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8万浏览    7725参与
Auston27

昂秀和龍弟可爱死了😭

昂秀和龍弟可爱死了😭

Null-E.V.S.A.
墨丘利的官配CPTiron。...

墨丘利的官配CPTiron。

原通天塔I型AI复合龙形重武器【神权】,后因为质疑通天塔命令的意义,携带反物质发射组叛逃。

通天塔联系墨丘利抹杀Tiron,与墨丘利正面交手,墨丘利惨胜。通天塔回收反物质发射组,Tiron作为政治筹码交给移动城邦亚特兰蒂斯进行技术解析。

Tiron在一次自检中意外苏醒,再一次叛逃。

性格温和,相较墨丘利而言更为乐观。尽管叛逃前的经历如同地狱,Tiron仍然认真地对待着这个世界。

和墨丘利的关系更接近战友,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兵戎相见。被墨丘利科研人员背景下的强大战斗力吓到过,仔细观察之后开始怀疑墨丘利与通天塔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

墨丘利的官配CPTiron。

原通天塔I型AI复合龙形重武器【神权】,后因为质疑通天塔命令的意义,携带反物质发射组叛逃。

通天塔联系墨丘利抹杀Tiron,与墨丘利正面交手,墨丘利惨胜。通天塔回收反物质发射组,Tiron作为政治筹码交给移动城邦亚特兰蒂斯进行技术解析。

Tiron在一次自检中意外苏醒,再一次叛逃。

性格温和,相较墨丘利而言更为乐观。尽管叛逃前的经历如同地狱,Tiron仍然认真地对待着这个世界。

和墨丘利的关系更接近战友,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兵戎相见。被墨丘利科研人员背景下的强大战斗力吓到过,仔细观察之后开始怀疑墨丘利与通天塔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

疾风之痕

【翻译】WoF 11 失落的大陆 第二章(续)

圈子真小,感觉看的人(龙)就固定五六个。

还是那句话,有错误或不足之处欢迎指出!毕竟没人指出我就无法改进不是。


第二章(续)


他们进去的时候糖之梦只有一个顾客:一条翅膀上有黑色条纹,鼻子和尾巴上有零零星星的红色鳞片的柠檬黄年老蜂翼。她透过眼镜打量了他们一眼,就回去继续研究架子上淡粉色和紫色的糖果。看到他们,柜台后面那条蜂翼龙一僵,不满地甩了甩红色的长尾巴,眉头都挑到天上去了。

“您好!” 露月高兴地说道,无视店员的表情。 “请给我们来两份珠蜜露。” 她轻轻碰了一下脖子上戴着的灰色软丝袋,让里面的鳞币叮当作响。

“你们的女主人是谁?” 店员问道。 “她是刚来这个蜂巢吗?她应该知道我们一般不...

圈子真小,感觉看的人(龙)就固定五六个。

还是那句话,有错误或不足之处欢迎指出!毕竟没人指出我就无法改进不是。


第二章(续)


他们进去的时候糖之梦只有一个顾客:一条翅膀上有黑色条纹,鼻子和尾巴上有零零星星的红色鳞片的柠檬黄年老蜂翼。她透过眼镜打量了他们一眼,就回去继续研究架子上淡粉色和紫色的糖果。看到他们,柜台后面那条蜂翼龙一僵,不满地甩了甩红色的长尾巴,眉头都挑到天上去了。

“您好!” 露月高兴地说道,无视店员的表情。 “请给我们来两份珠蜜露。” 她轻轻碰了一下脖子上戴着的灰色软丝袋,让里面的鳞币叮当作响。

“你们的女主人是谁?” 店员问道。 “她是刚来这个蜂巢吗?她应该知道我们一般不把买贵重物品这种任务交给仆从做。”

“我们不是任何龙的仆从。” 露月愤怒地说道。 “我们是买来自己吃的!”

“我们还不是任何龙的仆从,” 露蓝赶紧补充道。 “我们还在上学。” 他指了指他们的翼苞。 “其实今天是她的变形日,所以,我们很快就会知道自己的任务了,然后我们的…呃…我们的主人会…呃…” 他觉得还是闭嘴好一点。从店员紧皱的眉头来看,他说的话显然对他们没什么益处。

“没错,” 这位销售员道。 “不管怎样,如你所见我正在协助另一位顾客,恐怕你们要等一会了。” 他眯了眯眼,用下巴指了指那个戴眼镜的蜂翼龙。

露蓝和露月向她看去。那条年长蜂翼龙的口鼻正凑近一盒珠蜜棒。在他们的注视下,她用口鼻把一包方糖蹭到面前,一边咕哝一边用爪子轻敲着方糖,仿佛在数有多少个方糖。

露月给了店员一个“你在开玩笑吗?”的眼神。店员无视了她。

“我们可以等一会。” 露蓝悄声对她说道。挑起事端只会让他们两爪空空地被赶出去。

似乎过去了几个世纪那么久。露蓝欣赏着店员身后精美的糖制艺术品:一只优雅的淡绿色螳螂在祈祷,一只闪闪发亮的蓝白色蝴蝶,一排颜色各异的宝石色甲虫,还有几个迷你的黄蜂。他好蜂翼龙奇吃掉几个与他们女王同名的东西会不会算大不敬。

这些精致的艺术品是不是这个店员做的呢?他是不是每天清晨就在店铺后面的房间里,小心翼翼地往泪滴状的模型里倒蜂蜜,往星形巧克力上撒碎橘子皮呢?他是否喜欢每天来这里工作,还是已经对甜味儿腻到只能吃下最咸的瞪羚肉干?

露蓝猜测那个店员是希望他的无理能把他们气走——现在估计他已经后悔了,因为这样意味着有两条丝翼龙在他的宝贝店里晃荡,任何路过的龙都有可能看见。他大概后悔没把东西卖给他们,好把他们尽快打发走。现在他只能和他们一起等待另一位顾客做好决定买什么。

大门突然打开了,一阵外面集市的喧闹随着两条蜂翼来到了店里。他们轻浮的说笑在看到露蓝和露月站在柜台前时突然地止住了。

“噢,” 其中一条蜂翼道。 “金龟子,你的新顾客…很有意思啊。”

另一条蜂翼龙咯咯地笑了,走过露蓝身边时紧紧地收着翅膀,避免碰到他。

“别担心,象甲先生,他们很快就要离开了。” 金龟子道,神奇地同时显得油腔滑调又紧张兮兮的。

“我们会的,” 露月道。 “只要我们买到珠蜜露就走。”

金龟子的鼻子抽了一下,仿佛她是一只被他发现在啃食他家地毯的蛾子。

“蜂巢在上,没翅膀的生活该有多无聊啊,” 象甲道,围绕着两条丝翼幼龙踱步。 “我打赌你们肯定感觉自己像半条龙。几乎连龙都不是。你的翼苞倒是很可爱,我可以碰一下吗?” 他往露月的背部伸出爪子。

“不!” 露月喊道,从他身边猛然跳开。

露蓝不清楚现在谁更惊恐:他自己,金龟子,还是那条无理的蜂翼?

“你可以我碰我的,” 他赶紧道。 “今天是她的变形日,所以她—两个—是,嗯,最好不要在快蜕变时碰。” 这完全是屁话。露月只不过是对那些能让他们惹上大麻烦的龙粗鲁和不耐烦。外面的蜂翼士兵只要任何蜂翼龙喊一声就会立刻出现。

“Ohhhh,” 象甲道。 “没错,当然了。” 他补充道,就好像他非常了解丝翼龙的蜕变。 “想必你很兴奋吧,小丝翼。”  他伸出爪子粗鲁地戳了戳露蓝的翼苞,仿佛他在尝试直接用力把露蓝的翼苞展开。露蓝努力不龇牙咧嘴。他尝试通过想象象甲的生活来减轻不适感——或许他有一个爱着他的家庭,每天早上他们会用一个拥抱跟他告别。或许他特别渴望成为一名士兵,但就是无法达到士兵学院的入学标准。或许他反而被分派到了一个管理或收集的工作,而这让他在面对地位比他低的龙时会变得如此傲慢毒舌。

不过尝试对这条龙产生同情并不容易。很大几率他这个样子只是因为他是个混蛋,并且一直都是这样。

那条戴着眼镜的老蜂翼龙突然出现在象甲身边。 “没必要这么无理,象甲。” 她对他说道。 “你能过来帮我看看瓶装花露吗?我总害怕我这不听使唤的老爪子会不小心砸掉。”

“当然了,圣甲虫女士。” 象甲恭敬地答道。他放开露蓝,跟着圣甲虫女士走到了店铺的另一头。

圣甲虫女士?露蓝想道。如果她有头衔,那么她肯定跟女王有某种关系。估计是女王的一个姐妹或阿姨,但她没有一个自己的蜂巢。不管怎样,她在蜂翼阶层里地位还是相当高的。这也可以解释象甲对她的态度了。

“Mmmmm,刚刚有龙提到了珠蜜露,搞的现在我必须来一点了。” 象甲的朋友道。她一直高兴地当露蓝和露月不存在。 “我们要六份珠蜜露,六个小糖蜂,还有一盒杏仁太妃糖。包的好看点。”

“没问题,” 店员道。他从柜台下面拿出一个淡粉色的盒子,开始往里面装她想买的东西。

“啥也别说,” 露蓝对正在用想杀龙的眼神盯着金龟子的露月说道。 “这里就是这样。”

值得赞扬的(也让露蓝很意外的)是,露月咬着牙没说话,直到那两条蜂翼拿着他们的糖,吊儿郎当地离开了店铺,一边还大声地私语着没有翅膀的可怜小淘气鬼怎样把这里搞的一团糟。

“所以,” 露月尽量礼貌地对金龟子道。 “拜托了,我们现在可以买珠蜜露了吗?”

“等圣甲虫女士不再需要我协助的时候。” 他嗤之以鼻道。

“但是—他们—你刚刚—” 露月抗议道。

“麻烦你解释一下。” 露蓝回头发现圣甲虫女士用看一块已经被嚼得索然无味的骨头的眼神看着金龟子道。她已经数完了方糖,开始在台灯下研究一瓶花露。毫无征兆地,她的停下了爪子上的动作,尾巴像响尾蛇一样卷了起来。 “按照我的理解,你让这些没翅膀的小家伙等着是为了协助我?”

“没事的,圣甲虫女士。” 金龟子不紧不慢地道。 “他们不介意等。您是我最重要的顾客。”

“呵,那我不想做你最重要的顾客。” 她厉声道。 “现在就为他们服务。”

露蓝戳了戳露月,尝试让她把脸上的得意洋洋收敛一下。

“我的女士,” 金龟子道。 “我坚持先为您服务。在这家店里,服务皇室成员永远优先,然后才轮到低等龙。”

“即使我坚持要你先为他们服务?” 她冷冷地说道。

他们大眼看小眼地看着对方看了很久,让露蓝突然意识到圣甲虫女士在蜂巢里的地位怕是没那么简单。圣甲虫复杂的社会地位竟让这名店员不介意试探一下她的权威。

毫无预料地,空气中有了变化。露蓝的鼻子抽了几抽。空气中多出了某种…气味。一开始只是一点点,几乎闻不到的腐臭味,但逐渐变得更加强烈,更加刺鼻,更加可怕。露月干呕着捂住了口鼻。

“我的女士!” 金龟子大喊道。他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仿佛这味道是圣甲虫女士往他脸上打了一拳。 “请不要这么做!您这样我今天这生意就没法做了!这真的没必要!”

“我说,” 她嘶嘶道, “现在就为他们服务。”

他慌张地从柜台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盒子,往里面丢了两份珠蜜露。 “给,” 他对露月喘息道。 “拿走。”

“多少钱?” 她透过爪子问道。

“你还是快走吧,” 他乞求道。

露蓝拿上盒子,但露月停下从小包里拿出了两个鳞币,丢在柜台上,才往门口奔去。

“我大概应该谢谢您了。” 露蓝对圣甲虫女士说道,同时努力不用鼻子呼吸。她看上去极其平静,一点都没被这气味影响。

“下次去一家对丝翼龙友好一点的店吧。” 她建议道。

他点了点头,跟着露月逃到了集市里。

“那是她干的吗?” 露月问道,一边在店铺间快速穿梭。 “那可怕的味道是她制造出来的吗?

“我听说有的蜂翼有这种能力。” 露蓝道。 “但我之前以为没有龙会真的去用这能力。我的意思是,他们为什么会要用呢?”

“为了恐吓他们的敌人!” 露月答道。 “三月啊,如果是我我肯定会用了!如果我有这种放出奇臭无比的气体的能力,我肯定会在那个叫象甲的家伙靠近我的翼苞时往他脸上喷一些。Ooooo,那感觉肯定很爽。”

“你也就能爽那么几秒钟,” 露蓝指出道。 “然后你的感觉就会与爽完全相反了,因为你会被判终身监禁。”

“露蓝,” 她道。 “你不觉得蜂翼可以随意对我们使用他们的能力,我们却不能反抗这件事很不公平吗?”

“一点也不!” 他迅速扫了一眼周围的龙,但从反应来看他们似乎都没听到这叛国言论。集市里很吵,而且他们在快速地在摊档之间穿梭,露蓝只能期望没龙能听到他们的谈话。 “蜂翼救了我们,还记得吗?我们一族同意了接受他们的女王做我们的女王。不仅如此,宇宙把这些能力赋予给他们而没给我们一定是有原因的。这也是为什么蜂翼龙在掌权。”

“但如果我们反抗,他们就不一定能掌权了。” 露月指出道。

“露月,” 他把她赶进一条通往蜂巢其他楼层的通道。他把声音放低:“丝绸在上,你今天怎么了?我知道剑尾有不少疯狂地想法,但求你不要被他连累去跟他一起坐牢。

“这些都是我的想法,” 她生气道。 “他是从我这里学来的。”

“那么别把我也连累了。” 他捂住自己的耳朵。 “啦啦啦,大家都是蜂巢好公民。”

他姐姐翻了个白眼。 “噢,露蓝啊。” 她犹豫了一下,研究着他的脸,又摇了摇头,似乎没找到她想要的答案。 “好吧,对不起。” 她甩了甩爪子,往下看向她的爪腕。 “我这样大概是因为我要开始产丝了。这比我预料的要疼。”

她的爪掌和爪腕比之前更亮了。在亮堂的市集里露蓝没发现,但在这阴暗的通道里却很难不注意到。她鳞片下似乎挤着一个个小火球,一堆融化的金橙色泡泡。

“你这看起来不太正常。” 他焦急地说道。 “我从没见过有龙的丝腺在蜕变前变成这个样子。你有见过这种情况吗?”

剑尾和他的姐姐艾蛾不久前才经历了他们的蜕变。他还记得他们的腕部也曾微微发亮,但没有像露月这样的——而且他们也没提到过有疼痛感。

蜕变会疼吗?为什么没龙提醒过他们?

“我相信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她耸了耸肩道。 “每条龙的蜕变都不太一样。”

“我们是不是该去看一下医生?”

“门都没有。” 她答道。她把那盒珠蜜露抢了过来。 “我才不要把这完美的最后一天浪费在医生那里,被某些认为我们又奇怪又恶心的蜂翼研究。我好得很!马赛克公园走起!”

说着露月就往前跑去。露蓝担心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这才跟上她。他可以看到通道的墙上反射着露月腕上的光。

她会没事的吧?

如果一切都将改变,那么请至少是可以预料的普通变化。

清瞳之灵啊,如果你在听:请您保佑露月,让露月的蜕变正常进行。

还有,如果您有时间,您能不能保佑她不因为叛国而被捕?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太棒了,谢谢您。


一头废龙
是给自己的生日贺图啦 18“一...

是给自己的生日贺图啦

18
“一起来吗,心里那坨黑漆漆的东西?”
“今后还请多指教。”

一下一堆bb

龙是本体没错,人吗....不太会画背影但是那大概也是我?两个我大概就像《荒原狼》说的,每个人心里住着它自己和一匹荒原狼,双方要好好相处,要不然每天就在交替中煎熬.......就是要接纳自己的意思啦。

这张图一开始是非常暴躁的打稿铺色然后冷静下来之后再画,所以可以看到速写式翅膀?然后本来想画山结果一暴躁就开始涂圈圈.....结果我整个擦了一遍又重新勾起来,如果仔细看大概还能看到之前的痕迹。这样的圈圈山大概就是代表负能?

是给自己的生日贺图啦

18
“一起来吗,心里那坨黑漆漆的东西?”
“今后还请多指教。”

一下一堆bb

龙是本体没错,人吗....不太会画背影但是那大概也是我?两个我大概就像《荒原狼》说的,每个人心里住着它自己和一匹荒原狼,双方要好好相处,要不然每天就在交替中煎熬.......就是要接纳自己的意思啦。

这张图一开始是非常暴躁的打稿铺色然后冷静下来之后再画,所以可以看到速写式翅膀?然后本来想画山结果一暴躁就开始涂圈圈.....结果我整个擦了一遍又重新勾起来,如果仔细看大概还能看到之前的痕迹。这样的圈圈山大概就是代表负能?

墨龙莫
折枝无赖

【黑白双金龙】

身为被基因修改的战争机器alpha,Leo从出生起就很难对什么人产生感情,共情能力过低的他向来对生命和感情视如草芥,他从小接受的训练,就是如何将一个鲜活的生命,变成一堆冰冷的烂肉。

不知道是信息素作怪,还是re本身的能力,这个与Leo百分百契合的omega,从Leo身旁的培养仓中诞生,连出生第一眼,所见都是他有名无实的兄长Leo。

幼年的omega天真爱幻想,还没来得及长出去战场翱翔的翅膀,但是足够做一个敏感又宽容的陪伴者。Leo对re有着令人惊叹的耐心,作为Leo的感情底线,re所接受的情感训练变成了Leo行事中最后的一层底线。

律法是约束不住仅次于巴尔德的强者的,除非愿意舍弃整个天幕与他为敌。

omega...

身为被基因修改的战争机器alpha,Leo从出生起就很难对什么人产生感情,共情能力过低的他向来对生命和感情视如草芥,他从小接受的训练,就是如何将一个鲜活的生命,变成一堆冰冷的烂肉。

不知道是信息素作怪,还是re本身的能力,这个与Leo百分百契合的omega,从Leo身旁的培养仓中诞生,连出生第一眼,所见都是他有名无实的兄长Leo。

幼年的omega天真爱幻想,还没来得及长出去战场翱翔的翅膀,但是足够做一个敏感又宽容的陪伴者。Leo对re有着令人惊叹的耐心,作为Leo的感情底线,re所接受的情感训练变成了Leo行事中最后的一层底线。

律法是约束不住仅次于巴尔德的强者的,除非愿意舍弃整个天幕与他为敌。

omega一般都感情丰富,这一点哪怕是半圣龙re也无法逃脱,随着成长,他终于认识到自己的兄长藏着一个残忍暴戾的内核,深埋着茹毛饮血的渴望,而他所表现出来的温润有礼,只是一层皮,不过是随时会破碎的隐忍。

re怕极了,他不是不敢相信自己能多一个alpha起多大的作用,而是害怕自己没法成功担当起一个合适的弟弟,一个亲人的位置,而让Leo失望。

他有些惶恐,缺依然大胆,他开始小心翼翼的任性,来测试Leo的底线。或许他低估了alpha的神经,又或者是低估了Leo对他的纵容程度,多次试探无果,又正巧他萌生了去战场的想法,但这次Leo没有答应他。

愤怒的alpha第一次用信息素逼得弟弟连呼吸都感到绞痛,整个人血液飞速流动,几乎要把心脏涨破,像条濒死的鱼,只能从喉咙里咳出几声濒死的血沫。

谁也无法夺走巨龙的珍宝,哪怕是珍宝本身也不可以。

这次事件之后,Leo深感愧疚,又气的发疯,很久都没有见re,这时他们已经十六岁,基因修改的alpha迅速成长成年,比正常alpha提前四年成年,他的骨骼抽长得发疼,鳞片成片掉落,信息素浓重而不稳定,神志也不甚清楚,除了巴尔德来下了一个禁锢结界,几乎没人敢靠近他的屋子。

re在屋外哭喊,差点把他们的创作者生吞活剥,但Leo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成年三天后,Leo带着多明尼克迅速来到龙部,跟着休整结束的白风,离开了天幕基地。

给re留下的,只有一份三年之期。


墨龙莫
楠竹桑-N

“对不起没能给你你想要的……”

“没关系,你们就是我的一切。”


(哇……上色真的会毁啊!!!明明知道自己不擅长上色却还要去作死qvq!)

我爆哭!!!

“对不起没能给你你想要的……”

“没关系,你们就是我的一切。”




(哇……上色真的会毁啊!!!明明知道自己不擅长上色却还要去作死qvq!)

我爆哭!!!

Dawn Wing

人生第一次有偿……肝了一天赶完的
P2是糟糕的草稿
(喂你的素描什么时候开始练啊)

人生第一次有偿……肝了一天赶完的
P2是糟糕的草稿
(喂你的素描什么时候开始练啊)

如堕五里雾

我相信这是这个本上第一张画也是最后一张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苦了
是跨页的,第二张是全图

我相信这是这个本上第一张画也是最后一张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苦了
是跨页的,第二张是全图

呜呜呜呜王几
是龙魔伽!(紫和伽蓝混一起变粉...

是龙魔伽!(紫和伽蓝混一起变粉了我也不知道为啥,,,依旧私心tag

是龙魔伽!(紫和伽蓝混一起变粉了我也不知道为啥,,,依旧私心tag

Mr.Dog
欠稿-1(头像稿)金主久等 @...

欠稿-1(头像稿)金主久等 @一支嘤糖浆╮( ̄▽ ̄"") 


你妈的色差

欠稿-1(头像稿)金主久等 @一支嘤糖浆╮( ̄▽ ̄"") 


你妈的色差

星寒灬翎
你永远不知道缺钱的画师有多能肝...

你永远不知道缺钱的画师有多能肝,依然是约稿

你永远不知道缺钱的画师有多能肝,依然是约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