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黯翼飞宵

489浏览    6参与
八分书°

【唐绝/黯翼飞宵】三更半夜

C2.

黯翼飞宵回房间睡觉了。


过了几个小时,唐绝看黯翼飞宵没什么动作了,就走出房间,打开了黯翼飞宵的房门,然后拿起已经做好的鬼,套在自己的身上。


唐绝用手拍了拍黯翼飞宵,黯翼飞宵醒了过来,看见了一头鬼,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是唐绝装的,他想了想:唐绝这家伙来吓我,我也要好好“孝敬”他!


黯翼飞宵起身,马上向客厅走去,唐绝也马上跑出去,发现黯翼飞宵正背对着他,唐绝想:这家伙要干嘛呢?为什么要背对着我呢?


正在唐绝疑惑的时候,黯翼飞宵突然转身,唐绝吓了一跳,马上脱下了鬼,跑回房间去了。


黯翼飞宵白了唐绝的背影一眼,就回房间去了。

END...

C2.

黯翼飞宵回房间睡觉了。






过了几个小时,唐绝看黯翼飞宵没什么动作了,就走出房间,打开了黯翼飞宵的房门,然后拿起已经做好的鬼,套在自己的身上。



唐绝用手拍了拍黯翼飞宵,黯翼飞宵醒了过来,看见了一头鬼,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是唐绝装的,他想了想:唐绝这家伙来吓我,我也要好好“孝敬”他!



黯翼飞宵起身,马上向客厅走去,唐绝也马上跑出去,发现黯翼飞宵正背对着他,唐绝想:这家伙要干嘛呢?为什么要背对着我呢?



正在唐绝疑惑的时候,黯翼飞宵突然转身,唐绝吓了一跳,马上脱下了鬼,跑回房间去了。



黯翼飞宵白了唐绝的背影一眼,就回房间去了。

END.



小彩蛋

为什么写这么短?

“因为我爽!”

八分书°

【唐绝/黯翼飞宵】三更半夜

C1.


“飞宵同志,你怎么还不去睡觉啊?”唐绝满怀心机地问。


“干…干嘛?”黯翼飞宵被唐绝这样的举动吓了一跳,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啧啧啧,我好奇一问,不行吗?不行吗?”


“可以,可以。”黯翼飞宵被吓了一跳,只好服从唐绝。


“看看你,再看看我,我是不是比你好多了?”


“那倒不会!”黯翼飞宵的心平静下来。


“怎么不会!”唐绝叫了起来。


“你看我的个性比你好,人品比你好,就连朋友都比你好!”唐绝骄傲地说。


“我看你是在说大话吧...

C1.




“飞宵同志,你怎么还不去睡觉啊?”唐绝满怀心机地问。







“干…干嘛?”黯翼飞宵被唐绝这样的举动吓了一跳,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啧啧啧,我好奇一问,不行吗?不行吗?”





“可以,可以。”黯翼飞宵被吓了一跳,只好服从唐绝。





“看看你,再看看我,我是不是比你好多了?”






“那倒不会!”黯翼飞宵的心平静下来。





“怎么不会!”唐绝叫了起来。





“你看我的个性比你好,人品比你好,就连朋友都比你好!”唐绝骄傲地说。






“我看你是在说大话吧!”







“不不不,我说这种话是因为我现在很爽!”唐绝比原来更骄傲地说。





“你唐绝爽就爽,关我黯翼飞宵什么事!”






“因为你说了一句对我不好的话,像我这么帅的人,是不可以听坏话的。”唐绝说完就回房间了!






黯翼飞宵看唐绝回房间了,觉得唐绝不会在惹出事来,就转身回房了。




TBC.










叉杰不是×洁

【唐绝】小冤家

主唐绝小变态,说些小变态在仙山干的好事。


短小精悍,ooc警告。

———

[仙山再会]


黯翼飞宵没想到,自己死后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他。


“嘿嘿,飞宵同志,你也被不动城的鸟头人干掉啦?”


唐绝此时还对自己被叶小钗吊打的事心有余悸,天天鸟头人鸟头人说个不停。


黯翼飞宵显然是不想理会他:“替你收尸的是幽谷悬命,不是我,不必纠缠。”


“啧啧啧,你这死虫子,我和你套近乎,你怎么还不领情啊?”唐绝无奈地撩起中分的蓝色刘海,“好歹我与你也曾经共事过一段时间,死后还能在这相见,是缘分懂吗?缘分!...

主唐绝小变态,说些小变态在仙山干的好事。

 

短小精悍,ooc警告。

———

[仙山再会]

 

黯翼飞宵没想到,自己死后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他。

 

“嘿嘿,飞宵同志,你也被不动城的鸟头人干掉啦?”

 

唐绝此时还对自己被叶小钗吊打的事心有余悸,天天鸟头人鸟头人说个不停。

 

黯翼飞宵显然是不想理会他:“替你收尸的是幽谷悬命,不是我,不必纠缠。”

 

“啧啧啧,你这死虫子,我和你套近乎,你怎么还不领情啊?”唐绝无奈地撩起中分的蓝色刘海,“好歹我与你也曾经共事过一段时间,死后还能在这相见,是缘分懂吗?缘分!”

 

黯翼飞宵没有回答,欠开身子,让出一条道来。

 

“你……干嘛?”唐绝不知所措地抱住胸。

 

“带路,”黯翼飞宵还是那副冷淡的模样,“回你家。”

 

“切,死傲娇,为什么不能像我一样坦诚呢?”唐绝装作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从他身边经过,竟是趁他不注意,伸手取走了他的蝴蝶发饰,转眼就跑没影了。

 

黯翼飞宵全程冷眼。

 

后来,黯翼飞宵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去唐绝家的路。

 

“……神经病,以前也没发现他竟然跑的这么快……”

 

[一家三口]

  

没过几天,幽谷悬命也来仙山了。

 

唐绝很有主人风范地为他准备了接风宴,叫上了黯翼飞宵,三人很和谐地吃了顿饭。

 

只是,有唐绝在,不可能有安宁的时候。

 

果不其然,吃到一半,唐绝放下筷子,做出一副煞有其事的表情:“各位,你们觉不觉得,我们很像一家三口啊?”

 

安静吃饭的两人对视,早已习惯了他的一惊一乍,也想看看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你们是儿子,而我,”说罢,唐绝挺胸抬头,“是你们的爸爸!”

 

“噗——”

 

正在喝汤的幽谷悬命把还未来得及喝下的汤全数喷到了唐绝的脸上。

 

“儿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爸爸!”

 

黯翼飞宵全程冷眼。

 

“……谁让你占别人便宜,活该。”

  

[刘海]

 

近日仙山来了一位叫无明一刀斋的刀者,留着整齐的齐刘海,唐绝觉得挺好看的。

 

随即联想到黯翼飞宵那光秃秃的额头,嘴角浮现起一抹怪笑。

 

第二天某虫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额头上多了层头发。

 

是的,一层头发,这刘海剪的和狗啃过似的,连刘海都算不上。

 

黯翼飞宵用脚趾头一想,嗯,是唐绝不会错了。

 

唐绝是在幽谷悬命的卧室里被他捉拿归案的,被他发现时,那个罪犯还在一心一意地帮正在午休的幽谷悬命剪着和他同款的刘海。

 

这要是被走偶像派路线的幽谷悬命看到了,一定会想手撕了唐绝。

  

“嘿嘿嘿挺好看的,虫子你不要生气嘛。”

 

面对唐绝的道歉,黯翼飞宵选择充耳不闻,开始了手上的动作。

 

后来一刀斋再见到唐绝,觉得很奇怪:“你的刘海……”

 

“哎,别提了。”唐绝假装抹了一把辛酸泪,“被我的那个不懂事的儿子剪的。”

 

真不愧是他的儿子,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黯翼飞宵这刘海剪的怎么比他剪的还难看啊!

END.

———

是的没错就这么短。(因为,我爽!)

 

但愿没有ooc。



 



从此无心爱良夜

【沉轮&黯翼飞宵&唐绝】我和仇敌的日常生活

对于黯翼飞宵,唐绝只有两个字感想,呵呵。


对于唐绝,黯翼飞宵只有一个字感想,呵。


对于黯翼飞宵和唐绝的不合拍,夹在中间的沉轮只有五个字想法,我是无辜的。


素还真问过唐绝,为什么这么不喜欢黯翼飞宵,原本好心情的人立刻沉下脸,嘟囔了一堆黯翼飞宵那种看谁都欠他五百万的态度。


事后素还真粗粗的算了算,唐绝总共哼了五十六下。


看来真的是很讨厌黯翼飞宵啊……


得知沉轮找了个异识帮手,黯翼飞宵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受异识操控的总是比他们要低一个档次。


由于这个先入为主的观点,黯翼飞宵初...

对于黯翼飞宵,唐绝只有两个字感想,呵呵。

 

对于唐绝,黯翼飞宵只有一个字感想,呵。

 

对于黯翼飞宵和唐绝的不合拍,夹在中间的沉轮只有五个字想法,我是无辜的。

 

素还真问过唐绝,为什么这么不喜欢黯翼飞宵,原本好心情的人立刻沉下脸,嘟囔了一堆黯翼飞宵那种看谁都欠他五百万的态度。

 

事后素还真粗粗的算了算,唐绝总共哼了五十六下。

 

看来真的是很讨厌黯翼飞宵啊……

 

得知沉轮找了个异识帮手,黯翼飞宵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受异识操控的总是比他们要低一个档次。

 

由于这个先入为主的观点,黯翼飞宵初对上唐绝时,自然而然的是一副命令口吻。而生性自我的唐绝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理所当然的嘴脸,两个人一来二去,火花四溅,当然不是爱情的火花,而是愤怒的火花。

 

眼观鼻鼻观心的沉轮阖目假寐,他实在是不想参与进两个杠起来犹如十八岁孩童的拌嘴中去。本来沉轮说的是三岁孩童,被唐绝强烈抗议他这样帅气迷人哪是三岁娃娃比得上的,若要夸他年轻好看,十八岁足以。

 

“你说,要他还是要我?”

 

刚回到基地还来不及喘口气的沉轮袖子上一紧,随即而来的是唐绝气的都快鼓起来的脸,接着另一边手腕一沉,一身青翠的黯翼飞宵的包子脸看起来比平时又圆了一分。

 

“要你。”

 

看看唐绝,又看了看黯翼飞宵,沉轮反手握上黯翼飞宵的小臂拍了拍,等人松开手后重新看回唐绝,掐准时机立马果断回答。

 

不同于容易被哄的唐绝,城府颇深的黯翼飞宵并不卖沉轮这个两边讨好的面子,哼了一声化光就走。

 

觉得占了上风的唐绝拂了一把刘海,在沉轮的安抚下乖乖的出门找素还真办事去了。

 

“你和他计较什么。”

 

凭着多次的经验,沉轮很快的找到了独立海边的黯翼飞宵,迈步上前拍了拍人的肩头。

 

“我真想不通异识为什么会选唐绝那种人做宿主。”

 

“唐绝虽然任性了点,但是办事能力比那个在妖市窝着的魔息大帝要好上几百倍,为了九轮天大计,先放下自己的成见吧。”

 

“我知道了,但这仅仅在我们的计划完成之前,一旦九轮开启成功,你就不能阻止我对不喜欢的人下手。”

 

“放心吧,我不会干涉你们的自由。”

 

事后沉轮找唐绝也谈了一次,以为黯翼飞宵背后使诈的人对着沉轮默认了提议,等沉轮离开,在只有两人独处时,明的暗的交手了数次。

 

 

找椅子坐下的黯翼飞宵察觉对面唐绝笑容不对暗自升起警觉心时,臀上被长针扎进了肉里一寸,正在宣布计划的沉轮停下来望了一眼忽然出声的黯翼飞宵,后者冷了表情表示无事后又继续说起了每个人该做的任务。

 

看到人吃瘪的唐绝心情大好,端起面前的茶杯学着文人品了一口,视线瞄到杯中飘着的红色小虫,顿时恶心的把口中的茶喷了出去。

 

当然,唐绝没忘记对准黯翼飞宵喷。

 

手掌抬着桌子掀起挡住飞来水渍,四目以对,各自新仇旧恨涌现心头,打的如火如荼。

 

被彻底晾在一边的沉轮决定下次分开谈话。

 

 


低回不置雲
黯翼飛宵那快瞇成一條線的眼睛讓...

黯翼飛宵那快瞇成一條線的眼睛讓我一直想到全面啟動某個畫面啊(被打

黯翼飛宵那快瞇成一條線的眼睛讓我一直想到全面啟動某個畫面啊(被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