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0909伪装学渣24h

5139浏览    45参与
沈舟祈今天也好酷

【0909伪装学渣24h /0:30】栀子花开(R )

#是0909的活动,昨天发现翻车了,我来补档

#后/入,骑/乘


↓以下正文

【栀子花开】


季夏六月,栀子花开


太阳收起余晖,徐徐隐没在远处的山脉,在眼底里遁寻,渺无踪迹。


谢俞带着在食堂打包的一人餐,畅通无阻的穿过办公区,径直走进贺朝的私人办公室


落地窗外栀子花树微微摇曳


此时正值毕业季,两人各自忙各自的报告和研究,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面了,此时意外的看到谢俞,贺朝差点就想蹦起来牵着小朋友的手去外面转三圈


贺朝立即窜过来,从背后抱住了谢俞,埋头在他肩膀上蹭来蹭去,完全不像一个成熟稳重的霸道总裁。贺朝边吃盒饭边吧啦吧啦的计划着暑假和谢俞一起去哪玩,谢俞...

#是0909的活动,昨天发现翻车了,我来补档

#后/入,骑/乘


↓以下正文

【栀子花开】


季夏六月,栀子花开


太阳收起余晖,徐徐隐没在远处的山脉,在眼底里遁寻,渺无踪迹。


谢俞带着在食堂打包的一人餐,畅通无阻的穿过办公区,径直走进贺朝的私人办公室


落地窗外栀子花树微微摇曳


此时正值毕业季,两人各自忙各自的报告和研究,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面了,此时意外的看到谢俞,贺朝差点就想蹦起来牵着小朋友的手去外面转三圈


贺朝立即窜过来,从背后抱住了谢俞,埋头在他肩膀上蹭来蹭去,完全不像一个成熟稳重的霸道总裁。贺朝边吃盒饭边吧啦吧啦的计划着暑假和谢俞一起去哪玩,谢俞面上事无巨细的听着,插兜的手却捏紧了兜里的通知书,贺朝低头扒饭的时候,谢俞突然出声


“哥,我……”


“学校派我去美国H大做三年交换生,这个暑假开始……就得去那边的医院实习……”


时间定格,空调不识时务的推送着冷气,贺朝叭叭不停地声音突然静下来了,扒饭的动作顿在空中。谢俞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贺朝不开心


“算了,哥,我去跟教授说……”


谢俞内心焦躁却没表现在脸上,只是轻微的皱了皱眉,还没推拒完贺朝就打断了他


“你去吧”


“不就是三年吗?我等你回来就是,小朋友,有梦就要追啊,哥挺你!”


贺朝放下盒饭,抬头,嘴角强行咧开熟悉的弧度,平日商场上沉稳内敛的模样不知道躲藏去了哪里,贺朝竭力想要抑制住嘴角漏出去的颤音,却无功而返。


那是谢俞第一次听到贺朝这样子的声音


像是贫瘠的土地上孤独的开出了一朵花,是满目疮痍的孤独。


谢俞没再说话,他知道的,留下来贺朝会生气


“哥,等我回来”


↓以下后续


栀子花开(点我)

冉天生🥬开水白菜来我怀里

【0909伪装学渣24h/23:00】

人的生命是短暂的,人生当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宝贵的。为此,为了让我们的生命更有价值,我们应该抛开一切烦恼,扎扎实实干好自己手中的每一件事情,用坦诚的心态去面对人生,笑对人生。

还是补档,记得看Notes

旭日东升,对于每一个人都是新一天的开始,让我们用整个胸襟去迎接太阳或风雨,与快乐做伴,走好生命旅程中的每一步。让我们一起快乐地去过每一天,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自己的航向由自己把握,珍惜生命中的美好光阴,在人生的旅程当中快快乐乐,相信生命中会因有你的微笑而变得更加精彩。

——摘自《核心价值观作文素材》


人的生命是短暂的,人生当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宝贵的。为此,为了让我们的生命更有价值,我们应该抛开一切烦恼,扎扎实实干好自己手中的每一件事情,用坦诚的心态去面对人生,笑对人生。

还是补档,记得看Notes

旭日东升,对于每一个人都是新一天的开始,让我们用整个胸襟去迎接太阳或风雨,与快乐做伴,走好生命旅程中的每一步。让我们一起快乐地去过每一天,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自己的航向由自己把握,珍惜生命中的美好光阴,在人生的旅程当中快快乐乐,相信生命中会因有你的微笑而变得更加精彩。

——摘自《核心价值观作文素材》


十七道

【0909伪渣24h/24h】噩梦与慰籍

是无所事事的流水账
对不起我果然还是真写不来朝俞

>>>

  “我说,今晚聚餐叫不叫谢俞?”

  “废话,当然得叫啊。”

  “多半又是不去吧,中央空调也不是白叫的……先说好啊,我不去找他。”

  “谁认识经管的贺朝?他跟谢俞熟,不然让他帮忙问问?”

  “所以……”贺朝偏头看了看谢俞,“晚上你要去吗?”

  “不去。”谢俞想都没想,“没什么意思。”

  “同学聚会呢。”贺朝继续说。

  “你什么毛病

是无所事事的流水账
对不起我果然还是真写不来朝俞

>>>

  “我说,今晚聚餐叫不叫谢俞?”

  “废话,当然得叫啊。”

  “多半又是不去吧,中央空调也不是白叫的……先说好啊,我不去找他。”

  “谁认识经管的贺朝?他跟谢俞熟,不然让他帮忙问问?”


  “所以……”贺朝偏头看了看谢俞,“晚上你要去吗?”

  “不去。”谢俞想都没想,“没什么意思。”

  “同学聚会呢。”贺朝继续说。

  “你什么毛病。”谢俞看他一眼,“不是说今晚要去试试那家火锅店?”

  “这才对嘛。”贺朝勾起了嘴角,“男朋友才是你爽约的理由。”

  “……”

  谢俞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是学出了点后遗症,导致他现在非常想给贺朝开点药。

  等他们端着打好的饭坐下,边上的空位突然挤过来两个人。

  “俞哥。”杨帆端着饭抢占了谢俞身边的位置,“晚上聚餐去吗?”

  谢俞夹了一口菜:“不去。”

  “我这刚问完呢。”贺朝在对面敲了敲盘子,“你们这是信不过组织啊。”

  “是你太不可信了。”凑在贺朝边上的男生说。

  “滚蛋。”贺朝说,“信不过还找我,我单方面宣布,从今以后你们将失去唯一一个能亲近谢俞小朋友的……”

  谢俞忍不住了:“闭嘴。”

  “哦对了。”李少柯一拍脑袋,“我们不是来问聚会的事儿,刚刚我们班有俩女生让我们来帮忙问问朝哥联系方式来着。”

  杨帆眨了眨眼:“给不给啊朝哥。”

  贺朝:“……瞧我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

  “……”

  谢俞微微拧起了眉头,他们才刚入学几个月,虽然他跟贺朝没有刻意地隐藏关系,但一般人也确实不会往“情侣”这方面考虑,导致在外人眼中他们还是各自单身的形象。

  贺朝眼看着谢俞挑起一块辣椒,憋着笑把筷子伸过去拦住了:“老谢,不用这么魂不守舍吧。”

  谢俞抬头看他,目光复杂。

  “谁说我要吃了?”说着他把夹起来的辣椒往边上一堆,重新挑了块肉。

  贺朝叹了口气:“你这样显得我很自恋。”

  本来就是,谢俞默默想。

  “联系方式她们要你就给吧。”贺朝转头看着李少柯。

  “啊?”谢俞第一个皱着眉头看过来。

  “反正我设了拒加好友。”贺朝笑着补完了下半句话。

  “……狠。”杨帆竖了竖大拇指。

  谢俞冷漠地跟贺朝对视两秒,在他欠揍的眼神中重新低下头,再一次忍住了暴打男朋友的冲动。 

  晚上的聚会谢俞还是去了,贺朝以“不能太不合群”为理由,劝得谢俞烦的不行,干脆就答应了下来。

  一群人吵吵闹闹的,谢俞虽然坐在边上不怎么出声,但还是跟着喝了不少酒。

  毕竟他对这些人也不是真的有什么意见。

  散场的时候已经过了九点,除了谢俞,大部分男生都醉得差不多了,几个勉强还能保持理智的把他们跟女生一起分了几车,陆陆续续回学校去了。

  谢俞靠在窗边,身旁飘来一阵阵的酒味,他皱了皱眉头。

  “小伙子。”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介意我把窗户摇下来通通风不?”

  谢俞愣了一下:“不介意,您随意。”

  车窗降下来,微凉的夜风呼呼地灌进车内,谢俞混混沌沌的脑子终于被吹得清醒了些,他扭头看了一眼身边歪七扭八的同学……

  还是找两个苦力来搬人吧。

  出租是在谢俞差点睡过去的时候到达校门口的,他揉了揉眼睛,付钱下了车,一抬头就看见了正朝他走过来的贺朝。

  “怎么找这么多人?”谢俞看了看去开其他车门的人,发现贺朝整个宿舍都来了,然后他又看了看一身轻松的贺朝:“……你就可以站着使唤他们了是吗,朝哥?”

  “怎么说话呢。”贺朝搂了他的肩膀,“我得负责你啊。”说着他凑在谢俞颈边闻了闻,“你也喝了不少吧。”

  谢俞被他这么一说又有点头晕,但还是抵着贺朝的额头把他推开了:“还行,没醉。”

  “走吧。”贺朝揽了他的腰,“送你回宿舍。”

  这回谢俞倒是没什么反应,他往贺朝怀里靠了靠,顺从地跟着走了。

  一行人磨磨蹭蹭地往医学院的宿舍楼走,贺朝的舍友压着声音在后面骂,说得谢俞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结果刚要去帮忙又被贺朝半抱着拖了回来。

  “你一个路都走不稳的乱动什么。”贺朝把他箍紧了,“让他们去,叫他们来就是干活的。”

  “你哪天被人堵在厕所里群殴。”谢俞说,“千万别给我打电话。”

  贺朝:“以一打十,小意思。”

  到了宿舍,谢俞打开门,让贺朝的舍友把那几个醉鬼一个个往里送,等他刚准备跟在后面进去,一股力量突然攥着他手腕把他拽出了宿舍。

  “你……”谢俞一个踉跄,被贺朝扶着后腰撑住了。

  “嘘。”贺朝轻轻说:“今晚还没给晚安吻呢。”

  “操。”谢俞一皱眉:“什么时候有过?”

  “快点。”贺朝跟他脸对脸,“亲一下就放你进去……他们马上出来了。”

  谢俞无言了三秒,嘴角没忍住往上挑起了点儿,他往前凑着吻在了贺朝嘴唇上:“可以了吗?”

  贺朝得寸进尺,又抓着谢俞啵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地松开了他:“去吧,早点睡,梦里见。”

  见你个傻逼。

  谢俞转身进了宿舍,跟贺朝的舍友们道了谢,目送他们一个个出了门,最后跟落在最后的贺朝对了个眼神。

  “晚安。”谢俞说。

  闹腾了一个晚上,大家都没什么多余的精力,谢俞草草地洗漱了一下,就换衣服上了床。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终于发挥了作用,谢俞躺在床上的时候脑子里昏昏沉沉的,脑海里的画面来回切换,耳边跟打仗似的飞奔过去千军万马的动静。

  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谢俞甚至不记得自己有没有睡着过,他在头疼欲裂中平缓了一下呼吸,摸出手机看了一眼。

  才十二点半。

  身体难受得很,谢俞攥着手机,在一阵阵的心悸中犹豫了一下,给贺朝发了条消息过去。

  —睡了吗

  然后还不等他后悔去撤回,手机就震了起来。

  —还没,你怎么还不睡?

  谢俞松了口气。

  —醒了,宿舍有点闷

  —做噩梦了?

  谢俞愣了愣,有点惊讶。

  —你怎么知道?

  这次对面迟迟都没有再回消息,谢俞握着手机在被窝里缩着,又震了贺朝几次,都没等到回复。

  这人不会聊着聊着睡着了吧。

  谢俞正乱七八糟地脑补贺朝的情况,对话框里终于姗姗来迟地跳出了新的消息。

  —出来

  谢俞:???

  —什么?

  —我在你宿舍门口,出来给我抱一下

  谢俞翻身下床的时候惊得呼吸都不太平稳了,贺朝大半夜跑他宿舍门口来干什么?发疯是这么发的吗?

  草草地套上拖鞋,谢俞连手机都没顾上拿,就直接跑去开了门。

  贺朝站在门口,看着头发有些乱,眼神还带着点惊讶和迷茫的男朋友,他没忍住笑着咳了一声,然后伸手把人拉了出来。

  谢俞还没反应过来,直接被贺朝带着靠在了墙上,边上虽然还有一些宿舍亮着灯,但走廊上一个人影都见不着,安静得很。

  “你怎么过来了?”谢俞皱眉看着眼前的人。

  “有一个小朋友做噩梦了。”贺朝说,“我来哄哄他。”

  “你他妈……”谢俞刚要骂人,贺朝就搂着他的肩和腰,把他整个人揉进了怀里。

  “我操!”谢俞压着声音喊,“等下有人出来了,傻逼……放开。”

  “哎,出来就出来嘛。”贺朝把脸埋在谢俞身上,“两个大帅哥抱抱,让他享享眼福。”

  “你抽什么风。”谢俞说归说,手上也只是轻轻地拍了贺朝一下。

  贺朝没了声响,就这个姿势抱了谢俞一会儿,才重新开口:“你要没什么事才不会这么晚给我发消息。”

  “这么难得,可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谢俞叹了口气:“我没事。”

  贺朝没再说什么,直接把谢俞压在墙上亲了过去。

  汹涌的情感在唇舌间翻腾,贺朝的气息略显强势地贴近,将谢俞严丝合缝地包裹起来,谢俞陷在男朋友温暖的怀抱里,有了一瞬沉沦的错觉。

  “喂……”谢俞抓住了喘息的机会,按着贺朝的肩膀把他推开了点。

  平日里冷淡硬气的医学院校草用手背抹了抹嘴唇,眼角飞上一丝罕见的红晕。

  好一道风景。

  贺朝跟谢俞拉开了点距离,往他的宿舍里望了一眼:“啧……睡得跟猪似的,不然我今晚跟你挤挤吧。”

  “别闹。”谢俞用脚尖碰了碰贺朝的脚踝,“赶紧回去。”

  贺朝有点苦恼:“那你睡不着再想我怎么办?”

  “……放心。”谢俞说,“睡不着也不想你。”

  贺朝又笑了两声,然后拍了拍谢俞的手臂:“行了,回去睡吧。”他的声音低得有点温柔,“我回去了。”

  “嗯。”谢俞顿了顿,单手半抱着贺朝,用嘴在他下巴上碰了碰,“到了说一声。”

  “嗯。”贺朝也搂了他一下,“晚安。”

  “晚安。”


在深渊的边缘上,

你守护我每一个孤独的梦,

那风啊吹动草叶的喧响。

                                  ——北岛

朗姆酒兑水

【0909伪装学渣24h/23:30】清华恋爱实录

*文笔不精请多关照。

0.入学。
贺朝把衣服叠了叠收进行李箱里,一边跟着电话那头的人絮絮叨叨地讲话一边暗自腹诽新生开学要带的东西居然这么多。

“衣服裤子.....拖鞋毛巾.......诶老谢,记得带那条咱俩昨天一起去买的情侣款啊!”贺朝还在唧唧歪歪,谢俞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蓝色卡通小鸟毛巾,想不明白贺朝同学是怎么把它和另外一条蓝色卡通小熊毛巾联想到一块去的。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一会,少年略带低沉的嗓音在他耳畔响起。

“小朋友,有没有很期待大学生活啊。”贺朝在那头轻笑一声,问了一句。
“还行。”谢俞把毛巾装进行李箱里,口是心非地回了他一句。

怎么会不期待。
贺朝和谢俞都心知肚明。
能和爱人...

*文笔不精请多关照。

0.入学。
贺朝把衣服叠了叠收进行李箱里,一边跟着电话那头的人絮絮叨叨地讲话一边暗自腹诽新生开学要带的东西居然这么多。

“衣服裤子.....拖鞋毛巾.......诶老谢,记得带那条咱俩昨天一起去买的情侣款啊!”贺朝还在唧唧歪歪,谢俞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蓝色卡通小鸟毛巾,想不明白贺朝同学是怎么把它和另外一条蓝色卡通小熊毛巾联想到一块去的。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一会,少年略带低沉的嗓音在他耳畔响起。

“小朋友,有没有很期待大学生活啊。”贺朝在那头轻笑一声,问了一句。
“还行。”谢俞把毛巾装进行李箱里,口是心非地回了他一句。

怎么会不期待。
贺朝和谢俞都心知肚明。
能和爱人一直在一个城市里生活,在一个城市里做着两件不相同的事,下课了可以一起约着去吃饭逛街打游戏,或是做些成年人可以做的事。
想想就令人心动。

谢俞把行李箱推到角落,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困意翻涌上来,他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给贺朝打了个视频电话。对方不出意外的是秒接。
“怎么了老谢,不睡吗?”贺朝那边黑了一片,为了让爱人看见自己特地开了小床头灯,此刻少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旁边的iPad传来周大雷的声音。
“喂朝哥?你人呢?来下路看看我啊咱们开团了啊!”

谢俞:......
贺朝:......

“说好的‘好困好困’呢?”谢俞冷冷开口。
“不是老谢你听我解释......!”

第二天贺朝特地开了车到谢俞家楼下接人去机场,又额外请了一份二十块的牛肉面和十五块的奶茶才勉勉强强获得了对方的冰释前嫌。
谢俞靠在贺朝肩膀上入睡。贺朝搂着自己的小爱人也睡得沉。

1.大一。
谢俞把耳机线手揣进裤兜里,不出所料看见了靠在树旁玩手机的贺朝。

他今天上午没有课,特地空了时间掐准了点来接小男朋友放学。

金融系的新同学偏爱白色衬衫——开学前两天谢俞送的开学礼物,他为此十分感动,特地买了一对价值不菲的袖扣回来自行搭配。

可惜了贺朝同学的一片心意,奈何他的审美一如既往地奇特。

当谢俞看见他带着那对晃眼的大红色袖扣向他招手时,他沉默后退两步,企图装作不认识这个人。

“老谢!这儿!“袖扣主人生怕他看不见,招了手示意他看过来,被称作“老谢”的谢俞无奈,只好上前认领自己的男朋友。

“怎么这么慢啊,贺朝抻臂揽过他的背包背上,牵了自家小朋友的手往外走。

一边走一边抱怨今天早上跟周大雷打游戏遇到了两个坑队友的队友。

谢命用余光暼见旁边指指点点的人群。

贺朝悄悄捏了捏他的手腕,明显地带有安抚的意味。

谢俞轻笑出声, 牵起了自家对象的手在他那只系着红绳的手腕处亲了亲。

贺朝一愣,心里像是猛地激坠入糖罐里头,一时甜的发腻。

他的小朋友似乎变了。似乎又还是一成不变,

他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安抚爱人的情绪,也还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对抗世界异样的目光。

他还是他。贺朝想。

“哥,”他说,“走了,我饿了。”

2.大二。

清华校园里的贴吧什么帖子都有。

有的是外校闲来无事瞎掺和的喷子,有的则是吐槽学校各大院校里的不公平制度。

纵观整个吧里,真正有用的帖子实际不多——不是问如何长高30厘米的,就是各种寻人贴。

其中升大二的两位学长则成了清华校园里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谢俞趴在某节金融必修课的桌上,斜睨着旁边玩手机的贺朝。

他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腰,心里暗骂了句脏话。止不住地后悔昨天意乱情迷的时候答应某人来陪他上课。

尤其这人还是不知道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帖子觉得这样很浪漫。

谢俞转过脸去闭上眼打算补觉。

贺朝收起手机,看见小朋友的后脑勺不禁失笑出声,随手挑了本课本为他挡起太阳来。

恍惚间好像回到了立阳二中的那个时候。

贺朝俯下身,亲了亲自己小朋友的发旋,揽了他的肩,心软得一塌糊涂。

第二天两位清华门面自产自销的事几乎传满了整个贴吧。不少慕名而来的女生美梦破碎。

北京时间十二点整,一个名为“X神牛逼”的ID发言:谢俞对象是我。

随机被另一个ID“题王”的用户迅速打脸。

“做梦。”

并po了一张谢俞学长的后脑勺。

3.大三。

大三那年放暑假,贺朝拜托班里同学抢了两张头等舱的机票回去。

回家以后便是短期的假期。

贺朝难得回家,母亲带着妹妹也回了次家——尽管只是一顿饭的时间,但也难得可贵。

他看见绑着马尾的女孩儿,竟有片刻认不出来了。

直到姑娘走到他面前,冷冷淡淡地喊了句“哥”,他才将面前的人和追在他身后黏黏糊糊地喊“哥哥”的小姑娘联系起来。

“小汐……小汐都长这么大了。”他扯起嘴角勉强露出个笑容,不用看也知道很丑。

他陪父母妹妹吃了顿饭,以约了人为借口逃了出去,坐在楼梯间啃了颗棒棒糖。

父母离异后,很多东西都在变,他明明应该十分清楚这个道理,却总也走不出来。

他在走,时间也在走,很多东西都会变得不由自已。

自怨自艾不可以。埋天怨地更不实际。

贺朝深吸了口气,把头埋进膝间。

谢俞把车停在楼下,打了个电话给贺朝。对方没有接。

他摁了电梯上楼,在楼梯间收获了自己家对象。

“在这坐着干嘛,没带钥匙?”谢俞把大包小包东西放下,坐在他旁边。

贺朝罕见地没有接话。

谢俞叹了口气,把脑袋靠在他肩上,难得地也沉默下来。

他想了想,开了口:“你说出来,不说我就猜了?猜中了我们就去解决。”

“是不是小汐?”他问。

贺朝轻轻地点了头,没再说话。

“交给我。”谢俞说,“我去解决。”

“没必要老谢。贺朝哑着嗓子喊他“我就想过会有这一天的。”

“那时候小汐还小, 我不能那么自私,强求父母为我去做这做那,这对他们不公平。每个人都应该有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权利,就像我和你一样。”

“孩子不应该成为束缚住他们的理由。”他说。

“但是你不幸福 你不开心——起码现在是。” 谢俞站起身来 ,提起了那些上门拜访带的礼物。“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能看着你难过。”

他摁响了门铃。

后来小姑娘怎么开始跟谢俞亲近的。他也不知道。

总归是好事。他想。

4.大四以及更远的以后。

后来两个人一起从清华顺利毕业。

谢俞当了救死扶伤的医生,贺朝则自己开了公司。

生活在不断变好。而他们也在不断向前。


樂念

【0909伪装学渣24h/22:00】

我爱的贺朝!

【0909伪装学渣24h/22:00】

我爱的贺朝!

冰糖狐狸咕噜咕噜

【0909伪装学渣24h/21:30】

0909,长长久久
(又是想不出文案的一天orz)
————————

背景有参考

希望lof不要吃掉太多细节QAQ【吃了给我吐出来!

【0909伪装学渣24h/21:30】

0909,长长久久
(又是想不出文案的一天orz)
————————

背景有参考

希望lof不要吃掉太多细节QAQ【吃了给我吐出来!

余羡予七

【0909伪装学渣24h/21:00】

印片使人秃秃秃头

在线尝试我杀我自己

感谢老师们带我玩!!

【0909伪装学渣24h/21:00】

印片使人秃秃秃头

在线尝试我杀我自己

感谢老师们带我玩!!

顾愿。

818立阳二中高三三班两位大佬

数学题(lz):


那个…我是转学生…请问立阳二中高三三班俩大佬有什么传奇吗?


我鸽!:


都叫俩大佬了…


不准鸽!:


害,也就kaoxhwjdbakndhsiwb然后jsiahdoahdjhwjwbbd最后kzojalwndnalhe了嘛。


数学题 回复 不准鸽!:??????


蜀道:


高三三班?你说的莫不是东西楼俩霸??


吃瓜群众:


肯定是了…诶楼主,@数学题 你同学没跟你讲?


数学题 回复 吃瓜群众:我问过他们了…他们一听东西楼就开始...

数学题(lz):


那个…我是转学生…请问立阳二中高三三班俩大佬有什么传奇吗?




我鸽!:


都叫俩大佬了…




不准鸽!:


害,也就kaoxhwjdbakndhsiwb然后jsiahdoahdjhwjwbbd最后kzojalwndnalhe了嘛。




数学题 回复 不准鸽!:??????



蜀道:


高三三班?你说的莫不是东西楼俩霸??




吃瓜群众:


肯定是了…诶楼主,@数学题 你同学没跟你讲?




数学题 回复 吃瓜群众:我问过他们了…他们一听东西楼就开始笑…




我爱老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数学题 回复 我爱老唐:??????????




精忠报国:


诶别闹别闹,人lz正经问人话呢是吧




数学题 回复精忠报国:谢谢!!感激.jpg




社会你晴姐:


lz啊,我给你科普一下




社会你晴姐:


东楼hz,打人采取嘲讽路线。就是那种打你了还不过瘾顺带嘲笑你好弱的那种




bang! 回复社会你晴姐:


我朝哥哪有这样?!他顶多说说你长的没我好看




联考我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他妈没有我好看




二维码:


突然想起朝哥直男式疑惑




手给老子摇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是不是歪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社会你晴姐:


西楼xy,黑指甲油大佬,打人就像抡白菜,拿棒子把白菜打碎的那种




zy锁了钥匙吞了!:


???黑指甲油警告.jpg




复旦奶茶:


姐妹,问号收回去,要作就往死里作!!!!xy黑指甲油糊脸警告.jpg




我是广播:


xy黑指甲油糊脸警告.jpg




闹~太~套~~:


xy黑指甲油糊脸警告.jpg




窝窝头!:


xy黑指甲油糊脸警告.jpg




数学题(lz):


????姐妹们好狠喔。可你们歪楼了不是。




窝窝头!:


哦哦哦对对对歪了歪了




闹~太~套~~:


刚刚那个科普的姐妹哪去了??我也想深入了解QWQ




社会你晴姐:


来了来了,刚刚去找图了




数学题(lz):


卧槽?!姐妹还有图!!!!




英语作文我写不死你:


害,一看lz就真的是萌新。zy锤扁了都




头发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锤锤委屈




我没肝了:


姐妹!晴姐!图!!!图啊!!!!




社会你晴姐:


#zy情侣手链#




头发呢?:


我草!




数学题(lz):


我草!!!!




窝窝头!:


手里的窝窝头突然就不香了。


我草!!!!!!!!!!!!!!




数学题(lz):


这是真的吗我草!!!




复旦奶茶:


我记得三班班长和体委不是说这是班里的逢考必过手链嘛????


疑惑.jpg




bang!回复 复旦奶茶 :?你信??




复旦奶茶:


不信!!!!我草!!!!!!




我鸽:


我赶上直播了吗哪里有姐妹在尖叫啊哪里哪里!!




bang!:


看上面




蜀道:


看上面




我鸽:


我草!!!!!!!




精忠报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姐妹zy上头吗!




疯狗来了!:


别为zy上头。上y不好吗。




窝窝头!:


????突然开车?????




闹~太~套~~:


诶,车轱辘收收






许晴坐在前排刷论坛,笑到徐静探头来看她。

于是徐静也去了论坛。




社会你晴姐:


我回来了




精忠报国:


姐妹!晴姐!还有图吗!!!!!




我鸽:


晴姐!!!!!!!!!!抱大腿.jpg




数学题(lz):


姐,看我,卑微转校生


姐,你不忍心让我磕到一半就没得磕了是吧姐




徐委员 回复 复旦奶茶 :?三班没有逢考必过手链鸭




窝窝头!:


?!?!?!?!




复旦奶茶:


?!?!?!?!?!?!?!




数学题(lz):


?!?!妈妈我磕到真的了!!!!!




zy锁了钥匙吞了!:


那个,我刚刚去扒图了




bang!:


啥!啥图!




疯狗来了!:


姐妹,不可吃独食




我爱老唐:


快发啊姐妹!!!!!




zy锁了钥匙吞了!:


#zy情侣手链#




蜀道:


这不是刚刚那个么…姐妹发错了?




zy锁了钥匙吞了!:


因为是录屏和图片所以外面康起来一样喔




二维码:


?!?!?!?!我草姐妹你是什么品种的显微镜啊姐妹我草?!




吃瓜群众:


!!!!!!!!!!!!!!




我爱老唐:


妈妈我磕到真的了!真的!!!!!!




数学题(lz):


我打不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哪个姐妹能说一下!!!




zy锁了钥匙吞了!:


害,就是我扒到了


那个手链好像是红豆


上面还有一点点字的感觉




数学题(lz):


?!?!我草。红豆!!!!!!!!




复旦奶茶:


我又错过什么了……


我草!!!!!!!!!!!!!!!!!




复旦奶茶:


姐妹dbq我刚刚不应该质疑这个手链的


mua的




蜀道:


我突然想起我们班有课跟三班一节,体育课


好像看过俩大佬打球,不确定有没有拍到




英语作文我写不死你:


发!万一有呢!!!!




蜀道:


#打球##打球##打球#


呜呜呜呜我哭了我怕他俩打我所以没敢拍


只有角落有他俩呜呜呜呜呜呜




不准鸽:


…。你们…看看第一张左下角…我感觉朝哥手放的地方不对劲啊




头发呢?:


?!?!我草草草草草草草?!这是搂着腰吗这是吗是吗?!




数学题(lz):


蜀道!!!!把原图发一下!!!原图!!!!!!!!




蜀道:


我草我惊了????


#打球#




我鸽:


位置是不对!!!


在腰上!!!!


腰上!!!!!!




窝窝头!:


腰!!!!腰!!!!!!!


xy腰好细(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闹~太~套~~:


我磕到了


我入土了




手给老子摇起来!:


他mua的


zy这该死的甜美




重置:


?你们能不能不要拉郎随便拉啊?


这样很讨厌诶,好好的兄弟非磕乱七八糟


多好的人都给你们糟蹋了




窝窝头!:


?你yb??




蜀道:


???你几个意思?




重置:


就我觉得他俩是纯正的兄弟关系吗?




zy锁了钥匙吞了!:



就你觉得


你ph最多


你憨批




头发呢?:


姐妹别暴躁


让我来!!!!!


he—tui!!!!!!!!!!!




数学题(lz):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我说他俩szd,他俩就szd


你不觉得,那就是你的问题,你要解决




疯狗来了!:


姐妹nb!




我爱老唐:


姐妹,敞开了怼!!!!


反正都是一个学校的,他要敢口吐芬芳我就一jio给他踢出地球


我散打全省冠军




英语作文我写不死你:


姐妹nb!!!


我也没啥,只能帮你一起骂!!!!




社会你晴姐:


?我语文好歹也前几了不是


你不磕你进来干嘛?找骂???




徐委员:


找骂来的


晴姐不气




复旦奶茶:


这弟弟是不是一块钱能买四十个啊?


窝窝头都一块钱四个了




窝窝头!:


?突然被




重置:





数学题(lz):


哟弟弟还在!!!!!




bang!:


lz!lz冷静!lz别理sb!!!


来磕!!!!!!


#成绩单#




我肝没了:


…成绩单……




二维码:


没你没我没大家


有的是神仙爱情


康第一第二




我爱老唐:


神仙就是神仙


谈我谈不起的恋爱




数学题(lz):


744和743……


这俩……神吧我草…




zy锁了钥匙吞了!:


其实…这俩成绩后面有事的




数学题(lz):





我鸽!:



就是xx班篮球赛不是,脏么


撞着三班班长眼睛了,人都蹲地上起不来




头发呢?:


对,xx班手真的脏


三班班长下场的时候坐我旁边,眼睛刚开始都睁不开




数学题(lz):


?????????我草?




zy锁了钥匙吞了!:


后来xx班就挑事,说三班文化课怎么的怎么的


喔,zy这两位因为某些原因伪装学渣


以前是级倒一倒二……




数学题(lz):


然后zy就744和743了?




蜀道:





数学题(lz):


我好酸


可我又好爽




窝窝头!:


744和743真的nb


可是打xx班脸也是真的爽翻




数学题(lz):


害,其实一直没跟你们说




闹~太~套~~:


说啥???




我爱老唐:


?lz你不会是三班的吧???




疯狗来了:


三班没转学生…


你不会是哪个老师吧?????




我是广播:


???你不会是本人吧????




窝窝头!:


本人?????!!!!!




蜀道:


?!?!?!我草?。本人?!




数学题(lz):


…不是……




窝窝头!:


mua的吓死我了


你要说啥




数学题(lz):


那个…我现在在三班走廊




bang!:


?!你他妈不会真是老师吧?!?!




我肝没了:


?????这更惊悚啊????




我是广播:


如果是老师的话我先道个歉


dbq!!!!




疯狗来了!:


我为我的虎狼之词以及我的名字忏悔




数学题(lz):


…你们手速太快了吧?!


我在三班走廊是因为我体育课




我肝没了:


哦哦哦哦




头发呢?:


三班走廊的话…


看到zy了吗!!!!!!




数学题(lz):


看到了…




蜀道:


在干啥!!!!!!!




二维码:


dei!!!!姐妹!在干啥!!!!!!




英语作文我写不死你:


ballballlz直播




数学题(lz):


朝哥像是在看手机…


俞哥在睡觉




zy锁了钥匙吞了!:


睡觉


就是俞哥了




复旦奶茶:


朝哥看手机?


奇迹暖暖????




我爱老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奇迹暖暖我的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社会你晴姐:


应该不是


朝哥好像没有玩这个了耶




复旦奶茶:


那…看小说?换其他游戏玩???




卓月:


说不定在看xy小朋友的照片




头发呢?:


楼上注意!!!!


xy小朋友只有朝哥能喊!!!!!!




二维码:


dei!!!朝哥专属!!!!!!




数学题(lz):


咦咦咦朝哥笑了!!!!!!!!




我爱老唐:


姐妹,我也体育课


我去找你!




卓月:


好的 xy




我是广播:


嗯,不错




我爱老唐:


@数学题 我看到你了我草!!!同学!!!!!同班!!!!!以后一起磕cp啊!!!!!!




窝窝头!:


慕了




zy全校后援会:


啊…我来晚了




闹~太~套~~:


!!!后援会炸出来了炸出来了!!!


@数学题 你是不是火了啊姐妹!!!!




卓月:


我看到你俩了


你俩…是火了哦@ 数学题 @ 我爱老唐




zy锁了钥匙吞了!:


??????本人?????




蜀道:


?!朝确实是卓月……




复旦奶茶:


这么一说…


社会你晴姐…


知道朝哥不玩奇迹暖暖了…


还有图…


三班的女学霸,跟zy关系都好


名字里有晴来着…




疯狗来了:


三班火爆全校的那场舞…


他们班的编舞…


姓徐来着




数学题(lz):


………


朝哥刚刚…突然回头看了我…


顺带晃了晃手机……




我爱老唐:


他做了口型……


“我看到你们了”





万事通:


兄弟情!!!!




耗子:


纯的!!!!纯正的!!!!!!




体委:


纯到天地可鉴!!!!!!!!!!!




数学题(lz):


我草!!!!!朝哥揉了揉俞哥头发!!!!!!!!!!!!!!!!!!!!!!!!!!!!!!!!!!!!!!!!!!!!!!!!!!!!!




万事通:





耗子:





体委:





蜀道:


他mua的


该死的甜美




手给老子摇起来:


我太死了




卓月:


锤了吧?


别爱我没结果


我是小朋友的




——————————封贴———————————




贺朝把手机悄悄放回抽屉,眼角余光看到走廊还蹲着的俩女生。


谢俞刚刚被他揉了头发,呼吸有些变重,没一会就睁了眼迷迷瞪瞪看着贺朝。


贺朝没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脸,得到谢俞“爱的锤锤”,差点一嗓子嗷出来。


风很轻,稍稍从窗边吹过来,吹动了桌上的书。


谢俞头发软的甚至有些翘,被风带着动了动。




他们青春,活力,有可以实现的诺言,许下的愿望。


没有恶意的揣测,祝福比课本上的笔记还多。


这是十八岁的年华。


当然,不挨打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嗷!!!!!!!!”



Fleecetann
【0909伪装学渣24h/1...

【0909伪装学渣24h/19:30】“嘘,小朋友在睡觉哦。”

【0909伪装学渣24h/19:30】“嘘,小朋友在睡觉哦。”

猫咪先生

【0909伪装学渣24h/18:30】朝俞小甜饼

  0909伪渣24h 18:30

  

  【朝俞】诗集(短篇小甜饼)

  

  “你就是你,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摘自余秀华《风吹》。

  

  —1—

  

  一次偶然的机会,谢俞翻看了一本诗集,修长的手指划过书脊,作者的名字清晰地印在上面:余秀华。

  那时他才刚和贺朝认识一段时间。

  诗集里面有一首诗,叫《风吹》,当他视线随意扫到其中一句话时,就让他原本在思考某个大题的脑袋停顿了几秒。

  ——“你就是你,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2—

  

  认识久了,两人在一起后,谢俞忽然又看到了那本诗集,他打开夹着书签的那一页,却发...

  0909伪渣24h 18:30

  

  【朝俞】诗集(短篇小甜饼)

  

  “你就是你,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摘自余秀华《风吹》。

  

  —1—

  

  一次偶然的机会,谢俞翻看了一本诗集,修长的手指划过书脊,作者的名字清晰地印在上面:余秀华。

  那时他才刚和贺朝认识一段时间。

  诗集里面有一首诗,叫《风吹》,当他视线随意扫到其中一句话时,就让他原本在思考某个大题的脑袋停顿了几秒。

  ——“你就是你,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2—

  

  认识久了,两人在一起后,谢俞忽然又看到了那本诗集,他打开夹着书签的那一页,却发现不是《风吹》,而是另一首不一样的诗。

  诗的内容情感浓烈而丰富,那感觉几乎扑面而来。

  开头两句被醒目地标了出来,谢俞看了一眼。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谢俞仔细看了一眼标题: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3—

  

  谢俞问过贺朝那书签是不是他动的,没想到那厮厚颜无耻地一点头,带着笑意说:“我的名字都令你心颤了,那我就不能跨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吗?”

  「强词夺理。」谢俞想,嘴角却忍不住勾起愉悦的弧度,阳光下的笑容比任何时刻都明媚。

  

  —4—

  

  两人工作的时候,约定搬个住处一起住,谢俞随手抽出几本书分类堆好。

  “没用的就丢掉吧。”贺朝一身黑,倚靠在门上笑看着谢俞:“搬着怪累的。”

  谢俞白了他一眼,自己动手继续分类。

  忽然,贺朝看到了某个眼熟的封面的书籍,被分配到了“丢掉”的一类里,他急忙地走过去拿起那本书:“哎!这本书不能丢啊!”

  “我不知道你还有看诗集的爱好。”谢俞故意调侃道,眼里的揶揄都快溢出来了。

  “不是啊,这是我们爱情的开始好嘛!”贺朝言辞凿凿地说着,还顺手翻开书,一行字被醒目地标红,他顺口就念“「你就是你,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哎?怎么是这首?”

  他抬头看见谢俞的笑容,忽然就明白过来刚才他丢掉的动作不过是个阴谋。

  “现在这句话你对我说了。”谢俞晃了晃手指,张口就来那篇《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贺朝听着他背得诗,眼神深了深,他几步上前把谢俞抱紧。

  “谢俞。”他低声念着怀里人的名字,一字一字无比认真。

  “嗯?”

  “没什么。”贺朝突然笑开了,恍若回到了那平常的一天,明眸善睐:“熟悉一下新室友的名字。”

  

  —5—

  

  最后,很久很久以后,那本诗集都被完好地保存着。

  而在它存在的地方,又有新的书柜和练习题。

  还有新的故事。

  

  —END—

  

  *被自己的短惊到了。

云浅

【0909伪装学渣24h/5:30】


“朋友,过两招”

“朋友,劝你珍惜生命”

“巧了,我就喜欢找死”


“朋友,过两招”

“朋友,劝你珍惜生命”

“巧了,我就喜欢找死”

碳水化合糖

【0909伪装学渣24h/16:30】

“警察叔叔 他是我的互殴对象”

“什么愿望都没许 但是感觉什么都可以实现”

【0909伪装学渣24h/16:30】

“警察叔叔 他是我的互殴对象”

“什么愿望都没许 但是感觉什么都可以实现”

红油抄手

【0909伪装学渣24h/15:00】


一只猫猫俞

原图来自 @丧家犬 感谢老师的授权!

【0909伪装学渣24h/15:00】


一只猫猫俞

原图来自 @丧家犬 感谢老师的授权!

月城子
【0909伪装学渣24h/14...

【0909伪装学渣24h/14:30】

你是年少的欢喜。

【0909伪装学渣24h/14:30】

你是年少的欢喜。

C秋qiu啾啾啾

【0909伪装学渣24h/13:30】

      ▪️用堅硬的外殼   擋住世界上所有惡意
      ▫️比如那種煩躁的  生人勿近的態度
      ▪️但心底柔軟的地方
      ▫️依舊一塵不染

【0909伪装学渣24h/13:30】

      ▪️用堅硬的外殼   擋住世界上所有惡意
      ▫️比如那種煩躁的  生人勿近的態度
      ▪️但心底柔軟的地方
      ▫️依舊一塵不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