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4

6099浏览    87327参与
我爱我

《白天鹅羽毛》

我总是等待夜晚也悄悄睡了,在信封里夹上一根白天鹅的羽毛,我拿了一袋沉甸甸的金币放在商人眼前,他一定挑了一根最好的。

我总是等待夜晚也悄悄睡了,在信封里夹上一根白天鹅的羽毛,我拿了一袋沉甸甸的金币放在商人眼前,他一定挑了一根最好的。

深海萸
这车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这车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这车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等待的普雅
姐妹来玩水

部分皮肤战损

放合集自嗨的

太好看了都

部分皮肤战损

放合集自嗨的

太好看了都

地狱诗人

4 [A Petty Quarrel]

It often chills my heart to see what little things cause murder and bloodshed. Today’s employer is a rich family’s heir who has forgotten how to grow up. A man in his late twenties killing someone over a scrap on his car. A car that, mind you, is quite expensive, but in truth it was really more the...

It often chills my heart to see what little things cause murder and bloodshed. Today’s employer is a rich family’s heir who has forgotten how to grow up. A man in his late twenties killing someone over a scrap on his car. A car that, mind you, is quite expensive, but in truth it was really more the man’s own fault than the other person’s. I suppose apologies are no longer worth anything in the eyes of the rich. 

This was a house not too different from the one I had resided in for a while, though only structurally speaking. Beer bottles, shattered glass, dusty surfaces and an unkept bathroom. Signs of life, though dirty in nature, were there all right. A loud snoring could be heard in the bedroom, heart rate tells me that the man was truly, fast asleep. Stacks and stacks of letter were piled near his doorway, it seems that he had built a barricade of bills to defend his lonely fortress. However, there were bottles on top of this barricade, and thusly they were taken care of. 

I entered the man’s bedroom and choked back a cough. Immediately, the stench of something foul increased by ten folds. It was only natural, though I cringed slightly nonetheless. It is not fair to judge a man by the company he surrounds himself with, but the company of which he is surrounded with is his best judge.

Pillow, three bullets, and a silencer. An overkill, I admit, though more for security than anything else. Of course, I walked back through the way I came, being wary of his stack of bills by the doorway. Second nature by now to not mess anything up more than it has to be, though it already seemed like quite the mess. Just a simple exit from where I came, in and out. 

I’ll be taking a shower after I get home, the stench seems to be unwilling to let go. 


噜噜噜噜
Foam
Foam
foolish-ix
建议横屏看 美琴生日快乐! (...

建议横屏看

美琴生日快乐!

(黑子在还失忆

顺序自己摸索吧

字看不清就算了

【我也没办法

毕竟我是彩笔这没办法/摊手

下次不搞了555

建议横屏看

美琴生日快乐!

(黑子在还失忆

顺序自己摸索吧

字看不清就算了

【我也没办法

毕竟我是彩笔这没办法/摊手

下次不搞了555

奉旨睡觉的巨蟹

4无病呻吟

段成钰在第二天早上得到消息,因为船尾发生了碰撞,需要全面检修。船期延误五天。
  陈宗庆想来已经接到推迟开船的消息,他托管家转告成钰,自己和傅若薇要晚几天回来。
  对于船上的大多数客人来说,几个月的航行,多个几天,似乎并非无法忍受。
  对于成钰来说,也没觉得多糟。如今她的命运都不由自己摆布,在这里等待,和在巴黎等待,有多大区别?
  吃过早饭,还是坐在躺椅上等着看西洋景。这几天一些南洋旅客陆续登船,让她颇为开眼界。
  远处就走过一抹蜜棕色的身影。一个头发松散卷烫的南洋姑娘,穿着亮粉色的抹胸和短裤,迈着紧实的双腿款款在甲板上走过。周遭的众多洋人都面露惊愕,又透着点不可告人的欣喜。
  成钰摇头,南洋美...

段成钰在第二天早上得到消息,因为船尾发生了碰撞,需要全面检修。船期延误五天。
  陈宗庆想来已经接到推迟开船的消息,他托管家转告成钰,自己和傅若薇要晚几天回来。
  对于船上的大多数客人来说,几个月的航行,多个几天,似乎并非无法忍受。
  对于成钰来说,也没觉得多糟。如今她的命运都不由自己摆布,在这里等待,和在巴黎等待,有多大区别?
  吃过早饭,还是坐在躺椅上等着看西洋景。这几天一些南洋旅客陆续登船,让她颇为开眼界。
  远处就走过一抹蜜棕色的身影。一个头发松散卷烫的南洋姑娘,穿着亮粉色的抹胸和短裤,迈着紧实的双腿款款在甲板上走过。周遭的众多洋人都面露惊愕,又透着点不可告人的欣喜。
  成钰摇头,南洋美人本该是中西合璧,却往往从中间往西头跳,跳得过于卖力,比洋人走得还惊世骇俗。
  “朱儿。”眼前一双长腿挡住了蜜色美人儿。成钰先看到点缀着黑色镂空皮子的白皮鞋,顺着白色西裤往上瞅,竟然是项家麒穿了白色衬衫和马甲。胸前还是那块怀表。细看肩膀,还是好的。原来西服也这么称他。
  “跟我下船一趟吧?”这话虽然语气带着商量,明显又是命令。
  “我……我家小姐知道吗?”成钰仰着小脸问。从这个角度,项家麒又看到了那朵梅花的花瓣。
  他轻咳一声道:“我会告诉她。船要延期,不如下去转转。下午就回来。我需要一个跟随。”
  成钰犹豫了一下起身,他说下午就回来,应该是稳妥的。他没有把自己卖了的动机。以项家的名声,不会当人贩子。他若是要轻薄,在船上也是一样的,比如昨晚,就是轻薄的好时机。最关键的是,成钰觉得自己想去。因为不该去,这念想就更百爪挠心。
  “嗯……朱儿,找一件若薇的衣服吧,方便些。”他叫住转身的成钰道。成钰没回头,只轻轻嗯了一声。
  项家麒没有回房,只是在甲板上踱步等她。中间还费力打发走了热辣的南洋美人。
  成钰很快回来,带着微喘,脸胀得有点红,因为衣服换的太快,中间试了好几件。上船前三哥帮她做了几件合体的衣服,大多是厚实些的洋服,在巴黎穿的。旗袍没几件。好不容易选定这件水粉色牡丹花的短袖旗袍。滚着银灰的丝绒边。腿上是丝袜,不是她的皮肤颜色。但奶白纤巧的胳膊暴露了她的真本事。
  项家麒感叹,那雪白的小娃娃,变戏法儿似的就变成这么娇媚的大姑娘了,自己到底错过了多少好时光。
  
  上了岸,立刻有一大堆黄包车围拢过来。除了拉车的人肤色不同以外,和上海码头的情形没什么两样。
  这座城市在二十多年以前还是一片沼泽,如今被英国人开发来作了港口,顿时就不真切的繁荣起来。
  项家麒选了个广东人车夫,示意成钰先上车。成钰坐定在车子中央,那人却也作势要上车。这车子也就三、四尺多宽,若是平时她和自己的丫鬟,确实是坐在一辆车上的,可如今身边是他,不免别扭。
  别扭归别扭,那人并没有和她商量的意思,施施然在身边坐好,翘着二郎腿。
  项公子虽然选了中国人车夫,无奈语言并不通,最后还是说了英文,车夫才起身往中国城跑。
  这片港口很大,海面上密密麻麻的船。很多人家压根是不上岸的,一辈子住在船上。
  港口上的大船都呼呼冒着黑烟,平时在船上并不觉得,如今在岸上,才觉得油烟子味呛人。
  项家麒赶忙掏出手帕,却已是挡不住开始吭吭的咳嗽。
  成钰和她并排坐着,天气很热,没一会身上就出了薄薄一层汗。那人也觉得热,把衬衫袖口卷到胳膊肘,露出精瘦的手臂,一条条肌肉微微凸着。他只顾着咳嗽,身子随着颤动,手臂无意间一下下碰到成钰藕节一般的酥臂上。两人感受着彼此的汗水和温热。
  成钰这才明白,为什么南洋美人都那么热辣,这么热的天,长此以往,她觉得自己也要有挣脱束缚的欲望了。
  项家麒见手捂不住咳嗽,从怀里掏出一个画着西洋娃娃的铁盒,上面写着糖果字样,打开一看,装着干草药片。他胡乱往嘴里丢了两片,又忍了半天,咳嗽才消停些。
  “哎哟,这煤烟子味真要了我的命了。”停住咳的人长出一口气,委屈的感叹。
  成钰有点想笑。家里的三哥也是自小体弱多病,可是问起他来,永远是三字经:不碍事。成钰还是头回听到一个大男人对自己如此在意。不过这无病呻吟,又似乎透着点小可爱。
  
  眼前的城市越来越拥挤混乱。街道两旁稍微像点样的建筑都是英式的,还有好些个庙/宇/教/堂,透着这是个多人种混杂的港口。
  中国人不少,大多皮肤黝黑,个子不高。好些个女人梳着大辫子,穿着白色褂子和黑裤子,成钰好奇的来回看。
  “那些人叫马姐,是顺德来的。顺德的丝绸生意如今不好做了,她们就来这当佣人。”项家麒翘着二郎腿说道。
  成钰不明白他为什么给她解释这个,是说自己也和她们一样的命运吗?她有点凄凄然看着这些背井离乡的女人们,忽然觉得自己也比她们好不到哪里去。
  路上有很多牛车,黄包车师傅动作灵巧的躲避着牛车。转眼就见到飞檐的牌楼。唐人街到了。
  项家麒先下车,伸出手,成钰把软绵绵的小手搭在他手上,借力下了车。
  “跟紧我,这里有点乱。”项家麒说。
  全世界不管哪个大城市,都会有唐人街,不管哪个唐人街,都是混乱嘈杂的。中国人似乎就喜欢这种市井烟火气。把一条好端端的街道搞得污水横流、人声鼎沸,似乎我们心里才踏实了。这才是我们的家。
  项家麒把马甲脱下来,挂在手臂上,一身白衣走在前面,在矮个子的广东人中鹤立鸡群,他身高腿长,没几步就走的挺远。身后的成钰穿着高跟凉鞋,跳着脚躲避着脚下的污水,还要手搭凉棚挡住炙热的阳光。眼看着离他越来越远,忍不住叫他。可是叫什么呢?她叫不出项少爷,自己只是一个不称职的假丫鬟。或者叫项先生,也有些突兀,她只好急急的喊:“哎,哎……”
  前面的人笑着回头,无奈的摇头等她。
  “这名字不好,不配我的姓,项哎?”他摇头:“平仄不搭配。”
  成钰不知是热的,还是窘的,小脸通红。
  “今天就叫我从璧吧。以后怎么叫……再说。”又是他说了算:“你叫一个试试。”他还是忍不住逗她。
  成钰咬着嘴唇,眼里全是不确定。
  “就今天这么叫。只有咱们两个人在。”项家麒鼓励她。
  “从璧。”嘈杂的大街上,她的声音弱不可闻。但他还是听见了。
  他想起那年夏天,一岁多的她,坐在他家堂屋的太师椅里。晃着短腿。用两只胖手左右开工,试图抹去额头上被汗水黏住的碎发。一边抹,一边伸着红红的小嘴够他手里的凉西瓜。够不着,急急的喊:“佟地、佟地。”她才会说话,发不出从璧的音节,管他叫佟地。这么多年过去了,要紧的事似乎都忘记了,只有这些皮毛还刻在心里。想到那情景,他忍不住弯了嘴角。
  眼前的姑娘以为他是拿她打趣,一双杏眼瞪的圆圆的。
  项家麒把手臂弯了凑到她身前:“挽着我吧,别走丢了。”离近了,他微哑的嗓子,挠得她心尖酥酥的。
  成钰挎着他的手,快走跟着,忐忑的问:“咱们去哪?”
  项家麒站定,左右看看,忽然指了一间卖雨伞的铺子说:“那边。”
  新加坡一年四季的酷夏,遮阳伞是必备品。这里的货色很齐全。好多做工很精细的洋伞,比上海的式样还时髦。
  项家麒先是拿起一把金色蕾丝,有流苏的小阳伞,举着在成钰面前比划了一番。
  “过了。”他说着放下。又找到一把画着兰花的油纸伞。
  “不够轻便。”他又放下。
  选来选去,挑了一把细黄铜丝骨架,浅蓝色蕾丝的洋伞。还有一把黑色暗纹的小雨伞。
  “到了巴黎用得到雨伞,先备着吧。我先给你拿着,回船上再给你。”
  他的口吻,听着像是给自己家的孩子置备行李,成钰听着,恍惚觉得他和她之间,并不再是陌生人了。这种熟络,让她有点诚惶诚恐,但是凉了好久的心,终于有点暖意了。
  拎着两把伞出来,成钰不用再手搭凉棚,可以在伞下仔仔细细的看南洋景了。街边的地摊上,有好多她从来没见过的水果。这热带的水果也长得热烈,颜色鲜艳,形态各异。
  “要尝尝吗?”项家麒看到她好奇的目光,拉着成钰走到摊子前。杨桃、菠萝蜜、山竹,哪样都买了试。他给成钰掰开山竹的硬壳,让成钰自己拿了里面的蒜瓣肉吃。成钰还从来没吃过这么甜的水果,一丝酸味都没有,简直比糖还甜。形状最好看的杨桃有点让她失望,他们买的是切好片的杨桃,尝了一片,她酸的直咧嘴。家麒也每样尝了尝。他以前大多吃过,没什么惊喜,但如今和她一起,站在大街上吃,也别有一番风味。
  唐人街的吃食很多。两人这些天在船上吃西餐早吃到恶心,索性下了馆子,吃了一顿南洋风味的中餐。
  成钰照着别人的样子,点了串成一串串的羊肉,配着炒成金黄色的米饭。家麒平日里是不吃羊肉这种发物的,今天也破例尝了些。
  从唐人街挤出来,日头终于不那么猛了,两人回码头的路上,在一家英式酒店停下来,喝了杯下午茶。刚吃完午饭的成钰又吃光了一客奶油蛋糕。
  家麒吃了羊肉有些不消化,只是慢慢喝着锡兰红茶看她。
  成钰吃的很专注,仿佛面前是一道最要紧的功课。她全神贯注的吃完最后一勺蛋糕。莹润的嘴唇边缘,沾了一点点雪白的奶油。
  “朱儿。”家麒轻轻叫她,用手指指自己的嘴唇。示意她擦一擦。成钰似乎还没从那醇厚的味道中回味过来,没明白他的意思。那人微微欠身,凑到她脸前,拿了餐巾,轻轻一抹,快的像一阵风吹过。成钰满脸通红的明白过来,低头看时,只剩下一条浮着口红印子的雪白餐巾。
  
  回到港口的时候,太阳已经懒洋洋的沉到海面上。远远看到他们坐的船,正呜呜冒着烟鸣笛。
  “看,船叫咱们呢。”项家麒一本正经的胡说。
  成钰看着海面上一片片乌篷船,此起彼伏的飘出炊烟来。那些人以船为家,并没有一方土地属于他们,是最受人鄙视的人家。如若自己在法国一直消沉,学业无成,也是如浮萍一般没有立足之地。成钰不想做这样的人。她虽然不是顶聪明的女孩子,但上海人的精明是有的,又在大家族的明争暗斗里历练过,她不愿意这辈子就这么消沉了。
  走上甲板时,英国船员看到成钰挽着项家麒的手臂,恭恭敬敬的立正鞠躬:“先生、小姐,玩的愉快吗?欢迎回船。”
  成钰想起门口的管家每次看到自己轻慢的眼神,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丫鬟。这些人经过专业的势利眼训练,你在看到他的一面时,绝对想不到他对别人是另一副嘴脸。
  项家麒似乎也意识到了,一边走一边小声嘱咐。
  “晚上不要自己去餐厅。若是饿了,就来叫我。或者叫管家给你送到房间里。”他想了想,又否定道:“还是我来叫,你不一定指使得了他们。”
  随着两人越来越熟识,成钰能感觉到,身边这男人对女孩子是最妥帖照顾的。这种本领需要天赋,也要花本钱的训练才行。
  虽然每个女孩都希望男孩子独独对自己好,是自己激发出男孩子关心爱护的欲望,但是段成钰还是有些基本理智的。她的结论是,项家麒怜香惜玉的本领已经太娴熟,一切都是程式化的流露。
  “我在房间里吃好了,走了一天,有些累了。”成钰决定把今天两人相处的时间就此结束。下定决心,咬了咬银牙说道。项家麒甚至感觉到她的小手发了狠似的,使劲攥成了拳头。
  “好,都听你的。”
  项家麒这四个字说出来,成钰似乎可以看到自己心里刚要垒起的那堵墙,又“轰”的一声,被推到在地上。
  
  回到房间的段成钰洗澡换衣服。过了一会儿,果不其然见到管家托了银托盘来送餐。不光送来了食物,还送来了一张真诚的笑脸。让成钰险些觉得换了另外一个管家。
  胡乱吃了几口,把托盘放在门口,等着管家来取。一抬头,却看见远处栏杆处那抹白色的身影。
  昏黄的灯光下,他穿了白色的长衫,脚下是一双布鞋。平添了淡淡的儒雅。他似乎听见成钰的开门声,扭过头,举起两根手指挥了挥,算是打招呼。
  “吃饭了吗?”走近的成钰问了一句最没用的问候。
  一般来说,问的人是不关心对方吃没吃的。这句话就和洋人问how are you一样。一定要问,但永远没人care。
  对面的人脱了西装,似乎把精神头也脱了。他脸色不好,恹恹的说:“没有。不想吃。”
  这倒让成钰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项家麒不见外的继续道:“胃口不舒服,吃不下。”
  “会不会中午吃坏了?可是我没有事情呀?”成钰有点慌。
  家麒吸了口气,勉强笑一笑:“不碍事,透透气就好了。”说完又自顾自的回头靠在栏杆上。
  “那你自己小心些。不舒服要叫管家。我回去了。”
  家麒回身微微点头,算是道别。
  段成钰走到门口,又一次不放心的回身看他。只见他腰弯得更深,一手撑着栏杆,一手叉在腰上,真的似乎不舒服。晚风吹起他大褂的衣角,松松垮垮的前襟被风推到身上,勾勒出细瘦的腰身。
  她不敢重新跑回去,想了想,只得叫住正经过的管家:“那边哪位先生,好像不舒服。他一个人住,您能帮忙照看一下吗?”
  管家很专业,立刻立正,示意让她放心。快步朝项家麒走去。


桃子

给可能会关注我的小可爱

备考ing~今天起暂停所有更新❤️,考完回归~


粉丝数破百了啊,我是不是也该干点啥。但是老是感觉100个都是买来的僵尸粉。


最近的文因为没时间打格式,所以全都没格式,假期会补。


非常抱歉!!!

内啥,我们要开学了,所以更新就真·不定期了。

就是说有可能日更,周更……唔……月更应该不至于吧?……

所以如果有喜欢或者期待的合集,建议先收藏叭。更新了就能看到了。

图片应该勤,短篇看灵感,长篇不会坑。

谢谢每一个认真看的人,爱你们❤️~

(tag也不知道打啥,主页置顶,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为爱发电,绝对不坑





备考ing~今天起暂停所有更新❤️,考完回归~


粉丝数破百了啊,我是不是也该干点啥。但是老是感觉100个都是买来的僵尸粉。


最近的文因为没时间打格式,所以全都没格式,假期会补。


非常抱歉!!!

内啥,我们要开学了,所以更新就真·不定期了。

就是说有可能日更,周更……唔……月更应该不至于吧?……

所以如果有喜欢或者期待的合集,建议先收藏叭。更新了就能看到了。

图片应该勤,短篇看灵感,长篇不会坑。

谢谢每一个认真看的人,爱你们❤️~

(tag也不知道打啥,主页置顶,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为爱发电,绝对不坑




是不是你给惯的

我爱你,从身到心(非中篇第三章)

   我又迎面开车,不满18岁请自行捂眼观看或请家长陪同(反正我就是个开不快的)和中篇没有任何冲突中篇晚上更


     ...         

         两个人在也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自从上...

          

   我又迎面开车,不满18岁请自行捂眼观看或请家长陪同(反正我就是个开不快的)和中篇没有任何冲突中篇晚上更




     ...         

         两个人在也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自从上次老男人破例之后,小姑娘就入住了秦驰的主卧,也算彻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击锤,他俩恩恩爱爱都不管我死活) 两个人正式在一起后小姑娘就开始了来    回走读的阶段,天天秦驰送过去在接回来。偶尔忙的实在抽不出时间,也会让小路把小姑娘接到支队一起回家。​

      这天秦驰忙的脚不沾地,只能又让小路来接陈蕊。自从出院之后恢复了记忆,秦驰又开始忙忙碌碌的生活。至于胡一彪,说自己替秦驰挡了一枪,一直好不利索,说自己心里有阴影了三天两头提着零食往心理医院跑,秦驰也装看不见,毕竟自己的救命恩人​。


    “秦大爷...”​人还没到小路就听见小姑娘在外面喊“不是你秦大爷,是你秦大爷的苦力”“秦驰呢,又忙什么呢!他那腿还要不要了,一天天的不知道照顾自己”“行了,小姑奶奶,秦队今天说要挺晚的让我先带你吃口饭,你要吃什
么,先说好别想在吃牛排了,你家秦大爷又不给我报销”“哼╯^╰我不饿,我们直接去队里吧”一路上小姑娘絮絮叨叨离不开自己的秦大爷,小路瞬间觉得自己不光不饿了,甚至还有点饱。

      刚停下车,小路就看见小姑娘书包都没拿直接跑向了门口迎接的男人。小路笑笑,拿上小姑娘的书包走了过去。刚走进他就听见了小姑娘絮叨的声音“你吃饭了没,别光顾着工作,你的腿疼不疼,今天抽积液了没有......”小路看见这个平时冷颜的男人带着一丝温柔看着身边的小姑娘,也不说话,小姑娘也不在意,就一直絮絮叨叨的说着。“给我吧”秦驰接过小姑娘的书包对小路说。看着秦驰有点瘸的走那台阶,小姑娘小心翼翼且熟练的扶着。仿佛自己就是秦驰的另一条腿“路明嘉啊路明嘉你也要找个女朋友喽”小路对自己说。


      好不容易忙完回到家已经很晚了,秦驰走到厨房做了一碗面条,出来就看见小姑娘蹲在地上跟击锤念叨“击锤啊,你说秦驰怎么想的​,他是不是不爱我了,他每天都好忙啊,不是在破案就是在审犯人的路上,都不理我”击锤扭头看着自己的狗盆发呆。“又瞎说什么呢,快来吃饭”“哦”

   ​

。

【息淮】婚礼

#预警:食/人。


他目光盈盈地看向他。

风息是他一手养大的弟弟,是他心凝所牵之处,神识所绕之所。他是他身的依靠,是他家的支柱,是他的夫。

如今他们就要成亲了。

山神的庙宇张灯结彩起来,山川风月的小妖们流水一样前来,为龙游的庆典献上远道而来的贺礼。

风息一贯毛毛躁躁的,没耐心处理这些琐事,虚淮稍长他一些,懂得些事理,就代为应承接待。毕竟他已是明面上的贤内助,大家都知道他是山神之妻,从小抚育得一个年轻活泼的土地爷大人,对他比对四处游荡不着落的风息还要尊敬些。

这是他应得的。

他们终于要结婚了。


大婚是夜。

大红的婚床上落下帷幕层层,身着丝绸红缎的虚淮坐下去...

#预警:食/人。

 


他目光盈盈地看向他。

风息是他一手养大的弟弟,是他心凝所牵之处,神识所绕之所。他是他身的依靠,是他家的支柱,是他的夫。

如今他们就要成亲了。

山神的庙宇张灯结彩起来,山川风月的小妖们流水一样前来,为龙游的庆典献上远道而来的贺礼。

风息一贯毛毛躁躁的,没耐心处理这些琐事,虚淮稍长他一些,懂得些事理,就代为应承接待。毕竟他已是明面上的贤内助,大家都知道他是山神之妻,从小抚育得一个年轻活泼的土地爷大人,对他比对四处游荡不着落的风息还要尊敬些。

这是他应得的。

他们终于要结婚了。


大婚是夜。

大红的婚床上落下帷幕层层,身着丝绸红缎的虚淮坐下去,等迟到的风息前来。可是股间触感粘滑,他感觉不对,伸手去摸。

是血。

粘稠的曾属于活生生的人类的血涂满了床铺与帐幕,稍稍凝固了,沾了他满手满腿,半身都是。

虚淮吓了一跳,随即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愧疚。

他终于还是没有制止住他。

他不曾教导好他。

他有罪过。

 

风息还小的时候,经常在半夜惊醒过来,哭着喊着他饿。小孩子饿肚子是不行的。虚淮为了方便照顾他,和他一起睡在同一个草窝,晚上在怀里环着他,轻轻拍他的背。软软的小孩,绒绒的短发,手感很好,也很温暖。小孩子体温高,虚淮感觉自己浑身都暖和起来了。

可是不论喂小风息多少东西下去,他仍然是不停地喊饿。

虚淮不知所措起来。他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妖精,从路边捡来的孩子,他办不到的事可多着哪。

这该怎么办呢?

直到某次他从外面回来,带回了珍贵的人类的饭食。却看见他本以为乖乖呆在家里的孩子正在啃食一根人类的指骨。

他这才发现,风息不是一只普通的黑化豹妖。

可是当天晚上,清洗好了的小孩干干净净地窝在他怀里,小小的手揪住一点他的衣领,嘟着嘴,睡得香极了。

那天晚上风息没有惊醒过。

那之后,虚淮试了很多种办法。帮他遮掩,为他寻来人肉的替代品。

风息渐渐长大了,在山林里快活地赤足奔跑。他爱着共处的林木,森林也爱他,让他做山的神灵。没有人知道他有不同寻常的食性,虚淮以为他已经变好了。

 

原来没有。

虚淮撩开朦朦胧胧的缎幕去看床上,堆积的血液渗透下去,染红了满目。

这要怎么躺呢?脏兮兮的。

门口传来一点声响,虚淮回头去看。

身着红袍的风息进屋里来了。他的手上提着一包新鲜的刚刚摘下的桑椹,快乐地、无知地笑着,要带给他新娶的妻子、相伴的兄长,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虚淮凝神。

桑椹的汁液仿佛滴落了下来,红得刺目。

这该怎么办呢?


空条西沉.兔鲨(咕他m的

迫害米斯达

在这个严肃的节日里我还是管不住我自己的手

哭哭哭哭

迫害米斯达

占tag致歉

原谅我啊


迫害米斯达

在这个严肃的节日里我还是管不住我自己的手

哭哭哭哭

迫害米斯达

占tag致歉

原谅我啊


我已经开始笑了

最多可以打几个tag啊

哦,10个

最多可以打几个tag啊

哦,10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