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

24437浏览    1332参与
🌸张紫芝。

犀角

我是曾撷过一朵花。也曾经爱过它。走在长桥下,路过大河的眼睛;也曾经爱过那个少年。花黏在月缺上,留痕有极淡的的甜味;至今走过江山废弃的回廊,旧马蹄踏过白沙。洗过天地的水那么浩渺,美丽的人已经长长。我找到陌路人。我本不需要寻。沿着幽咽难言的、情绪拈出的一根丝线,陌路人曾在世界的春意里。世则聚气而生,气散而往。我本来难以说清我的形貌;他听说是很伟美的人。也食禄米;也有声名。他一定说,与君幽明相隔,何意执照。

我也许是有意说出了想念。它破碎了,它那么使人忆念。江表吹拂过许多荒诞的故事。荒诞的火焰向一切之前烧去,也飘浮过许许多多的南方。我们唯有在逆向的流动里澡雪着不堪的过去,把灰烬碾成香篆。那一个是我...

我是曾撷过一朵花。也曾经爱过它。走在长桥下,路过大河的眼睛;也曾经爱过那个少年。花黏在月缺上,留痕有极淡的的甜味;至今走过江山废弃的回廊,旧马蹄踏过白沙。洗过天地的水那么浩渺,美丽的人已经长长。我找到陌路人。我本不需要寻。沿着幽咽难言的、情绪拈出的一根丝线,陌路人曾在世界的春意里。世则聚气而生,气散而往。我本来难以说清我的形貌;他听说是很伟美的人。也食禄米;也有声名。他一定说,与君幽明相隔,何意执照。

我也许是有意说出了想念。它破碎了,它那么使人忆念。江表吹拂过许多荒诞的故事。荒诞的火焰向一切之前烧去,也飘浮过许许多多的南方。我们唯有在逆向的流动里澡雪着不堪的过去,把灰烬碾成香篆。那一个是我么,停留在永恒的错误里;未能自毁在盛开的夏季。春天是与我相爱的春天,还是吹拂而回荡,只为烙印下我的过错。惟以悲哀为主。而悲哀是不破的。我是不是你的结尾。我不过是这个人间的瑕累。


我想陌路人懂;陌路人已遗忘。他走在长安的街衢,如果真回头看,故国平莽。他听过很多流淌着所谓高贵血液的人。他真地说起他们时,雪花都落在衣间。雪的纯白是暮山灰褐里虚构的形象。坐隐对驳,吐出清癯的辞句。

陌路的人也许折到了牛渚那支骊色的角。他秉性已改,再不敢触摸怒放的火焰;但还是在某册史书里被岁月压垮。奢华溢香的夜照里再无他的形影,忆起过去里奢侈又轻浮的游荡。探进沉潜故去的辉光,针脚密致、暖暖融融的裘。咸阳布衣,非独思归王子。

岂知灞陵夜猎,犹是故时将军。



包咕咕(来自鸽子的声音)

【all炭】不给糖就亲吻!!!

*超迟到的万圣节贺*


*自爽文,和平线*


*ooc,短篇*


*慎入*


在自己最喜欢的妹妹“唔姆唔姆”的反复撒娇过后,终于坐不住的炭治郎抓起身旁早就被准备好的南瓜小篮子,厚着脸皮踏上了要糖的漫漫长路。


在西方的万圣节传入鬼杀队的时候,这必然在当天掀起了扮演各种西方的鬼怪然后随口一句“不给糖就捣蛋”的热潮。


蝴蝶忍小姐捏了捏太阳穴无奈的说到身为大人和少年的你们应该成熟一点,不能在玩这种幼稚的游戏,但还是背地里准备了各式各样的糖,在蝶屋等待那些要糖的年轻鬼杀队成员的到来。


接着蝴蝶忍小姐再三强调身为柱的义勇先生向她要糖的行为会被讨厌什么的,但不...

*超迟到的万圣节贺*


*自爽文,和平线*


*ooc,短篇*


*慎入*






在自己最喜欢的妹妹“唔姆唔姆”的反复撒娇过后,终于坐不住的炭治郎抓起身旁早就被准备好的南瓜小篮子,厚着脸皮踏上了要糖的漫漫长路。



在西方的万圣节传入鬼杀队的时候,这必然在当天掀起了扮演各种西方的鬼怪然后随口一句“不给糖就捣蛋”的热潮。


蝴蝶忍小姐捏了捏太阳穴无奈的说到身为大人和少年的你们应该成熟一点,不能在玩这种幼稚的游戏,但还是背地里准备了各式各样的糖,在蝶屋等待那些要糖的年轻鬼杀队成员的到来。


接着蝴蝶忍小姐再三强调身为柱的义勇先生向她要糖的行为会被讨厌什么的,但不甘心还很憨憨的义勇在蝴蝶忍忙着招呼其他鬼杀队成员的时候偷偷抓了一大把糖扬长而去。


身为柱的家自然是要糖的圣地,甚至有些人还臭不要脸的跑去主公的府邸那里恭恭敬敬的说到“不给糖就捣蛋”这句话,竟然也收到了不少的糖果。


而且主公好像也很在乎这次万圣节,正好鼓舞士气并稍稍放松一下什么的,还命人按照西方的习惯把周围都稍加装饰了一下,显得更有万圣节的味道。


因为炼狱先生开朗爽快非常受鬼杀队成员欢迎,哪怕要完一把糖果再贪心的还要一些糖果也非常大方的行为更受到了那些成员的热情观光,已经第二次大包小包的往家里运糖的炼狱杏寿郎还特别细致的去集市上采购了各种新潮的糖果,在看到完全不知情的时透无一郎时还贴心的塞了一包糖给无一郎。


善逸也和伊之助乔装打扮后快速加入要糖的队伍,但唯一不同的是伊之助好像把“不给糖就捣蛋”这句话当真,在某个鬼杀队员不肯给他糖时还真被伊之助捣蛋了一番。



离万圣节的结束其实没有多少时间,在万圣节即将进入尾声时炭治郎默默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最少收到一篮糖果。


自认为身为长男的炭治郎觉得自己应该担起给糖果的身份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足够的钱可以购进足够的糖果。然后在妹妹的撒娇下自己也耐不住自己妹控的本质想着自己要多要一些糖果,这样就会有多余的几颗糖留给自己吃。


其实蛮喜欢甜食的炭治郎平常更是很少接触糖果,哪怕以前有拿到糖也是找着各种借口把糖果全让给自己的弟弟妹妹,但是现在却……


他尽力不去回忆往事,开始思考在这有限的时间内怎样才能快速要到糖果。 他思索片刻,灵光一闪,然后一气呵成,把自己的想法低声念出“不给糖就亲吻!!!”


至于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炭治郎自认为很有理的分析到:一,他是男生。反正自己只去找男孩子要糖,身为同性他们肯定会拒绝的。二,自己和善逸啊,义勇师兄啊都亲如家人和朋友,他们是不会对朋友和亲人做出这种事情来的。更何况自己长的不好看,也没有什么独特吸引人的魅力,他们有什么理由会为了不给糖而亲我呢?


暗暗夸奖自己的智商,装扮的像狼人一般的炭治郎很快就尝到了甜头,在出门不远就遇见了收获满满的伊之助,然后冲他喊到“不给糖就亲吻!”


伊之助愣了愣,对炭治郎的话开始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老老实的抓了一大半糖木讷的放进炭治郎的空荡荡的篮子里,接着一直盯着炭治郎。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炭治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看向格外认真的伊之助。


“嗯~~”伊之助摇摇头,与其是在看炭治郎,更应该是在思考,但思考的同时脑子依旧空荡荡的。“就是俺不希望炭治郎也对别人说这句话,感觉好奇怪”


“所以嘛!他们如果感觉奇怪的话一定会下意识给我糖吧。反正非常谢谢伊之助,我先走啦”说罢,炭治郎加快了要糖的脚步。







刚和伊之助分开没多久,炭治郎就看到了正在四处张望的金发少年,而那金发少年也注意到了自己,于是姿势奇怪的朝自己跑来。


收获满满的善逸欣喜的提着一大篮糖果打算拿给炭治郎分享,虽然要糖之路并不是那么顺利,但凭着自己一哭二闹三撒娇的方式还是非常管用的要到了很多糖。


就在准备回去时正好看见炭治郎正在朝自己走来。于是把糖果藏在身上飞快的朝炭治郎跑去想给他一个惊喜。



“炭治郎,万圣节快乐!你要到了糖吗”金发少年蹦跶的一把抱住了炭治郎,粗粗的喘气“我给你讲哦,有个口味的糖非常……”


炭治郎也礼貌性的回抱住善逸,然后在善逸放开自己开始讨论哪个糖的口味更好吃的时候炭治郎学着狼人面目逐渐狰狞,还挥舞着自己的小爪爪突然喊到“嗷,不给糖就亲吻!”


……


善逸“……”


炭治郎“?……”


周围的空气也因为他们莫名的停止了流动,善逸想起自己身上藏着的糖果,然后反复琢磨那句话的含义……四舍五入就是不给炭治郎糖就可以被他亲吻!!!


善逸的脸上突然带上了奇怪的绯红,然后扭扭捏捏的对炭治郎说到“糖我已经放回去了,身上没有一点糖,看来是不能给炭治郎了,抱歉抱歉……”


“哎?”炭治郎突然一怔,内心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笨蛋,万一他们没有糖的话不就不能给自己糖了吗,不给自己岂不是…… 要和善逸亲吻!!!


“善逸你身上真的没有糖了吗,我明明闻到你身上糖的气味特别浓。” 看着炭治郎慌张无措的模样,善逸心中开始愧疚起来,但是这是几年甚至一辈子都不能碰到的机会了啊,这次就让我任性一会吧……


“可能因为我刚刚吃了糖的缘故吧,炭治郎想尝尝我嘴里的糖是什么味道的吗”


“不了……”没等炭治郎反应过来,他的腰肢被一只手轻轻揽住,纤细冰凉的手指从炭治郎的脖子那慢慢滑下。炭治郎一个心惊,小小的缩动了一下脖子,然后看到自己的领口大开。


“!!?解扣子干什么!”炭治郎想要挣脱善逸的手,满脸通红的他红到耳朵根,接着肩膀也被善逸按住,那一刻炭治郎完全石化到原地。


用着牙齿轻轻撕磨着炭治郎的锁骨,善逸把头埋在炭治郎肩膀那眼神晦暗的满怀罪恶感的如吸吮着他的锁骨。如逆流而上的船只般朝炭治郎的脖子上游离,接着很轻很轻的小咬了一口。恋恋不舍的抬头看向止不住颤抖的炭治郎。


如果不是现在太黑,善逸可以看到炭治郎已经发红的眼眶和鼻尖,但更多是羞耻和有点害怕,他如受惊的兔子一动不动,等待捕食者的下一步动作。


善逸把炭治郎揽入怀中,一遍遍的帮他顺气,虽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只是罪恶感把自己的心脏啃食,只留下一个念头:要想办法把他夺走才行








出师不利的炭治郎心里不停抱怨着是不是自己要糖的方式不对,不仅没要到糖,还被……炭治郎再次把领子尽力的拉高撑到下巴,即使这个领子本来就很高。


他疯狂的摇了摇头,希望自己的脑子里不要在回想这件事,尽量把“亲吻就代表那种意思的喜欢”甩入脑后,虽然以前自己经常亲自己的弟弟妹妹,因为他们很可爱,脸又软又香。


但是自己又不可爱,身上也不又软又香,只是随口说说的,太过认真了吧……


他打算去柱那里要糖,毕竟是柱肯定会在这天囤积不少糖。然后自己第一个就想到炼狱先生,朝着炼狱先生的府邸走去。


在这南瓜灯点点橙色的灯光下,炭治郎看见了黑发单马尾的义勇先生,正寻思着他为什么会出现,然后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被因为拿了糖被蝴蝶忍嫌弃所以被赶出来)守夜巡逻的富冈义勇剥了一颗糖放进嘴里,把糖纸放在口袋里四处张望了一下。虽然对甜食不怎么感冒的他还是暗暗感叹这种口味的糖真的很好吃。 然后听见有人在喊自己名字于是寻身望去,炭治郎正提着篮子朝义勇跑来,说到“义勇师兄,万圣节快乐!”


“嗯”甜甜的感觉逐渐在口中融化,剩下的是口腔挥之不去的柠檬味,很平常的回复,却包含义勇对他传达的意思。


“义勇师兄实在巡逻吗?好敬职啊!”炭治郎感叹到,不愧是义勇师兄,一如既往的敬职且喜欢默默无闻的奉献呢。虽然是万圣节,本部也很安全,但因为是夜晚的原因还是多加防范。毕竟那些鬼说不定不过万圣节又惹出事端怎么办。


“嗯……” 脑补完毕,炭治郎深吸一口气,看了看自己只有少的可怜的糖 ,想着自己定的目标,仔细观察着情况打算随机应变。毕竟这句话可不能随便乱说,万一又是那种情况。


义勇身上的那个口袋鼓鼓的,应该有东西。加上在和他谈话时自己闻到清淡的柠檬味,更加确信义勇师兄身上肯定有糖,这使他充满了决心。


“嗷,不给糖就亲吻!”挥了挥自己的双手打算示威,顺便增添一些气氛,炭治郎随即像着一只小奶狗凶凶的叫嚣着。


“……”可爱……富冈义勇的心跳漏了一拍,哪怕为了维护人设,他那冷淡的如冰的脸上多了一点温柔之情,想了想知道自己只剩下三颗糖果。


“我没有糖”说罢,富冈义勇面无表情的把自己手中的糖往后面的草丛一丢,没有任何声音,轻的连炭治郎也没有捕捉到,只是感觉有一种带着汗液微酸气味的什么东西在黑暗中划过一条白色的弧线。


“没有?那义勇师兄那口袋里……”炭治郎怀揣的最后一点希望被义勇拿出的一撮挤在一起会咔啦咔啦响的塑料糖纸打破。


……我可以反悔吗


而且义勇师兄是怎么吃的这么多糖的啊!炭治郎小小的轻咳了一声,有点想打退堂鼓的意思,毕竟男孩子之间互相这样真的有点太奇怪了啊。


善逸还好,是自己的朋友。可是义勇师兄可是自己的师兄,这样子无论都有违反道德吧……


“!”炭治郎一怔,那冰冷的吻落在自己的脸颊时就好像触电般反馈至全身和大脑,他的嘴唇微张想发出一点声音,在义勇的嘴唇离开炭治郎的脸颊时却能感受到那余温。


“好了”义勇的手从炭治郎的肩膀上放下,看着他有点茫然的模样想揉揉他的头发,在那一瞬间他的手只是僵硬的放在刀柄那,转身看向别处掩饰自己心情,怕自己只要稍稍出声就会把自己对炭治郎的心意给暴露出所有。


闻到了,很幸福很满足的气味








难道和自己亲吻很开心吗……炭治郎突然一个胆颤,脊背有些发凉的抱住了自己。他并不是不知道亲吻这个含义,和自己喜欢的人亲吻的确很幸福,而且因为爱情那种方面的喜欢而亲吻还会有很多特殊的含义。


可是善逸和自己是共事的伙伴,义勇师兄是自己的师兄和前辈。真的,不会是这种喜欢吧……


在路上看到了几个满载而归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鬼杀队员从炼狱先生的府邸那方向走来。马上凌晨十二点,要糖的队伍大部分都已经回去了。连续两次都已经完全失利的炭治郎只能把自己要到糖这件事寄托在炼狱现实身上。


而且炼狱先生在队里人气一向很好,应该会在今天备很多糖。而且因为之前的无线列车事件炼狱先生最近也一直在这里疗伤,顺便去看望一下他也不错。


暖红色的灯光看起来非常舒适,柔和的灯光看起来让炼狱的脸庞少了一些棱角,看起来更加和蔼可亲。 当炼狱先生把糖发的差不多准备转身走向里屋,他因为听到炭治郎的脚步声而停下,转身看向那径直朝这里走来的炭治郎。


打扮的像狼人一样啊,灶门少年这身装扮有点意外的可爱呢。炼狱先生的眼里满盛笑意,笑着和炭治郎打招呼。 “晚上好啊!灶门少年”


仿佛只要走进他身边,整个人都会被他身边的火焰给感染和温暖,总是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一直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炭治郎自从在无线列车事件后就和炼狱寿郎关系好了很多。经常会在自己空闲时间去探望正在养伤的炼狱。


“晚上好!”炭治郎涌上心头的雀跃之情让他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走到炼狱面前冲他笑到“万圣节快乐!炼狱先生的伤怎么样了”


“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但是还需要在调养几周”炼狱先生搂了搂炭治郎的脑袋,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万圣节快乐”


“嗯嗯!”炭治郎点点头,想开口直击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可是万一又向上次那样……炭治郎瞥了眼自己几乎空荡荡的南瓜篮子,内心叹了口气。


这小小的动作被炼狱杏寿郎捕捉到,他勾起嘴角打算走进里屋把自己剩下的一大袋糖全部给炭治郎,然后他因为听见炭治郎几乎是吼出来的那句话而一瞬间怔在原地。


“不给糖就亲吻!”羞耻到几乎吼出来的炭治郎紧闭双眼的站在原地,手心只是感觉在冒汗,紧张的心跳声直冲喉咙,心里默念着一定要有糖。


看到少年僵直却微微颤抖的身体,炼狱杏寿郎的目光黯淡了几分,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炭治郎的背,动作轻柔。


“抱歉啊灶门少年,因为今天要糖的人比较多所以我这里也是一点糖也没有了,真的非常遗憾”


一个合理无法反驳的理由……他只是感觉到炼狱先生的手很温暖,抚上自己的脊背后竟然让自己安心了许多。


“所以刚刚灶门少年说的是认真的吗”


好像闻到一股非常复杂的气味……炭治郎只是那样注视着炼狱先生,看着他的身体靠近自己,那胸膛传出的心跳声却不知道是谁的。 如被太阳晒过的麦草一样的气味,暖暖的让人安心。


就这样没有一点动作的被他轻按住了脑袋,贴近的唇如鹅毛般清落在自己的额头,在那一刻炭治郎感觉整个世界都停止了。 几乎要被炼狱怀抱在怀中的炭治郎感觉自己脸上一阵火辣辣的,顿时没有底气在抬头看向那人。


心脏比前两次跳的还要快……





炭治郎摸着自己微热的脸,然后小心翼翼的触碰那炼狱杏寿郎刚刚亲过的地方,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现在已经很晚了,离凌晨也不到一个小时,他摇晃着篮子里少的可怜的糖果,打算原路返回。看来回去的时候祢豆子要失望了……炭治郎叹了口气,然后想到这里,很快振作起来“反正明年还有万圣节呢!明年我一定会要到很多糖的”


“那不是……”炭治郎看到盯着南瓜灯格外认真的时透无一郎,然后攥紧了自己手中的篮子。“时透君!”


“炭治郎啊……”绿色长发的少年随着炭治郎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心情越发变好,直到自己身边旁边冒着无形的小花。


“你在看什么呢”炭治郎站在时透无一郎身边,借着南瓜灯微弱的橙色光芒看到无一郎的脸。


“我在想,这个发光的东西好像南瓜啊”无一郎格外认真的指着那个南瓜灯,他满足的看着炭治郎的侧脸,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


“这个本来就是南瓜灯啊”炭治郎认真的说到,“这南瓜的外壳里面估计包着一根蜡烛吧?”


“唔……”


“对了,时透君万圣节快乐!”炭治郎高举着爪子欢呼着,虽然自己并没有享受多少万圣节独有的乐趣。


“今天原来是万圣节啊……”绿色长发少年抬头看向满是繁星的夜空,回想起之前炼狱杏寿郎给自己糖的原因。“不给糖就亲吻哦”


……


“……?!!”炭治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然后不可置信的看向一脸期待的无一郎。难道这就是心有灵犀!


才不是心有灵犀……无一郎的身边逐渐散发出冷冽的寒气,他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暗暗想到:要不是我看到义勇那家伙竟然……


闻到了一股非常幽怨可怕的气味啊……


“我这里还有一点糖”炭治郎把自己篮子里的糖稍稍一抓就看见了篮子里已经剩的屈指可数。可是即使这样他还是尽可能的抓了一把糖想要放进他的篮子里。


“我不要炭治郎的糖”无一郎突然抓住炭治郎的手让他把糖给放回篮子,接着又突然拉抓着他的手一瞬间拉到自己身上,他们两个相距肉眼可见的几厘米。


“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炭治郎被无一郎抓住手拉在他身上。炭治郎有点想挣扎,但是他的另一只手死死扣住自己的身体不能动弹。为什么连时透君也这样,今天他们都太奇怪了吧!


炭治郎君的身上还有别人的气味……想到这里无一郎的脸已经黑了一大片,但是感觉到正在小幅度动作的炭治郎已经明显表示他的不愿意。


“炭治郎把我当做你的什么人呢”


“?比朋友还要亲的亲人”


突然自己的身体完全靠上无一郎的胸膛,炭治郎感觉的的初吻就这么要给了一个男孩子,但是那吻只是轻轻落在了自己的嘴角,轻绵和带着一丝微涩的甜味。


[我只要炭治郎就够了]






几乎一无所获的炭治郎格外疲惫的伸了个懒腰,朝着发光的屋子那走去。


虽然自己没有收获到很多糖,但至少还是有那么几颗糖可以勉强看的过去。 嗅觉灵敏的炭治郎闻到了幸福和开心的气味,他顺着气味加快了脚步,在快要到休息的屋子里时听见了善逸和伊之助打闹的声音。


他们两个怎么来了……炭治郎推开门,里面明亮的灯光在打开门的一瞬间毫无保留的倾泻在他的身上,接着自己被突然冲来抱住自己的妹妹扑倒在地。


“唔唔,唔!” 就好像在说着欢迎回来一样。炭治郎戳了戳祢豆子软软的脸,接着把她一把揉入怀中轻轻的蹭着。


而祢豆子也很乖的一动不动,然后在炭治郎准备放下他时摸了摸他的脑袋,又“唔唔唔!”的鼓励着炭治郎。


“炭治郎~”善逸见状立马扑在炭治郎身上啜泣着“刚刚伊之助又要抢我的糖呜呜呜”


“哈啊?纹逸你的糖那么多分俺一点不行啊!”


“那是我给炭治郎的,当然还有小祢豆子酱的!”善逸把炭治郎抱住更紧了一些,炭治郎摸了摸善逸的脑袋安慰他。身旁的祢豆子看着善逸的目光逐渐尖锐起来。


“呼呼!”在善逸起身后祢豆子发出不高兴的声音,如护食般死死的抱住炭治郎的脖子。


即使伊之助多少有点不愿意但还是把糖拿出来一起分享,听着身边那两个人又开始吵嚷着什么他低垂着眉眼,把剥好的一颗糖放进自己嘴里。


是草莓味的!!!吃着炭治郎心满意足的眯上了眼睛。虽然变成鬼的祢豆子不能吃糖,但她坐在炭治郎的身边静静地看着他们三个就已经很满足了。


“请问有人吗?” 一个男声响起,炭治郎想着是谁还会在这么晚有事。他抓着一大抓糖走到门外,看见一个鬼杀队员提着几大包糖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


“万圣节快乐,呼……这一大袋霞柱吩咐我送来的糖,这一大包糖是炎柱吩咐我送来的糖,这一袋是水柱吩咐我送来的糖,他们都说一定要你收下什么的……呼”


“万圣节快乐!”炭治郎把手中的糖给那个跑腿的队员,看着那队员走远后不明所以的收下那一堆糖。


“炭治郎!哇哦……好多糖啊”善逸站在炭治郎身后,看着大包小包的糖放在那里,这些糖比那两篮子糖还要多上不少。


“嗯嗯,是炼狱先生他们送的呢”炭治郎抱起那些糖准备走向里屋。


“所以炭治郎才一直没有要到糖?”


“嗯?”


善逸发现自己发现了盲点















注:九柱里鬼杀队员只没有向义勇和无一郎要糖,无一郎是完全不记得这件事了,而义勇师兄嘛……


咕了大约两个星期的文嘿嘿嘿,这个星期先开坑all炭长篇《魔法少女炭治郎的忧伤》和《人鱼》


愿食用愉快!!!


木不
繁花 給原原個人本畫的g圖她的...

繁花

給原原個人本畫的g圖她的本本預售出來了請多多支持(´Íˆê„ƒ `͈

繁花

給原原個人本畫的g圖她的本本預售出來了請多多支持(´Íˆê„ƒ `͈

一棵柏麓.

🌿改一下置顶🌿

这er事柏麓!

柏麓事屑,画画很丑【草】

如果能喜欢的话点点小红心小蓝手关注什么的都不胜感激🙏🙏🙏

混的圈很多,什么都产产【草】


近期↓


🌿JOJO

✨JD JC JK JR  RC 七部JD✨

厨的事露伴老师!!

同时也是个小面包【?】

龙龙好🉑


🌿偶像梦幻祭

✨涉英 宗咪 零凛 泉leo 零英✨

事fnp!

我好菜 快来找我玩【?】


🌿鬼灭之刃

✨炭善炭 炭伊✨

❌不吃任何童磨BG向❌

我和童磨已经领小本本了不接受任何反驳【草】


🌿唱见🌿

✨soraru宇宙第一✨

✨mafusoramafu  luzsora✨

luzsora>mafusora>>>>>...

这er事柏麓!

柏麓事屑,画画很丑【草】

如果能喜欢的话点点小红心小蓝手关注什么的都不胜感激🙏🙏🙏

混的圈很多,什么都产产【草】


近期↓


🌿JOJO

✨JD JC JK JR  RC 七部JD✨

厨的事露伴老师!!

同时也是个小面包【?】

龙龙好🉑


🌿偶像梦幻祭

✨涉英 宗咪 零凛 泉leo 零英✨

事fnp!

我好菜 快来找我玩【?】


🌿鬼灭之刃

✨炭善炭 炭伊✨

❌不吃任何童磨BG向❌

我和童磨已经领小本本了不接受任何反驳【草】


🌿唱见🌿

✨soraru宇宙第一✨

✨mafusoramafu  luzsora✨

luzsora>mafusora>>>>>>soramafu

❌晕soma车❌


🌿另外企鹅是2274869951🌿

快来找我玩!!【🌿】


🌿

你说我的眼睛很漂亮。


那是因为我的眼里装下了世界的姿色。


可谁的眼睛不是这样呢?


谁的眼里都容不下突兀的清泪两行。

你说我的眼睛很漂亮。


那是因为我的眼里装下了世界的姿色。


可谁的眼睛不是这样呢?


谁的眼里都容不下突兀的清泪两行。


🌿

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漫天的星子在闪。

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我们在月球上边。

宇宙是黑色的,

黑色的幕布中有许多流星划过。

那个梦里我们聊了很多很多,

我们拍下了这永痕的时刻。

突然陨石朝我们这边坠落,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闹钟响了。

我突然忘记了这个梦。

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漫天的星子在闪。

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我们在月球上边。

宇宙是黑色的,

黑色的幕布中有许多流星划过。

那个梦里我们聊了很多很多,

我们拍下了这永痕的时刻。

突然陨石朝我们这边坠落,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闹钟响了。

我突然忘记了这个梦。

🌿

如果有天你必须离开我,

请你不要告诉我你的讯息。

除非你能伪造出你还在的假象,

否则请悄悄的销声匿迹。

在你离我而去的那一天,

我希望我未曾知晓。

否则我不能分清,

脸颊上的是两行清泪还是是两行雨水?

如果你没有告诉我你的讯息,

自此渺无音讯——

我只会认为是我的问题,

我会很快把你忘却。

但是你告诉了我,

你将要离我而去。

我要将痛苦与悲愤,

化为对你的残忍之怨恨。

你有罪。

你罪该万死。

如果有天你必须离开我,

请你不要告诉我你的讯息。

除非你能伪造出你还在的假象,

否则请悄悄的销声匿迹。

在你离我而去的那一天,

我希望我未曾知晓。

否则我不能分清,

脸颊上的是两行清泪还是是两行雨水?

如果你没有告诉我你的讯息,

自此渺无音讯——

我只会认为是我的问题,

我会很快把你忘却。

但是你告诉了我,

你将要离我而去。

我要将痛苦与悲愤,

化为对你的残忍之怨恨。



你有罪。

你罪该万死。

咕咕鸡本鸭

【0810孟周杭州专场】

早上发博


🌿我在风中喊一句专场顺利,

🌿利奇马可以帮我带给堂堂和九良吗?


然后下午

沙琪玛大哥直接绕过绍兴,奔杭州而去。


我:???对不起大哥我错了你不用亲自带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专场务必万事胜意!!

到现场的小伙伴都要平平安安哒!!!

早上发博


🌿我在风中喊一句专场顺利,

🌿利奇马可以帮我带给堂堂和九良吗?


然后下午

沙琪玛大哥直接绕过绍兴,奔杭州而去。


我:???对不起大哥我错了你不用亲自带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专场务必万事胜意!!

到现场的小伙伴都要平平安安哒!!!


BLA.悦

🌱

(2)


“阳光真好”陆洋瞥了一眼窗外 心里暗暗的想,他看到了窗外浓浓郁郁的绿叶,氤氲在一片金色中.他低头看了看手表, 刚刚好的12:24,稍作思考,他决定再刷一道函数题.他望了望他的同桌老朱,“这个猪头”陆洋无奈的想“意志为0” “不过,她还没睡吧”陆洋浅浅一笑,露出两个好看的梨窝,他很想转过头看一看,但又有点怕与她对视,不管了.先做数学题.


  等陆洋将头从数学迷宫里脱离出来,已经12:43了,陆洋看了看身边全部倒下的战友,突然有种无力感,他打了个哈欠,不自觉地转过头,看到了她微微颤抖的身体,“做噩梦了吗”陆洋有些疑惑,他很想走过去,轻声问她怎么了,拍拍她单薄的背.陆洋...

(2)


“阳光真好”陆洋瞥了一眼窗外 心里暗暗的想,他看到了窗外浓浓郁郁的绿叶,氤氲在一片金色中.他低头看了看手表, 刚刚好的12:24,稍作思考,他决定再刷一道函数题.他望了望他的同桌老朱,“这个猪头”陆洋无奈的想“意志为0” “不过,她还没睡吧”陆洋浅浅一笑,露出两个好看的梨窝,他很想转过头看一看,但又有点怕与她对视,不管了.先做数学题.


  等陆洋将头从数学迷宫里脱离出来,已经12:43了,陆洋看了看身边全部倒下的战友,突然有种无力感,他打了个哈欠,不自觉地转过头,看到了她微微颤抖的身体,“做噩梦了吗”陆洋有些疑惑,他很想走过去,轻声问她怎么了,拍拍她单薄的背.陆洋痴痴的看着她,凌乱的短发有一种别样的美,他想恶作剧般揉乱她的短发,看她因懊恼生气而涨红的脸,“哈哈,画面感极强”陆洋有些骄傲,看着她柔弱的身子“没事的”陆洋想“有我陪着你呢”


   叮铃叮铃 下课的铃响了,老朱却任然跟头猪一样,怎么推也推不醒,而且班上的女同学们好像也复苏了,陆洋有点怕这些女同学,每次一下课都围过来七嘴八舌的问题,“难道她们不会自己思考吗!”陆洋愤愤的想,而且要是被她看到了,她会怎么想咧,陆洋看到已经有一位女同学快人一步,用百米冲刺再加一点造作的姿态向他直线奔来了,以他5.2的视力,他看到她的试卷上有块淡淡的口水痕,怎么来形容他的心情呢 大概只能用一个🌚来表述.一般有老朱能对付一些女同学,跟她们周旋一下,今天老朱睡过头了,不过陆洋好像看见了他的“篮球狂热爱好者联盟”在向他招手,在这种时刻总算能体会出联盟的作用了,二话不说 ,眼神交错.他总算有理由打发那些女同学了,在假装细看题目3秒后,用他认为的职业假笑逃过一劫

  在他逃离教室前的一瞬,陆洋看了看她,她好像在思考题目,跟那些叽叽喳喳的女生不一样,她好像喜欢一个人,阳光在她脸上晕开,在她的发丝上跳舞,使她好像渡上一层金色闪粉,不是很张扬,但是很柔和.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带着份留念,扭头冲出了教室,奔向了篮球场,


  陆洋的小世界很简单,他好像只有篮球,和那个名叫清桐的女生.☀


BLA.悦

🌿

(1)

  金色的阳光慵懒的洒在教室的每个角落 ,清桐停下舞动的笔杆,转头看了看挂在教室最后的那个老钟表,现在是12:31,教室里的同学大都已经按捺不住浓浓的睡意 ,短暂的脱离题海于周公约会去了。

清桐也有了许些的倦意,她轻轻的伸了个懒腰,看见前排那个依旧挺立的背影,脸上挂上了一个浅浅的甜甜的微笑,她右手拖着红红的脸颊,左手撩了撩长长的刘海,晃了晃头,安静地注视这个背影,现在是12:40,教室里只剩他们两个还未进入梦的理想乡。虽然很多时候他会被很多人包围,但此刻,是我和他单独的“约会”.清桐想着,心里满是小确幸。那个背影突然动了动,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清桐心里一惊,慌忙把头埋近书海中...

(1)

  金色的阳光慵懒的洒在教室的每个角落 ,清桐停下舞动的笔杆,转头看了看挂在教室最后的那个老钟表,现在是12:31,教室里的同学大都已经按捺不住浓浓的睡意 ,短暂的脱离题海于周公约会去了。



清桐也有了许些的倦意,她轻轻的伸了个懒腰,看见前排那个依旧挺立的背影,脸上挂上了一个浅浅的甜甜的微笑,她右手拖着红红的脸颊,左手撩了撩长长的刘海,晃了晃头,安静地注视这个背影,现在是12:40,教室里只剩他们两个还未进入梦的理想乡。虽然很多时候他会被很多人包围,但此刻,是我和他单独的“约会”.清桐想着,心里满是小确幸。那个背影突然动了动,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清桐心里一惊,慌忙把头埋近书海中,身体微微有些颤动,紧毕双眼,不知道他也没有在看我,清桐感到了紧张,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bengbengbeng..


  叮铃叮铃 下课的铃响了 教室里个个座位上的熟睡的人也像雨后萌出的新芽,渐渐蹦了出来,不知是为了让刚睡醒的同学们醒脑一下还是什么原因,学校第一节课安排的是课外活动,他的位置上又渐渐聚集了些同学,清桐瞄了瞄,就知道大都是找他打球的狂热篮球爱好者,还有一些拿着数学题的扭扭捏捏的女同学,“呵呵→_→”清桐看了看某位女同学的那本数学本,上面还有一块淡淡的口水痕迹,索性,还没来的急回答那些像小蚊子般嗡嗡叫的女同学,他就已经被篮球狂热爱好者架出去打篮球了,清桐痴痴的笑了笑,在心底感谢了一把那些伙直男。


  清桐看了看窗外的阳光,依旧如此的灿烂而绚丽,这时候是14:03,教室在经历了短暂的热闹后,又陷入了一片寂静,恰青春的少年爱热闹,是爱自由的狼群,而像清桐这样的,是温和的绵羊.她从不参与女生叽叽喳喳的八卦讨论,她也不愿去参与,她有一个只属于她的那个小宇宙,小宇宙里有梧桐叶,有肥肥的橘猫,也有冒泡的橘子汽水 当然,最重要的 是那个少年 那个清爽,干净的少年.


  清桐带上帽子,再次把头埋进深深的书海中.


croakER
TT。今天也为素水产出了

TT。今天也为素水产出了

TT。今天也为素水产出了

艾赭字
一个深夜囤鱼!毕竟也甜过啊,虽...

一个深夜囤鱼!
毕竟也甜过啊,虽然只是片刻事情

| 十只白鸟于飞,高过国土
  十点午光漏入窠臼
  此后每个春天都部分属于幽灵

(不披头发我就被千人一面支配了555……真卑微)

一个深夜囤鱼!
毕竟也甜过啊,虽然只是片刻事情

| 十只白鸟于飞,高过国土
  十点午光漏入窠臼
  此后每个春天都部分属于幽灵

(不披头发我就被千人一面支配了555……真卑微)

猿猴麵包樹千秋

Wonderfully Made - Phototropism (Gradence)

這是5月剛出的暗巷突發本Wonderfully Made裡面的文章,總共有三篇,會慢慢釋出。大家就請閱讀愉快:)


***


Credence喜愛植物。

Percival注意到這點時,嚴冬正盛。他們在巫師街道進行採買,「溫特父子的裁縫店」櫥窗內裝置著搔首弄姿的假人,對來客展示身上漂亮的圓角領襯衫。Percival打算進去看看,Credence則表示會在對面的書店等候。他們都知道這種一時興起的衣裝購置不為Percival自己。每年季節更替,他的裁縫會到家中量身,不用兩週時間,貓頭鷹包裹便送來一套正式禮服、五至六套日常裝束,和其他當季需要的織品選擇。Seraphina

這是5月剛出的暗巷突發本Wonderfully Made裡面的文章,總共有三篇,會慢慢釋出。大家就請閱讀愉快:)

 

***

 

Credence喜愛植物。

Percival注意到這點時,嚴冬正盛。他們在巫師街道進行採買,「溫特父子的裁縫店」櫥窗內裝置著搔首弄姿的假人,對來客展示身上漂亮的圓角領襯衫。Percival打算進去看看,Credence則表示會在對面的書店等候。他們都知道這種一時興起的衣裝購置不為Percival自己。每年季節更替,他的裁縫會到家中量身,不用兩週時間,貓頭鷹包裹便送來一套正式禮服、五至六套日常裝束,和其他當季需要的織品選擇。Seraphina不只一次指出他的日常裝束與正式服裝相差無幾,但休閒,或者說休閒時間對於身處這個職位的人來說就是個笑話。

所以他要給Credence買些好襯衫,而Credence不願意成為這個舉動的幫兇。他很少主動離開自己身邊,但在某些特定時刻,像是支票簿咬了Percival的手,他非得往男孩身上花點錢,並肩在櫃檯結帳時,Credence就會走開幾步,或垂頭偏移視線,直到整個金錢轉移的過程結束為止。他在獲取餽贈時表露的感激之情顯著,但並不自在。也很難說他喜歡些什麼。他的成長過程沒有多少比對偏好的選擇。得到一件東西,就必須將它做最大利用,之中不存在好惡空間。Percival明白增加的物資、過多的選擇也許會使Credence不知所措,但在已經具備許多良好特質的情況下,他希望能在男孩身上培養出適量貪婪企圖,並且讓Credence清楚擁有選項,擇其所愛的重要性。

他抱著牛皮紙包離開裁縫店,重回落雪的街道。書店小巧,從窗外就能一覽無遺,而Credence不在其中。Percival沒浪費時間在附近打轉,他從口袋取出懷錶,扭動側邊的黃銅旋鈕,每轉一圈,錶面就翻頁般變化模樣。在國會的魔法警示鐘面之後是有蛛網紋的鏡面、一小張沒來得及活動的畫像,再之後又回復了錶面,但數字盡除,只寥寥寫了幾個人名。Percival翻轉手腕,使Credence的姓名朝前,指針彈向東側,他便往那處前行。

若不是Credence在裡頭,Percival大概永遠不會走進那間店。「龐迪夫人的活藥草店」(活生生!可代工摘採、風乾、醃製,根據植株危險程度斟酌收費)就像個叢林。溫度也像。Percival剛推開店門,就被一盆興奮的雨傘花打個正著。他貼著藥櫃前進,避開盆內植物伸來的小小觸鬚。在熱帶區他摘下手套,解開圍巾,取出魔杖打傘,走進以魔法模擬雨天的雨林區。店內四個角落生長高及天井的巨大樹木,粗根盤據延伸,擠破了周遭的木地板,還不時抖動枝葉,甩落雨水。Credence站在一株噴嚏草和咬人木中間,正俯身查看貨架,小雨打溼了他的頭髮和肩頭,使他頻繁眨眼,但看上去不受困擾。

Percival好奇地注視了這幅景象片刻,才走近將他置入傘下,Credence抬頭,露出了一個帶著歉意的緊張微笑。

「我正要離開,先生。」

「看見了什麼喜歡的東西嗎?」

「我買了一些雛菊和鼠尾草種子,他們正在包裝。」

Percival這才注意到Credence懷裡抱著一只紅陶土盆,裡頭的爬藤植物幼小但葉片油亮,呈三掌裂形。

「那是什麼?」

「『真言藤』」Credence將盆子舉到他們之間,語氣歡欣。「龐迪夫人說它只需要很少的陽光、一點水,和對它說真話,它就會長大。每一盆開出來的花會不一樣。」

「你也能用它做出很棒的吐真劑。」店主龐迪夫人是個高大壯碩的女人,這時突然從貨架間鑽出,植物在她經過時都縮扁了莖葉。她把一個紙包放進Credence手裡。「我還多放了些雪松塊,親愛的。那盆真言藤是兩個卓鍋。」

Percival每週會在廚房的抽屜裡留下一個錢袋,裡頭有些巫師錢幣和莫魔紙鈔,供Credence購置食材雜貨,餘下來的零錢就放任自由運用。他從未見Credence用那些錢買過什麼私人物品,此時男孩從口袋裡翻出錢幣,自己付了款。

他們出了店,站在屋簷下,讓Percival用咒語烘乾Credence的頭髮和大衣。團團蒸氣中,男孩的神色鬆懈溫和。

「你喜歡植物?」

Credence陪同Percival走下街道,手指輕輕摩擦著真言藤的葉片。他的視線低垂,於是Percival無法看到他的雙眼。它們中心是通透的黑,色度向外發散變淺,像翻攪爐火星火飛散,向下挖掘溼土,有時也令人聯想一場小型爆炸。

「它們開始回來了,一些斷斷續續的回憶。」Credence說,「從高處往下看時,人都像手指頭那麼小。」

「你害怕嗎?」

「我很生氣。」他說,「我記得撞上大樓,水泥和玻璃都碎裂,如果希望,也能讓它們倒下。但樹不是這樣。」

「它們看起來很柔弱,但非常強韌。」

他想Credence何嘗不是如此。

他們要使用消影術返家,Percival將牛皮紙包夾在臂下,另一手去取魔杖。

「我不需要這麼多昂貴的衣服,先生。」Credence小聲地說。

「合身的衣服讓你抬頭挺胸。」 Percival告訴他,「不像植物,你可以看起來非常強韌,但有一顆柔軟的心。」

「我很感激。」

真言藤的長莖上彈出一片嶄新葉片,而Credence的指頭輕輕纏繞Percival的手臂,像最柔嫩的爬藤植物。


這解決了部分煩惱。

Credence從未有機會從自己的手中培育任何事物。在魔法界的孩子收取貓、蟾蜍或者阿帕魯薩胖胖球(在牠成為非法物種之前)作為入學禮物,從照料動物中學習生命教育時,他正為生活的基本需求煩惱,並於睡夢中破壞一座城市。Percival想過給他買隻動物,貓頭鷹會是很實用的選擇,但經過巫師街的對話後,他慶幸自己沒有貿然做出決定。Credence不是其他孩子,他在被包括人類在內的所有生物接近時,態度都戒慎恐懼。追根究底,他害怕他們都因為害怕自己傷害他們。

植物強壯、安靜。有時碰觸就蜷縮。像Credence。

Percival開始從龐迪夫人的店鋪訂購盆栽。書櫃那麼高的拍拍木、裝在懸吊藤籃裡的風鈴草,椒薄荷、軟無花果、咬人甘藍一盆盆被送往家中。他在午休時間返家,用擴大咒增加了起居室的面積,面陽的那處,Credence便得到了一座小型植物園。書架上擺滿基礎植物學和園藝魔法書,Percival的書房多了安定心神的香草茶,他們在餐桌上的話題也增加了。太陽還沒變得燙人以前,Credence會起床澆水。他從書中習得有趣的咒語,製造了一片能長久維持的雨雲,莫約書本大小,平時就收放在鐵盒內。Percival起得早的那些日子,會看見Credence用一條細棉繩拖著雨雲在植栽間漫步,真言藤放在窗台最醒目的位置,他有時彎身和它說話,聲音低微,Percival不能聽見。

他的工作從二月開始,從忙碌轉為不可理喻的繁重。國際巫師聯盟要在紐約和其他大城市舉辦為期一週的會議,來的都是重要人物,歐陸各國的維安要求千奇百怪,從抵達時間到落腳處的浴袍品質無所不挑。彷彿是擔心Percival不夠焦頭爛額,羅馬尼亞的黑巫師還在費城炸死了十三個莫魔,把魔法警示鐘的指針升到闇黑怨靈肆虐紐約後前所未有的高度。他走訪北美各大國際港口,施放保護咒,參與會議,追緝黑巫師,再返回伍爾沃斯大樓聽取無止無盡的報告。他的時間被打碎,混亂地分類以後再重新堆積在一塊。好不容易能坐下來吃頓晚飯,交班的正氣師就為了報告進度追到自家樓下,守門的石鷹會飛起,拿硬爪敲擊窗子,用低沉的聲音告訴他有客來訪。同事對Percival的居住空間多半有不恰當的濃厚興趣,連帶著想偷看他照料的宿主一眼。年長的女正氣師嘲弄家裡該有個女主人,用魔咒清理槽裡剛被累積起來的髒碗盤;其他正氣師則是在Credence用發顫的手端茶給他們時,毫不掩飾審視眼光。

安全部長的脾氣變得很壞。而他平時就沒有顆融化金子般的心。

第一次Percival使用家中壁爐連結呼嚕網,和下屬進行會議時,對方犯下了完全可避免的愚蠢錯誤,導致黑巫師竄入交通樞紐城市,不見蹤跡。現在他們可能在任何地方。他對著爐火咆哮,把整疊文件投入柴薪焚毀,憤憤起身時,看見Credence站在門邊,神色驚慌。那之後他就盡可能不把工作帶回家,而工作量之高造成的結果就是他幾乎回不了家。

他不擔心。家庭小精靈會不時前往住處,關照Credence的生活需求。而Percival上月拜訪了幾位從伊法魔尼退休的老教授,請求他們利用閒暇之餘指導男孩入門魔法,因此他不會無事可做。利用呼嚕網前往授課地點也安全無虞。

偶爾能從主席爪中脫身,返家更衣,都是在深夜或午後時分。男孩通常正在沉睡,或者離家上課,迎接Percival的只有一室空寂。他會從食物櫃盜取麵包和手工果醬,走動查看屋內保護咒的完整程度。綠意使他放鬆。Credence最近開始使用龍糞製作肥料,植株壯盛瘋長,Percival悄悄在放置堆肥的桶蓋上加了密封咒,抑制那兇猛的氣味。

週三下午,他離開一場花費時數過長的會議,準備打起精神面對其他打擊時,秘書意外告知接下來已經沒有其他行程。Percival思索片刻,覺得沒有不能放置的事務,便提前返家。

Credence在家,他的符咒課想來是提早下課了,正在給一株山茱萸澆水。他沒有立即注意到在玄關現影的Percival,逕自傾身和窗台上的藤蔓談話。他的唇舌彈動,視線低垂,每張闔一次,真言藤就縮短一點,最終落下了兩片葉子,沒精打采地蜷捲起來。

Percival感覺困惑,Credence似乎也不是很確定自己做了什麼,他皺著眉頭撫摸葉片,再拉著雨雲前往下一棵植物。

這件事只在Percival心中埋下微小懷疑種子,淹沒在工作之下許久,助它破殼的是其他事物:家庭小精靈隨口提起Credence的食量和在家時間都比往常少,他的符咒學老教授送來貓頭鷹信件,詢問Credence的健康問題,他已經連著兩週因為重感冒沒有出現在課堂上。原先佔據整片窗台的真言藤如今縮減了一半大小,部分葉尖還火燒般乾燥枯黃。Credence在散佈謊言,Percival不解其意。

有短暫片刻他感覺著惱,因為他很累,因為為Credence找到一位合適的老師並非易事。然後他放棄了那些怒氣,同樣因為他很累。Credence始終就是個謎團。從一個面向看來複雜難解、使人氣悶;但只要扭轉腦袋,從其他角度觀看,那些繩結纏繞的方式就會清晰明瞭。Percival只需一勾一碰,它們就鬆懈開來。

他無意驚嚇Credence,但晚間七點,男孩從壁爐中踏出,拍落身上煤灰,在沒點燈的起居室內看見坐在窗台上的Percival時,還是明顯吃了一驚。

「先生。」他結巴道,「你回來了。」

Percival降下就著街燈閱讀的報紙,輕聲招呼。

「你今天過得怎麼樣?」他問道。

「很好。」Credence回答,「我們學了消除咒。」

若不是Percival事先知情,他懷疑自己看得出男孩在撒謊。Credence表現出來的模樣總是有點過於戰戰兢兢,即便說的是正確的話語,多半也挾帶過多不確定之意。

「過來這裡。」

Credence順從地靠近窗台,站在Percival身邊,現在表現得有點坐立難安了。Percival試著從腦子裡找出些適恰的詢問,不冒昧的關心,或者自身經歷作為良好開場白,但苦思許久未果。他沒有多少和這個年紀的男孩交談的機會,家族人丁單薄,不存在可提攜的晚輩,職場上的相處也不像這樣。他不好奇部屬為何對自己撒謊,更值得討論的是他們誰沒對他撒過謊。

「你向符咒學教授請了兩週的假。」他最終只能單刀直入,語氣尋思。「你吃得少,花很長時間待在外頭,你對盆栽撒謊,你對我撒謊、Credence,抬起頭來。」

Credence垂低了腦袋,手指成拳壓在腿前,睫毛在淺薄的黃光中顫動。

「我沒有生氣,我只是想知道。」他說,「你不喜歡那堂課嗎?」

「沒有,先生。」

「那這是為了什麼?」

Credence一動不動,似乎打算保持長久的沉默。短暫片刻,像懷抱一個最柔軟的生命,像握持著嬰兒腳掌,Percival有想覆上手,輕輕揉捏,收緊手指力量,直到那東西驚醒,做出鮮活反應的衝動。他為此嘆息,Credence便開口說話。

「週三我去龐迪夫人的店工作。」他的身子發顫,但聲音穩定。「我試著避開有課的日子,但他們正要準備採收魔蘋果,很需要人手。」

「為什麼?」Percival滿腹疑問,「我明白你喜歡那間店、」

「不是那樣的。」他說,「我想賺錢,先生。」

這讓Percival語塞,同時也鬆了口氣。

「如果你有想要的東西,你可以告訴我。」

「我不能再從你那裡拿錢了,先生。」Credence低聲道,「我已經得到了很多,不該再要求什麼。」

「為什麼這麼說?」Percival說,「我希望你一無所缺,Credence。」

「我一無所缺,先生。」

「如果你繼續說謊,你就要殺死你的盆栽了。」

Credence的眼淚墜落像真言藤的葉片墜落,他縮小像藤蔓縮小,植物在他們之間垂死掙扎。Percival向上張開掌心,Credence就將自己的手放進去。全無重量,僵硬又冰涼。

「你都對它說了什麼?」

「我希望能存到足夠的錢,搬離這間公寓。」

「為什麼?」

「因為。」他說,「因為如果你把時間和錢都花在我身上,就不會有其他餘裕。我打破東西,我沒辦法用魔法很快地整理好家務,人們害怕我,有時我也害怕他們。他們說這裡需要一個女主人。我希望那個人能夠找到你,我希望你能找到她。」

「Credence。」

「我說的都是好話,先生。都是最好的話。」Credence闔眼,眨去淚水。「但現在它就要死了。」

植物一樣柔弱、安靜,在Percival懷底生長的Credence。

Percival輕輕收緊手指,Credence就從不這麼做。越珍惜的物品,他把握得越淺。如今男孩的指頭微捲,像懷抱一個最柔軟的生命,像握持著嬰兒腳掌,Percival為此清醒,為此警覺,為此心像懷錶翻頁,指針彈旋,再吸附大片雨水。若不是他如此無欲無求的同時,終於如Percival所願,培育出了貪婪之心;若非他像火鉗翻攪胸口,向下挖掘溼土,在胸中生根,Percival不會從違心之論中探求真實,不會得到堪稱宏觀的視角,去細細檢視一個謎團中的千絲萬縷。它們不複雜。它們只是和自己糾纏在一起。

他會擁抱Credence。很快。他們的皮肉會碰在一起,撞出心音,Credence顫抖像自己顫抖,Percival嘆息如他嘆息。他會說出那些最好的話,像留下,像我不需要其他任何的東西,像我一無所缺若你一無所缺。像我能讓它好起來,我能讓你好起來。

只要很少的陽光、一點水、和很多很多的真話。

最終藤蔓會成長,會纏繞,會緊緊包覆他們的軀幹四肢、和交握的兩隻手,Credence就能明白,世上存在許多他再使勁也無力破壞的東西。像愛,像Percival。像Percival的愛。

別哭,Credence。抬起頭來。我很愛你。

他好奇那能開出什麼樣的花來。


-THE END

碎玉鸣珂
西风残阳,冥鸿天杪。

西风残阳,冥鸿天杪。

西风残阳,冥鸿天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