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珠

12.1万浏览    3366参与
-👾-

玩学院pa上瘾了

鶸鶸鶸鶸鶸鶸

玩学院pa上瘾了

鶸鶸鶸鶸鶸鶸

辐辐辐辐辐射

【悟贝】彼界之王(上)

失踪人口回归,依旧小学文笔x

贝吉塔星非新剧场版设定

哭哭王子出没注意


祝阅读愉快


  悟空睁开眼睛,他几乎可以说是被惊醒的,身侧的琪琪睡得正香窗外夜晚的包子山也是一片静谧祥和,刚刚剧烈的气场波动仿佛是一场错觉。可那个气分明是来自西都,那是贝吉塔的气,在一个刹那飙升至非常高的水平随后又归于沉寂。悟空感觉到了其他人的气,他们也因为这不同寻常的气息而被拉出睡梦,他蹑手蹑脚下床然后仔细地给琪琪掖好被子。悟空放出自己的气示意大家不必担心随后便瞬移到了气的来源地。

  他直接出现在了贝吉塔的卧室,赛亚人的王子把房门锁了导致他被吓醒的孩子在外面焦急地询问着,在感觉到突然到来的悟空后特兰克斯在门外沉...

失踪人口回归,依旧小学文笔x

贝吉塔星非新剧场版设定

哭哭王子出没注意


祝阅读愉快


  悟空睁开眼睛,他几乎可以说是被惊醒的,身侧的琪琪睡得正香窗外夜晚的包子山也是一片静谧祥和,刚刚剧烈的气场波动仿佛是一场错觉。可那个气分明是来自西都,那是贝吉塔的气,在一个刹那飙升至非常高的水平随后又归于沉寂。悟空感觉到了其他人的气,他们也因为这不同寻常的气息而被拉出睡梦,他蹑手蹑脚下床然后仔细地给琪琪掖好被子。悟空放出自己的气示意大家不必担心随后便瞬移到了气的来源地。



  他直接出现在了贝吉塔的卧室,赛亚人的王子把房门锁了导致他被吓醒的孩子在外面焦急地询问着,在感觉到突然到来的悟空后特兰克斯在门外沉默片刻然后离开了。卧室窗帘紧闭陷入一片几乎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悟空只能听见床的方向传来微弱的呼吸声,他往那个方向走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的灯。



  贝吉塔背靠床头坐在床上,在灯亮的那一刻几乎是慌张地曲起身体将脸藏到手臂之后。与平日相比他现在没有丝毫武装,全身上下唯一遮盖躯体的只有一条黑色底裤,虽然天气已经转凉但是男人的身上还是有一层汗珠。



  “贝吉塔你怎么了?”悟空凑上去询问,贝吉塔并有对他的靠近表现出拒绝和抵触但也没有表现出丝毫欢迎,依旧只是维持着那个稍显别扭的动作。“你的气吓到我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的声音闷闷的还带着鼻音叫人不禁怀疑他是否哭过。“不关你的事,走开。”



  悟空把手放在贝吉塔的肩上像是在安抚他,后者恼火地挥动手臂企图打开烦人的下级战士,就在这个时候以下犯上的赛亚人眼疾手快抓住眼前的手腕拉到一边,所以说要证实一件事最便捷的方法就是亲眼去看。现在被强行拉开一边胳膊的贝吉塔也没有了掩饰的意图转而恼火地看着悟空,他眼角湿润发红,连鼻尖都染上了淡淡的红色,泪痕和没干的眼泪被胡乱地抹开导致脸颊上都是湿漉漉的,他瞪着悟空的样子就像是要把对方大卸八块,但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却只是幅度微小地吸鼻子。



  说实话悟空吓了一跳,毕竟上一次看到贝吉塔哭的样子还是在纳美克星,而这次要悟空来说相比较那一次有过之而不及。虽然不是嚎啕大哭,但是他皱着眉头的样子看上去难过极了,就算贝吉塔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悟空身上眼泪还是不可抑制地流下来。王子也不出声,连哽咽都没有就是那样静悄悄地哭,哭得近乎自暴自弃让人不禁怀疑再这样哭下去他会不会变成一滩水就此消失。



  有什么事会让赛亚人的王子如此伤心?孙悟空自知他的榆木脑袋琢磨不出,他爬上床跪坐在贝吉塔面前替他擦眼泪,他们半是友谊半是恋情的关系在二人独处的时候也没有什么遮掩的必要,如果允许的话悟空还想凑上去抱抱他,但贝吉塔应该是不会同意的。眼下他要做的就是尽力安抚这个还在哭个不停的家伙好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贝吉塔当然知道卡卡罗特想干什么,那双眼睛里除了关切还有怎么藏都藏不住的好奇,他一定想知道是什么让自己如此狼狈,哭得像个找不到母亲的年幼崽子。按照卡卡罗特的性格他不会在这件事上表现出讥讽或者嘲笑,但怎么说呢,地球上最强的男人兼自己想要超越的目标看着自己哭成这样,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羞辱。



  他梦见了什么?他梦见的东西是在这颗泥巴星球长大的卡卡罗特永远无法理解的,贝吉塔觉得仅仅是描述梦境的句子爬过舌面都会引发剧痛,他知道卡卡罗特不会善罢甘休,但他也不准备轻易地全盘托出。

 

  起码不是现在,起码不要让他一口气重温梦里的痛苦。



  “你为什么不用那个呢。”贝吉塔声音里带着嘲讽。“那个秃子说过你把手放在他头上然后你什么都知道了。来啊,对我用那招。”他放平四肢,做出一副任人宰割的姿态。“然后你就能满意了,像平常那样得到想得到的一切。多好啊,只要你乐意就可以对任何人为所欲为。”



  贝吉塔的嘴巴尖酸刻薄,这他知道,早在为弗利萨做事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威胁说要撕烂他的嘴。可他就是这样,那些字句会为他招来麻烦,但它们是讨人厌的贝吉塔讨人厌的部分之一,他不会轻易舍弃这项天赋。



  对面的悟空露出几秒为难的神色,随后目光愈加坚定。“不,贝吉塔,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不是吗。”



  又来了又来了,贝吉塔知道卡卡罗特在看他但还是翻了个白眼,眼睛因为长时间的哭泣后如此“剧烈运动”而发痛。他不介意,如果条件允许贝吉塔很乐意再翻一个,这个标准的“救世主”发言令他作呕。他们是经常见面,时常打架并且偶尔上床,但这并不代表卡卡罗特可以这样随便地去干预他。



  “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告诉你。”赛亚人的王子露出招牌的冷笑,他不知道当哭得眼眶通红时这个表情会威力大减。



  悟空眨眨眼表示自己正在听。



  “承认是你强迫我说的。我接下来说的一切都是在你的胁迫下说的,而不说的后果是我会被杀掉。”他决定一直恶毒下去。愣住的悟空在他预料之内,赛亚人王子在地球待了太久人们淡忘了他曾经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恶人本尊准备帮助他们回忆起来。



  “……好,我答应你。”悟空的眼神是纵容和怜悯,贝吉塔看出来了。可他现在只有张嘴的力气,没法有什么实际动作。那个梦像是抽空了他,灵魂还在梦里,眼前只是躯壳。

  

  于是赛亚人的王子开口了,毫无波澜的语调讲述着仿佛他是个毫无关联的旁观者。他讲到贝吉塔星陷入一场大火,赤色的星球变成了黑暗宇宙里一颗寂静燃烧的太阳,弗利萨放下了这场火,他的飞船一直徘徊在星球上空。像是只眼睛,贝吉塔厌恶地说道,不论他走到哪里那只眼睛始终都在盯着他。他在燃烧的星球上做王,火无始无终,而他也不知道要在颓败大厅里的王座上坐多久。



  贝吉塔吐出的每个字眼都像刀子在切割这喉咙里的肉,眼泪蓄在眼眶里不上不下,他有些抽噎,像个叛逆期的孩子,悲伤却又倔强。悟空没有说什么,只是皱着眉看他。

  

  他要的就是这个,贝吉塔在心里想着然后抽了抽鼻子。哪怕只有一个词刺痛了救世主的良心他就赢了,他是受害人,那个下级战士在自讨苦吃。

  

  他不指望卡卡罗特会明白,既然这个宇宙只剩下两个纯血赛亚人,那么能领会这苦楚的也只会是贝吉塔。若像梦中那样他做了新一任的王,登基随后结婚生子,带着子民为弗利萨征战一生,他的未来有无限种可能,他也有无限种方式迎接死亡,但弗利萨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依旧可以给贝吉塔星判下死刑,将燃烧的星球投进地狱深处。没有人能抵抗他,王也不行,在生前他如何沉默地燃烧死亡时在宇宙中就会多么冷漠无声。弗利萨会看到巨大的光芒裹着热浪,而贝吉塔唯一能做的就是诅咒他被强光伤了眼睛。


 


亚恋

到P空这变成了少女漫画(不

到P空这变成了少女漫画(不

亚恋
拉哥,不要乱交朋友啊

拉哥,不要乱交朋友啊

拉哥,不要乱交朋友啊

亚恋

学园pa

你的爸爸不爱你(耳语

学园pa

你的爸爸不爱你(耳语
aouyipear
Gogeta~ 摸鱼放松下

Gogeta~

摸鱼放松下

Gogeta~

摸鱼放松下

-👾-
叛逆期被亲爹逐出家门蹲在路边的...

叛逆期被亲爹逐出家门蹲在路边的哥哥

被诱拐犯果农盯上了

叛逆期被亲爹逐出家门蹲在路边的哥哥

被诱拐犯果农盯上了

生活的禅理

海南星月菩提1.2圆珠手串,正月。搭配1.8+保山南红龙珠和海南椰蒂隔片,品相如图所示。星月菩提已经些许挂瓷,微微发出瓷光,精品一件。
购买微信:359675166

海南星月菩提1.2圆珠手串,正月。搭配1.8+保山南红龙珠和海南椰蒂隔片,品相如图所示。星月菩提已经些许挂瓷,微微发出瓷光,精品一件。
购买微信:359675166

亚恋

学院pa

要好好学习啊,卡卡罗特同学

学院pa

要好好学习啊,卡卡罗特同学

の欧豆
还是悟吉塔最帅 还是金色好看

还是悟吉塔最帅


还是金色好看

还是悟吉塔最帅


还是金色好看

那些无法割舍的记忆

抽空整理了一下今年画的图。纯属个人爱好,业余玩家。

抽空整理了一下今年画的图。纯属个人爱好,业余玩家。

-👾-
🅿️🈳️ 无脑摸鱼 (开始...

🅿️🈳️


无脑摸鱼


(开始会打一堆tag

🅿️🈳️


无脑摸鱼


(开始会打一堆tag

言伍午

【AO3授翻】朋友,或许你愿意吃弗利萨x悟空吗

一脚踩进弗利空大坑(x)

拿到授权后,修改了放在群里的版本(群里翻的版本真的很粗糙哈哈哈鞠躬)


————


【声明】

完全是我个人xjb翻译 ,无校对,可能存在各种歧异,望包涵与指正!

已经获得AO3原作者授权。

原文请走: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083363

作者:PuyoLover39

原tag:Frieza/Son Goku (Dragon Ball);Random Doctor from Frieza's ship;Gohan goes from not getting Frieza at all...

一脚踩进弗利空大坑(x)

拿到授权后,修改了放在群里的版本(群里翻的版本真的很粗糙哈哈哈鞠躬)


————


【声明】

完全是我个人xjb翻译 ,无校对,可能存在各种歧异,望包涵与指正!

已经获得AO3原作者授权。

原文请走: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083363

作者:PuyoLover39

原tag:Frieza/Son Goku (Dragon Ball);Random Doctor from Frieza's ship;Gohan goes from not getting Frieza at all to understanding him a bit more;Goku hates/fears needles;Frieza loves him;But Frieza also doesn't play games;Frieza is forever a tsundere;Fluff;Bit of Action;Romance;Humor;Frieza hurts then barely comforts;Goku needs to man up;Sickfic?


【简介】

当弗利萨再次到地球拜访自己的男友时,发现对方不像往常那般富有活力。对方的儿子告诉了弗利萨发生了什么,而弗利萨决定由自己去解决。实际上是悟空生病了,但他拒绝像个大人那样坦然地打针治疗,于是,弗利萨决定亲自射给他(绝无他意~)


——————


Shot in the arm & The Heart


过去两个月的约会,让弗利萨比以往更期待和悟空的再次会面。他很好奇,他的小猴子会有什么新的打算。然而,弗利萨刚着陆地球,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弗利萨一出舱门,便瞬间捕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没多想,弗利萨就往那个方向飞去。几分钟后,他瞧见男友正坐在一块岩石上等他。


悟空和往常一样,脸上挂着笑容,兴高采烈地喊着弗利萨的名字。


不过,弗利萨敏锐察觉,有什么不对劲。


“嗨!弗利萨!”


“你好,悟空。我想这次,你安排好了我们的行程,是吗?”


闻言,悟空尴尬耸肩,弱弱地笑了一下:“呃,我想过我们可以去野营什么的,但是我不太能想象你睡在帐篷里……让我改天再好好想想嘛,今天就还是老样子修炼,可以吗?”说完,他用一种非常诚恳又充满期望的眼神盯着宇宙帝王。


弗利萨被这个眼神打败了,他决定相信悟空真有好好安排过,甚至还为因此在床上辗转反侧,于是不继续追究悟空给出的糟糕回应:


“当然可以,我对你的决定没有异议。我深知思考对你而言并非易事,起码你努力去想过,我为此深感欣慰,赛亚人。”


高个子的青年开心得笑起来,他朝自己的伴侣扬起的小脸上满是感激。接着,悟空慢悠悠地从石头上站起来,问弗利萨准备好开始对练了没有。


弗利萨抬眸,他审视悟空,拿捏着是否就对方现在的状态发表意见:“你确定吗,悟空?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头新生鹿崽。”


悟空朝弗利萨竖起大拇指表示自己完全没问题:“来吧,弗利萨!”


听悟空这么说,弗利萨便弥消了疑虑。


宇宙帝王瞬间暴气,他朝孙悟空的脸颊发起猛攻,结果被对方一个抬腿击退。


这并不是以死相博的战斗,而是确定武痴对象后时常进行的‘约会项目’,因此悟空和弗利萨都没有进入最强的模式,弗利萨维持着自己的最终形态,悟空甚至没有超赛化。


逐渐地,弗利萨因力量差异而取得了优势,他开始戏弄自己的男友,轻飘飘地出言挑衅:“哦?以你现在的力量可是赢不了我的。”


这个“激将法”很成功,悟空气呼呼地直视弗利萨,下一秒就激起超一形态,立即冲向银河统治者。后者抬手朝悟空发射死亡光束,逼得悟空只能左右回闪躲避。


很快,赛亚人停止了一昧防御,他凝聚龟派气功,径直对上死亡光束,悟空在空中不停地喘气,这两股能量还在相互对抗。


突然,他双眼一黑,头发从金色褪回黑色,整个人“砰”的一声,从半空跌落,摔在地上。


宇宙帝王惊讶地看着一切的发生,他清楚自己没有击中悟空,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莫非赛亚人是打算复制自己曾经的招数,以此击败他?弗利萨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他知道悟空绝不会这么做,因为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只懂得认真严肃地战斗,仿佛每一场都关乎到宇宙存亡。


如果这不是悟空的计谋,那么他为什么会从空中跌落?


相对矮小的银河之王很担心,尽管不太想承认,他冲到了倒在地上的悟空身边,忧心忡忡,俯身伸出两根手指按住了赛亚人的手腕,当摸到了脉搏后,弗利萨松了一口气。


随即弗利萨冷静下来,他起身来回踱步,开始分析眼下的情况。


然而,弗利萨尚未得出结论,倒地赛亚人的长子却意外出现在了他们之间。


年轻人率先奔到倒在地上的父亲身边,叹了一口气,从身上摸出一粒仙豆,塞进了悟空的嘴里,呢喃着:“吃下去吧,爸爸,吃下去。”他祈祷父亲的身体能在昏迷的状况下,也能顺利吸收仙豆的能量。


做完这一切,悟饭才起身面向弗利萨,他猜想弗利萨会发问,结果对方仅是安静地盯着自己。最终,悟饭让自己向弗利萨解释这一切,他说,爸爸在一周前就生病了,妈妈强迫他去看医生,但等他们赶到诊所后,爸爸已经做好了检查,但是,被告知,他需要打一针。


“这正是妈妈担心的,所以她才提前找我和悟天一起去,希望我们能合力让爸爸打针。”


向来冷漠的男人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秘辛,扬起了眉毛,不过他点点头,没有打断悟饭。


“爸爸一直都很勇敢,他从不惧怕任何事情……除了打针。即使我和悟天也不能成功让生病中的爸爸去打针。”悟饭说,“爸爸一看见针头后,就吓坏了……他奔到窗边飞走了。”


悟饭坦言,第二天他找上短笛叔叔,希望他能帮着一起让爸爸乖乖打针,哪怕是用上所有办法,他们还是失败了。之后的那几天,布尔玛阿姨和贝吉塔叔叔也参与了进来,可是即便是生着病的爸爸,依然是他们之中最强的赛亚人。


也就是说,毫无疑问的,又一次失败。


最终的结果是,悟空不再能安心待在他们身边了,同样的,他的身体也一直得不到好转。


悟饭察觉到了悟空的气在急速下降,因此飞速寻来。他明白悟空和弗利萨之间只是切磋,所以,这意味着悟空的病已经严重到他中途昏倒了。


弗利萨沮丧地扼叹一声,他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深深感叹,自己喜欢的人真是太愚蠢了,如此小事也能惹出一连串的麻烦,还害得他虚惊一场。


“你觉得你能试一下吗?我爸爸,他现在很信任你,他不会想到你也会参与进这件事里来的,哪怕是一百万年以后也不会。”


弗利萨抬头,眯起猩红的眼睛,暗光一闪而过:“亲爱的小男孩,你知道你在请求什么吗?让我背叛你父亲的信任,并强迫他去做他不情愿的事情,是吗?我能得到什么呢,嗯?事实上,我看不到我因此能得到任何好处。”


“呃……但是……这能让我爸爸好受很多,不管他是否自愿打针,起码他的病能有好转。”


听完悟饭的话,暴君仰头大笑,他笑得浑身都在颤抖。弗利萨摇头表示对悟饭看法的不认同:“哦,不,不。‘身体好转’是‘你父亲’能得到的好处。而我,参与进来,哄骗他,背叛他,一整件事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利处。想想看,如果悟空真能理解的话,贝吉塔就不会失败,他的妻子也不会失败。所以,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去尝试呢?


——相反,我会就这么顺其自然。”


“什——什么?!”


弗利萨轻轻摆了摆尾巴,他告诉悟饭,严格意义上,悟空是个成年人,他有权自己做决定,哪怕其中不乏荒谬之举。比如现在,悟空的行为就像一个不讲道理的小孩,生着病却不肯打针,与此相对,他就该承担这个决定给自己带来的痛苦,而其余人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显然,悟饭对弗利萨的答案并不认同,他盯着弗利萨,并一针见血地将此归结为对方冰冷残暴的本性。就算弗利萨和父亲缔结了不一般的友谊,这也改变不了他原本阴暗扭曲的性格。


学者赛亚人轻叹摇头,他告诉弗利萨忘记自己所说的一切,接着就一跃而起,原路返回。弗利萨望着悟饭的身影远去,才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回到地上的男人。


悟空开始有意识地呻吟起来。


“我不得不说,悟空,认识你多年,你总能带给我惊喜。”


逐渐苏醒的黑发男人虚弱地憨笑两声,他费力地坐起来,努力朝弗利萨挤出一个活力的笑容:“嘿嘿,多谢啦,弗利萨。”


弗利萨拧起眉毛,狠狠地瞪了悟空一眼:“这并非赞扬,悟空。”


悟空被弗利萨凌厉的目光唬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乖乖地盯着眼前的土地。


“悟空,既然你的生理医生已经给出建议,你应该信任他们的专业知识。我不管你如何惧针,你已经不是小孩了,就应表现得成熟点!因为你的任性,给所有人带来了没必要的压力和麻烦,这其中也包括我。”


悟空听见弗利萨这么说,将自己缩得更小了,他面露歉意地朝弗利萨望去,弱弱地问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生病要打针的。


“你的大儿子刚才来过了。”弗利萨没有隐瞒,“听着,小猴子,不治疗你就康复不了,这场幼稚小游戏是时候结束了。”


“不要!我讨厌针头哇!那超级痛的!”


弗利萨对悟空的回答感到恼火:“战斗也会让你疼痛,你却甘之如饴!振作起来,赛亚人!如果你不听话注射,我只能采取严厉的措施,相信我,你绝不会喜欢它们。”


悟空疑惑地歪着脑袋,无声地询问弗利萨,那些‘措施’是什么。


“如果你不去治疗,那么我永远也不会和你对练。”


“啊???但、但是你也很喜欢和我对练的,不是吗!你骗人的是不是?你不会这么做的!”


弗利萨狭起眼睛,双手环胸,满脸写着“你大可试试”。


见状,悟空的气焰一下子蔫儿了:“呃……骗人的吧……看,实际上我好着呢!我可以马上跳起来,大战好几回!让我们忘掉之前所有,行吗?”说话间,悟空还站起来触碰自己的脚尖,拉拉韧带,企图证明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但弗利萨根本不买账,他转身就要走,悟空马上抓住了他。


“等等,弗利萨,你别走!”悟空难过地快哭出来,他靠上了弗利萨的后脑勺,由此传递来的温度很快安抚了他。


“或许那位医生误诊了,这时有发生,你不如去确诊一次。”


弗利萨觉察到悟空站直了身体,对方的呼吸轻得像秋天的落叶,他们之间沉默了一会儿。


“所以……你觉得她是搞错了吗?我其实不需要打针的,对吗?”半晌,悟空开口。


“没错,若是你能听话地找医生再诊断一次,你或许会发现自己需要的只是药物治疗。”


“行,我决定去!”


“很好。”


单纯的悟空轻信了猩红色眼睛的男人,他甚至还开口感谢弗利萨点醒了自己。于是乎,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弗利萨的飞船。


悟空再三声明自己不想看人类医生后,弗利萨为他安排了飞船上的医护长来诊断。


医护长说自己得再做些准备,悟空点点头,便一个人乖巧地在检查室里等着。


房外,弗利萨则趁此机会吩咐他的手下,准备给悟空注射治疗,他准许医护长在身上隐藏一支注射器。


安排妥当后,弗利萨和医护长双双回到检查室。红眼的帝王自然地站在了悟空身后,他让自己一根筋的对象靠在怀里,还伸手拥住了悟空,像是在表达自己对他的安慰和支持。


医护长程序性地询问悟空感觉哪里不舒服,然后仔仔细细给弗利萨怀里的人做了个检查。就在这时,冷若冰霜的魔鬼抓住了悟空松懈的时机,他一甩尾巴,抽出医护长口袋里的注射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在了悟空的手臂上。


赛亚人因为突然的疼痛大声嚎哭起来,在他还来不及做出应对之前,眼疾手快的医护长一个箭步上前,将针筒推进了悟空的皮下,一秒还不到的注射完成后他就功成身退了。


此时,弗利萨才假笑着放开了他的男孩。


松开禁锢的刹那,悟空就跳到了房间的另一头,他企图离弗利萨能多远就有多远。


这一举动让弗利萨非常不悦,他警告悟空不要再淘气*了,只不过是注射治疗,而且一切已经结束了。


不过,弗利萨的语气可不像他所说的那般严肃。


悟空却没体会到其中的深意,他摆出了如临大敌的样子,控诉道:“这很过分!弗利萨!你又一次欺骗了我!!”


“啊,并非如此,悟空。我不过提出了你无需注射治疗的可能,是事实证明,你确实需要。直到现在我才确信你的长子所言不虚。”弗利萨戏谑,“我对你没有隐瞒,而你也免了一趟地狱之行,这一切怎么能说是欺骗呢?”


“你和你的‘一切’都是从头到尾的过分!”


绿皮肤的医护长战战兢兢地在角落里来回看着两人,他飞快朝弗利萨鞠了一躬,麻溜地慌张逃离了“战发现场”。至今,这位医护长都没有搞明白,为什么大王要救治那个男人,就他所知,他们的大王不是做梦都想杀死那个赛亚人吗?


好吧,尽管他听说赛亚人用龙珠将大王复活了,但就这能解释出现在他们之间的诡异“友情”吗???


重新聚焦回检查室。


弗利萨看到悟空眼中含泪时,他脸上恶劣的笑容越来越放肆,银河之主低笑几声,轻而易举地就靠近了穿着橙色练功服,摆出防御姿态的傻瓜。


弗利萨将自己的手贴在对方的脸颊上,接着一点一点,吻去了那些微咸的泪水。


“你这样一边哭一边控诉的样子着实可爱,如此模样让我惊奇。”弗利萨说,“现在看看,这不是比单看着你受苦,要令人舒心得多么,更遑论这对你大有裨益。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正应该促使我去做这些对你有益的事情?”


然而,悟空没有像寻常人以为的那样会静下来思考那些饱含深意的话语,他只是朝弗利萨大喊:


“完全不!这比我生病更疼!一点儿也不好!你应该反思怎么能这样对我,弗利萨,我以为你会站在我这边!”


暴君望着表现与自己所料无差的爱人,回以大笑,他挑起悟空的手臂,并揽住了对方的肩膀:“好,我会的。不过现在你应该回家好好休息平复。而我无比期待次回我的到访,那个时候,作为迎接我的表现,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改天再好好想想’的搪塞,嗯?”


弗利萨告诉贝利布尔自己会离开一个小时,随后便准备送生了病的赛亚人回家。


那是一段无言的飞行,仅仅是相伴在彼此身边就足够美好,言语反而显得累赘。大约二十分钟后,他们就抵达了悟空的家,而悟饭已经站在门口相迎。


见到悟空的长子,弗利萨的好心情瞬间被破坏,他朝那个不识时务的电灯泡睨了一眼,喉中还翻滚出一些不满的声音。


“弗利萨,我没想到你会来,毕竟你之前说过那些话。怎么,你不担心和我爸爸靠得太近会被传染吗?”


“安静点,半赛亚人。”弗利萨一边松开靠在自己身上睡着的笨蛋,一边朝悟饭说道,“我无需向你解释我的决定。不过,我的确不会担忧传染——因为你父亲身上的病菌在我的身躯里无法繁衍生存。”


“哦是吗,这倒很有意思,我没想到。”


“鉴于你从未和我探讨过这方面的内容,如果你知晓才真令人惊讶。现在,快过来把你父亲架到床上去,以免他睡到在上——我不可能整天抱着他。”


“啊,好的。”悟饭马上跑过来,从暴躁的帝王手中接过自己的父亲。


与此同时,悟空从梦里醒了过来:“你要走了吗,弗利萨?”


“正是如此,悟空。比起做你的保姆,我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去做。一个月后我会再来看你的,再会。”弗利萨不再多言,他直接飞走了,像是要甩开身后所有一般的决绝。


“等等——”


但在听见悟空大声喊他停下后,弗利萨应声收住了飞行,他叹口气,转过头,眼神略显不耐:“什么事,小猴子?”


只见悟空晕晕乎乎地走向弗利萨,他张开双臂抱住了矮个子的男人,将自己的唇轻轻印上对方的,一个轻柔,甜蜜又充满爱意的吻,弗利萨的脸色唰的一下红透了。


“你忘了临别吻哦。那么再见啦,弗利萨!”


“你!!啧!”感受到来自一旁的灼热视线,弗利萨恼羞成怒地瞪了悟空一眼,以一种不能更快的速度起飞,只留下处于震惊中的悟饭和心情舒朗的悟空呆在原地。


“额……爸爸,我觉得弗利萨不会希望你在我面前吻他的。”


“哈哈,这就是‘报应’,现在我们算是两清啦~”悟空开心地解释,他为自己的“复仇之举”感到骄傲。


悟饭无奈地摇摇头,他负责地将悟空背起来:“是‘你和他’两清啦,可不是‘我们’两个两清。好啦,我们现在去睡觉好吗,我可以给你煮点米粥,不过你得先好好休息才行。”


悟空点点头。


“嗯……爸爸,你和弗利萨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悟饭将悟空背进房间后,忍不住关心问道。


悟空便开始复述,比如弗利萨是如何欺骗他去打针,比如他是如何可恶地直接把针头扎在自己胳膊上等等。


悟饭听到这里,看见悟空正孩子气地噘嘴,脸色也恢复了很多,他父亲的身躯正慢慢好转中,便忍不住笑了笑。


不过,悟空很快就把“矛头”对向了悟饭,他委屈地说:“啊,我想起来了。悟饭,你怎么能告诉弗利萨我生病的事呢!”


悟饭的笑脸一秒垮掉:“呃……但是,最后我们帮助爸爸你恢复健康了不是吗?我、我只是在关心你,爸爸你不要责怪我啦!”


接着,两个赛亚人就“打针对孙悟空而言到底是不是好事”展开了争论,最终的结果就是,悟饭仍然要接受惩罚——在悟空病好后,他们得好好对练几次。


实际上这根本算不上惩罚,不如说是一场双赢的交易:悟空心满意足地得到了悟饭的陪练承诺,而悟饭能亲自确认悟空的身体状态是否好透。


这场交易还有一个额外结果,那就是弗利萨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悟饭的一些尊重和认可。可惜,对此毫不知情的弗利萨大王正烧着脸,愤怒又尴尬地在宇宙中混乱飞行。


——赛亚人怎么能在有外人的情况下做这些事?!就算这个‘外人’是他儿子也不行!


好吧,事实上弗利萨对那个吻并非全然不满,起码证实了悟空的身体状态好了很多,光是这点就足够冷酷的宇宙帝王露出一丝微笑。


幸福感压倒一切!



END.



【注】

他警告悟空不要再淘气*, 

原文这里用的是“brat”,这个词原意是顽童\熊孩子,但有意思的是,在SM关系中,brat特指一些喜欢作死又特别调皮的小M。

或许在大王看来,闹别扭不想打针还理直气壮的悟空就像是挑战daddy权威的小淘气吧(过度解读警告23333)


——

AO3上这位作者写了几篇弗利空,都很好看,而且人超级好!qwq我用蹩脚的英文在留言区就申请到了翻译授权(哭了)有账号的话,大家可以去留言点赞!

另,惯例群宣一波hhhhh,一个空受亲友群,吉寞的同好不嫌弃可以来玩耍!群号见合集的介绍www




AIHEIHEI
帝寒8月份作品 请勿商用哦 B...

帝寒8月份作品


请勿商用哦


B站地址1171909


欢迎观看手绘直播

帝寒8月份作品


请勿商用哦


B站地址1171909


欢迎观看手绘直播

-👾-

王子输人一步

我不管我就是要打空受tag

王子输人一步

我不管我就是要打空受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