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哥

3945浏览    617参与
Joye

来点龙哥(๑•̀ㅂ•́)√

来点龙哥(๑•̀ㅂ•́)√

Cielyas💜
Happy your G da...

Happy your G day.  M.Y.G.O.D.

Happy your G day.  M.Y.G.O.D.

小冬

【朱一龙×虚构女主】晴天似你(十)

  #娱乐写文,不上升真人

  #第一部的平行世界


   ~~~~~~~~~~~~~~~~~~


  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朱一龙看着突然跌入怀里的唐晴也是处于懵逼状态,刚刚只是听一个人喊了一声哎呦,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再看就是有个人直直地朝自己倒,身边坐着的小袁推了一把自己的手臂,刚刚好接住。


  大眼瞪小眼。


  “哎呀姐!抱歉啊我的脚刚刚扭了,蹲下来不小心绊倒你了……”孙妍露出一副愧疚至极但是看到朱一龙后又惊讶的表情:“哇塞,好巧啊!”


  奶奶的!


 ...

  #娱乐写文,不上升真人

  #第一部的平行世界


   ~~~~~~~~~~~~~~~~~~


  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朱一龙看着突然跌入怀里的唐晴也是处于懵逼状态,刚刚只是听一个人喊了一声哎呦,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再看就是有个人直直地朝自己倒,身边坐着的小袁推了一把自己的手臂,刚刚好接住。


  大眼瞪小眼。


  “哎呀姐!抱歉啊我的脚刚刚扭了,蹲下来不小心绊倒你了……”孙妍露出一副愧疚至极但是看到朱一龙后又惊讶的表情:“哇塞,好巧啊!”


  奶奶的!


  唐晴感觉自己又被套路了,想趁着朱一龙还有一点迟缓的时候挣扎着站起来,小袁却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可不是吗!真是缘分到了挡都挡不住,晴姐你来和哥一起坐,我和妍妍去遛遛!”


  说完就“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和孙妍手拉着手跑了。


  “唉!”唐晴一手拄着地面,从朱一龙的怀里站起来,结果被一到力量再次压了下去,耳边被贴近:“你要是闹得动静太大,周围人可都看过来了。”


  “……”她的动作僵住。


  刚刚的动静其实并不大,孙妍和小袁说话的声音刻意压低了一些,周围人只当是普通的朋友见面寒暄,并没有在意这边,但是如果再发出大声响,说不引人注意是假的。


  唐晴复杂地看了朱一龙一眼,不经意瞥向他脑后,瞬间石化。


  “怎么了?”朱一龙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刚好看见他们两个开过来的车开走了。


  开走了……

  走了……

  了……


  我诅咒你们两个迷路绕巴黎三圈……唐晴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什么鬼!


  在心里吐槽完,她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刚刚因为挣扎,身体已经坐了起来,但是却坐在朱一龙的怀里,腰被他的一只手护着,而自己的手由于无处安放,于是下意识地搭在了他的肩上。


  看起来就像是热恋期腻歪小情侣的坐姿。


  “呃……”唐晴松开了手,从朱一龙身上移开,坐到了他旁边……相隔一米的地方。


  怀中的人突然离开,空落落的感觉让朱一龙有些失落,看到她的动作苦笑了一下,却还是移动了自己的位置,坐到了她身边。


  他……唐晴蹙眉,想再移动时被抓住了手:“就陪我看个日落,可以吗?”


  他的声音低低的,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她,而是看似很平常的表情看着天,暖橙色的云霞映着他的侧脸,淡淡的悲戚让人心疼。


  她没再答话,而是静静地坐好,和其他人一样欣赏着日落。




  粉红色和暖橙色的云彩交织缠绕,白云畏惧耀眼的光而默默下退,亦或者甘心被染上这样的色彩,烧红了天空。古老而浪漫的埃菲尔铁塔静静矗立,一排大雁绕着它飞过,时间都慢了下来。


  两个人就这么坐着,安静异常。


  还是朱一龙率先打破了沉默:“你昨晚的事情……解决了吗?”


  “解决了。”刚刚在车上的时候,唐晴接到了乔正然的电话,说安杰列导演同意了她的要求,约翰不再是电影的副导演,给她的赔偿也会如数到账。“我没吃亏,你放心。”唐晴难得在面对他的时候露出小得意的表情,弯弯眉眼道:“我找了安杰列导演,要求给我赔偿和违约金,还有罢免约翰的副导演职位,不然我就曝光昨晚他的录音,再去起诉他,然后导演同意了。”


  朱一龙挑眉,对她的举动略微有些惊讶:“态度这么强硬?”


  “那当然,我早就不是刚刚在娱乐圈试水的小姑娘了,既然手里有武器,就不怕他不同意,不同意还更好,录音一旦曝光,他翻身的机会就很小了。”她确实是这么想的,也不在乎。


  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五年前做事总是给别人莫大仁慈的小姑娘,现在已经可以眉头不皱地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他微微阖眸,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起码她可以不再依靠任何人给予的保护了……包括他给的。


  “你很不想和我接触吗?”朱一龙还是问出了这句话,原本他不想在这样难得的静谧时光问这种问题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


  唐晴顿了一下,转头看他:“为什么这么问……”


  “你根本就不是今晚回国,是明晚是不是?”朱一龙也直视她的目光,看她的神情逐渐变得不自然:“我……我……我没说一定是今晚,我昨晚跟你说是‘明天或者后天’,不怪我……”


  其实如果她此刻再清醒点,就不会因为这个问话而觉得尴尬不自然,因为她没有明确说就是今晚,也不算骗他,而且就算骗了他也不必内疚,毕竟他们两个现在也没有关系了。


  怪就怪这双眼睛啊……唐晴在心里骂自己立场不坚定,也骂朱一龙卑鄙地用眼神攻破她的防线,被这样一双幽怨的眼睛注视着,谁会不投降。


  得了她的回答,朱一龙一愣,随后自嘲地笑笑。也是啊,她也不算骗自己,自己又何苦去追究呢。


  他放下了苦涩的心情,继续赏着落日,淡淡道:“我有时候真的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可以有空闲的时间,停下匆匆的脚步,坐在草坪上看落日,听着周围人诉说的细细琐事,然后回家,结束这一天 。”



  这些话,他是和她说过的。


  那个时候他们两个还在一起,难得的假期时,他们就会窝在家里,有时去他的游戏房,有时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有时一起做饭,一起闲散。


  唐晴常常和朱一龙幻想,等有一天他们有个长假,就去欧洲度假,感受那里慢悠悠的生活,去看落日,午后在花园里喝茶看书,享受静静流淌的时光。



  现在他们终于算是实现了一项,只不过关系已经变了。


 


  那段话之后,两个人再也没有言语,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直到太阳完全落下天际。


 


  晚上,朱一龙洗完了澡,拿着毛巾擦湿漉漉的头发时,接到了李婵的电话,通知他代言方那边出了一点问题,明天还要去一次补拍,修改一下其他的事宜,费用他们会赔偿。


  这么突然?他皱眉,却也只能点头答应。


  朱一龙其实已经意识到了,小袁和孙妍今天这一出无非就是商量好的,而他们两个不会不顾别的这么大胆,这背后婵姐和乔正然应该是同意的态度。


  原本明天他们也会制造偶遇吧……只是可惜了,突如其来的变动杀了个措手不及。


  他苦笑着,反正唐晴也会排斥,可惜就可惜吧。



 

  浓郁的咖啡香气吸引了朱一龙的味蕾,他猛然回神,发现自己站在一间房子的客厅里,阳光透过落地窗撒进屋内,暖暖的惬意。


  落地窗前摆了一个圆形桌,一男一女面对面坐着,正在喝咖啡。


  等等……这两个人……


  朱一龙定睛一看,不正是他和唐晴吗!


  他们似乎没发现他的存在,落地窗前的朱一龙翻着手中的杂志,而唐晴则是在透过落地窗观看外面的景色,俯瞰高楼大厦之下形色各异的人。


  “咦……果然咖啡我还是喜欢卡布奇诺。”唐晴嫌弃地撇嘴,喝了一口之后就没再动面前的咖啡。


  “都说了卡布奇诺家里已经没有了,让你喝茶你还非要喝我的咖啡。”朱一龙无奈地合上杂志,凑过去抚摸炸毛的姑娘。


  “妈妈!你看葛格给我画的画!”扎着冲天揪的小姑娘“噔噔噔”地从站在客厅里看着这一切的朱一龙身边跑过去,大概只有四五岁的模样,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男孩,看上去比她大个一两岁。


  “我看看。”唐晴把小女孩抱在腿上,拿起她手中的画:“是哥哥画的呀?画的是什么呀?”


  “是穿公主裙的妹妹!”小男孩被落地窗前的朱一龙抱在怀里,兴冲冲地说。


  “小溪喜不喜欢呀?”她笑着低头,亲亲小女孩的小脑袋问。


  “喜欢!”被称为小溪的女孩儿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两个手合成了一个心形:“我特别特别喜欢!”


  一时间,几个人的欢声笑语让满室的阳光愈发温暖。





  朱一龙的生物钟准时将他叫醒,睁眼时已经没有了那个场景。


  

  他坐起身,揉了一把头发。


  是梦吗?好真实的梦……


  就像发生过一样。








  #宝贝们,你们一定要好好刷牙!我这两周一直往返于家和口腔诊所之间……


  #下一章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就要回国了,姜然和晴宝逐渐要正面交锋了。



 

 


Joye

我哥和其他男人就是不一样!

我哥和其他男人就是不一样!

小冬

【朱一龙×虚构女主】晴天似你Ⅱ(九)

  #第一部的平行世界

  #娱乐写文,不上升真人

    ~~~~~~~~~~~~~~~~~~

  午后的阳光总是温柔缱绻的,就像是温柔母亲的手轻轻拂面,或许这就是这么多人选择下午茶的缘故吧。

  一盘蛋糕轻轻放在了桌子上,唐晴小心翼翼地把它往左边推了推,看到盘沿触碰到了朱一龙的指尖,噘嘴道:“我看书学的,可能不是很好吃……但是里面绝对没有鸡蛋壳!我发四!”

  朱一龙挑眉,故作为难的样子:“啧……让我试毒啊?”

  “……”她的小脸一下子垮了,见状就要拿回来自己吃,手没碰到就被抓...

  #第一部的平行世界

  #娱乐写文,不上升真人

    ~~~~~~~~~~~~~~~~~~

  午后的阳光总是温柔缱绻的,就像是温柔母亲的手轻轻拂面,或许这就是这么多人选择下午茶的缘故吧。

  一盘蛋糕轻轻放在了桌子上,唐晴小心翼翼地把它往左边推了推,看到盘沿触碰到了朱一龙的指尖,噘嘴道:“我看书学的,可能不是很好吃……但是里面绝对没有鸡蛋壳!我发四!”

  朱一龙挑眉,故作为难的样子:“啧……让我试毒啊?”

  “……”她的小脸一下子垮了,见状就要拿回来自己吃,手没碰到就被抓住了。

  “没事儿,就算你在里面下毒了我也吃!”朱·求生欲·一龙立马改了口,麻利地叉起一块蛋糕就塞进了嘴里。

  “怎么样?”唐晴看着他吞下蛋糕,面部表情变得有点微妙,紧张地问。

  朱一龙扭头看着她,砸吧砸吧嘴:“嗯……你尝尝。”说着又叉起了一块蛋糕喂到她嘴里。

  猛的被塞了一口,唐晴下意识地嚼了两下,瞬间变成苦瓜脸,秉持着不浪费的精神强忍着咽下了,而后咳嗽了几声:“咳咳……我的妈呀,难道我放的不是糖吗?怎么还有一股咸咸的味道?”

  “而且还硬。”朱一龙看着她的样子撇撇嘴,又好笑地说着:“要不以后还是我做吧,我怕你下次会把味素当成糖。”

  闻言,唐晴怒目圆睁,拿起身后的抱枕一把打到他身上:“朱一龙!”

  “我错了我错了!”

  ……




  缓缓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迫使唐晴重新闭眼,用手挡了一下,然后翻身,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16:30。她记得自己来到了新的酒店,到房间后感觉有点困,就睡下了。算算时间,自己居然差不多睡了五个小时。

  唐晴放下手机,呆呆地出神。

  她怎么又梦到他了,而且梦中的事好像不是他们曾经做过的……难道又是这样?她前一段时间就总是梦到两个人在一起的场景,但是这些场景并不曾发生过,就比如结婚,生子……但是又很真实,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她做过一样……

  朱一龙……唐晴的眼眸微黯,坐起身,瞥见被子上的一缕阳光,顺势看向窗外,暖橙色的阳光洒落在耸立的埃菲尔铁塔上,飞鸟掠过天空,划破云彩。

  她明天晚上才离开,这两天不能一直在酒店待着吧……思来想去,点开了手机的通讯录。

  十分钟后,孙妍进到房间里,陪着笑脸来到唐晴面前:“嘿嘿……姐你找我什么事儿?”

  唐晴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看样子你也知道我可能生气了啊?”

  “呃……当然没有!我们姐这么大方善良的小仙女,怎么会生气呢?生气了也绝对不会对其他人发火……”孙妍冒着冷汗,一边夸一边观察着面前人的表情。

  “行啦,我就是让你陪我逛个街,出去遛一遛。”唐晴被她这副样子逗笑,来到镜子前整理衣服道:“倒是有一点生气,你这小丫头怎么还把我们订到一家酒店了?然哥居然也同意?”

  何止同意啊,他和婵姐都巴不得呢……孙妍在心里腹诽,面上还是堆着笑,故意略过了这个问题:“姐,我们一会儿去哪里玩啊?”

  “嗯……看看吧,觉得哪里好就去哪里。”她拿起包,向门口走去。

  孙妍赶紧掏出手机给小袁发信息。

  妍妍仙女:袁袁!晴姐要出去逛街!

  小圆圆:龙哥刚刚结束拍摄!你们要去哪里?我们也去!

  妍妍仙女:姐说看看,我也不清楚,准确了就告诉你!

  小圆圆:得嘞!

  “你干嘛呢?快点过来。”唐晴在门口招呼,孙妍放下手机,蹦蹦跶跶地跑了过去。




  这边,小袁给刚刚结束工作的朱一龙递上外套:“龙哥,我们去溜达溜达呗?”

  “你想溜达了?”他穿好外套:“可以啊,想去哪里?”

  “呃……”我怎么知道晴姐要去哪里……小袁唰唰冒冷汗,就听朱一龙一拍手:“唉!要不去埃菲尔铁塔附近看日落吧?”

  “……好……”没办法了,现在只能看缘分了。





  唐晴最后转啊转,还是来到了埃菲尔铁塔这里,她之前看陈瑶发来的照片,每次下午日落时,只要气候合适,法国人就会来到埃菲尔铁塔附近的最佳观赏地看日落,有人会铺一张野餐布享受咖啡,有人则席地而坐,静静地看着天空。

  下了车一看,果真是这样,很多人坐在草地上,小声聊着天,或者是喝咖啡,看着天边的红霞渐渐渲染至整片天空,岁月静好的画面不禁让人驻足。

  “咳咳……”孙妍站到她身边:“走吧姐,我们也去坐着吧。”

  唐晴点点头,向前走着,寻觅一处最适合的观赏地。

  “哎呦!”身边的孙妍突然叫了一声,她转头去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孙妍撞了一下,毫无防备的她失去重心,踉跄地向身边坐着的两个人倒去。

  完了完了,这多尴尬啊!我还不会说法语,万一他们不会英语怎么办!我只能说sorry了!

  唐晴在那一瞬间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被接住之后果然呆呆地张着嘴没说话。

  不是法国人……但是怎么是他!

  那个一脸懵的中国人不正是朱一龙吗!








  #宝贝们,昨天晚上突然有事,我没有履行承诺更文,对不起亲爱的们π_π

  #龙哥真的唱了《我要你》!!!!

一颗小甜果
你要,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你要,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你要,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醉吟
一笑生花 一辈子的偶像 追随的...

一笑生花

一辈子的偶像

追随的脚步

目光的停留

一笑生花

一辈子的偶像

追随的脚步

目光的停留

山青水白

这个色调我可以。

这个色调我可以。

晏子如

臣妾臣妾可能不自知的养成了一个口头禅:“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好看”和“这两个人怎么能这么配的”。。。。哥哥们你们就说吧,你们又准备发几波“隐形”糖

臣妾臣妾可能不自知的养成了一个口头禅:“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好看”和“这两个人怎么能这么配的”。。。。哥哥们你们就说吧,你们又准备发几波“隐形”糖

晏子如

从昨天到今天酸成柠檬酱,所以晚上吃顿火锅安慰自己一下,于是就遇见了我龙哥!!!我满足了!!!

从昨天到今天酸成柠檬酱,所以晚上吃顿火锅安慰自己一下,于是就遇见了我龙哥!!!我满足了!!!

晏子如

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是被迫营业的一天呢~(微博太乱不想引战~满脑子都是龙哥被迫营业表情包~)

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是被迫营业的一天呢~(微博太乱不想引战~满脑子都是龙哥被迫营业表情包~)

晏子如

看到聊到“跟吴京老师说可能会亲你一下”的时候脑子里冒出来龙哥说“跟王刚老师说我能不能亲你一下”~

满脑子都是这俩人真配~

看到聊到“跟吴京老师说可能会亲你一下”的时候脑子里冒出来龙哥说“跟王刚老师说我能不能亲你一下”~

满脑子都是这俩人真配~

小冬

【朱一龙×原创女主】毕业赞歌(上)

    #民国时期背景

    #两发完

    ~~~~~~~~~~~~~~~~

    北平的四月阳光和煦,淡泊如纱的云盘旋在水洗的天空中,澄亮的太阳光浅浅地洒落,微风携着迎春花的香气萦绕在大街小胡同,沁人心脾。

    “陈寅恪先生的这篇演讲,将学术的两面性和多样性客观地阐述了出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带着眼镜的中山装教书先生站在讲台上,声音回荡在不大的教室内,异常清晰。

    其实教室并不...

    #民国时期背景

    #两发完

    ~~~~~~~~~~~~~~~~

    北平的四月阳光和煦,淡泊如纱的云盘旋在水洗的天空中,澄亮的太阳光浅浅地洒落,微风携着迎春花的香气萦绕在大街小胡同,沁人心脾。

    “陈寅恪先生的这篇演讲,将学术的两面性和多样性客观地阐述了出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带着眼镜的中山装教书先生站在讲台上,声音回荡在不大的教室内,异常清晰。

    其实教室并不小,北大也是知名学府,只不过是教室里的人总是满的,相比之下教室还是显得有些狭小。

 

    这些学生有很多是来蹭课听的,但是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学一些知识就是好的,因此老师也不恼,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上课。

    唐晴总是能在这些蹭课的学生中见到一个人,每节课来蹭课的人都不一样,但这个人却出现地很频繁。她将视线从黑板上移开,打量着这个离她还不算远的人。

    浓密的剑眉,温柔潋滟的桃花眼,挺立的鼻梁,鬼斧神工的侧脸。

    不得不说,他长得很好看,光是侧脸就十分完美,正脸应该更好看吧?只是唐晴从未见过这个人的正脸,他下课就会离开,根本见不到人影。

    “唐晴?”先生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也吓了她一跳,下意识地抖了一下,膝盖碰到了桌子,木质的老旧课桌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全班的人被声音所吸引,一瞬间全部回头看她。

    “呃……”唐晴“唰”一下地红了脸,被这么多人盯着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那个人却是个例外,他低头在纸上不知道写着什么。她僵硬地拿书站了起来:“先生,我……我错了,刚刚没有听您的课……”

    先生走到她面前,拍着她的肩膀,笑着说:“唐晴同学啊,你可要小心一点,要是你父亲知道他的女儿上课居然不认真,那他不是无颜在北大教古文了吗?”

    “知道了……”唐晴低下头,不好意思地小声应着,得到了先生的应允后才坐下,不经意地一抬眸,刚刚还在写东西的那个人正在看着她,那双眼睛果然要比侧脸看起来更好看,仿佛盛满了万千星辰一般。

    她一时间愣了,却见那个人对她笑了一下,然后就转过了身,继续听课。

   

    急促的下课铃响起,教室变得哄闹了起来。唐晴收拾着自己的书,感受着同学们一个一个经过自己的身边带起来的风。

    这股风突然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头顶颤抖的呼吸声。她疑惑地抬头,看到来人脸的时候再一次愣了。

    “同学,你……你姓唐?”那个人正是上课时她一直盯着的人,听到他的问话,唐晴呆呆地点头,又听他接着问:“令尊是在这北大里教古文的?”继续点头。

    然后她在这双波光流转的眼眸中看到了掩盖不住的兴奋和喜悦,与此同时,他低沉又清朗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叫朱一龙,我可以见一眼你父亲吗?!”



    这个叫朱一龙的人成为了唐晴父亲的学生,他说,他从武汉来到北平,就是为了成为唐晴父亲的学生,去北大听课也是为了等老师,可惜一直找不到,只好一直蹭课。

    唐晴的家很大,也不差这一个人的房间,唐教授听说朱一龙在北平没有亲人,干脆就留他住在了家里,供吃供住,却不收他的钱。

    “爹,你是教授又不是慈善家,就这么白白地供着一个人啊。”唐晴到底是有些娇纵的小姐脾气,在他们第一次一起吃饭,唐教授提出来时就开口酸了一句,成功看到朱一龙更加地局促不安。

    “嘶……说什么呢……”唐母从正厅走进来,戳了一下她的头,随后走到朱一龙身边拍着他的肩膀:“小朱是吗?你别听这丫头瞎说,我们家老唐啊,就喜欢认真学习的年轻人,好好住着噢!”

    “就是,这世道多一个人学习,国家就多一份希望,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唐教授瞪了一眼女儿,招呼着他吃饭。

    唐晴心里有点愤愤不平,刚想要接着开口,就听他好听的嗓音在餐桌边响起:“唐教授,唐夫人,谢谢你们二位的好意,但我爹从小就告诉我不能白占人家便宜。”朱一龙搓捏着布褂的衣角,继续道:“虽然我没什么钱,但我可以做这里的劳动力,以后你们有什么活就叫我,我干活可厉害了……”

    “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唐晴放下筷子,戏谑地看着他。

    朱一龙被问地一愣,脸一红,更加地紧张慌乱:“这……这当然是应该的,我……”

    “唐晴!”唐教授怒不可遏,忍着怒气对她说:“差不多就可以了,别在小朱面前耍小性子!”他平复了一下情绪,皱着眉道:“你没事多跟人家学学,对古文这一门功课上点心,别成天研究你那些没用的,崇洋媚外……”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戏谑的笑凝固在脸上,她“哗”一下地站了起来,颤抖着嘴唇,最终却什么都没说,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餐厅寂静了下来,朱一龙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背影,直至消失。

    “来,吃饭,不用管她,她就是这样。”唐母笑眯眯地夹了一块肉放到他的白瓷碗里。他这才移回了目光,对她感谢地笑了笑,夹起肉放进嘴里,酱汁的香气在味蕾绽放,的确美味,可心里却始终有些忐忑不安,最后也没吃多少就放下了碗筷。

    “老师,我吃饱了,可以出去四处转转吗?”唐教授忙不迭地点头:“当然可以,熟悉熟悉是必要的!要不要找人陪你?”

    “不用麻烦其他人,我自己可以的!”他站了起来,把椅子推回原位,对两人点了个头,离开了餐厅。


    庭院深处有一个角落,唐母最喜欢兰花,在那里搭了一个木架子,摆满了兰花盆栽,还有几株牵牛花种在土里,嫩绿的藤蔓顺着木架的两边盘旋,天然的修饰。时而有风吹过,带着兰花和泥土的芬芳钻进鼻腔。

    朱一龙经过时,就看到唐晴蓝色学生装的身影蹲在花架边的草丛前,抱着膝盖不知道在草丛里看什么。

   

    他理了理衣服,想走到她身边打个招呼,唐晴却早就察觉到了他的靠近,转头看向了他。

    四目相对,她还是一双带有些许怨气和无奈的眼睛,让朱一龙有点尴尬,手握成拳头放在唇边咳了几下,然后故作自然地蹲在她身边,伸头往草丛里看:“你在看什么呢?”

    “蚂蚁吃青虫而已。”唐晴淡淡地说,同时站起身,绕过他打算离开。

    “唉那个……”朱一龙见状也赶紧追上,追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听到声音,她停下了脚步,却没有转身:“我刚刚只是想逗你一下,伤害你了的话,还请多担待,我就是这么个不讨好的性格。”

    闻言,他跑到唐晴的面前,连忙解释:“我没有生气,你不用道歉的!”顿了顿,继续说:“其实……是因为我看你被老师那几句话惹得不高兴了,所以来看看你,顺便打个招呼……”

    听到这儿,唐晴终于正眼看着他,那目光似是在打量,片刻后自嘲一笑:“难得还有人来关心我的感受,我还以为大家都觉得我不可理喻呢。”她重新走回刚刚的草丛前,倚着花架:“不过你要是知道了我喜欢什么,估计就跟我爹一样了。”

    朱一龙眨眨眼,想到刚刚唐教授训斥她的话,皱着眉:“老师为什么说你崇洋媚外?”

    “因为我不喜欢古文,喜欢天文学和英语啊。”唐晴淡定地飘出一句,又添了几句:“其实也不是喜欢英语,只是喜欢天文学,想以后去国外留学,顺便定居,才重视英语而已。”

    “啊?你还要去国外定居?!”他好像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为什么不留在中国啊?这毕竟是你的祖国啊!”

    “呵……”她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是啊,这是我的祖国,可是我早就失望了。”唐晴的眼中流转着万千情绪:“小时候清王朝被推翻,那个时候我们全家都觉得时代变好了,不用再屈服于王权之下了,可谁想到没过几年,中国就变成袁世凯和军阀的天下了。”她轻轻吐出一口气,垂下眼帘:“以前的时候,我有一个朋友,可是就在几年前,他的父母死在了军阀的刀枪之下,他也消失不见了,或许……是死了吧,死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说罢,她抬眸看向朱一龙:“所以我才想离开。”

    朱一龙静静地听着,唐晴也淡淡地说,只是这淡淡的情绪中却带着悲伤。

    良久,他动了动嘴唇:“可是你为什么这么悲观呢?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个时代会结束的,袁世凯会被推翻的,到时候……”

    “那是什么时候?还有多久?”唐晴打断他,咬咬下唇:“我也知道总有一天会被推翻,就像是王朝更迭,一个道理,但是什么时候呢?我还能等到吗?又靠谁来推翻呢?”她发出了一连串儿的疑问,却没有在朱一龙的眼中看到失望和渺茫,诧异之时,耳边响起一句话:“靠我们自己。”

    他的双眼中是唐晴从没见过的坚定,只听他继续说:“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我不赞同你的想法。你有没有听过‘少年强则国强’?一个政权的变迁,我们可以做得到,就是渺小,就是起不到多大作用,我们也要努力尝试。”

    说这话时,朱一龙的眼睛中似乎有恒星,唐晴每次都最喜欢观察的恒星,引路,坚毅,一时间看愣了。

    朱一龙回过神,看她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以为自己吓着了她,解释着:“对不起,我是不是太严肃了?”

    这慌张解释的样子特别像唐晴之前养过的宠物,她扑哧一声就笑了,这一笑也彻底让朱一龙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你笑了就好了,而且……你笑得很好看,平时多笑笑。”他的脸微红,纯情又生动。

    “好啊。”唐晴从衣兜里拿出一块怀表:“这个给你,既然你是我爹的学生了,那以后我的古文拜托你了!”看朱一龙愣着没接,她鼓了鼓腮帮子:“你不愿意啊……”

    “没没没,我愿意!”他再次回神,立刻收下她手中的怀表,接过时碰到了唐晴柔软的小手,心底微微一动,再抬头,撞进了她澄澈的眼眸中。

   

    #本来想一发完……


   

   

泷灏
“我刚回国你就急着见我,这又是...

“我刚回国你就急着见我,这又是带我去哪儿呀?”

“你是终于舍得回来了”

“哎,不是这到底是去哪呀”

“去你该去的地方”

“我刚回国你就急着见我,这又是带我去哪儿呀?”

“你是终于舍得回来了”

“哎,不是这到底是去哪呀”

“去你该去的地方”

|見嵬知萌|
190709 是假兩件寶應該不...

190709

是假兩件
寶應該不熱噠

190709

是假兩件
寶應該不熱噠

醉吟
走去腐国了~ 龙哥等我呀~ 还...

走去腐国了~

龙哥等我呀~

还有一众美人儿啊~

走去腐国了~

龙哥等我呀~

还有一众美人儿啊~

晏子如

看见姐妹们都如此沙雕又如此坚定,我就放心了(拍拍小胸脯~  开心就完了~  是糖不好嗑,还是文不好看,非要退圈脱粉?!  我就不一样了,我不信!!!管Wb上说啥,我就不信(狗头狗头~

看见姐妹们都如此沙雕又如此坚定,我就放心了(拍拍小胸脯~  开心就完了~  是糖不好嗑,还是文不好看,非要退圈脱粉?!  我就不一样了,我不信!!!管Wb上说啥,我就不信(狗头狗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