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818不死者24h

2284浏览    29参与
性感祁醉在线不做人——吸景度日

【818不死者24h/5:00】梦r

补档。

十六太惨了,发一次屏一次。

还不让解屏。

于是我来给补个档。

@沫研会作诗←这是原作者。

我只是帮忙代发。

补档。

十六太惨了,发一次屏一次。

还不让解屏。

于是我来给补个档。

@沫研会作诗←这是原作者。

我只是帮忙代发。


鶴起為歌.

“我们怀揣火种走过黑暗长夜,

跨过战友的遗骸,踏过荆棘和深渊,

最终在累累尸骨上重新点燃了种族延续的火炬。

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不需要历史来记载功勋,也无谓那些空虚华美的称颂;

只要山川河流、千万英灵,

见证过我们前仆后继的跋涉,

和永不放弃的努力。”
周戎遥遥举杯,随即将最后一杯酒泼洒在地上:
“敬我们这些平凡的人类。”

—— 淮上《不死者》


我来混手写了

用来弥补我昨天的迟到

再发一下链接吧,还是昨天那篇文qwq

石墨走链:https://shimo.im/docs/Cy6twQQKCQd366Pj/ 

(占tag致歉

(卑微老鹤在线提头挨打

“我们怀揣火种走过黑暗长夜,

跨过战友的遗骸,踏过荆棘和深渊,

最终在累累尸骨上重新点燃了种族延续的火炬。

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不需要历史来记载功勋,也无谓那些空虚华美的称颂;

只要山川河流、千万英灵,

见证过我们前仆后继的跋涉,

和永不放弃的努力。”
周戎遥遥举杯,随即将最后一杯酒泼洒在地上:
“敬我们这些平凡的人类。”

—— 淮上《不死者》



我来混手写了

用来弥补我昨天的迟到

再发一下链接吧,还是昨天那篇文qwq

石墨走链:https://shimo.im/docs/Cy6twQQKCQd366Pj/ 

(占tag致歉

(卑微老鹤在线提头挨打

鶴起為歌.

一个迟到了的活动文

我对不起各位老师!!!

由于我手贱,删了我写好的稿子……

(虽然这事我干过不止一回两回qwq

但知错就改,有错必纠!

我还是很倔强地赶完了稿子!!!

(军训期间赶稿子我最棒!!!

(呜呜呜为了我戎哥我拼了!!!

写的可能不好那就凑活看看吧

老鹤我尽力了!!!

(在一群劳斯中间瑟瑟发抖qwq


石墨走链: 


https://shimo.im/docs/Cy6twQQKCQd366Pj/ 


希望大家喜欢!!!

我对不起各位老师!!!

由于我手贱,删了我写好的稿子……

(虽然这事我干过不止一回两回qwq

但知错就改,有错必纠!

我还是很倔强地赶完了稿子!!!

(军训期间赶稿子我最棒!!!

(呜呜呜为了我戎哥我拼了!!!

写的可能不好那就凑活看看吧

老鹤我尽力了!!!

(在一群劳斯中间瑟瑟发抖qwq


石墨走链: 


https://shimo.im/docs/Cy6twQQKCQd366Pj/ 



希望大家喜欢!!!

冉天生🥬开水白菜来我怀里

【818不死者24h/23:00】月下

昨晚参加光合积木粉丝见面会,只能今天极限码字。听着《无惧》码的,一度想写成打丧尸……

写的少年人的小心事罢辽~有些私设。

因为没有什么不可说内容,所以没搬到唉嗷3,但是懒得调格式,所以还是→emmmm
(是我高估石墨了)

谢谢大噶带我玩。叫戎哥,不管在哪都去救你!

>>>>>>>>>>

这里顺便利用这个机会补个档,是之前的一篇婚后小甜

昨晚参加光合积木粉丝见面会,只能今天极限码字。听着《无惧》码的,一度想写成打丧尸……

写的少年人的小心事罢辽~有些私设。

因为没有什么不可说内容,所以没搬到唉嗷3,但是懒得调格式,所以还是→emmmm
(是我高估石墨了)

谢谢大噶带我玩。叫戎哥,不管在哪都去救你!

>>>>>>>>>>

这里顺便利用这个机会补个档,是之前的一篇婚后小甜

朗姆酒兑水

【818不死者24h/21:00】司南的甜点铺子

*文笔不精请多指教。


A. 奥利奥夹心饼干。

周上校对于某种米国进口零食有着严重的抗拒。


所以当他推开宿舍大门看见自己家Omega啃这种夹心饼干啃得起劲时,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自己家宝贝要吃又不能不许。只好从了。

司南看见Alpha回来了,给他递了块饼干示意他垫垫肚子。却看见周大队长一脸想接又违心的样子。


“怎么了?”司南咽下那块饼干,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吃吗?”

周戎想起后备箱里那两箱联合军演批发下来的奥利奥,一咬牙:“吃!”


B.菠萝蜜

在丧尸潮还没退的时候,司南和周戎两人南下。

沿途都是...

*文笔不精请多指教。

 

A. 奥利奥夹心饼干。

周上校对于某种米国进口零食有着严重的抗拒。

 

所以当他推开宿舍大门看见自己家Omega啃这种夹心饼干啃得起劲时,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自己家宝贝要吃又不能不许。只好从了。

司南看见Alpha回来了,给他递了块饼干示意他垫垫肚子。却看见周大队长一脸想接又违心的样子。

 

“怎么了?”司南咽下那块饼干,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吃吗?”

周戎想起后备箱里那两箱联合军演批发下来的奥利奥,一咬牙:“吃!”

 

B.菠萝蜜

在丧尸潮还没退的时候,司南和周戎两人南下。

沿途都是渐渐融化的雪,四周的枯木都抽了叶。司南靠在副驾驶上吃着从沿途高速服务站上搜刮来的菠萝蜜干,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开车的周戎聊天。

“这干的哪有新鲜的好吃?等丧尸过去了戎哥带你去东南亚吃个够。”

 

C.草莓罐头

周戎在车里搜刮到了不少物资,其中包括几罐草莓罐头。

后来这几罐草莓罐头悉数进了司南的肚子里。

 

周戎当时看着司南嘴角的糖水渍气不打一处来。后来恨不得弄个货车把整个南海总部的草莓罐头都拉到他面前。

 

D.蛋糕

众所周知,司教官被周大队长求婚的时候,那块周上校亲自做的蛋糕里藏了一枚挖来的鸽子蛋钻戒。

 

是一个很老气的浪漫,但禁不住司南喜欢。

毕竟求婚的人是带着滚滚硝烟而来,愿意为他奉献出一切的人。

 

F.枫糖浆

曾经罗缪尔再抓到Noah的时候,他试图用一罐他生存的必需品——甜腻的枫糖浆去试图引诱他说出血清的位置。却没想到他不再是原来的那个Noah了。

 

他在峡谷的树下用尽全力和那个少年搏斗,却没想到少年已经不是原来的少年了。

他身边站着一个沉稳的男人,而那个男人,将会和他厮守终生。

 

G.西瓜

118大队各位的教官坐在食堂里,抱怨着酷暑对于人的考验。

阳春草同志无奈地诉苦说这周又晒黑了,旁边颜豪把这周中暑的人数都做了个表格统计出来,并且跟周上校抱怨中暑的几个基本都是来自司南带的队。

 

司南窝在周上校臂弯里一脸无辜地吃着西瓜,周戎低头亲了口Omega柔软的脸颊,试图睁着眼睛说瞎话:“这怎么可能呢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我们家司小南带的那队身体素质太弱。”

 

H.拍黄瓜。

周上校看见在菜地里帮忙摘了两根黄瓜打算蘸着糖吃解解因为吃了那块奶油蛋糕突如其来的甜腻感的司南,一把把人拉到怀里,带颜色的段子张口就来。

 

“吃什么黄瓜,老公不能满足你吗!”

 

司南面无表情地拿起刀把黄瓜拍扁。

 

J.酒

又是半年一次的总结大会。

118大队的全体成员都到了,坐在宴会上的各位教官都被灌了三轮,几个不经灌的都纷纷不省人事了。

 

司南坐在一旁喝周戎倒的奶,一边琢磨要怎么把一个喝醉的Alpha扛回宿舍并躲过他的轮番攻击。

后来司教官身体力行地告诉了想躲我们根本不可能,并且揉着腰吐槽自己家Alpha跟个打桩机似的。

 

那还能怎么办呢。凑合着过呗。

 

K.咖啡

周戎在苦恼上一次北上清剿丧尸潮的报告该怎么写。

作为大队长,向上级报告情况是必要的,但字数无奈怎么凑都凑不到3000字。

 

上校先生无奈端起桌旁的杯子又灌了一口咖啡,却惊讶地发现马克杯里的咖啡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换成了热可可。

他失笑出声,看见压在杯底的纸条。

“早点睡觉。”

 

 

 


27篇个人总结什么时候写的完

【818不死者24h/20:30】

有……两……张……

【818不死者24h/20:30】

有……两……张……

Ella黎小仙女er

【818不死者24h/20:00】

“上天并未眷顾人类,我们将自己走完征途”

拖后腿选手来了 感谢各位劳斯愿意带我玩QAQ

【818不死者24h/20:00】

“上天并未眷顾人类,我们将自己走完征途”

拖后腿选手来了 感谢各位劳斯愿意带我玩QAQ

舒凉也每天吸景续命

【818不死者24h/19:00】

半个R。剧情车。


“我永远爱你。”


走链·接走链·接。

清水文手开始嚣张。


半个R。剧情车。


“我永远爱你。”



走链·接走链·接。

清水文手开始嚣张。

 

-Cang沧浪-
【818不死者24h/18:0...

【818不死者24h/18:00】

“并肩。”

好紧张。

【818不死者24h/18:00】

“并肩。”

好紧张。

司泠

【818不死者24h/17:30】戎南文——司泠

        8月6日。

        周戎看着司南撕开一袋水果软糖嚼着,又看着他冲了杯VC橙汁灌了一口,然后看着他撬开了一罐糖水草莓抿了下糖汁,光是闻着味儿就齁甜得很,直看得周戎牙疼。

         吃这么多甜的,得了糖尿病了咋办?

为什么我家司小南最近吃甜的越来越厉害了?

        ...

        8月6日。

        周戎看着司南撕开一袋水果软糖嚼着,又看着他冲了杯VC橙汁灌了一口,然后看着他撬开了一罐糖水草莓抿了下糖汁,光是闻着味儿就齁甜得很,直看得周戎牙疼。

         吃这么多甜的,得了糖尿病了咋办?

为什么我家司小南最近吃甜的越来越厉害了?

         周戎越想越焦虑,伸出健壮的手臂把那罐糖水草莓劈手夺下,倒了杯白开水“哚”地放在司南面前。

         司南咀嚼的动作顿住,撩起眼皮瞟了他一眼,舔舔唇角的糖渍,然后——

         整栋楼里正在午休的战士们,都听到了一声惨绝人寰的痛叫。

          8月7日。

         晨光熹微,周戎认认真真地写了份请假报告,大意如下:

         敬爱的组织啊!为了我们光明长远的未来,请批准我一天的假期,去解决好某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惊天大危机!

        于是周戎消失了。

        人间蒸发的那种。

        司南解下汗湿的武装带,顺手打开小冰箱,拎出一罐什锦罐头,清甜冰凉的果肉在唇齿间迸裂,让他幸福地微眯起眼,像一只正在晒太阳的猫……

          嗯?饲养员啊不是……周戎呢?

          司南舔了舔唇角,拿起步话机调到周戎的专属频道:“戎哥?”

          对面一点声响也没有。

          “遇事儿就喊戎哥,你一喊我就来了。”

          ——骗子。

          司南把一块菠萝咬得嗞嚓作响。

……

……

          晚饭休息结束之后,战士们自觉按时集合完毕,却没见到有颜有权还能打的司南教官,而是活力四射英姿飒爽的阳春草代教,大小伙子们发出庆幸的笑声。

          可是与此同时,分部会议室中气氛阴沉且紧张,因为无故翘班的司南正端着枪稳稳靠着会议室的墙壁,半垂着眼睛与这些将级大佬对峙。

          “你看你看!”司令“哗啦哗啦”地抖着一张纸:

         “周戎的请假条!他亲笔写的!你还不信么?我们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反正过完这一天他自己就得回来,你着什么急?”

        司南从口袋里摸出一颗草莓软糖嚼着,靠着墙坐下来:“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了。你们作为他的领导,竟然不知道他的去向。呵。”

         “说不定是昨天被你欺负狠了,自己躲出去偷偷抹眼泪呢……”一位少将小声调侃。

        如果周戎在这里,会一把搂住司南大肆体现自己的雄性风采、捍卫自己的强A形象……

        但是他不在。

        司南兴致缺缺地“哼”一声,又摸出一颗蓝莓味儿的软糖嚼了。

         “轰隆隆——”

         会议室内诸位长官往窗外看去,一架直升机未见其身、先受其风、扑棱棱地向这边驶来,一排排枪炮口升起瞄准,那架直升机命悬一线——

         “喂喂?”直升机上有人拿着喇叭喊:

         “我是118中队队长周戎!下边儿的兄弟麻烦把枪收收!”

         司南迅速趴上窗台仰头望去,看着周戎在风中瑟瑟颤动的钢刺一般的头发,淡定地抬手举枪。

          “砰!”

         周戎全身的血都瞬间冷却,随后迅速被爱火升温。他把碎裂的喇叭往身后一撂,顺着弹道望去,司南正一脸冷肃地吹了下枪口。

         “诶兄弟!”周戎拍拍驾驶员的肩:“瞧见那个窗口没?把我投放到那儿去哈。”

        驾驶员是被威逼利诱来做这个荒唐事的,此时连白眼也懒得给,操纵直升机盘旋半圈,下降了飞行高度。

        周戎自顾自地深呼吸了两下,拎起占据了半个机舱的大网,叮铃哐啷地披在身上,然后扯开绳索从舱口放下去。

        司南冷眼看着他一身的张灯结彩,以耍帅的姿势迅速地绳降下来,敏捷地一翻身就跳进了窗口。

        司南劈手就是一巴掌上去。

        “诶等等你要谋杀亲夫咩!”周戎偏头闪躲,把一张印满字的纸拍在司南掌前。

       《人体每日糖份摄入量指标参考(特供)》。

        司南鼻端忽然氤氲起浓郁的甜味。

        周戎满身都挂着各式各样的糖果甜点等甜味零食,他捧出一抔晶莹Q弹的水果软糖,压低了声音:

         “七夕快乐,司小南同志。全国各地的甜蜜都在我身上了……你爱我吗?”

         司南面无表情地两手拍在他的俊脸上,听着“啪”的声响,旁边的将级大佬们都觉得脸疼。

        然后司南在周戎嘴唇上“吧唧”一口。

        “太过分了……”那位少将捂住眼:“当着我们的面秀恩爱?反了他了!是不是对他118太好了?!”

       8月8日。

     

      父亲节。

      是个大喜的日子。

      周戎像疯了一样见人就喊:“我要当爸爸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昨夜月黑风高,但是周戎的房间里,直到后半夜才安静下来。当清晨的阳光洒落在相拥而眠的两人身上,周戎敏感地发现司南蜷着身子有些不舒服,于是让队花和春草儿代教,自己搀着司南去检查身体。

      司南怀孕了。

      那个小生命在消耗着母体的营养,这让司南偶感疲劳、渴求糖分,难怪先前不自觉地吃了那么多甜的。

      四个月了,还不足以用肉眼看出来什么,但确实有个小生命在那里逐日鲜活起来。

      司南在一阵欣喜之后,完全没有半点怀孕O的自觉,还要去训练场上练练拳脚。周戎拼着一边肩膀被锤青了,把这个身体柔软、娇嫩可人的O带回自己的小窝供起来……

      8月18日。

      一大波快递到来,周戎专门申请了一个房间作为小仓库,把网购的孕妇装、婴幼儿用品、育儿大全、高档奶粉等物屯了进去。

      司南已经胖了一圈了,无奈地看着周戎嘿嘿傻笑。

      某无良的A轻轻揉着自家O软绵绵的小肚子,简直要溺死在这安乐窝里。

    

晏棠棠棠棠.

“夏日的末尾喝点椰子汁吧”

p2是加了巨丑的英语手写,可不看。

“夏日的末尾喝点椰子汁吧”

p2是加了巨丑的英语手写,可不看。

暖阳

818不死者24h

补档

因为个人原因被困山中(?

很抱歉qaq

新肝了一个小ooc短漫

司南真好拐啊(bu

818不死者24h

补档

因为个人原因被困山中(?

很抱歉qaq

新肝了一个小ooc短漫

司南真好拐啊(bu

只搓政宗的鹅

【818不死者24h/15:00】服从(R

  轮番的搜救与轰炸过后,一度饱经摧残、满目疮痍的土地逐渐恢复了其原有的生机,幸存者缅怀先烈,为逝去的亲属祷告,怀揣着无数生灵一路披荆斩棘博来的火种顽强生存下去。一切即将步入正轨。


  晌午时分,烈日当头。


  118特种部队的总指导教官司南正双手背在身后,端着略显瘦削的狭长身躯来回踱步,他背对灼目阳光,神情凛然,眸底戾气十足,训话的口吻字字珠玑。


  被注定隶属臣服于Alpha的Omega教官压制得如此服帖,大抵是这群自诩天之骄子的特种兵Alpha从前想也不敢想的事,偏生这位Omega教官体力惊人,出手迅如飓风,干脆利索,几乎能将训练场所...

  轮番的搜救与轰炸过后,一度饱经摧残、满目疮痍的土地逐渐恢复了其原有的生机,幸存者缅怀先烈,为逝去的亲属祷告,怀揣着无数生灵一路披荆斩棘博来的火种顽强生存下去。一切即将步入正轨。

 

  晌午时分,烈日当头。

 

  118特种部队的总指导教官司南正双手背在身后,端着略显瘦削的狭长身躯来回踱步,他背对灼目阳光,神情凛然,眸底戾气十足,训话的口吻字字珠玑。

 

  被注定隶属臣服于Alpha的Omega教官压制得如此服帖,大抵是这群自诩天之骄子的特种兵Alpha从前想也不敢想的事,偏生这位Omega教官体力惊人,出手迅如飓风,干脆利索,几乎能将训练场所有看似人高马大的Alpha轻松驯服。

 

  不远处周队长正抱臂立在树荫下,嘴角附有惯常的痞笑,目光毫不避讳地直冲司南,青年军绿色的薄衫已被汗水浸湿,短发乖顺地贴附在面颊两侧,侧颜如雕刻般坚定不移。

 

  “司小南……”

 

  司南仿若听见了周戎的召唤,跟随训练队伍转身而立,目光与周戎交汇的瞬间有半秒的错愕,转而又恢复了镇定,一如刚才什么也没发生,继续指挥士兵挥洒汗水,磨练体力。

 

  日光西沉,训练场内特种兵有序解散,司南微感乏力,侧头歪向一边,用一双轻而易举能锁断人咽喉的手揉按后颈,舒缓长久保持固定姿态的酸软筋骨。

 

  周戎大步流星朝司南走去,两人交头言语了几句,略带笑意的司南便在特种兵众目睽睽之下被周戎手拉着手牵走了,对比训练时严格狠厉的司教官,一众士兵只觉得自个儿狗眼马上就要闪瞎了。

 

  食堂内,周戎照例把碗里三块糖醋排骨递给司南,随口调侃了句脱离组织独自去和小金花吃饭幽会的丁实,目光又定落在颜豪身上:“队花,对于你条件良好但又得不到爱的事实,组织表示深深的同情。”

 

  颜豪立刻化身狗尾巴花,眼神不经意间掠过司南,凄惨又伤悲:“队长,我不配……”

 

  郭伟祥唯恐食人花现世,只好打圆场:“没事,你还有我。”

 

  “……”春草无语凝噎,只想做一名默默扒饭的无知少女,不知该从身旁途径人异样的眼光中作何解释。


       后续看P2

心動 殺人-

【818不死者24h /14:00】 一 场 情 事

- 涉及cp:戎南

-ooc有 私设有。请多包涵

-小破车。链接放评论 随缘屏蔽 屏了我再补。

- 涉及cp:戎南

-ooc有 私设有。请多包涵

-小破车。链接放评论 随缘屏蔽 屏了我再补。

罔泱泱泱泱泱
【818不死者24h/13:0...

【818不死者24h/13:00】

菜🐔在线死线漂移

【818不死者24h/13:00】

菜🐔在线死线漂移

若盼君兮🍃断头安利吞海

【818不死者24h/12:00·R·星火】

—你眼中或有星海与火种

—热烈了我心头的数万宇宙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恼人的燥热终于褪去些许,可以窥见一点秋日的凉爽。

  周戎把车停在外面,抱着一堆食材进了楼。这栋楼里住的都是同事,见到周戎纷纷打了招呼。

  “哟,戎哥!”

  “戎哥早!”

  “早。”周戎甩着他那串车钥匙,漫不经心的回应道,钥匙上的标志随着他的动作上上下下,是某个价格不菲的牌子。

 
   周戎抱着一大堆东西,不欲和别人多说,打过几声招呼后就窜进了电梯。

  上午电梯里的人并不多,周戎将东西放...

—你眼中或有星海与火种

—热烈了我心头的数万宇宙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恼人的燥热终于褪去些许,可以窥见一点秋日的凉爽。

  周戎把车停在外面,抱着一堆食材进了楼。这栋楼里住的都是同事,见到周戎纷纷打了招呼。

  “哟,戎哥!”

  “戎哥早!”

  “早。”周戎甩着他那串车钥匙,漫不经心的回应道,钥匙上的标志随着他的动作上上下下,是某个价格不菲的牌子。

 
   周戎抱着一大堆东西,不欲和别人多说,打过几声招呼后就窜进了电梯。

  上午电梯里的人并不多,周戎将东西放到地上,稍微歇息了一会。他倚靠在墙上,眼神掠过地面上的那一堆东西。

  奶粉,可可粉,砂糖,奶油……

 
   “叮咚!”

  电梯上的按键跳到9,周戎将车钥匙胡乱塞进口袋,弯腰抱起东西进了门。

  按门铃的时候,他眼底还残留着几分刚才的笑意。

  “司小南!快开门,看哥给你带什么东西回来了!”

 

  等了好一会,司南才睡眼惺忪的来给他开门。一开门,凉爽的空气扑面而来。

 
   周戎拖了鞋进来,颇有几分“颐指气使”的样式:“来,你把这个、这个和那个抱进来。”
  

  司南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拿那因为没睡醒而带着水意的眼神看他。

 
   周戎和他对视了三秒,无奈的撸起袖子把东西搬了进来,无声败退,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假把式。

  “哼。”司南唇角的弧度不自觉上升,再次兵不血刃获得了与周戎对弈间的第n次胜利。

  周戎把东西都搬进厨房,又将餐具烤箱什么的准备好,打算大展身手。

 
   他将袖子又挽了两折,对扒在厨房门上看他的司南扬声道:“去外面坐着——冰箱里有草莓,自己拿!”

  “哦。”

  司南从善如流的从厨房退了出来,在冰箱上层找到了一大盆草莓。

 
   饱满鲜嫩的草莓去了蒂,用温水洗净了又用盐水浸泡,现在正一个个整齐的堆叠在透明的盆子里,鲜艳欲滴的红夺人眼球。

 
   草莓不但看起来饱满,吃起来也很美味。酸甜的汁液在嘴里弥漫开,司南眯起眼,一签叉一个吃的飞快。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大盆草莓已经被吃的七七八八,恰好周戎在里面喊他。

  “司小南,你可别吃完啊,还要做蛋糕的!”

  司南看着只剩下个底的盆子,嘴角抽了抽。

 
  

  在厨房里忙活的周戎成功的在一分钟后得到了司南的投喂。

 
   “叮咚!”

  “您的好友司小南向您进行了投喂,得到草莓x1。”

  “食用后爱意+1(已满级不可叠加),耐心+1,体力+1。”
  

  周戎咬住草莓,舌尖似乎无意一般舔了下司南指尖。嚼着草莓含糊道:“是不是又干坏事了?”

 
   司南有点不自在的收回手背在身后,他下意识的摩挲了一下指尖,上面似乎还留着一闪而过的温热触感。

 
   “没……”他轻咳,“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周戎懒懒的哼道:“没事会来找我,但不会给我带草莓。”说到这儿他似乎回过味来,挑起眉看着司南,犹疑道:“你……不会把草莓都吃完了吧?”

  司南用沉默和转过去的头回答了他。

  周戎对他简直没辙了,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放在心上宠又不能太溺着他,用心之良苦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可惜正主却不太领情。

  他叹了一口气,拉过司南,揪住他的脸揉起来,“不是不让你吃……吃太多对身体不好知道吗。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今天必须得领罚,明天的糖没有了。”

 
   司南被他揪的眼泪花都泛出来了,他拍开周戎的手,不满的揉了揉脸,含糊道:“吱刀了……”

  他皮肤白,一点点印子都格外明显,此时两颊红了一大块,在白皙的脸上分外明显。

  司南揉了揉自己的脸,又不自觉探出舌尖舔了舔唇,终于觉得好受一点。他抬起头却对上周戎幽深的目光。

 
   周戎想着之前那截一闪而过的粉嫩舌尖,声音暗哑:“也有一种办法可以免罚……”

  “嗯?”

  还没等司南反应过来,他就被周戎压在墙上。

 

我来了!对不起之前出门了!

 

Tee .m

【818不死者24h/10:00】R 我也不知道取什么标题好

第一次写abo,第一次尝试戎南……

我天太难了5555

我感觉我是不是重度ooc啊……

总之ooc致歉!!(对不起劳斯们我是拖后腿那个)

点♥我♥看♥周♥上♥校♥在♥线♥撒♥娇

(相信我我真的不是麦片的/正直脸)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保我狗命……呸保我链接)


第一次写abo,第一次尝试戎南……

我天太难了5555

我感觉我是不是重度ooc啊……

总之ooc致歉!!(对不起劳斯们我是拖后腿那个)

点♥我♥看♥周♥上♥校♥在♥线♥撒♥娇

(相信我我真的不是麦片的/正直脸)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保我狗命……呸保我链接)

  

性感祁醉在线不做人——吸景度日

【818不死者24h/0:00】糖水草莓

被屏三次,我没啥好说的。祝lof越,办,越,好,吧。🙃

糖水草莓x

私设司南信息su是草莓味的。

  司南喜欢吃甜食,除了巧克力。他经常让周戎给他弄甜食吃。

  这天,周戎带回来了一罐糖水草莓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被司南同志看到了,背着周戎偷偷摸摸(?)吃了两口。但是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发qing期快到了。从浴室出来的周戎敏感地闻到了一股甜腻的草莓味儿,他发现司南在舔嘴唇。

  “司小南,想吃就跟戎哥说,不用偷吃,又不是不让你吃,拿回来就是给你吃的。”周戎还没有意识到不对,按理来说,糖水草莓的味道他应该没那么容易闻到。

(评论区见。🙃)

  司南被背后的声音吓了一跳,他转过身,舔...

被屏三次,我没啥好说的。祝lof越,办,越,好,吧。🙃

糖水草莓x

私设司南信息su是草莓味的。

  司南喜欢吃甜食,除了巧克力。他经常让周戎给他弄甜食吃。

  这天,周戎带回来了一罐糖水草莓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被司南同志看到了,背着周戎偷偷摸摸(?)吃了两口。但是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发qing期快到了。从浴室出来的周戎敏感地闻到了一股甜腻的草莓味儿,他发现司南在舔嘴唇。

  “司小南,想吃就跟戎哥说,不用偷吃,又不是不让你吃,拿回来就是给你吃的。”周戎还没有意识到不对,按理来说,糖水草莓的味道他应该没那么容易闻到。

(评论区见。🙃)

  司南被背后的声音吓了一跳,他转过身,舔舔嘴唇,看着周戎不说话。

  周戎被司南已经开始泛着shui光的眸子一瞪,再加上司南信息su的刺激,整个人都不对了。他现在,只想zhan有面前的这个人。

  他往司南的方向走了一步,司南就退一步。周戎强大的alpha信息su慢慢地qin入司南已经开始发qing的shen体。司南敏感地感觉到周戎的qin略性,有种被捕食的狮王盯上的感觉,这种感觉如芒在背,刺ji地微微蜷缩起shen体,想逃离这个被周戎信息素zhan领的地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