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须酥

19016浏览    298参与
南溟有斯
因为今天公祭日所以涂的黑白灰(...

因为今天公祭日所以涂的黑白灰(明明还有蓝色!),当然不是因为不想上色。。。
弄了一个文案(胡写的,将就看叭)

「月光.消」
月亮失去了光芒,
这个世界陷入了混沌,
他抱起了月亮黯然神伤,
想起那天…那个夜晚…

人物参考:食物语龙须酥(我说是就是!!!)
画渣摸的鱼有人喜欢吗?

因为今天公祭日所以涂的黑白灰(明明还有蓝色!),当然不是因为不想上色。。。
弄了一个文案(胡写的,将就看叭)

「月光.消」
月亮失去了光芒,
这个世界陷入了混沌,
他抱起了月亮黯然神伤,
想起那天…那个夜晚…

人物参考:食物语龙须酥(我说是就是!!!)
画渣摸的鱼有人喜欢吗?

橙子的零件

美人,我馋你的头发身子很久了xd


“我也会一直守着你,直至星河坠落。”平时憨憨的龙须酥,表白起来这么浪漫的嘛w
太会了w
每次看到他,第一感觉都是软-香-甜【//////


好想吃掉他xd


最后双马尾有毒【安详升天.jpg



头像壁纸存图等【✓】
商业性使用【×】

美人,我馋你的头发身子很久了xd


“我也会一直守着你,直至星河坠落。”平时憨憨的龙须酥,表白起来这么浪漫的嘛w
太会了w
每次看到他,第一感觉都是软-香-甜【//////


好想吃掉他xd


最后双马尾有毒【安详升天.jpg


 


头像壁纸存图等【✓】
商业性使用【×】

南秋允x

〖食物语〗龙须酥饲养手册(?)2

ooc我的。

当你得到一只小小的酥酥

接上文。

少主&龙须酥。

沙雕向。

第二人称。

短打。

我想和酥酥生孩子啊啊啊啊啊啊(不是)


于是你眼睁睁地看着锅包肉抱着小龙须酥,出了屋门。

小龙须酥一脸严肃,手中拿着易经——

然后你不小心笑出了声。毕竟那两团圆滚滚的丸子依旧顶在他头上。


然后……

然后你被恼怒的酥酥用周易打头,由于打的太重,你死了。

少主,猝,享年xx岁。

〖???〗


害,开个玩笑。


你只是被要求今年的训练都翻四倍罢了( ´∀`)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龙须酥变小了」这一消息传遍了全空桑。

蟹酿橙把你花了不知道多少金玉买的机器搬走了,似乎是想研究研究。

焦医师思索着...

ooc我的。

当你得到一只小小的酥酥

接上文。

少主&龙须酥。

沙雕向。

第二人称。

短打。

我想和酥酥生孩子啊啊啊啊啊啊(不是)











于是你眼睁睁地看着锅包肉抱着小龙须酥,出了屋门。

小龙须酥一脸严肃,手中拿着易经——

然后你不小心笑出了声。毕竟那两团圆滚滚的丸子依旧顶在他头上。





然后……

然后你被恼怒的酥酥用周易打头,由于打的太重,你死了。

少主,猝,享年xx岁。

〖???〗





害,开个玩笑。






你只是被要求今年的训练都翻四倍罢了( ´∀`)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龙须酥变小了」这一消息传遍了全空桑。

蟹酿橙把你花了不知道多少金玉买的机器搬走了,似乎是想研究研究。

焦医师思索着龙须酥变小的原因。




而你……

在德州扒鸡那里接受询问。(?)

锅包肉和鹄羹商量着如何处置你和龙须酥变回来前应该如何安置。




哽咽。

你瘫在椅子上,等待处置方法。

此时此刻,你无比想穿越回去,掐死那个买下机器的自己。





然而,并不可以( ´∀`)




当酥酥被放回到你手里的时候,你一脸茫然。

“在找到龙须酥变小的原因之前,他都由你照顾。”锅包肉挥挥手,对你说。




诶,就这样啊。

你不敢置信。

但是就是这么简单啦~毕竟我们的郭管家又不是什么恶魔。【醒醒!】



你摸着龙须酥的头,此时他的发型已恢复的与成人态一致。

柔顺,丝滑。

你摸摸自己的头发,

发现又掉了一些。

……

离秃不远了。你哀叹。


作为一个合格的少主,你决定要好好照顾孩子。

奈何单身多年连对象都没有过的你并不知道如何照顾孩子。

遂你找到了鹄羹,很巧的是,饺子也在他旁边。

“没关系的,龙须酥只是身体变小了,其他没什么。”

你听到饺子这么说。

“也就是说……他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恢复正常之后,这段时间的事也会记得?”你问。

你看到饺子点了点头。


龙须酥似乎是笑了一声,你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还活着。

但,大概离死不远了。


酥酥,你……还是不要变回来了叭……

或者请你忘记我给你扎丸子头的事情。


画狗屎的达达
龙须酥真的好好看!!!我为什么...

龙须酥真的好好看!!!我为什么不会画画、可恶

龙须酥真的好好看!!!我为什么不会画画、可恶

阿飞可可

突然发现我空桑的龙须酥出去总往龙井那跑,是真的,井酥CP是真的(//∇//)

突然发现我空桑的龙须酥出去总往龙井那跑,是真的,井酥CP是真的(//∇//)

蓝蒹露
嘘,他睡着了 由于相机问题,要...

嘘,他睡着了


由于相机问题,要横过来看,难受的雅痞

嘘,他睡着了




由于相机问题,要横过来看,难受的雅痞

Cetus-Vela

拉郎 我又可以了

没错,开水白菜x龙须酥。我又可以了。就莫名其妙的....可能因为都是美人吧...


博学多才信科学➕毒舌美人老师x整天算卦还不准➕清冷美人学生。(这两个食魂我都没有,,,所以可能只是瞎扯蛋的人设)


就嗯...自行体会妙处。反正,这对拉了十万八千里的郎我是嗑到了。互攻也🉑


tag叨扰致歉。

没错,开水白菜x龙须酥。我又可以了。就莫名其妙的....可能因为都是美人吧...


博学多才信科学➕毒舌美人老师x整天算卦还不准➕清冷美人学生。(这两个食魂我都没有,,,所以可能只是瞎扯蛋的人设)


就嗯...自行体会妙处。反正,这对拉了十万八千里的郎我是嗑到了。互攻也🉑


tag叨扰致歉。

总攻大人

魔鬼脑洞第二发。
我不仅想编麻花辫我还想躺你头发上睡觉!!!(虎狼发言)
PS;公主设定部分来自百度部分来自我的脑壳。

魔鬼脑洞第二发。
我不仅想编麻花辫我还想躺你头发上睡觉!!!(虎狼发言)
PS;公主设定部分来自百度部分来自我的脑壳。

闻人临熙_我曾见过光与影

《是土味的校园爱情故事》七

◆计数用:7

◆有cp向,会预警,自备避雷,全员向

◆预警:无

◆打着沙雕标题写这种东西,不愧是我。爽朗。

——————————

“太极是不是遇到他的煞星了?”福寿全埋首在财务报表里,头也不抬。


“哼……”夏龙井不愿意搭理他,继续和他的好友杨舟在茶道论坛版聊。


“那孩子最近连夕会都不来了,很不愿意见到后勤部的那位呢。”


“……”


“龙井?”


“…………”


福寿全放下手里的红笔,摘下眼镜,字正腔圆:“夏龙井副会长同学。”


“只是讨论手底下人的八卦就别拉着我了,我很忙,杨弟百年不上一次线的。”夏龙井抱着手机背过身只留给福寿全一个背影。


“不...

◆计数用:7

◆有cp向,会预警,自备避雷,全员向

◆预警:无

◆打着沙雕标题写这种东西,不愧是我。爽朗。

——————————

“太极是不是遇到他的煞星了?”福寿全埋首在财务报表里,头也不抬。


“哼……”夏龙井不愿意搭理他,继续和他的好友杨舟在茶道论坛版聊。


“那孩子最近连夕会都不来了,很不愿意见到后勤部的那位呢。”


“……”


“龙井?”


“…………”


福寿全放下手里的红笔,摘下眼镜,字正腔圆:“夏龙井副会长同学。”


“只是讨论手底下人的八卦就别拉着我了,我很忙,杨弟百年不上一次线的。”夏龙井抱着手机背过身只留给福寿全一个背影。


“不,我是想问你,有没有和良辰联系,那天说是下午过来,可这都过去三天了,他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听到公事相关夏龙井才肯抽空看了他一眼:“没有呢,其实第二天我就去联系他了,可电话打不通,打去他家也没人接……”


看到杨舟头像灰下去,龙井才放下手机,眉头紧蹙:“我有不好的预感,良辰会不会出事……你应该知道的,余湘至今没有逮捕归案,难说他这次会不会瞄准学生。”


“毕竟,良辰也是当年的目睹者之一。”


听到余湘两个字,福寿全两手交叠,死死攥紧:“我们已经和他斗了这么久,仍旧没有一点头绪,说实话,这几年我一直暗中调查,但很奇怪的是所有递出去的消息都石沉大海,仿佛……”


“仿佛什么?”


夕色的光芒血红刺目,透过玻璃映在现任会长侧脸上,眼底却一丝光亮都无法到达,沉甸甸的暗色无法被驱散:“仿佛学校的外面,不存在世界一样……”

————————


夏龙井独自坐在天文台里,手里的绿茶早已经凉透,脑子里满是下午福寿全的话。


「你不觉得奇怪么?快递总是很快就来,没有外面的地址,想出去聚餐却总是赶上其他事情不了了之。」


「这是巧合吧……。」


「一次两次是巧合,我们在这里上了多久的学了,每年都是如此,给家里的简讯从来没有回信,打电话回去却是无人接听和占线,你觉得这不奇怪么?我们,和外界完全没有联系,我们似乎被隔绝这学校中了。」


“占据绝佳观星位置而不观测星星的话,可否将位置让给我。”


夏龙井转头看向声音来源,是没见过的人,新生?


剪切整齐的白色短发,肩上是摘下兜帽的黑色斗篷,手里抱着易经神秘学所罗门王七十二柱等乱七八糟的书,夏龙井在脑子里搜罗了一下,才想起来人是谁。


“你是苏龙须?占卜社的?”


他记得起来苏龙须完全是因为他太扎眼,创办了占卜社被热烈追捧了一阵,后来大家发现他算的根本不准而对他失去兴趣,在新任命干部的礼会上指着于太极鼻子说‘你死期将近’,当时还以为这两人有什么过节,后来发现并不是,他真的只是单纯的算出于太极死期将至。


总之是个只说实话,但完全不看场合的人,文字性资料解释他的斗篷是为了保护阳光过敏的皮肤而不能脱掉,但其他学生并不知道,都在拿他当乌鸦嘴的怪物而唯恐避之不及。


苏龙须似乎没兴致搭理他,只是点了点头,再把书本一撂,便寻个位置不错的天文镜开始写写画画,或许这个人真的不通晓人情世故,一心只扑在自己的研究上。


夏龙井其实还是挺尊重这种人,不好去打扰,换了个位置继续想刚才的事,只听‘哒’的一声,苏龙须的自动笔芯折断了,本不大的声音在这死寂的天文台里格外刺耳,苏龙须的动作僵硬了下,回过头:“星象告诉我,你有难以说出口的疑问,但这疑问永远不要对旁人说起。”


少年摘掉兜帽,银白的发丝在微弱星光下蒙上一层光晕,逆光的脸上,唯有那双金色的眼睛看的格外分明,瞳孔紧缩细如针尖,不知道是在恐惧,还是在警告什么?


“永远不要问出口,去寻找‘塔’。这是,星星告诉我的,你的责任。”


——————————


“龙井学长?龙井学长,笔拿倒了。”


于太极悄声用笔杆戳了戳夏龙井胳膊肘,提醒他开会集中注意力,福寿全还在正位上和其他干部交流演出事宜,没有注意到夏龙井的状况。


开完会已经是十一点五十多了,福寿全挂着他惯用的礼貌微笑请开会的干部吃饭,劳碌了几天,能放松一下当然是好的,众口一词欣然答应下来,四五成群拥簇着福寿全先离开,于太极要避开丁季,随着人流快速消失,反应慢了一拍的丁季提起桌上的便当盒就追出去,片刻后外面传来微弱争执声,听不大真切,只是隐隐约约几个关键字,什么不吃,很烦之类的。


小年轻,世风日下。


夏龙井收拾了笔记,跟上福寿全大队的尾巴。


空桑虽然是个学校,但规模堪比一座城市,所以校内是不设食堂的,宿舍也是高楼公寓式,校内也有许多慕名来旅游的人,为了区分游客,学生配备专门的身份识别徽章,在校内购物也享受八折优惠,员工则是配置统一工牌,优惠政策与学生同等。


因为设施多了,所以提供给学生勤工俭学的岗位也就多了,福寿全带着人到了经常光顾的店里,毫不意外的看到了宋无名:“无名,你也在这里打工啊。”


宋无名是申请了特困补助的学生,是和于太极他们一届的,因为是孤儿,所以一开始来到空桑是来打工的,创下了一天同时送了六份外卖,还给奶茶店进材料,去饭店厨房帮工,到晚上在台球厅做侍应生的惊人纪录,被怀疑从不用睡觉24小时连轴转,是丁季唯二佩服的人。


后来校长找他谈话,让他入了学籍并减免一半费用,又申请了特困补助,但他仍然坚持出来兼职。


“今天是在这里做服务生啊。”宋无名一向话少,对福寿全只是微笑点点头,将菜给他们上齐便接着忙活去了。


之后便在无聊的闲聊中度过,夏龙井一向不好接触,其他人也都识趣的没招惹他,都在拉着福寿全谈天说地。


“说起来,会长你有没有看新闻社的报道?”

“诶我知道,你是想说采访苏龙须的专访吧!”

“是啊!那家伙真的是个奇怪的人诶,就差把天文台当自己家了,也真是多亏了他,现在没什么人想去看星星了。”

“一上来就只会让人腾地方,说别人浪费了绝佳观测位置,他那些观星卜测也都是在装神弄鬼吧。”

“我就没听说过哪次他占卜准了的,知不知道,谢良辰学长回家前,他还在校门口拉着良辰学长不让走,说他出门会被车撞死!”

“真的假的?!我以为这人只是怪,没想到这么毒,还咒人家死啊!”

“真的啦!我亲眼看亲耳闻,当时飞龙队的队员就在那块训练,他们都听到了!这话我怎么会乱说嘛。”


叮当一声,福寿全的汤匙掉在了地上:“啊,没事没事,上面有油而已,诸位继续。”那副毫无破绽的笑颜欺瞒过了所有人,却在他俯身捡汤匙,谁也看不到的角度,出现了巨大的裂痕。


良辰……出事了……。

吃土少女Pie

一个迟来的问卷,画了感觉有半年(把单图补上了)

ky精麻烦滚远点


感谢做问卷的太太!



一个迟来的问卷,画了感觉有半年(把单图补上了)

ky精麻烦滚远点


感谢做问卷的太太!



南秋允x

〖食物语〗龙须酥饲养手册(?)

(当你得到一只小小的酥酥)

龙须酥&少主。管家友情串场。

沙雕向

ooc有(?)

迫害酥酥(bushi)

第二人称。x

某日,你不知从何处买来一个奇怪的机器。

听说,有着神奇的功效。

遂,你准备试一试。

「欢迎使用幼儿转换系统」

哦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意思。

「是否消耗道具“魂芯”x1?」

……………………为什么要用魂芯啊!算了算了用就用吧。

“是。”

「已消耗道具“魂芯”x1」

「系统加载中…………………………」

「叮!恭喜你获得“幼年龙须酥”x1」

“……………………”

“?excuse me?????”

一道金光闪过,一只小小的龙须酥掉落到你的...

(当你得到一只小小的酥酥)

龙须酥&少主。管家友情串场。

沙雕向

ooc有(?)

迫害酥酥(bushi)

第二人称。x




某日,你不知从何处买来一个奇怪的机器。

听说,有着神奇的功效。

遂,你准备试一试。

「欢迎使用幼儿转换系统」

哦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意思。

「是否消耗道具“魂芯”x1?」

……………………为什么要用魂芯啊!算了算了用就用吧。

“是。”

「已消耗道具“魂芯”x1」

「系统加载中…………………………」

「叮!恭喜你获得“幼年龙须酥”x1」

“……………………”

“?excuse me?????”

一道金光闪过,一只小小的龙须酥掉落到你的面前。

是的,掉落。

从空中啪的一下摔地上那种掉落。

“…………………………你,还好嘛?”你小心翼翼地问,想上前把人抱起来却又不敢。

然而小小的龙须酥并没有回答你的问题,而是默默爬起来,拍拍手和身上的灰尘,将一同落下的周易抱在怀着。

“酥酥?”你喊道。

“何事?”幼儿软嘟嘟的声音直击你的心口。

敲。太可爱了。你想着。

“无事我便继续去占卜了。”

然后,你眼睁睁地看着他转过身,华丽丽地被自己拖地的长发绊倒。

“……”你想笑,却不敢笑。

叹口气走过去,把人抱怀里,他十分不适应地挣扎下。

“乖。”你柔声说道“我帮你把头发扎起来,这样就不会被绊倒了。”

他似乎害羞了,把脸撇到一旁。

可可爱爱。你小声嘟囔。

其实你早就想给龙须酥扎头发了,奈何成体形的酥酥你、不、敢、挨。

啊感谢我亲爱的系统。你一手扒拉着那柔顺无比、像瀑布一般的长发一手捂着自己的心口。人生,美满。

在你的万分感慨之下,龙须酥成功get一个新发型:丸子头。(?)

两个圆圆的“丸子”就这样顶在他的头上。

这次你没忍住。

于是空桑中回响着你的鹅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鹅鹅鹅鹅鹅”

跟空桑里养了一群鹅一样。

“少主,您在笑什么?”

熟悉的声音从屋外面传来。

完阔。管家爹爹来了。

你敛住笑容,把小小的龙须酥塞进衣柜中。

“你一会别出声啊!”

他点点头,乖巧无比。

于是你放下心来,关上柜子门,把屋门打开让锅包肉进来。

“没笑什么,真的。”

“哦?可我不信。”锅包肉站在你面前,微笑着,看上去是那么恐怖。

“真没什么。”你有些心虚地说着。

“咔——”你听到什么东西被打开了。像是——衣柜!

你连忙转过头,只看见小小的龙须酥嘟着嘴从一堆衣服中爬出来。

完阔。又要吊悬崖了。

你望着天花板。

“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锅包肉从你身边走过去,把龙须酥抱起。

“我不知道。”你无比真诚。

然后……然后你听见小龙须酥脆生生地对着你喊了声爹爹(娘亲)。

……………………………………………………

完阔 这下怎么都洗不清了。

你默然。





tbcccccc(?)

暮雨青冥

我的妈呀我爆哭,福公您终于爱我了!
今天刚刚50级,过完剧情就去抽卡,十连第一张卡就是您啊啊啊啊啊啊!
之前一直没拿到的龙须酥也有了,美滋滋美滋滋!
最近要考试,没时间更新,等过了这一段我一定更新!
大家等我!

我的妈呀我爆哭,福公您终于爱我了!
今天刚刚50级,过完剧情就去抽卡,十连第一张卡就是您啊啊啊啊啊啊!
之前一直没拿到的龙须酥也有了,美滋滋美滋滋!
最近要考试,没时间更新,等过了这一段我一定更新!
大家等我!

虞琬

突然一个脑洞

我们的语文代课老师看过《易经》,会算卦,什么风水卦爱情卦都能算。曾经有一对情侣找他算了一卦后,就分手了(emmmm)

脑洞开!

————少主交了男朋友,带回空桑见家长(bushi)。龙须酥给少主算了一卦,然后说他们的感情一定会长长久久什么的……

一品锅掰断了毛笔,龙井虾仁折断了扇子,锅包肉面带和善笑容地举起了红色弓箭。

空桑上下弥漫着醋味。

哪知一个星期都不到,少主就分手了。

当天下午,锅包肉就送了一箱三帝钱到龙须酥房间里面,以示感谢。

龙须酥:“???”


有太太写这个吗?我超想看!!!(大喊)


我们的语文代课老师看过《易经》,会算卦,什么风水卦爱情卦都能算。曾经有一对情侣找他算了一卦后,就分手了(emmmm)

脑洞开!

————少主交了男朋友,带回空桑见家长(bushi)。龙须酥给少主算了一卦,然后说他们的感情一定会长长久久什么的……

一品锅掰断了毛笔,龙井虾仁折断了扇子,锅包肉面带和善笑容地举起了红色弓箭。

空桑上下弥漫着醋味。

哪知一个星期都不到,少主就分手了。

当天下午,锅包肉就送了一箱三帝钱到龙须酥房间里面,以示感谢。

龙须酥:“???”


有太太写这个吗?我超想看!!!(大喊)


○生水不水○

你整日算卦,我整日画画。

磕一对佛系cp的感想。

——lxs&yzcf

磕一对佛系cp的感想。

——lxs&yzcf


老坛咸菜亚硝酸盐超标
龙须酥·青竹红墙...

龙须酥·青竹红墙

给老婆设计的一套皮肤,灵感来自故宫雪景,当时看着就想画一张,主要取红,绿色为主要颜色,黄色,蓝色,棕色为点缀,五色亦对应五行。
当时想画的有点类似古代祭祀求卜的神君,于是添加了飘带。龙须酥原设的书换成了漂浮的竹简也表明他有不凡能为,外面袖子的罩纱也是模拟纷纷飘雪造成的天地朦胧感。
(・ω-。)请官方爸爸看看龙须酥吧,你看他多可爱,多漂亮……

龙须酥·青竹红墙

给老婆设计的一套皮肤,灵感来自故宫雪景,当时看着就想画一张,主要取红,绿色为主要颜色,黄色,蓝色,棕色为点缀,五色亦对应五行。
当时想画的有点类似古代祭祀求卜的神君,于是添加了飘带。龙须酥原设的书换成了漂浮的竹简也表明他有不凡能为,外面袖子的罩纱也是模拟纷纷飘雪造成的天地朦胧感。
(・ω-。)请官方爸爸看看龙须酥吧,你看他多可爱,多漂亮……

夜里白日梦

【食物语/乙女向】早上好

※ooc有。

※在一起很久啦。

※主角们:佛跳墙/龙须酥/北京烤鸭/开水白菜/龙井虾仁/煲仔饭/早起的少主。

【佛跳墙的场合】

不断重复的话语最后会潜移默化融入人的思想,不断重复的行为最后也会被人理所当然的接受。

当你睁开眼看见上方轻声呼唤你的佛跳墙时,你下意识伸出双手搭在他的肩膀,半醒不醒的嘀咕道:“…你怎么每天都比我起得早啊?”

一道轻吻落在你的额头,如以往在一起的无数个清晨。你瞧他展露笑颜,朝你眨了眨眼道:“梦里寻不到你,便睁开眼来见你了。”

“……!”

你迅速转身闷回了被子里,一边抑制不住脸颊发烧一边暗自胡思乱想:真不争气啊!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是这么容易害羞啊……!!!但...

※ooc有。

※在一起很久啦。

※主角们:佛跳墙/龙须酥/北京烤鸭/开水白菜/龙井虾仁/煲仔饭/早起的少主。


【佛跳墙的场合】

不断重复的话语最后会潜移默化融入人的思想,不断重复的行为最后也会被人理所当然的接受。

当你睁开眼看见上方轻声呼唤你的佛跳墙时,你下意识伸出双手搭在他的肩膀,半醒不醒的嘀咕道:“…你怎么每天都比我起得早啊?”

一道轻吻落在你的额头,如以往在一起的无数个清晨。你瞧他展露笑颜,朝你眨了眨眼道:“梦里寻不到你,便睁开眼来见你了。”

“……!”

你迅速转身闷回了被子里,一边抑制不住脸颊发烧一边暗自胡思乱想:真不争气啊!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是这么容易害羞啊……!!!但是…

但是,他果然很好啊。


【龙须酥的场合】

“铃铃铃——”

闹钟响起,被扰了清梦的你正想伸手去按下开关,却意外碰触到了什么熟悉又温润的事物。

“今天的他手好暖啊。”你这样想到。龙须酥的作息时间总是和你的相反,夜时他要去观天研究星象,昼时等你清醒离家他才得以入眠。

有几次清晨你正好收拾完将要离开恰好遇到回到家中的他,便忍不住关心去握他的手——那双手带着夜间的寒气,每每触碰就像是在抚一块冰。你总是用手心将那冰融化后才离开的。

“你今天回来的好早。”你迷糊不清的开口,手却还握在他宽大的掌心,“好暖和呀…”你弯起眼朝他笑道。

“嗯。”他耳尖泛了点红,将另一手也搭了上来,两只大手将你的小手裹在中间,温热从手心流淌至心脏。

“以后会尽量早回的。”

不愿再将那份寒冷传递给你了。


【北京烤鸭的场合】

“起床。”

“不!”

论力气你是绝对比不过北京烤鸭的,他常年握着旗枪的手上覆着一层薄茧,扣住你的手腕将你从被窝里拖出来于他而言再轻松不过。

“我没穿衣服啊啊啊你别拉我!!!”你开始为了争取多五分钟的睡眠时间进行垂死挣扎。

“你穿没穿我难道还不知道?之前信誓旦旦说早起的是谁?”

他手上的力气加大了些,你愈加慌乱了,甚至开始口不择言:“是笨蛋说的!”

“啊——!”从被窝里被拽出来的你气愤的趴在他的怀中,逮住他一瞬间的松懈,扒开他的领口对着颈脖略带狠劲的咬了一口。

“嘶——你干嘛?造反啊?!”被咬了一口的他把你的脸扳到面前,双眉皱起的他本该是一幅严肃生气的神色,可奈何脸红体质总让他的气势在这时失了一截。

“诶嘿…”你笑了笑,一只手捧住他脸便迅雷不及掩耳的吻了上去,突然,你感到一直被他扣住手腕的另一只手上力气加大了许多,甚至有点泛疼,不过……

一吻完毕,你心满意足的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略带气喘的笑道:“不过……这怎么能算造反呢…明明圣上您…也很开心呀。”


【开水白菜的场合】

“啊啊啊啊!!!!”

打开手机的你看到屏幕上显示的7:41瞬间尖叫起来,从床上连滚带爬的冲去了洗漱间。

“迟到了迟到了迟到了迟、到、了!!!”

你一边匆忙刷牙洗脸,一边从洗漱间的卫生镜里看到了倚靠在门口神色悠哉的某人。

“泥嗦嚎的叫惹其昌呢?”(你说好的叫我起床呢?)你一边刷着牙一边口吃不清道。“魂淡!”

“哦。”原本一脸好笑的他在你话音落地的一瞬间皱了皱眉,抬了抬镜框转身离去。

“又哪里戳到他了?”他离去后你暗想,不过时间紧急,你快速收拾好自己后换鞋提包直直冲到了门口。

“我走了啊,你记得中午把饭做好!”

无人回应,你踮起脚尖看了一眼,那人正坐在沙发上低头看书。

“算了算了。”你叹了口气,把钥匙放在挎包里后便开了门坐了电梯下楼。

电梯下降中途有不少人进进出出,在等待期间你打开手机看到显示时间却越发着急。

“叮——”那人给你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消气了?”你心想,随后点开了他发送过来的消息——

——“今天周六。”

“!!!!?”

又过了十几秒的时间,他的消息陆续发了过来:

——“既然都出门了,那就买点菜吧。”

——“不是说要做午饭吗?那准备材料就辛苦你了。”

“……”

果然是个混蛋啊啊啊!!!


【龙井虾仁的场合】

“气香不错。”

早起泡茶的你在浅酌了一口茶水后,闻声注视着那人执扇从门口走进坐在了你身旁。

“你近期手艺精进不少。”龙井虾仁端起一杯你方才泡好的新茶闻了闻,难得的对你夸赞了几句。

“没有的,主要是这茶好啦。”你不好意思的低头勾了勾嘴角,抬眼却见那人将端起的茶又放了回去。

“怎么了,这茶还有些烫人么?”你询问道。

那人点了点头,算是答应,随后又纸扇一开,轻摇了起来:“无碍,不必心急。”

“居士。”你突然呼唤起他的称号,一双眼睛盯着他欲言又止。

“嗯?”他转头望向你,在看到你的眼睛时才发觉你们之间离的极近。

一时无言。

正当他快要皱起眉头时,你却盯着他笑了起来。

声如茶香,丝丝缕缕缭绕心房,你开口前下意识将视线转到自己双手中握着的茶杯,温言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能和居士在一起,真的太好了…”


【煲仔饭的场合】

“好吵……”

当你关掉今早的第六个闹钟,打着哈欠从床上坐起时,你身旁那只蜷缩在被子里的煲仔饭还维持着他一如既往的睡颜。

“喂,醒醒啦,说好今天一起吃早饭的。”

回应你的是四周沉默的空气。

“……别告诉我昨天你是在说梦话啊!”

回应你的是煲仔饭翻动身子布料摩擦的“沙沙”声。

“……”

你生气了。

但没有任何用处。

“睡就睡!今天谁也别吃饭了!”

把床头闹钟的电池拔掉后,你钻回到了煲仔饭的怀中。

当然,闭眼之前还不忘发泄似的锤了下他的胸口。

——————————

煲仔饭(醒了):谁捶我???

煲仔饭(看了看怀里的人):嗯…继续睡吧。

【日常迫害煲仔饭(1/1)】

呃,为什么晚上发早上好,因为我的周六不存在早上(……)

陌上紫薇-鸽薇

【食魂幼化】空桑幼儿园(1)

我终于更新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适合写段子QAQ

勉勉强强写了一千来字混更新,主要交代世界观

文笔被我吃了,轻喷QAQ


1.


    清晨,空桑少主伊樱樱被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唤醒。睁眼,转头,她看见一张跟鹄羹有着七分相似的肉嘟嘟的小圆脸时。


    鹄羹什么时候有儿子了? 樱樱当场愣住。 ...


我终于更新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适合写段子QAQ

勉勉强强写了一千来字混更新,主要交代世界观

文笔被我吃了,轻喷QAQ



1.

    

    清晨,空桑少主伊樱樱被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唤醒。睁眼,转头,她看见一张跟鹄羹有着七分相似的肉嘟嘟的小圆脸时。

    

    鹄羹什么时候有儿子了? 樱樱当场愣住。 

    

    小男孩笑了笑,粉色的眼睛弯成月牙。

    

    他唤道:“樱樱,起床啦。”

    

    脆生生的童音,可又带着点软糯,像是春风吹过,风铃乍响。 

    

    樱樱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化了,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戳戳他的脸。

    

    很软,很嫩,很滑。 

    

   “小朋友呀,鹄羹是你爸爸么?他现在在哪里?” 

    

    小男孩叹了一口气:“我就是鹄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小了。”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另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

    

    樱樱循声望去,看见了幼小版的龙须酥。

    

    龙须酥拖着松松垮垮的一身衣服,抱着一本厚厚的书走了进来:“樱樱,我知道原因。” 

    

2.

   

    龙须酥说昨天有彗星造访,他算了一卦,卦象显示食魂有大灾难。于是他图书馆查了有关资料。历史记载这颗彗星曾有两次来访,间隔两千五百年。他还没来得及查史书便昏了过去,醒来后发现自己变成了小孩模样,便推断这便是所谓的灾难。他又继续查史书,发现在彗星来期间并无大事发生,除了一件被野史记载在犄角旮旯里的事——几个化形极早的食魂一夕之间变成了孩童模样。 

    

    鹄羹作为早期化形的食魂之一,确确实实经历过这件事,因此这次变小才不慌不忙,时间也确实是在冬季,两者之间或许真的有什么联系。 

    

    只是年岁久远,鹄羹表示记不清变小持续了多久,不过从这里也可以推断出变小只是暂时的。 

    

    樱樱立即在乱成一锅粥的空桑总动员大群里发了消息,安抚了下情绪混乱的众食魂,将鹄羹和打着小呵欠的龙须酥暂时请到门外,然后起身穿衣洗漱。 

    

    洗漱完毕,樱樱不由分说,扒了龙须酥的外衣……拿出尺子替他量了量身材,然后把他塞进自己的被窝里。 


    突然而至的温暖和淡淡的香气让龙须酥一怔。

    

    少女笑着抚摸他的额头,温声说:“乖,好好睡。” 

    

    龙须酥看着少女的笑颜,嗅着鼻尖的淡淡香气,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哪里,觉得小脸一热,忙缩进了被子里,留下一头银丝铺散在枕上。

    

    樱樱想了想,又掏出来一个兔子玩偶摆在枕头上,然后牵着着鹄羹的手出去巡查。

    

    待鹄羹和少主离开,龙须酥才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看着床头的兔子玩偶,他看了看被关上的房门,又看看床头的兔子玩偶。犹豫了片刻,从脖子上取下樱樱送的三帝钱,算了一卦,然后心安理得地伸手拿了抱在了怀里,闭上眼,嘴角微微翘起。


    卦象显示,睡觉宜抱兔子玩偶。


3

    

    樱樱和鹄羹一一敲开了众食魂的房间。无一例外,食魂们都变成了小团子。

    

    樱樱一边安抚一边帮他们量了身材,好去准本衣服。

    

    食魂化形之后,面目千年不变,不会长大也不会衰老,自然没有合身的衣服可穿。刚才群里炸锅,好多食魂嚷嚷着没衣服穿。 

    

    除了鹄羹。

    

    鹄羹上次变小之时,伊挚为他准备了衣服,布料都是仙品,千年未曾损坏。

    

    哦,对了,自从宴仙坛被查封,彭铿被在看守饕餮后,伊挚又跟老婆出去游山玩水了,五味使前不久也集体请假报了旅行团。

    

    所以目前这个摊子也只能樱樱一个人处理。 

    

    樱樱倒是没觉得多辛苦,小团子们一个个都那么可爱,光看着,她便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萌化了。

    

    此外,她还发现小团子们虽然保留了成人的记忆,但心智似乎退到了孩童水平。 

    

    樱樱看着他们,忽然想到了自己年幼之时被大家照顾的情景。

    

    佛跳墙温暖的拥抱、鸡茸金丝笋精心设计的服装、生病之时饺子爷爷熬制的汤药、松鼠鳜鱼无声的保护、锅包肉的掉悬崖训练套餐……额,这个还是算了。 

    

    总之,她几乎是被大家捧在手心里宠爱着长大。 

    

    曾经你们照顾我,陪我长大,这次,换我来照顾你们吧,也……给你们一个美好的童年。 

    

    樱樱一边写着要上交给九天的报告,一边在心底许下了诺言,却不知道这是“灾难”的开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