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1

15667浏览    851参与
Ashley

[Jaydick] 恋人太冷淡怎么办?

OOC,小段子,傻白一发完。

*有超蝙,Kontim提及。


***

没和杰森在一起之前,迪克就觉得杰森只是闷骚,可和杰森在一起后,迪克发现:


杰森.陶德,骚是不骚,但闷是真的闷。


迪克曾在一个中国电视剧上看到过,谈恋爱嘛,就是要追求刺激。既然杰森这个大冰山遇到他不会全球变暖自己融化,那就只能靠人见人爱格雷森警官给他加把劲了。


可是每次杰森在做饭时他凑上去,杰森就只会挥手让他滚出厨房。


每次杰森在洗澡时他挤进浴室,杰森只会摁着他给他洗澡(通常情况下)。


杰森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个傻鸟。”


迪克仔细的想了想,好像杰森在正常情况下夸他的次数....好吧...

OOC,小段子,傻白一发完。

*有超蝙,Kontim提及。


***

没和杰森在一起之前,迪克就觉得杰森只是闷骚,可和杰森在一起后,迪克发现:


杰森.陶德,骚是不骚,但闷是真的闷。


迪克曾在一个中国电视剧上看到过,谈恋爱嘛,就是要追求刺激。既然杰森这个大冰山遇到他不会全球变暖自己融化,那就只能靠人见人爱格雷森警官给他加把劲了。


可是每次杰森在做饭时他凑上去,杰森就只会挥手让他滚出厨房。


每次杰森在洗澡时他挤进浴室,杰森只会摁着他给他洗澡(通常情况下)。


杰森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个傻鸟。”


迪克仔细的想了想,好像杰森在正常情况下夸他的次数....好吧基本没有。


迪克郁闷了。于是他有意无意地和提姆提到了这个问题。


穿着宽容T恤,脖子上露出可疑印记,嘎吱嘎吱吃着男朋友送来的小饼干的提姆无辜地表示,自己从来没遇到过这种问题。


我恨这对小情侣。迪克酸溜溜地想。


超人得知迪克的烦恼后,非常热心地以克拉克.肯特的身份到布鲁德海文拜访了他。


“这点我很有发言权,我想,”说到这时,肯特记者的眼里突然闪起了诡异的光,“无论怎么都好,重在坚持,你看我给B每天都送小甜饼,只要大都会没出事,我都来哥谭和他一起夜巡。刚开始可能会觉得不喜欢,可是只要你养成习惯......”


"布鲁斯答应你了吗?"迪克打断道。


超人沉默了。


超人羞愧地逃走了。


所以你所谓的坚持有什么用吗!迪克在心里咆哮。


一天天过去了,迪克的问题还是没能得到解决。


迪克甚至开始怀疑杰森到底喜不喜欢自己了。


杰森是因为拗不过他才和他在一起的吗?


不然为什么每次和他在一块的时候,杰森都显得这么冷漠不耐烦呢?


迪克真的难过了。


所以他一周没去找杰森,吃了一周半的麦片,加了两周的班。


在第三周的第一天晚上,他超时夜巡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了坐在饭桌前,面色阴沉的杰森。


桌上还摆了冷掉的便当。


“你是死了吗?两周都没动静。”


迪克突然鼻子就酸了,张张嘴眼泪就开始在眼里打转。


杰森看到迪克表情不对,表情有些慌张了。他站起来,靠近了迪克。迪克却退后一步跺跺脚,不管不顾地说起来。


“你才死了呢!”他可怜兮兮地带着哭腔,努力憋着眼泪,委屈却一股脑地全从话里冒出来了,“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你就没有夸过我,我想帮你做菜做家务和你一起洗澡你都嫌弃我,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又答应和我在一起,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分....唔!”


杰森扣住了迪克的肩膀,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他的嘴。他相当凶狠地吻着迪克,一边挑逗着迪克的舌头,又急切舔吻撕咬着迪克的嘴唇。


杰森边吻边把迪克推到墙角,紧紧箍在怀里,然后才离开迪克的嘴唇。


“如果你再和我提这个字眼....”杰森俯视着迪克,眼里满是不容拒绝。


“可是....”迪克皱着眉头。


杰森狠狠地叹了口气。


“我很想你,傻鸟。”杰森把迪克整个裹进怀里,低头在迪克的肩窝和侧颈留下一个个湿漉漉的吻,“如果你不想这么多....我会更爱你。”


迪克瞪大了眼睛,这是杰森的表白吗?


“可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


迪克听见杰森说。


FIN.


Az
不愧是大黑祖传的大哥和队长之间...

不愧是大黑
祖传的大哥和队长之间的深厚友谊
前有南硕后有21
忙内看完对着镜头来的这么一下
我仿佛看到了广大嗑21的兄弟姐妹和自己hhhhhh
休:我搞到真的了. jpg
     我的大哥二哥关系真好. jpg

不愧是大黑
祖传的大哥和队长之间的深厚友谊
前有南硕后有21
忙内看完对着镜头来的这么一下
我仿佛看到了广大嗑21的兄弟姐妹和自己hhhhhh
休:我搞到真的了. jpg
     我的大哥二哥关系真好. jpg

shiro

UN village

“我会怀疑你刚刚考过驾照。”崔连准瘫在柔软副驾驶座位里,反光镜前挂的玻璃吊坠再一次颠簸着砸向他锅盖刘海狭长的空隙中。

他调整着安全带的位置,白色西装此刻已经皱成一团被揉过的纸。崔秀彬把着方向盘停车,倒车灯规律地鸣响,伴随着车胎碾压道路的碎石的声音惹人心烦。

车挺稳在路边,崔秀彬解开安全带侧过身去想要拨开崔连准的刘海。崔连准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腕往反方向推,他说:“你开累了吗?”

崔连准握得很松,手指上贴着潮湿的热气,显得滑腻腻的。晚上的光线不是很好,自动亮起的车内灯像是舞会挂在顶上巨型圆球,转动的光聚成圆圈打在主角身上,很符合他们现在气氛,像是演对手戏。

崔秀彬很轻易就把手腕挣脱了,他贴着崔连准的手,手指...

“我会怀疑你刚刚考过驾照。”崔连准瘫在柔软副驾驶座位里,反光镜前挂的玻璃吊坠再一次颠簸着砸向他锅盖刘海狭长的空隙中。

他调整着安全带的位置,白色西装此刻已经皱成一团被揉过的纸。崔秀彬把着方向盘停车,倒车灯规律地鸣响,伴随着车胎碾压道路的碎石的声音惹人心烦。

车挺稳在路边,崔秀彬解开安全带侧过身去想要拨开崔连准的刘海。崔连准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腕往反方向推,他说:“你开累了吗?”

崔连准握得很松,手指上贴着潮湿的热气,显得滑腻腻的。晚上的光线不是很好,自动亮起的车内灯像是舞会挂在顶上巨型圆球,转动的光聚成圆圈打在主角身上,很符合他们现在气氛,像是演对手戏。

崔秀彬很轻易就把手腕挣脱了,他贴着崔连准的手,手指很轻易地填满空隙,然后抓着对方的手指按下座椅旁边的按钮。崔连准这会儿倒是从善如流地仰起身体抱住他。温吞的气息就这样就在崔秀彬的耳垂上,崔连准分明看见那上面有尖锐的两颗红点,像是被笔尖戳破的白纸。他笑笑:“耳朵长粉刺了。”

“被你摸的。”

外面的月色很好。崔连准身上发皱的一团纸早就被丢进垃圾桶了,只剩下一件还算新的白衬衫。后山的风徐徐地着他额前的刘海,他伸展着退坐着,裤腿被沾湿了半圈,紧紧地贴在露出的脚踝上,好在天气还不是特别冷。崔秀彬和他之间隔着一瓶开盖矿泉水,他把刘海撩起来,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然后笑了起来。

“烟花。”

矿泉水沿着山坡慢慢地滚下去,崔连准向下望疏散的城市灯火,宛如蓝色的海面上倒映着金色的火焰,浪潮卷着火焰的声音迎风而来。


shiro

Cherrybullets

他站在湿漉漉的街道旁,劣质的灯光从下而上升起,黏在他细长的小腿上,一直延伸到裙摆下端。所有建筑都像泡在红酒里发胀的馒头,氤氲着慢腾腾发散的热气,只有他金色的别针耳饰像子弹破风,瞄准了他的瞳孔。

他撑着伞的手险些握不稳。他伫立雨中,只是呆呆地透过帘幕看他,看他如何在这一幅印象派的画作中扯着裙摆,握住一位位长相如几何体的人的手。

他站在湿漉漉的街道旁,劣质的灯光从下而上升起,黏在他细长的小腿上,一直延伸到裙摆下端。所有建筑都像泡在红酒里发胀的馒头,氤氲着慢腾腾发散的热气,只有他金色的别针耳饰像子弹破风,瞄准了他的瞳孔。

他撑着伞的手险些握不稳。他伫立雨中,只是呆呆地透过帘幕看他,看他如何在这一幅印象派的画作中扯着裙摆,握住一位位长相如几何体的人的手。


茕虬
本宣!!分级R,参展cp25和...

本宣!!分级R,参展cp25和北京slo15

二宣会公开页数、客图、特典等详细信息

cp25场取小伙伴请加群862022491

场贩预售链接点这里
通贩预售链接点这里

随机掉落签绘XD

文本预览戳这儿,或者进我的主页看【移动迷宫au】系列

本宣!!分级R,参展cp25和北京slo15

二宣会公开页数、客图、特典等详细信息

cp25场取小伙伴请加群862022491

场贩预售链接点这里
通贩预售链接点这里

随机掉落签绘XD

文本预览戳这儿,或者进我的主页看【移动迷宫au】系列

北极圈圈长秦贤🐶
找@pureunn (微博名)...

找@pureunn (微博名)老师约的稿!是AK的Jaydick

找@pureunn (微博名)老师约的稿!是AK的Jaydick

YEON JUN

可说不可说

——第四章——


—————————————————————


自从那晚之后,崔秀彬和崔连准的关系就有了些微妙的变化。崔连准总是有意无意的对崔秀彬撒着娇,崔秀彬也从最开始的害羞脸红变成了间接上手,捏捏鼻子揉揉脸蛋再时不时咬咬耳朵,都已经成为了两个人越来越经常做的事。


可是,两人又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只是默默的把这份喜欢藏在心底,崔连准不敢说,无论是自己原来的身份,还是喜欢崔秀彬的事情。让这些东西永远藏在自己心里吧,崔连准这么想着。


崔连准这天没有和崔秀彬一起出去打猎,准确的说应该是被崔秀彬拦下来了,他好像一直对上次两人遇到意外的事情没办法轻易翻篇,生怕崔连准下一秒就会离开...

——第四章——


—————————————————————


自从那晚之后,崔秀彬和崔连准的关系就有了些微妙的变化。崔连准总是有意无意的对崔秀彬撒着娇,崔秀彬也从最开始的害羞脸红变成了间接上手,捏捏鼻子揉揉脸蛋再时不时咬咬耳朵,都已经成为了两个人越来越经常做的事。



可是,两人又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只是默默的把这份喜欢藏在心底,崔连准不敢说,无论是自己原来的身份,还是喜欢崔秀彬的事情。让这些东西永远藏在自己心里吧,崔连准这么想着。



崔连准这天没有和崔秀彬一起出去打猎,准确的说应该是被崔秀彬拦下来了,他好像一直对上次两人遇到意外的事情没办法轻易翻篇,生怕崔连准下一秒就会离开自己一样。崔连准也懂,也不想让崔秀彬担心,更不想给崔秀彬添麻烦。



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崔秀彬很晚才回来,崔连准一直不放心的在家里等着人,即使困到栽头也没有收回看向房门的视线。“啪嗒——”崔连准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的,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跑下床到了人身边,拽住崔秀彬的袖子不肯放手。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很担心你…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吗?”崔连准微红着眼眶。


“你还要再骗我吗?崔、连、准。”崔秀彬看向崔连准的眼神晦暗不明。


“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怎么…”


“我、说、”崔秀彬抓住崔连准的手腕转身将其压在了门上,一手捏住人的下巴迫使人抬头看向自己。


“你想把自己是狐狸的事情隐瞒到什么时候?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崔秀彬还是没有控制的吼出了声。


“我今天…在林子里打猎发现了一只被吃的只剩皮毛的狐狸,它旁边有和你脚踝上一样的红绳,你敢说,和你没有关系么?”崔秀彬两眼变得猩红,没想到他最愿意相信的人也要瞒着自己。


“…难…咳…难道…你不懂吗?”一滴泪水从崔连准眼角滑落,滴在了崔秀彬的手背上。“为什么…我会知道追我们的是猞猁…为…为什么会有我同伴被吃剩的残骸…”崔连准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弱,刚才还充满生气的脸上布满了泪痕。


“如果…不是我的同伴为了我…你…咳…你还能见到我吗…崔…崔秀彬…我…也不想用我的命换它的…命…我也不想死…可…现实…就是这样…推…推向了我啊…”崔连准呜咽着将所有事实讲了出来,看向崔秀彬的眼睛是那么无助和绝望,他又想起了同伴被猞猁撕碎的躯体,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崔连准只是承受着此刻因为不信任所带来的所有痛苦。


“如果这些都…不足以让你相信…那…我喜欢你这件事…你…唔!!!”


崔秀彬毫无预兆的吻上了崔连准的唇瓣,将人后面的半句话悉数堵了回去,像是占有自己的东西一样毫不疼惜的在人唇上又啃又咬。



崔连准有些羞愤的抬起手就要打过去,却被对面人抢先一步捉住按在头顶。崔秀彬趁着空隙捏住人的下巴一抬成功侵入了崔连准的口腔,灵活的勾住人小舌不断深入掠夺着每一寸城池。



崔连准的呼吸被崔秀彬尽数掠夺,理智防线已经在一点一滴的崩塌。最后,终于还是爱意战胜了所有。崔连准有意的迎合着崔秀彬的吻,被人束缚的双手也变得自由,在身前人的脊背上不安分的游走。



“你…”崔秀彬轻抵着崔连准的额头,怜惜的吻吻人眼角泪痕。



“求你…给我…”崔连准毫无预兆的发情了,虽然说这是狐狸成人后会经历的过程,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此时的小狐狸已经半敞着衣衫靠在崔秀彬的怀里,整个身体透着诱人的粉红色。崔秀彬再也不考虑所有,他只想将身下的人狠狠的贯穿,征服,他想要崔连准的所有。



崔秀彬下身一紧,揽住人腰打横抱起来放在床上,抬腿压着人欺身而上,“崔连准…你只能也必须是我的。”




崔连准笑了,在一波又一波的浪潮中感受着只属于崔秀彬的温度,所有的痛苦在今夜都将被毫无保留的喜欢所淹没。




崔秀彬也喜欢崔连准,甚至比崔连准喜欢自己喜欢的更多。


YEON JUN

可说不可说

——第三章——

           下部

—————————————————————

回到小屋以后,崔连准久久不能够平复自己的心情,崔秀彬强行按着人坐到床上意图让人好好休息,可崔连准只是摇了摇头一句话也不说,最后靠在了墙角屈膝环抱住自己,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崔秀彬对于这件事情也没有多问,只是拿着换洗衣物进了隔间,自始自终都没有告诉过崔连准受伤的事情。崔秀彬泡在木桶里小心翼翼的清洗着身子,尽量避开后背的伤口,还好脸上的擦伤被头发挡住了才不至于那么明显。背部的抓伤好像感染了,不小心沾了...

——第三章——

           下部

—————————————————————

回到小屋以后,崔连准久久不能够平复自己的心情,崔秀彬强行按着人坐到床上意图让人好好休息,可崔连准只是摇了摇头一句话也不说,最后靠在了墙角屈膝环抱住自己,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崔秀彬对于这件事情也没有多问,只是拿着换洗衣物进了隔间,自始自终都没有告诉过崔连准受伤的事情。崔秀彬泡在木桶里小心翼翼的清洗着身子,尽量避开后背的伤口,还好脸上的擦伤被头发挡住了才不至于那么明显。背部的抓伤好像感染了,不小心沾了水的伤口疼的崔秀彬倒吸了一口凉气,拿着换水木盆的手都有些颤颤巍巍。果不其然,木盆砸到地板上的声音惊动了崔连准,可以说几乎在声响出现不超过五秒,刚才还在床铺上的人已经冲到了崔秀彬面前。



“…你…不是…那个…我”崔连准看着泡在木桶里的崔秀彬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也只是拿了人的换洗衣物放在旁边,又帮人重新添了热水以后才放心离开,临走前,看向了人的背影,看到了那道醒目的抓痕。崔连准心里咯噔了一下,颤抖着关上了隔间的门。



崔秀彬清洗完出来以后崔连准就一直盯着他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崔秀彬也不去多想,他只想赶紧把身上的上楼处理好避免让床上的人起疑心。于是便搬着凳子坐到了暗处,半敞着后背衣物准备给自己上药,果然还是蛮费力的,即使能碰到伤口也要忍着疼才可以。



其实崔连准在一旁已经看了好久,最终还是没忍住凑到了人的身旁拿着剩下草药和纱布准备帮人上药,崔秀彬没有拒绝,就这么把后背的光裸皮肤完完全全暴露给人。



崔连准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阻止自己想要哭的欲望,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崔秀彬又怎么可能受伤,一想到这里,崔连准上药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对不起。”崔连准看着他的背影说。



“这是我的本能反应,你不必要和我道歉。”崔秀彬知道崔连准在自责,可他不想让崔连准难过,只能轻声的安慰他。



“如果不是我…你也不…”

“帮我处理一下脸上的伤口吧。”崔秀彬出声打断了面前的人。

“…啊…啊好。”



崔连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坐的离人更近了一些,拿着药水仔细的在人脸上擦拭着,崔秀彬温热的呼吸时不时喷洒在自己鼻尖,这让崔连准不由得耳根发红,心跳也因为如此的“撩拨”而越来越快。



好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一样,崔连准猝不及防隔着刚贴上纱布的伤口落下一个轻吻,轰的一声一颗原子弹在崔秀彬的脑袋里炸开,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疯狂跳动,只因为刚刚面前人的小小动作。



崔连准亲完就后悔了,还是容易害羞的性格,所以给崔秀彬上完药以后马不停蹄的钻回了被窝,不敢和那人再讲一句话。完蛋完蛋,崔秀彬以为我是变态怎么办啊,崔连准心里这么想的。



崔秀彬看着在被窝里缩成一团的人不由得想笑,明明是崔连准亲了自己,怎么现在倒害羞起来了。他蹑手蹑脚的爬上床侧躺在崔连准旁边看着人的后背,伸手揽住人腰将人抱在了怀里。



崔连准着实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推开人的手。



“我不舒服…好冷…我可不可以抱着你睡…”或许真的是因为身体的不适,崔秀彬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软软糯糯,他把脑袋埋在崔连准的颈窝取暖,柔软的头发不经意间扫过崔连准的脸颊。



崔连准哪抵得住如此的“诱惑”,理智什么的早就抛在脑子后面了。崔连准缓缓地转过身子和人面对面,避开人的伤口将崔秀彬紧紧抱了个满怀,待到怀里人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才松了口气,低头在人耳边请问一下道了晚安,这才舍得安心入睡。



是不用道明便懂得心思,你知道,我也知道。

这一夜,什么东西又有了变化,是悸动的心在夜晚相互温暖着彼此吧。

YEON JUN

《可说不可说》

  第三章(上)

————————————————————

崔连准最近感觉到自己好像越来越不对劲了,虽说是每天习惯了崔秀彬早出晚归,其实是一分钟见不到崔秀彬都感觉无比煎熬,虽然他总是打着不能吃人家嘴软的旗号要求和崔秀彬一同出去打猎,但每次都被人用一句“伤都没好要给我拖后腿”的话分分钟驳回,崔连准,也是苦不堪言啊,被强制休息的他也只能乖乖的呆在家里了。

不知不觉离上次被抱回这里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崔连准在家也白吃白喝几个月了。这天早上,崔秀彬又早早的起来收拾要去打猎,还在床上睡着的人一听到有动静立马翻了个身坐了起来,迷迷糊糊的嚷嚷着。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我不管,我都呆了快多长时...

  第三章(上)

————————————————————

崔连准最近感觉到自己好像越来越不对劲了,虽说是每天习惯了崔秀彬早出晚归,其实是一分钟见不到崔秀彬都感觉无比煎熬,虽然他总是打着不能吃人家嘴软的旗号要求和崔秀彬一同出去打猎,但每次都被人用一句“伤都没好要给我拖后腿”的话分分钟驳回,崔连准,也是苦不堪言啊,被强制休息的他也只能乖乖的呆在家里了。


不知不觉离上次被抱回这里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崔连准在家也白吃白喝几个月了。这天早上,崔秀彬又早早的起来收拾要去打猎,还在床上睡着的人一听到有动静立马翻了个身坐了起来,迷迷糊糊的嚷嚷着。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我不管,我都呆了快多长时间了哎哎,你再不让我去就不合理了吧?”崔连准终于是逮到机会了。


一大早面对着崔连准狂轰滥炸一样的嘴炮,崔秀彬是极其头疼的,揉揉自己绷紧的太阳穴有些无奈的看着人,“好了好了,我带你去就是了,看你精神这么好也是没什么大问题了。”崔连准开开心心的朝人比了个耶以后,一蹦一跳的坐到旁边烤火去了。


崔秀彬正忙着削竹箭呢,眼巴巴看着对面人一溜烟跑过来帮自己拉弓弦,不得不说这小孩正经起来倒挺讨喜的。   作者os:所以,这就是你光明正大盯着人家的理由了?!


“再看我真的会以为你爱上我了的,崔秀彬。”系好弓弦的崔连准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话可把对面人给吓到了,其实自己也是害羞的要死吧,还强撑着面子非要呛一下人,这下好了,要不是背对着崔秀彬,通红的耳根可就藏不住了吧。


崔秀彬倒也好不了多少,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没有蹦出来半个字,慌慌张张收拾完东西拉着崔连准就出门了,一路上愣是一句话都没讲。红着脸的样子可把崔连准给高兴坏了,心里别提多得意。


打归打,闹归闹,两人的正事还是打猎。一天下来也收获了不少,什么野鸡野兔还是有的。眼看着天色也不早了,崔秀彬担心身旁人吃不太消,还是决定早点回去。


“我们回去吧,你好像很累的样子?。”崔秀彬有些担心的握住身旁人的手,将人往身旁带了带。


“我没事…我们…”崔连准突然就停住了脚步,望着面前那片灌木丛不由得后退了几步,“有东西靠过来了…快走!”


“什么?哎…”崔秀彬的后半句话被硬生生堵了回去,崔连准拉着他跑的实在太快了。为什么呢?狐狸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天敌不警觉,即使是变成人崔连准也明白,自己的气味依然会被闻出来,也就只有崔秀彬这个傻子才会不知道。


人终究还是跑不过四腿动物的,两个人瞬间已经被四五只猞猁包围了。崔秀彬下意识摸了摸身后背着的竹筒,幸好,还有几只竹箭,他伸手拽住崔连准拉到身后,对面的几只早已按耐不住扑了过来。猎手是不容小觑的,崔秀彬眼疾手快揽着旁人的腰向后撤出好几步跪倒在地上,一瞬间已经射出三只竹箭直中猞猁心脏,另外两只因为同伴被杀更是红了眼睛,张牙舞爪的又向两人扑来。


崔秀彬一个侧翻与崔连准倒向两边,拿出匕首刺向了猞猁脖子,一招毙命。等等,崔连准呢?他有些慌了。此刻他所担心的人已经被最后一只猞猁一步步逼向山坡边缘。


“我知道你是狐狸,上次那个是你的同伴?这次,你也去陪他好了。”是上次那群猞猁,那群…杀了自己同伴的猞猁,崔连准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没想到自己的小命还是要在这里终结了,再见了爸爸再见了妈妈再见了崔秀彬balabala,能够想到的人已经全部被说了一遍。  作者os:你是孤儿,哪里来的爸妈?   崔准:你管我!


“小心!”随着一声惊呼,崔连准只觉得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翻滚了几圈,没有预料中的撕咬声,好像听到了背部撞击的声音和衣料撕扯的声音。崔连准吓坏了,愣愣的睁开眼睛只听见崔秀彬晃着自己的肩膀叫自己的名字。


“你是傻子吗?躲都不会躲的?!”崔秀彬见他这副样子忍不住吼了出来。


“对不起…”崔连准看向崔秀彬红了眼眶,一下子扑进了人怀里,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因为害怕吗?还是因为被吼了?好像都不是。


崔秀彬一下子也没了脾气,抱着人的手臂渐渐收紧,现在的崔连准对崔秀彬来说就像随时会破碎的洋娃娃一样,那么容易受伤。崔秀彬轻抚人后背柔声安慰着,“都没事了,都没事了,我带你回家。”


Frostwar

【Jaydick】五次Jason找Dick,四次Dick拒绝了 06

前文:Chapter 01

          Chapter 02(上)

          Chapter 02(完)

          Chapter 03(上)

          ...

前文:Chapter 01

          Chapter 02(上)

          Chapter 02(完)

          Chapter 03(上)

          Chapter 03(完)

          Chapter 04被屏蔽了微博见

          Chapter 05







Dick回家的时候是午夜,疲惫地拽了拽紧身衣领口,朝Bruce的房间走去。

Bruce不想让他进去,他知道这点,仍旧固执地例行问候,去看望发情的Omega,看他是否能够结束这次不同以往的漫长的发情期。

有时候,他的好心变成一种残忍,他小心地维系着平衡,让自己不过度介入,否则,他会忍不住搬回韦恩庄园,想着,他能分担一部分的责任。

Jason靠坐在Bruce房门边的墙根,手臂环着自己的膝盖,脑袋埋在手臂里,拦去了Dick的去路。

这种示弱的姿势,在Jason过去犯错的时间里很稀少,Bruce如果教训了他,他会理直气壮地嚷回去,这让他在歧路上越走越远,Jason以不断挑衅权威的姿势来测试他们容忍度,直到失去了自己的方向。

直到他们每个人开始戒备地对待他。

直到……

Dick将手覆在他的发丝上……

柔软。

他刚回家,

Dick忘了对他说:我很高兴再见到你。

开始的时候,Bruce发现他的身份,他是兴奋的,然而,Jason的恨意就像失控的火车恶狠狠地砸过来,那些扭曲的愤恨,那些不解、恼怒、敌意,喷薄而出,到最后,他们每个人都像被硫酸泼过一样,变得怪异不堪。

Jason一边帮Bruce挡着子弹,一边和Bruce扭打在一起。

他一边帮着Bruce,一边拦住Jason杀人,试图缝合彼此的关系。

当他找到Jason准备说服他的时候,只得到了讥笑。

“这跟你无关!”

“你永远那么滑稽吗?”

“是不是还打算说段笑话逗乐我们,然后我就和Bruce重归于好?”

“你知道吗。”

“你能不能做好你的夜翼,而不是试图继续当蝙蝠侠的助手?”

“罗宾已经死了!”

“现在是红头罩!”

作为他的继任者——前继任者。

Dick在某段时间里一直很讨厌这位继任者,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他并不是唯一,罗宾的制服是可以继承的,但是当Jason不再是罗宾,试图撇清与他们关系的时候,监视、戒备、追捕红头罩一点也不有趣。

他看着Jason对着自己的床打招呼,对着自己的枕头打招呼,对着自己的桌子打招呼。

他看着Bruce同样在监视屏前望着Jason对着公寓里的物件打招呼,望着Jason一个人对着电视屏幕拿着一桶爆米花重温已经看过无数次的电影。

第二天夜里,他们继续对抗彼此。

阿福的称呼仍然是“Todd少爷”,Bruce与他对Jason的称呼只是Jason。

脆弱。

他想起Bruce抱起Jason回家的那一晚,鲜血从Bruce指缝间流下,沉郁的悲痛浓得化不开,无尽的绝望蔓延在他眼底。

回忆扼住他的喉咙令人窒息。

“Jason,回自己的房间里去睡。”

“我没有房间。”迷迷糊糊地Jason咕哝着。

“你有。”Dick强硬地答道,“跟我的在一起。”

“Dick?”Jason努力睁开眼迷惘地望着他。

Dick用手触碰他的脸,温热的。

“回房间睡。”Dick轻声说。

Jason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大概真困了,摸着记忆走向自己的房间,Dick跟在他身后,直到他打开那扇门,半睁半闭着眼倒向床铺上。

一片白色。

这儿很久没有人了。

自从Jason……之后,Dick偶尔回来是在客房过夜。

Dick坐到床的另一边,将紧身衣脱掉,侧躺在Jason身边,听着他的呼吸,静静地注视着他的脸。

已经有些陌生的脸。

呼吸……

Bruce不会说,他可以说。

“Jay,欢迎回家。”

自然没有回应。

他闭上眼,在Jason身边睡着。

Jason翻了个身,躺在白色的床单上,望着房间的天花板,他和Dick的房间,阿福一直坚持让他俩住在一起,因为他不想在Dick回来的时候再打扫一间房子。

小鸟已经离巢,Dick回来的时间不多,绝大部分的时间属于他。

现在,阿福用白色的防尘罩遮住一切,大概,是因为他很久没回来了。


*

The first is always first

the second is forgotten

the third is initiative

the fourth is his son.


Frostwar

【Jaydick】五次Jason找Dick,四次Dick拒绝了 05

前文:Chapter 01

          Chapter 02(上)

          Chapter 02(完)

          Chapter 03(上)

          ...

前文:Chapter 01

          Chapter 02(上)

          Chapter 02(完)

          Chapter 03(上)

          Chapter 03(完)

          Chapter 04





Jason爬上韦恩庄园高高的围墙上,实际上,他正在爬。

面前是熟悉的围墙,他能背出墙上的防御措施,这能让他畅通无阻地进去。

他在庄园外面对着高墙,踢着脚下的草坪,蹂躏着绿色的植被,让他的军靴染上些许草色。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虐待那块草皮。”

温和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Jason看向空中,红色的披风拖在他身后,长长地垂落在小腿部,让对方显得无精打采,耸拉着精神般在空中停顿着。

Jason不是Dick,他对外星人冷淡地扫了一眼,重新虐待起那块草地。

他的烦躁并不因此得到疏解,他陷入一种更加沮丧与情绪波动中。

Jason转身就走,Clark叫住了他:“你不进去吗?”

“你很喜欢多管闲事?”Jason朝他龇牙!

“我也不知道。”Clark与他同样陷入一种苦恼中。

“能帮我将这瓶血清带给B吗?”他一瓶玻璃小试管递给Jason,Jason将手揣进口袋里,防备地盯着他。

“这是我的血清……B……”Clark停顿着,似乎在挣扎着什么,“Bruce可能需要。”

“他不需要,他是Batman。”Jason拒绝。

有阿福有Dick,甚至他自己都可以进去,他不明白超人为什么让他转交东西给Bruce。

Clark露出一种痛苦以至于显得有些丑陋的神情,像一种滑稽哭泣的符号。

“他不会需要。”Clark重复一遍,蓝色的眼睛如同他暗淡的神情陷入一种自我认知否决里。

像太阳一样的男人失去他的光芒,让Jason烦躁地将视线停留在靴子上。

“他会需要的。”Clark出尔反尔,落到他面前,将试剂管别到他夹克口袋里,Jason没拒绝。

他真讨厌什么狗屁Alpha,Omega,这些无聊的生理性特征,这两种性征的人就像落在煎锅里,每天被无聊的信息素和情绪化充斥着,活得就像一出肥皂剧,吹得五彩斑斓的泡泡,充斥着爱情,信息素,精神链接!甜美的,性感的,浪漫的!

狗屎!其实活得一团糟!

他想做腺体摘除手术。

Jason利落地黑掉防护网,翻过墙,Clark随着他升起又停在围墙上,月色惨淡淡地为他镀了一层银色,让他的表情黯淡成一种窒息般疼痛感的凝视,直至某间屋子。

Bruce让每个人都黯淡无光。

Jason轻松地到了窗台,推开窗……

两枚蝙蝠镖瞬间钉在他手边!

Bruce坐在床上对他沉着脸。

“滚!”

Jason无视他的脾气,走到他面前,将Clark的血清扔给他。

“你是不是真的想让我滚?”

或者你希望我从来没复活?

一丝痛楚击中他的胃部,就像Bruce脸上划过的一闪即逝的情绪。

“我有时嫉妒Dick Grason,”

我有时恨你。

“我是不是永远得不到你的信任,哪怕你已经被那个外星人标记了,”

你见到我第一反应还是让我滚?

Bruce那么聪明,能猜出他没说出口的话,他瞪着落在他毯子上的小小试剂管,既不摔碎它,也不拿到手。

只要一针将Alpha的血清输送他体内,断断续续折磨他十几天的发情期就能结束了,他被发情期折磨的失重,眼眶微微陷进去。

“操他的!”

“谁让你过来?”Bruce的语气有了松动。

“不知道,也许在发疯呢!”Jason接话讽刺,反正他都死了一回了,精神本来就不正常,他这可怜巴巴想要得到蝙蝠侠认可的情结非常适合被扔进棺材里,却偏偏喜欢时不时地冒出来。

“你需要食物,你还需要洗下澡,那些Omega味道甜腻地让人恶心。”

他得到了Bruce阴鸷的眼神,Jason只得转移话题:“我想做个腺体手术,Alpha什么太影响判断力”

“你现在也没啥判断力。”Bruce踹开毯子,Jason将视线转移到地上,等Bruce洗漱完毕,Jason就像以前犯错般垂着脑袋站在他床边,也不说话,只用一种内疚的姿势示好着。

这让Bruce想起了以前,他还是他的搭档,在他们合作的后期,这种行为越来越稀少。

“阿福在哪?”

“不知道。”

Bruce将试管重新扔给他:“去分析。”Jason一伸手接住。

换一句话来说,滚吧,别让他心烦。

Jason用食指和拇指夹住试管,凑到眼前,看了看:“逆向分析?”

Bruce没回答他。

“为什么不直接注射?”他不死心又问,他有时候就是过于期待Bruce能给他回答。

而不是转身离开,他心底的声音挖苦他。过于执着于Bruce的认可。

即使他知道答案。

“我已经依赖他够多的。”

Batman需要罗宾的原因是他需要一位助手,因为他不肯信任别人。

Jason在蝙蝠洞里扫描了血清,回到Bruce的房门前,他将资料从门缝里塞进去,自己坐在离门不远处的墙根边,也许Bruce需要他。

这是Jason Todd习惯做的。

在某一段时间里。

他将脑袋埋在膝盖间,无视掉从Bruce房间里透出的光,他讨厌Bruce Wayne。非常。


YEON JUN

可说不可说

——第二章——


从本章开始旁白视角。


崔连准有意识的醒来以后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浑身的酸痛感险些让强撑起身子的他从床上栽下去,好在身旁一双有力的手将其牢牢抱住才避免头顶开花。


崔连准知道,自己一定是被别人救下了。天生的警觉不由得让他和对面人保持着一定距离,崔秀彬却只是好笑的看着他,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丝生气,又或许是看出了崔连准的敌意,崔秀彬耐心的看着崔连准解释道,“我把你抱回来的时候你都已经昏过去了,伤口还流着血,幸亏及时帮你止住敷了药,不然可就要留疤了。啊对了,我叫崔秀彬,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叫什么名字?”


“崔连准.”他有些艰难的开口回答,仿佛说出一个字喉咙就会起火一...

——第二章——


从本章开始旁白视角。


崔连准有意识的醒来以后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浑身的酸痛感险些让强撑起身子的他从床上栽下去,好在身旁一双有力的手将其牢牢抱住才避免头顶开花。


崔连准知道,自己一定是被别人救下了。天生的警觉不由得让他和对面人保持着一定距离,崔秀彬却只是好笑的看着他,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丝生气,又或许是看出了崔连准的敌意,崔秀彬耐心的看着崔连准解释道,“我把你抱回来的时候你都已经昏过去了,伤口还流着血,幸亏及时帮你止住敷了药,不然可就要留疤了。啊对了,我叫崔秀彬,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叫什么名字?”



“崔连准.”他有些艰难的开口回答,仿佛说出一个字喉咙就会起火一样的疼,皱眉的小动作在崔秀彬眼里倒是看的一清二楚。


“你不用那么提防我的,我只是个长期在这里捕猎的猎手。不过,你怎么会一个人在林子里,还受了伤,这里附近应该没有什么村庄才对。”


“我…我偷跑出来的…不小心绊倒滚下了山坡,”不想告诉他自己是狐狸的秘密,只能支支吾吾的用借口搪塞过去。


“那你的家在哪里,如果不远的话我这几天可以送你回去,”崔秀彬依依不舍的抛着自己的问题。


“我没有家。”话一出口便让对面的崔秀彬愣了足足有三秒,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戳中了别人的痛处,崔秀彬感到有些抱歉。


“嗯,那你以后就跟我留在林子里打猎吧,反正我一个人也挺无聊的,就当作是交朋友吧?”崔秀彬瞪着好看的兔子眼睛看着崔连准。


“…嗯,谢谢你。”崔连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答应的过于爽快,可是一看到对方那双眼睛就拒绝不了任何请求,他不由得感到奇怪。


“哦对了,你的脏衣服我帮你换掉了,不然伤口容易感染,还有啊,要把这个喝了。”崔秀彬把刚煮好的热粥端到崔连准面前。


事实上崔连准根本没有听进去对方的后半句话,一想到全身上下都被崔秀彬给看光了不由得有些耳根发热,心里叫嚣了半天才注意到面前放着的热粥,算了,万事还是吃!饭!要!紧!


鬼知道崔秀彬为什么在崔连准吃饭的时候一直盯着他,把崔连准看的都快不好意思了,只能用眼神表示着抗议,崔秀彬倒不以为然,也只是笑着吐了吐舌头,表示自己非常无辜。他只好忍着想要一拳上去的冲动假装淡定的喝完了粥,然后便一声不吭的钻进了被窝里。崔秀彬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看向床上的人,不禁有些感慨。


“哎哎,长的这么好看还不能多看两眼了真的是——”


YEON JUN

可说不可说.

脑洞大开,勿上升真人。

短不短看后续发展及脑洞

逃亡小狐狸崔连准×善良猎手崔秀彬

——第一章——

—————————————————————

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喜欢上了你呢?

也许是寒夜中你把我抱回家的时候吧。

家,或许我是可以这么称呼它。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这片森林里生活下去的,印象里貌似只有几只同类朋友,为了躲避天敌的我们长时间以来只能不断选择新的生存地,频繁的奔波后,也就没有活下来多少了。无非是被捕杀,饿死或是病掉,最后也就只剩下了我和另一只小狐狸。

野生动物的安稳日子是过不久的。

和同类在觅食的路上碰到了一群猞猁,没有任何思考时间的我们转身就逃,那

脑洞大开,勿上升真人。

短不短看后续发展及脑洞

逃亡小狐狸崔连准×善良猎手崔秀彬

——第一章——

—————————————————————

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喜欢上了你呢?

也许是寒夜中你把我抱回家的时候吧。

家,或许我是可以这么称呼它。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这片森林里生活下去的,印象里貌似只有几只同类朋友,为了躲避天敌的我们长时间以来只能不断选择新的生存地,频繁的奔波后,也就没有活下来多少了。无非是被捕杀,饿死或是病掉,最后也就只剩下了我和另一只小狐狸。

野生动物的安稳日子是过不久的。

和同类在觅食的路上碰到了一群猞猁,没有任何思考时间的我们转身就逃,那些家伙却依旧是紧追不舍,慌乱逃窜的途中已是耗费了所有体力。身后的猞猁已经渐渐逼近了,“准,待会儿什么声音都不要发出来,你只往前跑就够了。”我还没有来的思考它话中的意思便被撞下了一边的小坡,随后上方便是一阵血腥的撕咬声,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这场追捕的结局,它、死、了。

夜晚来临了,我拖着透支的身体在大雪中艰难的行走,肩膀上利石划破的伤口不断渗出鲜红的血液。随着一道白光闪过,刚在几乎没有生气的狐狸瞬间化作了人形瘫倒在厚厚的雪层中,冰凉的雪混杂着血液渗透了衣袖。生命已经在一点一滴的流逝了,好像有谁在叫我,又好像有谁抱住了我。我已经没有过多的力气去思考这些,秉着仅存的一丝理智扯住了身上人的衣角,“救救我吧…求你…”之后,便是无尽的安静。

快乐咸鱼每一天

桶哥的车车终于到了
桶哥带着大少飙车x
被提宝看见了
后来桶哥把提宝的车车抢了x
变成大少骑着桶哥的摩托车带着提宝飙车了
提米: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车底

桶哥的车车终于到了
桶哥带着大少飙车x
被提宝看见了
后来桶哥把提宝的车车抢了x
变成大少骑着桶哥的摩托车带着提宝飙车了
提米: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车底

懒人子鳄

真的,谁有泰坦第一季资源啊,有人理我么?大少二少就好好嗑啊。

评论已经收到了,谢谢热情帮找资源的朋友们。

真的,谁有泰坦第一季资源啊,有人理我么?大少二少就好好嗑啊。


评论已经收到了,谢谢热情帮找资源的朋友们。

北极圈圈长秦贤🐶

是ak的21,十几秒摸鱼,BGM是斯德哥尔摩情人()

是ak的21,十几秒摸鱼,BGM是斯德哥尔摩情人()

Ashley

【Jaydick】That Bloody Love 1~4

吸血鬼!Jason ×警察!Dick

Summary:  为了防止杰森继续去捕猎,迪克成为了杰森的血源——但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俗套的套路,尽量去甜的甜饼,OOC预警

01
布鲁德海文最近人口失踪案突然数量飙升。
迪克.格雷森警官手里拿着一沓报告,颇为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失踪人口基本上都来自于贫民区,大多数都有案底,要不就是街头混混。”芭芭拉从档案室出来,手里拿着刚调出来的数据文件夹,草草翻阅了一下。
迪克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所以…………我们还要继续跟进吗?”
迪克无语地看着芭芭拉。

02
既然警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本着众生平等的好警官迪克.格雷森先生只能独自...

吸血鬼!Jason ×警察!Dick

Summary:  为了防止杰森继续去捕猎,迪克成为了杰森的血源——但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俗套的套路,尽量去甜的甜饼,OOC预警

01
布鲁德海文最近人口失踪案突然数量飙升。
迪克.格雷森警官手里拿着一沓报告,颇为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失踪人口基本上都来自于贫民区,大多数都有案底,要不就是街头混混。”芭芭拉从档案室出来,手里拿着刚调出来的数据文件夹,草草翻阅了一下。
迪克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所以…………我们还要继续跟进吗?”
迪克无语地看着芭芭拉。

02
既然警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本着众生平等的好警官迪克.格雷森先生只能独自出马,一探究竟。
迪克顺藤摸瓜,一路找到贫民区腹地最深的一条巷子里——根据报告,几乎所有的失踪案件都在这里发生。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在这等到深夜,然后一举抓住罪犯,把他击晕带回警局。
迪克躲在巷子深处的垃圾桶后等待着。午夜十二点过去没多久,迪克便听到了巷口逐渐清晰的脚步声。他小心翼翼探出头,看到一名牛高马大的男子朝着巷子深处走来。
迪克悄悄握住了枪。
突然,距离迪克不远处一阵强光闪过,使他条件性反射地闭上了眼睛。紧接着,男子撕心裂肺地尖叫声吓得他从垃圾桶后蹿了出来。迪克猛抽出枪,对准前方厉声喝到:“不许动!”
可男子已经倒在地上没了气。
迪克急忙冲上去,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看来,布鲁德海文警局还没有完全烂透...”
迪克在晕过去前,听见这个黑影低低咕哝了这么一句话。
03
所以,失踪案的罪魁祸首根本就不是个人。
迪克愤恨地攥住柔软的被子,瞪着面前的人,噢不,吸血鬼。
迪克在这间陌生的卧室醒来之后,这个叫杰森.陶德的吸血鬼(罪魁祸首!)就凭空出现了。(是的,凭空出现!)他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可迪克就是抓不了他。
主要是因为——他被拷在了床上,以及他的警服和装备都被杰森收走了。
杰森饶有兴趣地看着气到满脸通红的迪克,他在床沿坐下,问:“你就这么想抓住我?”
迪克哼了一声,怒视着好整以暇的杰森。
“我想你应该看过那些失踪人口的档案吧?”杰森双臂撑在迪克两侧,俯视着他,“毒枭,抢劫犯,小偷....你不觉得我这是在为民除害吗?”
迪克毫不示弱地瞪回去:“这是两码事。”
杰森似乎被迪克逗笑了。“如果这真的是两码事,”杰森伸手拨了拨迪克前额地碎发,后者则有些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警局怎么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迪克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镇定一些:“这不是你杀人的理由!”
杰森这回真的被迪克逗乐了。他在喉咙里哼笑了一声,拨弄迪克头发地手猛地落在迪克脖颈,猛然收紧。
“既然你这么想当英雄,”杰森轻松地说着,眼里却比北极的冰雪还冷,手上的力道也逐渐加大,“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警官。你来替他们当我的血牛,我就不继续捕猎他们,你看怎么样?”

 

04

我一定是疯了才会答应他。

迪克绝望地想。

此时的吸血鬼正把迪克搂在怀里,压在床上,脑袋在迪克的肩窝里磨蹭着。迪克感觉到杰森尖利的牙齿在他的颈窝舔吻逗留,压在他后颈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地安抚着。

杰森用力舔了一下迪克的耳根,感受迪克逐渐变高的体温。迪克在他的怀里细细的发抖,像某种受了惊的小动物。“你闻起来和他们不一样,警官。”杰森叹息着,“那些喽啰……他们的味道令我作呕。”

“可你就不一样……警官,你的味道真的很甜。”杰森贴着迪克的脸,着迷地嗅着迪克的味道。

“要……要吸我的血就快点,别磨磨蹭蹭的……啊!”尖牙刺破皮肤的感觉让迪克瑟缩了一下,很短暂,但却不疼。杰森的体温逐渐升高,压在迪克身上,沉重而又温暖。

吸血鬼也会有体温的吗……?迪克在逐渐烫人的怀抱里迷迷糊糊地想着。他的意识似乎逐渐被抽离出他的躯体,而躯体似乎也逐渐融化在杰森的手臂之间。模糊中,杰森放开了迪克,墨绿色的双眼凝视着他,仿佛要把迪克吸进去。

杰森带茧的指腹轻轻擦过迪克的眼睛——吸血鬼也会有体温的吗?

迪克再次失去意识之前,这个问题还模模糊糊地逗留在他的脑海里。

 

TBC


快乐咸鱼每一天

dick:小翅膀!
Jason: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
乐高太可爱了呜呜呜

dick:小翅膀!
Jason: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
乐高太可爱了呜呜呜

丽锦橙
🍊Yakamoz
记录一下即将21的自己

记录一下即将21的自己

记录一下即将21的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