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岩

9501浏览    7918参与
污神

求一篇文,是商阔和陆海的,就是两兄弟面对面被……的车

求一篇文,是商阔和陆海的,就是两兄弟面对面被……的车


新天国际会展

龙岩举办首届福建家用消费品及客家旅游商品暨礼品展销会

原标题:龙岩首届福建家用消费品及客家旅游商品暨礼品展销会的通知


本文内容来源于:


龙岩市老字号商务礼品协会关于组织参加2019首届福建家用消费品展销博览会、2019首届客家(龙岩)旅游商品暨伴手礼展销博览会的通知。


通知指出:为繁荣龙岩市老字号、名优特地产品、旅游商品、伴手礼市场,活跃城市商圈经济,打造龙岩城市品牌,推进商贸服务业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有关部分支持,有关商贸行业协会发起举办的2019首届福建家用消费品展销博览会、2019首届客家(龙岩)旅游商品暨伴手礼展销博览会,于2019年12月20日-12月23日,同期在龙岩现代会展中心举办。展会会期4天,总计展览面积3...

原标题:龙岩首届福建家用消费品及客家旅游商品暨礼品展销会的通知


本文内容来源于:


龙岩市老字号商务礼品协会关于组织参加2019首届福建家用消费品展销博览会、2019首届客家(龙岩)旅游商品暨伴手礼展销博览会的通知。


通知指出:为繁荣龙岩市老字号、名优特地产品、旅游商品、伴手礼市场,活跃城市商圈经济,打造龙岩城市品牌,推进商贸服务业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有关部分支持,有关商贸行业协会发起举办的2019首届福建家用消费品展销博览会、2019首届客家(龙岩)旅游商品暨伴手礼展销博览会,于2019年12月20日-12月23日,同期在龙岩现代会展中心举办。展会会期4天,总计展览面积3万平方米,合计国际标准展位1000个以上,参展商家约650家。预期参展专业观众和社会观众人数超4.5万人。展会期间,将配套举办2019福建商贸业发展论坛、2019福建礼品业(伴手礼)发展论坛。论坛期间,将举行首批拟推荐列入中国礼品采购目录库的龙岩10家老字号品牌、10家商务礼品品牌的入库仪式。



据承办单位龙岩市维瑞会展服务有限公司透露,展会现场将有美食节、Cosplay、圣诞老人合影、宝宝爬行大赛、童装走秀及才艺秀、抖音美妆网红现场直播、龙岩精品旅游路线推介体验等多场活动。




oldvineback
你,不是我的菜 小白鹭瞅着脚下...

你,不是我的菜

小白鹭瞅着脚下的小鱼儿说

你,不是我的菜

小白鹭瞅着脚下的小鱼儿说

甜橙子很酸

我要断粮啦,有没有王一博bg啊!!!!

我要断粮啦,有没有王一博bg啊!!!!


秋三
日记 受Mr.咬人的涂鸦随笔而...

日记

受Mr.咬人的涂鸦随笔而产生灵感所画的日记。

这篇日记还没更完

下篇,,,等学校放月假了就更!

日记

受Mr.咬人的涂鸦随笔而产生灵感所画的日记。

这篇日记还没更完

下篇,,,等学校放月假了就更!

一问三不知

《人皮玩偶》

一、模仿犯

(1)人皮玩偶

2019年5月16日

      在本市大学废弃医务室内发现一具尸体,尸体的颈部、双手血管、胸部、背部有明显针线缝合的痕迹。

      死者名:李宁

      男

      24岁

      本市大学医学系学生

     本案执行人:黎晨溪;协助警员:冯川寒。

   ...

一、模仿犯

(1)人皮玩偶

2019年5月16日

      在本市大学废弃医务室内发现一具尸体,尸体的颈部、双手血管、胸部、背部有明显针线缝合的痕迹。

      死者名:李宁

      男

      24岁

      本市大学医学系学生

     本案执行人:黎晨溪;协助警员:冯川寒。

      警局

     法医:“已经鉴定死者是于三天前被害,皮肤表面没有出现过多的腐烂迹象。皮肤里面的血肉全部被挖空,里面有大量的线,做工很精细,伤口很整齐,应该是用手术刀做的,凶手用线塑出的尸体内部,可以说这是一个做工精细的‘人皮玩偶’。”

     黎晨溪看着监控说:“听死者的舍友说死者在五天前去过KTV,自从那次之后死者连续两夜凌晨才回。”

      监控视频中的死者将要走进酒店时转身离开,随后便消失在视频里,直到第2天凌晨3点40分左右才重新出现在视频中。

      第二天晚上死者和前一天一样但是第2天出来的地点与上一次出现在视频中的位置不太相似。

      黎晨溪:“冯川寒锁定地点去实地考察。”

      冯川寒:“是,老大。”

 

     


法国风格24k

“YOU.”

是500fo贺图啦 @吊之屑人【芷默】
因为一些不可抗力因素我只能先画500fo的
我就是馋他身子【失智发言】
他太好了

“YOU.”

是500fo贺图啦 @吊之屑人【芷默】
因为一些不可抗力因素我只能先画500fo的
我就是馋他身子【失智发言】
他太好了

夷陵老祖

哟,不知道是谁?莫名其妙回复我?又变成了我找你!要不要脸?像你这种无下限的,我都替你感到羞愧!设置权限算什么本事?

哟,不知道是谁?莫名其妙回复我?又变成了我找你!要不要脸?像你这种无下限的,我都替你感到羞愧!设置权限算什么本事?

oldvineback

水中,小䴙䴘把小鱼儿撵的是抱头鼠窜……

水中,小䴙䴘把小鱼儿撵的是抱头鼠窜……

摩十七

11.22 图片质量越来越差了,观察世界的那双眼睛呢👀

11.22 图片质量越来越差了,观察世界的那双眼睛呢👀

摩十七

11.21 我和我的工友兄弟们

11.21 我和我的工友兄弟们

摩十七

11.20 就只有露胸大汉可看了🤣

11.20 就只有露胸大汉可看了🤣

社会主义好少年󾓭

【清北】大雪过后

*灵感大概是1952年院系整合


*清燕、北燕友情向


*莫名奇妙的有种北大是攻的感觉。不过管他呢!


*文笔辣鸡,性格ooc


*以及北京应该下雪了——吧,如果没有算我私设,福建还热的一批(˶˚ ᗨ ˚˶)


*如果可以的话就看吧!


[1952年]


如果可以,清华情愿将这一年的回忆都丢进碎纸机,然后将纸屑丢进火盆,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燕京消失了。*


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的,爬树捉鱼比谁都活。怎么……第二天就像烧完了的蜡烛一样肉眼可见的、迅速的衰弱下去了呢?


他不明白。


清华一向是不信神的,这次却笨拙地学起燕京以前祷告的样子请求...

*灵感大概是1952年院系整合


*清燕、北燕友情向


*莫名奇妙的有种北大是攻的感觉。不过管他呢!


*文笔辣鸡,性格ooc


*以及北京应该下雪了——吧,如果没有算我私设,福建还热的一批(˶˚ ᗨ ˚˶)


*如果可以的话就看吧!


[1952年]


如果可以,清华情愿将这一年的回忆都丢进碎纸机,然后将纸屑丢进火盆,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燕京消失了。*


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的,爬树捉鱼比谁都活。怎么……第二天就像烧完了的蜡烛一样肉眼可见的、迅速的衰弱下去了呢?


他不明白。


清华一向是不信神的,这次却笨拙地学起燕京以前祷告的样子请求上帝庇佑燕京。他不敢睁眼,不敢直视燕京的脸——少女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像有一团火在上面似的,因为迷茫恐惧而留下的眼泪被迅速蒸发。似乎是因为热量全集中在额头上,白皙的手冰凉冰凉的,无力地搭在柔软的床垫上。女孩如今的状况更刺激了清华——为什么我什么做不了!


“别死啊,求你……”


他在哭。昏暗的油灯映在他的脸上,那张曾被北大笑称“还没长大就已经老去”的脸上爬满了泪痕,成熟稳重的面具在燕京即将离去的事实下被粗暴地撕开,袒露出少年人柔软、脆弱又迷茫的内心。


北大进来了。门没关,天知道他听见清华的话语的时候是什么感受——天和地仿佛要在那一瞬间相撞,而他则在巨大的冲击下几乎跌坐在地上。于是他加快脚步,几乎可以用冲字来形容。


他想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白色的长衫在来的路上因为走的太急而沾染了些许泥水。昨晚几乎没睡,处理完文件后已是天明,随后燕京要消失的消息传到他这儿后又飞快地赶去燕京的家。


“还好吗?”


他蹲在燕京的床边,在问题出口的那一刻他就想抽自己一顿。废话,那么皮的一个人都瘫哪儿了能好吗?


燕京没有回答,事实上她已经回答不出来了。发烧烧的她头重脚轻的,脑子里一片浆糊。这个简单的问题已经超过了她脑里近乎死机的反应系统的最大负荷。


于是北大连忙拿起放在水盆里的一块毛巾淋了冷水,拧干,敷在她头上,热了,再换一块。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上帝或是这块手帕能否起作用。


“如果有冰块…………”


他不知不觉就把这句话说出来了,而一旁的清华在听到的这一瞬间就跑了出去,快到北大甚至没有办法拉住他。


如果……那是如果啊,如果是平常的清华肯定不会没住意到这点。现成的冰块可没那么好找,又不可能去别人家里要,难道去冰店买。好吧,只希望他不要带一大袋冰棒雪糕之类回来。


“还是降不下来……怎么搞的……。”


北大又给帕子换了一次水,在盖上燕京头上的时候发现她的温度根本降不下来。难道真的要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死去吗?不!老天啊!救救她!




清华跑回来了,手上提着一大堆冰块。


他是那么急。飞快地找到店铺,在与店铺老板讲话时边讲还边用手做着动作。拿了冰后以最的力量克制自己不直接甩钞跑走,让老板感叹又是哪个不知家苦盲目装x的小伙子。


把冰块包在袋子里,放在额头上。他们眼看冰块慢慢消融,而燕京的体温反而在升高。她的身体轮廓在淡化,逐渐,逐渐的化为光点。


像是被打碎了平日完美的人设,将最柔软的地方暴露在空气之下。肺部与心脏一起罢了工,无法转换气体,窒息感,绝望,侵蚀着清华。他往北大怀里一撞,放声大哭。


北大轻轻地抚着他的背,可是他实在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语。他现在也不想说话,放任自己沉浸在悲伤之中。




北京下雪了。


“看你坐那好久了,想什么呢?”


北大走到清华的旁边,和他一起看着窗外的雪景。


“燕京。以前她很爱堆雪人来着。”


清华转过头,笔画了个雪人的形状,声线难得温柔。


“嗯,她可比你好多了,不知道是谁以前用胡萝卜捅穿了雪人的脑袋。”


北大还是不肯放过损他的机会。


有次清华被北航、北林、上交这些家伙灌醉之后就撒酒疯说过:“阿北,你变了 你不是以前那个会摸我头给糖吃的大哥哥了!你成了一个天天抢我学生的坏人!”


”嘿,打雪仗吗?”


北大提议到。他一般都不和清华玩跟运动相关的东西。


“来吧!”



『世事艰辛,命途坎坷,我们也许有时会对命运失望,却永远不能绝望,因为路还在我们自己脚下。』

                                                   ——摘自百度




*1952年院系调整时,私立大学(包括教会大学)全部被裁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