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齐木楠雄的灾难

62.8万浏览    5304参与
K's齐照首页
秋天,红枫之下的亲吻~ 画手:...

秋天,红枫之下的亲吻~


画手:わたこ(watako)


p站主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584223


禁止二次上传以及无授权使用

秋天,红枫之下的亲吻~


画手:わたこ(watako)


p站主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584223


禁止二次上传以及无授权使用

青馨
啊、这个没发好像、是浦岛楠雄(...

啊、这个没发好像、是浦岛楠雄(大雾)

啊、这个没发好像、是浦岛楠雄(大雾)

㍿ 斉木黒一
『齐木楠雄的灾难』动画新系列『...

『齐木楠雄的灾难』动画新系列『齐木楠雄的灾难 Ψ始动篇』将于今冬开播

『齐木楠雄的灾难』动画新系列『齐木楠雄的灾难 Ψ始动篇』将于今冬开播

K's齐照首页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小红帽心美和...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小红帽心美和神狐齐木paro,是的这只齐木是狐狸不是狼(。)


画手:わたこ(watako)


p站主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584223


禁止二次上传以及无授权使用。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小红帽心美和神狐齐木paro,是的这只齐木是狐狸不是狼(。)


画手:わたこ(watako)


p站主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584223


禁止二次上传以及无授权使用。

青馨
这个也是第二季ed(…)

这个也是第二季ed(…)

这个也是第二季ed(…)

青馨

卑微画手终于来lof了(…)
是那个、由第二季ed脑补的小剧场()

卑微画手终于来lof了(…)
是那个、由第二季ed脑补的小剧场()

苏沐北

我爱太宰治,是摸鱼,画风p1-2是这几天画的:D
私设all

我爱太宰治,是摸鱼,画风p1-2是这几天画的:D
私设all

温化的雪

【脑洞片段】IF小齐神被绑进了研究所

预警:

1、空楠向,少年空/年幼楠,有监禁情节

2、有小齐神受伤流血警告

3、具体的脑洞细节以后会补充,大家先猜猜看吧


      这个是看到了 @《人间失格》 这位太太的脑洞(吹爆这位太太的脑洞~~!!!感觉构架完整而且十分的有趣~~!!!希望最终可以成文!!)而引发的一些灵感,再加上原本有的一些想法和执念,最终形成了这篇小短文。

      这篇原本是作为一个文案的,本意是想画一个小短漫。先放出片段来让大家过过瘾。...


预警:

1、空楠向,少年空/年幼楠,有监禁情节

2、有小齐神受伤流血警告

3、具体的脑洞细节以后会补充,大家先猜猜看吧


      这个是看到了 @《人间失格》 这位太太的脑洞(吹爆这位太太的脑洞~~!!!感觉构架完整而且十分的有趣~~!!!希望最终可以成文!!)而引发的一些灵感,再加上原本有的一些想法和执念,最终形成了这篇小短文。

      这篇原本是作为一个文案的,本意是想画一个小短漫。先放出片段来让大家过过瘾。




       [我......]

 

       [讨厌黑暗]

 


       在车架子的残骸投下的阴影里,还是婴儿的孩子伸出了小手,茫然地触摸着母亲脸上的鲜血。女人双手死死地护住婴儿,临终前的面容安详。

 


       [我......]

 

       [害怕黑暗]

 

 

       阴冷的地下室里,空洞的眼神,被绷带遮住的另一只眼睛,滴落着药水的针管下,即将闭上的视野中,白大褂白口罩的人们手里拿着亮闪的刀片,淋漓的鲜血和刺耳的尖叫,丑陋的缝线留在了单薄的身躯上。

 


       [我——]


       4岁的孩子抱着大大的枕头,在昏暗的卧室里缓缓移动。

       窗帘留下的缝隙里,一道阳光切了下来。
       小小的手触碰到窗帘,紫色的眸子里闪着微亮的光芒。

 

       [我想要————]


       小手微微向旁施力,就要把窗帘拉开。

 


     “不可以哦。”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柔地搭在孩子的手腕上,制止了他。孩子抬头,淡金色发色的少年微笑着注视着他。


      “小楠雄如果出去的话,会因为和其它人不一样而被伤害哦。”


        戴着心灵屏蔽器的空助温柔地抱起了孩子,伸手抚上对方软嫩的脸庞,白色的眼罩遮住了孩子的右眼。


       [可是——]


      “没有关系的,小楠雄。”


       少年摩挲着孩子身上刚刚拆线了的伤痕,柔和下眉眼。


       “哥哥在这里。”


       “哥哥会保护好小楠雄的,再也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所以——”


       少年的唇一张一合,低沉魅惑,仿佛恶魔的低语。


     “好好地待在这里,好吗?”

 

 

 



      “......嗯。”

 



       少年满意地微笑起来,稳稳地抱着孩子向房间内走去。孩子趴在少年的肩头,呆呆地望着那道阳光,灿烂而温暖,像是梦一样美好。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 斉木黒一

《齐木楠雄的灾难》的始动篇动画,将于今年冬季由Netflix独播,也为了庆祝作者结婚,新角色声优公布。
感谢木卡老师的翻译! @木卡

《齐木楠雄的灾难》的始动篇动画,将于今年冬季由Netflix独播,也为了庆祝作者结婚,新角色声优公布。
感谢木卡老师的翻译! @木卡

K's齐照首页
画手:サチ(sachi) p站...

画手:サチ(sachi)


p站主页:http://pixiv.me/sachinyopo


邮箱:sachinyopo@gmail.com


禁止转载和无授权使用。

画手:サチ(sachi)


p站主页:http://pixiv.me/sachinyopo


邮箱:sachinyopo@gmail.com


禁止转载和无授权使用。

江枫与狗对愁眠

我疯狂表白空助哥哥 他太香了^qqq^

我疯狂表白空助哥哥 他太香了^qqq^

温化的雪
事后的早晨——想要看abo背景...

事后的早晨——想要看abo背景下的赤齐,在标记后,赤司留恋齐神后颈的样子~~


好吧.....因为那篇赤齐双胞胎真的是卡思路,肝不出来了......所以扔一张存货出来赔罪......(双手合十.jpg)


事后的早晨——想要看abo背景下的赤齐,在标记后,赤司留恋齐神后颈的样子~~


好吧.....因为那篇赤齐双胞胎真的是卡思路,肝不出来了......所以扔一张存货出来赔罪......(双手合十.jpg)


HeyRooyy
#希望永远不要完结的作品

#希望永远不要完结的作品

#希望永远不要完结的作品

十里陌烟

[综主我英]想当反派 第十四章

原创主角

  第十四章

  “我们篮球社只有周五不用训练,其它时间都要来报道。”在去篮球馆的路上,虹村修造给齐木空司进行着科普。

  

  “唔,我在冰帝就听说帝光的篮球特别的厉害,你们是分为一、二、三军来训练的吗?”

  

  “对呀。”

  

  “这样的话……”齐木空司陷入沉思,叫自己跟那群热血青年一起挥汗如雨的训练铁定是一百个不愿意的,他是真的不明白一群人追着一个小球跑来跑去有什么乐趣,还不如看着白兰他们火拼来得有乐子,“我可以选择当一下临时经理吗?”

  

  “当然……欸等等,你要当经理?!”虹村修造满脸的不可置信。

  

  “嗯哼。”齐木空司笑眯眯的看着他,湛蓝的眼眸眯成了一条缝...

原创主角

  第十四章

  “我们篮球社只有周五不用训练,其它时间都要来报道。”在去篮球馆的路上,虹村修造给齐木空司进行着科普。

  

  “唔,我在冰帝就听说帝光的篮球特别的厉害,你们是分为一、二、三军来训练的吗?”

  

  “对呀。”

  

  “这样的话……”齐木空司陷入沉思,叫自己跟那群热血青年一起挥汗如雨的训练铁定是一百个不愿意的,他是真的不明白一群人追着一个小球跑来跑去有什么乐趣,还不如看着白兰他们火拼来得有乐子,“我可以选择当一下临时经理吗?”

  

  “当然……欸等等,你要当经理?!”虹村修造满脸的不可置信。

  

  “嗯哼。”齐木空司笑眯眯的看着他,湛蓝的眼眸眯成了一条缝,丝毫没有觉得哪里不对,“不行?”

  

  “嘛~也不是不行,不过运动部门的经理一般都是女生来着。”说着说着虹村修造突然感到了一阵恶寒,他抬头一看便看到了齐木空司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眼神透露出一丝危险的光。

  

  “哦呀呀,那虹村君的一丝是,我,像女生?”

  

  阴森森的语气大有你要是敢点头我就把你弄死的意义存在。

  

  “不是不是,没有没有,你想多了!”虹村修造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连忙否定,转移话题道,“但是经理的话即使是临时的还逃不了测试,而且这可不是我来决定的。”

  

  “你觉得我会通不过吗?”齐木空司挑眉反问。

  

  “…………”听听这语气,哎哟喂,不知道为何这手啊,怎么就痒了呢。

  

  “嘛,反正我只负责推荐,做主的人是一个叫桃井五月的妹子,她可是很严格的哦。”

  

  “放宽心,命运女神肯定会眷顾我的。”

  

  “呵呵。”虹村修造发出了意义不明的笑声,推开了篮球馆的门率先走了进去,同时扬声喊到,“喂——桃井,你过来给这个人做一下测试!”

  

  “是——”

  

  只见一个粉色头发的女生从座位上小跑了过来,手上还抱了一本册子。

  

  “现在还有人加入社团啊,哦呼,部长你从哪儿挖来的人?”随着距离的减小桃井五月也看清了站在虹村修造旁边“新人”的长相,即使是天天收到篮球部高颜值洗礼的他也小小的惊呼了一声,“你好呀,我叫桃井五月,是篮球部的经理。”

  

  “齐木空司,冰帝的交流生,你好啊桃井桑。”齐木空司温声道,和刚刚呛虹村修造的时候相比完全不像同一个人。

  

  虹村修造一脸冷漠:喂喂喂,你刚刚可不是这么对我的,呵,男人。

  

  “齐木君打篮球的水平怎么样呀?”

  

  “嗯……没打过哟。”齐木空司灿烂一笑。

  

  “欸?”桃井五月顿时变成豆豆眼,一脸懵逼,“那,那是想尝试一下篮球?对,应该是这样没错,毕竟篮球的吸引力在那里。”

  

  自己成功的被自己给说服了呢。

  

  “哈哈,并不想尝试呢~”被女孩的反应成功愉悦到的齐木空司尾音相比起平时来说要更为上挑。

  

  那您是来干什么的啊!

  桃井五月无声的呐喊,表情逐渐僵硬。

  

  终于看(xing)不(shang)下(gou)去(le)的虹村修造即使在他们家的经理大人发飙前插话道:“好了齐木,桃井,他就是来当个临时经理的,所以叫你来给他测试考核一下,当然如果过不了就只能当一个普通部员了。”虹村修造在心里坏心眼的补充到,当然过不了是赛高的了,这样就可以被他压榨了。

  

  “啊,原来是经理啊。”桃井五月点头,语气不自觉的带上份谴责和遗憾,“那过来做一份测试卷就行,尽力答就ok了。”

  

  齐木空司看着突然又开心起来桃井五月的背影在心底默默的打出一个问号,感觉那份卷子,没有这么简单啊。

  

  拿到试卷后齐木空司的想法得到了应证,A3大小普普通通的卷子上印满了不普通密密麻麻的题目,其内容涵盖各个不同的领域,让人看了就会头疼产生退缩之意。

  

  齐木空司嘴角一抽,这哪里是在考核经理啊,这明明是在考核教练吧。

  

  “阿诺……桃井桑,你真的没有拿错试卷吗?这题目是认真的?”

  

  “咳咳,那是因为……之前有很多女生想打着当经理为帝光篮球出分力的旗号来看帅哥,毕竟我们篮球部养眼的人多嘛,然后为了阻止这类人我就……嘿嘿就变成了你看到的这样,之后便一直没换到是了。”

  

  桃井桑,真是个狼人。

  

  “啊对了,手机暂时没收哦。”桃井想到了什么,接过了齐木空司的手机,“那你加油,我先去外面帮忙了。”

  

  “嗯。”

  

  这类题目……齐木空司沉思,他竟然意外的发现自己基本上全知道。

  这功劳要属专门给他开小灶普及各种奇奇怪怪知识的白兰莫属了。

  

  一段时间后,齐木空司放下笔,揉了揉头发,打了个哈欠,虽然看着挺恐怖的,但其实做起来还挺简单的嘛。

  

  “那么,走吧。”齐木空司随手拿起卷子往外走去。

  

  “哟,桃井桑~我做好了。”

  

  桃井听见声音惊讶的望去,看到齐木空司斜靠在墙上,还挥了挥手上的卷子:“这么快(⊙o⊙)!”

  

  桃井五月接过试卷后快速浏览了一遍,心中愈发的惊奇。

  

  “齐木君,你是开了挂了吧,以前是有接触过吗?”

  

  “算是吧。”齐木空司耸肩,抬眼看向桃井五月,“那么我算通过了吗?”

  

  “当然,欢迎你的加入。”桃井五月伸出手甜甜的笑着,齐木空司心领神会的和她礼貌的握了一下。

  

  不远处用余光暗搓搓的关注着这边情况的虹村修造看到这一场景,会心一笑,转身喊道:“喂——跑起来跑起来,软绵绵的中午没吃饭吗!”


K's齐照首页
最强的(夫妻)二人😊 画手:...

最强的(夫妻)二人😊


画手:わたこ(watako)


p站主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584223


禁止二次上传以及无授权使用。

最强的(夫妻)二人😊


画手:わたこ(watako)


p站主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584223


禁止二次上传以及无授权使用。

将来袭击平平平平

#手游卡牌梦与妄想的境界线#
#齐木楠雄✖️照桥心美#正片预告#

虽然不是第一次出齐照了,但是是齐照第一次正片呢✧٩(ˊωˋ*)و✧

齐木楠雄:将袭
照桥心美:鱼卷
PHX:大饼
妆造:自理
后期:将袭

#手游卡牌梦与妄想的境界线#
#齐木楠雄✖️照桥心美#正片预告#

虽然不是第一次出齐照了,但是是齐照第一次正片呢✧٩(ˊωˋ*)و✧

齐木楠雄:将袭
照桥心美:鱼卷
PHX:大饼
妆造:自理
后期:将袭

Ayouu_

理想国 01

cp为空楠


长篇


原著向


存在私设



好无聊。


太无聊了。


齐木空助眼睛呆滞地盯着天花板,忽然眼球转一轮,像是一具朽木的青苔中跃出一只虫子。


他叹息了一声,似乎又没有,寂静的房间容纳下无尽的孤独。他什么也听不到,他是这个世界可有可无的存在,但每个人似乎都没有察觉这件事。


他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呢?


上天奖励他举世无双的天份,换走他生而为人的意义。


让他在这个无趣的世界被枯燥折磨。


他理想的世界又在哪里?...


cp为空楠


长篇


原著向


存在私设







好无聊。


太无聊了。


齐木空助眼睛呆滞地盯着天花板,忽然眼球转一轮,像是一具朽木的青苔中跃出一只虫子。


他叹息了一声,似乎又没有,寂静的房间容纳下无尽的孤独。他什么也听不到,他是这个世界可有可无的存在,但每个人似乎都没有察觉这件事。


他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呢?


上天奖励他举世无双的天份,换走他生而为人的意义。


让他在这个无趣的世界被枯燥折磨。


他理想的世界又在哪里?



                 ——《分支演算》








“糖,”他顿了下,“要吗?”


语气冷淡到一点都不像邀约,但是配上那张熟悉的脸,这就一点也不奇怪。


齐木空助眨了眨眼,冷静地扯上衣柜的门,然后再次滑开,但是刚才看到的听到的,显然不是错觉或是幻境。


那是个少年,齐木空助也迟了那么个零点零零零一秒才发觉他仅是个工业制品,而并非弟弟本人。


对齐木空助刚才那不礼貌的举动,“齐木楠雄”不为所动,他手中攥着一颗糖,直直杵向齐木空助的下巴,这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瞬间让齐木空助感觉到了即将被谋杀的错觉。


“哎呀,楠雄居然生气到为了捉弄哥哥而把你恢复吗?”齐木空助亲热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面对一个机器,与此相反的是他眼底的冷漠与警惕。


自从一年前楠Ω被打坏掉后,齐木空助再也没有做第二个,这毕竟是聊以慰藉的产物,现在并不需要,而面前的存在,显然不符常理。


嘴上开着玩笑说是楠雄生气的产物,可他打心眼里不觉得眼前这家伙是弟弟的恶作剧,虽说楠雄是超能力者,但是他顶多让物体还原,并没有这种改装能力。


在齐木空助眼里,面前这个楠Ω虽然乍一看和自己一年前做的没什么区别,但实际上精细了不止一点,变化幅度在他眼中不可谓不大。


在齐木空助大脑极速运转时间里,对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往前迈一步,把齐木空助逼退了几步,然后张开手掌,把糖摆在他面前。


似乎只是个普通的软糖。


齐木空助无法从那张真正全然无表情的脸上摄取任何有用的信息,自是不可能接受的。比起接受面前这家伙的“好意”,还是想想怎么把他拆开来研究一下比较符合齐木空助的性格。


“不如我们先……”他试图岔开话题。


但眼前的楠Ω可不受他控制,刚才的交涉过程大概只是走个流程,头脑是天才级,身体素质却接近废柴级的齐木空助博士毫无反抗之力,直接被高配置高性能的楠Ω先生反手将那颗糖塞进了嘴里。


发生的太过突然,形势完全不受自己所控,齐木空助毫无招架之力,最后咽下了那颗糖。


成功了。


齐木空助只觉得困意瞬间侵袭大脑,连反应时间都没有,便倒了下来,最后也只看到楠Ω那无机质的眼神,倏忽像活人一般,冷淡客观。


隐约有人“吃吃”地笑了,没人反应。


楠Ω接住了他,将他塞进衣柜,再忙忙碌碌地在齐木空助的房间里捣鼓一顿,便从房间消失了。


衣柜里,齐木空助躺在衣服堆中沉沉睡着,面色平静,像是永不会醒来。






再次醒来时,齐木空助所看到的便不再是楠Ω的那双令他有些不舒服的眼睛了,但是似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毕竟,他现在所身处的,是一个全然陌生的房间。


房间的装潢不知是不是巧合,大致和他的口味相符,那种相似感甚至让他出现了一瞬——这是他自己房间的错觉。


但是相比他自己的房间,那可不只是奢华了一个度。当然,最大的不同以他的敏锐自是瞬间察觉。


没有齐木楠雄的东西。


“是哪个和我评委相似的家伙吗?但待遇可比我好一点。”他嘀咕。


这个人最擅长的是口不对心,此时他心中警钟长鸣。


怎么可能有这么巧合?


虽说不论是从房间的大小,以及房间里的部件和某些细节来看,比齐木空助的房间可不止好了一个配置。


但这明明就是他的喜好,如果减除掉,空气中那份——寂寞的气息就差不多了。


他是个同理心不强的人,但此刻却由最心底感受将这抹寂寞的味道融入心情。


很熟悉,很接近,仿佛曾经自己也差一点拥有。那种与世界背离,令人疯狂的寂寞。


他陷入这种情绪中无比复加,似乎自己就是他。


他清醒过来,更好奇了——这到底是谁的房间。


“Dr.齐木……您醒了吗?”


这个是小心翼翼到令人有畏缩形象画面的声音,它在门外响起。


“啊,我醒了。”也许是对方语气过于熟稔的缘故,也许是听到这个称呼条件反射的缘故,齐木空助顺口道。


但他很快皱眉,自己不应当这样的,太不谨慎了。


“是,是吗,太好了,您的早餐准备好了。”门口的人突然狂热而胆战道,仿佛和他相识,齐木空助相信自己并不熟悉这个人。


管家吗?有够自来熟,也有够差劲的。


那么带我见见你们的主人吧。


刚才的失误可以挽回,齐木空助对自己有十足的信心。


照目前这个情况来看,似乎是自己被某个人绑架,然后安置到了这里。已知的有,这个人心细,体贴,能把这个房间布置成齐木空助本人的偏好,还准备了早餐。


但不知道是不是鸿门宴。


虽然表现地轻松,但齐木空助知道,他有本事绑架自己,有本事花这个钱,而且还不明目的。


太可怕了。


不仅如此,他也许还有维修改装楠omega的能力,这样的家伙可不多见,不会是异世界的自己吧。


齐木空助一边分析情况,一边套衣服。他花了点时间观察这个房间,确认是否无异样。


柜子里的衣服很普通,几件同款重复颜色,理工男的浪漫。


那人还挺尊重人的。


换衣服的时候齐木空助看了眼自己的脸色,有点差,昨天睡得挺晚的,虽然是常态来着。


让别人久等可不好。


他想着,然后快步走向门,挂上自己的营业微笑。


开门,齐木空助刚一露脸,门口那人原本一脸紧张,瞬间便错愕起来。


“Dr.齐木……您今天出来的可真早。”他讪讪地,似乎不知所措。


“今天?”这人的话瞬间推翻一切推论。


难不成是自己失忆了?他为什么说得像是自己已经居住在这里许久,对自己十分熟识的样子?


“啊,是啊……”年轻人是擅长察言观色的类型,他看着齐木空助比起往常似乎平稳一些的脸色,心中流露出喜悦浇于酸涩的感觉。


“这样啊……”齐木空助突然笑了出来,“我还挺好奇的……”


“你为什么一副“齐木教授今天心情很好我是不是迎来了人生终极”的表情呢?”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年轻人。


完蛋,年轻人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迎来人生终极了。


“吃饭去吧,我饿了。”齐木空助对自己具体是怎么在这里的还是不清楚,但好歹对情况摸清一些,那么接下来得证明猜想了。


齐木教授突然用奇怪地语气问了自己,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先走一步。


年轻人心惊胆战了一路,害怕接下来会有什么灾难发生在他身上。


而齐木空助有稍微注意他一下,除了感慨这家伙居然在这间房子里当管家,还有思考“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很难相处吗?也有道理。


用完早餐后,齐木空助差走了一脸劫后余生样子的年轻人。


他走进了“自己”的实验室,很好找,跟着感觉就行。冥冥中似乎有什么意识支配着他,让他将这一切当做理所当然。


草草扫了一眼,齐木空助发现与他的有一个致命的区别。


——齐木空助从小开始的研究都是以齐木楠雄为中心的。


他有无数张数据表,记录着齐木楠雄从小到大的超能力增长;他的电脑里有一个文件夹,里面全都是齐木楠雄超能力的研究分类;他拥有齐木楠雄五岁以来身体发育的数据;他仔仔细细研究过齐木楠雄哪怕最微小的一丝表情。他了解齐木楠雄比谁都更深,正因为他的研究,几乎都与齐木楠雄息息相关。


他也会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他的研究,乃至他的人生,都贯穿着一条主线——齐木楠雄。


从抑制器到屏蔽器,再到猫咪战车。他将绝大部分精力挥霍在那偏离科学轨道的超能力身上,沉醉在这个世界真正的天才,齐木楠雄身上。


他的人生,齐木楠雄绝对不可或缺。


他会停止呼吸的吧?像把人的灵魂抽走,从此行尸走肉一生。


这个实验室里面的研究对象随心所欲,发明创造天马行空,令人难以探究主人的思维,但毋庸置疑的是,每一项都是天才的创举,像是上帝闲暇时漫不经心挥手散入人间的星火,肆意,轻慢,随性,而耀眼。


这不是自己,但又是“自己”。


也许从世界舆论中可以探索“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通过他人的眼神可以有所了解,但果然搜索引擎能更直接获得答案。


不,也许不是为了获得答案,而是为了品尝那个“自己”,与世界的疏离。


他输入自己的姓名,跳出来最醒目的标题便是:“齐木空助——千年难遇的天才还是与世界作对的行家”。


果然自己不是什么好人,而理由不消片刻便可知晓——


齐木空助扫了一眼晃眼的新闻标题,然后嗤笑一声,继续向下滑动,点开自己百科。


生平介绍与突出成就他并不在意,他第一眼所看见的词语是——独生子。


此时,齐木空助大脑中最鲜明的感受是“怜悯”和“优越感”。


往下翻,那段具体详尽的文字是对他人生的概括。不过,他已经能想象那个可怜的家伙是如何在这个上帝忘记施舍那道光的世界里是如何,苦苦挣扎的。


他从幼年便开始优秀,连跳几级依旧在学校内一骑绝尘,于是七八岁便不耐烦去了剑桥大学,然而,在这个天才云集的地方,他的耀眼依旧无法被遮挡。


毫无疑问,他是天才。


他荣获各种成就,以不可阻挡之势,被认作当今人类所不能企及的智慧象征。


除此之外,他在科研以外的世界也收获了无数璀璨的成就。他就是这个世界的真正明星,这个世界无法夺取光彩的太阳。


然而,正是这荣耀的堆积,编织了齐木空助灵魂的死亡。


“我诞生在这个世界,就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谋杀。”


齐木空助喃喃自语。


他不愿死亡,因为他不认为这一切是他的错,是上帝忘记给他匹配的对手,是上帝把他放在了不合时宜的时间,是上帝将那群庸众投放到他身边。


那个人,对科研态度随意,但也不让任何人干涉他的研究,他说:因为你们都只是些未开化的猴子啊。


那个人,对自己的生活开支毫不节制,不吝用金钱和他人的质疑,堆砌奢靡的生活,他说:这些冷冰冰的物质反倒比人类更接近我的心。


那个人,对他人喜怒无常,态度糟糕,作风古怪,孤僻独行,他说:你们的任何言语都如同糟糕的噪音。


他不知道该怎么填补灵魂的空缺,他不愿意与他人相处,他成为了这个世界最糟糕的人。


但即便如此,他却依旧受到严密的保护,因为他是举世无双的天才,尽管攻击,谩骂,谣言,不解挥之不去,但也没有任意一个人真正愿意他离开这个世界。


别人不了解“齐木空助”,但齐木空助了解“自己”。


那个他,是一头困兽,在孤僻的原野无尽地狂奔,他喧嚣而寂寞的灵魂漫无目的。


态度轻慢,是因为没有人与他同行。


挥金如土,是想用物质填补灵魂的寂寞。


性格怪异,是无人可交流无人可理解。


为什么要生存,为什么还活着?


为什么他们如此愚蠢,为什么他们进化得这么慢?


他的灵魂在荒野里莽撞,他的思想在旷野中流浪。


齐木空助再次确定了自己心中的庆幸。他心头有些难以言喻的难受,大概是他天生淡薄的共情能力在作祟。


在这个没有齐木楠雄存在的世界,齐木空助疯掉,理所当然。


不过,他现在似乎被交换到了这个世界,他可不愿意走入疯狂。


他放弃思考这个世界齐木空助的问题,先决定在电脑里面寻找一下关于自己是如何到这个世界的线索,但失败了。


于是他只好去看看自己的设计图纸,说不定能够找到空间转换仪之类的东西,他相信自己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这样无用功一早上后,齐木空助看看时间,一早上已被荒废。


“那接下来要去哪里调查呢?”


这时齐木空助听见几声不紧不慢的敲门声,一听就不是之前那个年轻人。


他打开门的时候对方愣了一下,接着不自然地推了下眼镜。


“还是这样吗?”他低声。


然后这个沉稳的男人轻咳一声,挺直腰杆汇报道。


“因为您目前的意外状况,我擅自通知了您的父母,请多包涵。”他已经准备好了被冷嘲热讽的准备,看来是很有经验的前辈。


所以是被当做突发精神病之类的吗?齐木空助无奈,想了想,然后露出灿烂而友善的微笑。不出预料,沉稳如他,依旧被吓了一跳,但表现还算不错。


齐木空助在心中恶劣一笑,然后继续笑着,还用着极其渗人的语气说道。


“好啊,反正我也很想妈妈了,麻烦带路一下吧?对了,我肚子很饿,午饭想吃拉面,就原来妈妈家附近那家拉面馆,辛苦了。”


前辈先生面无波澜的脸也微微抽搐,看着齐木空助越发灿烂的笑容,开始疑心这是不是齐木空助新的恶作剧方法。


“那先请跟我来。”不愧是前辈,这种沉着以及职业精神令人赞叹。


将齐木空助带入父母专用会客厅后,前辈先生领着与齐木夫妇相谈甚欢的年轻人带走买拉面,齐木空助欣然地看着年轻人呆滞的脸色,然后还友好地挥手打了招呼。


而他转头继续向齐木夫妇——啊,不也许只是齐木久留美——微笑的时候,二老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


“呜呜……空君,他们说你突然有点怪诶,发生什么了,没事吧?”齐木久留美擦着眼泪扑向儿子,国春则故作冷静地用手机搜索着“儿子得病怎么办,在线等急”。


可能是这个世界的空助所留下的残念,他的胸腔在这一刻立刻涌上如同热潮的温暖。


齐木空助想,那个自己所余的温情大概都留给了家人吧?然而即便是如此温柔,如此温暖的原生家庭,也难以将他从孤独的高峰上拉下。


他的母亲是温柔的,齐木兄弟或多或少都受到她的影响。


但这种影响跟随着“齐木空助”过早独立的思想,以及过去二十多年的孤寂还有与凡人过大的差距而淹没在无尽的黑暗中,偶尔遇光,才会像格陵兰鲨般从冰冷的北冰洋浮上来。


而齐木楠雄就是那道唯一的光。


如同微弱的火苗接二连三窜起,那一次又一次的挫败,带着心底的晦涩堆积起来,然而,在最后却将他对呼吸的渴求夺回,将他从溺水中拯救出来。


因为他是真正的天才,能够打破自己认知,让自己一败涂地的天才。只有他,只有他能让齐木空助的人生充满意义,他的天赋,他的笑容能将他心灵的空虚填满。


惟有齐木楠雄,是他生命中的火光。


齐木空助突然疯狂地想起了自己的弟弟,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他需要一束火把,渴求一点温暖,这股欲望疯狂到令他头疼。


他按着自己的头,痛到面目狰狞,齐木夫妇立刻上来关心。他的视野却越来越模糊,仿佛整个世界都像泡沫一样破碎了一样。


他极度想要碰触那段火光。


像飞蛾扑火般至死不渝。


不知为何,这种渴望让他窒息,让他头痛,他倒下了,然后毫无征兆,陷入深深的睡眠。







“诶,小空在这里?怎么睡在衣柜里啊!太不小心了。”


“什么……嗯,咳咳,找到那个混蛋小子了吗?”故作矜持的外公慢悠悠地走进来,但分明指尖都在发颤。


嗯?我睡着了吗?


在柜外亮光的照射下,齐木空助慢慢撑开了眼,他沉重地爬了起来,身体僵硬到差点动不起来,如同生锈的机器人。


“啊,抱歉,让外婆担心了,好像是最近有点累,觉得衣柜很舒服就进去躺的,结果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吧。”听起来很难信服的理由却因为出自齐木空助之口而被轻易信服。


他没说实话,这不应该告诉二老,更何况,他也不知道楠omega的到来是不是一场梦。


外婆轻拍胸口,算是缓和心脏的跳动。


“既然没事就好,老头子他都差点被吓进医院了,下次一定要注意啊,不要让外公外婆担心。”


外公像辩解什么,但没能插上嘴。


“啊,睡了一上午了,一定饿了吧,正好要吃午饭了,走吧?”


好不容易能插上嘴,外公想说的话又被齐木空助肚子的抱怨声打断,空助看着外公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刚才梦中的不适也消去了许多。


不过,如果楠omega要是真实存在的话,那家伙想干什么?


门外刚走出去的外婆和外公拌起了嘴。


“你找的时候得小心点,别只打开房间门就算了。”


“哼,我可不是随便看看,咳……找人我才没这么粗心呢。”


“那小空在柜子里你不也没找到?”


“那是……”


齐木空助在后面听得好笑,而心头却总算浮起来那个人的名字。


齐木楠雄。


幸好我是在这个世界——


算了,不想这个了。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