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7007浏览    163参与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Sweet Nightmare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Sweet Nightmare

山姥切国广+山姥切长义X女审神者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还请避雷

粮仓列表

漆黑长发梳了上去,剩下几缕不听话的发丝,沾染了水汽贴在雪白裸背上。

女人坐在桧木浴池的边缘,双脚泡在温泉中,欣赏著用细桧木障子屏风隔开的夜景,满足地吁了口气。

宽敞豪奢的私人桧木温泉浴池,搭配著外边十二叠大的臥室,舒适宽敞的一点都不像是审神者会议的夜晚,反倒像是难得的休假旅行了。

被女将引导到这个房间的审神者,一脸疑问地再三确认了一遍没有弄错房间,因为这实在不像...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Sweet Nightmare



山姥切国广+山姥切长义X女审神者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还请避雷

粮仓列表


漆黑长发梳了上去,剩下几缕不听话的发丝,沾染了水汽贴在雪白裸背上。

女人坐在桧木浴池的边缘,双脚泡在温泉中,欣赏著用细桧木障子屏风隔开的夜景,满足地吁了口气。

宽敞豪奢的私人桧木温泉浴池,搭配著外边十二叠大的臥室,舒适宽敞的一点都不像是审神者会议的夜晚,反倒像是难得的休假旅行了。

被女将引导到这个房间的审神者,一脸疑问地再三确认了一遍没有弄错房间,因为这实在不像审神者会议会提供的房间,太过奢华了!

由时之政府所提供的房间,基本都是六叠的简易房间,审神者与带来的刀剑男士,在狭小的房间挤一个晚上,是审神者一直以来的常识。

为了审神者的人身安全起见,参加会议的审神者均允许配戴一把刀剑,对没有足够人力保护众多审神者的时之政府来说,刀剑男士等于是审神者自备的武器,而武器与主人同房是理所当然,自然也不需要宽敞房间,足够一人起居的房间就行了。

因此,审神者来到这个房间时,怎么想都是女将弄错了房间,一般的审神者不可能有此等待遇。

在女将的坚持下,审神者也只能点头,在这个房间过夜了。

宽敞的房间就是不一样啊……欣赏著夜景,审神者满足地放松了僵硬的肩膀。

虽然她并不介意在出差时住小房间,可是在精神紧张忙碌的会议后,能悠閒地住在这样的房间,充分放松僵硬的身心,以放假心情度过的夜晚,更会解放平常在本丸所累积的压力。

双脚泡在温泉中温暖著身体,审神者半瞇著眼享受蒸氲惬意,从门口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这样的走路方式是她这次带来的刀剑男士,审神者也不想张开带着倦意的眼睑,就这样对着背后的男人开口。

「山姥切,回来了就帮我擦背吧。」

突然的要求让脚步声略停了下,然后才往她的方向走来,是那个对着主人会变得害羞又青涩的刀剑男士,衣料的磨擦声与听惯的步伐,让审神者不疑有他,用极为松懈的模样迎接朝她接近的男人。

戴着皮手套的男人大手抚上肩膀,质料良好的布料欺上赤裸肌肤,这一切的不寻常让审神者一颤,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被男人从背后搂入怀中,低沉戏谑的声音轻轻在耳畔响起。

「终于承认我是山姥切了啊。」

「………长义?」

银绢般的发丝在她眼前晃动,审神者回过眼,掩饰不住满脸惊讶,看着这个不应该出现在此的监察官,而且还紧贴着彼此。

「为、为什么…会在这里?」

今天的会议作为监察官的山姥切长义并未出席,不应该在这里的人为什么突然出现,审神者一下子无法理解过来。

「工作结束后过来看看。」

靠在审神者的裸肩上,山姥切长义享受著女人娇嫩馨香的肌肤,混合了温泉气味的体香十分好闻,让他的嗓音也不自觉柔软了些。

「到这里来?」

就算如此,準确地来到这个房间,也实在是巧合的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我的房间。」

山姥切长义理所当然的回答,审神者掩饰不住满脸讶异,但也能解释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了。

「我弄错房间了?」

居然会跑到监察官的房间来,那个女将信誓旦旦说没有弄错房间,结果还是弄错了吧。

依照时之政府配给预算的习惯,怎么可能会给审神者公费居住这么好的房间,果然不是审神者的房间,而是她的等同于她的上司的监察官的房间。

「不,是我吩咐让妳过来。这个房间比较舒服,有温泉也比较适合。」

在耳边落下一吻,不需要言语,女人的困惑清楚地从相接的肌肤上来,山姥切长义只是轻勾嘴角,不著痕迹地将她圈得更紧。

身为监察官的山姥切长义,可是比审神者更清楚时之政府的各种待遇,出差会议安排审神者住宿的房间,实在是不让人喜欢的狭小,为了自己的审神者,山姥切长义也忍不住耍了特权。

「……这样劳烦长义,真是很抱歉…」

「叫我山姥切,跟刚刚一样…」

环著怀中女人,山姥切长义慵懒放软的嗓音摩擦在耳际,审神者就算脸上维持著平静,她加剧的心跳声音也完全出卖了她。

冷傲的监察官偶尔放软撒娇的声音,让审神者抓紧了手上的毛巾,干渴的喉咙好不容易终于挤出了声音。

「那个……我弄错了。」

要承认自己的错误非常困难,特別要用自己的手打碎这个美丽的误会,想到那个结果更是让审神者难受,可是她必需要说出来。

「什么?」

「我弄错人了。」

尽量让声音维持平静,审神者艰难缓慢地再说了一次。

她的山姥切是拥有太阳般亮丽金发的美刃,而不是银月色的他。只是他们彼此实在是太过相像,不管是脚步声还是走路的气息,如果不用心仔细分辨,在恍惚中无法分辨宛如镜像的两刃。

山姥切长义的沉默,更是让审神者不安。

耳边没有变化的呼吸莫名地给予压力,虽然被搂抱的力气没有加重,审神者却觉得背后的男人变得极为沈重,被男人手臂禁锢的身体动弹不得,她现在是砧板上任杀任刳的鱼。

空间中只有彼此的呼吸与心跳,看不见山姥切长义的表情,只有眼角的月光般的淡银色发丝,令人窒息的气压让审神者忍不住动了下,想要突破这难受的气氛。

「呀啊!」

比体温还要略低一些的温度,柔软地印上后颈的感觉,审神者一下压抑不住声音地喊了出来。

「长、长义!做什么?」

后颈被吻上,牙齿划过皮肤,平常被长发保护住的部份曝露出来,男人薄唇留下痕迹,沿着颈部曲线往下。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Sweet Nightmare R18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Sweet Nightmare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Sweet Nightmare


山姥切國廣+山姥切長義X女審神者


試閱


漆黑長髮梳了上去,剩下幾縷不聽話的髮絲,沾染了水氣貼在雪白裸背上。

女人坐在檜木浴池的邊緣,雙腳泡在溫泉中,欣賞著用細檜木障子屏風隔開的夜景,滿足地籲了口氣。


寬敞豪奢的私人檜木溫泉浴池,搭配著外邊十二疊大的臥室,舒適寬敞的一點都不像是審神者會議的夜晚,反倒像是難得的休假旅行了。


被女將引導到這個房間的審神者,一臉疑問地再三確認了一遍沒有弄錯房間,因為這實在不像審神者會議會提供的房間,太過奢華了!


由時之政府所提供的房間,基本都是六疊的簡易房間,審神者與帶來的刀劍男...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Sweet Nightmare


山姥切國廣+山姥切長義X女審神者


試閱



漆黑長髮梳了上去,剩下幾縷不聽話的髮絲,沾染了水氣貼在雪白裸背上。

女人坐在檜木浴池的邊緣,雙腳泡在溫泉中,欣賞著用細檜木障子屏風隔開的夜景,滿足地籲了口氣。


寬敞豪奢的私人檜木溫泉浴池,搭配著外邊十二疊大的臥室,舒適寬敞的一點都不像是審神者會議的夜晚,反倒像是難得的休假旅行了。


被女將引導到這個房間的審神者,一臉疑問地再三確認了一遍沒有弄錯房間,因為這實在不像審神者會議會提供的房間,太過奢華了!


由時之政府所提供的房間,基本都是六疊的簡易房間,審神者與帶來的刀劍男士,在狹小的房間擠一個晚上,是審神者一直以來的常識。


為了審神者的人身安全起見,參加會議的審神者均允許配戴一把刀劍,對沒有足夠人力保護眾多審神者的時之政府來說,刀劍男士等於是審神者自備的武器,而武器與主人同房是理所當然,自然也不需要寬敞房間,足夠一人起居的房間就行了。


因此,審神者來到這個房間時,怎麼想都是女將弄錯了房間,一般的審神者不可能有此等待遇。


在女將的堅持下,審神者也只能點頭,在這個房間過夜了。


寬敞的房間就是不一樣啊……欣賞著夜景,審神者滿足地放鬆了僵硬的肩膀。

雖然她並不介意在出差時住小房間,可是在精神緊張忙碌的會議後,能悠閒地住在這樣的房間,充分放鬆僵硬的身心,以放假心情度過的夜晚,更會解放平常在本丸所累積的壓力。


雙腳泡在溫泉中溫暖著身體,審神者半瞇著眼享受蒸氳愜意,從門口傳來了熟悉的腳步聲。


這樣的走路方式是她這次帶來的刀劍男士,審神者也不想張開帶著倦意的眼瞼,就這樣對著背後的男人開口。

「山姥切,回來了就幫我擦背吧。」


突然的要求讓腳步聲略停了下,然後才往她的方向走來,是那個對著主人會變得害羞又青澀的刀劍男士,衣料的磨擦聲與聽慣的步伐,讓審神者不疑有他,用極為鬆懈的模樣迎接朝她接近的男人。


戴著皮手套的男人大手撫上肩膀,質料良好的布料欺上赤裸肌膚,這一切的不尋常讓審神者一顫,還沒來得及睜開眼睛,就被男人從背後摟入懷中,低沉戲謔的聲音輕輕在耳畔響起。

「終於承認我是山姥切了啊。」


「………長義?」

銀絹般的髮絲在她眼前晃動,審神者回過眼,掩飾不住滿臉驚訝,看著這個不應該出現在此的監察官,而且還緊貼著彼此。






完整版將收錄於單行本 輪舞 之中,網路上僅會期間限定公開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濡れた华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濡れた华


肥前忠广X女审神者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 疑惑者,还请避雷


Studio Reyuki 糧倉列表


一切的起因,都是来自肥前忠广的一句话。

「喂,我也要去万屋。」


毫无主仆君臣分际的称呼,肥前忠广站在审神者办公室外面的庭院,用自己的本体敲打着缘侧走廊,试图吸引审神者的注意力。


正在与本丸特派检察官讨论状况的审神者,以及检察官本刃的山姥切长义,都往肥前忠广看过去。

「要去万屋的话,跟负责采购的刀剑男士说一...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濡れた华



肥前忠广X女审神者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 疑惑者,还请避雷


Studio Reyuki 糧倉列表





一切的起因,都是来自肥前忠广的一句话。

「喂,我也要去万屋。」


毫无主仆君臣分际的称呼,肥前忠广站在审神者办公室外面的庭院,用自己的本体敲打着缘侧走廊,试图吸引审神者的注意力。


正在与本丸特派检察官讨论状况的审神者,以及检察官本刃的山姥切长义,都往肥前忠广看过去。

「要去万屋的话,跟负责采购的刀剑男士说一声就可以了。」


看着肥前忠广几秒,审神者微笑地回应了刀剑男士的要求。


只要是休假的日子,刀剑男士可以自由安排行程,当然要去万屋购物也是各人的自由,只是非公用品不得用公费购买罢了。


「才不是,我是要跟你一起去。」

审神者的说明,肥前忠广撇撇嘴,一脸嫌弃。


「跟我…是吗?」

不确定自己听见什么,审神者再度确认一次。


「是啊。」

说着重复内容的肥前忠广,口气很快就不耐烦了起来。


「为什么?」


「还用说 ,当然是炫耀一下我也能有气派的主人。」

肥前忠广大拇指指著自己,得意洋洋的模样,让审神者跟山姥切长义迅速交换了眼神。

审神者对着山姥切长义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疑问。


明明都是派遣而来的刀剑男士,一个是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一个是实践派的研究狂,而肥前忠广跟他们两个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刀剑男士般,教养也好脾气也好,整个刀男像是头未驯化的野狗。


站在外边的肥前忠广,他油腻腻的嘴边也只是胡乱擦了下,邋遢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来见主人,毫无阶级观念的脾气,让山姥切长义无奈皱眉。

与肥前忠广这样刀剑男士当同事,山姥切长义不知该如何形容这样微妙的心情。


「我知道了,下次去万屋会带上你。」

这时候不承诺肥前忠广的要求,恐怕他会一直赖在这边不走了。


「哦!说好了喔!」












提著大包小包走在前面的肥前忠广,心情好到哼起了土佐小调,自顾自地走着差点就拋下了走路速度缓慢的女主人。


想起之前在万屋中,肥前忠广的举止,审神者也只有摇头苦笑的份。


刀剑的附丧神是无机质的铁块,他们的人格来自身的逸话。

逸话一般来说刀剑最活跃的时刻,但以此为基础所诞生的刀剑男士,其人格会被当时的持有者严重影响。


作为冈田以藏的爱刀所闻名的肥前忠广,自然其显现的人格强烈受这位不受待见的浪人所影响,在审神者身边仿佛一头刚刚被驯养起来饿惨了的野犬,看到什么都往嘴里放。

与肥前忠广一起来到万屋,他也毫不客气地拉着审神者要吃要喝。


「我是妳的刀吧,这点程度的要求应该不算什么。」

一串接一串地咬著烤肉,肥前忠广注意到审神者的视线,对于自己的行为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

「是不算什么。」

只不过是要吃要喝,与那些开销更大的刀剑男士相比,这点程度的开销确实不算什么。


只是审神者从未看过如此豪迈贪婪的吃相,忍不住盯着他看罢了。


不只是把万屋全部的摊位都吃了遍,连没吃过得各种零食都要打包,肥前忠广就是要她这个钱包亲自出马,把他妄想已久的食物都买了。


好险肥前忠广不善厨艺,只对各种直接入口的食物有兴趣,不然她今天这趟可能真的要把万屋给搬空了。


说是炫耀自己的主人,可能真还有点那意思。


肥前忠广这奢侈的购物行程,从头到尾不看价目,结帐的时候直接看着审神者,得到一旁刀剑男士各种诧异与羨慕的视线,恐怕这就是他想要的吧。


作为底层浪人武士的刀,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跟著底层浪人一起过着被看不起的生活,就算成为了刀剑男士也因为思考不够灵光,一直都是过着被人嘲笑的生活的他,对周围视线极为敏感的他,得到他人的羨慕视线是获得自信的重要步骤。


像这样不顾礼仪直接跟主人索讨物品,肥前忠广还是第一个,虽然并不是什么好习惯,不过想想要培养好肥前忠广这把刀,这件事就当作特例吧。


「喂,別慢吞吞的,要下雨了!」

走在前面一段距离的肥前忠广,突然回过头来对审神者大喊。


「下雨?」

看着仍旧晴朗的天空,肥前忠广的天气预报,也让人太难以置信了。


「快走吧。」

给了娇贵的女主人一个不耐烦的眼色,肥前忠广只记挂着他的大包小包,快步地往本丸的方向走去。


从万屋前往本丸的路上,审神者一直注视著天气,那晴空万里的样子,一点都不像肥前忠广说的会下雨。


没过多久,豆大的雨点就飘落下来,窸窣暴雨打溼了一切,让人只有奔跑躲雨的份。


不用跑多远,就看到长路上一个供人休息用的小凉亭,虽然四面无墙,只有柱子与屋顶,也总比站在雨中洗澡来得有用多了。


「混蛋啊!是谁规定万屋回到本丸,要走这么长一段!」

像头淋湿的野狗般甩甩头发,肥前忠广将自己的行李在凉亭中放在凉亭中尚未被暴雨袭击的地板上,气呼呼地抗议时之政府的设定机制。


因为万屋有著来自各地的审神者,为了安全起见任何地方都不能直接前往万屋,必须通过长长的道路来回,这段道路就是万屋的防卫机制,即使有溯行军也不会直接进入万屋杀戮,缺点就是审神者跟近侍必须路途遥遥才能回到本丸。


当然在这条长路上,时之政府也很亲切地设置了凉亭供人休息,在临时的意外上就非常派上用场了。


凉亭也只是个简陋的四根柱子与屋顶,一条木制长椅就算数,不过现在只要能躲雨就好,建筑物的品质就不是需要考量的问题了。


肥前忠广自顾自地将溼透的衣服全部脱下,往长椅淋不到雨的地方随便一扔,不管衣服会不会干,至少不用穿着溼透的衣服浑身难过。


在长椅上坐下的肥前忠广,才想起还站在不远处的审神者,也是跟他一样浑身溼透,而且模样更来得狼狈许多。


乌黑长发贴在脸上,满脸都是雨痕,身上的衣服脚上的袜子也都全溼了,她无可奈何地解开长发,轻轻挤去长发上的水分。


拍掉脸上的水分,审神者看着凉亭外的景色,完全没想到真的会如肥前忠广的天气预报一样,而且还是相当大的倾盆大雨,这样她要回去还需要不少时间了。


轻叹口气,审神者走到长椅旁边,正想要坐下时,被肥前给喊停了。

「喂,把衣服脱了,我不想弄湿椅子。」


比起关心主人更在意椅子,肥前忠广让人目瞪口呆的发言,反而让审神者笑出声。


能够这么直白没教养没礼貌的刀,大概也只有肥前忠广了吧。


「哈啾!」

还没来得及脱衣服,审神者直接打了喷嚏,她的模样让肥前忠广忍不住不耐烦地啐了声,走过去动手剥下审神者的衣服。


「別感冒啊!妳生病了我就麻烦了!」

肥前忠广不是不知道本丸的众刀剑有多么小心翼翼地捧著审神者,光是这趟出门就被一堆人给反对了,要是让审神者感冒回去了,肥前忠广是不怕被骂,他担心的是没饭吃。


要是小心眼地少给他饭给他肉,这可就不划算了。


替审神者剥下衣服才发现,这女人已经冷到浑身打颤,让肥前忠广更烦躁地抓抓头。


「过来过来,妳可別冷死啊!」

三两下就把审神者身上彰显身份的华美和服给剥了,跟自己的衣服一样随手扔到淋不到雨的椅子上,当然连审神者最后的白丝襦绊也没放过,一丝不掛又湿淋淋的女人,在透著风雨的凉亭中更是止不住的发抖。


在这个没有柴火的地方,唯一的发热源就是自己。


一边啐著贵人就是麻烦的肥前忠广,也別无选择地将审神者抱在怀里,一屁股就往椅子上坐下。

怀里溼透的女人摸起来凉凉滑滑,抱起来的感觉也不算太差就是了。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濡れた华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笹の枝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笹の枝

燭台切光忠x女审神者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 疑惑者,还请避雷

枕在男人結實手臂上享受著激情後的溫馨餘韻,兩人帶著汗水的溫熱肌膚相貼,呼吸與心跳聲都分不出彼此地交融在一起。

女人絲緞般烏黑長髮散了開,與男人難得凌亂的頭髮交錯在一起,脫下了黑皮手套的大手,指尖梳著柔軟長髮,貪婪著難得靜謐的片刻。

皎潔月光從半掩的帳子門透入,夜風吹散了夏夜的悶熱,乘風而來的點點星光,讓女人眨著朦朧大眼追尋著漂移光芒。

「啊,是螢火蟲…」

從男人懷中起身,女人訝異且驚喜地...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笹の枝

燭台切光忠x女审神者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 疑惑者,还请避雷




枕在男人結實手臂上享受著激情後的溫馨餘韻,兩人帶著汗水的溫熱肌膚相貼,呼吸與心跳聲都分不出彼此地交融在一起。

女人絲緞般烏黑長髮散了開,與男人難得凌亂的頭髮交錯在一起,脫下了黑皮手套的大手,指尖梳著柔軟長髮,貪婪著難得靜謐的片刻。

皎潔月光從半掩的帳子門透入,夜風吹散了夏夜的悶熱,乘風而來的點點星光,讓女人眨著朦朧大眼追尋著漂移光芒。

「啊,是螢火蟲…」

從男人懷中起身,女人訝異且驚喜地看著庭院中螢光閃爍的夢幻美景。

「主人,這樣會著涼。」

拉起先才脫下在一旁的黑底竹葉紋樣的浴衣,燭台切光忠用自己的衣服包裹住一絲不掛的雪白女體,將她摟抱在懷中,保持著她的體溫的同時,也將面對庭院的帳子門更打開了些。

舒服地依偎在燭台切光忠的懷抱中,審神者枕在他結實的肩頭上,欣賞著難得的月夜美景。

這些閃閃發亮的螢火蟲,大概是螢丸跟短刀們又在哪邊玩耍,連帶地被螢丸給呼喚來的吧。

將審神者摟抱在懷中,比起夜景燭台切光忠對懷抱中的人兒更有興趣,梳弄著在先才的激情而糾結起來的漆黑長髮,光亮絲緞從指尖滑落,讓燭台切光忠想起了某樣東西。

視線一轉到床邊,金光閃閃的飾品就掉落在散開的衣物旁,還在伸手可及的地方,燭台切光忠輕巧地拿了起來,一點都沒有驚動坐在他的懷抱中的女人。

擅長衣著打扮的男人,除了自己以外,裝扮女主人對他也絲毫不陌生。

不需要梳理的道具,女人美麗的長髮,一下子就在他的手中梳理了起來,插上了金色髮簪。

「嗯?」

對自己的頭髮突然被梳理起來而訝異的審神者,纖手摸上被插上的髮簪,指尖上是一片片竹葉狀的金色薄片,不熟悉的飾品讓審神者怔愣了一下,不記得自己哪有這樣的簪子。

抬頭昂望比她還高的男人,耳邊是簪子葉片敲動的清脆聲,這略為熟悉的音色,終於是讓審神者想起來。

「光忠一開始就這麼打算嗎?」

「主是指什麼呢?」

男人長指撫著淡粉色嫩頰,沿著脖子曲線緩緩向下,與溫柔指尖相反的,露在外面的金色眼眸如流金般閃爍,被他給看著就忍不住心跳加速,呼吸也不自覺緊繃起來。

「不過這簪子,本來就是要送給主人的。」

精挑細選,與自己的刀紋呼應又能讓女主人使用的飾品,可是讓人傷透腦筋了。

「簪子嗎?」

以時髦的燭台切光忠來說,這還真是令人意外的禮物。

「是的,我是您的刀的意思。」

低醇誘人的嗓音,明明是說著很理所當然的話語,在審神者聽來卻像是愛的告白般讓人悸動。

「………謝謝…」

努力了半天,審神者終於擠出了微弱聲音,避開了那隻無法直視的金眸。

「不客氣。」

只是紳士地微笑回應審神者的燭台切光忠,處事圓滑優雅的男人,並沒有將簪子的其他意義說出來。

由男人送出的簪子,代表著我想弄亂妳的頭髮,不過這意義審神者似乎已經知道了,她所不知道的是,簪子另外含意。

而這需要意會的情意,化為言語說出就不夠情調了。

連耳朵都紅透了的審神者,難得少女模樣讓燭台切光忠低笑一聲,在雪白肩頭落下了他的吻。

夜晚從現在才開始。

後記:

光忠浴衣太誘人了!

簪子的意喻可以說不愧是伊達男嗎!

澪雪拜 26 Sep 2019

澪雪@Studio Reyuki

花宴 现货掉落

花宴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外傳

现货掉落

数量有限

A5 / 簡體中文 / 橫排
頁數:114p
彩色封面 / 黑白內頁 / 無插圖

價格 RMB45

內容試閱

與試閱篇不同加上了前後均加上山姥切長義篇

委托代理 @吃貨組 

花宴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外傳

现货掉落

数量有限


A5 / 簡體中文 / 橫排
頁數:114p
彩色封面 / 黑白內頁 / 無插圖

價格 RMB45

內容試閱



與試閱篇不同加上了前後均加上山姥切長義篇

委托代理 @吃貨組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花宴的下一本是全3p本,本來要收錄在花宴裡面,現在獨立出來的故事


收錄內容

三日月+髭切

w山姥切

古備前組

村正組

光忠+鶴丸


其中只有兩篇會全文公開

應該是古備前跟村正


為什麼這兩組?

因為網路上相關內容太少,來添加一下

其他都是熱門組就不會全文公開了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花宴的下一本是全3p本,本來要收錄在花宴裡面,現在獨立出來的故事


收錄內容

三日月+髭切

w山姥切

古備前組

村正組

光忠+鶴丸


其中只有兩篇會全文公開

應該是古備前跟村正


為什麼這兩組?

因為網路上相關內容太少,來添加一下

其他都是熱門組就不會全文公開了


澪雪@Studio Reyuki

花宴印製完成~

近日開始發貨


謝謝大家支持

花宴印製完成~

近日開始發貨


謝謝大家支持

澪雪@Studio Reyuki

狂恋歌

狂恋歌

乙女向
正统派(?)闇黑本丸
有令人不快的疼痛描写,过激行为描写

** 虐预警  **

01

孤独,是审神者对这个本丸生活唯一的感受。

刀剑男士们非常谦和有礼,却也毫不掩饰他们与审神者之间那无法跨越的鸿沟,看不见的墙壁一直存在于他们之间,不管审神者怎么努力都触碰不到他们。

冰冷疏远的空气,压迫的人喘不过气,让审神者只能每天晚上躲在自己的房间偷偷啜泣。

就算她放声大哭,会关心她的也只有狐之助而已。

只要不是在刀剑男士眼前,他们连虚伪敷衍的礼貌懒得做,完全把她这个审神者当空气对待。
这种种的差別行为,审神者自己也非常清楚其原因,那就是………她一个平凡无奇的少女,刚入职就接管了这个无...

狂恋歌



乙女向
正统派(?)闇黑本丸
有令人不快的疼痛描写,过激行为描写


** 虐预警  **







01


孤独,是审神者对这个本丸生活唯一的感受。

刀剑男士们非常谦和有礼,却也毫不掩饰他们与审神者之间那无法跨越的鸿沟,看不见的墙壁一直存在于他们之间,不管审神者怎么努力都触碰不到他们。

冰冷疏远的空气,压迫的人喘不过气,让审神者只能每天晚上躲在自己的房间偷偷啜泣。

就算她放声大哭,会关心她的也只有狐之助而已。

只要不是在刀剑男士眼前,他们连虚伪敷衍的礼貌懒得做,完全把她这个审神者当空气对待。
这种种的差別行为,审神者自己也非常清楚其原因,那就是………她一个平凡无奇的少女,刚入职就接管了这个无主的本丸。

她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小女孩,在这种方面都非常努力,想要得到刀剑男士们的承认,证明自己是有本事管理这个本丸的审神者!

只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都一样,她永远都赢不过他们曾经的主人。
刀剑男士对她的称呼,从来都不是主人,不管是谁都一律称呼她为审神者大人。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握紧拳头,少女忍耐的泪水还是一颗一颗晶莹落下。

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好,她绝对要他们真正的主人,让刀剑男士们完全承认她!






02


「那么,我们告退了,还请审神者大人早点安歇。」
负责侍奉她的起居的短刀前田藤四郎与平野藤四郎,正座在房门口,恭敬地告退。

「那、那个……」

「审神者大人有何吩咐?」

面容端正的短刀们,平静无波的语气,让审神者握紧拳头咬了咬唇。
「我们可以说说话吗?」

「是,只要是审神者大人的希望。」

「前一位审神者…是什么样的人?」

「很抱歉,我们无法评论主人的任何事情。」
两位少年短刀恭敬低头,强烈的拒绝之意,就算隔着这个距离少女也能清楚感受的到。

「…………算了,你们退下吧。」

「是,我们告退了。」
姿势端正地关上房门,少女听着他们离去的脚步声,才垂头丧气地垮下肩膀。

连性格最温和友好的粟田口短刀都是如此,更別说其他刀剑男士,对她更是疏离,除了必要以外的时候根本见不到面,完完全全看不起她这个新主人。

她一直以为这个优雅的房间,是主人的起居室,后来才知道这里是客房,前一位审神者的房间是禁地,她身为本丸的主人却不能靠近任何一步。

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本丸的主人,只是一个临时替代用的审神者,难怪这些刀剑男士不把她放在眼中。

愤怒与妒意盈满胸口,少女忍不住刷地站起身,悄悄拉开房门,往本丸的禁地走去。

反正没有人管她去哪里,既然从他们口中问不出来,那就直接用自己的眼睛去确认好了!






03


这个本丸佔地非常辽阔,少女也是花了一些时间才发现,她自己并不是住在主人房,仅仅是间客房罢了。

真正的审神者居室,是在近侍房间的深处,她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与近侍离得那么远,因为那里本来就是不是主人房。

在深夜的本丸中轻手轻脚,少女小心注意不要惊醒已经熄灯的近侍,要绕过那个房间前往审神者臥房。

她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审神者,做了什么事情,才能让这个本丸的刀剑男士一心向她,对接任的审神者如此冷淡默然。

「审神者大人,如此深夜有何吩咐?」
还以为一切顺利的少女,才刚刚跨过近侍房间的范围,压切长谷部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少女的尖叫声在深夜特別刺耳。

「长、长谷部……」
在审神者之中有著主厨的异名的刀剑男士,是少女相信会成为她最好下属的男人……很遗憾的压切长谷部的忠诚并不属于她,对着审神者摆出疏远有礼的距离。
「没事,睡、睡不着出来走走……」

压切长谷部紫藤色眼眸透出的压力,让审神者忍不住发抖起来,知道自己随口扯的谎应该已经被看穿了。

「夜这么深了,明天还要早起,请容我送妳回房。」
礼貌地没有拆穿审神者的谎言,压切长谷部上前一步,轻推她的肩膀给予更强的压力。

「我想往这边看看!」
如果是別人她还不敢这么强硬,但对象可是压切长谷部,是审神者忠实的狗!她现在已经是这个本丸的主人,自然有命令他的权力,压切长谷部也不能反抗她才对。

「再往前疏于打理,不适合审神者大人前往,还请回房吧。」
无视审神者的要求,压切长谷部几乎是押著她前进,强迫她回到自己房间去。

被压送回自己房间的审神者知道,她下一次要进入那个区域,将会更加困难 了。






04

少女的日子还是一样枯燥乏味。

刀剑男士们除了审神者工作上的会话之外,根本连话都不会跟她多说一句,她想随便找了人说话解闷都没办法。

华丽的本丸如同牢笼般,刀剑男士们依旧不把她当作主人对待,漠然疏远地令人想哭。

她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刀剑男士这样对她?

她接替了这个本丸,照理说刀剑男士们应该欢天喜地迎接她,诚心诚意侍奉作为主人的她才对!
为什么…这一切都跟她所想像的不同呢?

「小姑娘,一个人啊。」
拎着酒壺经过的日本号,看新上任的审神者一个人坐在走廊边,一脸深刻郁闷不知道是有什么心事。

「…………你是?」
第一个朝她搭话的刀剑男士,只可惜她一下想不起他的名字。

「三名枪之一,正三位的日本号。」
年轻审神者记不住他的名字,日本号已经见怪不怪了。
枪跟太刀不同,本来就不是华丽耀眼的兵器,而且能够使用他们的人更是少,比起枪大家还是喜欢配戴刀剑,在战场上的先锋,到了本丸变成不起眼的存在了。

「日本号……你,可以跟我说说话吗?」
双手纠结,少女吞吞吐吐。

「唔?好啊,要说什么?」
一屁股就在审神者旁边坐下,日本号不拘小节毫无主从观念的行为,不知道被压切长谷部唸了多少次,不过他仍旧是我行我素。

「我想要………跟大家更友好一点?有什么办法吗?」

「友好一点……是吗?」
日本号看着少女,扬起不怀好意的微笑。
「当然有啊。」




車下次才會有

澪雪@Studio Reyuki
本宣 占tag抱歉 花宴 黒き...

本宣

占tag抱歉


花宴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外传  

A5 / 简体中文 / 横排
页数:约110p
彩色封面 / 黑白内页 / 无插图

大人淑女向内容
有一定程度的玛丽苏与OOC,请务必在试阅确认内容


价格 RMB45

预售时间 8/15~9/2

内容试阅
与试阅篇不同,單行本之中前后均加上山姥切长义篇

购买连结

委托代理 吃货组

本宣

占tag抱歉



花宴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外传  

A5 / 简体中文 / 横排
页数:约110p
彩色封面 / 黑白内页 / 无插图

大人淑女向内容
有一定程度的玛丽苏与OOC,请务必在试阅确认内容


价格 RMB45

预售时间 8/15~9/2

内容试阅
与试阅篇不同,單行本之中前后均加上山姥切长义篇

购买连结

委托代理 吃货组

澪雪@Studio Reyuki
花宴繁體版已開放通販,超商取付...

花宴繁體版已開放通販,超商取付僅有蝦皮系統

中國地區以外請跟我直接下單即可
http://shop.reyuki.net/

花宴繁體版已開放通販,超商取付僅有蝦皮系統

中國地區以外請跟我直接下單即可
http://shop.reyuki.net/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ヒマワリの君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ヒマワリの君


山姥切长义x女审神者

CWT52配布小话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 疑惑者,还请避雷




内番服的拉鍊全部拉开,山姥切长义无法在乎形象地,顶著一张晒到发红的脸躺在长船房间的地上,一旁的烛台切光忠苦笑地将拧溼的冰凉毛巾,放在山姥切长义的额头上。

「长义……你还好吗?」
跪在一旁的谦信景光,很不安地帮山姥切长义搧著扇子,希望能帮他去除一些热气。

「嗯,不要紧,躺躺就好了…」
山姥切长义伸出手,摸了摸努力替他搧扇子的谦信景光的头,温热的手让小短刀靦腆...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ヒマワリの君


山姥切长义x女审神者

CWT52配布小话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 疑惑者,还请避雷







内番服的拉鍊全部拉开,山姥切长义无法在乎形象地,顶著一张晒到发红的脸躺在长船房间的地上,一旁的烛台切光忠苦笑地将拧溼的冰凉毛巾,放在山姥切长义的额头上。

「长义……你还好吗?」
跪在一旁的谦信景光,很不安地帮山姥切长义搧著扇子,希望能帮他去除一些热气。

「嗯,不要紧,躺躺就好了…」
山姥切长义伸出手,摸了摸努力替他搧扇子的谦信景光的头,温热的手让小短刀靦腆的笑了。

「不过是帮忙农活而已居然中暑,长义你也太拼了吧。」
用扇子替自己搧风的大般若长光,也偶尔替山姥切长义搧风。

「我们付丧神虽然不会生病,不过这种过度消耗体力的事情,还是会有影响啊。」
身为长船一族之中最早来到本丸的烛台切光忠,无奈地劝告刚刚来到本丸的山姥切长义。
「长义作为监察官,应该比我们还要理解这个道理吧……」

「我知道……」
用冰毛巾捂著脸,夏天的毒辣太阳几乎要把他得意的银发给晒焦了般。
「我只是不太习惯战斗以外的劳动。」

「我準备了冰凉甜汤,大家喝一点吧。」
穿着围裙端着透亮的玻璃器皿过来的,是长船一家之中负责厨房的小豆长光。

擅长厨艺的小豆长光,不管夏天冬天都能做出适当的点心,唯一的缺点就是,大部分都是红豆的。

小豆长光端来的,正是冰凉的红豆汤,只是对连身体里面都在发热的山姥切长义来说,比起吃他现在更想躺着。

「长义能吃吗?」

「我等等吃……」
继续用冰毛巾捂住脸,山姥切长义用力吁了口气。
「对了,那个假货呢?」

知道山姥切长义口中的假货是谁,大家互看一眼,明白这个心结不是他们能够解开的。

今天他们两个山姥切,一起在向日葵田里面工作了半天,才刚来本丸没几天的长义,在这酷热的天气中很不争气地直接倒下,与刚来到本丸的刀剑男士一样。

「……他的话,应该在主人房间里,枕在主人腿上消暑吧。」
喝着冰凉的红豆汤,大般若长光坏心眼地说明。

「什么!」
太过讶异的答案让山姥切长义猛然坐起身,袭上的头晕让他扶著额头吸气。

「大般若別乱说,山…国广应该是是在他们兄弟那边。」
差点脱口而出的山姥切,烛台切光忠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哎?我中暑的时候,主人可是很亲切地让我枕在腿上,替我搧风呢。」
用眼角观察著山姥切长义的反应,大般若长光故意说得暧昧,隐去了自己当时的狼狈模样,不然哪有可能得到主人的特殊待遇呢。

「那也不是在房间,而是手入室吧。」
无奈地摇摇头,烛台切光忠很理解他们想要比拼的感觉,作为长船一门最年长的他,要安抚顾虑这些后辈的心情,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呢。
「而且你那是新人待遇,国广这样有经验的刀,要是太过乱来,主人反而会生气呢。」

「抱歉抱歉,以后我会注意。」
被烛台切光忠用眼神示意不要乱来,大般若长光陪着歉意的笑。

「长义也是,別太针对国广,主人不喜欢这样。」

「………知道了。」
用毛巾蒙着脸,没有人知道山姥切长义现在是什么表情。

「说起来,为什么长义突然去弄向日葵田?」

「…………没什么,只是好奇而已…」
高傲的山姥切长义绝对不会说出口,他是因为看到审神者很笑着收下了向日葵…还是那个假货送的,吞不下这口气罢了。



后记:

CWT52的無配小話,長船中最年輕的本歌,肯定是弟弟一樣被大家給愛著


澪雪 拜  11 Aug 2019

澪雪@Studio Reyuki
CWT52 工商時間 8/10...

CWT52 工商時間



8/10~8/11 Studio Reyuki B1 T34

新刊  花宴  NT150  A5 154P
多人X女審神者

內容試閱 



新無配小話  ヒマワリの君
山姥切長義X女審神者

其他既刊


CWT52 工商時間



8/10~8/11 Studio Reyuki B1 T34

新刊  花宴  NT150  A5 154P
多人X女審神者

內容試閱 



新無配小話  ヒマワリの君
山姥切長義X女審神者

其他既刊


澪雪@Studio Reyuki

花宴

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这次仅开放花宴实体本

下次预购时间未定


其他的本看机会吧 ​​​


中國以外地區可以直接找我

繁體簡體都能購買


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这次仅开放花宴实体本

下次预购时间未定


其他的本看机会吧 ​​​


中國以外地區可以直接找我

繁體簡體都能購買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ヒマワリの君

CWT52無料小話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ヒマワリの君

山姥切長義x女審神者


8/10~11 Studio Reyuki B1 T34

CWT52無料小話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ヒマワリの君

山姥切長義x女審神者


8/10~11 Studio Reyuki B1 T34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花宴 山姥切長義 – 完整版


花宴,山姥切长义篇,密码制先行公开
详细  Studio Reyuki

公开时间 8/3~8/4                             


花宴,山姥切长义篇,密码制先行公开
详细  Studio Reyuki

公开时间 8/3~8/4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花宴



长达二年终于连载完的花宴,大家最喜欢哪谁的部分呢?

没看完的请这边读
本家                             



长达二年终于连载完的花宴,大家最喜欢哪谁的部分呢?

没看完的请这边读
本家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花宴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花宴 

山姥切长义x女审神者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 疑惑者,还请避雷

******多人x女审神者,请避雷******


完整版


「啊,長義知道了…肯定會生氣吧……」
事過境遷,審神者才想起回時之政府工作前,對她諄諄叮嚀的山姥切長義。

希望山姥切長義回來時,他不會發現就好了。

事實證明,審神者太天真了。
那把被南泉一文字稱為,連內心都是山姥的刃,還是隸屬本丸的監察官,自然不是能夠輕易打發的對象。

本來以為還需要一點時間,沒想到山姥切長義不過兩天...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花宴 

山姥切长义x女审神者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 疑惑者,还请避雷

******多人x女审神者,请避雷******


完整版




「啊,長義知道了…肯定會生氣吧……」
事過境遷,審神者才想起回時之政府工作前,對她諄諄叮嚀的山姥切長義。

希望山姥切長義回來時,他不會發現就好了。

事實證明,審神者太天真了。
那把被南泉一文字稱為,連內心都是山姥的刃,還是隸屬本丸的監察官,自然不是能夠輕易打發的對象。

本來以為還需要一點時間,沒想到山姥切長義不過兩天就回本丸了。

「我回來了。」
大剌剌地打開審神者職務室的門,山姥切長義展現他帥氣的銀色貴公子的氣派,與本丸之主的審神者打招呼。

「歡迎回來。」
從辦公桌前回過頭,審神者面對著帥氣地站在門邊的付喪神,歡迎的話語中充滿著毫不掩飾的敷衍與冷淡。

對審神者這露骨的差別待遇,山姥切長義早就非常習慣,誰教他們的關係不是審神者與刀劍男士之間常見的主從關係,而是監察官與本丸之主,簡單來說他對這個本丸來說,是如同客人一般的存在,以山姥切長義的立場來說,審神者對他諸多防備也是理所當然。

不把審神者的態度放在心上,山姥切長義勾起嘴角,清透的冰藍眼眸微瞇地研究眼前的女人,看她是否有遵守自己的叮嚀。

和他的眸色一樣冰冷的視線,嚴峻的神色與壓倒人的氣勢,像是盯著青蛙的蛇一般的眼眸,就算是每天與付喪神打交道的審神者也不禁坐立不安了起來。

「…………唉,妳還真是…旁人好心的忠告,一點都沒聽進去呢。」
戴著黑皮手套的大手關上門,山姥切長義緩緩地往審神者走去。

步伐優美氣質尊傲,被稱為銀色貴公子的刀劍男士,雖然他噙著微笑,審神者卻能清楚地感覺得到他發出的怒意。

作為本丸之主的審神者,在屬於她的城堡之中,縱然是神明大人也尊重她作為主人的立場,除非很特別的狀況不會對她發怒,唯一的例外就是山姥切長義了。

山姥切長義作為特別派遣的本丸監察官,嚴格來說是審神者的上司般的存在,但卻隸屬於審神者的指揮系統之下,協助本丸內的各種出陣與內番的需要。
就因為山姥切長義與審神者不是一般狀態的主從關係,縱然本丸中的刀劍男士已經接納他為本丸的一份子,審神者這邊倒是難攻不落,始終有著無法縮短的距離。

「都跟妳說了,這是何等危險的狀態,妳一點都沒放在心上啊。」
捏住想要閃避的女人的下巴,山姥切長義強迫她的眼對眼。

因為不是真正的主從,山姥切長義也從來不稱呼審神者為主人,總是用高高在上的態度與審神者交流。

山姥切長義責備又調侃的語氣,教審神者也不再閃避,筆直地與男人眼眸對望。
「如果真的懷孕了,不是正符合你們的希望嗎?」

「說得好,妳非常理解自己的立場。」



长义篇仅收录于花宴单行本之中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花宴 11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花宴 11

龟甲贞宗x审神者R18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 疑惑者,还请避雷

******多人x女审神者,请避雷******


完整版


「说的是呢,让主人生气就太不应该了。」

清亮有礼但比平常略低的声线,穿着藕粉色睡衣的刀剑男士正坐在一旁,殷勤微笑的面容看不出他的情绪。


「龟甲…」

在心中啧了一声,这把是少数鹤丸国永觉得难应付的刀剑男士之一。


完整版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花宴 11

龟甲贞宗x审神者R18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 疑惑者,还请避雷

******多人x女审神者,请避雷******


完整版




「说的是呢,让主人生气就太不应该了。」

清亮有礼但比平常略低的声线,穿着藕粉色睡衣的刀剑男士正坐在一旁,殷勤微笑的面容看不出他的情绪。


「龟甲…」

在心中啧了一声,这把是少数鹤丸国永觉得难应付的刀剑男士之一。





完整版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花宴10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花宴10


鹤丸国永x审神者R18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 疑惑者,还请避雷


******多人x女审神者,请避雷******


完整版


审神者的抗议只是让莺丸淡然一笑,视线转到站在一旁穿着白色睡衣,同样有著鸟之名的太刀身上。


只见对方无奈地抓头叹气,一脸的不以为然。


「真是刀不可貌相,虽然早就想过,不过真的看到还真是……」

双手环胸地摇摇头,鹤丸国永虽然早就有想过,实际看到还是忍不住想要感慨一下莺丸的恶趣味。...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花宴10


鹤丸国永x审神者R18


女审神者非专一,非甜

不适应者请回避

all女审神者, 

OOC, 玛丽苏 疑惑者,还请避雷


******多人x女审神者,请避雷******


完整版




审神者的抗议只是让莺丸淡然一笑,视线转到站在一旁穿着白色睡衣,同样有著鸟之名的太刀身上。


只见对方无奈地抓头叹气,一脸的不以为然。


「真是刀不可貌相,虽然早就想过,不过真的看到还真是……」

双手环胸地摇摇头,鹤丸国永虽然早就有想过,实际看到还是忍不住想要感慨一下莺丸的恶趣味。


「呼,你有资格说我吗?」

如果要比恶趣味,鹤丸国永可是比他更名声响亮呢。


「我才不是你那种趣味!」

虽然同样有鸟之名,鹤丸国永可不想要自己单纯只是讨厌无聊的脾气,跟莺丸的恶趣味的品味扯上边。


鹤丸的抗议莺丸也没有多说什么,仍旧是挂着淡淡微笑,迳自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我先失陪了。」

扬著浅笑的莺丸,他的表情就和走廊边一起喝茶时一样,只是通常看着人来人往,坐到夕阳西下的是莺丸,很少有目送他离开的机会。


「主,走了喔。」

在审神者枕边蹲下,鹤丸国永摸摸女人埋在枕头中的头。


「鹤丸……」

露出眼睛看着鹤丸国永,笑得爽朗如同少年的平安刀,不可思议地拥有令人放下戒心的力量,审神者也才从枕头上慢慢抬起脸来。

觉得自己这样趴躺着有些失礼的审神者,硬是撑着软绵绵的身子坐了起来。


「慢著,別勉强自己……」

鹤丸国永声音未落,好不容易坐起身的审神者就一个摇晃,连坐直都做不到的女人,就这样倒了下来,还是鹤丸国永眼明手快接着了她,才免去了一场灾难。


「主,这样很危险啊!」

让气喘吁吁的女人靠在肩膀上,鹤丸国永心有余悸。


虽然他们都知道,审神者并不是一碰就会碎去的娇弱存在。

只是触碰著与自己不同的生物,面对娇贵的鲜花,会无法克制自己的小心翼翼,不敢让她有一丝损伤。


刀剑男士只要手入就能恢复原状,审神者即使与神明一起生活,仍旧是人类,一点点伤害都有可能致命,是刀剑男士对人类的认知。


「对不起,有点腿软…」

靠在鹤丸国永的肩膀上,审神者轻喘回答,没想到自己的体力比想像种还更消耗,居然连坐着都有困难了。


不间断的情慾飨宴,贯穿全身的酥麻快意,让她现在不只是腿软,连腰都直不起来,想要好好鹤丸国永的力气都不剩,必须要让他搂着才行。


「能这样抱着主,是额外的艷遇呢。」

俏皮的眨眨眼,鹤丸国永可爱的举动,让审神者忍不住轻笑出声。


同样是平安时代锻造的太刀,鹤丸国永却跟大部分的平安刀不同,千年刀共通的温雅沉稳在他身上看不到半点,明明应该是个老爷爷却跟少年一样,教人不自觉被他轻松爽朗的气质给感染。


靠在他的肩上,男人透白的脸庞和灿银的头发,明明是看得很习惯的模样,审神者却直觉地知道有什么不太对劲。


「鹤丸……」


「嗯?」


「你心情不好?」


「啊………」

鹤丸国永一脸谜题接二连三被拆穿的表情,单手盖住脸低嗄一声。


「果然…还是瞒不过呢……」


「鹤丸不用勉强自己,如果……没办法接受的话……」

审神者也很明白,这样轮流的作法并不是大家都可以接受,事到临头刀剑男士为了尊严,也不可能退开,只能将对主人的不满隐藏在心中了。


「哎!?不、不是!跟主没有关系!」

审神者抱歉的口气,马上让鹤丸国永发现她弄错了。

「这是因为……莺丸的关系。」


「莺丸?」

如果说鹤丸国永做了什么让莺丸生气,所有人都能理解。


但说莺丸踩到了鹤丸国永的地雷,这是谁都无法想像的事情,就连平常不干涉刀剑男士的审神者,也忍不住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嗯……该怎么说呢……」

对着眼睛闪闪发光,满脸都是期待的审神者,鹤丸国永轻吐口气。

「就像是…军议时,自己的意见被人抢先说出一样的感觉吧。」


「啊,这还真是……遗憾呢。」

这种感觉审神者完全可以理解。


被前一个人发表了自己辛苦準备好的内容,然后下一个就是自己时的手足无措与着急,要瞬间再想出一个比之前更好的点子,这可是十分挑战。

「不过,这对鹤丸来说,应该不是问题吧。」


面对甜美微笑的审神者,鹤丸国永不禁笑出声。

「哈哈,不愧是主,这么懂我!」


区区一两个点子被用掉了,就闷闷不乐一蹶不振的话,就不是鹤丸国永了。

「当然,我已经準备好,绝对不会让妳感到无聊喔。」



完整版 R18

澪雪@Studio Reyuki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ここだけの話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ここだけの話


粟田口x女審神者

私設有,OOC有,雷者請迴避


或許是因為身為鐵器的本能,刀劍男士討厭會讓自己鏽蝕的雨,但卻非常喜歡洗澡,特別是泡溫泉這種,擁有了人身才能享受的生活,更是刀劍男士的興趣之一。


「啊,還是溫泉最好了!」

滿足地大吁口氣,鯰尾藤四郎頭上搭著毛巾,靠在溫泉中裝飾用的光滑石頭旁。


在鯰尾藤四郎旁邊的,是以兄弟相稱的骨喰藤四郎,銀髮上同樣搭著毛巾,露出肩膀地泡在溫泉中。


同樣在溫泉中的,還有他們粟田口刀派的短刀們,一群孩子在旁邊洗澡洗頭,溫馨畫面讓人不自覺露出微笑。


本丸只有一個溫泉設施,這溫泉頗為寬敞,但...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ここだけの話


粟田口x女審神者

私設有,OOC有,雷者請迴避






或許是因為身為鐵器的本能,刀劍男士討厭會讓自己鏽蝕的雨,但卻非常喜歡洗澡,特別是泡溫泉這種,擁有了人身才能享受的生活,更是刀劍男士的興趣之一。


「啊,還是溫泉最好了!」

滿足地大吁口氣,鯰尾藤四郎頭上搭著毛巾,靠在溫泉中裝飾用的光滑石頭旁。


在鯰尾藤四郎旁邊的,是以兄弟相稱的骨喰藤四郎,銀髮上同樣搭著毛巾,露出肩膀地泡在溫泉中。


同樣在溫泉中的,還有他們粟田口刀派的短刀們,一群孩子在旁邊洗澡洗頭,溫馨畫面讓人不自覺露出微笑。


本丸只有一個溫泉設施,這溫泉頗為寬敞,但一次最多也只能讓二十多人同時使用,刀劍男士就很自覺地分開時間入浴,以免溫泉太過擁擠。


「啊啊,比起溫泉,我更想跟人妻一起洗澡……」

趴在溫泉池旁邊,包丁藤四郎又開始了他一百零一次的抱怨了。


「放棄吧,本丸沒有人妻。」

踏入溫泉中,厚藤四郎把毛巾放在頭上,盡哥哥的責任戳破他的夢想。

包丁藤四郎渴望的人妻,可不是燭台切光忠,或者是宗三左文字可以替代的存在。

這個無法達成的願望,還是早點放棄比較好。


「有主人在啊!」

被戳到痛處的包丁藤四郎,毫不認輸地喊回去。


「大將又不是人妻!」


「像主人那樣溫柔又大胸的,就算還不是人妻我也可以。」

噘著嘴,包丁藤四郎一副很委屈自己的樣子,得到一旁信濃藤四郎的撇嘴。


「包丁不用那麼勉強,大將的懷抱是我的,你還是去找人妻比較適合。」

自己所喜歡的主人的懷抱,包丁藤四郎那一副勉強湊合的模樣,信濃藤四郎不生氣才奇怪。


「信濃,主人不是只屬於你的。」

還沒輪到包丁藤四郎說話,亂藤四郎就先發難了。

「不過呢,我不要求一起洗澡,主人能幫我梳頭髮我就很滿足了。」


「喂喂,梳頭髮更花時間吧。」

亂藤四郎那一頭長髮,遠遠比起信濃藤四郎所期望的擁抱花更多時間。


「我是跟一起洗澡比啊。」

亂藤四郎甜甜微笑,一點都不理會信濃藤四郎的抗議。


「明明就是妄想,說得好像跟主人一起洗過澡一樣…」

後藤藤四郎搖搖頭,以他所知審神者非常忙碌,光是要見面聊天的時間都很少,哪可能幫他們兄弟洗頭。

至於一起洗澡這種事情,女主人審神者的沐浴時間,溫泉必須要淨空,更別說這種機會了。


「後藤來得晚不知道,以前本丸還沒有那麼多刀劍時,主君有時間會幫我們洗頭。」

在一旁自己洗頭的前田藤四郎,道出令人嫉妒的過去。


「比起讓主人洗,我比較喜歡洗主人。」

鯰尾藤四郎笑嘻嘻的,靈活大眼掃了大家一圈。

「主人身體那麼軟,摸起來很舒服啊!」


「嗯,不只是摸,抱起來也很舒服。」

骨喰藤四郎總是面無表情地投下爆彈發言。


「說起來,主人的性感帶是胸部吧,一玩弄馬上就會發出可愛聲音呢!」


「那是亂你太集中在胸部吧,我覺得脖子跟耳朵也很敏感啊。」

用熱水沖去身上肥皂,藥研藤四郎無視厚藤四郎羞窘慌張的表情,兀自接下亂藤四郎的話題。


「你們都好色,我只要跟主人抱抱就好了。」


「信濃你才沒資格說!上次說最喜歡枕膝,然後要胸部靠在臉上的是誰啊?」


「那、那個是姿勢上的不可抗力,不是我要求的!」


「要說敏感的話,兩人一起的時候,主人的反應就會更可愛呢!」

惟恐天下不亂的鯰尾藤四郎,話一出口讓溫泉池畔陷入短暫的沉默。


「……鯰尾哥,骨喰哥,別太勉強大將,要是又生病就不好了。」


「嗯,我們會注意的。」

他們才不會像某些刀劍男士太過縱慾,都把主人弄得無法起床呢。


「你、你們別這麼大方的聊這些話題啊!」

實在是聽不下去,厚藤四郎燒紅的耳朵,不知道是因為話題還是因為溫泉。


「厚這麼說,難道不喜歡跟主人一起嗎?」

厚藤四郎這個純情少年的模樣,每次都是亂藤四郎調侃的好對象。


「這個…這個跟那個是不同的吧!」

厚藤四郎不止是耳朵,連臉上都紅透的樣子,惹得亂藤四郎哈哈大笑。


「厚真的好可愛!」


「閉嘴啦!我才不需要什麼可愛!」

作為破甲用的實戰刀,向來只在戰場上活躍的厚藤四郎,本來就跟其他短刀不同,不習慣與女性主人相處,更別說這些只發生在閨房的艷色話題。


「是啊,就算不是可愛的刀,主人也不會嫌棄。」

泡在溫泉中,藥研藤四郎明顯是站在厚藤四郎那邊。


「唔…那都是因為主人人太好了…」

審神者並不會因為外表如何,就對他們的態度有所差異,說起來就是把他們當做刀劍一樣對待,令人感覺非常複雜。


「一期哥,我們一起洗澡!」


「嗯。」

溫泉外邊的更衣室傳來秋田藤四郎與一期一振的聲音,讓溫泉中的粟田口一派的刀劍男士,都很自動閉緊了嘴,不再討論與女主人相關的話題。


只有他們自己就算了,粟田口吉光的筆頭刀,他們的大哥一期一振吉光對他們在禮儀與教養上的要求,自然是不能在背後議論主人,更別說這些屬於女主人秘密的閨房隱私。


拉著一期一振進來的秋田藤四郎,一直都是關在家中的單純孩子的他,不了解瀰漫在溫泉旁的曖昧氣氛是什麼意思,只是拉著尊敬的大哥在溫泉旁邊找了位置坐下。

當然大哥的一期一振非常清楚這微妙的沉默代表什麼,只是大家不在他面前開口,這位大哥自然也不會有反應。


「一期哥,可以幫我洗頭嗎?」

拉著一期一振坐下的秋田藤四郎 ,閃閃大眼讓人無法拒絕他的撒嬌。


「好啊,這邊坐吧。」

一期一振一直都是大家尊敬憧憬的好大哥,對於弟弟的撒嬌很少有拒絕的時候。


「謝謝一期哥!」

秋田藤四郎笑得極甜,在一期一振前面背對坐下。


「我、我可以幫一期哥擦背嗎?」

即使面對一期一振也還是怯生生的五虎退,他的請求得到一期一振的溫柔微笑。


「當然好。」

一期一振也不忘伸手摸摸五虎退的頭,允許他們對哥哥的撒嬌。


其他的粟田口刀劍男士,看氣氛緩和起來,才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其他話題,絕對不會把話題轉到女主人身上。


「啊!!」

五虎退突然叫喊起來,彷彿要哭出聲的叫聲,讓大家都驚訝地轉過頭去。

「一、一期哥受傷了!」


「受傷?」

不要說其他人,最疑問的就是一期一振本人了。


「對、對不起,小老虎太調皮了……」

抓著米糠袋,五虎退抽噎起來。

「我去…拜託主人手入一期哥……」


「五虎退,我沒有受傷啊?」

幾乎要哭出來的五虎退,一期一振回過身摸摸他的頭,希望這怯懦的弟弟能夠冷靜一點。


「可、可是,一期哥背上有爪痕……」


五虎退的抽噎,在場的刀劍男士馬上理解了狀況,只有五虎退一直覺得是小老虎搗蛋。


「五虎退,這不是小老虎調皮弄的。」

一期一振無奈苦笑地安慰弟弟。

「這個並不是傷,不會痛。」


「可、可是…」


「真的沒事,主人那邊我會自己去說。」


垮下臉的五虎退,似乎不太滿意一期一振的說法。


「五虎退,一期哥那點痕跡不用手入,只要擦藥就好了。」


「擦藥?可是我們擦藥沒用啊?」

頂著滿頭泡沫,秋田藤四郎完全聽不懂藥研藤四郎在說什麼。


「放心,有用的。」

藥研藤四郎的保證,與一期一振的安慰,終於是讓兩個孩子安心地點點頭。


「果然,最狡猾的還是一期哥呢。」

少年的低語,融化在溫泉的煙霧中。



後記:

男人聚在一起談論女人,一直很想寫這個內容


澪雪 拜

25 May 201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