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12

6207浏览    45参与
我罗的钻石耳钉

呜哇今天我的212太甜了,我爱叨叨!

呜哇今天我的212太甜了,我爱叨叨!

Joslyn

论他们是如何脱单的

光棍节快乐啊单身贵族们!


我一个没对象的人竟然还要在光棍节给cp搞对象,心好累,感觉不会爱了~┐( ̄ヮ ̄)┌


------------------------------------------------------------------------------------

01.【三代蝙超】

凶凶的超人从天而降,胖胖强壮的蝙蝠侠一下子就撞上了钢铁之躯。


凶凶超像手撕包菜一样撕开了那两扇只有把小记者卖到韦恩家做男♂仆才能买得起的车门。


蝙蝠侠跳出蝙蝠车,直面非要飘在空中以增强自己的(身高)气势的超人:“Tell me,do you have any money?

光棍节快乐啊单身贵族们!


我一个没对象的人竟然还要在光棍节给cp搞对象,心好累,感觉不会爱了~┐( ̄ヮ ̄)┌


------------------------------------------------------------------------------------

01.【三代蝙超】

凶凶的超人从天而降,胖胖强壮的蝙蝠侠一下子就撞上了钢铁之躯。


凶凶超像手撕包菜一样撕开了那两扇只有把小记者卖到韦恩家做男♂仆才能买得起的车门。


蝙蝠侠跳出蝙蝠车,直面非要飘在空中以增强自己的(身高)气势的超人:“Tell me,do you have any money?”

超人理直气壮道:“No, but you have.我能帮你打工。”

蝙蝠侠沉吟片刻:“会暖♂床吗?”

超人露出了自信满满的笑容:“会♂!”

蝙蝠侠也笑了:“成♂交!”


他们都笑了,包括蝙蝠洞的阿福爷爷。



02.【二代蝙超】

自从跟大都会的蓝大个建立友好合作关系后,布鲁斯时不时就会对小记者的公寓和公司不请自来那么一两次。


真的只有一两次哦!


只不过一次的时间是一个月罢了。


只不过每个月都会有那么一两次罢了。


咳咳,那什么,言归正传。


今天,11月11日,布鲁斯以要去大都会跟克拉克“交♂流交♂流”同事间的感情为由,在阿福爷爷欣慰的目光中,逃掉了那杯墨绿深绿浅绿三绿分层的升级版蔬菜汁。


他慢慢悠悠踱到小记者的工位上,却看到应该认真工作的小记者,正对着满桌的鲜花、巧克力、小蛋糕以及一系列的小礼物苦恼。


布鲁斯脑中的布鲁西宝贝儿和蝙蝠侠眼睛一眯,觉得事情并不简单,甚至还有点危机感。


“Hi,克拉克。”

“Hi,布鲁斯。”小记者毫不走心的回答,甚至只回头看了他3,17秒!布鲁斯眼睛微微一眯,觉得事情有点严重。


到底哪个精神错乱的崽子刚跟他抢人?!不知道这只氪星人已经被他预订了吗?!

布鲁斯靠近克拉克,在他的肩膀轻轻捏了下,“克拉克,这是怎么回事?”

克拉克委屈巴巴的回头看着他,“布鲁斯,今天是11月11号。”

“所以?”

小记者抱住布鲁斯的腰,把头埋在他的好友的腹肌上(隔着衣服的那种),“他们祝我‘光棍节’快乐(。•́︿•̀。)”

“为什么只送你?”布鲁斯尽量憋住不笑,摸着这只求安慰的大金毛的脑袋。

“因为他们都有对象,就我没有!”小记者的声音听起来悲愤欲绝。


布鲁斯抬起头,周围人憋着笑朝他点点头。布鲁斯想了想,他捧起小记者的脸,那双深情的琥珀色眼睛直直映入氪星人心底,他在克拉克那两片饱满的唇瓣上印上一吻,“现有一有权有势有钱有颜温柔体贴痴情不改的对象送到你面前,要不要?”

克拉克拉了拉布鲁斯的领带,示意他凑近一点,用他们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问道:“那我有了这个对象后,蝙蝠侠还会让我滚出哥谭吗?”

“Emmmmm,”布鲁斯故作苦恼,但他脸上眼中的笑意多得快要,不,是已经溢出来了,“肯特先生是去谈恋爱的,邪恶的老蝙蝠无权过问~”

“那这个对象我要了!o(*////▽////*)q”


然后布鲁斯当着全报社人的面,表演了近半小时的什么叫做“花花公子的吻技”。


同事们:虽然有对象,但我为什么还是想举起手中的火把呢?



03.【超蝙】

某天(对,就是这个万恶1111)在瞭望塔聊天的时候,突然聊起了各自的择偶标准。


当大家问到超人时,月初就把全部工资贡献给房租和战损的贫穷小记者悲愤的把手机拍在桌上,“谁帮我清空购物车,他或者她就是我的‘亲爱的’!”


路过的老蝙蝠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拿起超人的手机,在上面点了几下,留下一句“亲爱的,今晚庄园等你”就飘然而去,只留下一个这样((*/∇\*))的酥皮,和一群这样(Σ( ° △ °|||))的同事。


啧啧啧,套路啊都是套路啊!



04.【白灰】

蝙蝠侠正与超人对峙着,他的胳膊上还挂着一套红蓝色的制服。


“超人,你要怎样才肯换回它!”

衣品超好的大白看了看蝙蝠侠,又看了看自己这套史上最帅的制服,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要把你葬进我家祖坟。”

“容我提醒,你家并没有祖坟。”

“那我要葬进你家祖坟。”

“难度有点大,要进我家祖坟必须得是我家的人。”

“那我入赘韦恩家。”

“成交!”


超人点点头,严肃的说道:“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签个合同。”

蝙蝠侠也严肃道:“我觉得很有必要。”

“很好,那我们去领证吧。”

“好。”


于是,超人和蝙蝠侠手牵着手去领证,正义领主什么的,不存在哒!



05.【绿红】

中城有一家超好吃但也超贵的餐馆打折,不过要两人才能打折。


于是巴里拉着哈尔一起去,去到那里才发现原来只有情侣才能打折。


巴里抱着哈尔的胳膊,“我们是我们是!”还“吧唧”一口亲在哈尔的脸上以示证明。


最后,闪闪吃到了一顿最好吃的晚餐,而哈尔则收获了天使男友。


听说,中城吉祥物是这么解释的:“哎呀,我觉得情侣的福利太多了!反正我们俩都没女朋友,哈尔又不会介意。你不会介意的吧,哈尔?”

英勇无畏的绿灯侠微微一笑,“当然不会。”


然后他俩装着装着就装了一辈子。



06.【Wonder Steve】

戴安娜闯进特雷弗上校的办公室,一掌拍在特雷弗上校的办公桌上,气场开足,“我要你做我的压岛丈夫!”

“如果我不答应?”史蒂夫眼含笑意的问。

戴安娜扳了几下手指,她打量着上校被桌子掩盖的部分,同时还舔了舔自己红润的嘴唇,笑得活像个流氓头子,“那我就现场办了你!”

史蒂夫特开心向她张开怀抱,“来吧。”


助理看着被拉上的窗帘,宣布大家可以提前下班了......也许,明天、后天、大后天的班也不用上了......吧?


助理想了想刚才那位女士进去时带着的那条鞭子,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不得不说,助理挺明智的,但他还是错估了时间,因为在此后他一直没有见到他的上司,直到一个星期后......



07.【212】

迪克一来到警局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用眼神无声的询问了一下他的同事们,同事们指了指他的位置——一个气势汹汹的白毛坐在他的位置上。


他赶忙走过去,在他还表达他的欣喜之前,白毛把一把枪拍在桌上,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白毛又在迪克想要说话之前掏出一个天鹅绒小盒子,众人又倒吸一口凉气。

白毛嚣张的把大长腿放在迪克的桌上,邪魅狂狷的说道:“选一个。”


迪克想了想,一把把一点也不小(各种意义上)的大红枣扛在肩上,捞起桌上的枪和小盒子就跑。


杰森:“混蛋迪基你想干嘛?!”

迪克:“带你去领证!”

杰森:“......”


这进度,有点快啊!



08.【N52】

哥谭首富布鲁西宝贝在某个宴会上遇到了一个又正直又撩人的小记者,两人来的场火辣的419。


布鲁西回味无穷,但蝙蝠侠阻止他继续回忆记者完美的屁股和放荡的呻吟。


几天后,蝙蝠侠和绿灯侠追击罪犯追到大都会,结果遇到了超人。


超人一拳把绿灯侠锤到地里,他揪起蝙蝠侠的领子,笑得极不超人——邪气爆棚,帅得爆炸。他对蝙蝠侠说:“我怀孕了,你得负责。”

蝙蝠侠让布鲁西宝贝儿对比了下克拉克的屁股和超人屁股的弧度,“克拉克。”

“对,你要负责!”超人重申到。

“OK,没毛病。”


于是,把达叔打回老家后,超人和蝙蝠侠举行了一个世纪婚礼。


顺便一提,神父是绿灯侠。


听说是因为他见证了超蝙的爱情(或者是被锤的补偿?)。


被锤的二哈:所以你们两口子吵架干我P事啊!ヽ(●-`Д´-)ノ


-------------------------------------------------------------------------------

为什么没有不义呢?

无妻徒刑了解下!

彼尔什么德
为冷圈添砖加瓦(抹泪 212真...

为冷圈添砖加瓦(抹泪

212真的很香啊!!!

为冷圈添砖加瓦(抹泪

212真的很香啊!!!

LND專任司機

【jaydick無差清水】親愛的,是個男孩 (超蝙番外)

本篇


以下正文 : 


布魯斯已經冷落自己好一陣子了。

當然蝙蝠俠與超人仍舊是無懈可擊的最佳拍檔,也一如往常的結伴進行為時至少兩個月的深空任務,但他們之間從那次的事件以後,連一個小小的擁抱都不曾有過。

倒不是自己沒有主動試著談談,但蝙蝠俠總有理由各種迴避。超人感覺得出來,甚至連過近的距離都會令對方不適。

原先克拉克猜想大蝙蝠大概需要一點時間調適,來面對失而復得的二兒子和莫名出現的私生子。他也很樂意隨時提供愛人情感上的支持。


然而幾個星期後,重新歸隊的蝙蝠俠似乎......少了些什麼。

小鎮男孩以為經過這段時間親情的滋潤後,布魯斯至少會不那麼緊繃,...

本篇


以下正文 : 



布魯斯已經冷落自己好一陣子了。

當然蝙蝠俠與超人仍舊是無懈可擊的最佳拍檔,也一如往常的結伴進行為時至少兩個月的深空任務,但他們之間從那次的事件以後,連一個小小的擁抱都不曾有過。

倒不是自己沒有主動試著談談,但蝙蝠俠總有理由各種迴避。超人感覺得出來,甚至連過近的距離都會令對方不適。

原先克拉克猜想大蝙蝠大概需要一點時間調適,來面對失而復得的二兒子和莫名出現的私生子。他也很樂意隨時提供愛人情感上的支持。


然而幾個星期後,重新歸隊的蝙蝠俠似乎......少了些什麼。

小鎮男孩以為經過這段時間親情的滋潤後,布魯斯至少會不那麼緊繃,然而哥譚之子眼裡的陰影不減反增。

他拒絕自己的碰觸,不願接受單獨談話,甚至在所有人面前裝作若無其事。

不知怎麼的,自己正在失去布魯斯。

克拉克很害怕。


他在狹小的艦橋空間裡攔下了對方。

"我們需要談談。" 大概很難想像,這句話竟然從超人口中說出。

毋需隻字片語,蝙蝠俠的肢體動作很明確表達了不樂意。然而艦艇就這麼大,他們似乎也無處可逃。

兩人默默地一前一後隨行,來到相對隱蔽的臥室空間。期間克拉克不曾試圖去握住對方的手,哪怕自己其實渴望著更多接觸。

不等對方開口,布魯斯率先摘下了頭盔,那雙看不清神情的眼眸依舊隱匿在暗處。

"是時候結束了。" 他說。

結束什麼 ? 超人一頭霧水。

"我們之間的關係,對彼此來說都是有害的。"

等等,他想的該不會是......

"就到此為止吧。如果你想的話,還是可以做朋友。"

眼看布魯斯就要再度戴上頭盔,用重重堅甲將自己武裝成黑暗騎士,克拉克連忙握住對方臂膀。

用力到幾乎有些疼痛的程度。


"等等布魯斯 ! 我知道最近家裡發生了不少事,以為你需要時間和空間獨處......如果我做了什麼,傷害到你和孩子...我...我都會改的 ! 要知道,你們都是我的家人啊 ! "

"迪克,提姆,傑森.....孩子們都在,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在一起呢 ? 還有達米安,天啊那小傢伙真像你,真不愧是布魯斯的兒子......"

"夠了 ! " 一擊重拳勘勘擦過超人頰旁,狠狠摜上金屬牆面,幾乎打出了凹坑。


"還不懂嗎。"

"那孩子就是...我背叛你的.......證據。" 男人嘶啞的說著。


超人愣了愣,堅毅的臉龐上浮現莫可奈何的笑容。

"我相信,你有你的理由。"

厚實掌心朝男人憤怒的臉龐靠攏,卻因對方微微偏過了頭而只能落在脖頸交接處。

布魯斯那始終盯著地上某個虛無的眼神終於緩緩回溫,上抬到了克拉克肩頸的高度。

"這自始自終都是個錯誤。"

"而我愛你,以及你所有的錯誤。" 那雙大手終於如願以償,包裹住了黑暗騎士憔悴許多的面龐,輕柔使力著,讓彼此的眼神相交。

人類閉起雙眼,靠上那無堅不摧的額頭,長久以來第一次得以稍作歇息。



"塔莉亞對我下了藥。"

布魯斯回想起那噩夢般的夜晚。



SY/AO3




END



最後,要在這裡跟大家說聲抱歉,關於本篇的走向作者都是想到哪寫到哪

然而最近實在沒啥關於後續發展的靈感

想說就讓他們停在第七章那樣還算歡樂的開放式結局也不錯

不然以少正的背景走正劇向實在很容易BE

天知道我們只是想讓桶哥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啊官方真可惡(摔

就當作12和小小米開始了各種刺激而愉悅的小家庭生活吧xs

有緣再見了~

LND專任司機

【jaydick無差清水】親愛的,是個男孩

前章


【第七章】


男孩支離破碎的軀體景象再度從眼前一閃而過。

夜翼焦急的直奔蝙蝠洞,那裏有所有家族成員的監控資訊,安裝在杰森身上那個應該還沒被發現才是......

剛走下樓梯便發覺有什麼不太對勁。

迪克如動物般精準的第六感告訴他蝙蝠洞裡不只自己一人。


啪。他及時擋掉了朝腦袋飛來的一支蝙蝠標。

"杰森 ? 你在做什......"

沒來得及講完整句話,左後側又襲來一拳,饒是已有多年義警經驗的夜翼因沒心理準備而差點挨上一下。

兩人如同再次見面的那天,大打出手,而迪克甚至搞不清楚原先逐漸好轉的弟弟出了甚麼毛病。

"...

前章



【第七章】



男孩支離破碎的軀體景象再度從眼前一閃而過。

夜翼焦急的直奔蝙蝠洞,那裏有所有家族成員的監控資訊,安裝在杰森身上那個應該還沒被發現才是......

剛走下樓梯便發覺有什麼不太對勁。

迪克如動物般精準的第六感告訴他蝙蝠洞裡不只自己一人。


啪。他及時擋掉了朝腦袋飛來的一支蝙蝠標。

"杰森 ? 你在做什......"

沒來得及講完整句話,左後側又襲來一拳,饒是已有多年義警經驗的夜翼因沒心理準備而差點挨上一下。

兩人如同再次見面的那天,大打出手,而迪克甚至搞不清楚原先逐漸好轉的弟弟出了甚麼毛病。

"停下 ! 我說住手 ! 小杰鳥你到底怎麼了 ? "

"別他媽那樣叫我 ! " 又是陰險的一腳。

夜翼不得不以一邊肩膀脫臼為代價,硬是壓制住了對方,將青年牢牢綑在蝙蝠洞的地板上。


迪克這才發現,對方臉上涕淚縱橫。即便如此,這個從以前便相當倔強的傢伙卻還緊咬著唇,一臉憤怒的瞪著自己。

"你們什麼也沒做。" 

"就算我死了,你們仍任由那個瘋子活著,繼續殘害哥譚。"


"你們什麼也沒做。" 杰森控訴著。


"不是這樣的......杰,你也知道B的規則..."

"規則。" 少年輕笑一聲。"該死的不殺規則。他就這麼喜歡陪那神經病玩些瘋狂遊戲,然後讓自己的兒子像蒼蠅般卑微的死去。"

"別再說了..." 夜翼無法直視兄弟滿是恨意的眼神。他何嘗不想這麼做,殺了小丑,替痛苦死去的男孩復仇。

"你知道我欣賞奧古哪點嗎 ? 哪怕也是和老蝙蝠不相上下的瘋子,奧古們果斷多了。膽敢傷害家人者,必死無疑。"

"杰森......" 迪克幾乎是哽咽著。

"現在,我的家人就只有那孩子。如果這裡不歡迎我們的話,不用你操心,此後便再也不見。"

青年早已趁夜翼沉浸在悲傷時掙脫捆住自身的繩索,他轉頭,毫不猶豫地離開。


不知哪來的衝動,可能心底明白如果就這樣放手,那個曾經帶著嘴角擦傷卻還桀傲不馴微笑的少年便再也不會回來。在一切蝙蝠家族的高傲與冷靜能轉動之前,迪克衝上去。

從背後狠狠抱住了他的小杰鳥。



"你永遠都會是我的家人。"

"如果不能留下來,那我就一起走吧。"


長大了不少了青年如今已與養兄差不多高。儘管稍微沒那麼壯實,看那瘦長的手腳未來應該還會成長,甚至有機會逼近蝙蝠俠的身材。

迪克疲憊的將前額靠上對方同樣汗濕的後頸,像不在乎野貓利爪的餵養人般用力摟緊了懷中嚇壞的小傢伙。

沒錯,無論眼前青年外表有了多大的變化,杰森在自己心中永遠是那副初來乍到的,炸毛的野生幼仔。


"哼,我怎麼能把蝙蝠爸爸最愛的兒子和他的親生子嗣同時拐走呢。" 

夜翼感受到懷中青年稍微放鬆的姿態,儘管語氣仍舊挑釁。

他欣喜的繞至對方身前,明亮的藍眼睛望進那潭碧綠深水中。

" B 這趟任務起碼要兩三個月才回的來,如果你實在不願繼續待在哥譚,待在偉恩莊園,我想布魯海文會是個好地方。"

"養孩子的好地方 ? " 杰森狐疑的看向滿嘴開火車的兄長。


"啊不用擔心的,有阿福的料理-偉恩貨運專供冷凍運輸是你的好選擇-還有你和我給予的,滿滿的愛,蝙蝠寶寶會順利長大的。"

迪克看上去很有自信的樣子。


杰森只擔心他們把孩子養死之後,塔莉亞會叫眼前這傢伙生一隻還她。


如果是迪克的寶寶......青年腦中浮現起一雙大到不可思議嬰兒藍眼睛,咯咯笑著吐泡泡的樣子。

"怎麼啦杰鳥 ? 臉紅了 ? 诶我剛剛說了什麼嗎 ? "


仍保有身為前任羅賓自尊的青年頭也不回的走了。

哄了半天才終於肯正眼看那毫無自知自己多有魅力的男人。


"明天一早,我們出發吧。" 

他說。





TBC




抱歉這章各種狗血和ooc,作者實在hold不住正劇向(慘

只好一路朝傻白甜狂奔(土下座



LND專任司機

【jaydick無差清水】親愛的,是個男孩

前面部分走SY/AO3

作者努力填坑中www


【第六章】


杰森遲早要面對已毀壞過一次的人生。

所有人,包含迪克都清楚這個道理。但沒人想告訴狀況日益穩定的少年,在那段缺失的記憶裡,無辜的孩子究竟遭受了何等折磨。

況且,儘管不願相信這種可能,他們至今仍無法確定杰森突然的到來是帶著完全善意。

畢竟這中間有將近兩年的時間,對方徹底生活在奧古的洗腦之下。


迪克願意犧牲一切換回弟弟,但誰也不知道,從前那個愛笑,脾氣有些暴躁,但其實是個溫柔的好孩子的杰森,是否還存在在那個熟悉卻陌生的軀體之中。

表面上一切都安好,但有什麼於大宅和平的假象下暗潮洶湧。


他不能永遠留在大宅,...

前面部分走SY/AO3

作者努力填坑中www



【第六章】


杰森遲早要面對已毀壞過一次的人生。

所有人,包含迪克都清楚這個道理。但沒人想告訴狀況日益穩定的少年,在那段缺失的記憶裡,無辜的孩子究竟遭受了何等折磨。

況且,儘管不願相信這種可能,他們至今仍無法確定杰森突然的到來是帶著完全善意。

畢竟這中間有將近兩年的時間,對方徹底生活在奧古的洗腦之下。


迪克願意犧牲一切換回弟弟,但誰也不知道,從前那個愛笑,脾氣有些暴躁,但其實是個溫柔的好孩子的杰森,是否還存在在那個熟悉卻陌生的軀體之中。

表面上一切都安好,但有什麼於大宅和平的假象下暗潮洶湧。


他不能永遠留在大宅,布魯海文才是夜翼現在主要的活動區域,格雷森警官的假期也所剩不多。

是時候與杰森道別了。至於達米安,阿爾弗雷德知道該怎麼照顧偉恩家的孩子。


離開的前一夜,杰森卻罕見的沒有躲在房間或陪達米安玩。

迪克想了想,不出幾秒時間就在書房找到了幾乎快跟自己一樣高的少年。


"嗨,杰鳥。要是你喜歡的話,我想布魯斯會很樂意再把這裡的藏書量翻倍。畢竟我們家可是出了個小書蟲呢~"

"跟以前一樣的煩人啊,格雷森。"

迪克不免有些氣餒。雖說表面上想起了一些過往,但如今的杰森只願意以姓稱呼自己。

"別見外啊杰森,雖然大家都覺得那是傻名字,但我還是很歡迎自己弟弟在宅子裡大喊DICK的。"

無視少年咕噥著"才不是你弟弟",偉恩家長子直接上前擼了一把亂糟糟的頭毛,並為其意外柔軟的觸感感到驚奇。

"好啦,不給你明天就要離開的大哥一個擁抱嗎 ? "


曾經的神奇男孩、黑暗騎士最初的搭檔並不容許拒絕,朝落坐在寬敞皮椅中少年狠狠的抱下去。

也許是無意的,兩人分開時杰森仍不停止掙扎,導致嘴角微微擦過彼此。

迪克愣了一下,卻也不放心上,權當作是某種有趣,未來可以拿來笑話弟弟的黑歷史。

始作俑者反倒異常的沉默。


"要好好照顧達米安喔,雖然我不說你也會。記得幫阿福分擔些家事,東牆那邊的灌木是時候該修了,你也知道老人家的體力沒那麼好。盡量別跟B吵架啊,雖然他有時真的蠻討打的......"

少年沒有理會兄長這一大串雞媽媽似的叮嚀,收拾了書本便默默離去。

如果迪克能看到對方表情的話,或許會為其中的害臊與憤怒感到吃驚。

可惜直到書房門轟一聲的關上為止,兩人都沒能再對上眼。


自那之後,格雷森警官的生活都還算平靜。夜翼偶而支援些泰坦相關的任務,卻很少再遠離大哥譚地區。

迪克幾乎每天都會打電話回莊園,無非是關心寶寶達米安有沒有好好吃飯,長牙的進度是不是有點異於常人,杰森又把自己關進房間了,而阿福通常會表示什麼都比不上年幼的布魯斯少爺。


一天夜裡,迪克偷偷的溜進莊園。他想給大家一個驚喜。

早已成年的初代羅賓輕巧的翻過窗台,房間內微亮的光線顯示杰森大概又抱著某本書窩在床上閱讀。

他無聲無息的進入房間,打算偷襲床上那陀鼓包。

"哈 ! 小杰鳥 ! 逮到你偷看書啦 ! "

迪克大聲笑著。


沒來得及開心太久,夜翼便發覺有什麼不對勁。

棉被底下空無一人,只有用衣服堆起來的假人形。




TBC



終於親上啦(應該算吧XD


Hello rocker

我自诩是战士,

却不曾为这个群体发过一次声。

大家低头不语,

我就避而不谈。

最后我的名字都将被遗忘。


我们普通人吃饭说话,

都要小心翼翼,

有点名气的人更加,

众人捧起,乱棍打死。


今日看了《钢琴师》,《美国队长2》,《银河护卫队》。

八点多就很困了,

和狗仔视频,

她挂断了视频我都不知道是几时。


这世界上有几段历史我特别不喜欢,

一段是十年浩劫,

一段是世界大战,

太多太多人,饱受苦难折磨残害。

已经发生的事,

不得不正视。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遮住眼睛,捂住耳朵,

只会越来越退步。

自由的代价是最高...

我自诩是战士,

却不曾为这个群体发过一次声。

大家低头不语,

我就避而不谈。

最后我的名字都将被遗忘。


我们普通人吃饭说话,

都要小心翼翼,

有点名气的人更加,

众人捧起,乱棍打死。


今日看了《钢琴师》,《美国队长2》,《银河护卫队》。

八点多就很困了,

和狗仔视频,

她挂断了视频我都不知道是几时。


这世界上有几段历史我特别不喜欢,

一段是十年浩劫,

一段是世界大战,

太多太多人,饱受苦难折磨残害。

已经发生的事,

不得不正视。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遮住眼睛,捂住耳朵,

只会越来越退步。

自由的代价是最高昂的,

而现在争取的,

不过只是发声说话最基本的权利。










咩嘢味TT
212事件 这罪恶的浏览量

212事件

这罪恶的浏览量

212事件

这罪恶的浏览量

Aers-24

听说107年前的今天

清帝退位 结束帝制

107年后的今天

满屏212事变 


听说107年前的今天

清帝退位 结束帝制

107年后的今天

满屏212事变 


突突突

谁能告诉我212到底是什么啊?

谁能告诉我212到底是什么啊?


梨某某

我真错了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双手呢

其它都好,我心大我能接受。

他妈双性那是什么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器官!!叫我以后看脆皮鸭怎么脑补!!

千万!不要!看!!!你会后悔的!!

我真错了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双手呢

其它都好,我心大我能接受。

他妈双性那是什么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器官!!叫我以后看脆皮鸭怎么脑补!!

千万!不要!看!!!你会后悔的!!

UNK_鲲
212事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12事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12事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线茄

大型邪教传播会场

大型邪教传播会场

树子

纯粹的212,纯粹的人,喬尼的白马

纯粹的212,纯粹的人,喬尼的白马

Rainbow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

那边的山上有风么
这恐怕是我2017年最绝望的一...

这恐怕是我2017年最绝望的一次

这恐怕是我2017年最绝望的一次

北红尾鸲

看到猪倌扎椅子扶手的拔叔,一脸愣住的表情真是23333

看到猪倌扎椅子扶手的拔叔,一脸愣住的表情真是233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