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C

20.6万浏览    5066参与
DeadNut

少年康和青年康,你更喜欢哪一个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少年康和青年康,你更喜欢哪一个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Mrs.Holmes

求央三资源啊啊啊啊啊啊啊😣😣😣😣😣😣😣😣😣😣😣😣😣😣😣

过几天去军训了晚上没得看的求求哪个太太给我发下资源疯狂动物城也可神夏也可好兆头也可十分百分千分万分感谢您!!!!!!!!!!!!!!!!!!!!!!!!!!!!!!!!!!

最好是央三(央视版的三国演义)!!!!!!!!!!!!!超爱   玄亮  (重点)

福华AC的

!!!!!!!!!!!!!!!!!

请务必于本周六前发给我!!!!!

占tag致歉

过几天去军训了晚上没得看的求求哪个太太给我发下资源疯狂动物城也可神夏也可好兆头也可十分百分千分万分感谢您!!!!!!!!!!!!!!!!!!!!!!!!!!!!!!!!!!

最好是央三(央视版的三国演义)!!!!!!!!!!!!!超爱   玄亮  (重点)

福华AC的

!!!!!!!!!!!!!!!!!

请务必于本周六前发给我!!!!!

占tag致歉


庸医37号—冷圈小能手

【刺客信条/EAE随便了】那天

食用说明

特工AU

这是甜文!甜文!甜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拒不接受刀片,炸弹,查水表,送温暖

食用愉快

————————————————————————————


那天,艾吉奥看见阿泰尔的笔记本上多了一行字。

“如果我每天都在忘记,那么我是否还完整?如果说塑造一个人的是他的记忆,那么失去了记忆的我,和死亡又有什么两样?”


阿泰尔放下了手中的钢笔,有些脱力的靠在了椅背上,他合上了日记本,木制的椅子发出“吱嘎”​的一声,在安静到诡异的屋子里泛起一阵涟漪,他缓缓闭上了眼睛,放任自己沉入黑暗之中,他默念着对方的名字试图平复内心的恐慌。

恐慌,多么陌生的感觉,阿泰尔 伊本...

食用说明

特工AU

这是甜文!甜文!甜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拒不接受刀片,炸弹,查水表,送温暖

食用愉快

————————————————————————————





那天,艾吉奥看见阿泰尔的笔记本上多了一行字。

“如果我每天都在忘记,那么我是否还完整?如果说塑造一个人的是他的记忆,那么失去了记忆的我,和死亡又有什么两样?”


阿泰尔放下了手中的钢笔,有些脱力的靠在了椅背上,他合上了日记本,木制的椅子发出“吱嘎”​的一声,在安静到诡异的屋子里泛起一阵涟漪,他缓缓闭上了眼睛,放任自己沉入黑暗之中,他默念着对方的名字试图平复内心的恐慌。

恐慌,多么陌生的感觉,阿泰尔 伊本 拉阿哈德,代号天鹰座,顶尖的特工,死亡的代言人,自入职以来的零失误率让他成为“兄弟会”组织的一个传奇,可如今这只鹰鸟却失去了飞翔的能力,一颗子弹让他从天空中坠落。

“头部受到伤害,大脑右半球损伤,海马体损伤,临床表现为:不可逆转的丧失记忆以及间歇性失明和幻觉与幻听。”

当他从病床上坐起来时,当他发现自己已经记不住如何拆卸那把点66的手枪时,艾吉奥费尽心思掩盖的事实残酷的展示在他面前——他正在遗忘,忘了所有他最不想忘记的事情。

有一只无形的手,正在硬生生的把他所珍视的一起从脑海里扯出来,连带着血肉,伴随着肝肠寸断的痛苦,比死更难受。

遗忘,多么可怕的字眼。

他宁可死在那场枪林弹雨中,他宁可是自己半身残疾或者是别的什么,总比这个要好。

那天,阿泰尔第一次感受到了“崩溃”是什么感觉。

开什么玩笑,天鹰座也会有怕的东西吗?

有的。

阿泰尔心底的那个声音回答了他的问题。

你怕的从来不是失去那些技巧,你怕的是自己会忘记艾吉奥。


屋子里再次归于安静,只剩下钟表的“嘀嗒”声,阿泰尔再次睁开双眼,他站起身去了书房,艾吉奥为了方便他找东西,在每一排书架上都贴了标签,标识出这些书的类别。

“哦,阿泰尔,也就只有你才能耐下心来看这些大部头的哲学书籍,如果是我,我肯定在三分钟之内睡着。”

耳边好像又回响起那个男孩故作苦恼的夸张说辞,以往阿泰尔肯定会把这个男孩按在椅子上,好好让他感受一下尼采,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的魅力,可现在,他只是庆幸——还好,我还没忘记他说过的话。

他盯着便签上的字发了一会儿呆,艰难的辨认上面那些曾经对他来说无比熟悉的专有名词,半晌,却像是认输了一样,他叹了口气,转而拿起他曾经写下的日记,翻动书页。

他一遍又一遍的的看着那些熟悉却又陌生的字眼,一遍又一遍的回忆他们的曾经,那些美好的过去,曾经深深的镌刻在他的脑海里,可现在,阿泰尔自嘲的发现,他居然需要靠背诵来确保自己不去忘记他们。

那天,阿泰尔拿着他的日记本站在书房里,一动不动,直到艾吉奥回来。

他在那里,站了一整天,只为了背诵他们相遇的片段。


阿泰尔是在佛罗伦萨的一个午后遇见艾吉奥的,“天鹰座”完成了任务,悠闲的在一家咖啡厅里享受他的蓝山咖啡和宁静的时光。

他再次完美的刺杀了目标并且得到了足够定罪那个政客的情报,那些消息,足够他把牢底坐穿。

而那个人影就是这时候撞进阿泰尔的人生的,带着一脸微笑的男孩,棕色的眼睛满载着笑意,他就像佛罗伦萨的阳光一样灿烂和温暖,这个小太阳大大咧咧的拍下几张钞票,告诉阿泰尔这杯咖啡可以记在他的账上,然后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把他写着电话和名字的纸条压在了他的咖啡杯下,阿泰尔则回报以“你是个傻子跟我没关系,但是别挡我的道”的眼神,小年轻没有气馁,紧接着,他以在阿泰尔看来惊人的毅力下,“特别巧”的出现在他的每一次任务地点里,巧合的以至于阿泰尔认为他是个跟踪狂,自己的反侦察能力直线下降。

当他得知艾吉奥也是“兄弟会”的一员时,阿泰尔对此并不惊讶,他甚至觉得这很正常,毕竟这个艾吉奥既然能跟踪他,而且不跟丢,那么他的技术肯定不是那些菜鸟们呢比的,“天鹰座”带着欣赏的感情和对方成了搭档,如果说刚开始他还对这个人的能力有所质疑,那么后来的一连串任务则完全打消了他的疑虑。

阿泰尔和艾吉奥是最有默契的搭档,他们的组合无人能敌。

艾吉奥在完成了一次任务后,把阿泰尔带到了佛罗伦萨,那个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的咖啡馆。

天性浪漫的意大利人没有用俗套的鲜花和戒指求婚,而是在和对方喝过咖啡以后,带着阿泰尔来了一次滑翔翼,在滑翔翼降落以后,艾吉奥又好不厌倦的和对方来了一回双人跳伞,在空中,他吻了阿泰尔。

一个吻融化在如火的夕阳中。

艾吉奥不会告诉阿泰尔他盯了这位传奇已经很久了,他知道阿泰尔不清楚。

事实上,阿泰尔很清楚。

但是他不说。

那天,还是阿泰尔硬拉着表白成功以后晕晕乎乎的像踩棉花的艾吉奥去挑选了戒指,那枚戒指,从戴上的那一刻,阿泰尔就再也没想过要摘下。


一次突袭任务,他们完成的很完美,阿泰尔站在塔楼前面,他不止一次的看着手腕上的表,从未感觉时间过的如此之慢。

他刺杀了他的目标,艾吉奥负责处理后续的骚乱,在他第……不知道多少次看表以后,塔楼传来一阵爆炸声。

冲天的火光,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直升机坠毁的碎片,滚滚的热浪,这些壮观的场景却还是抵不过那个男孩笑着朝自己走来的模样,那么耀眼,那么明亮。

艾吉奥勾起一个带着些许痞气的微笑,他一脸得意的来到阿泰尔面前。

“我亲爱的大导师,我帅不帅?”

“我亲爱的大导师”收敛好表情,以艾吉奥捂着头哀嚎一声作为回答。

“你拽个什么劲!下次从爆炸里出来,给我用跑的!徒手扒飞机看多吧?基础训练你是都还给教官了吧,大脑被水溶了吗?”

艾吉奥委屈的捂着头“讨厌游泳的又不是我……”

“虽然爆炸声音很大,但是我听得见。”

“好的大导师没问题大导师!”

那天,阿泰尔还是在一边唾弃自己心软又一边表示无奈的心理下,带着艾吉奥出去吃了一顿好的,并告诉他,其实他很帅。


雨下的很大,阿泰尔讨厌身上湿淋淋的感觉,但他没有找地方躲雨,因为现实不允许,他谨慎的检查着枪械的使用情况,谢天谢地,自己还有子弹。

那个蠢货把他自己害进了包围圈,这是可怕到足以送命的失误,艾吉奥第一次犯下的致命错误,而阿泰尔第一次公然违抗了兄弟会高层的命令。

“你们不派支援,我自己去救。”

冷漠到不带一丝波澜的声音让整个会议室瞬间沉入诡异的安静之中,阿泰尔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只留给那些管理人员一个冷硬瘦削的背影。

什么处分,什么纪律,天鹰座不在乎,也不想在乎。

他把直升机坠毁在了那栋大楼的顶层,紧接着一个飞跃落在地上,他翻滚了几圈减缓冲击力,又躲过闻讯而来的巡逻人员。

但他看见遍体鳞伤的艾吉奥时,满腔的怒火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就知道你会来,我亲爱的大导师。”

嘴角还在往外流血的年轻人朝他的爱人露出一个微笑,满脸是志在必得的自信。

那天,阿泰尔和艾吉奥互相搀扶着对方,在漫天的大雨里奇迹般的突破了层层包围,两个人都活了下来,虽然阿泰尔为此被连降两级,但那只骄傲的鹰鸟很明显不想在乎这个,因为他已经把他真正在乎的东西从地狱拉回人间。


艾吉奥站在床边,他不想去听医生下达的“最后通碟”,他也明白阿泰尔能活下来已经是幸运女神的眷顾,但是,艾吉奥默默的攥紧了拳头,是以对方所珍视的,他精湛无比的刺杀技巧和从不出错的计算能力为代价。

他知道骄傲的黎凡特之鹰有多么看重那些东西,他行动时矫健的身手,他审视目标时锐利的双眼,他分析情况时高效的头脑。

一切,因为一颗子弹而不复存在。

更残忍的,是阿泰尔要看着这些他曾经引以为豪的技能一点点消失,但他束手无策。

艾吉奥决心瞒住对方一切,可即使是这样,艾吉奥也没能隐藏这个事实太久,他从未如此痛恨爱人锐利的头脑。

那天,艾吉奥对着阿泰尔的睡颜看了很久,从天黑,到天明。


阿泰尔合上了日记本,朝担心自己的爱人笑了笑,他曾经不是那么喜欢微笑的人,只因为艾吉奥说他笑起来很好看。

他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艾吉奥,他抓紧一切时间背诵他们过去的一点一滴,好让自己的爱人不那么难受,为他编织一个一触即碎的美梦,有那么一段时间,阿泰尔几乎要成功了,他和艾吉奥诉说着两人的过去,他看见爱人眼里止不住的兴奋,他感到了无比的慰籍。

直到某天早晨,当阿泰尔一觉醒来,看着自己躺下的地方一脸警惕与陌生时,这个梦破碎了。

他不能理解出现在这个屋子里的男人一脸心碎和强颜欢笑的模样,他只觉得奇怪,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哪。

那天,阿泰尔站在这间屋子的照片墙面前沉默了很久,他看着照片上的自己,努力的回想一切,把嘴唇咬出了血,可从不出错的“天鹰座”,在这件事上失败的非常彻底。


阿泰尔发现了自己的日记,但他读着那些文字的时候,就好像在看别人的人生,他不能够对他们之间的任何事产生共鸣了。

但他依然没有摘下那枚戒指。

艾吉奥回来时,看见阿泰尔正一本一本的把那些哲学书放在纸箱里。

“阿泰尔,你这是怎么了?”

“我记得有个很重要的人说过,这些书他看了会睡觉,所以我想把他们收拾收拾,反正我现在也看不懂了。”

阿泰尔看着突然怔住的那个陌生人,不明白为什么他红了眼眶。

那天,艾吉奥抱着阿泰尔默默的流泪,阿泰尔一反常态的没有阻止对方靠近自己,就像他什么都没有忘记那样,一如既往的,他抚摸着对方的头发,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对方

“我还在”

就好像什么都没变。


阿泰尔不明白为什么他现在这么心悸,他手里攥着着一张纸,那是他曾经写下的日记,一阵又一阵的不安在一声爆炸以后冲破了牢笼,他不知道怎么打开大门,但他确实出去了——用把门踹烂了的方式。

漫天的火光一瞬间让阿泰尔想起了什么,剧烈的刺激就像一道电流,他看着火光中那个身影,阿泰尔依旧不记得他是谁,但他看见对方手指上的戒指,那么明显,那么灼热人。

他好像一瞬间就回忆起了所有,又好像没有。

“艾吉奥……”

但一声枪响阻止了他继续回忆下去,下意识的,身体自己动了起来,本能的赶了过去。阿泰尔惊异于他敏捷的身手,凭着肌肉记忆,他躲过了所有的暗枪。

他扑倒了艾吉奥。

艾吉奥震惊的看着面前脸色苍白的阿泰尔,阿泰尔则报以微笑,他看不见了,他还是不知道抱着自己泣不成声的那个人是谁,但这不耽误他用戴着戒指的那只手摸索着抚上对方的脸颊。

“你真是个蠢货,看见子弹都不躲的吗?基础训练都还给教官了是吧?”

那天,艾吉奥抱着在他怀里没了气息的阿泰尔跪在地上,他对着阿泰尔手里的那张纸和怀里的人哭到近乎休克。

“我知道我正在忘记一切,可我还是本能的用目光去追随你,看着你,想着你,爱着你,因为那天,当我看见你时,我就知道:爱你不是源自记忆,爱你是源自我的本能。”

十一

阿尔穆林的背叛造成了这一切,他是所有灾祸的始作俑者,只是为了那个该死的伊甸园圣器。

艾吉奥抓了抓已经剪掉的头发,他在阿泰尔死后就剪掉了他的长发。

“虽然我不喜欢留长发,但着不代表你不可以”曾经的恋人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翻着他那大部头的哲学史“而且,你留着很好看。”

艾吉奥接手了阿泰尔的一切工作,包括他的代号——天鹰座。

这是个自杀式的任务,没人愿意去,艾吉奥站起身

“你们不派增援,我自己去。”

有人想要阻止他,但马利克在听到那句似曾相识的话以后,拦住了对方

“让他去吧。”

马利克看着艾吉奥留给会议室的冷漠背影,有那么一瞬间把对方和那只骄傲的黎凡特之鹰混淆起来

“再给他一次机会……”

艾吉奥面对阿尔穆林时,手中的枪没有颤抖。

但他在失血过多的幻觉中看见阿泰尔时,他却感到浑身都在颤抖。

那天,兄弟会为艾吉奥举办了一个很隐蔽的葬礼,马利克沉默着把那条串联了两枚戒指的项链放在了骨灰盒里。

“现在,你们在一起了。”





-盐块加糖-

【好兆头 无差】Paris In The Rain

  巴黎不是一个特别多雨的城市。

  不是特别典型的温带海洋性气候,据气候网站上的统计数据,一年之中总共也就一个半月在下雨,降水量四百多毫米。

  但这并不代表这里缺少绵绵细雨。

  缠绵的,轻柔的,落在脸颊上,嘴唇上,发丝上,眼睫上。

  是爱人的温柔喃语,是情人挑逗爱意的亲吻。

  克鲁利喜欢这样的绵绵细雨。

  天幕变成略带淡紫色的青蓝,所有的绿叶颜色沉下去,鲜花的颜色反而愈发鲜艳,明媚,亮丽,似乎在雨丝中发着一圈淡淡的光。

  克鲁利总是在等这样的雨。

  自从到了巴黎,他经常等这种绵绵密密的雨。

  不要奇迹。

  太刻意了,没有惊喜。

  像一个最普通的人类,...

  巴黎不是一个特别多雨的城市。

  不是特别典型的温带海洋性气候,据气候网站上的统计数据,一年之中总共也就一个半月在下雨,降水量四百多毫米。

  但这并不代表这里缺少绵绵细雨。

  缠绵的,轻柔的,落在脸颊上,嘴唇上,发丝上,眼睫上。

  是爱人的温柔喃语,是情人挑逗爱意的亲吻。

  克鲁利喜欢这样的绵绵细雨。

  天幕变成略带淡紫色的青蓝,所有的绿叶颜色沉下去,鲜花的颜色反而愈发鲜艳,明媚,亮丽,似乎在雨丝中发着一圈淡淡的光。

  克鲁利总是在等这样的雨。

  自从到了巴黎,他经常等这种绵绵密密的雨。

  不要奇迹。

  太刻意了,没有惊喜。

  像一个最普通的人类,只不过对这种细雨有着特别的痴迷。

  他曾经身着一身黑,往一把纯白的伞盖的中央随意涂上水溶的克莱因蓝,然后撑着伞在雨中漫步,或者只是静静的站在某处,看着颜料沿着伞盖流下,融入地面的小小水洼,似烟雾弥散般氤开。

  或者拿一把彩虹伞,撑开,只是随意的拿在手里,自己去感受那轻柔的雨丝。

  仰着头,闭上眼。呼吸湿润的空气。

  也许,偶尔在雨后看看那片璀璨的星河。

  巴黎的人们似乎已经习惯这座城市多了一个极度喜爱绵绵细雨的艺术家。

  克鲁利又留起了长发,看起来大概和六千年前的一样。只是可能多了一副墨镜。

  六千年在伊甸园东门高墙上看的那场雨下的并不温柔,看诺亚方舟时那场洪水也不和缓。但是克鲁利并不记得当时被卷进这些肆虐时的狼狈。这些甚至是自己主动去参与的。但是都没有。

  没有狼狈,没有悲伤。只有一些东西,像夜幕将要降临时的绮丽晚霞,像落日余晖映照下的花朵,像雨后横贯天际的彩虹,在模模糊糊的暗色之上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阿兹拉斐尔。

  即使在晴天下,这个天使周身也散发着一圈淡淡的荧光。

  感觉天堂的所有东西都是晕染出来的,没有明确的边缘,总是散发着白色的光,看久了眼睛有点痛。

  阿兹拉斐尔总归是在人间待久了,光芒收敛,只有一点点还萦绕着。

  那一点点的光,透过墨镜看,周围一切都暗一个色调,唯有那一团亮一点。

  阿兹拉斐尔不知道,世间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只有克鲁利自己知道。

  一个微不足道,但是有趣的小秘密。

  所以克鲁利可以在人群中一眼看到阿兹拉斐尔。

  所以克鲁利喜欢戴墨镜,找个借口说是伪装,其实是迷恋那一团亮色。像夜幕将要降临时的绮丽晚霞,像落日余晖映照下的花朵,像雨后横贯天际的彩虹,在模模糊糊的暗色之上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此时巴黎又下雨了,和缓轻柔。

  天幕变成略带淡紫色的青蓝,所有的绿叶颜色沉下去,鲜花的颜色反而愈发鲜艳,明媚,亮丽,似乎在雨丝中发着一圈淡淡的光。

  阿兹拉斐尔。

        一声轻叹,消散在巴黎的雨里。

StelliferrousEra開始營業
單詞表:Audio drama...

單詞表:
Audio drama:廣播劇

單詞表:
Audio drama:廣播劇

DeadNut

如果我和ezio同步时和二太爷牵手——完美同步!

如果我和ezio同步时和二太爷牵手——完美同步!

庸医37号—冷圈小能手

【油炸法棍】You are my sunshine⑤

◆油炸法棍only,吃我安利!!!这对cp这么般配真的不看看吗?!


◆正剧偏欢脱,有虐也是为了更甜,尽量贴合人物性格,大概是个中长篇,番外有,该和谐的也有【滑稽】原创人物有,为了剧情,本人编了一个伊甸碎片


◆放心追,我打死都不会坑这一篇【交党费了啊】,基本上是周更


—————————————————————————


“小伙子们!这一轮我请!为了我们的拳王!乌鸦!”


酒馆里震耳欲聋的喝彩声在大街上都听得到,即使明天世界就要毁灭,在它存在的前一天,还是会有人生死不论,纵情狂欢,这个酒馆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吵闹声,叫骂声,酒杯的碰撞声不绝于耳,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来的...

◆油炸法棍only,吃我安利!!!这对cp这么般配真的不看看吗?!


◆正剧偏欢脱,有虐也是为了更甜,尽量贴合人物性格,大概是个中长篇,番外有,该和谐的也有【滑稽】原创人物有,为了剧情,本人编了一个伊甸碎片


◆放心追,我打死都不会坑这一篇【交党费了啊】,基本上是周更


—————————————————————————






“小伙子们!这一轮我请!为了我们的拳王!乌鸦!”


酒馆里震耳欲聋的喝彩声在大街上都听得到,即使明天世界就要毁灭,在它存在的前一天,还是会有人生死不论,纵情狂欢,这个酒馆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吵闹声,叫骂声,酒杯的碰撞声不绝于耳,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来的地方,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什么信息都有,什么玩意儿都有,最混乱的地方,血液和咒骂声是这个地方唯一的背景色。


当然,还有骨头碎裂和男人的惨叫声。


一个又一个倒下的家伙被拖了出来,没有人去管他们已经变了形的四肢和有气无力的呻吟,只是随意的一丢,然后再次加入里面可怕暴力的狂欢。​


Arno接到消息时,“乌鸦”​本人正一拳打碎了那个想要从背后偷袭他的家伙的下巴,紧接着踩着倒在地上的人的肩膀一个飞跃,用手肘砸碎了面对着他的人的锁骨,胸口那只乌鸦的纹身活灵活现振翅欲飞。


“还有谁?一起来!”​


狂妄的话语不仅没有遭到反对甚至引来一阵喝彩声,众人举杯一起用各种不堪入耳的脏话和敲打桌子的声音称赞这位“拳王”​的骁勇无畏,他们热切的希望看到更多的人被敲碎骨头发出可怕的惨叫,然后像一只死狗一样被拖出去,然后他们就可以把手中的麦酒一饮而尽,在赌局里加上更多的钱财,骂上几句脏话,纵情享受这一场暴力的表演,这种感觉就像他们看贵族被送上断头台一样让人兴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Arno​站在酒馆门口时,Jacob正好拧断了一个人的胳膊,手下败将的手臂被拧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紧接着一脚踹在那个人的腰窝处,伴随着一声惨叫,拳台上站立的人只剩下Jacob一个人,他仰着头微微勾唇,脸上是止不住的骄傲和对身边躺倒的人的不屑一顾,举起拳头,宣告着“乌鸦”的胜利。


台下的酒鬼和混混高声叫喊着他的名字,Jacob拿过他的衣服走了下去,他看了看桌子上自己赢下的钱,挡出去一半。


“今晚的麦酒记在我的账目上,伙计们,尽兴吧!”


他的话再次赢得满堂喝彩,好几个小伙子像是小跟班一样围着Jacob转悠,他拿起一杯酒,向酒馆的人们示意,再次,一阵喝彩。


“所以Jacob,你是来打架的?”


Arno用英语询问正在喝酒的“拳王”,Jacob放下酒杯,用纯正的,甚至用带着本地口音的法语回答了对方的问题,顺便招招手让那几个小伙子离开。


“这只是原因之一,不过为了保证我们的交谈不被其他人听到,还是继续用英语吧。”


Jacob示意对方凑近,他仰仰头


“我对那个项链有了些头绪,你知道,醉鬼总是关不住他们自己的舌头,适当的有点耐心,你可以从他们颠三倒四的醉话里知道不少东西,比如说……”


Jacob笑了笑,握着酒杯的手伸出一根手指头指了指那个喊的最欢的家伙


“他知道有一伙新的圣殿骑士最近正在秘密的招兵买马,搜索着某些东西 ,虽然这家伙喝的烂醉如泥舌头都捋不直,但我怀疑就是和那个碎片有关,具体的,等我那些小弟打探打探再说。”


Arno听到一半,做了一个暂停的动作


“好了前面的我知道了,但是……什么小弟?你在搞什么?”


Jacob一脸疑惑的看着对方


“字面意思啊?小弟啊?给我干活呗?我说了,我来这儿不只是为了打架,这些人……”



Jacob示意对方环顾四周,这些家伙基本上都是不打不相识的主儿,一次请客外加武力的炫耀就足够让他们知道谁是老大,然后就是把自己黑鸦帮的那一套搬过来,屡试不爽。


“好打发的很,他们也相当于线人,我的势力遍布伦敦,很多风吹草动我都能知道的原因就是拜他们所赐,他们可以毫不突兀的融入任何地方,得到一些我无法第一时间得到的消息,难道不是很好的线人吗?”


小乌鸦骄傲的竖着他的羽毛在炫耀——这是Arno脑海里第一时间出现的想法,不得不说,即使是自己在巴黎的兄弟会,对某些地方,就比如说这里,他们的情报搜集还是有些力不从心,这倒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办法。


“我对这些弯弯绕绕还是很清楚的,所以只要照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我差不多可以在巴黎也弄上一个黑鸦帮给我提供信息和别的支持了。”


Jacob靠在椅背上,他喝了一口麦酒,随意的把脚搭在桌子上,朝Arno抛了一个“相信我准没错”的眼神,Arno以一个白眼回应,虽然他确实干的不错,但这里的环境恶劣到已经不能用嘈杂来形容,他站起身来示意Jacob跟上自己。


“你的子弹有着落了,还有,既然你已经有了些头绪,我们不如就先从你知道的那几个地方查起。”


“你看到那面墙了?”


“是的,不得不说,在这方面,你还算靠谱,至少比我们第一次见面要靠谱的多了。”


“什么叫我不靠谱。”Jacob笑着抗议


​“我想你不需要我提醒你在那个屋顶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是吗?”Arno给了Jacob一拳,他发现这个年轻人很喜欢闹腾,他仿佛不知疲倦,要把身上所有的力气一股脑儿的散发出去,如果不这样,简直就像是座位上长了个钉子差不多,这样的感觉,就和曾经的自己一样,想到这里,不禁对这个英国大男孩多了几分亲近。


“听其中一个家伙说,最后一次看见那帮带着十字架的家伙是在城西的一处教堂里,怎么样,去看看如何?”​


Jacob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在告诉Arno“我们赶紧去吧,别误会我就是出于礼帽才问一句,这就是给你个台阶下赶紧答应!”​一样,他笑着点点头,拉上了兜帽,两人的身影在月光下化为一道残影。







【此时的城西,教堂】​


“你确定这样可以?”​


“没错,我做的研究可比那些兄弟会的杂碎们多得多,而且,我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是什么?”​


“我知道怎么使用它,而他们,不知道。”​


“不愧是从未来赶过来的人,那么,也许我可以看一场好戏了?”​


“当然,我会好好招待他们的。”​




——————————————————————————



弟弟:黑鸦帮没了没关系,咱们白手起家再弄一个


楠竹_我果然是大团长后妈

Jackdaw(3) (完)

寒鸦号→爷爷向,注意避雷,ooc抱歉

“那么,你现在的名字叫什么?”天鹰再次发问,将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你的主人又是哪一位大师呢?”

“他不是大师,只是一名普通的刺客罢了,不,与其说是刺客不如说是一名海盗吧。至于名字,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好了。”

他给我取得名字,我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

大概是在1735年之前的哪天,我不知为何沉没在海地岛海岸附近,我失去了那段记忆,将我打捞上来的信者号也表示并没有从船员和他的主人,我原来的军需官阿德瓦勒那里听到我沉没的原因。信者号向我讲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但我在知道我亲爱的船长去世的消息后,就一点也听不进去了。

“Jackdaw...

寒鸦号→爷爷向,注意避雷,ooc抱歉


“那么,你现在的名字叫什么?”天鹰再次发问,将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你的主人又是哪一位大师呢?”

“他不是大师,只是一名普通的刺客罢了,不,与其说是刺客不如说是一名海盗吧。至于名字,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好了。”

他给我取得名字,我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

大概是在1735年之前的哪天,我不知为何沉没在海地岛海岸附近,我失去了那段记忆,将我打捞上来的信者号也表示并没有从船员和他的主人,我原来的军需官阿德瓦勒那里听到我沉没的原因。信者号向我讲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但我在知道我亲爱的船长去世的消息后,就一点也听不进去了。

“Jackdaw,你还好吧?”信者号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只是在海底睡太久了不太适应。”我敷衍的回道。

“那你好好回复一下,说真的你如今还能存在已经是奇迹了。”

“。。。。。。。”

“那我就先走了,你可能需要自己独处一会儿。”

“等等,Jackdaw这个名字,不要再叫了。”

“为什么?”

“已经没有意义了。。。。。。”

天鹰号来了之后,我们这个区域热闹了不少,毕竟他和话痨斧头是老熟人,自然聊的也多。后来博物馆的馆长又不知道从哪搞来了把中国明代的砍刀,因为没有地方了就放在了我们这。巧的是她的原主任居然也是名刺客,这可真是缘分啊,果然替身使者是会相互吸。。。啊不对串场了。

总之,看他们争论“自己的主人才是最强/伟大的”,比听话痨斧头唠叨要有趣多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他们都会默契的变成怼最老实的莫林根。

我?我才不要去跟他们争论,没意思,有时间跟他们吵来吵去我更宁愿看看今天有没有帅哥来博物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老馆长去世,新的馆长上任,可这个年轻人明显不会管理,博物馆的人气渐渐的变低了,来的人越来越少,十分的冷清。

这天,关内突然变得特别热闹,原来是组织来参观学习的高中生,看来是馆长还想要挣扎一下挽回一点人气。也真是够蠢的,现在的年轻人这么可能对我们这种古董感兴趣,会来估计也不过是为了那一两分的学分罢了。

我伸了个懒腰,从船首像上跳了下来坐在展台上,也是,不要说这些学生了,哪怕是之前也没人对我们这里感兴趣,怎么肯有人来嘛。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少年站在了我面前。

“黄金城号?这名字一点也不酷。”

“那你觉得应该叫什么,这船又不是你的,你也没办法取名。”那个少年旁边的人说道。

“要是我的话,会叫她jackdaw。”

少年抬起头,脸上满是自信的笑容,金色的长发是那般谣言,就如同那日的他一般。




Ps:那是你前辈!

在寒鸦号那里吃了个闭门羹的天鹰号,不死心的向莫林根问:“你好像跟她很熟的样子,你知道她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吗?怎么那么拽?”

莫林根翻了个白眼:“她叫寒鸦号,她可是你的前辈,比起资历你还真的没资格在她面前蹦跶。她是你主人康纳·肯威的爷爷——爱德华·詹姆斯·肯威的船。是你该跪下来叫姑奶奶的存在。”

这一次,天鹰号确实不再蹦跶了。

这岛
【悲伤容器】二刷预定! 配对:...

【悲伤容器】二刷预定!

配对:Aziraphale/Crowley
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96825456778
分级:NC17
封面:烟九年 
特邀:@Rionysus_  @乔秋秋 
尺寸:A5
价格:40
材质:彩色双封面 120g道林
截至:12.25


【悲伤容器】二刷预定!

配对:Aziraphale/Crowley
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96825456778
分级:NC17
封面:烟九年 
特邀:@Rionysus_  @乔秋秋 
尺寸:A5
价格:40
材质:彩色双封面 120g道林
截至:12.25


Psi
还是夹杂私货的作业,手绘真他妈...

还是夹杂私货的作业,手绘真他妈累( )提前这么久搞圣诞节贺图好傻啊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还是夹杂私货的作业,手绘真他妈累( )提前这么久搞圣诞节贺图好傻啊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这岛
《悲伤容器》北京SLO二刷,想...

《悲伤容器》北京SLO二刷,想问一下有需要通贩的朋友吗!❤!

《悲伤容器》北京SLO二刷,想问一下有需要通贩的朋友吗!❤!

StelliferrousEra開始營業

Ubisoft Store unveiled the new collection of the #AssassinsCreed Kinetic (sleeveless tee, bathrobe, post-workout hoodie, duffel bag) and the new Orelov Hoodie!

Product details and descriptions here: https://m.facebook.com/AccessTheAnimus/posts/2195211537246410?__tn__=-R
新推出的無袖體恤,浴袍,連帽衫,和(我沒存到圖)的行李袋。...

Ubisoft Store unveiled the new collection of the #AssassinsCreed Kinetic (sleeveless tee, bathrobe, post-workout hoodie, duffel bag) and the new Orelov Hoodie!

Product details and descriptions here: https://m.facebook.com/AccessTheAnimus/posts/2195211537246410?__tn__=-R
新推出的無袖體恤,浴袍,連帽衫,和(我沒存到圖)的行李袋。連浴袍也有兜帽:D
原貼地址:https://twitter.com/AccessTheAnimus/status/1195433364804775938

Psi
夹杂大量私货的作业(

夹杂大量私货的作业(

夹杂大量私货的作业(

DeadNut

拉顿哈gay顿画完了
这个狼头帽是真的可爱!
爱他!

拉顿哈gay顿画完了
这个狼头帽是真的可爱!
爱他!

庸医37号—冷圈小能手

AC推歌

感觉非常适合EA的一首歌!

歌词附上

————————————————————————

So hold on no matter what
无论遭受何种苦难都要坚持到底

We'll take our bruises and our bumps
伴着伤痛和挫折前行

But know until kingdom come you're not alone
你要知道 在曙光到来之前你绝不孤单

And if this world goes up in flames
如果这个世界将在烈火中毁灭

Just take my hand don't be afraid
牵我的手吧 不要害怕

I...

AC推歌


感觉非常适合EA的一首歌!


歌词附上


————————————————————————



So hold on no matter what
无论遭受何种苦难都要坚持到底

We'll take our bruises and our bumps
伴着伤痛和挫折前行

But know until kingdom come you're not alone
你要知道 在曙光到来之前你绝不孤单

And if this world goes up in flames
如果这个世界将在烈火中毁灭

Just take my hand don't be afraid
牵我的手吧 不要害怕

I'll fight for you until my days on earth are done
我会为你战斗直到生命尽头

'Cause two hearts are better than
因为两颗炙热的心好过孤身一人

Lay your head in my arms
靠在我的怀里吧

Can you hear the sound of my heart
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声吗

As it stays in time
它将永不停息

Never far behind from you
永远不会离你而去

Lose yourself in our song
在我们的歌里忘记世事纷扰吧

Like we're dancing in a room all alone
就像只有我们两个在房间里跳舞

I will catch your fears
我会赶走你的恐惧

Make them disappear for you oh
让它们永远消失

I'll be the light that guides you home when skies are grey
在黑夜降临之时我会成为引领你回家的光

There's nothing I won't do to keep you safe
我会竭尽所能来护你周全

So hold on no matter what
无论遭受何种苦难都要坚持到底

We'll take our bruises and our bumps
伴着伤痛和挫折前行

But know until kingdom come you're not alone
你要知道 在曙光到来之前你绝不孤单

And if this world goes up in flames
如果这个世界将在烈火中毁灭

Just take my hand don't be afraid
牵我的手吧 不要害怕

I'll fight for you until my days on earth are done
我会为你战斗直到生命尽头

'Cause two hearts are better than one
因为两颗炙热的心好过孤身一人

楠竹_我果然是大团长后妈

Jackdaw(2)

寒鸦号→爷爷,注意避雷

我曾经确实叫黄金城号。

那日,我如往常一样运送即将被杀死的囚犯或者是将要被买到其他地方的奴隶,而那个从天而降的男人改变了伟大命运。

他本是被押运的犯人,如果说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大概是只有漂亮的金发了吧。而他却挣脱了枷锁,并释放了大量的奴隶,在船队上大闹了一番,最终劫持了我成功逃走了。

说实话当姐妹们的炮火差点打中我的时候,哦不,是冲着我而来却没有打中的时候,我就已经想破口大骂了。然而我低估了这个疯狂的男人,他直接朝着水龙卷之间驶去,我知道这是最快甩掉追兵的办法但你不要这么拼好吗!那水龙卷蹭到一点我都会直接粉身碎骨的啊!想死不要带上我啊!

当然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

寒鸦号→爷爷,注意避雷

我曾经确实叫黄金城号。

那日,我如往常一样运送即将被杀死的囚犯或者是将要被买到其他地方的奴隶,而那个从天而降的男人改变了伟大命运。

他本是被押运的犯人,如果说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大概是只有漂亮的金发了吧。而他却挣脱了枷锁,并释放了大量的奴隶,在船队上大闹了一番,最终劫持了我成功逃走了。

说实话当姐妹们的炮火差点打中我的时候,哦不,是冲着我而来却没有打中的时候,我就已经想破口大骂了。然而我低估了这个疯狂的男人,他直接朝着水龙卷之间驶去,我知道这是最快甩掉追兵的办法但你不要这么拼好吗!那水龙卷蹭到一点我都会直接粉身碎骨的啊!想死不要带上我啊!

当然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不然后来我也不可能在海上打圣殿骑士的船了。

在这个男人的控制下,我成功的熬过了巨浪和水龙卷,当海面重归与平静,远方海平面线上朝阳升起时,我的周围是一艘艘或是被击毁,或是被巨浪拦腰折断的船只,如果不是这个男人选中了我,我现在大概也和其他船一样吧。我看向这个男人,阳光下,金色的头发是那么的耀眼,尽管他的皮肤被晒得黝黑,但我似乎在一瞬间看到了书中美丽的精灵。

我想,那时我可能就心动了吧。

后来我从他和他任命的军需官的话里听到,我的新名字,叫寒鸦号,从今天起我将是一艘海盗船,而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拿骚。

虽说一开始让我当海盗船我是拒绝的,但一段时间后,真香!

我从来都不知道在海上肆意的驰骋是如此的畅快,也从未感受过在抢劫商船之后逃跑的刺激。这一切,都是这个男人带我体验到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他的印象从一开始的惊艳,渐渐的变成被他的灵魂所吸引。我们是一样的,我们都曾被平静所淹没,而内心则是向往着自由与疯狂。

我看着他从幼稚变向成熟,从一名海盗变成了一名追寻信条的刺客,从意气风发的船长经历背叛,再到重新回归。

我见证了他转变的这些年,他在不断成长前进。

而我,依旧停留在原地,我只是一艘船,我无法前进。

后来,他听到了妻子去世的消息,回到了故乡看望了自己的女儿,我知道,我的船长累了,他需要一个家庭,回到平静的生活了。

后来,他和一名地主的女儿结了婚,生了一个儿子,他的女儿也融入了家庭,据说过的很幸福。

而我,则作为刺客组织的商船,继续在海上航行。

最终,我们依旧都归与了平静安稳的生活。

庸医37号—冷圈小能手

【EAE无差】时间旅人—《Inheritance and Belief》

◆《时间旅人》第二弹《Inheritance and Belief》(信仰与传承),艾吉奥 奥德托雷/阿泰尔 伊本 拉阿哈德(我为EA跪断腿),(一定要!)配合《Ezio's family》食用
【被老色鬼之家直接带跑偏,这音乐该死的好听】

————————————————————————————

马西亚夫的鹰堡在远处沉默着,肃穆,庄严,它仿佛近在咫尺,却又仿佛遥不可及,那浅灰色的身影似乎已经与灰蒙蒙的天空融为一体,又似乎只是刺客历史中的一个无法触及的象形符号,但是在这一刻,伴随着吹遍每这片土地每一个角落的寒风,它周身的迷雾一点点...

◆《时间旅人》第二弹《Inheritance and Belief》(信仰与传承),艾吉奥 奥德托雷/阿泰尔 伊本 拉阿哈德(我为EA跪断腿),(一定要!)配合《Ezio's family》食用
【被老色鬼之家直接带跑偏,这音乐该死的好听】



————————————————————————————





马西亚夫的鹰堡在远处沉默着,肃穆,庄严,它仿佛近在咫尺,却又仿佛遥不可及,那浅灰色的身影似乎已经与灰蒙蒙的天空融为一体,又似乎只是刺客历史中的一个无法触及的象形符号,但是在这一刻,伴随着吹遍每这片土地每一个角落的寒风,它周身的迷雾一点点散开,像那个指引了他无数次的白色身影,从遥远的耶路撒冷,带着专属于他的鲜血与刀刃的气息,穿过千山万水,来到了虔诚的信徒面前。



艾吉奥感到他从来没有如此的接近信仰与真理。



一路的苦难,一路的危险,在屹立不倒万古如斯的鹰堡面前,都被赋予了真实的意义。



当他终于来到那个地下室时,却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叹息,他单膝下跪于那累累白骨之前。



“什么都没有,没有书籍,没有智慧,只有你。”



只有你,阿泰尔 伊本 拉阿哈德,我素未谋面却又无比熟悉的兄弟。



幻觉中鲜活的身影,现实里冰冷的白骨。



金苹果的光芒让艾吉奥有一瞬间的恍惚,整个地下室一瞬间被金色的光填满,他闭着眼向后踉跄了几步,那道光太过刺眼,艾吉奥的手停留在虚掩着金苹果的动作上。



这不对劲,因为他在地下室感觉到了干冷的风。



他睁开了眼睛,正对着一轮夕阳。



和一个身影。



翻飞的白色的身影,那只他一直追随的雄鹰。



那个身影将他自己变成一道白色的残影,周旋与敌人之中,他的步法干脆利索,他的攻击每一招都直击要害,身手不凡的年轻人一举一动都透露出对掌控战局的完全自信,一个接一个敌人倒下,他挥剑时的坚决与迅速足可以让人感受到持剑者对自己技术的自信与自得。



只要忽略他身后准备偷袭的那个家伙,白影的攻击就堪称完美了。



艾吉奥迅速出手,身体先于思考一步,他的阅历磨平了他攻击方式里华而不实和多余的部分,袖剑出鞘,刀刃将太阳温暖的光反射的异常寒冷与危险——收割生命的危险。



手起,刀落。



当艾吉奥转头时,一把袖剑已经从断指处伸出,无情的横在了他的脖颈处,寒气逼人,带着专属于死亡的威胁。



“你是谁。”



“艾吉奥 奥德托雷,你的兄弟。”



“证明。”



“这就是证明”艾吉奥挥了挥手中还没来得及收回的袖剑,他用手指按着对方的袖剑,将它缓缓移开自己的脖子“还有,从你刚刚的攻击来看,如果你认为我有威胁,现在我就不会有命移开它。”



刺客点点头,收了他的袖剑,艾吉奥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检查装备的年轻人,他年轻,有实力,足够优秀,他是被后人敬仰的大师,而自己,因为金苹果的力量,亦或是命运的安排,来到了三百多年前的马西亚夫,来到了年轻的黎凡特之鹰面前。



“阿泰尔 伊本 拉阿哈德。”



艾吉奥无暇惊异与两人语言上的互通,他收了袖剑,朝未来的一代宗师行了一礼,年轻的刺客弯腰回礼,但他的眼睛却止不住的往他的手指上看。



阿泰尔改良了袖剑,他让后代刺客不再需要砍掉手指,让刺客得以隐藏于普通人之中,但他却经历过断指之痛。



艾吉奥笑了笑。



“我初来乍到,希望能得到一处临时住所,我不会留在这儿太久,不知道能不能麻烦黎凡特的刺客导师安排一下。”



“当然,这里欢迎你,我的兄弟。”



阿尔穆林的死改变了阿泰尔,他与马利克重归于好,他是刺客们的导师,他与以往的那个自大的阿泰尔不一样了,岁月给了他磨砺,将这把刺客之刃打磨的更加锋利。



鹰堡与他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不再破败,不再荒凉,艾吉奥闭了闭眼,跟随阿泰尔来到了一间屋子。



“你可以在这里休息。”



“但我来这里的目的不在于休息。”



艾吉奥再次行了一礼,阿泰尔金色的双眸注视着这个饱经风霜的异乡人,半晌,他点点头。



“那么,艾吉奥 奥德托雷,请说明你的来意。”



艾吉奥至今还是不能相信,面前就是那个他追随了一生的身影,他近乎是怀着虔诚的向往与爱慕,尊敬着这位传奇,打定主意,艾吉奥决定,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去寻求他想要的答案。



“我来自一个遥远的国度,比你能想象到的任何地方都要遥远,我是罗马兄弟会的缔造者,这么多年来,我花了很多时间教那些男男女女们为了自己而思考,为了自己而行动,可这么久了我也有了疑惑,于是我顺着我父亲的记录,来到这里,寻求帮助,或者说,寻求一个答案。”



兜帽遮住了阿泰尔的脸,艾吉奥看不清他的表情,两人的沉默让空气停止流动。



“好好休息吧,我的兄弟,你需要这个,明天,我会尽我所能,解答你的一切疑问。”



艾吉奥将手搭在窗格上,马西亚夫的夜晚很安静,他来过这间屋子,只是那时,它已经破败,艾吉奥的手缓缓的移动,描绘出窗格的每一道雕花和纹饰,感受时间留给马西亚夫的痕迹,他闭着眼笑了笑,打开窗户翻身爬上了塔顶。



他眺望着苍穹之上的星星,夜风凛冽的吹着,吹散了遮住群星的黑云,然而,还有另一个身影矗立在不远处。



“我以为你累了,奥德托雷导师,疲惫的旅行者需要休息。”



“疲惫无法阻挡对于真理的渴求阿泰尔,我认为这些劳累都是值得的,它们不能对我造成什么影响,另外……”艾吉奥走到白衣刺客的身边,他摘下了兜帽“你可以叫我艾吉奥。”



“艾吉奥。”



阿泰尔不出声了,两人沉默的注视着满天繁星。



“我的名字,阿泰尔,以星座命名。”



阿泰尔指出了那个星座,他把兜帽摘下。



“它比我先来到这个世上,也一定比我更晚离开,对它们来说,人类只不过是尘埃,我们短暂的生命甚至不能被它们注意到,但我们也有相似之处,我们同样守望着自己所热爱的一切。”



阿泰尔并没有看着艾吉奥,他只是注视着星辰,像是在解答疑虑,又像是在倾诉理想



“我读过很多的关于哲学的书籍,先人说:人类是向死而生的物种,既然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死亡,那么何必去抗争,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



“我思考了很久才明白,因为我们有必须要奋斗的东西,因为我们有必须为之付出一切的东西。”



“自由意志(free will)。”



艾吉奥为之一振,他看向阿泰尔,很难想象对方在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样深刻的见解。



“盲从教条固然会招致谬误的发生,但圣殿骑士想把世界变成一个监狱,如果所有的人都按照同样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那么这样的思维活动,还有必要吗?人们丧失了自由,丧失了去变得不同的自由,而为了自由去战斗,是我们的责任。”



“刺客兄弟会为了自由意志而战斗”艾吉奥勾勾嘴角,他一直都明白这一点,但和写下这些文字的那个人直接对话,让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那个只在文献和传说中出现的幻影,从历史的尘埃里缓缓走出,拨开迷雾,变得立体,变得鲜活。



还能有什么比他更真实的东西呢?阿泰尔本人就站在他的身边。



“我从来没有忘记这一点,我已经年近暮年,我的家人都在我的面前死去,我为刺客兄弟会付出了一切,也许我只是不敢放下这些重担,他们因背叛而死……”



“你认为,如果你放下了袖剑,你就不再是刺客的一员,你就放弃了自己的身份吗?”



阿泰尔转过头看着对方,夜风吹拂在他的短发上,金色的瞳孔在月光下闪闪发亮,他眼里是坚定的光,像真正的鹰隼一样。



“只要你依然拥有信仰,即使不再佩戴袖剑,你也依然是刺客的一员,艾吉奥,我的朋友,我希望你记住这一点:我们不是因为袖剑才成为刺客,而是因为心中的信念,袖剑只是我们的工具而已,真正重要的,是信仰。”



“我想过,兄弟会需要一次改革,我们应该放弃这种堡垒式的聚集,分散到那些我们应该保护的人们当中去,这是一个堪称罪恶的想法,因为我要颠覆一切,但我也知道,有些事情我们不得不去做,因为信念不允许我放弃。”



他低下头,像是要掩饰嘴边的笑意



“经历了这么多以后,如果说我学到了什么,就是这个了:你身在何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中有没有刺客的信仰。”



“一个教条的出现,肯定先于我们之中的任何人,沧海桑田,为什么我们如今还能有幸继续知道它,信众被屠杀殆尽,有人试图抹杀它的一切存在过的痕迹,可为什么我们依旧遵守它”



“因为信仰是杀不死的。”



阿泰尔把手搭在艾吉奥的肩膀上,艾吉奥感到这只手所蕴含的无限力量,也许,并不只是因为阿泰尔本身很有力的原因。



“我们会不断的发现它,不断的完善它,我们对真理的渴求不会停止,尽管我们知道,凭借有限的力量,也许永远不会得知它真正的样子,也许我们的理论永远是它的渐近线,但重要的,是我们寻找它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让自己短暂的生命有了真正的意义。”



“为生命赋值。”



艾吉奥喃喃着这句话



“没错,为生命赋值,我们的人生最长不过百年,真正重要的是传承,将刺客的信念与力量传递给新的血液。年轻人有精力,年长者有阅历,凭借传承,我们可以让我们的后辈少走很多弯路,从而加速这个寻找真理的过程,也许,谁知道呢,有一天我们会成功。”



“我们都会死去,但他们会延续我们的意志,月亮出来了,难道太阳就消失了吗?”



“不,它还在,它永远都在。”



两人看着缓缓上升的太阳,在遥远的距离勾勒出一个壮丽的轮廓,阳光驱散了所有的黑暗,将光芒洒向大地,将温暖带到人间。



阿泰尔戴上了兜帽,示意艾吉奥跟着他,紧接着,张开双臂,伴随着一声鹰啸,他跳了下去。



信仰之跃。



两人打马来到了集市,艾吉奥跟随阿泰尔矫健的身形来到屋顶,两人站在一起,阿泰尔指了指人来人往的街道。



“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我们要保护的一切。”



阿泰尔静静的注视着人群,女人把高高的水壶顶在头上,小贩吆喝着贩卖他们的货品,生机勃勃,热闹非凡。



“我们会在他们中间劳作,耕耘,默默的守望着他们获得自由的权利,这就是我的构想,那是我们为之奋斗的一切。”



“最不该忘记的,是我们为了什么而战斗。”



是否身为刺客,就注定了悲惨的结局?



不会。



因为我们将拼尽全力,改变那个结局。



“我会让你明白这一切,现在,请试试看你能不能追上我。”



阿泰尔朝艾吉奥勾勾手指,转身留下一阵风,艾吉奥先是愣了愣,随后他笑着跟了上去,两道身影在楼顶上健步如飞,相互追逐,留下无法看清的残影,寒冷的风在耳边冽冽的刮着,他们一同跨越一个接一个房檐,在纵横交错的木质结构上穿行,攀爬平地而起的塔楼,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他们,只要自己想去,就没有去不了的地方,无拘无束,不需要害怕一切。



这就是自由的感觉。



艾吉奥曾经体验过这种感觉,那时他还年轻,而他的好朋友莱奥纳多是个天才,像蝙蝠一样的飞行器让他飞上了天空,他真正的成了翱翔的雄鹰,从天空中散播死亡,没人能把他怎么样,因为他是他自己的主人,他是完全自由的。



前面的阿泰尔开始攀爬一座高塔,艾吉奥紧随其后,当两人终于站在石塔的最高点时,阿泰尔领着艾吉奥俯瞰整个马西亚夫。



马西亚夫一片苍茫,高处的风,高处的景,站在高处的人,回到高处的心。



“告诉我艾吉奥,这是什么感觉。”



艾吉奥笑出了声



“是自由,阿泰尔,是自由的感觉。”



“那就记住这种感觉,把它留在心底,你就可以让信条永存,我们都该记住它。”



阿泰尔逆着光面对着艾吉奥,他笑了,身后是火红的太阳,他的脸上满是兴奋和意犹未尽,艾吉奥心领神会,他率先张开双臂,跳了下去。



两只雄鹰*一同展翅飞翔。



“也许有一天,会有一个人来找你,那个人寻求解放人民的办法,我希望那时,你倾囊相授,将这种感觉,这种信念,传承下去。”



阿泰尔朝艾吉奥点点头,对方也报以微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找到答案了。



远处,传来了朝圣者的吟唱



【耶路撒冷的朝圣者啊,你的信仰就在前方,一路的磨难,是磨砺意志的战场,不要失落,也不要彷徨,跟随主的指引,来到这片土地之上,坚定你的信念,打点你的行囊,因为希望就在这里,就在不远的前方。】



艾吉奥闭嘴眼聆听这直击灵魂的歌声,随后,他将随身携带的一把匕首交给阿泰尔,太阳的光照在他的身上。



“被苹果带来的人,也终将因它的光辉回到属于他自己的地方。”



阿泰尔笑着收下了匕首,把它插在腰间,紧接着朝艾吉奥行了一礼



“Safety and peace, my friend.“



“谢谢你。”



“不,艾吉奥,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感谢苹果的恩赐,而我会继续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为了马西亚夫,为了刺客兄弟会,为了我们信条。



时空交错,金苹果的光芒不似之前那样耀眼,暗门缓缓关上,地下室恢复一片黑暗,但如今展示在艾吉奥面前的,是一条更为明亮的道路,只是可惜,曾经鲜活的身影,成了如今冰冷了近三个世纪的白骨。



他看见了那把匕首的头雕,经历过时间的消磨,曾经银亮的雕饰已经蒙尘,艾吉奥闭上眼睛,无声的笑了笑,接着,他把袖剑卸下,连带着所有的武器都留在了这里,纪念这个经历无情的时间后,更伟大的生命。



从这里开始,也应该从这里结束。



艾吉奥离开了那所图书馆,阿泰尔需要休息,不被打扰的休息,鹰堡万古如斯的身影在他背后渐渐消失,远处传来一阵鹰啸,更远处,在第一次信仰之跃开始的地方,一个白色的幻影目送着他与鹰堡渐行渐远。



塔顶是三个多世纪前的群星,某个时间,他曾与那只雄鹰一同欣赏璀璨的星空,鹰堡之下,是三个多世纪以后的土地,某个时间,他曾与一段传奇在这片土地上相互追逐,而那道白色的幻影只一个飞跃,就横跨了三百多年的光阴。




什么都没有,没有书籍,没有智慧,只有你。




但已经足够。




大门在身后永远的关上,为这段传奇,这出相会画上句点,这片土地见证了刺客兄弟会的新生与崛起,也见证了一代宗师写完他人生的终章。




肉体会腐朽,白骨也终究归于尘埃,但他的灵魂,他的信念,永远不会被遗忘。




与阿泰尔同名的星星正落在鹰堡的塔尖上,它亘古不变的光芒照耀着,庇佑着,守望着每一代刺客。物是人非,它在那里;沧海桑田,他在那里,它永远在那里,在天幕之中,苍穹之上;他永远在那里,在所有刺客的心目中,也在他们的历史里。




“Riposa in pace, mio fratello.*”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行于黑暗,侍奉光明。




艾吉奥知道,刺客的传奇并没有结束,它还没有开始,甚至算不上是序幕,应该说,这只是序幕的开始。




而那抹白色的身影,那颗指引方向的启明星,那只振翅高飞的黎凡特雄鹰,将与时间一同归于永恒。








【多年后】



“艾吉奥,她走了很远的路。”



“邵云,我的发音对吗?”



年轻的中国女孩点点头,露出一个微笑。



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而刺客的新一代传承,也将再次开始。






————————————————————————




某张被从艾吉奥从自传移出的纸张的内容:


也许我想做的,从来不是什么刺客大师,什么后人的信仰和精神寄托,我只是想有一个机会,再回到那年的弗洛伦撒,再当一回桀骜不驯的纨绔子弟,我可以在打架以后受到父亲还是一如既往严厉的批评,看到母亲还是那么温柔尔雅的冲我微笑,我和我的哥哥一起站在教堂楼顶的十字架旁,听他对我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美丽的世界里。”,那个只对花花草草和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感兴趣的妹妹还是沉浸在她那无聊的幻想之中。


只是如此而已,只是这样就好。


只可惜我回不去了,虽然我从未后悔把我的一生都交给兄弟会,虽然我从未后悔带领那些男男女女奋起反抗,我的冒险充满诗意,跌宕起伏却又充满了人生的无奈,我追随着我信仰的脚步渡过了一生,而如今我已经解甲归田。


我是后人口中的刺客大师,是刺客兄弟会的导师,也许我有无数个身份,也许后人也会给我无数个名号,可我知道,我只是我,我只是那个想回家的人。


我是艾吉奥 奥迪托雷 达 佛罗伦萨,我除了他以外,不是任何人。




————————————————————————

When I was a young man,
当我年少轻狂时


I had liberty, but I did not see it.
我曾拥有自由,但我并不明白它的意义


I had time, but I did not know it.
我曾拥有时间,但我没有意识到它的珍贵


And I had love, but I did not feel it.
我也曾拥有爱但我从未用心体会


Many decades would pass before I understood the meaning of all three.
数十年的时间考验后,我终于理解了三者的真谛


And now, the twilight of my life,misunderstanding has past into contentment.
而现在,我已风烛残年,这种理解已经逐渐变成了一种满足


Love, liberty, and time
爱,自由和时间


Once was so disposable, are the fuels that drive me forward.
曾一度被我挥霍,而今成为了我前进的动力


And love, most especially, mia caro.
还有爱,最特殊的,我亲爱的


For you, our children,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献给你和我们的孩子们,以及刺客兄弟会的兄弟姐妹们


And for the vast and wonderful world that gives us lives and keeps us guessing,
并献给赋予我们生命的那壮美奇妙让人产生无限遐想的世界


endless affection,mio sofia,
此爱永恒,我亲爱的索菲亚


forever yours
永远属于你的


Ezio Auditore
埃齐奥 奥迪托雷

——————————————————————————


*两人的名字都有“鹰鸟”的意思


*安息吧,我的朋友。


那个朝圣者的吟唱纯粹我瞎编的,辣鸡文笔,大家见谅哈【冷汗】说好的德华变成二太爷和E爷我非常抱歉,老色鬼之家真的太好听了啊不怪我!【土下座】这cp这么绝美大家不来看看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