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0513安迷修生日快乐

15.1万浏览    1091参与
椰浆冻☆

安哥我爱你!!!!!

这是一个十分简陋的repo

好想把安哥一直放在身边啊啊啊啊啊(痴

话说P6的邀请函上的“骑土”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安哥我爱你!!!!!

这是一个十分简陋的repo

好想把安哥一直放在身边啊啊啊啊啊(痴

话说P6的邀请函上的“骑土”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好好学习画个屁画——真香
我靠…我终于…画完了……本来是...

我靠…我终于…画完了……
本来是当安哥生贺的但是太晚了…
哪有晚了差不多一个月的生贺的ry
但我还是很不要脸的打了tag

我靠…我终于…画完了……
本来是当安哥生贺的但是太晚了…
哪有晚了差不多一个月的生贺的ry
但我还是很不要脸的打了tag

葬尽凡尘

2018安迷修生贺

这个是最开始敲的那个,但是由于没卡上零点就放弃了,换的另一篇。。。感觉这一篇就要暴露我沙雕的本质了。。。原创女主视角,假期应该会写,非常轻松的学园pa非乙女就是在里面吃狗粮的故事。。。 @克西ξ 证明一下我还是能写欢乐向的

最开始你还不明白,班里为什么陷入了一种诡异的亢奋之中,直到凯莉说了一句“这周日安大会长你生日不请大家去玩吗?”然后你才知道了安迷修的生日。

“安莉洁,你哥哥喜欢什么啊?”你暗搓搓的去问安莉洁,原因无他,你根本就不知道送什么啊。

“嗯,哥哥的话……马?”安莉洁有些迟疑。

啥?马?难道你要送他小马宝莉吗?开什么玩笑?很明显你没能克制住面部表情的崩坏,凯莉过来拍了拍你的肩...

这个是最开始敲的那个,但是由于没卡上零点就放弃了,换的另一篇。。。感觉这一篇就要暴露我沙雕的本质了。。。原创女主视角,假期应该会写,非常轻松的学园pa非乙女就是在里面吃狗粮的故事。。。 @克西ξ 证明一下我还是能写欢乐向的




最开始你还不明白,班里为什么陷入了一种诡异的亢奋之中,直到凯莉说了一句“这周日安大会长你生日不请大家去玩吗?”然后你才知道了安迷修的生日。

“安莉洁,你哥哥喜欢什么啊?”你暗搓搓的去问安莉洁,原因无他,你根本就不知道送什么啊。

“嗯,哥哥的话……马?”安莉洁有些迟疑。

啥?马?难道你要送他小马宝莉吗?开什么玩笑?很明显你没能克制住面部表情的崩坏,凯莉过来拍了拍你的肩。

“周六跟我们一起做蛋糕吧。”

“欸?好的。”
 

你陷入了怀疑人生中,你当初到底为什么会答应凯莉啊?作为一个内心粗糙的妹子,你根本没有接触过除了煮方便面以外,其他的做饭相关的事情啊。

“不是做饭,是烘培。”凯莉一本书拍到你头上。

“先把蛋清打发,打到立尖就可以了。”安莉洁把一个大盆推给了你,“电动打蛋器坏了,只能麻烦你手动打发了。”

你盯着那个大盆良久,最终认命的拿过手动打蛋器,开始搅啊搅。五分钟,十分钟……

“啊啊啊怎么还没好啊!”

安莉洁看着那堆只泛着一点点白色的东西:“你搅得太慢了,动作也不对。”

“你不早说!”

无辜眨眼:“你也没问啊。”

真是任重而道远呐。

“安大会长,生日快乐啊。”艾比埃米来的最早,埃米手里拿着个盒子,随手就放到玄关的柜子上。

“安哥,看来我们来得最早?”埃米看了眼客厅,没有人。

“哟,艾比埃米,你们来了。”凯莉踢着拖鞋,从安莉洁房间出来了,艾比埃米早已见怪不怪。有时候这两个姑娘还会穿错对方的衣服在学校里晃荡一天,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俩的关系。

“凯莉,你又在安莉洁房间睡了一晚啊。”艾比瘫在沙发上,“他们什么时候会来啊。”

“是你们来的太早了,五点半才开始,现在才四点半。”凯莉从冰箱里拿出两听可乐,扔给了两个人,然后拿起了遥控器。“等着吧,先看会电视。”

等了一会,“唉我们的安大会长呢,怎么让你来待客了?”

“别说了,安迷修和安莉洁现在正被伯父伯母纠缠呢,说些什么‘我的心肝儿啊’、‘我的宝贝儿啊’一类的——”

“不要背后议论别人。”鬼狐天冲进门,身后跟着莱娜,“我晚上有事来不了了,过来送个礼。”

“知道了知道了。”凯莉摆摆手,丝毫不把这个亲哥的话放在心上,她看向了莱娜,莱娜本能后退半步,“我不会以后要叫你嫂子吧?”

莱娜的脸有点红。

“与你无关。”

“喂怎么就跟我无关了。”凯莉象征性的抗议了两句,完全没阻止鬼狐的离开。

“唉凯莉,鬼狐不参加啊?”鬼狐刚走,金就来了,“艾比埃米你们已经到了啊。”

“金!!!”埃米阻止了艾米想要飞扑过去的动作,“我说老姐啊,你理智点。”

“呦,金,还有紫堂。”凯丽再三确认那个面瘫没有跟在后面,“格瑞呢?”

“在楼下碰到嘉德罗斯了,格瑞让我们先上来。”

凯利简直被金单纯的想法打败了,这个大三角的其中一个当事人毫无所觉,而另外两个……算了,反正修罗场波及不到她,她还是不管了。

没一会儿就又有人上来了,“哟,完事儿了?”

嘉德罗斯瞪了凯莉一眼,没有说话,格瑞坐到了金的旁边,雷德和蒙特祖玛在一旁站着,嘉德罗斯坐了沙发的另一端,吓得坐在中间的艾比埃米动都不敢动一下。

“大,大家好,我是不是来晚了……”一看这么多人,而且嘉德罗斯还有一种堪称凶狠的目光瞪着你,你的声音越来越小。

“没有没有,坐,坐。”艾比激动地拍了拍她的身侧,于是你盯着嘉德罗斯的瞪视坐到了艾比和紫堂的中间。

你向左看了看,是紫堂、金和格瑞,向右是艾比、埃米、嘉德罗斯。啧,你觉得你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大家都……到了啊……”安莉洁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到客厅里已经坐了一堆人了。“那个,先吃些水果吧。”安莉洁跑去厨房,没一会儿,端了个果盘出来。

“五点半了,海盗团怎么还没来?”埃米看了眼挂钟,“算了,他们来不来还不一定呢。”

敲门声响起,是银爵。进门之后,他也坐到了沙发上。就坐在格瑞身侧。

“抱歉啊,大家久等了。”安迷修拿着手机从卧室里出来,“那我们开始吧。”

“哥哥,雷狮他们还没到。”

“不用管他们,雷狮一向没什么时间观念。”话音刚落,门就开了。
“安迷修,你说谁没有时间观念?”

雷狮把手里大约半米宽一米高的箱子扔到地上,撞击的声音沉闷,却不响,想来不是什么重东西,卡米尔乖巧的跟在雷狮身后,帕洛斯和佩利一人抱着两箱啤酒。

雷狮得意地指了指挂钟,时间刚刚好五点半。

“既然时间正好,不如我们就开始吧。”帕洛斯把啤酒放到一旁,这可不是现在喝的。

“好了好了,开始吧。”艾比从沙发上蹦起来,只把安迷修往厨房里推,“快点吧,我都快饿死了。”

安迷修在厨房里捣鼓了一会儿,把热好的菜端了出来,安莉洁又切了盘水果做沙拉,说实在的,你根本就不在乎这些菜,之后的蛋糕才是重点啊!昨天忙活了一天,你们才做了两个蛋糕——因为担心一个不够。不过你做的那个叫凯莉拿了去,不知道做什么。

很明显,抱有同样想法的不在少数,雷狮加了几筷子肉给卡米尔,自己又吃了点,之后就没有再动过,其他人也是。

因咬着筷子,纠结于肉类的诱惑和减肥的纠结之中,最终你的手伸向了一盘青菜。

哎,等等,好像有点好吃哎。你惊异的目光看向了安迷修,安迷修显得有些羞涩。“我和你姐的父母常年在国外,一直都是我和安莉洁一起生活,所以家常菜还是会做的。”

何止是会做啊,简直太好吃了,你简直想天天跑过来蹭饭了。

“安哥,你能不能……”

嘶,怎么感觉有点冷呢。

你看向了雷狮,雷狮正在玩手机。

“怎么了?”

“没,没什么。是不是该切蛋糕了?”

菜也就那么几道,十几个人几筷子下去就没了,安迷修进厨房去拿蛋糕。

“哪个?”

“黑色盒子的那个。”

[切蛋糕时离安迷修远点。]

你收到这么一条简讯,看了一眼发件人,凯莉。

“你做了什么?”格瑞抬头问道。

“你猜。”凯莉回答的干脆。

“点蜡烛点蜡烛。”盒子里装的是你做的那个勉强能看的蛋糕。
窗帘被拉上了,灯也关了,屋子里只有几只蜡烛的光亮,众人唱起生日歌——雷狮表示坚决不为这个愚蠢的浪费自己宝贵的嗓子。安迷修双手合十,显得安静又虔诚。

“安迷修,你许了什么愿啊?”安迷修一睁眼,艾比就问。
安迷修看着她温柔一笑,谦卑而恭谨。“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安哥你犯规啊!刚才那个笑太戳了!你默默捂住了心脏。

开了灯,吹了蜡烛,凯莉把刀递给安迷修:“第一刀寿星来切啊。”

安迷修站起来,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挪了挪椅子,不听“魔女”的,等着被整死吧!

一刀切下去。

“砰”的一下,原本摆在桌子上的蛋糕弹起来,整个拍在安迷修的脸上。凯莉和雷狮开始狂笑,又看了几眼那张糊满了白色奶油的脸,你们也不可抑制地笑起来,连格瑞和蒙特祖玛都忍不住弯了弯嘴角。雷狮已经笑得开始拍桌子了。

安迷修伸手擦了几下:“你们……”

雷师伸手在他脸上抹了一把,手指直接戳进安迷修嘴里。

‘恶党你不是要毒杀我吧?’安迷修的眼神里明明白白的透露出这个意思。

犹豫着舔了一下,好像味道还不错?

然后安迷修就面对了四面八方的手机对他进行拍摄。

雷狮把手放到了佩利的狗头上,声音十分轻柔:“删掉。”佩利吓得手一抖,删掉了照片。

“还有你们。”雷狮的轻声细语显然杀伤力更大,是那种可以让人陷入怀疑人生的恍惚状态。

“蒙特祖玛。”别看平时沉默寡言的,雷狮可是知道她的手机里存满了嘉德罗斯的照片。“帕洛斯,佩利。”两个人扑上前,把雷德按倒在地。雷狮抢过蒙特祖玛的手机,看了几眼图库,深深的震惊了——天知道她是怎么在几秒内拍了十几张照,还录了一个几秒的短视频,删掉照片和视频,把手机还给了蒙特祖玛,蒙特祖玛看都没有看图库,而是打开了一个对话框,上面明明白白的显示着发送成功。蒙特祖玛松了一口气。

“凯莉。”凯莉举起手机,当着雷狮的面删掉的照片。

雷狮满意了,一挥手,帕洛斯和佩利放开了不断挣扎的雷德。

“卡米尔。”雷狮转身,又变成了那种轻柔的声线,“删掉。”

“大哥。”少年的嗓音流露出丝丝哀求的意味。

“没有商量,删掉。”

卡米尔一向听雷狮的话,他乖顺地按下了删除键——如果在此之前他没有备份的话。

“好孩子,我就不计较你手机保险柜里的照片了。”

卡米尔一抖:“大哥,我没有。”少年脸上委屈。

“还有你笔记本里的文件夹层,我记得好像有3.4个G。”

“我错了,大哥。”

紫堂幻的目光不断在卡米尔和蒙特祖玛之间游移,不自觉的比较两个人,一个喜欢偷拍嘉德罗斯,一个喜欢偷拍雷狮,想想那个凯莉拖的叫“安迷修雷狮催婚bot”的群里数量惊人的雷狮的照片。

啧,兄控真可怕。

安迷修去洗脸了,剩下了一屋子人,雷德提议玩国王游戏,得到了在场的一致赞同。

“一号和三号跳一支舞。”嘉德罗斯晃着手里的国王签,十分愉快的采纳了凯莉的建议。你看着手里的一号牌,另一边紫堂幻站了起来。哎,还好还好,没有修罗场,你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那个……我不会跳舞。”你面上纠结,好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啊,没有关系,我会。”紫堂幻看你犹豫了半天,以为你不愿意,听到此,如释重负。“放轻松,跟着我转就好了,以后学校的舞会你也要参加呢。”

紫堂,你简直是天使!

帕洛斯的手机里传出音乐,你自然是不懂的。

“《PorUnaCabeza》。”紫堂幻低声说。 “曲子不难,很适合新手,放轻松跟着我转就好了”

一曲自然是不会叫你们跳完的,也就大概转了那么两三分钟就停了了。看着紫堂幻,你还没怎样,他倒是先脸红起来。:“那个,你、你跳的很、很好,我、我先坐回去了。”

你有些懵逼的站在那里,你好像没对他做什么吧?金拉拉你的衣服,你挨着他坐下,他小声对你说:“紫堂没有跟女孩子跳过舞啦,每次舞会他都是一个人。”

“原来如此。”你点点头,伸手抽了一张牌,六号。

“国王是我哟。”凯莉晃晃手里的牌,手随意的晃来晃去,指指点点,似乎是在计算着什么。“请七号和十三号玩pocky,注重,长度要小于一厘米才算成功。”

还好还好,差一点,不过七号和十三号是谁啊?你刚有这个疑问,嘉德罗斯和格瑞就站了起来。凯莉,刚才不会就是在算他们的号吧?凯莉你是要搞事情啊!

你有些担心的看了眼身旁的金,他倒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所以,金你对格瑞真的就只是发小情谊吗?

凯莉拿出昨天还剩下半盒的抹茶pocky,格瑞抽出一根来叼在了嘴里。

格瑞原来这么主动吗?你看向嘉德罗斯,他……他脸红了!

“我,我才不要呢!”向来看不起人的嘉德罗斯此刻开始脸红起来,咳,心里怎么有点暗爽呢?哎,真想不计后果好好欣赏一下。

格瑞一把扣住了嘉德罗斯的手。

你掏出手机,悄悄咪咪的开始录像。

“喂。”有人在身后拍了你一下,你手一抖,吓得差点把手机摔了。“之后发我一份。”你转头,是蒙特祖玛,还好还好。

“格瑞,那你可别怂啊!”手被抓住了,嘉德罗斯反倒不慌了,伸手拽住格瑞的领子,脚一踮,饼干的另一端就含在了嘴里。

“有点像少女漫画,”你这么想,“只不过这个‘女主’有些生猛。”

嘉德罗斯直接把格瑞按在了沙发上,自己俯身上去,饼干被一点一点吃掉,两人的距离也在迅速减小。

安迷修正好收拾好自己从厕所里出来,看到两个正在热情“深吻”的两个人之后,大脑一下子就死机了:“你们什么时候公开的?”

“公开什么?”嘉德罗斯咬着饼干转过头来,把只剩一小节的饼干给了凯莉

“算你过关。”凯莉转身,炮口转向安迷修,“不过什么叫‘你们什么时候公开的’?安迷修,你知道些什么?”

安迷修已自知失言,坚决不肯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国王游戏?加我一个。”

“行啊,正好下一轮了。”

“雷狮,拆开你的礼物。”银爵命令道。

“不行哦,只能指定号码去做,不能点人。”凯莉出言提醒。

“是啊,银爵,你犯规了。”雷狮耸肩,拉长的音调怎么听怎么欠揍。

“哦?是吗?”银爵冷笑,“11号当场拆开自己的礼物送给安迷修。”
雷狮僵住了,众目睽睽之下,他翻开了他手里的牌,11号。

“银爵你大爷的!真是见鬼了!”雷狮一下子站起来,把他拿来的大盒子拖过来,非常暴力的徒手撕开了包装纸和封箱胶带。

“送给没马骑士安迷修的马。”雷狮把玩偶从箱子里拎出来,硬塞到了安迷修怀里。你看清楚了,那是小马宝莉的玩偶。看着动作已经僵硬的安迷修,你觉得他现在只想扑上去捶死雷狮。

话说银爵那个笑,他绝对是知道的!绝对!原来银爵才是最会搞事的。

“雷狮!”安迷修手上的青筋已经暴出来了,安莉洁赶紧拉住他:“哥哥,这个玩偶我还蛮喜欢的呢,我们下一局吧。”

国王:紫堂幻。

“请3号唱一首歌吧,不能是儿歌,时长在三分钟左右就可以了。”

紫堂你果然是天使!虽然中招的不是你,但这么不搞事的请求还是真的第一次听到啊。

3号,格瑞。

完蛋了,格瑞一个沉默寡言高冷男神的形象已在你脑海里根深蒂固,你根本想象不出他唱歌的时候。

“《假正经》!《假正经》!格瑞你这个人就是假正经!”

“哎嘿当然是《王妃》啊!格瑞快宣示你的主权!”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洋葱》绝对是个你这个面瘫。”

“《忐忑》!听格瑞飙高音绝对刺激。”

格瑞皱眉,无视众人的意见,放了一首歌。只是,这个前奏怎么这么耳熟?

东汉末狼烟不休

《权御天下》!格瑞你高冷男神的形象崩了你知道吗?你沉浸在格瑞崩人设和他唱歌居然很好听的恍惚中,久久不能自拔,直到肉香唤回你的神智。

“唔唔唔唔(为什么会有烤串?)”

“大哥在吃饭的时候就下单了。”卡米尔慢条斯理的吃着一串烤豆腐。

“卡米尔你唔唔唔(不赶紧吃就)没有了。”

卡米尔朝你一笑。

“卡米尔,多吃点。”雷狮偏过身子把一袋子肉串都给了卡米尔。

呵,有个弟控的哥哥了不起哦。

你和卡米尔提着袋子跑到阳台窝在小角落里吃,你顺手拿了两罐啤酒,打开一罐递给卡米尔:“你喝吗?”

卡米尔摇头:“大哥不让我喝。”

“怕什么啊,啤酒度数很低的,你喝一点他不会知道的。”你朝客厅努努嘴,“而且他自己都喝了那么多了,又怎么管得了你?”

显然你不可能说动他。自己喝了一口:“呕怎么这么苦啊。”虽是这么说着,你还是吃着烤串把两罐啤酒喝完了。

“你没喝过?”

“我家怎么可能让喝酒……你不知道啊,每次我们家都是balabalabalabala我妈她balabalabalabala我爸他balabalabalabala。自从我来到这里啊,一开始我觉得balabalabalabala,你啊balabalabala,雷狮balabalabala,安迷修balabalabala,凯莉balabalabala,安莉洁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啊差点忘了,还有丹尼尔老师balabalabala……”

卡米尔默默吃着烤串,确认你已经醉了,拿出手机开始录音拍照。

“他们……拼酒吗?他们是在……嗝,用啤酒拼酒开什么玩笑,喝多少都不会醉的好吗?”你摇晃着站了起来。

不会醉的,而且这里就有一个只喝了两罐啤酒就醉了的。卡米尔心想。

客厅里雷狮和银爵一杯接一杯的喝,艾比埃米帕洛斯在旁边起哄,雷德和蒙特祖玛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了,留下嘉德罗斯非要和格瑞在喝酒上一决胜负。

你伸手抢过嘉德罗斯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模仿着他的口吻对他进行嘲讽:“呵,渣渣。”

你转身想加入雷狮和银爵的战场,突然脚下一绊,你摔了下去。然后,然后你再也没有爬起来。

第二天你,醒来的时候,其他人都还没醒。你捂着发疼的脑壳,开始回忆昨天晚上的事。因为之前没喝过酒,你也没料到你居然只喝了两罐啤酒就醉了。之后你隐约回想起了你似乎对卡米尔说了一大堆你对他们的最初印象,好像还对嘉德罗斯说渣渣……“完蛋了。”你脑子里只蹦出来这句话。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今天是周日,不用上课,一群人宿醉再去上课,想想都是灾难。

哎等等,今天是周日吧?

卧槽,现在几点了?

看了眼墙上的表,十点。

好吧,现在是真的完蛋了。希望丹尼尔老师别太生气,一不小心心肌梗塞就不好了。

呵呵。

每天都想消失

趁著五月最後的尾巴補上幫安迷修慶生的蛋糕照(?)

P1是安哥生日當日照,訂的是旋轉木馬款哈哈哈,把蛋糕帶回家時還嚴正跟母上表示這不是給她的(怎有這種孩子)
但白痴如我,忘記把大賽前五的安哥軟膠吊飾拿出來一起拍照了……罷了罷了,蛋糕好吃比較重要(大聲)

P2感謝水鬼們包容我的任性,陪我出資訂了痛蛋糕,ICE5直接在攤位前開吃233333
師傅好會畫畫啊!我不會畫畫,我只會吃(振作)
不忍切開安哥帥臉,所以最後變P3那樣幾乎都在吃頭髮啊!

趁著五月最後的尾巴補上幫安迷修慶生的蛋糕照(?)

P1是安哥生日當日照,訂的是旋轉木馬款哈哈哈,把蛋糕帶回家時還嚴正跟母上表示這不是給她的(怎有這種孩子)
但白痴如我,忘記把大賽前五的安哥軟膠吊飾拿出來一起拍照了……罷了罷了,蛋糕好吃比較重要(大聲)

P2感謝水鬼們包容我的任性,陪我出資訂了痛蛋糕,ICE5直接在攤位前開吃233333
師傅好會畫畫啊!我不會畫畫,我只會吃(振作)
不忍切開安哥帥臉,所以最後變P3那樣幾乎都在吃頭髮啊!

沐可

【生贺后记】真相

#请结合前文和细节解析一并食用
前文:【安迷修生贺】只有一刻也好,想让你被世界温柔以待 
个人志归档

  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安迷修努力的眨巴眨巴眼。
  果然。
  预料之内的,视线再次清晰。他翠绿色的眸子涣散暗淡,额头上流下的鲜血将他的右眼覆盖。安迷修透过自己的血,看到远方的景物都是血色的,一切都被染上猩红。
   如血的残阳薄近山头,如同安迷修油尽灯枯的生命一般摇摇欲坠,随时会落入山的那边,那片无尽的黑暗。
  安迷修觉得很冷,那股暖洋洋的感觉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疼痛,发自灵魂深处的寒冷与孤独。 
 ...

#请结合前文和细节解析一并食用
前文:【安迷修生贺】只有一刻也好,想让你被世界温柔以待 
个人志归档

  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安迷修努力的眨巴眨巴眼。
  果然。
  预料之内的,视线再次清晰。他翠绿色的眸子涣散暗淡,额头上流下的鲜血将他的右眼覆盖。安迷修透过自己的血,看到远方的景物都是血色的,一切都被染上猩红。
   如血的残阳薄近山头,如同安迷修油尽灯枯的生命一般摇摇欲坠,随时会落入山的那边,那片无尽的黑暗。
  安迷修觉得很冷,那股暖洋洋的感觉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疼痛,发自灵魂深处的寒冷与孤独。 
  目光可及之处,他断裂的凝晶流焱已经化作数据流升入天空缓缓消失了。
 
  “在下也...” 
   安迷修不愿再多说话了,他轻轻闭上眼。

  “安迷修!”
  “白痴骑士!”
  “安哥!”

   嘈杂的呼喊声和匆匆的脚步声让安迷修尽全力再次睁开了双眼,只是徒然,大量的缺血使他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了。
   原本忽即忽离的安魂曲此时依旧悠扬,十分清晰的在安迷修的身旁吟唱。
   安迷修看到粉色的凸起随着奔跑一摇一晃的,想必是艾比小姐的呆毛吧?
   安迷修看到黑色的物体飞起而在它掩盖之下的是蓬蓬的富有生机的金色,想必是金的帽子飞了吧?
   安迷修看到长条的红色飞扬绿色的身影静静地注视着身旁的另一人,想必是卡米尔在看....?!
  
  “噗通噗通”
    那是安迷修很久没有听到过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安迷修看到洁白的尾翼在狂风中四处飞扬,仅仅是轮廓也能看出的飞扬拨扈。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安迷修怎么也看不清,看不透。那人似乎嘴唇微动,对安迷修说了什么。尽管看不清,但是安迷修也仿佛清楚的听到了那人对他的低吟。
    他说

    “晚安,安迷修。”

    想必那是海盗最后的温柔。

冬樱°

重发x安哥生日开屏
今天才发现上次不小心手误发了之前存的一位太太的图!真的不好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五张...这次应该没错了?手机端不方便orz
欧气不足。

重发x安哥生日开屏
今天才发现上次不小心手误发了之前存的一位太太的图!真的不好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五张...这次应该没错了?手机端不方便orz
欧气不足。

会飞的老甲鱼

这么长时间以来画的最长的智障漫了

由于时间不足所以画风也灵魂了(›´ω`‹ )

小生我是个电子设备的白痴,大概也是老了,不晓得如何加BGM,还请各位见谅

BGM:达拉崩吧    喜欢边听边看的可以去找一下(›´ω`‹ )剧情也是歌词改编的(›´ω`‹ )效果应该不会太差吧(›´ω`‹ )

最后还是多谢各位老爷们的支持(›´ω`‹ )我会努力的(›´ω`‹ )

这么长时间以来画的最长的智障漫了

由于时间不足所以画风也灵魂了(›´ω`‹ )

小生我是个电子设备的白痴,大概也是老了,不晓得如何加BGM,还请各位见谅

BGM:达拉崩吧    喜欢边听边看的可以去找一下(›´ω`‹ )剧情也是歌词改编的(›´ω`‹ )效果应该不会太差吧(›´ω`‹ )

最后还是多谢各位老爷们的支持(›´ω`‹ )我会努力的(›´ω`‹ )

横樾

【无神论】骑士背影

迟到好久的生贺……还是没赶上……
无法长时间用手机,只能先发出来,学校里慢慢补吧。
请见谅,实在抱歉。

1.
       又是一场恶战,安迷修凝神,侧身躲过数支飞矢,暮然甩出一道剑气,削去了对方一条臂膀。
       他望着那双淌着鲜血,倒映他执剑而立的眼中,流露出深深的不甘与绝望,轻笑一声说道:“这真是……无谓的挣扎啊。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就不必反抗了吧。实在是,没有任何意义啊。”
       ...

迟到好久的生贺……还是没赶上……
无法长时间用手机,只能先发出来,学校里慢慢补吧。
请见谅,实在抱歉。

1.
       又是一场恶战,安迷修凝神,侧身躲过数支飞矢,暮然甩出一道剑气,削去了对方一条臂膀。
       他望着那双淌着鲜血,倒映他执剑而立的眼中,流露出深深的不甘与绝望,轻笑一声说道:“这真是……无谓的挣扎啊。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就不必反抗了吧。实在是,没有任何意义啊。”
       安迷修起身整容,慢条斯理的收起元力技能。身后一阵簌簌,安迷修不假思索地拔起地上的箭矢,头也不回便反手掷出,贯穿了那人掌心。
       嘶哑痛绝的嗥鸣骤然响起,伴着裁判球稚嫩而冰冷无情的嗓音,显得格外凄厉。
      “恭喜参赛者安迷修斩杀XXXX,获得51300积分~\(≧▽≦)/~”
      “这算……生日礼物吗?”
       冰霜逐渐覆上安迷修的面庞,而那瞳孔深处两簇炽热的火焰,在血红的晨雾中跳跃。

       他终于亲手粉碎了自己的信仰。

2.
       凹凸大厅中弥漫着一种轻松愉快的气氛,好像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安迷修如是想。
       可能是与心情有关,今日的安迷修就连耍帅的姿势都带了几分潇洒,虽说恶心帅不减,却倒也多了些真正的骑士风范。
       安迷修打开终端,向艾比和埃米发送了组队请求,兴致勃勃的前去刷怪。

       安迷修仔细看了看自己的终端,用不怎么常用的大脑努力思考了一番,究竟还是没想明白。
      “怎么就多出这么的积分呢?是早上去刷怪了吗?不对,我记得……我记得好像没有吧。那这积分……”
      “难不成!是雷狮他们给我的生日礼物?!”
       安迷修一阵失神,继而是难掩的激动。
     
      “挺不错啊,安迷修。真看不出来,你一直在隐藏实力。怀着迂腐信念的骑士,竟然也会为了输赢而不择手段。的确,大赛第五的位置,不是那么单纯刷怪便能稳坐的。”
       那人捂着腹部汩汩流血的伤口,却也不作畏态,放肆的消耗着生命的最后时刻。
      “你说是吧?最后的骑士。”
       张扬肆虐的笑声突兀地响起,
       安迷修半红的眼中只有冷漠,用全然陌生的眼光打量着眼前人的狼狈姿态,语气无味。
      “只不过是,败落后恼羞成怒的呓语罢了。”
      “根本就,不值一提。”
     

3.
       安迷修收起脸上的笑意,庄严肃穆的走进陵园。
       空荡的陵园里,只有一座木刻的碑位孤零零地伫立着,端端正正地刻着三个字。
       安师父。
       是这个人陪伴着他走过炎夏,走过寒冬。如师如父,亦兄亦友。
       只有这个人,是他唯一的亲人。
       安迷修恍神,取下墓碑上放着的蓝花。
       阳光下,蓝花的柔弱花瓣微微颤抖着,仿佛一只欲栖未栖的蓝色蝴蝶。

       安迷修幼时与安师父一同四处奔波,也不是没有羡慕过其他同龄人有兄弟姐妹。
       他也曾有过一个小妹妹,与他一般的绿色眼睛,却不像他那样波澜起伏,而是平静无痕的。
       安师父带着他们两个孩子,即将离开一个充满信仰的村落时,村长含着泪提出了最为过分的要求。
      “请让我们留下这个孩子,她是神赐的圣女,我们需要她的庇佑!”
       安师父沉思片刻,慢慢蹲了下来,专注的看着女孩的眼睛,询问她的意见。
       那双眼睛依旧波澜不惊,只沉默的点点头,轻易的抛弃了这么久的情分。

       他不语,抬手召唤双剑,果断地两剑相碰甩出一道旋风,借着旋风的掩护,直直的向那人冲去。
       冰屑四溅,竟也有火花迸溅。若是有闲人在场,怕还要赞上一句漂亮。
       可惜一人冷漠麻木,一人毫无波澜。
       那双平静的眼中,终于出现了波纹,却是对他的悲悯与同情。
      “可笑的悲天悯人、博爱众生!神,根本就不会理会蝼蚁的生死!”
       火焰几乎完全吞噬了春水的温柔理智,愤怒地发泄着、燃烧着。

4.
       安迷修举起被雨淋湿的玫瑰花,猛然揉碎,无力地捂住左眼,任由鲜红的汁液顺着脸颊滑下。
      “我就说嘛,艾比小姐为什么没有来……”
       他无助地放下手,眼中淌下浓艳的血。
       天使静静地看着对面银发红眸的恶魔,毅然跳下深渊。
      “那就来决一死战吧。金。”

5.
《骑士背影》by洛天依

童话里面的英雄现实里面的风中
当恶魔被消灭后谁会把我歌颂
骑士长枪变沉重当年那抹玫瑰红
是否在公主心中已渐渐变朦胧

秃鹰飞跃了丛林停在荒芜草原里
争先恐后的蚕食着那腐烂尸体
日色沉沦的大地濒临干涸的小溪
眯着眼睛透过指缝看月光迷离

谁在流离
年复年日复日太阳每天都升起
怀念着故乡那一片茂盛的高粱地
每一个呼吸好像是疲惫的马蹄般无力
背影一步步绵延向西

白泠_linger

我我我我我,我真的是13号画完的(›´ω`‹)
可是13号我没手机啊!(还没画完就返校了)
_(:3」∠❀)_
(哭唧唧)
所以把最近的安迷修打了个包以表歉意

最后!安迷修生日快乐!!!!!♥♥♥♥

我我我我我,我真的是13号画完的(›´ω`‹)
可是13号我没手机啊!(还没画完就返校了)
_(:3」∠❀)_
(哭唧唧)
所以把最近的安迷修打了个包以表歉意

最后!安迷修生日快乐!!!!!♥♥♥♥

Nagi
——听说你想要一颗星星?是安哥...

——听说你想要一颗星星?

是安哥的生贺(捂脸) 迟到星人的愧疚。。

——听说你想要一颗星星?




是安哥的生贺(捂脸) 迟到星人的愧疚。。

__南木乜°

【雷安】索马里

是安哥生贺的第二弹

亡命赶稿/结局有那么一丢丢仓促

有机会再改改


戳这里——文档整理


正文↓


【索马里】


(海盗雷X海防队队长安)


1.


管辖索马里海域的海防队队长安迷修收到一封威胁信。


信的大概意思就是说,索马里海盗泛滥,又有新的人质被劫持,但是这次提出的兑换条件很奇怪。

不是要钱或者是物资,对方只要求安迷修一个人去。


署名是雷狮海盗团。


雷狮海盗团是索马里著名的海盗团伙。

明明只有4个人,却在那片海盗成灾的海域里称王。

听者闻风丧胆,而且行动诡异,让海防很是头疼。

特别是海盗团团长雷狮,传闻他是塞壬转世,有着迷惑人心的力...

是安哥生贺的第二弹

亡命赶稿/结局有那么一丢丢仓促

有机会再改改


戳这里——文档整理



正文↓


【索马里】


(海盗雷X海防队队长安)


1.


管辖索马里海域的海防队队长安迷修收到一封威胁信。


信的大概意思就是说,索马里海盗泛滥,又有新的人质被劫持,但是这次提出的兑换条件很奇怪。

不是要钱或者是物资,对方只要求安迷修一个人去。


署名是雷狮海盗团。


雷狮海盗团是索马里著名的海盗团伙。

明明只有4个人,却在那片海盗成灾的海域里称王。

听者闻风丧胆,而且行动诡异,让海防很是头疼。

特别是海盗团团长雷狮,传闻他是塞壬转世,有着迷惑人心的力量,更可怕的是这人绝对的英明果断,心狠手辣。

没有人敢招惹他,或者说,招惹他的人都死了。


雷狮海盗团从不轻易出手。

但是索马里海域总是时不时传闻说雷狮海盗团闹事。

十有八九都是假的。

不过是一些小海盗小打小闹,借个名义罢了。


但是这次的威胁信好像是真的。


那是从未对外公开的一个秘密。

雷狮海盗团每次在行动后的威胁信中,都会有雷狮的亲笔签名。


安迷修沉默的闭了闭眼眸。

再次睁开时,仍是令人心醉的苍翠。


信尾是行云流水潇洒狂妄的三个字母。


RAY.


他叹了一口气。


安迷修是海防军里有名的“骑士风度”。

他从来不会误伤一个海盗,但同时又对海盗痛恨万分。


安迷修是个孤儿。

从小被他师父收养。

但他的师父死在了海盗手里。

其间感情交错纵横,他自己也理不清。


安迷修对索马里海盗的感情更是一言难尽。

复杂得很。

矛盾得很。


像索马里,这是个名副其实的穷乡僻壤。

这里的人民几乎只能靠政府的救济生活。

然而政府救济还只有一点点,有时甚至都不能准时发放。

与其过着这种艰难穷苦、天天盼着救济的生活————那我还不如去抢呢。

抱着这种心理,索马里海盗文明自然猖獗。


这也大概就是为什么每次安迷修面对海盗都很难痛下狠手的原因。


安迷修修长而略显苍白的指尖不断敲打着RAY,这三个隽永狂妄的字母。

他的指腹因为长期拿枪拿刀,附上了一层薄茧,更添沉稳与禁欲。


他在想到底赌不赌。

安迷修曾带着海防队对雷狮海盗团进行过一次军事打击,只是最后被雷狮海盗团用了大羚角跳逃过一劫。

他一直觉得雷狮对他怀恨在心。

那次雷狮海盗团的损失,应该至少有八位数。

这可能是次报复。


安迷修放下了信纸。

揉了揉眉心。


“帮我准备一艘快艇。”




2.


“诶诶雷狮老大,那个安迷修会来嘛?”

裸露着精壮的上半身的少年探出他毛绒绒的脑袋,露出犬牙。


佩利。


“别担心,雷狮老大估计的事,什么时候错过?”

双瞳瑰丽的狐狸吐出言语,眸光闪烁着不怀好意的笑。


帕洛斯。


“大哥,他来了。”

一直在一旁沉默着的少年压低了帽檐,对一旁挂着一脸志在必得笑容的人说道。


卡米尔。


“我知道他一定会来。”


雷狮。


雷狮坐在羚羊号的操作室里。

他笔直而修长的大腿交叠,架在了桌子上。一副墨镜把他白皙而俊美的脸遮去大半。

松松垮垮挂在身上的卫衣里,是一件无袖的黑色紧身衣。

锋利的锁骨被勾勒得意外的好看。


雷狮暗紫色的眸子在墨镜下闪着晦涩不明的光,他轻佻的吹了声口哨。


“猎物上门了。”



安迷修将快艇靠近那艘骚紫色的“羚羊号”。


与其说那是一条海盗船,倒不如说那是一艘小型军舰。


那么问题来了——雷狮只是告诉安迷修,让他找到“羚羊号”,却没告诉他怎么上去。


嗯嗯嗯??



然后安迷修突然两眼一抹黑。




3.


安迷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四肢都无法动弹。眼前一片漆黑,大概是被蒙住眼睛,绑在了凳子上。


啧,看来雷狮是真的想要报复。

不过我也不是没有任何准备啊。


耳边传来了人走近的脚步声,不止一个人。


嗯,四个刚好。


“哟雷狮老大,这个该死的海防队队长你打算怎么处置?”


“灌水泥沉大海怎么样?”


“或者喂鱼也不错啊。”


安迷修:……我不聋我听得见。


“大哥,人已经醒了。”


“嗯。”雷狮随意摆了摆手,让他们退下。自己长腿一迈就站到了安迷修跟前。


“既然醒着,就别装睡。”


安迷修抬起了脑袋,他只能依稀透过布料的缝隙确定自己面前正站着个高挑的男人——毋庸置疑,是雷狮。



“人质呢?”


“啧,真是无趣啊,安迷修。”雷狮边咋舌边摇头,眼神中尽是讽刺,“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关心人质?”


“人质还好吗?”


“不好意思啊我逗你玩的。”雷狮耸肩摊手,兀自笑了笑,“这里可没有什么人质。”

“这里只有一位离家出走的三皇子。”


安迷修缄默。

他的双手正在努力去够他藏在腰间的小刀,可惜下一秒,乱动的手指就被一双冰冷的手按住了。


“安迷修,安队长,小刀割绳子逃脱早就过时啦。”雷狮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愉悦,他的双手就着刚刚的动作在安迷修腰身上乱摸,然后他心满意足的看着安迷修的耳根通红,最后咬牙切齿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雷……狮……”


安迷修耳根红绝不是因为害羞,他只是有些愤怒懊恼,又有些惊诧罢了。


雷狮摸安迷修也绝不是因为手贱,他只是在手动二次检查安迷修是否带了危险物品上船,再加上想摸摸看安迷修身材怎么样。


嗯很好,公狗腰,很符合雷狮的审美。



“你是因为上次海防的军事打击一直怀恨在心么?”


“哦?那倒不是。”

只是单纯的对你感兴趣罢了。

从第一次见面就深陷你眸中苍翠的大海。

也是第一次,猎物居然对狮子的追捕有着这么强烈的反抗。


你成功的激起了狮子的斗志,安迷修。

这会是场漫长的追逐赛。


但是最后的赢家只会是我——雷狮。


“你想怎样?”


“我们来做笔交易吧。”


“嗯?”


“我帮你治三年的索马里的海盗,并让政府给他们增发救济品。怎样?”


“条件呢?”


“你陪我玩三年。”


“滚。”


“啧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安迷修。”


“……”





4.


雷狮揭下了蒙着安迷修双眸的布带。


低头。


安迷修有些错愕的瞪大了苍翠的双眸。那是比浩瀚大海更加惊心动魄的绝色。


雷狮近乎温柔的含住了安迷修的双唇,辗转反侧。将那本无血色的薄唇,一点一点浸润上艳丽的桃红。


苍翠的海面上腾起雾气,安迷修微微挣扎着喘息。



“成交,我的海盗夫人。”



END.


嘿嘿嘿嘿

其实安哥心机超深


下好了套等狮子来捉他呢w


滚了。


标况下的重火

在这边也发一下,是安哥生贺的图✨✨✨

安迷修:重火【原po】

摄影:不归

妆面/后期:重火

在这边也发一下,是安哥生贺的图✨✨✨

安迷修:重火【原po】

摄影:不归

妆面/后期:重火

禾子叶
我流安哥,草稿风祝安哥20岁生...

我流安哥,草稿风
祝安哥20岁生日快乐!虽然迟到了几天,但是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是不会认输的!
补上生贺,闲鱼要继续晒太阳了ヾ(✿゚▽゚)ノ

我流安哥,草稿风
祝安哥20岁生日快乐!虽然迟到了几天,但是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是不会认输的!
补上生贺,闲鱼要继续晒太阳了ヾ(✿゚▽゚)ノ

悠悠抚琴与君歌
其实是安哥生贺的生贺图,然而因...

其实是安哥生贺的生贺图,然而因为修学旅行没赶上ε-(´∀`; )暗搓搓把半成品删了……

“你不放开我怎么起来!?”内心这么想着却完全不想提醒安哥的雷总…

并没有意识到哪里不对的安哥…

以及,三个吃粮群众_(´ཀ`」 ∠)_

其实是安哥生贺的生贺图,然而因为修学旅行没赶上ε-(´∀`; )暗搓搓把半成品删了……

“你不放开我怎么起来!?”内心这么想着却完全不想提醒安哥的雷总…

并没有意识到哪里不对的安哥…

以及,三个吃粮群众_(´ཀ`」 ∠)_

言冬

【雷安】恒星百年(上)

 @四月狸 给这个黑学的女人的点梗,除她以外不许转载哦(也不会有人转载的。


明明是个清水文,老福特却硬说我有敏感词,无奈(点我)


这个其实是安哥的生贺,但是上次发的时候,乐乎刚好炸了,所以好像没有什么人看……这篇文我写的还是挺认真的,虽说不上完美,但还算满意,希望路过的大家能赏个脸看一看,如果喜欢,请赏给我小红心小蓝手什么的呗qwq,当然能关注一下就更好了。

看过的孩子就当做没看见吧quq

十里红妆我们下下周见。

 @四月狸 给这个黑学的女人的点梗,除她以外不许转载哦(也不会有人转载的。



明明是个清水文,老福特却硬说我有敏感词,无奈(点我)



这个其实是安哥的生贺,但是上次发的时候,乐乎刚好炸了,所以好像没有什么人看……这篇文我写的还是挺认真的,虽说不上完美,但还算满意,希望路过的大家能赏个脸看一看,如果喜欢,请赏给我小红心小蓝手什么的呗qwq,当然能关注一下就更好了。

看过的孩子就当做没看见吧quq

十里红妆我们下下周见。

辣味洋芋片
補放一下lof — 當天趕出來...

補放一下lof

當天趕出來的
雖然畫得很粗糙,但勉強還是有畫出想要的感覺……吧(

補放一下lof

當天趕出來的
雖然畫得很粗糙,但勉強還是有畫出想要的感覺……吧(

关小绘
迟来的生日祝福,安安生日快乐!...

迟来的生日祝福,安安生日快乐!!!忍不住画了个少女安

迟来的生日祝福,安安生日快乐!!!忍不住画了个少女安

MZZ
之前的bug太多改了...幼儿...

之前的bug太多改了...幼儿园恶霸雷小朋友送给安老师的生日面包~

之前的bug太多改了...幼儿园恶霸雷小朋友送给安老师的生日面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