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齐黑瞎

1396浏览    241参与
眉目泛山河

【黑瓶】百年孤独

是一个新手,磕了好几年黑瓶之后终于来嚯嚯他们两个了。

请大家指出我的不足我一定会改正!

小瓶在我手里好像ooc了,非常抱歉

———

今天我看起来好勤奋的亚子(?)

我发誓我明天一定写德哈!!!!


————


“哑巴,别板着脸了,笑一个吧。”

沉重的喘息声在黑暗中回荡,连带着调笑的意味一起砸向张起灵。

黑衣男人修长的双手向上伸去,血从受伤的指尖下流,刺眼的红色蔓延开来,划过手心,在黑色皮夹克袖子上流淌。

 

他们本不应该下这个斗。

 

十五人的队伍,现在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剩下的该死的死,没死的也就剩一口气儿,哪下呼吸一顿,气儿换不过来也就过去了...

是一个新手,磕了好几年黑瓶之后终于来嚯嚯他们两个了。

请大家指出我的不足我一定会改正!

小瓶在我手里好像ooc了,非常抱歉

———

今天我看起来好勤奋的亚子(?)

我发誓我明天一定写德哈!!!!


————


“哑巴,别板着脸了,笑一个吧。”

沉重的喘息声在黑暗中回荡,连带着调笑的意味一起砸向张起灵。

黑衣男人修长的双手向上伸去,血从受伤的指尖下流,刺眼的红色蔓延开来,划过手心,在黑色皮夹克袖子上流淌。

 

他们本不应该下这个斗。

 

十五人的队伍,现在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剩下的该死的死,没死的也就剩一口气儿,哪下呼吸一顿,气儿换不过来也就过去了。

下地以前,东家对于里面所了解的情况只字未提,只说这是这一带唯一没被破坏的古墓,还请各位小心。

队里人都是七拼八凑凑出来的,各自底细摸得不清,能看得出来都是行内高手。大概都是心怀鬼胎对陪葬品有着目的性的。瞎子和小哥下来也不过是因为墓里的某些东西也许会对瞎子提供些帮助,毕竟不能让瞎子一直笼罩在溺死于洗脸盆的阴影里。

下斗前他们还在吵架,因为这个斗是张起灵背着齐黑瞎偷偷觉得参加的,齐黑瞎为此创下了三天没和张起灵说话的记录,直到刚刚张起灵不容置疑地扯住齐黑瞎的手,瞎子才决定重新理他。

刚刚开始的时候平安无事,有几个小子甚至还趴在彼此身边低声开着玩笑,各方彼此试探,想摸出彼此底细,嬉笑怒骂,脸皮上的欢乐与摸枪的手反而和谐成一幅画面,在烂成泥的墓主面前各人挑挑拣拣。

陪葬品并无值钱货,于是又向下挖去,百分之百底下会有真正的墓。

敲到地宫上层的砖时,队里的人对视一眼,隐藏在笑容背后的心思也慢慢浮了出来。

 

厄运是从那堵墙开始的。

 

谁能想到,那画中飞天的窈窕身段藏着一排排虫卵,颜色各异,排在一起就是一副壁画,巧妙绝伦。

打头那个小伙子探出手去摸了摸墙壁,忽地惊起一身鸡皮疙瘩,定睛看看,满墙色彩依旧鲜艳,只有他触碰过的地方掉下密麻麻一片虫卵,劈头盖脸砸向他们。

齐黑瞎心里骂了声娘,与张起灵交换了眼神。片刻后他们听到那个小伙子的哀嚎—被唤醒的虫卵从指尖向他身体里面钻。

队伍迅速向后退去,冷眼看着男人痛苦地在地上挣扎,有个脸上带着刀疤的中年女子拿起手枪瞄准他头部,想扣动扳机时意外却先来临。

男人停止了挣扎,虫子撞破他的胸膛与头盖骨,一片片向众人冲撞过来,张起灵和齐黑瞎反应的快,眨眼间避开第一波虫子的袭击。

那个中年女子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她站的比较靠前,虫子冲着她身上扑过来,一秒之内地上多出来一副白花花的骨架子,干干净净,比胖子吃过菜遗留下来的盘子更清洁。

张起灵向齐黑瞎点点头,抽出黑金向手心划开,血刚出现在手心。没想到队伍里有个毛头小子虎彻彻向虫子最密集的地方扔过一小型手雷。

轰!整堵墙在爆炸中轰塌,张起灵被齐黑瞎死死扑在另一堵墙上,听黑夹克男人在他耳边说这回怕不是要栽到斗里。

“这回不是为了让咱下斗的,这就是请人来毁尸灭迹的。”身后火光爆炸声一起演绎,齐黑瞎只是向地下吐了口血,淡淡评价道。“那个虎逼大概不是唯一一个内线,他现在肯定已经挂了,但是他兄弟会再补一刀。”

第二枚小手雷紧跟着他的话就飞过来,这一枚直逼黑瓶二人,齐黑瞎将张起灵猛的一推推向旁边另一个墓室,张起灵伸出双指去抓齐黑瞎却又被他推了一把儿,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齐黑瞎被气浪掀开,狠狠撞上一旁的石壁。

他滚落下来,嘴角弥留笑意,左胳膊以奇怪的姿势搭在一旁,嘴角血珠连成红线流淌,看起来浑身上下伤的最轻的是他特制的墨镜。

 

张起灵承认,当瞎子从石壁上滚落毫无生气躺在地面上时,他脑中嗡地一声炸了。

 

两个百岁老人在一起待习惯了,不知道是谁先动了心,谁又动了情,年年岁岁习惯了身旁有彼此,爱情就一点点磨了出来。所以每天早晨小哥面无表情听着恋人满屋子飙晨间骚话,挤牙膏的手旁是瞎子的刷牙缸。

南瞎北哑。他们一点点就成了圈子里的佳话,吴邪胖子听说之后还亲自跑来送了祝贺,吴邪甚至说什么也要给师父与挚友做一顿饭当作礼物,却被瞎子一个脑瓜崩敲了过去。

“小崽子,你那手艺怕不是要毒害我们两个,怎么你吴家还包办冥婚吗?”

胖子说,那一刻小哥实实在在微笑了一下。

 

他站起来向地上的人走去,在瞎子旁边坐下,右手食指直直打向穴道。

戴着皮手套的手挥了挥,瞎子居然还醒着,他咳嗽着,后背弓得像烧红的虾,咳出来的都是鲜红的血,红艳艳浸满皮夹克下白色T恤。

他伤到内脏了,张起灵伸出手去捂他的嘴,好像那样血就不会流淌出来。

“喂,哑巴,别这么内疚,我头上女鬼刚刚告诉我那群人的装备了,不然我也救不下你。”齐黑瞎还是笑着,手套下的声音一反既往的虚弱。

“我不应该让你也下来,我能应对他们。”

“说什么胡话,然后我独活百八十年满世界找小媳妇儿?得了吧哑巴,你点承认你心里有我。”

明明看上去随时准备归天,他还是开着玩笑,好像事不关己,再睁眼睛又能看到光荣的明天。

 

“哑巴,笑一个吧,别板着脸了。”

沉重的喘息声在黑暗中回荡,连带着调笑的意味一起砸向张起灵。

黑衣男人修长的双手向上伸去,血从受伤的指尖下流,刺眼的红色蔓延开来,划过手心,在黑色皮夹克袖子上流淌。

他胡乱用手指勾掉墨镜,抓到蓝帽衫的领子,缓缓坐起来亲闷油瓶。

表面看来他不过是借了一点力自己撑起身子凑过来,事实上他们两个都知道,是张起灵的手在后面勾住齐黑瞎的腰把他扯到面前。

唇与唇碰撞本应该是风月之事,应该是厨房锅碗旁的日常琐事,床上情欲的生长,众人前旁若无人的被包围在羡慕眼光。

他们一项都没有经历过,此刻的吻中充斥着血的腥味,火药的刺激性气味,尘土附着在彼此身上。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罗曼蒂克,他们有的只有漫长岁月中彼此的陪伴。张起灵的沉默不语习惯了齐黑瞎在他面前喋喋不休,他们失去彼此哪一个都再也找不到心安之处。

 

吻在齐黑瞎向后倒去时结束了,他喘息的间隙开始变短,瞳孔开始放大,心脏跳动的声音开始放慢。

“别走。”张起灵伸出手抓住齐黑瞎的手,“别走,留下,我马上带你回地面。”

“我现在这样我哪也去不了啊,哑巴。”瞎子看起来精神一点了,大概是回光返照,“等一下赶紧离开这个墓吧,反正我要死了也用不到那些东西。”

他招招手让张起灵凑的更近些,附在张起灵耳旁小声说,

“哑巴,我喜欢你,刚才我亲你的时候那个女鬼说她好酸。”

他微笑着死去,再也没有看到闷油瓶眼角流淌出泪珠。

 

夏雪为仪

又是一个不知道该放哪个合集的东西

点绛唇·沙海十年·瓶邪黑花

雪落长白,铜门之后相思海。

古潼京里,命运悄然改。

道上黑瞎,怪柏毛蛇宰。

花解语,流血天气,沙海迷局摆。


这个好像有格律不对的地方……

不管了,写的太早了

有位哥哥评价,只有第一句为佳

点绛唇·沙海十年·瓶邪黑花

雪落长白,铜门之后相思海。

古潼京里,命运悄然改。

道上黑瞎,怪柏毛蛇宰。

花解语,流血天气,沙海迷局摆。


这个好像有格律不对的地方……

不管了,写的太早了

有位哥哥评价,只有第一句为佳

夏雪为仪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生人/

黑:花,你怕生人吗?

花:不怕。

黑:那你给我生一个呗!

花:滚。

/生人/

黑:花,你怕生人吗?

花:不怕。

黑:那你给我生一个呗!

花:滚。

夏雪为仪

瞎哥活到现在真不容易

/谣言不可信/

 黑瞎子:大花听说你的粉红手机是诺基亚的,据说砸晕过粽子,借我玩玩呗~

 解语花:……

 (花儿爷手机消失的第五天,黑瞎子下斗回来)

 面对一堆手机碎片:

 解语花:“……是你吧,瞎子。”

 黑瞎子:“媳妇儿,人家不小心嘛~”

 解语花微笑道:“没关系,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黑瞎子感激动容,就要给解语花一个拥抱……

 解语花:滚开!你若安不好……说!想怎么死!”

/谣言不可信/

 黑瞎子:大花听说你的粉红手机是诺基亚的,据说砸晕过粽子,借我玩玩呗~

 解语花:……

 (花儿爷手机消失的第五天,黑瞎子下斗回来)

 面对一堆手机碎片:

 解语花:“……是你吧,瞎子。”

 黑瞎子:“媳妇儿,人家不小心嘛~”

 解语花微笑道:“没关系,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黑瞎子感激动容,就要给解语花一个拥抱……

 解语花:滚开!你若安不好……说!想怎么死!”

夏雪为仪

依然机智的瞎

/猜硬币/

黑瞎子和解语花都不想洗衣服,这时黑瞎子提议:“花儿,我们来猜硬币吧,你要是猜对了我就去洗。”

“好吧。”

听到解语花同意,黑瞎子十分兴奋的把硬币握在了手中,问:“几几年的?”

“......”

/猜硬币/

黑瞎子和解语花都不想洗衣服,这时黑瞎子提议:“花儿,我们来猜硬币吧,你要是猜对了我就去洗。”

“好吧。”

听到解语花同意,黑瞎子十分兴奋的把硬币握在了手中,问:“几几年的?”

“......”

夏雪为仪

机智的瞎

/送分题?送命题?/

黑瞎子最近迷上了玩手机,解雨臣有些生气

“手机和wifi你只能选一个!”

“你~”

花:⁄(⁄ ⁄ ⁄ω⁄ ⁄ ⁄)⁄

/送分题?送命题?/

黑瞎子最近迷上了玩手机,解雨臣有些生气

“手机和wifi你只能选一个!”

“你~”

花:⁄(⁄ ⁄ ⁄ω⁄ ⁄ ⁄)⁄

夏雪为仪

黑花《柳梢青》

(早期作品)

柳梢青•来世英雄(花)

血雨腥风。江湖哪有,日日晴空。举刀挥棍,拔枪对剑,又怎从容。

此生来去匆匆。是与否,融弹指中。情送今生,明朝化作,来世英雄。


柳梢青·孤狼(瞎)

封闭城郭。曾经伤痛,对月蹉跎。独闯天涯,命途跌宕,险恶风波。

花开花谢如昨。客流浪,重重墓隔。相送南山,作别西水,随处漂泊。

(早期作品)

柳梢青•来世英雄(花)

血雨腥风。江湖哪有,日日晴空。举刀挥棍,拔枪对剑,又怎从容。

此生来去匆匆。是与否,融弹指中。情送今生,明朝化作,来世英雄。


柳梢青·孤狼(瞎)

封闭城郭。曾经伤痛,对月蹉跎。独闯天涯,命途跌宕,险恶风波。

花开花谢如昨。客流浪,重重墓隔。相送南山,作别西水,随处漂泊。

夏雪为仪

传说中的🐷队友

/冬天的太阳/

黑花二人在上大学时,一个寒风刺骨的早上,花儿爷不想上课,就让黑瞎子随便找个理由帮忙请假。结果解语花中暑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校园。

/冬天的太阳/

黑花二人在上大学时,一个寒风刺骨的早上,花儿爷不想上课,就让黑瞎子随便找个理由帮忙请假。结果解语花中暑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校园。

夏雪为仪

有时候,学习好还可以保命

/社会我瞎哥/

放学路上,阿瞎哥伸臂拦住了阿花弟的去路,邪魅一笑,语气轻佻:“知道什么是社会人吗?”

阿花弟挑眉:“不知道又如何?”

双掌轻拍,霎时间数十人将阿瞎哥团团围住。

阿瞎哥淡定道:“就知道你们不知道。今天我教你们个乖,社会人与自然人相对,在社会学中指具有自然和社会双重属性的完整意义的人。”


/社会我瞎哥/

放学路上,阿瞎哥伸臂拦住了阿花弟的去路,邪魅一笑,语气轻佻:“知道什么是社会人吗?”

阿花弟挑眉:“不知道又如何?”

双掌轻拍,霎时间数十人将阿瞎哥团团围住。

阿瞎哥淡定道:“就知道你们不知道。今天我教你们个乖,社会人与自然人相对,在社会学中指具有自然和社会双重属性的完整意义的人。”




老星河老太太

东邪西花南瞎北哑系列👌
后面有藏海花,还有一个瓶邪的《陪你到下辈子》
(我想搞个敬酒系列,但是可能会咕咕咕)

*黑瞎子那个文案憋打我,一想到他我就满脑子青椒青椒青椒……或者……青椒炒肉饭。
难道我给你们把后两张变成“青椒青椒青椒嘛?”

*素材是乌镇,好像还有西湖
*拒绝恶意维权碰瓷撕逼,挑事你直接找老戊辰
*艾特老戊辰  @误丽工作室
*转载小窗通知一声,不需要卑微语气。(不会好好说话的dog别找我)
*做壁纸或者抱图的话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就行

东邪西花南瞎北哑系列👌
后面有藏海花,还有一个瓶邪的《陪你到下辈子》
(我想搞个敬酒系列,但是可能会咕咕咕)

*黑瞎子那个文案憋打我,一想到他我就满脑子青椒青椒青椒……或者……青椒炒肉饭。
难道我给你们把后两张变成“青椒青椒青椒嘛?”






















*素材是乌镇,好像还有西湖
*拒绝恶意维权碰瓷撕逼,挑事你直接找老戊辰
*艾特老戊辰  @误丽工作室
*转载小窗通知一声,不需要卑微语气。(不会好好说话的dog别找我)
*做壁纸或者抱图的话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就行

夏雪为仪

经典问题

吴邪问黑眼镜:“如果小花掉进水里你会怎么办?”

“我会跳下去。”

“想不到你对小花如此情深。”

“不是,我会在他面前游来游去。”


吴邪问黑眼镜:“如果小花掉进水里你会怎么办?”

“我会跳下去。”

“想不到你对小花如此情深。”

“不是,我会在他面前游来游去。”

夏雪为仪

超可爱的一只瞎瞎

七绝•拟瞎子遇蛇

青蛇吐信似人言

言己为何总受嫌

我道蛇兄别寂寞

天地尚有种族缘


然后瞎瞎吃掉了那条蛇

七绝•拟瞎子遇蛇

青蛇吐信似人言

言己为何总受嫌

我道蛇兄别寂寞

天地尚有种族缘




然后瞎瞎吃掉了那条蛇

夏雪为仪

八一七大合集

五律•瓶邪

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用我十年奔波,换你一生自在无忧

十年换一生,为你走刀锋。

湖畔晓风起,雪山又日升。

白沙蛇柏匿,险恶风波腾。

难忘故人念,门前赴誓盟。


五律•黑花

管弦凄切,多少梨园声在;华灯夜月,林下苍苔美人来

一轮飞镜在,试问月谁磨?

三杯玉液满,共饮且婆娑。

佳人美酒佐,不醉又如何。

秋来天气好,闲看恶风波。


七律•张起灵

二指发丘古刀行,斩鬼扼神磷火青。

麒麟浴火终归烬,坚守十年换一生。

道上同行称北哑,吴邪专属闷油瓶。

身抗重任舍生死,族长名为张起灵。


七律•吴邪

古董营生闲老板,芙蓉出水小三爷。

本可醉西湖夜...

五律•瓶邪

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用我十年奔波,换你一生自在无忧

十年换一生,为你走刀锋。

湖畔晓风起,雪山又日升。

白沙蛇柏匿,险恶风波腾。

难忘故人念,门前赴誓盟。


五律•黑花

管弦凄切,多少梨园声在;华灯夜月,林下苍苔美人来

一轮飞镜在,试问月谁磨?

三杯玉液满,共饮且婆娑。

佳人美酒佐,不醉又如何。

秋来天气好,闲看恶风波。


七律•张起灵

二指发丘古刀行,斩鬼扼神磷火青。

麒麟浴火终归烬,坚守十年换一生。

道上同行称北哑,吴邪专属闷油瓶。

身抗重任舍生死,族长名为张起灵。


七律•吴邪

古董营生闲老板,芙蓉出水小三爷。

本可醉西湖夜月,今唯有雪山几叠。

沙茫茫掩去天性,霜漫漫期为永别。

大笑曾天真过往,转身时不见吴邪。


七律•齐黑瞎

机枪一挺手中拿,眼损墨遮因鬼压。

滚滚天雷闲路过,茫茫大漠即为家。

戈滩飞骑尘随马,月下林中戏语花。

惯瞧人世腥风雨,道上阎王齐老瞎。


七律•解雨臣

纤纤玉手泥金袖,矫矫身姿舞为君。

歌消舞散世间闷,解语解忧唤醉人。

夜间风雨如飞血,剑影寒光动野魂。

闲坐且说恩仇古,唯有九门解雨臣。






终极疑问之三叔是谁

七绝•三叔是谁

三波三落为人间,

叔父难分浮世缘。

是是非非何苦辨,

谁凭妙手解连环。

PS叔父一指吴邪三叔吴三省,大花爸爸解连环,一指不知道解连环是大花叔还是大花爸

至于最后一句,我只想说三叔你填坑吧!




都是早期作品,写的早了,有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还算能看

夏雪为仪

花爷都有专属词牌,咱黑爷也得看齐不是么

齐天乐•齐黑瞎(其一)

无穷杨柳年年绿,无情月攀红药。无处归家,无根行客,无奈流年去了。纷纷扰扰。早看惯人间、无聊功耀。只愿一方、天涯角落忆年少。

忆曾年少时候,折枝梅未放,烈酒喝高。晃晃悠悠,伴花起舞,常悟愁思渐少。有烟更好。世事里纷争,老天知晓。今我知秋,也当心不老。

齐天乐•齐黑瞎(其二)

山河万里夕阳尽,重踏上、尘与土。清末八旗,百千宫阙,燃起狼眼无数。奢华难度。旷风草惊飞,天昏沉布。霜雪茅庐,苍茫茫大地谁顾。

又多反清义士,看浊流乱世,英雄忠骨。谓我无非,毛贼敌寇、犹带家国恨侮。纵观今古。渐也了风云,任年华度。浪客漂泊,管明朝哪处!


瞎子姓齐,好不容易找了...

齐天乐•齐黑瞎(其一)

无穷杨柳年年绿,无情月攀红药。无处归家,无根行客,无奈流年去了。纷纷扰扰。早看惯人间、无聊功耀。只愿一方、天涯角落忆年少。

忆曾年少时候,折枝梅未放,烈酒喝高。晃晃悠悠,伴花起舞,常悟愁思渐少。有烟更好。世事里纷争,老天知晓。今我知秋,也当心不老。

齐天乐•齐黑瞎(其二)

山河万里夕阳尽,重踏上、尘与土。清末八旗,百千宫阙,燃起狼眼无数。奢华难度。旷风草惊飞,天昏沉布。霜雪茅庐,苍茫茫大地谁顾。

又多反清义士,看浊流乱世,英雄忠骨。谓我无非,毛贼敌寇、犹带家国恨侮。纵观今古。渐也了风云,任年华度。浪客漂泊,管明朝哪处!





瞎子姓齐,好不容易找了一个齐字开头的词牌

齐潋

黑瞎子x你

    听到他死讯的时候你整个人都崩溃了,满脑子只想给三叔寄刀片。本来就半只脚在圈外的你索性退了圈。


    不见,便不念。


    可你脑海中总是不知不觉出现他戴着墨镜的笑脸,走路莫名其妙地哼起盗笔同人歌,甚至在商场无意间听见典狱司都会泪奔。


    跨年前一天半夜,你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刷微博,顺便看着某某卫视无聊的跨年晚会。突然刷出的一张图片令你睡意全无。这是盗笔最新一章的截图,你一眼便看见了“黑眼镜”三字——他没有死!


  ...

    听到他死讯的时候你整个人都崩溃了,满脑子只想给三叔寄刀片。本来就半只脚在圈外的你索性退了圈。


    不见,便不念。


    可你脑海中总是不知不觉出现他戴着墨镜的笑脸,走路莫名其妙地哼起盗笔同人歌,甚至在商场无意间听见典狱司都会泪奔。


    跨年前一天半夜,你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刷微博,顺便看着某某卫视无聊的跨年晚会。突然刷出的一张图片令你睡意全无。这是盗笔最新一章的截图,你一眼便看见了“黑眼镜”三字——他没有死!


    你捂着嘴惊呼一声,却忽地感觉身子往下一陷,抬头——一张戴着墨镜的笑脸映入眼中。


    这次你惊讶得连叫都叫不出了。


    大脑短暂的空白过后,你开始分析现在的情况:黑眼镜,这个让你朝思暮想茶饭不思废寝忘食的男人,不仅没有死,还在距离跨年二十分钟的时候跑到你家,壁咚,不,“沙发咚”了你?


    瞎子见你这幅反应,似乎觉得有些可爱,脸上笑容又加深了几分。


    他两臂微屈,向你靠近些许,侧过头,在你耳边有意无意地撩拨:


    “怎么?看见我反而不开心了么?”


    “爷可是从很~远的地方跑回来陪你跨年了啊。”


    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来说,根本不需要去刻意的“撩”,仅仅是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和微微上扬的语气以及说话时喷在你耳廓的热气,就已经让你脸红不已。


    你感觉自己的脸烫的要命。


    “我……”


     黑瞎子手臂再次伸直,墨镜下的双眼认真注视着你,等待着你的回答。


     而你只觉得胸腔里的那个小东西在不停的剧烈跳动,撞击四壁。这种感觉令你甚至无法发出一个音节。


    于是你大脑一热,对着瞎子那饱满微张,略带笑意的嘴唇,亲了上去。


    你从没有尝试过亲吻——何况是主动的。但面对着这个男人,你却意外的熟练。你吮吸着他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唇,用舌头仔仔细细地搜索着每个角落,妄图攻占他的口腔与舌头。然而他似乎无甚反应,任凭你用舌头一点一点撬开他的牙齿,开始挑逗他的舌头。


    就在你以为自己在他口中翻天覆地,事实上只是舔得他有些痒——你的力道还是太小。于是他挑起舌头,轻轻松松反守为攻,几乎在瞬间就令你喘不过气,甚至没了迎合的力气。


     而他真正的意图却并不在于此。黑瞎子放过了你的唇舌,转而像一只大猫一般,将头埋在你颈间,柔软的头发蹭得你痒痒的,忍不住轻哼出声,缩了缩肩膀。瞎子似乎有些发笑,若有若无的湿热气息落在你的脖颈上,令你实在有些不知所措。


    黑瞎子忽而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你,你甚至能感觉到他墨镜下灼热的视线。


    “……对不起。”


    黑瞎子低沉而沙哑的噪音再次响起,脸上是少有的严肃。


    “啊?”你完全没有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你根本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见到这个男人,更不用说让他对你道歉。


    “我说,对不起,”男人有些无奈,“这次假死真的是迫不得已。虽然干我们这行的不能给你什么保证,但我以后会尽量不让你担心,嗯?我可舍不得让你守活寡。”


    语毕,瞎子脸上依旧是不羁的笑容,你莫名感动,吸了口气点头:“嗯。”


    趁着你发愣的时候,瞎子悄悄靠近,一个浅浅的吻落在你额头。


    “新年快乐。”


老鼠er鼠鼠
后面好像某人在吃青椒炒饭诶嘿

后面好像某人在吃青椒炒饭诶嘿

后面好像某人在吃青椒炒饭诶嘿

吾翊君安

七夕闹剧

鉴于去年七夕秀秀以孤家寡人为名,把他哥拉去陪她逛街,而瞎子就不得不跟在大少爷和大小姐身后拎包,他完美的计划光荣泡汤。

今年黑瞎子到是早早算计了,此刻他在眼镜铺里指挥着苏万,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万万,你是不是师父的好徒弟?”

可怜我们的万万还是一个三好少年,一手拍着胸脯,“有事儿,师父?要多少钱?”

黑瞎子一掌拍在苏万的头顶,苏万“嘶”地一声,黑瞎子想到还有求于人,又赶紧给孩子揉了揉,“想什么呢?你师父我是那种差钱的人吗?”

苏万无辜,你就是。

为了防止被他这个喜怒无常的师父殃及,苏万赶紧打包票,“那……肯定不是,那师父你打算什么时候还钱啊,我算了一下,衣食住行费用之外,我刚还替...

鉴于去年七夕秀秀以孤家寡人为名,把他哥拉去陪她逛街,而瞎子就不得不跟在大少爷和大小姐身后拎包,他完美的计划光荣泡汤。

今年黑瞎子到是早早算计了,此刻他在眼镜铺里指挥着苏万,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万万,你是不是师父的好徒弟?”

可怜我们的万万还是一个三好少年,一手拍着胸脯,“有事儿,师父?要多少钱?”

黑瞎子一掌拍在苏万的头顶,苏万“嘶”地一声,黑瞎子想到还有求于人,又赶紧给孩子揉了揉,“想什么呢?你师父我是那种差钱的人吗?”

苏万无辜,你就是。

为了防止被他这个喜怒无常的师父殃及,苏万赶紧打包票,“那……肯定不是,那师父你打算什么时候还钱啊,我算了一下,衣食住行费用之外,我刚还替你给霍大小姐交了三年房租?”

毫无预料地,黑瞎子又一大掌拍了下来,“就师父和你这关系,还提钱,伤不伤感情?”

“是是是”,苏万捂着脑袋,嘟嘟囔囔:“就是差钱嘛!还不让人提了?”

黑瞎子也没甚听清楚,“什么?”

“啊——没什么?”苏万抬头,一脸谄媚,“师父你有话就说,我苏万拼了命也给您解决了。”

“哈哈,好万万,也没什么事儿,不至于你拼死拼活的”,黑瞎子邪笑。

苏万长舒了一口气,不对哦,死瞎子这表情不对,肯定不是什么正经差事。“师父,要不……要不你先说说吧,我这心里也好有个底儿。”

“瞧瞧你那话说的,瞎子我有一次害过你吗?”

苏万摇了摇头,内心肺腑:不是一次,是好多次。

黑瞎子终于是开了口,“万万,师父问你,你愿不愿意为我和你师娘贡献一份力量?”

苏万一想,师娘好啊,人漂亮,点头如捣蒜,“愿意愿意。”

“昨天秀秀小姐给解总打电话了,你想不想知道说了什么?”黑瞎子问,“来,师父给你学一个啊,看好了。”

随后,黑瞎子学着秀秀的声调,“小花哥哥,我看上了一个包……明天陪我一起去买嘛?”

苏万有点儿隐隐作呕的趋势,这声音哪有女孩子声线的半点儿甜美?强忍着,“然后呢?”

“然后……然后,秀秀就说女孩子才应该是七夕节的主角,她呢,就是小织女”,黑瞎子一边说,一边看苏万反应。

苏万慢半拍点点头,“嗯,说的挺对的。”

黑瞎子一脸不争气,我呸!但是脸上还是笑着,“万万,那霍小姐是织女了,是不是还缺点儿什么啊?”

苏万一脸明媚,“啊,我知道,缺了牛郎,牛郎织女嘛,刚好一对。嘻嘻,师父,我说的对吧。”

黑瞎子终于露出“孺子可教”的表情,“万万,你再帮师父想一想,要是你师娘陪着秀秀了,师父可就一个人了。师父一个人多可怜呐,就只有缠着你了!”

苏万心里“咯噔”一声响,这怎么行呢,这老狐狸还不玩死他。“师父,你要苏万做什么就说吧,还是您和师娘的幸福最重要,只要能献一份力,苏万自将万死不辞!”

黑瞎子极为满意地拍了拍苏万肩膀,“那就交给你了,去帮织女大人找几个牛郎,别怕花钱,最好是那种能让她不再缠着花儿的。”

第二天,霍秀秀提着刀,满街追杀黑瞎子……

——————————————————————————————

祝大家七夕快乐!💛💛

乍见之欢°

DM火锅店



*因为叫盗墓显得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那就假装放洋p叭

*依然还是沙雕日常


1.街角有一家火锅店开张了。

名字挺有趣的,只有两个字母。

也因此被很多人误解店名是“大妈”。


2.店长吴邪是个帅哥。

他常常觉得自己的帅在古代足以撑起一座青楼。

王胖子:“青楼里都是女的,你清醒一点。”


3.这时候店里真正帅到没朋友的张起灵开口了。

“当柱子有什么好的。”

王胖子为张起灵的神回复激情鼓掌。


4.三人在闲的时候会瞎扯淡。

有一次说起四大名著,吴邪表示自己上学的时候最喜欢看《三国演义》,为了证明还当场背了一段对刘备的描写,得意洋洋地等待夸奖。

王胖子一幅不认识他的样子:“双手垂肩,双耳过膝,刘备...



*因为叫盗墓显得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那就假装放洋p叭

*依然还是沙雕日常


1.街角有一家火锅店开张了。

名字挺有趣的,只有两个字母。

也因此被很多人误解店名是“大妈”。


2.店长吴邪是个帅哥。

他常常觉得自己的帅在古代足以撑起一座青楼。

王胖子:“青楼里都是女的,你清醒一点。”


3.这时候店里真正帅到没朋友的张起灵开口了。

“当柱子有什么好的。”

王胖子为张起灵的神回复激情鼓掌。


4.三人在闲的时候会瞎扯淡。

有一次说起四大名著,吴邪表示自己上学的时候最喜欢看《三国演义》,为了证明还当场背了一段对刘备的描写,得意洋洋地等待夸奖。

王胖子一幅不认识他的样子:“双手垂肩,双耳过膝,刘备他妈是袋鼠,他爸是小飞象吗?”


5.吴邪有个人生赢家发小,叫解雨臣。

具体赢在哪呢?赢在钱包的厚度和存款额度。

但解雨臣并不感到满足。

吴邪:“你到底觉得怎么样才算有钱?”

解雨臣:“家里有台ATM机……吧。”


6.有一次解雨臣来吃饭,当时店里人不多,张起灵刚拖过地。

王胖子一看是解雨臣,十分激动地跑过来,边跑边挥舞着菜单问:“花儿爷吃点啥?”

然后不小心踩到了水渍上,摔得非常惨。

解雨臣感叹:“幸亏这么多肉垫着,要不然多疼啊。”


7.新招的店员齐黑瞎竟然跟解雨臣认识,吴邪表示十分惊讶,顺便把招待解雨臣的工作统统交给了他。

解雨臣一边扒拉手机一边抱怨:“今天又有几个女生跟我要微信,太令我困扰了。让我总是在想,为何我如此迷人。”

齐黑瞎一把抢过解雨臣的手机,对着解雨臣懵逼的脸拍了一张照片。

“解总,你需要看看照片清醒一下,冷静冷静。”


8.吴邪对于解雨臣跟齐黑瞎的交情很好奇。

解雨臣:“我们俩认识十多年了。”

吴邪:“交情很深啊,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解雨臣:“因为我总是在抽烟的时候想起他。”

吴邪:“然后呢?”

解雨臣:“我不抽烟。”


9.王胖子很羡慕别人有时间去旅行。

并不想给王胖子放假的吴邪安慰他:“虽然你没有说走就走的旅行,但你有说涨就涨的体重啊!”


10.有段时间吴邪频繁投喂张起灵,让小哥的脸在半个月内圆了一圈。

王胖子看张起灵吃得开心,深受感染,跟着张起灵从小吃街这头吃到了小吃街那头。

后来发现,张起灵只是胖着玩玩,可是他自己胖得很认真。


11.吴邪:“这几天 营业额很可观,我请大家吃饭吧,想吃什么?”

齐黑瞎:“龙虾。”

张起灵:“螃蟹。”

王胖子:“我都行,只要是带壳的。”

吴邪:“那就要一份龙虾要一份螃蟹再来一盘香瓜子吧。”


12.解雨臣:“吴邪每次都叫你来招待我,到底是怎么想的?”

齐黑瞎:“我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想的,但我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解雨臣:“哦?说来听听。”

齐黑瞎:“你得到我的人却得不到我的心。”


13.齐黑瞎跟张起灵聊起打扫卫生的事。

齐黑瞎:“唉,那些不文明的人留下的口香糖印实在是太难清理了,令人头疼。还好我机智想到了办法。”

张起灵:“什么办法?”

齐黑瞎:“在清理的时候吃片头疼药。”


14.吴邪:“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要么喜欢钱要么喜欢颜,搞得网上那么多撕逼扒一扒。”

解雨臣:“我就不一样,我要是喜欢一个人一定是看上对方的内在美。”

吴邪:“你为何如此自信?”

解雨臣:“因为我比对方有钱还比对方好看。”


15.解雨臣和张起灵聊天。

解雨臣:“每次买东西我都觉得那些人在骗我,只有她们开头说的是真的。”

张起灵回以一个疑惑的眼神。

解雨臣:“她们的开头是,帅哥啊。”


16.齐黑瞎不满工资太低,于是买了个茶杯,上面印有“我要涨工资”几个字。

每天上班时,他都会把茶杯印有字的一面正对着吴邪放。

结果今天吴邪对他说,放他一天假。

齐黑瞎惊喜万分,问:“怎么突然给我放假了?”

吴邪温和地说:“我觉得你这几天总是在做梦,应该让你回去好好睡一觉。”


17.解雨臣来店里玩得晚了就会在店里留宿,一般跟吴邪一起睡。

这天王胖子刚刚躺下准备睡觉,解雨臣就敲门说和吴邪吵架了,过来跟他挤挤。

几分钟之后吴邪也来了,说要给解雨臣道歉。

然后连推带拽地把王胖子推出去,顺手锁了门。


18.然后吴邪说:“你去我房里睡吧。”

过去之后王胖子才知道,原来他屋里的空调坏了。


19.吴邪丢了个手机。

齐黑瞎:“怎么丢的?太不小心了。”

吴邪:“新买的蓝牙耳机质量太好。”

众人表示疑惑。

吴邪:“我带着蓝牙耳机跑步,跑出去两条街才发现手机被偷了。”


20.齐黑瞎最近爱上了写作,而且经常强迫众人听他朗读自己的作品。

解雨臣:“逼着我听这种东西你是脑子有坑吗?你到底为什么能面不改色地读这种东西啊?”

齐黑瞎:“因为我觉得我像莎士比亚。”

解雨臣:“好吧,我也觉得你像。”

齐黑瞎:“真的吗?哪里像?”

解雨臣:“你莎比。”


杂货铺

黑爷不能输!

黑瞎子vs黄少天:http://t.cn/Aijs1dGd 


你一票,我一票,瞎子转眼就出道

黑瞎子vs黄少天:http://t.cn/Aijs1dGd 


你一票,我一票,瞎子转眼就出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