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嘎嘎龙无差

7浏览    3参与
儿茶

原来会走散啊

“大龙,我要结婚了。”    

“哦,恭喜啊!”     

“你一定要来啊”     

“当然,当然。不好意思,问一下,你是谁啊?”    

。。。。。。。 

“那个,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前阵子出了点意外,把之前事给忘了。”  

嘟嘟嘟。。。。  

“唉,怎么挂了?我还不知道他是谁呢。biang的,失忆就是误事。”  

“大龙,快点。排练了”  ...

“大龙,我要结婚了。”    

“哦,恭喜啊!”     

“你一定要来啊”     

“当然,当然。不好意思,问一下,你是谁啊?”    

。。。。。。。 

“那个,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前阵子出了点意外,把之前事给忘了。”  

嘟嘟嘟。。。。  

“唉,怎么挂了?我还不知道他是谁呢。biang的,失忆就是误事。”  

“大龙,快点。排练了”  

“来了”  


“琦琦,怎么回事?”  

“你知道了啊,嘎子。当时,你不是正和那姑娘火热着吗?  

你也不是不知道大龙对你的心思,我们几个一寻思,对大龙来说,这次失忆也不全是坏事。索性就当给他个自救的机会,就没告诉你。”

。 。。  


“嗯”我知道啊,我当然知道啊。

可是。。。。  我能怎么办呢?  

       大学的时候,我偷偷告诉自己,等确定了大龙的心意,我就向他告白。那内蒙人的小太阳,使得生命中那么多的阴翳不那么显眼。那段时间自己就像一个偷光的孩子,怕别人看见,又怕别人看不见。  

         毕业大戏上的那一吻,像是宣告爱意的烟花。长生天跟我说,这光不必偷了,就是为你而降下的。可是,在爱意出口之前,我退缩了。不想少年时的爱恋昙花一现,或许我可以给他承诺呢!没想到这一退缩就是六年。  

         六年来,一直患得患失。最开始还怀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想象,后来,却被一点点打碎。这人世间太过艰难,想要出人投地总要放弃些什么。或许是时间,或许是健康,或许是。。爱情。

         但所幸失去的是爱情,而不是郑云龙。我们仍然可以挚友相称,作为对方生命中特殊且唯一的存在,我们仍然可以一起老去,一起笑着看着音乐剧一点一点好起来。可是,现在没了,自己做的那些美梦都没了

。。。。


阿云嘎和郑云龙   。。。走散了。


阿云嘎连夜飞到了上海,于凌晨4点到了郑云龙的家门口。备用钥匙还在自己的口袋里,可是该以什么名义用这把钥匙。郑云龙看到陌生人进自己家会不会恐慌。

阿云嘎忽然好害怕看到郑云龙陌生的眼神。

踌躇着给琦琦打了电话


“琦琦,我到上海了。

嗯,在大龙家门口。

你来接我吧”。


          阿云嘎走到了楼下,抬头看着六楼的窗户。没有光,但阿云嘎却能想象出郑云龙睡着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嚣张的郑云龙,睡着了却格外的老实。


      “嘎子,我好困啊”阿云嘎耳边仿佛又听到了他的老朋友的半梦半醒的呢喃,看到他迷迷糊糊把头倚在自己肩膀上的模样。

      “嘎子,嘿!上车吧!”

“嗯。”


车上太过安静,安静的让人有些不安。

       “咳咳,,那个,嘎子,你来是?”


。。。。。。。。


“嘎子,他不记得了,他所有人要从头认识,他的人生几乎是从头开始。你该如何告诉他?又以什么身份告诉他?以朋友,你甘心吗?以挚友?没有了你们之间的感情基础,这两个字就是狗屁。以恋人?呵,阿云嘎你快要结婚了”。


“没有,我。。。”

“你电话响了”。



“你好,我是阿云嘎。

对,是。婚礼的事能推迟吧,

我最近有急事。就这样吧。”


不是家马是野马

窥神

我是一个不幸的人,可以说运气这种东西就与我无关。大雨冲毁了堤岸只冲毁了我家的作物,跟着叫花子领布施香喷喷的窝窝发到我正好没有了。我饿极了,找邻居借了一艘破船我疯了一样下海打鱼,刚出海岸不几里,那天就阴的有如黄沙蔽日,黛色的云丝被狂风翻卷撕裂,鸣雷一串接着一串轰隆,闪电也跟着节奏狂舞。海面开始不太平了,没有规律的浪打的我晕头转向,不知不觉我已经随着浪走了好远了,四周只看得见无边无际的海。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海面下搅动,只有我船下的这片海暗流翻滚的剧烈,嘭!的一声巨大的闷响我的船脊撞到了一个硬物,我觉得这应该是只正在移动的神龟,但我的船却在飞速的远离海面!我颤颤巍巍的爬向船沿,在我意识清醒的最后...









我是一个不幸的人,可以说运气这种东西就与我无关。大雨冲毁了堤岸只冲毁了我家的作物,跟着叫花子领布施香喷喷的窝窝发到我正好没有了。我饿极了,找邻居借了一艘破船我疯了一样下海打鱼,刚出海岸不几里,那天就阴的有如黄沙蔽日,黛色的云丝被狂风翻卷撕裂,鸣雷一串接着一串轰隆,闪电也跟着节奏狂舞。海面开始不太平了,没有规律的浪打的我晕头转向,不知不觉我已经随着浪走了好远了,四周只看得见无边无际的海。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海面下搅动,只有我船下的这片海暗流翻滚的剧烈,嘭!的一声巨大的闷响我的船脊撞到了一个硬物,我觉得这应该是只正在移动的神龟,但我的船却在飞速的远离海面!我颤颤巍巍的爬向船沿,在我意识清醒的最后一刻,我看清了,这是一条要飞天的龙!


我是被音乐声吵醒的,不能说是吵醒,那歌曲的悲凉渗透我心,从里向外翻溢出的难过,睁眼的时刻我的眼里就已经噙满了泪水。待我视野回复清晰,我,看到了天神。她亦或是他,她的衣摆纷飞如同向下绽放的牡丹,但他的舞姿却又刚劲有力,天下没有女子能做出这样舞蹈。他挥手闪电从他的指尖流出蜿蜒挣扎向前,他跺脚雷声响彻天际,他用他的裙摆为我画出了一个牢笼,禁锢了我的双眼禁锢了我的身躯,让我永远的只看向他。他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天地被他的雷电搅成混沌,倏然一切随着他的定格而寂静,我看到了他平静眼神里的珠光,是神对世人的怜悯。这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刻也是我不幸的开端,我定不可能再欣赏这舞姿,天地一切景色都不如他裙摆飘动,万物以后对我来说索然无味。还没等我再次回味,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强穿透力的男声。

“看够了吗?你既已窥神就不需在看旁的景致了”

我回头看着说话的壮年男子,还没来得及看清他尖锐的细牙和头上的龙角我的视线就变成一片模糊直至黑寂。

















我失明了。



十月的诗

成员日记——关于阿云嘎这个人的占有欲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记录人:王晰

“大龙,你交女朋友了吗?”
“没有,怎么啦?要给我介绍?”
……

你们用脚趾头猜一猜这是哪俩人的对话。这是我2个月前,在化妆间偶然听到的对话。

没错,我是现在正坐在化妆间等候化妆且很多余的王晰。我看着隔壁化妆桌明明各自化着妆却非要凑得很近的俩男人,从我刚进来时抬头跟我打招呼之外,他俩人就一直沉浸在“吃鸡”的世界。哦!不,是大龙单方面沉浸在“吃鸡”的世界。最近因为那帮小年轻的影响和嘎子的怂恿,大龙破天荒的玩起了“吃鸡”游戏,不过据说十分的菜鸡。至于阿云嘎这货,我一直怀疑他对大龙儿动机不纯,但我又没有证据。

你们可以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在编排阿云嘎什么事...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记录人:王晰

“大龙,你交女朋友了吗?”
“没有,怎么啦?要给我介绍?”
……

你们用脚趾头猜一猜这是哪俩人的对话。这是我2个月前,在化妆间偶然听到的对话。

没错,我是现在正坐在化妆间等候化妆且很多余的王晰。我看着隔壁化妆桌明明各自化着妆却非要凑得很近的俩男人,从我刚进来时抬头跟我打招呼之外,他俩人就一直沉浸在“吃鸡”的世界。哦!不,是大龙单方面沉浸在“吃鸡”的世界。最近因为那帮小年轻的影响和嘎子的怂恿,大龙破天荒的玩起了“吃鸡”游戏,不过据说十分的菜鸡。至于阿云嘎这货,我一直怀疑他对大龙儿动机不纯,但我又没有证据。

你们可以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在编排阿云嘎什么事情呀,我是由于之前的所看所感而推测出今天的结论,但是我又不是十分的确定以及肯定。因为,如果阿云嘎真对郑云龙有啥想法,按照他们那么腻歪的十年相处,估计早滚一块了。但是又有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或许,可能现在仍旧是清清白白的“兄弟情”。不然又怎么会有出现上面那样子的对话呢!可是这对话是很正常没错,就是他俩的姿势有点问题。嘎子画完妆以后,坐在大龙旁边跟他聊天和指导他怎么玩“吃鸡”,但是我就眯眼睁眼的一会儿工夫,嘎子就把大龙的整个人圈到怀里了。我睁眼的瞬间,有点儿迷惑了,难道我还在做梦,但我看周围的工作人员,他们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我就明白,我清醒着呢。

“嘎子,打他呀,然后再把枪捡起来呀!”

“不是,龙哥,你看我怎么操作哈!”

噢!原来嘎子从大龙后背环抱住他,且两个头零距离的挨在一起,是游戏指导动作来着。我就说嘛,这俩货光天化日之下也不会做出什么不羞不臊的事情嘛。

但是,突然一瞬间,我脑壳一道白光闪过去,其实从我这个位置看他们俩人的姿势,是十分的微妙。大龙因为手机被嘎子拿了,所以双手是十分乖巧的垂放在腿上,但是眼睛没有从屏幕上离开。而嘎子的动作就十分不能理解,他是从本来的位置上站起来的,然后双手环抱住大龙以后,拿着手机在大龙的身前玩游戏给他看,而且他还特意弯下了腰,把脑袋磕在大龙的肩膀上。我敢保证,他的嘴巴肯定离大龙的耳朵很近。

又是这种十分微妙的感觉,不过这次相比之前的那些个小动作算是做得比较明显了。我不止遇到过一次,让我想想,我记得上一次好像是在录歌还是录节目的时候,就一个小动作。原本我们录节目的时候嘛,就规定了要喝他们提供的产品,所以我们桌子面前就经常会放着那么几瓶,时不时想喝就拿来喝。大家边喝边聊着下期想要选的歌曲,聊到一半大龙就说:“嘎子,你拿错瓶了,这瓶才是你的。”而嘎子正喝完奶还砸吧着嘴巴说:“哈哈哈,是吗?我拿错了嘛!”当时就一个小插曲,大家也没在意,反正他们关系好。

后来又有一次,我们仨约了节目后一起去吃饭看电影,在吃饭的时候,菜刚上来,大龙还没有开动呢,嘎子就从他的盘子里面夹东西了,我当时还说了句:“咋滴,嘎子你还负责控制大龙体重呀?”嘎子也是笑呵呵的说:“不是,最近大龙感冒,嗓子发炎了,他老不注意忌口,这样子对病情不好,也影响作品的发挥。”刚说完以后,就又从大龙的盘子上夹走一块炸鸡肉。我看着大龙一脸无奈和盘子里剩下的青菜素肉。我也就当做大龙不会照顾自己会影响作品效果,只能是老班长多操点心了。

再再后来,还有一次,就录节目时,有时候因为要等候出品人进来后再开始录制,所以在节目空档时,那些小孩儿总是耐不住寂寞会想各种游戏,或者分享各种零食之类的。自从大龙掉人设以后,只要他不是在片场打瞌睡之外,他的身边总是会有那么2、3个小皮孩。现在围着他的就是超儿、黄子和蔡蔡这仨孩子,不知道围着他给他吃什么东西呢!嘎子坐我旁边,大龙跟孩子们坐我们对面。这会儿我远远的就看到大龙的表情肉眼可见的皱成了三星堆。我见了好笑,就当时不知道那个筋不对,就用手肘撞了下嘎子,示意他看郑云龙那边。

“大龙怎么啦?”

“那些小孩,现在皮了就敢拿整蛊糖整蛊大龙了。不知道给他吃的什么味道的呢?小脸皱得跟三星堆一样,哈哈哈……”

“是呀,大龙就是笨,总是这么容易相信人,哈哈。”

那次之后,嘎子每次在休息的时候,就都会拿出零食来跟大家分享,当然他总是一圈发完以后,再全部拿过去给大龙选。哦,对了,后来那群小孩好像就没再拿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出来玩了。类似这样子的小事情和小动作有很多,像是,坐电梯总是将郑云龙挤到最角落,间接将他和其他人隔开;或者是明明那么宽的沙发,他总是紧紧挨着坐在郑云龙旁边,然后将手放到郑云龙后面的沙发背上;或者是彩排节目时,他总拉着郑云龙走位和踩点,然后站定以后,还要再牵会手再放开。现在全部细想起来,还真是十分的微妙……

我觉得阿云嘎很不对劲,因为这些小动作,我以前也做过类似的。在我跟我媳妇还在暧昧期又没挑明告白时,但我又怕她被其他人盯上,所以就会时常做出类似宣告主权的动作等,后来我明白这其实是占有欲的一种表现。

完蛋了,如果真是我想的那样子的话,阿云嘎这个男人的占有欲,表现得还真不是一般的明显。也亏了对象是郑云龙,差不多整个梅溪湖的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了,也就郑云龙还一脸天真和茫然的认为他老班长只是他老班长而已。

算了,我还是少搅和他们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