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I

26554浏览    7125参与
娜娜子节节

最近画画状态不好...
画出来的东西总觉得很丑,于是就越画越丑了QAQ

最近画画状态不好...
画出来的东西总觉得很丑,于是就越画越丑了QAQ

御崎★逐漸被十萬勸誘
我是誰我在哪裡,這算是兒童色情...

我是誰我在哪裡,這算是兒童色情嗎🤔?

我是誰我在哪裡,這算是兒童色情嗎🤔?

千一一一
好久没回来,一回来发现镇楼的竟...

好久没回来,一回来发现镇楼的竟然是我16年养的多肉hhhh

路漫漫其修远兮

Ai练习打卡!

我是不可能每天打卡的,梦里吧

刚开始,emmm一定会很丑的,三年后回来看,我应该会忍不住删掉吧

好久没回来,一回来发现镇楼的竟然是我16年养的多肉hhhh

路漫漫其修远兮

Ai练习打卡!

我是不可能每天打卡的,梦里吧

刚开始,emmm一定会很丑的,三年后回来看,我应该会忍不住删掉吧

k_冰点铺

【Ai游Ai/生贺】雨夜连线

第一、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想今天给他过生日,是tv剧情支线设,不要搞我

第二、虽然ooc,但是想和人一起磕矮油矮是真的

第三、我也不想产雷,所以有没有粮,在南极慢慢化灰好悲伤(


雨夜连线

——————————————————


电话打通的一瞬间Ai就后悔了。


或者说,后台程序运行得出当前情况并非优解的反复提醒,使它很烦躁。


外面的雨很大,夏天的雨总是这样,又急又猛烈。到来也总是突然的,在无法彼此理解的粘腻之余被水淋透,衣服贴着肉体,陪伴着的只有狼狈和水汽。


Ai有一件事曾想尝试,只是以前作为人质没有践行的意义,现在似乎更不可能像以前玩闹的时候。...

第一、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想今天给他过生日,是tv剧情支线设,不要搞我

第二、虽然ooc,但是想和人一起磕矮油矮是真的

第三、我也不想产雷,所以有没有粮,在南极慢慢化灰好悲伤(



雨夜连线

——————————————————


电话打通的一瞬间Ai就后悔了。


或者说,后台程序运行得出当前情况并非优解的反复提醒,使它很烦躁。


外面的雨很大,夏天的雨总是这样,又急又猛烈。到来也总是突然的,在无法彼此理解的粘腻之余被水淋透,衣服贴着肉体,陪伴着的只有狼狈和水汽。



Ai有一件事曾想尝试,只是以前作为人质没有践行的意义,现在似乎更不可能像以前玩闹的时候。


它本以为这最终会停留于某天的一个闪念,午后的一个空想。

如果计算得出这是不合理的,那就只需将其置之一旁。

不知道是伊格尼斯对自己的调度能力过于自信,或是仅仅是“忘记了”,这样更具象的原因,

进程从未被关闭,至始至终也只是被搁置在那里,虚耗运行的能量。


第一声惊雷只是一个契机,

等它回过神来,就已经数据化潜于通话信号中了。



眼前是一片黑。




在伊格尼斯手里,电脑大概可以勉强算作会发亮的砖,而电话连接时只传声不传形的信号拟态,不如说更像条条细线。

Link Vrains的世界太庞大,让人有时候忘记现实中还有这种尚未被淘汰的功能,伊格尼斯更加早早地忽略了这种无宽度的狭小。



如果是“面”,那么更容易被观测,那“线”这样更原始的方式,只闻其声不知其人,认知更是模糊又疏离。

倒也是个有趣的特点。


电子界里畅行无阻的伊格尼斯在这里像被关进了黑盒子。

电话作为早期的通讯工具,信号单一,数据化融入后的结果就是,获取讯息的通道被退化压缩,最后视觉几乎完全无用。


又是一声轰鸣乍响,雨忙不迭地从蓄势已久的浓云逃离,倾倒在城市裸露的地方。



它抓住几块正在传送的信号,它知道它们很快还会变换编排的方式回到这里。

那些呲溜飞远的,闪着具象的荧光,在线中鼓动着,从触手间滑开,像是盲者抚过了脉搏。




触手拨动几下,几块荧光以某种序列去寻求另一个端口,很快黑屋子归于止寂。

它倒不担心,

是凌晨两点多了,可是会有回应的。

它总是知道。


倘若果真没有回应,也只是单方面的拒绝,那么便强求不得,权当赋予夏日冲动的一点退路。



它在黑暗里等待着,搅动着自己的身体。见久了仿真的躯体,没有人提醒它原本存在的形态。

它想象自己的纹路上划过浅黄色的光亮,几条触手融于空间去捕捉数据。


 直到远远的什么东西由小及大,循着感觉扭过头,于是被劈头盖脸的声音笼盖。


从没有伊格尼斯做过这样的事,它自然也不知道伊格尼斯数据化于电话线路中会对其产生干扰。

自身显然庞大的数据量占据了不少传输空间,现在通话线内产生的低频的噪音估计来源于此。


它试图抽出一条触手去设定信号,却只是给平稳一些的噪音带去一阵波动。

嘈杂的背景音变了调,这意味着它在此地的任何动作都会被低频干扰反应出来。



更要命的是游作还在电话的另一头,在信号的第三个闪烁过后连线就已被接通。



更多的讯号方块飞过来。



于是触手伏在原地没有再动,那边的讯息正在抵达。


那些不同形态的荧光被触手牵引,雨落下了,仿佛水汽也弥漫进数据空间。

占据了主要频调的是那边的雨声,是在夏天凝固成一片的响动,是完全分不清雨点的鸣响。


它干脆倚在黑屋子的“墙壁”上,一言不发彻底装起死来。也许普通人会认为只是骚扰电话,但它不能保证他也一样。


毕竟这是游作。





只是,因为是游作,所以说不定也未必如何。

它已经听见他不稳定的呼吸。



遥远的,被收音器粗糙磨轻了的,隐隐约约,是生命的喘息。



它开始想象高中生的额头是否有汗渗出来,哪怕狂风刚吹散盛夏的暑气。



无法接收视觉的联系,所以只能想象。

像link sense凭空感受另一层世界的颤动,像隔着幕布进行一场推理。

人工智能、甚至绝大多数的人尚不具备细腻的共感,但这通电话依旧打通了。


雷像层叠的浪扑在翻涌的潮水里,足以惊醒浅眠的人,足以惊起十年的梦。



软软[噗]的一声,如果不是Ai的捕捉能力,几乎感受不到。

手机被落在床上。


并非轻拿轻放,可能被颠了几下。

Ai也说不好,游作或许比它想得更为波澜不惊,也有可能比它印象里更容易在意什么。


也许他开了免提,此举理智又有逻辑。

另一头的声音可以被放大,雷劈开的惊惧可以多一段距离被削弱。

是疑惑,探究,还有蚌壳内不愿露出的肉。




它祈祷游作不要因为最开始的波动而想到什么,希望雨声盖过这无时无刻存在的杂音;又认为如果是游作,说不定会多猜到一步,不会立刻挂断这通无人出声的电话。


电话那一端的高中生似乎也想贯彻自己的坚持,从接通起什么声音也没有。

倒也不全然,抑下来隐隐约约的呼吸凌乱不堪,开场白与问候都被交托给夏夜骤落的雨。

剩下听筒里的杂音和屋外滂沱互相试探。



稍远一点是突出于阑风伏雨的零星点滴敲击——房间在漏水。


它是能够想到的。

在过去的记忆里,这件房屋一直缺乏修缮,有次雷雨天它从决斗盘里探出来,云间空气被击穿的电火花让它见到掉漆的墙。


游作也醒着。

外面迸开的闪光照得他的脸像砌墙的石灰,然后他走过来关掉了决斗盘的显示屏。





它把思考程序放得很长很长,于是思绪发散开来。


居心叵测的伊格尼斯时常有被完全删除的危险,但从没受到过[把决斗盘送去淋雨]之类的威胁。

显然这样的宣告太过儿戏,实在不可能存在。但是Ai总还记得藤木游作没什么表情的脸,记得掣电之下破屋内的一瞬不安。



日后再也没见到过。

这之后分道扬镳,纵如伊格尼斯的超级算法,也不可能模拟出坐在星辰大道长椅上的青年。

soltis的仿真躯体和现实隔了一层,总也演绎不出程序的百转千回。


被关掉决斗盘的Ai可以去安定又辽阔的电子世界触摸晴空,但雷雨翻搅了整个天穹的云一齐逼向den city,没有给人留下逃离躲避的角落。



滴滴答答。




嗞啦嗞啦的声音钝钝地传过来,暗扑扑的几下,是手机跟随动作被敲击到或是抚摸到。


几群荧光体更密集地传过来,伊格尼斯伸出触手去接,带动信号一阵波动。



他的呼吸变得更加分明,贴着收音处,又不至于太近以免形成爆破轻音。

雨被抛在稍远的地方。


于是Ai坐在角落里,黑色空间里的独眼微阖。安定的杂音隔着细线,聆听那边气流的涌动兀自被整理着。


他几乎不可能在自己的心绪都需要平复时,去应付未知的号码。

但现在连线两端彼此倾听截然不同的波段。



两边都来自于被雨夜惊扰的寂静。

世界里孑然一身的种族,亲手将自己最后的跟班送走,想着青年人对世界如此温柔,刚刚清醒认知世界的孩子想必会幸福。

十几年来独自一人的少年,也恰好送走了一个陪伴。

许多人和非人来了又走,亲手塑成的机械躺在角落里,房间终于彻底安静下来。





眼前是一片黑。


除了自己融于空间的身体上纹路淡淡的颜色,荧光碎块落过来。


罗德里戈拨动第一节乐章,盲者接触通往世界的窗口。


它想起一个现在只有它能复述的故事。

十年前的眼球面前也只有一个男孩,他的声音他的面貌,连接网络的线里只能接到他的讯息。


它的最初自这个男孩汲取而来,它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它在黑暗中听到唯一的声。



独眼朝着荧光飞来的地方望了望,如果它想,一直往光亮处走,就可以抵达连线的另一头。


只是想要做的还没有结束,想要的救赎或毁灭都还没有得到。

雨水终会冲刷掉一切不合时宜,把说不清的、无法去讨论的东西归咎于凌晨的梦。


小怪物发出无声的笑,结果还是带动杂音一阵嘶嘶的变化。



即将凌晨三点的雷雨夜,离窗一米远都有水花拂面的雷雨夜。

早就暗下的屏幕后面,不被显示的计时无人问津依然向上跳。


任由自然不可抗力的情绪一点点宣泄,等待时间慢慢过去,等候一切慢慢好起来。

夏雨盛时只有响弱的变化,它可以屏蔽某一波长的频率,但是它乐于欣赏来自那一端的一切声响。


好像它还呆在那个被绑架的房间里,那个人偶尔会因为它的话而笑。

好像同伴都还在,好像扫地机器人还没开始清扫。




语声自沉默蕴蓄,鸟巢拥围着睡鸟。

十年即将走向第十一年,也许天亮之后电话那一头的人会收到热狗店长的祝福,或是眼镜同学的拥抱,

但是哪怕又一年过去,雷雨夜还是会惊醒浅眠的人,这通电话还是会被打通。




并非是需要或者被需要,一时兴起或是挂心已久。

灵魂塑造的摹本,将它接到世界的第一位导师。

电话线从那个实验室的网络联通时就已接好。



游作更加安静下去,那些轻微的气流藏在雨水的干扰里,被收音忠实传达。



彰显着Ai存在的电子噪音平稳地铺在电话线两端,好像可以一直这么响下去。


今夜无人说话,只有一头有人的电话线滋滋作响。坐在床上的青年耳边架着手机,世界上最后的人工智能看着数据荧光如雨一般抵达。



黑漆漆的数据世界吹来潮湿的风,

他们一起听电庭的雷落下来。




流金铄石的私语藏在交响嘈杂间,往往未来得及开口,踟躇着又总觉得足矣,在狂乱归于平静时退去。




是说不清多久之后。




直到雨声寥落,直到十年间的彷徨蒸发在夜里。




那些连成片的声音稀薄起来,世界隐隐有被寂静重新掌控的趋势。

于是声音变得分明,雨落在各种地方如鼓点,屋檐之上的排水管倾泻下早已超过负荷的积水。

不同的音调音色终于都从粗暴混杂里分离出来,世界的声音多起来,然后轻下去,

在那道呼吸之后。


是一串的波动,由动作而产生的轻微爆破音,嗞啦啦,也许是头发蹭过手机。

也许脸也贴上了屏幕,也许没有。


它听到远处而来的声音变得钝了些,沉闷的,可能是被握在了手中。

青年人的呼吸更加近一些,因为动作而显得明显起来。


夏天的雨来得快走得快,

轰鸣的背景音恨不能来去无踪。


它听见他小声地呼气。

然后瞪大了独眼。


呼气的尾音稍稍急促,轻飘飘的,稍纵即逝。斑斓的荧光块很漂亮,这样的频率是它熟悉的。

在它还被锁在决斗盘里的时候,曾为了使游作勾起嘴角,如唱独角相声一般努力打破凝固的安静。


它抬起所有六条触手去接住那些荧光,身上的纹路发着闪,想要去抱住那一瞬的秘密。


它终于不再介意这里异常的杂音会让对方猜测到哪一步,事实上自它这里传递而去的不安分不再有传递到那边的机会。


因为不同于传声筒的、系统内部清晰的[叮]的一声。



——电话结束了。



戛然而止,

黑色屋子里不再有荧光的斑点飞过来,

数据世界的雨停了。




Ai被从黑色的空间里登出,soltis颈间的灯亮出淡蓝的光。

伏了很久的人造躯体抬起头,它看到不远处余水沿着窗台淌下来,地上是成片的痕迹。




城市即将苏醒,管道滴下无节奏的小调,路上汽车碾过水洼向目的地飞驰。




————————————————


游作在跨入生日的雨夜被雷惊醒,然后接到了一通电话。

没有人说话,时间变得很长。

电话那一头没有雨声,只有滋滋作响的声音。他把听筒凑到耳边,平稳的,让人很安定。


————————————————

End.

花が姫雪を吹く

AI绘制的EVA,钢笔练手作品@

AI绘制的EVA,钢笔练手作品@

Kung🐳
扁平风地图,我们大长安的舆图。

扁平风地图,我们大长安的舆图。

扁平风地图,我们大长安的舆图。

infodatoribot
infodatoribot
高邦猎头

AI猎头公司:AI巨头不断开放,五大趋势值得关注

随着越来越多的组织将机器学习推向生产并使用机器学习来指导实践,预计这些趋势将在未来几年内变得越来越显著。AI猎头分享当前机器学习发展的五大趋势,并强调了机器学习的商业回报在五大趋势的影响下会逐渐显现。 


一、机器学习需要快速迭代 

许多从业者强调了迭代和持续改进对机器学习发展的重要性。与软件非常相似,机器学习想要得到改善就需要持续迭代和定期更新。那些大规模应用机器学习的企业建议一个机器学习新项目最好从没有机器学习或只有简单机器学习基础上开始。正如一位从业者所说的那样,你不会想花一年时间投资一个复杂的深度学习解决方案,因为在部署投资深度学习...

随着越来越多的组织将机器学习推向生产并使用机器学习来指导实践,预计这些趋势将在未来几年内变得越来越显著。AI猎头分享当前机器学习发展的五大趋势,并强调了机器学习的商业回报在五大趋势的影响下会逐渐显现。 

  

一、机器学习需要快速迭代 

许多从业者强调了迭代和持续改进对机器学习发展的重要性。与软件非常相似,机器学习想要得到改善就需要持续迭代和定期更新。那些大规模应用机器学习的企业建议一个机器学习新项目最好从没有机器学习或只有简单机器学习基础上开始。正如一位从业者所说的那样,你不会想花一年时间投资一个复杂的深度学习解决方案,因为在部署投资深度学习之后你就会发现一个更简单的非深度学习方法可以胜过它! 

机器学习快速迭代还需要优化基础架构以支持它的部署。这就意味着成功的机器学习基础架构需要包括自动部署、模块化、微服务的使用,以及避免在早期进行过多的细粒度优化。 

二、不同于软件问题,机器学习问题有自己的特殊性 

机器学习的错误不仅能绕过常规检查,还似乎是一种更好的生产方式。AI猎头举例如一个机器学习模型即便是在常规检查中失败了并产生了错误的结果,其最终也有可能会提高性能。 

在生产中检测机器学习错误需要专门的技术,如模型性能预测器,与非机器学习基线的比较,可视调试工具和操作机器学习基础设施的度量驱动设计。Facebook、Uber和其他经验丰富的大规模机器学习组织强调了机器学习特定生产测量的重要性,这些测量从健康检查到机器学习特定(如GPU)资源利用率。 

三、机器学习有丰富的开源生态系统 

机器学习拥有用于模型开发的丰富的生态系统(TensorFlow、ScikitLearn、Spark、Pytorch、R等)。包括用于治理和促进合规性的Apache Atlas,用于Kubernetes的机器学习操作Kubeflow,用于生命周期管理的MLFlow和用于监控的Tensorflow。 

传统企业供应商开始集成这些开源软件包,为其客户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一个显著的例子是思科对Kubeflow的支持。此外,具有一定规模的网络公司正在开源其核心基础设施,以驱动他们的机器学习研究,例如来自领英的机器学习谱曲工具TonY。 

随着这些工具越来越多,从业者也在记录者端到端的应用案例并创建可能被应用的更好的设计样式。 

四、基于云的服务和软件使机器学习生产更加简单 

对于尝试在生产中部署机器学习的团队来说,即使在流程的每个阶段都有可用的开源工具,这个过程也是困难重重的。云则提供了另一种选择。由于资源管理(例如机器配置、自动缩放、弹性拓展等)由云后端处理,因此云部署可以更简单。当使用加速器(GPU、TPU等)时,管理生产资源变得不太容易,而云服务就是一种通过利用云厂商的资源来优化加速器使用的方法。 

云部署还为IT公司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法,以便在没有大型内部基础架构的情况下尝试机器学习部署。即便是内部已经部署机器学习的企业也开始转向提供类似于云服务的自助机器学习模型,这样就能够满足组织内多个团队和部门的需求。 

五、技术影响力:企业基于网络部署大规模机器学习 

大型企业如Linkin、Facebook、Google等是第一批机器学习的实践者,它们必须从头开始构建机器学习所需要的所有基础设施,以便从机器学习中获得经济收益。这些企业现在不仅开放他们的代码,还分享他们来之不易的实践经验和学习成果,所有的这些对于一般企业来说都能够从中获益。 

这些企业已经在机器学习领域进行了深入研究并得出了有益的结果,其他企业能够从这些企业的经验和经历中得到启发。微软和其他一些企业的机器学习部署经验可以向其他企业展示如何将高性能的机器学习嵌入到他们的商业应用之中。 

 

infodatoribot
infodatoribot
御崎★逐漸被十萬勸誘
人工轉彎智慧,大概只有台灣人會...

人工轉彎智慧,大概只有台灣人會懂這個梗吧(沒有

AI醬的色圖這裡走,是畫給朋友的

人工轉彎智慧,大概只有台灣人會懂這個梗吧(沒有

AI醬的色圖這裡走,是畫給朋友的

氨设素材资源部落

教你用AI制作2.5D悬浮城市插画
设计思路及绘制方法借鉴,
喜欢可以参考。
宫中号【氨设素材资源部落】更多设计资源

教你用AI制作2.5D悬浮城市插画
设计思路及绘制方法借鉴,
喜欢可以参考。
宫中号【氨设素材资源部落】更多设计资源

打牌妖客

【YGO/Ai游Ai】愿望

有两篇成文的段子,修改下放lft了【。】

关于七夕。


       刚进门,藤木游作就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像有谁摆放了挂着露水的枝叶,比雨后的草木气息少了土腥味,出现在这个只有日用品和电子产品的房间里,有些微妙的格格不入。

       他揉揉鼻子,没走两步,瞪起眼忽地加大步伐,转过角正要踏下台阶,被向自己冲来的机器哔欢快挥舞着的东西撞了满脸,终于憋不住打了个喷嚏。

       “……你们在做什么!”...


有两篇成文的段子,修改下放lft了【。】

关于七夕。



       刚进门,藤木游作就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像有谁摆放了挂着露水的枝叶,比雨后的草木气息少了土腥味,出现在这个只有日用品和电子产品的房间里,有些微妙的格格不入。

       他揉揉鼻子,没走两步,瞪起眼忽地加大步伐,转过角正要踏下台阶,被向自己冲来的机器哔欢快挥舞着的东西撞了满脸,终于憋不住打了个喷嚏。

       “……你们在做什么!”

       机器哔晃了晃手里的一把竹叶:“主人主人,你生病了吗?过节不可以生病的!咱立刻帮你联系医院!”

       “游作生病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老旧的台阶嘎吱一阵响,藤木游作倚上墙,捂住额头:“免了,你们谁先和我解释一下——”他指了指台阶下满屋子的竹子,“这是怎么回事?”

       走廊不宽,Ai直接靠了过去,拉下他的手,额头抵着额头:“没发烧,感冒的话喝喝水就好啦。”假作被暗处遮挡、看不见少年沉下的脸色,伊格尼斯笑嘻嘻地把他的手放回到原位,“七夕啊,游作ちゃん忙到把这么重要的日子都忘了吗?”

       说不上忘了,根本就没挂心过。

       课间是有听谁提起,岛直树嚷嚷道决斗部有活动。他有一搭没一搭应着,移开停留在手机上的视线,提起包就往外走:“抱歉,我家今天有事。”

       早知道不如留在学校。

       “大哥!这些竹子就够了吗?”

       “将将就就差不多吧!”

       ……现在不回来可能更难以收场。

       叹气太多余,他已经懒得再为这种司空见惯的状况浪费感情了。把挡路的伊格尼斯扫到一边,藤木游作挽挽袖子走下台阶,有凉凉的东西滴上额头,他抬手一抹,木着脸看了看围了一整圈墙、遮了小半天花板、在空调风下晃晃悠悠的竹子们:“你们拆了一整个竹林吗?”,斜眼又瞥到墙角的洒水器,“为什么还有这种东西!”

       “为了保持新鲜!”机器哔一蹦一跳窜了下来,“主人,我是跟网上学的哦!”

       竹子下雨之谜可算是破了,夸奖就免了。

       收到了前方两记凉凉的眼刀,把着扶手磨磨叽叽蹭下来的Ai,大大方方冲屋主甩了个wink:“床边和电脑边上我可制止它了,怎么样?夸一夸我我也不介意哦!”

       藤木游作低头抄起一把竹子,对着膝盖就是一记干脆利落的“咔嚓”:“先给我把这里收拾干净,我还要写作业。”

       “等等等等等!等一下啊!”

       被拽着胳膊往后一拧,原本皱起的眉头在看到搭档难得慌乱无措的模样后,稍稍松了一点:“你……”

       “不是!游作,你真的不记得了?”

       Ai深深吸了一口气。

       “七夕是许愿的日子啊!”


       也不能说不记得。

       笔不自觉在彩签上轻而有序地剟了一下又一下。

       “写好了吗?”

       转过一圈,笔尖往下划下短短一道。

       “快了。”

       只是不习惯而已。

       上一次进行这样的活动,大概是六七年前的事了。每一年每一年都是相同的愿望。

       “要认真写哟!听说挂在竹枝上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Ai趴在桌子边上,也不管它眼前摞了高高一叠书,“你说这么多竹子,足够有诚意了吧?”

       ——我写了好几张,爸爸妈妈一定会来接我吗?

       ——乖,一定会的哦。

       笔画向下折去。

       “嗯,太多了。”

       “宁多勿少嘛。”它笑嘻嘻应道,转头还对着机器哔指手画脚。

       “你挂得高,织女姐姐才能看到。”

       机器哔在椅子上踮着脚小跳:“先不说这只是传说……大哥,那我们不应该去飞机上挂愿望吗?”

       “……好好挂你的,不许顶嘴!”

       独居之后,连同这种无用的记忆也一并留在福利院里。把希望寄托给别人,未免太过幼稚,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被它提及,藤木游作才隐约反应过来,同班同学或许也是准备招呼自己去参加类似的活动:“你……很相信这个吗?”

       本以为会得到“因为好玩啊”这样暗之伊格尼斯风格的回应,他也准备了“无聊”这样的答案来拒绝它再一次的任性。只是他一贯不正经的伊格尼斯歪一歪头,停顿片刻才给出回答:“也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吧,有个念想是件很美妙的事……吧。最开始想出这样活动的人,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呢?不过我也不是很懂人类啦。游作呢?一年一次随意任性的机会,嗯……虽然人类好像有很多这样的许愿活动。呜哇,也太不自立了吧!”

       嘴抿成一条薄薄的线。

       “你说得对。”

       “哈?”

       你说得对。

       笔按在桌面,边上是一如既往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伴着竹叶沙沙,颇有几分自得悠然的意境。藤木游作抬起头。

       “我写完了。”


       “游作,快快,给我看看!你写了什么?”

       少年的回答不出所料:“保密。”

       不然也不会堆那么高的书来挡它了。

       Ai耸耸肩:“反正你挂上去我也能看到啦。真是的,这种事都要卖关子,还是小孩子啊。”

       “话太多了,你写完了吗?”

       又是一把能剜下块肉来的眼刀子,还好它不是人类。Ai不紧不慢掏出纸条,嬉皮笑脸伸到他面前晃了晃,又赶紧收了回去:“早就写完了,不过公平起见,我也要保密!”

       “随你。”

       嘛……这样的回答也在预料内了。

       它没有在高中生挂彩签的时候不知趣地凑上去,他也没有刻意回避,选在了和机器哔相近的位置。红色的细绳打了结,在翠色掩映下,牵着蓝色和粉色的纸签轻飘飘荡起。看到少年嘴角一同荡起的笑意,它的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

       “偶尔这样也很有趣吧。”

       “还好。”那一点点好心情被悄悄收了回去,“我先去洗个澡,帮我点个外卖。”

       它坐在桌子上挥挥手,用夸张的音量说着“去吧去吧!”,在藤木游作关上卫生间的门后迅速闭上了嘴,侧过耳一动不动,直至水声响亮,Ai麻利地翻身而下,两步跨到彩签前:“哼哼哼,搞得那么神秘,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写了什么东……西……”

       沉默的时间有些太久,机器哔忍不住一蹦一跳,凑去看它手里的小纸条:“大哥,咱也想看!让咱看看!”Ai给得干脆,小机器人弯起眼,接过来立刻低下头,“明年……再说?什么意思嘛,主人这也太敷衍了吧。”

       “没有哦,他只是太害羞啦。”

       机器哔把纸条正反翻了三遍,挠挠头问道:“大哥,那你写了什么啊?”

       “没什么,不重要了。”笑容比紧张更难克制,它觉得自己下一秒都可以哼起小曲了,“反正已经实现了。”

       “诶?这是在捉弄我吗?明明主人什么也没写啊,他也没看大哥你写的东西啊。”

       暗之伊格尼斯拍了拍它的头:“你啊,要学的东西还多得是呢。好啦,今天的外卖要吃什么呢……吃个最贵的庆祝一下好了!”

       愿望本身并不需要三缄其口,只有目的才需要。

       外卖还在派送的路上,突然打开的门冲出茫茫一片水汽,走出来的人擦着头发喊到:“Ai!你把吹风机放哪儿了?”

       ——想要游作帮我实现一个愿望。

       它小跑着冲向声音的主人,拥抱与话语同样有力。

       “游作!我最——喜欢你了!”

       ——明年再说。

       藤木游作被过分的热情打得发懵:“你的系统哪里又有新bug了?”

       明年复明年。

       “没什么。游作,明年我们去外面过节怎么样?真正的竹林那种!”

       来年的七夕,你会帮我实现什么心愿呢?

       叹气早晚要来,放到现在也没有太晚:“你让我先穿个衣服。”

       “这种事根本不急啦!”

       我有点迫不及待。


- 完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