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

6242浏览    586参与
51

严肃的狮狮和sao气的安安(?

严肃的狮狮和sao气的安安(?


谷上森樱

我后悔了

我后悔了,为什么我要告诉我的老师和家长我认识夏依琳,为什么又要告诉他们她在XX画室画画

为什么在那天我要回复夏依琳

耳鸣了

我为什么要在我犯病之后向夏依琳道歉

我为什么要认识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在发脾气

真的没在生你的气

我不应该向任何人分享我的朋友

嘴已经不受控制了

身体也是

掐自己已经没感觉了

好冷好冷好冷...

我后悔了,为什么我要告诉我的老师和家长我认识夏依琳,为什么又要告诉他们她在XX画室画画

为什么在那天我要回复夏依琳

耳鸣了

我为什么要在我犯病之后向夏依琳道歉

我为什么要认识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在发脾气

真的没在生你的气

我不应该向任何人分享我的朋友

嘴已经不受控制了

身体也是

掐自己已经没感觉了

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

小学就已经在思考要不要去死了

结果毕业典礼上看见大家的笑容我竟然真的没跳楼

为什么没死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应该去死才对

每天过马路恨不得赶紧让车撞死伪装成意外死亡

难过烦躁看见刀片就安心了

家住三楼跳下去死不了

慢性自杀真的太慢了

家里没毒药


刚刚大喵来找我了

果然还是猫咪最治愈了

那么大一坨,抱着真的很舒服

他现在在我旁边舔毛呢


好吧

今天我是不是还没更新呢

等我一下我马上来

炖汤土鸡五分一斤

【DV】红鳟鱼

tvD/3V,存在血腥猎奇描写




黑骑士跟着他,两步外缓慢沉重地拖行,仅剩的一只眼球偶尔转动。他从不等待,顶着漆黑的太阳一路向北。树林生长在猩红色水泊中,枝叶挂满鳟鱼,要费力拨开才能跨入。他听见沉重的落水声,死鱼噗通落下,鼓眼直愣愣望向前方。魔界生态圈各异,他也穿过荒原,水中跋涉并不生疏。

他想黑骑士是维吉尔的红鳟鱼。树林像海鲜市场散发好闻腥味,他穿过鱼群,厚底靴踩进一汪血水,对方在高处挂着,剥去鳞片,洗刷干净的腔内塞满香辛料。世界曾是他的牡蛎,现在钓人令他上钩,由铁器悬吊着作荒野的风向标。他记起咀嚼鲑鱼的口感,油脂溢满口腔,芥末酱油刷出层次;深海鱼柔软细嫩,不像红鳟肉质硬而窄;它并...

tvD/3V,存在血腥猎奇描写








黑骑士跟着他,两步外缓慢沉重地拖行,仅剩的一只眼球偶尔转动。他从不等待,顶着漆黑的太阳一路向北。树林生长在猩红色水泊中,枝叶挂满鳟鱼,要费力拨开才能跨入。他听见沉重的落水声,死鱼噗通落下,鼓眼直愣愣望向前方。魔界生态圈各异,他也穿过荒原,水中跋涉并不生疏。



他想黑骑士是维吉尔的红鳟鱼。树林像海鲜市场散发好闻腥味,他穿过鱼群,厚底靴踩进一汪血水,对方在高处挂着,剥去鳞片,洗刷干净的腔内塞满香辛料。世界曾是他的牡蛎,现在钓人令他上钩,由铁器悬吊着作荒野的风向标。他记起咀嚼鲑鱼的口感,油脂溢满口腔,芥末酱油刷出层次;深海鱼柔软细嫩,不像红鳟肉质硬而窄;它并非替代品,但必要时仍需上桌,寄生虫在温暖的消化道中孵化。树林掉下苦雨,胆汁气味令人作呕。一切都腐蚀,他的眼皮发痛,指尖传来灼伤痕迹。鳟鱼像风铃一样飘荡,张着嘴,呆滞地瞧着它们的中心。



维吉尔一动不动。他恨他,从不在乎表露恶意,童年时他们便在木剑击打中让彼此伤痕累累,为最简单的归属权撕打得不可开交。“我恨你。”兄长说,夺过撕碎的半本诗集。

“那又怎样,我得到的爱是我赢来的。”他回答。他一向理直气壮,知道如何戳对方痛脚,维吉尔能抢走优先权与夸奖,他就能夺过温柔抚爱,最后几乎成了一种隐秘的偏袒。他们争斗、无休止争吵,那一天过后依然如此。没有人达到父亲的高度,他们都只是他拙劣的模仿者,不仅没能使她欢欣,终于也没能护住她。



现在他活下来。维吉尔一息尚存,鱼钩刺穿他的脑干,呼吸时肺叶硌在肋骨上。但丁在淋淋漓漓的胆汁中抬头看他,看那吃剩的一角肝脏重新生长。他是最好的饵料,树林则是猎物们的墓志铭,死者们沉入水底,树上便生出一只虹鳟。蒙杜斯是个好批评家,并且有恶劣的幽默与讽刺感,嘲讽那个男人最锋利的长子不过也是一条红鳟。他太瘦,切下来的皮肉柴而硬,但丁瞧他几乎要风干。



可怜的维吉尔,他想。



这时他听见身后水流响动,黑骑士猛地下沉,气泡和踪影都消失不见。树叶婆娑摇晃,鱼鳞闪烁间它跃出水面——人类的语言可以完全描述它吗?但丁看见三排锋利的尖牙,它像七鳃鳗一样张开嘴,混浊的眼球不正常鼓起,黑骑士正卡在食道开口。鱼撕咬他,掀起的波浪摇落无数垂挂,丑陋的前额还插着上一位闯入者的武器——它是渔场的刻耳柏洛斯。恶魔猎人静静看他被吃完,看鱼鳍缓缓消失在水中,随后高高地跳起来,扯下一截飘晃的腿骨。它扯得用力,终于使鱼钩上的组织不堪重负,于是“啪”地应声而断,连人一起砸进污水中。但丁赶在啃食前用剑柄痛击它的脑壳,像拖拽麻袋把人往高处甩。维吉尔的头不自然下垂,他托住他,手抵在空空如也的腹腔深处,怎么捂也捂不暖。“你要死了吗?”他问,拍拍他的脸,“你要死了吗,维吉尔?”

“让我死。”对方说。他双眼红肿,疼痛与羞辱参半。折磨尽头的解脱是支撑他最后的希望。食用磨光他的锐气,残喘是为长子的尊严和家族名誉。但丁偏过头看他,垂眼替人理一理领巾。

“你我都死不了的。”他干脆地说,“享受诅咒吧,或许你还能快活点。”



他捏紧兄长的心脏,像挤压一只熟透鲜美的番茄般掐出汁水,末了吻一吻那皱缩的器官。维吉尔尝到他嘴唇上自己的血气,他被攥紧,余光里数千只眼珠转向他,嘲讽似的快活地笑起来。他是个失败的继承者,之后要学着做拙劣的爱人;他溯游而上,却发现自己不过是一只红鳟鱼。






🦄【来日我lof鸭】

看了一个Con片段,觉得有点好笑x

粉丝:Hi guys,我的名字叫Jenille

Jared:Jeniel?像是Jen+Daniel?你可以拼一下吗?

Jensen:你怎么拼?

粉丝:J-E-N-I-L-L-E

Jared:那是Jenille

Jensen:Jenille

Jared:*点头*Bravo


-


Jensen:你有没有一个姐妹叫Jenared?


*鼓手敲了镲片*

*Jen看向Jared,Jared摇头,Jensen转头看着粉丝笑起来,点了点头,Jared望天无奈摇头*

*粉丝笑得快傻了*


-


Jen+Daniel

Jen+Jared

粉丝:Hi guys,我的名字叫Jenille

Jared:Jeniel?像是Jen+Daniel?你可以拼一下吗?

Jensen:你怎么拼?

粉丝:J-E-N-I-L-L-E

Jared:那是Jenille

Jensen:Jenille

Jared:*点头*Bravo


-


Jensen:你有没有一个姐妹叫Jenared?


*鼓手敲了镲片*

*Jen看向Jared,Jared摇头,Jensen转头看着粉丝笑起来,点了点头,Jared望天无奈摇头*

*粉丝笑得快傻了*


-


Jen+Daniel

Jen+Jared

🦄【来日我lof鸭】
有Wincest(可能还有De...

有Wincest(可能还有Destiel…?

Bottom Dean Winchester

没什么过激的东西:(

因为根本不会画,而且好困()


(但我平时是Wincestiel辣。

Top!Sam×Bottom!Dean

Top!Dean×Bottom!Cas

Top!Sam×Bottom!Cas

这样)



(以上只是倾向)

(其实这三个人左右怎么配我都可以)


有Wincest(可能还有Destiel…?

Bottom Dean Winchester

没什么过激的东西:(

因为根本不会画,而且好困()


(但我平时是Wincestiel辣。

Top!Sam×Bottom!Dean

Top!Dean×Bottom!Cas

Top!Sam×Bottom!Cas

这样)




(以上只是倾向)

(其实这三个人左右怎么配我都可以)


🦄【来日我lof鸭】
我太无聊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

我太无聊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我太无聊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皮鸭!!!

*西乔和提到的乔迪
*前面大概的背景介绍啥的,后面有车,感觉自己ooc了……扶额。
总之是和自家小可爱的脑洞,但后面我本人突然爽码2333

希望不  ,阿门。

*西乔和提到的乔迪
*前面大概的背景介绍啥的,后面有车,感觉自己ooc了……扶额。
总之是和自家小可爱的脑洞,但后面我本人突然爽码2333

希望不  ,阿门。

水子哥

别再被抢走咯

这对也好可可

还没画完截一点点ಠ_ಠ

后面三张全是原著截图



可恶 这对cp名到底叫啥

乌克兰小香猪???

别再被抢走咯

这对也好可可

还没画完截一点点ಠ_ಠ

后面三张全是原著截图



可恶 这对cp名到底叫啥

乌克兰小香猪???

生生不息

占tag致歉】采访玖月芜大大

请问是怎样的家教才教出来了年轻而杰出的千粉太太呢!!!!

请问是怎样的家教才教出来了年轻而杰出的千粉太太呢!!!!

谷上森樱

人间迷惑

今天感冒请假在家呆着,爹非要和我讨论某个高中的国际部,一共三个国际部,好像是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日本,只有日本的国际部可以学画画……

我说我想去加拿大的国际部他打死也不听,非要我去日本的国际部学画画,还告诉我其他的国际部没有对口的美术高中,去了照样学数理化

最迷的是他竟然告诉我选了日本的国际部学画画就不用学数理化了……?

什么玩意儿???

学美术不是照样要学数理化的吗???我想学英语为什么不行???

他还告诉我他就这个意思,没别的意思?

???

本来感冒了就难受你还要和我讨论这种费脑子的事情???

今天感冒请假在家呆着,爹非要和我讨论某个高中的国际部,一共三个国际部,好像是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日本,只有日本的国际部可以学画画……

我说我想去加拿大的国际部他打死也不听,非要我去日本的国际部学画画,还告诉我其他的国际部没有对口的美术高中,去了照样学数理化

最迷的是他竟然告诉我选了日本的国际部学画画就不用学数理化了……?

什么玩意儿???

学美术不是照样要学数理化的吗???我想学英语为什么不行???

他还告诉我他就这个意思,没别的意思?

???

本来感冒了就难受你还要和我讨论这种费脑子的事情???

anpanman

“论李栋旭怎么那么帅”
我在地铁上笑疯了

“论李栋旭怎么那么帅”
我在地铁上笑疯了

damnii

lofter居然会推荐的吗??

我疯了  lofter居然会与关注推荐的吗??


我一直以为我写的这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人能看到的


我???????????

我疯了  lofter居然会与关注推荐的吗??


我一直以为我写的这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人能看到的


我???????????

忘羡无双

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江澄粉喜欢江澄却怼忘羡,黑魔道,甚至黑墨香?

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江澄粉喜欢江澄却怼忘羡,黑魔道,甚至黑墨香?


谷上森樱

emmm……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难过时会用刀片自残而不是自己掐自己了

因为(⑉꒦ິ^꒦ິ⑉)

完全没办法控制伤口的大小(创可贴贴不住)也就是破了个皮但是依然很疼啊啊啊(゜ロ゜;)被家里的猫爪了的时候虽然流血了但是真的没那么疼


嗷不过我没事啦,不是有意自残der

今天期中考试没太多时间画画呢_(:з」∠)_于是发表一下今天der感想叭;把我当正常人看待有那么难嘛

emmm……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难过时会用刀片自残而不是自己掐自己了

因为(⑉꒦ິ^꒦ິ⑉)

完全没办法控制伤口的大小(创可贴贴不住)也就是破了个皮但是依然很疼啊啊啊(゜ロ゜;)被家里的猫爪了的时候虽然流血了但是真的没那么疼


嗷不过我没事啦,不是有意自残der

今天期中考试没太多时间画画呢_(:з」∠)_于是发表一下今天der感想叭;把我当正常人看待有那么难嘛

炖汤土鸡五分一斤

【?】他的莫比乌斯环



fgo降临者au,非常规圣杯战争,本质不清不楚写着玩套路,无明显cp倾向

班门弄斧了orz

新v可观测职阶为caster。




1- 18:15  6月15日

“怎么样?”

“都死了。”

房间陷入沉默。V在门边吹风,尼禄和但丁各自咀嚼苦涩。赛程未半而参战者死伤百八九十,教会无权干涉,男人将成为仅存的御主直面魔王——即使他连魔术都用不好几个。但丁偏好物理格斗,魔术回路碎过也惊人再生,尼禄亲眼见他劈烂整座工房,火焰尘土四处飞溅。V和他相反意义上半斤八两:魔术师颤颤巍巍召出使魔,战斗半小时就魔力枯竭呆若木鸡。监督者腹诽这样的主从搭配居然也一路活到最后,转身就被但丁弹上脑门。“想得太响啦...



fgo降临者au,非常规圣杯战争,本质不清不楚写着玩套路,无明显cp倾向

班门弄斧了orz

新v可观测职阶为caster。




1- 18:15  6月15日





“怎么样?”

“都死了。”

房间陷入沉默。V在门边吹风,尼禄和但丁各自咀嚼苦涩。赛程未半而参战者死伤百八九十,教会无权干涉,男人将成为仅存的御主直面魔王——即使他连魔术都用不好几个。但丁偏好物理格斗,魔术回路碎过也惊人再生,尼禄亲眼见他劈烂整座工房,火焰尘土四处飞溅。V和他相反意义上半斤八两:魔术师颤颤巍巍召出使魔,战斗半小时就魔力枯竭呆若木鸡。监督者腹诽这样的主从搭配居然也一路活到最后,转身就被但丁弹上脑门。“想得太响啦。”对方说,“所以呢?那家伙的御主怎么办?”

“尤里森占据了整座灵脉。”V低声说,“他的魔力消耗惊人,一般御主无法承受……恐怕已经是植物人了。”

“那么杀死御主以结束战斗的策略不管用。你说过那家伙无法离开灵脉所在地?”

“要不了多久了,鲜血已经给予他足够的滋养……你没有注意到空气中的魔力浓度含量高得惊人?”

“啊!”但丁回答,“难怪今天喉咙涩得慌。”

“真不知道你俩谁是从者。”尼禄嘟哝道。



之后V送他出门,回来时掏出一只羊羔皮袋。“拿着。”他说。

但丁连打五个喷嚏。袋子并不大,捏在手中却无端沉重,模糊可摸出金属轮廓。“这是什么?”

“最后的王牌。”V说。



2- 20:07  6月15日



但丁斩断结界。死灵嚎叫着灰飞烟灭,他站在血土里看黑云笼罩月亮,像狗一样甩头吐掉嘴里的血。够呛,他想,回去要彻底洗个澡,水费让尼禄垫着。



“你在分神。”

“我在休息。”



V不置可否。他站在高处,身边跟随的是安静的黑影而非格里芬让但丁好过一些。从者的纸页被风吹乱,远山有魔物低吼声。

“打完这一场就收工了对吧。”但丁说,“那个什么破杯子我倒不在意,不过我确实需要赚点钱翻修卧室……以后再养条狗什么的。”

“我讨厌狗。”V说,“但这想法不坏。”



他们一起踏进深处。收在胸前的羊皮发起热来,烙铁一样烤着他的胸口像块烧烫的年糕。重新踏入圣杯战争其实有些令他不快,但丁踢开脚下焦黑的使魔,听见从者开口说:“听闻你曾是某一场圣杯战争的胜利者。”

“你听谁鬼扯的,要有圣杯我还能活成这幅德性。”

V难得笑出声。他停下来等人,飞禽栖息在肩膀展开双翅,翼展似秃鹰落地。猎魔人回忆起清晨盘旋的乌鸦:他把奖品扔进垃圾桶。



蕾蒂瞠目结舌。“你,你和你的兄弟厮杀至此,两人捅得对方像一条死豪猪,几百公里外都能看见宝具光柱,”她气得结巴起来,“你就这样把它、把它——”

“我没有愿望好实现。”他低声说,“不过是个纯金杯子而已,古董市场多的是。”

他没有哭,但确实下起雨来。



3- 14:43  5月15日



“见见你的委托人。”

V走进来。他穿得挺凉快,也没有被停水电的事务所惊吓。但丁撑着脸看他找个舒服的姿势自我介绍,心里拒绝台词车轱辘话转过几轮,冷不防听见对方说:“我为你找到一份绝佳的理由。”

“你为之战斗的理由。”黑发的青年说,“他很强大,足以匹配你毁灭性的力量与品味。”

但丁干笑一声。“那么这个理由称之为?”



“维吉尔。”



但丁没有坐直。事实上他瘫得更低,椅背压至桌面以下。V从容看他溜溜转转,披萨外卖盒收拾干净扔进垃圾桶。“你猜怎么着,”他突然转身,“如果我年轻个那么十几年,你已经躺在公共教堂里等挖坑了。”

“那么岁月沉淀了你的智慧。”委托人说,“我是从者,无需占用公共墓地。另外,我带了钱。”

但丁看向莫里森,后者替他按下电扇按钮。

“不赖。”他哼一声。



晚点尼禄赶来,他们在客厅签订契约。但丁拒绝使用事务所作为魔术工房,然而术师技艺不精,制作的建筑顶多算个狗棚。“我饿了。”V说,看起来十分气馁,那只聒噪的烤鸡在一旁大声嗤笑。但丁掐住它的脖子扔出车外,三人一齐在意大利餐厅吃了章鱼沙拉。刀切开触腕时神父察觉到对方脸上惋惜的表情,从者吃得认真,与但丁相对而食风卷残云。



“我事先说明,这场圣杯战争已经是非正常状态了。”尼禄开口,“教会和时钟塔收到大量魔术师失踪报告,其中包含此次的部分参与人员。此外,红墓市教会递交了几份灵脉状况异常观测结果。天杀的比上一次还糟糕。”

“就是地狱模式呗。”但丁嚼碎芝士,“圣杯随你处置,我要也没什么用。”

“真的吗?”

“真的。”



尼禄盯着他。但丁把账单拍在他脸上。“蚊子。”他说。



4- 22:51  6月15日



血泊没过膝盖时,但丁又想起维吉尔。他想起他掉下悬崖,塔上月光冰凉似雪,淌着水好久才能走回岸上。频繁回忆使他突然疲惫,因此挥剑时吃了一击,碎骨插在皮肉上。

“我走神了。”他抢先开口。



V没作声。越向深处他越沉默,窒息感海水般弥漫开来。尼禄气喘吁吁在身后追赶,手臂由于劈砍过度开始发酸。“还有他妈多久?”他喊。

“注意言辞。”V说,“到了。”



他抬起手杖,撕开一面血水支撑的门缝。黑暗里藤蔓交叠扑就一条登顶道路,他点亮一盏魂灯,摇晃着缓慢前进,人类们跟在身后。但丁打飞一阵羽翼,说:“上一次圣杯战争发生不是六十年前,是十年。”

尼禄转头看他。“是什么让主办方这么着急脱手圣杯?”男人接着问,“为什么时钟塔找不到任何参战者的档案?”

“上一场圣杯战争没有胜利者……参战御主全部阵亡,圣杯由教会回收。”

“然后?”

“我怎么知道。”



他们有一段沉默。“你的愿望是什么?”青年问。

“睡个好觉。”

尼禄嗤了一声。但丁同样笑起来,眼里昏暗情感一闪而过。他看一眼从者,黑发青年并不回头,手指拨开丛生荆棘。

从始至终V一句话也没有说。他负责前行,但丁与尼禄负责用话语打发空白。这条路似乎没有尽头,曲折迂回听不见外界一点声音——当然,或许是被男人们遮盖住了。谁都不想承认自己有点心慌,谁又都想抓住对方声音里的那丝紧张。

“蒙杜斯。”V突然说。但丁和尼禄看他。

“上一次圣杯战争参与者之一。”从者闭上眼,“如果没有意外,圣杯原本应属于他。”



0- 0:24  ?月?日

他诞生于此。



黑泥裹挟着他。他试图站立,遍布诅咒的身躯立刻跌倒,新生的羔羊也不及他孱弱。他试图爬上岸,勉力使自己保暖而安全,牙关打颤时回想脑海破碎的记忆。蒙杜斯已经死去,现在无人可以支配他。



他记得维吉尔。青年跌落后直面此世之恶,再次苏醒时被做成改造精良的拟似从者;蒙杜斯令魔术回路遍布躯体,宝具开放威力惊人却也疼痛蚀骨,损耗的魔力在地下室强制补充,静待下一次许愿来临。他足够听话,却也在圣杯面前表露内心夙愿,受安哥拉曼纽诱导刺杀御主:那位先生胜券在握,令咒尽数消耗在推平城池上。之后他开口,阿赖耶识却钻逻辑漏洞召唤未知,恍惚间他在黑泥里攥紧阎魔,用最后的意识拔出刀刃——

阎魔刀保护它的主人。他脱胎而出,黑暗亦破碎藏进意识深处。他被一分为二抛弃在荒凉燃烧的战场,唯一的武器同另一半消失。圣杯不见踪影,泥浆吞过死鹿,乌鸦在空中哀鸣。



他别无选择。



5-10:09  5月27日



“珍惜你的令咒。”V说,“我知道你不同于一般魔术师,但是别用宝贵的魔力支使我买快餐。”

但丁把唱片机声音调大。从者容忍地抹一把脸在沙发上坐下,待到一曲终了,披萨拉长的芝士丝终于落在桌上。“你的委托是消灭尤里森,”但丁说,“不是取得圣杯。我没有那些家伙的执着,做不到什么改造血脉强化人体之类的。”

V眯起双眼。“你有。”他低声说,“你的愿望比任何人都要强烈——”

“你在悔恨吗?”他略带惊异地开口。



“别让我用第二划令咒使你自杀。”

“坦诚对你我都有好处。”



但丁关掉音乐。他陷进阴影,从者映窗边明亮阳光与他对视。

“别用圣杯许愿。”V说,“我看见……”

但他什么也没说。



6- 23:47  6月15日



尼禄感到疼痛。他撕裂的手臂伤口狰狞,血甩得满脸满身。但丁从地上爬起来;整片山谷被灵脉照亮,王座上混沌俯视众生。“你将失败。”他愉快地说,“死亡已然回响。”

“那么我将改写它。”V咬牙坚持。他的宝具展开并不充分,无法解放真名意味着伤害大幅缩水。圣杯边闪耀的晶簇使他双眼发疼。御主冲向魔王,尼禄持剑的手掌出汗疼痛,克雷多的话语此刻晨钟般鸣响。毁掉圣杯,男人说,世界不需要污染的圣迹,那只会带来灾厄。



他将打碎谁的希望吗?



他迟疑着,冷不防被触手击飞在地。V一定喊了什么,当他冲来时梦魇终于咆哮,一切都在轰响:尤里森的怒吼,魔力穿破空气的爆鸣,血滴落流淌的回音。



他趴倒在地,看清那滴答作响的正从黑发之人胸口溢出。

最后一枚令咒消失在但丁手上。



圣杯上未增添任何痕迹。御主睁大眼睛,仿佛自己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V回头找他,呛咳着,没说出什么便消散在尘灰中。

“你杀了他。”尤里森惊叹道,“多么体贴的慷慨……一切胜负已分。”



圣杯落入他手中。







7-23:59 6月15日





但丁眼睁睁看魔王许下愿望。

该死,他想,这不是地狱模式,是BAD ENDING。















8-0:01 6月16日



要有光。



谁也睁不开眼睛,谁又都看清一切。手持圣杯的男人站立在血海之中,深蓝大衣一尘不染。他侧过头打量,看一眼周围狼藉。

“但丁。”他说。



被呼唤者无法动弹。凝视深渊必将受深渊对视,他无端头痛,余光里尼禄踉跄上前伸出手去。他喉咙发紧,撕裂声带才喊出一句:“别碰他!”

青年与人握住双手。仅仅是毫秒之间,但丁意识到自己已经彻底失去他。



-1- 16:22 5月30日



红墓市调查报告 №6



观测到数值未知魔力反应,灵脉状态异常,周围结界可见不稳定时空紊乱现象。解析失败。

失踪参战御主已被发现并收容,鉴于其无法进行正常对话,现交由教会治疗。



录音文件 №0214-3



他是▇▇▇▇!!!我亲眼见证,我们的▇▇降临于此!我不能与他作战,我要臣服,▇▇▇必将给予我们解脱……▇▇!▇▇▇▇▇▇!!!我为您祈祷,请拯救我——▇▇▇▇!!既是▇也是▇,伟大的位在▇▇!!!▇▇▇▇▇▇▇!!!!您的仆人召唤着您!!







9-0:13 6月16日



“你看起来很平静。”

但丁看着他走近一步。维吉尔的样貌与他记忆中有了出入,他们不再相似,生疏感令他渴望后退。“别用他的脸说话。”他低吼。他的手颤抖剧烈,小腿在血里发冷。



对方笑了一声。“你很聪明,”他说,“但面对愿望时也暴露人类可怜的本能。何不走近一些?你们很久没有见面了吧,弟弟。”



人类感到自己被推向他。头痛要掀开他的头盖骨,但丁克制不住自己触碰的手臂:圣杯是否也回应了他的愿望?他想要落泪,双眼发热时心脏像要裂开。“说吧。”未知轻声道,“说出你的愿望。”







10-0:14 6月16日

“我爱你。”但丁说。





11-▇:▇ 6▇▇



羊水样的温暖亲吻他。这不是梦,是理智消散前最后的幻象。

然而此刻刺痛胸膛的是什么?



12-▇▇▇▇▇



「 别用圣杯许愿。」





但丁掏出它,在窒息边缘撕裂皮毛:阿拉伯藤蔓缠绕的实体,从者的最后之作。他闭上双眼。



他当然知道该怎么用它……可恨的魔术师,这是他们家的大门钥匙。

“倾听我的请求,”他咳出血,嗫嚅模糊字句:“为我再现昔日、照亮众因之因的光芒,其名为流光逆转之银匙——!”



















































▇-14:32 5月15日

“你这傻瓜主意总没个尽头。”格里芬叽叽喳喳,“你相信他,可他总是——你就不能换个方向?阿特拉斯院有那么多候选呢,再不济时钟塔挑个学生也比他强。日本那场不是有人回去了吗?”

V低头翻开手中的硬壳书本。纸张中夹着的钥匙掉出来,他把它装进皮袋里。

“我看见了。”他说,“即使我不选择他,岔路也不会有所改变。我只是想试一试。”

“我从没见过像你这种自寻死路的大蠢货。”



V用手杖挥开它,长长地叹一口气。



14:43

“见见你的委托人。”



但丁抬头看他。从者握紧拳头又松开,愚蠢,他想,愚不可及。但他别无选择。

“我为你找到一份理由。”他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