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017

23014浏览    25112参与
ZadidensLee

Nami. Banpresto, 2017. Photos by Zadidens Lee.

Nami. Banpresto, 2017. Photos by Zadidens Lee.

ZadidensLee

Nami. Banpresto, 2017. Photos by Zadidens Lee.

Nami. Banpresto, 2017. Photos by Zadidens Lee.

貞式格調

LIVE DVD & Blu-ray『ARASHI LIVE TOUR 2017-2018「untitled」』  2018.06.13 Release

https://www.j-storm.co.jp/arashi/discography/arashi-live-untitled

通常盤

2018.06.22~~~終於拿到了!快被嚇死了還以為被丟包~第一次在日亞買碟結果竟然轉了3家快遞才到(中途還不知轉給哪一家快遞,我的天呀!謝謝google讓我當偵探成功查獲) ~~不過還是要感謝快遞哥哥啦,附上通常盤前後view^^

LIVE DVD & Blu-ray『ARASHI LIVE TOUR 2017-2018「untitled」』  2018.06.13 Release

https://www.j-storm.co.jp/arashi/discography/arashi-live-untitled

通常盤

2018.06.22~~~終於拿到了!快被嚇死了還以為被丟包~第一次在日亞買碟結果竟然轉了3家快遞才到(中途還不知轉給哪一家快遞,我的天呀!謝謝google讓我當偵探成功查獲) ~~不過還是要感謝快遞哥哥啦,附上通常盤前後view^^

Nooooope

高考改革浪潮前压死的最后一批江苏考生



为接下来的江苏小孩感到幸运

但是叔叔阿姨们还是自抱自泣吧

之前才半个月前写的关于江苏高考的文突然被这个消息弄的不知所措
所以毙稿是已经有所了解吗。

虽然已经和自己无关了但还是百感交集

高考改革浪潮前压死的最后一批江苏考生





为接下来的江苏小孩感到幸运

但是叔叔阿姨们还是自抱自泣吧

之前才半个月前写的关于江苏高考的文突然被这个消息弄的不知所措
所以毙稿是已经有所了解吗。

虽然已经和自己无关了但还是百感交集

Favo+  ^Y^

失重的時間 (71)

71


"你的朋友在叫你"

"沒關系,讓她自己玩"

前一晚在酒吧搭訕Yuri的人,今早美英在酒店大堂再次遇見,少了刺眼的燈光和濃妝,眼下是一位漂亮且和善的女生,三人結伴來到附近有了不少游人的沙灘,Yuri的朋友興致勃勃奔到了水邊,Yuri陪美英在沙灘上坐下

"去吧,我坐在這里不會離開"

"又想騙我!"

"說真的",美英揉了揉太陽穴,"真的不是你們送我回來?"

"你看這人...",Yuri無語的抓起一把沙子任從指縫中流走,"嚇哭...



71


"你的朋友在叫你"

"沒關系,讓她自己玩"

前一晚在酒吧搭訕Yuri的人,今早美英在酒店大堂再次遇見,少了刺眼的燈光和濃妝,眼下是一位漂亮且和善的女生,三人結伴來到附近有了不少游人的沙灘,Yuri的朋友興致勃勃奔到了水邊,Yuri陪美英在沙灘上坐下

"去吧,我坐在這里不會離開"

"又想騙我!"

"說真的",美英揉了揉太陽穴,"真的不是你們送我回來?"

"你看這人...",Yuri無語的抓起一把沙子任從指縫中流走,"嚇哭我了好嗎?!只是走神了一會兒,就沒看到你了,是酒店的人打電話給我,說有人讓他打電話告之你已經安全回酒店休息的消息"

"不可信"

"真是...",Yuri搖搖頭拍拍手站起來,"難道是我見鬼了?!"

"是你"

"你沒事就好,確認過吧?"

對上Yuri打量的視線,美英踢了她一腳,"去啦!"

"不要離開哦"

"知道了"

望著Yuri奔向女伴的背影,美英走到無人的遮陽傘下坐在沙灘椅上,不一會兒有服務生拿來了飲料單,美英隨意點了杯飲品后拿出了塞在口袋里的舊款手機

這是上次收拾泰妍住所時所收穫的,款式型號過于復古讓美英留了下來做紀念,手機本身有電說明上次使用是不久前,這讓美英很是意外,手機里短信和通話紀錄全被刪除,只有綠屏上黑色的像素字體顯示著首爾的時間

人來人往的沙灘傳來陣陣歡笑,看著眼的海,美英不禁想起了在濟州島與泰妍相處的日與夜,從試探到曖昧再告白,那以后都是被照顧的角色,想念和現在刺眼的太陽般猛烈,美英揉了揉泛熱的眼眶,泰妍隱瞞了很多的事情,身邊的人一點一點的透露,還未拼起事件的頭尾,知道的只有她留下足夠支撐下半生的照顧,還有這個非常可疑的手機

"黃秘書?"

旁邊有人坐下,美英聽到了很久沒聽到的聲音,當對方摘下墨鏡,美英詫異得坐直了身子,"部...部長?!"

"還記得我呢!"

"部長...你...你怎麼在這里?!"

"我一直在泰國,你幫我買的機票,不是嗎?"

美英眼前的前部長是在泰妍之前的一部部長,當時背負罪名逃到泰國后沒了消息,美英還因此差點失去工作...

"你...不怕",美英慌張的朝四周看了看,"首爾不是發出通緝令了嗎?"

"這事說來話長,你過得還好吧?"

看著前部長不緊不慢的表現,美英歪著脖子有些迷糊,"你...一直在這邊生活?"

"算是吧,最近打算回首爾了"

"回去!?"

"你這語氣怎麼...像是不希望我回去?"

"只是..."

"哈哈,跟你玩個玩笑,應該說自首還是污點證人呢?不知道,像這樣居無定所在外面也不是個辦法"

"我...聽不懂"

"所有都是小樸社長的計劃,我只是擋箭牌"

"小樸社長?!"

"我聽說他最近很不好過?"

"我..不清楚"

"事情會有個好的結果,我希望,另外幫我謝謝你的朋友"

"我的朋友?!"

"一直都有聯系我,并給予我經濟上的支持,還給我堅持下來的建議,才令我不至于淪落在街頭"

"哪一位?"

"我還有事,先離開了"

"不是..部長"

"我已經不是部長了,記得我的名字吧?以后在首爾有機會遇到,叫我的名字吧"

望著留下一堆問號的前部長走向遠處似是在等他的人,美英用力蹙眉想看清卻只看到有些熟悉的陌生身影與前部長鉆進了全黑的車里...


"要吃西瓜嗎?"

"你喜歡"

"菠蘿呢?這里的菠蘿很甜"

"可以"

"火龍果?"

"也行"

Yuri看了眼心不在焉的美英,"都想吃?"

"什麽?"

"水果"

"西瓜就好了"

"好"

從海邊返回度假村的路上,遇到了水果攤,度假村雖每天送水果,可不及眼前水果攤上的種類,拽住直直往前走的美英,Yuri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著耳朵讓店主包了幾款結帳

"你的朋友呢?"

"朋友?哦,她回去了"

"為什麽?"

"整晚沒回去,會被家里人念"

"大學生?"

"嗯",Yuri付完錢,對上美英無表情的視線,"怎麼了?"

"真好"

"說這種話就太傷人了"

"還會聯系嗎?"

"她在這邊本來就是邊玩邊打工,之后會去韓國玩"

提著水果,二人一前一后走到了度假村

"我是不是看到你和別人說話了?"

"從前的部長"

"部長?!"

"有點復雜"

"在這里遇到?!"

"嗯"

"說說"

"昨天你說,泰妍請你負責私人的事務?"

"嗯"

"你和秀英一直都故意隱瞞我,是嗎?"

"你是我和秀英的朋友,我們不會故意去做傷害你的事情,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可現在我像個傻瓜,什麽都不清楚,你說泰妍用我的名義開公司,收購酒吧,買房產,這些話聽起來不覺得可笑嗎?我和泰妍是戀人的關系,她卻什麽也沒有向我提起,即使是保護的立場,不覺得太過份了嗎?"

站在度假村大堂,美英忽然歇私底了起來,Yuri放下水果拉住美英的手看了看周圍投來的視線,"你...不要這麼想"

"那該怎麼想?"

"...我也不知道"

"你和Sunny是我最好的朋友"

"工作上,我和Sunny只是協助泰妍的角色,有些事情無法用感情去定義,她所做的這一切絕對沒想到會有今天的結果"

"今天的結果,是什麽?"

對上美英絕望的眼神,Yuri咬了咬嘴唇,"我的意思是"

"在哪里都好,在首爾我也會很開心,因為有她,即使現在身處異國,沒有她又有什麽用,你說陪我出來散心,只是讓我更加想她,她現在在哪里?是生還是死,又或者其實離開了我,你們只是不肯告訴我?",美英負氣的扭頭抹淚

美英的這種危險想法令Yuri驚慌失措,轉好的跡象果然是假象,"對不起"

"能不能不要道歉,我討厭道歉",美英抹著淚,余光忽然撇到酒店門口的一輛車前有個身影快速鉆了進去,"等一下!!"

正醞釀安慰話的Yuri來不及反應,就見美英追了出去,"怎麼...怎麼了!?"

"我看到了!!"

"什麽?"

"徐賢!"

"上次也說看到她,結果沒找到,是不是眼花了?這里是泰國,她不會在這里"

"就是她!"

"你確定?"

美英摸出手機撥出號碼,電話很快被接聽,"允兒嗎?"

"是的,姐姐"

"徐賢聯系你了嗎?"

"怎麼了?姐姐看到她了?!你不是在泰國?"

"我在這里看到了她,一定是她!"

Yuri奪下激動的美英手機,"允兒,我是Yuri,美英的話你先不要放在心上,晚一點和你聯系",掛了電話,Yuri拉住美英回了房間

在房間里,美英想起什麽找出平板,在看到小樸社長被逮捕立案的新聞后,更加堅定了猜想

"在看什麽?"

"小樸社長被正式立案了"

"這是不是說明,警察得到了可靠的線索"

美英立刻撥出秀英的號碼,響了二聲就接通了

"泰妍和徐賢一起去的巴黎,是嗎?"

劈頭就被問起并未透露的猜想,秀英呆了好一會兒,"Sunny說允兒這幾天狀態不好在陪她,等一下,怎麼..會有這種猜想?"

"泰妍在巴黎,徐賢差不多時間以進修的理由也在巴黎"

"難怪出事當天我聯系不上她"

"泰妍沒有告訴你,她為什麽去巴黎,但你是不是有自己的猜測?"

"我不能確定,但之前華盛頓峰會,泰妍認識了與小樸社長關系密切的其他公司繼承人,從那位喝多了酒就大嘴巴的繼承人處聽到關于小樸社長的犯罪資料信息,他對小樸社長的專制和蠻橫已經反感,有意向泰妍提供犯罪證據,這是我所掌握但不確定的信息"

"..."

"說不清楚是圈套還是走漏了泰妍的行程消息,之后就..."

"我看到了徐賢"

"在泰國!?"

"是的"

"你確定!?"

"你們怎麼都不相信!!"

"Sunny陪允兒,我沒辦法多問什麽,如果是這樣,這說明徐賢一直在保護泰妍?這種國際犯罪泰妍參與進來做什麽?對了,今天出新聞了,被立案了,所以"

"我看到了"

"黃美英"

"嗯?"

"你終于肯和我說這麼多話了"

"..."

"再生氣怪我們就好了,不要放在心里悶出病來,我們都很擔心卻沒辦法,對我而言,你不只是泰妍的戀人這麼簡單,拋去這層關系,我們是朋友,雖然沒有你和Sunny那麼深厚,可心意是一樣的,害怕失去你的感覺讓我一度討厭自己,應該什麽都告訴你,可我有自己的苦衷,你明白嗎?"

"現在說這個合適嗎?"

"我不管!"

"有新消息告訴我"

"期望接下來全部都是好消息"

...

ZadidensLee

Rei Ayanami. Sega, Dec.2017. Photos by Zadidens Lee.

Rei Ayanami. Sega, Dec.2017. Photos by Zadidens Lee.

ZadidensLee

Rei Ayanami. Sega, Dec.2017. Photos by Zadidens Lee.

Rei Ayanami. Sega, Dec.2017. Photos by Zadidens Lee.

majestic贯月
国庆回家,在公交车上随手拍的,...

国庆回家,在公交车上随手拍的,后期莫名调成了这样😂😂

国庆回家,在公交车上随手拍的,后期莫名调成了这样😂😂

summer  j a z z

夏天的北海道  01
多云的天空--美瑛拼布之路

夏天的北海道  01
多云的天空--美瑛拼布之路

開個小號那麼難

2017 PとJK

[TV] 20180609 PとJK (2h4m18s)(1280X720)(alinka) 

https://pan.baidu.com/s/1p7lhY3vRrml_LV5972A26A 密码: xde6


[TV] 20180609 PとJK (2h4m18s)(1280X720)(alinka) 

https://pan.baidu.com/s/1p7lhY3vRrml_LV5972A26A 密码: xde6






Favo+  ^Y^

失重的時間 (70)

70


陪美英泡澡聊天,再讓她上床躺了一會兒,Yuri看了眼時間從躺著的沙發上爬起來到床邊,只見側躺的美英翻身看了她一眼

"醒了?"

"嗯"

"好點了嗎?"

美英爬起來把頭發束起,"你不用一直陪著我"

"我無法相信你"

"我答應你,不會有事"

"餓了嗎?帶你出去吃飯"

吃飯的餐廳距離度假村步行10分鐘,到了餐廳Yuri把餐牌拿給美英一份,自己則從前翻到后,撇了眼沒作聲的美英,Yuri做決定對著誘人圖片的菜單向店員點了又點

"...




70


陪美英泡澡聊天,再讓她上床躺了一會兒,Yuri看了眼時間從躺著的沙發上爬起來到床邊,只見側躺的美英翻身看了她一眼

"醒了?"

"嗯"

"好點了嗎?"

美英爬起來把頭發束起,"你不用一直陪著我"

"我無法相信你"

"我答應你,不會有事"

"餓了嗎?帶你出去吃飯"

吃飯的餐廳距離度假村步行10分鐘,到了餐廳Yuri把餐牌拿給美英一份,自己則從前翻到后,撇了眼沒作聲的美英,Yuri做決定對著誘人圖片的菜單向店員點了又點

"這邊的鮮榨果汁很不錯,,給你點了杯西瓜汁,解解渴"

從她休息起來后的對話,感覺得到她情緒比之前要好些,Yuri無法確定是泡澡時的對話有效,亦或是美英在假裝,有了她突然跳海的舉動,Yuri小心的點了菜,填滿對話,令美英不要有負擔的亂想

"誒"

"嗯?"

"上一次也是我們倆"

"好像是"

"不是好像,我們倆單獨出來旅遊是第二次了,Sunny該是氣壞了"

"會嗎?"

"上次我們回來,她就說過我們不可以搞'小團體'"

"什麽'小團體'"

"要不要把她也叫過來?"

美英搖搖頭,"其實我想...讓你回去"

"為...為什麽?!"

"陪著我來到國外,卻始終擔心我"

"笨蛋!我們是朋友,很好的那種,誰都無法改變,我有責任也有義務,你開心或不開心都能告訴我就最好了,知道嗎?"

美英看著Yuri,店員端來了果汁和菜

"對不起"

"會道歉說明你至少還知道做錯了"

"我只是"

"吃飯,不準說話"

"我們什麽時候回去?"

"天黑之前,我們都不回去,帶你去走走看看,一點也不想陪你在度假村浪費時間,那會很影響人的情緒,尤其你!"

"...知道了"

"你就當是陪我,打起精神來,萬一她回來看到你這付模樣,怎麼辦?"

話才落音,美英的眼神變得迫切,"回來!?"

"是啊,萬一回來了,你現在這樣不是折磨自己而是折磨她,無論她現在在哪里,肯定不會希望你現在這樣"

"那她為什麽不聯系我?"

"任何事都要抱有期望,她仍在地球的某個地方,只是暫時不能見面,而且我很贊同她在離開前做的資產分配,不是給了家人就是給了你,她回來后一無所有得有多搞笑呢"

"認真的?"

"不,我只是開玩笑"

"我不喜歡這種玩笑"

"好了好了,菜來了,不準說話,進入品嘗美食時間"

飯吃到一半,美英在旁邊的手機響了,拿起看了眼來電立刻接起

"姐姐,現在方便嗎?"

"怎麼了?"

"徐賢消失了"

"...什麽?!"

當允兒提起這個名字,美英猛的想起這段重要的時間里,沒有見到過徐賢

"記得我提過她要出國進修嗎?"

"等一下",美英想了想,"她去哪里進修?"

"巴黎"

"...你們一周前在聯系?"

"一周前每天會至少聯系一次以上,發文字信息或視頻聊天,可有一天她說接下來很忙,不能保證持續聯系,讓我不要擔心,這麼過去了好幾天,我發過去的留言也沒有讀,連電話打去也是無法接通,我在想...,她是不是"

"和泰妍的事有關!?",美英犀利的看向眼神飄開正端起果汁的Yuri

"姐姐也這麼想嗎!如果是這樣,她就不是去學習,對吧?",說這話的允兒聲音帶著哽咽,"她是去執行任務的是不是?泰妍姐姐現在下落不明,她也"

"允兒,不要這麼想,相信她,她是警察,一定不會讓自己有事"

美英勸慰允兒的話讓對面往嘴里送果汁的Yuri愣住了,在聽完她結束通話,小心翼翼的試探,"允兒怎麼了?"

美英放下手機深吸一口氣,"你們真的不知道泰妍去巴黎做什麽?"

看著美英認真的神情,Yuri搖搖頭,"我承認在那之前隱瞞了一些信息,但都是泰妍以驚喜為前提的準備,我也承認你們文社長和小樸社長之前的新聞是我這里發布的"

"你是說文社長的視頻還有小樸社長之前的丑聞都是你發布的?!"

"是在泰妍的計劃下所呈現的結果"

"她為什麽要這麼對社長們?"

"她在宇宙里并不是完全的享受著理事身份所帶來的好處,相反帶來的是危機,你們來濟州島住在我的民宿一周,她向我提過是小樸社長的一次栽贓,會長非常珍愛的基地并沒有重建計劃,相反如果誰動了那里,將會后果不堪設想,可泰妍當時是帶著什麽目地去的你記得嗎?"

"小樸社長讓她做重建調研"

"那是泰妍第一次感受到并不被接受,陸續接手幾個非常棘手的項目,結果奔著失敗而去才交給泰妍,她和秀英花了很多精力,還有拜託我組織自己團隊參與進來才令一個個項目不至于太難看,所做的這一切,到最后成為小樸社長的功勞,而會長對泰妍的態度也在社長一次一次的中傷后改觀,小樸社長一直想拿到泰妍手中宇宙的股份"

"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竟然一點也不知道"

"她總是很樂觀,還說如果不是那些危機,也不會和你有進一步的發展,因為那樣才想要保護你們的關系",說到這里,Yuri頓了下,"可我并不知道原來警察也參與了進來?"

美英垂下視線,那次Double Date在看完電影回到允兒住所準備晚餐,雖說都伴在戀人旁邊,可二人有一搭沒一搭的對話在當時聽不太懂,現在想來都是暗語交流,那時美英全當成不該嫉妒前任的信息所消化

"徐賢也不見了"

"我和秀英全然不知道她去巴黎做什麽,如果帶了徐賢,這說明去的目地很重要,泰妍有提過從華盛頓峰會上接觸到小樸社長的朋友"

"與徐賢同去巴黎,是不是意味警方參與了進來?"

"你是說國際刑警?"

二人正分析著,美英忽然視線定在不遠處的一個身影后快速站了起來往外跑

"怎麼了!?"

"我好像看到了徐賢!"

隨著美英,Yuri也跑到了人來人往的街口四處停住腳步張望,"是不是看錯了?"

"一定是她!"


說看到徐賢的美英,足足跑了幾條街,Yuri拉著失望的美英回到餐廳,服務二人的店員看到二人喜出望外,將手機歸還后也遞來了差點跑掉的帳單

回到度假村,美英一掃沒能追上徐賢的沉悶,主動打開電視后去了浴室洗澡,看在眼里的Yuri不是很確定,她的表現朝著好的方向,再啰嗦會招反感,走到了門口,想了想扔下一句話

"泰國夜生活很豐富,覺得無聊就來我,帶你去好玩的地方喝酒"

站在門口輕輕掩上門,Yuri站在門前貼著耳朵好一會兒還是不放心再次進屋,誰知正好看到用毛巾包著頭的美英站在電視前,一臉詫異的看了過來,Yuri侷促的指了指桌上的水果

"想吃根香蕉"

"隨意"

Yuri走到水果盤前拿了一根香蕉,上下打量了美英一眼才離開房間


二個小時之后,躺在床上看電視快要睡著的Yuri被門鈴嚇得坐了起來,快速跑去開門就看到化了妝做好外出準備的美英正在涂口紅

"不是說去好玩的地方喝酒嗎?"

對著美英態度的大轉變,穿著浴袍的Yuri有些大腦無法運轉,還有眼前亮眼犯罪打扮,這是怎麼了?!帶著滿腦疑問的Yuri不得不立刻換下浴袍打扮外出

二人來到了熱門的酒吧街區,非常熱鬧的街道上有不少的客人與濃妝豔抹穿著清涼的男男女女聊天,也有打扮奇裝異服的店員在門口端酒攬客,Yuri牽著美英鉆入一間看起來比較低調的地下酒吧

正在播放電子音樂的酒吧昏暗一片,Yuri向吧臺拿了二瓶酒后遞了一瓶給美英,音樂雖吵Yuri心更亂,即使美英是認識了多年的好友,但遇到這麼困難的問題是第一次,在海里失去求生欲的模樣還歷歷在目,被Sunny知道肯定會立刻飛過來教訓,看著美英把酒一次一次送到嘴里,Yuri拉了拉她拿酒瓶的手臂

"慢一點"

"不出去跳舞嗎?"

"那可不行,我有任務"

"沒關系"

"不要!"

萬一是故意讓人掉以輕心,這可開不得玩笑,Yuri忽然覺得自己給了第二次的糟糕建議,勾住美英肩膀,Yuri湊到她的耳邊,"我這次陪你來泰國,主要任務是照顧你,如果你有什麽三長兩短,我回到首爾會被人暗殺"

"胡說!"

"所以你不要再...讓我擔心了"

美英扭頭看向Yuri擔心的視線,點點頭又給了一個肯定的眼神,"知道了"

"想跳舞就去吧,我在這里等你"

"我不想跳舞"

"酒也不要喝太多"

"嗯"

這時,從進來就對Yuri虎視眈眈的人走了過來,美英向她扔了個去跳舞的眼色后,Yuri猶豫著被拉住去了舞池

美英把喝完的酒瓶放在吧臺,又招手點了一支坐在吧臺側邊,光速喝完后又點了二杯雞尾酒,途中被Yuri發現找了過來勸說,可她一被拉走,美英手中的杯子就空了

一天下來,美英的情緒已經無法用復雜來形容,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多麼需要酒精來麻木模糊所接收到的信息量,當察覺到Yuri的眼淚還有她的擔心,美英才清醒的意識到自己的自私,痛苦是自己的事,連帶給身邊的朋友是不負責的行為,即使假裝也好,到了吵鬧的環境更加受不了,就像是喝不醉一杯接著一瓶,當酒精全部揮發出力量,美英的意識已經昏天暗地,扶墻來到酒吧的后門,酒混著喝的壞處是頭暈加身體不受控,視線在嘔吐時變得模糊,意識也逐漸不清醒

"還好嗎?"

扶墻蹲在墻角的美英搖搖頭,搖搖頭后抹了抹嘴抬頭看向黑暗中詢問的人

"是不是喝太多了?"

"我!..不要!!..你管!",扶墻站了起來的美英搖晃得走了二步

"我來扶你吧?"

被強制勾住肩后,美英無力的倒在那人的肩頭,"我朋友在里面"

"我叫Alice,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回去...送我回去"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