阵营:圣王协约

部署:海盗港湾

代言:某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安迷修先生

装备:

>Lightning-Ω型电弧发生器

>触地时部署的履带

>假酒动力发动机

>电力驱动装置

>雷狮在一次假酒宴上亲自设计的“雷云”引力装甲

>可供全体船员享用一年份的假酒

>雷狮亲自制作的小孩子涂鸦水准的海盗旗帜

历史资料:

因为登格鲁帝国开始一步步地从每一个方向侵犯它的相邻星球,圣王协约在如何解决可能同时威胁地表和太空的登格鲁部队这一问题上想出了一条绝妙的方法。经过数年的秘密研发,由雷王星最精英的军用舰艇专家——雷狮——一个人组成的领导班子,经过数次假酒宴后,倾力打造出了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以天地两栖和具备一门精准的电弧发生器为最大卖点的战舰,同时还有一种特殊的能吸引火力的引力装甲。

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是圣王协约科技的结晶。其问世表明了圣王协约不断增长的战胜登格鲁帝国侵略的决心!

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相当大,大到只有海盗港湾这种级别的设施能够建造,尽管它能在地表行进。事实上,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在地表上看起来是很大的,甚至连登格鲁帝国的磁浮坦克在它面前都显得渺小。这种舰船装配了Lightning-Ω型电弧发生器作为主武器。虽然不是常规武器,但和其他常规武器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安装于船头的Lightning-Ω型电弧发生器可以对前方的全部单位都造成可观的伤害,不论是敌是友。在战场上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唯一克星的就是登格鲁帝国的次元潜艇。当然了,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的两栖能力也是次元潜艇所不具备的,最近,圣王协约和登格鲁帝国在玳瑁星系的小行星带和紫堂家族的位于达斯雷特星的生化科技研究设施附近爆发了大量冲突,同时人们发现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登场次数逐渐增多。

尽管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的设计初衷是作为突击用车辆,它最强大的力量却可能是它的防御能力。首先,这艘船的船身经过发胶加固处理,能够抵御最猛烈的攻击,即使不开火,也仍然是很强大的——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可能是圣王协约部队里防御第二高的单位,仅次于海贼王级载机战列巡洋舰。假如经发胶处理的重型装甲看起来并不是十分特别,那么,由雷狮在一次假酒宴上亲自设计的“雷云”引力装甲肯定是战场上的明星。每一艘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都能制造一个特殊的引力场,吸引周围的火力攻击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而不是预定目标。这种“引火烧身”的做法似乎看起来很傻,可是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的船体极端结实耐打,能够吸收大部分的攻击,这就像给雷狮本人灌假酒一样。

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的“雷云”引力装甲使他们成为大多数圣王协约部队在战场最愿意看见的家伙,因为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的“雷云”引力装甲能够保护其他的容易受伤的圣王协约部队免受伤害。然而,需要注意的是,“雷云”引力装甲会吸引我军和友军的火力,而处于“雷云”引力装甲力场中的单位开火并不存在自然科学上的限制,这经常导致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被友军集火,无疑会导致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的舰长及船员严重的心理问题。为了缓解这样的情况,在舰长及船员登上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服役以前,圣王协约会安排专业人士对他们进行最后的“训练”,以让他们身上出现马索克现象,从而避免因友军日常的攻击造成的心理问题。实际上,这一方案取得了各种意义上完全的成功。

作战摘要:

战场侦察已经揭示了至少以下数点关于海贼王级载机战列巡洋舰的情报:

两栖突击——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在地表上和太空中的角色是差不多的,虽然那些很明显被雷狮带坏了的其他舰艇的舰长们一直在嘲笑这个说法,同时指出了很多细微的差别,比如这种船在地表上走得很不顺等等。

引力装甲——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的“秘密武器”是一种让船体超负荷运行所产生的能吸引火力的引力场。有消息说,雷狮那天晚上喝假酒喝得醉烂如泥才想出这玩意。

正面专用——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固然强大,但也只是在面对正面敌人时,由于安装在船头的武器的攻击范围的原因,它不能够反击绕到背面的敌人,因此,登格鲁帝国的次元潜艇便对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构成了严重威胁。圣王协约内部的辩论仍在继续:这些船只是否势均力敌。

最好让路——在地表上,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能够轻易地碾碎小型车辆,更不用说碾碎步兵了。不过步兵对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仍然能构成威胁,因为皮卡丘级突击驱逐护卫舰的武器射速太低,尽管一次可以秒杀一批步兵,可是面对几批就缺乏效率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