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VO

13887浏览    25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7 21:13
一颗蛋

其实只想,再见一面。——发现和P2连起来食用别有一番滋味【住口】伊力萨王你看,伊西利安的领主至今没有西渡。

其实只想,再见一面。——发现和P2连起来食用别有一番滋味【住口】伊力萨王你看,伊西利安的领主至今没有西渡。

Nouilleeeees
One love. 念念不忘...

One love.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One love.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一颗蛋

  今日份的老图混更之一些指环王现代paro——(出外勤的)阿拉贡·登纳丹警官,前军火商阿蒙兰斯家族的大当家瑟兰迪尔和二当家莱戈拉斯,凯兰崔尔公爵夫人和埃尔隆德议员,原设均来自微博 无想 太太的AL同人文ada said no,原文ao3传送门白树开花论坛传送门 ——和首页真诚安利这篇从设定到行文都无比带感的现代AU!8102年入坑的我简直错过了一个宇宙,今天也要大声安利

  今日份的老图混更之一些指环王现代paro——(出外勤的)阿拉贡·登纳丹警官,前军火商阿蒙兰斯家族的大当家瑟兰迪尔和二当家莱戈拉斯,凯兰崔尔公爵夫人和埃尔隆德议员,原设均来自微博 无想 太太的AL同人文ada said no,原文ao3传送门白树开花论坛传送门 ——和首页真诚安利这篇从设定到行文都无比带感的现代AU!8102年入坑的我简直错过了一个宇宙,今天也要大声安利

一颗蛋
“怎么办,所有人都等着看我和金...

“怎么办,所有人都等着看我和金雳拼酒。”

“别让他输得太惨就好。”

——今日份的老图混更之圣盔谷战后的庆功宴上

“怎么办,所有人都等着看我和金雳拼酒。”

“别让他输得太惨就好。”

——今日份的老图混更之圣盔谷战后的庆功宴上

一颗蛋

并肩。

——这次中土燃战我宝钻里第一梯队的男神们已经全部阵亡了,我终于意识到了拉票的重要性……所以小天使们给我们的莱戈拉斯·白月光·第一挂 和 阿拉贡·全剧最苏·人皇 投一票吧!!送他们进决赛好吗!!这两位又美又能打又虎又刚烈的神仙怎能不拥有姓名T^T

  投票传送门点这里,二维码在最后一P,给您鞠躬了呜呜呜

(虽然人皇这把对金花真的好难选啊…这次什么魔鬼分组,我死亡)

并肩。

——这次中土燃战我宝钻里第一梯队的男神们已经全部阵亡了,我终于意识到了拉票的重要性……所以小天使们给我们的莱戈拉斯·白月光·第一挂 和 阿拉贡·全剧最苏·人皇 投一票吧!!送他们进决赛好吗!!这两位又美又能打又虎又刚烈的神仙怎能不拥有姓名T^T

  投票传送门点这里,二维码在最后一P,给您鞠躬了呜呜呜

(虽然人皇这把对金花真的好难选啊…这次什么魔鬼分组,我死亡)

一颗蛋
Thank you.——白树开...

Thank you.——白树开花了。To wherever it may lead.

Thank you.——白树开花了。To wherever it may lead.

一颗蛋

繁花落尽君辞去。


【p2是个废稿,色调过于致郁画不下去…

【9102了!!一起接着哭啊!!!(x

繁花落尽君辞去。


【p2是个废稿,色调过于致郁画不下去…

【9102了!!一起接着哭啊!!!(x

红豆味儿年糕

有生之年!!我要炸了!!别拦着我!!!

有生之年!!我要炸了!!别拦着我!!!

一颗蛋

初见。——P2含真人rps预警,取材/脑洞自1999年的新西兰 #忍不住编辑一发——今天v叔生日开花亲!自!发!糖!了!啊啊啊啊还有什么我!!我真情实感地痛哭!!!真相是真!!!!alvo is rio!!!!!#

初见。——P2含真人rps预警,取材/脑洞自1999年的新西兰 #忍不住编辑一发——今天v叔生日开花亲!自!发!糖!了!啊啊啊啊还有什么我!!我真情实感地痛哭!!!真相是真!!!!alvo is rio!!!!!#

柴叁

「ALVO」
「你尚懵懂怀揣温热,他已阅尽人间失格」
2018年暑假,在同学的推荐下看了《指环王》电影三部曲。那个同学说“legolas是我的”,我便抱着“不和她抢”的心态去看了电影。叶子出场的时候确实有惊艳到我,orli定位了叶子,叶子定位了精灵。
慢慢的,我被人皇由内而外的温和与魅力而吸引。他真的是那种谦逊、低调又无法让人忘记的性格,不管是剧里还是现实。
电影在2000年拍摄完毕,2003年全部上映完毕。而16年之后,2019年,我入了ALVO的坑。
入坑同人是蓝莲花在2004年写的《只是当时》。
很多人说看哭了,而我却没有哭。但是一口气闷在心里喘不上来的那种感觉,在我三刷之后依然存在。
又看了网站上的...

「ALVO」
「你尚懵懂怀揣温热,他已阅尽人间失格」
2018年暑假,在同学的推荐下看了《指环王》电影三部曲。那个同学说“legolas是我的”,我便抱着“不和她抢”的心态去看了电影。叶子出场的时候确实有惊艳到我,orli定位了叶子,叶子定位了精灵。
慢慢的,我被人皇由内而外的温和与魅力而吸引。他真的是那种谦逊、低调又无法让人忘记的性格,不管是剧里还是现实。
电影在2000年拍摄完毕,2003年全部上映完毕。而16年之后,2019年,我入了ALVO的坑。
入坑同人是蓝莲花在2004年写的《只是当时》。
很多人说看哭了,而我却没有哭。但是一口气闷在心里喘不上来的那种感觉,在我三刷之后依然存在。
又看了网站上的一些剪辑,十中九虐。
才意识到,当时看电影时我说“Aragorn和legolas好甜啊”是假的。人皇加冕那一幕我现在都自当是他和legolas的婚礼。
AL是刀,因为精灵是永生的、他会西渡;人皇终有一死,到那时精灵见到的只能是一个冰冷的雕像。

现实就更不必说了,VO是一把无限长的刀。
我真的觉得他们两个是有情的,之间最大最大的隔阂,一是20岁的年龄差,这也是「你尚懵懂怀揣温热,他已阅尽人间失格」的体现;二是viggo让人敬佩也让我们难受的温和,或者说是执着。
在2017戛纳节之后,orli在社交账号上发了一张照片,是他与viggo额头贴额头的照片,还在上面用笔写了一个大大的LOVE。看似同框发糖,我却觉得更虐,我们都清楚,有生之年是不会等到圆满的结果的。
orli在一次采访中,被问到“那个演员对你影响最大”时说:“That's an easy question to answer.”之后顿了一顿,清晰的说:“Viggo Mortensen.”之后毫不吝惜的赞美他,的确,viggo值得这些赞美。最后,orli说:“It's all love. In any kinds of love.”
真的被戳到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原以为,如果真心爱一个cp就是要宣传,希望人尽皆知;但ALVO不一样,我只想安安静静,把这对神仙cp,藏在心里。
你们快点发糖吧,一切的痛我们来承担就好了。

一颗蛋
ALVO除夕24h -13:0...

ALVO除夕24h -13:00

前一棒神仙@繁浅,下一棒神仙@我好胖啊 


愿埃尔贝瑞丝的星光永世照耀你的前路,

便是我等子民可给予你的最美好的祝福。


(又来)给大家拜年啦!!0202年继续磕爆!!!


ALVO除夕24h -13:00

前一棒神仙@繁浅,下一棒神仙@我好胖啊 


愿埃尔贝瑞丝的星光永世照耀你的前路,

便是我等子民可给予你的最美好的祝福。


(又来)给大家拜年啦!!0202年继续磕爆!!!



一颗蛋

在群里看到 @妄川、  超绝带感的民国AU脑洞,忍不住糊了出来…是军阀人皇X戏装叶,所有美好属于托老和妄川糟粕都是我的,忽然超想看民国AU文T^T【疯狂暗示

在群里看到 @妄川、  超绝带感的民国AU脑洞,忍不住糊了出来…是军阀人皇X戏装叶,所有美好属于托老和妄川糟粕都是我的,忽然超想看民国AU文T^T【疯狂暗示

水-刃-风-花
“祝人类中最伟大者之一的你生日...

“祝人类中最伟大者之一的你生日快乐,爱你的小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你们!这坑我蹲一辈子!

“祝人类中最伟大者之一的你生日快乐,爱你的小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你们!这坑我蹲一辈子!

一颗蛋
New Zeland,2003...

New Zeland,2003. ——刚跳坑时的激情摸鱼却一直没能细化补完的草图。03年的时候可真好…是快二十年依然念念不忘的感情啊。第一次跳真人坑,这对rps我是出不去了 #坐在有生之年的铁牢天坑里哇哇大哭#

New Zeland,2003. ——刚跳坑时的激情摸鱼却一直没能细化补完的草图。03年的时候可真好…是快二十年依然念念不忘的感情啊。第一次跳真人坑,这对rps我是出不去了 #坐在有生之年的铁牢天坑里哇哇大哭#

Exquisite Eyes

【AL】Dark Dawn 短篇甜文He(下)

(下)

食用说明:一发很长,两发完

阿拉贡由甘道夫指示卧底萨鲁曼的城堡,混迹于半兽人中间。

有一天,易容得丑陋不堪的密林小王子被半兽人俘虏,送到阿拉贡面前。

一个深藏不漏的俘虏和一个老谋深算的卧底之间的革命友谊(误)

时间架空,考据党请回避。

---------我真的一点都舍不得虐他们啊!所以甜甜甜甜甜

莱格拉斯悄悄计算着日子。有些事情躲得过一时,但终究总是会来的,这一点聪明的密林王子很清楚,也不准备自欺欺人。

精灵只是想感叹一下日子过得太快,以至于再过一个月萨鲁曼就要行动了。据他本人所说,“中土的历史容不得这种瑕疵。”

“可能是他觉得再拖下去,后人会评价白袍巫师不仅守不了粮...

(下)

食用说明:一发很长,两发完

阿拉贡由甘道夫指示卧底萨鲁曼的城堡,混迹于半兽人中间。

有一天,易容得丑陋不堪的密林小王子被半兽人俘虏,送到阿拉贡面前。

一个深藏不漏的俘虏和一个老谋深算的卧底之间的革命友谊(误)

时间架空,考据党请回避。

---------我真的一点都舍不得虐他们啊!所以甜甜甜甜甜

莱格拉斯悄悄计算着日子。有些事情躲得过一时,但终究总是会来的,这一点聪明的密林王子很清楚,也不准备自欺欺人。

精灵只是想感叹一下日子过得太快,以至于再过一个月萨鲁曼就要行动了。据他本人所说,“中土的历史容不得这种瑕疵。”

“可能是他觉得再拖下去,后人会评价白袍巫师不仅守不了粮草,收服不了地蛇,抓不到叛俘,甚至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阿拉贡解读道。

莱格拉斯依旧担心很多事情。大部分是关于ada和陶瑞儿。但是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惊惶,因为阿拉贡终于给他透露了卧底工作的核心。

“…….我上个星期已经参与了萨鲁曼军事进攻计划的设计会议,并且成功地拿到了后翼主队的指挥权,完全独立的那种,”阿拉贡说,“这是当初甘道夫交给我的任务,我们甚至为此吵了一架,因为我当时觉得直接带兵去密林加强守备才是有意义的。”

“amazing,”莱格拉斯张大了嘴巴,“萨鲁曼把整个后背都交给你了?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不可能会简单。”

阿拉贡叹了口气,神情有些灰暗,“确实不简单,代价很大,我一度怀疑在做了有些事情后还能不能被我的姓氏所承认。”

“哦别傻了,当然可以,你做的什么现在很清楚不是吗?萨鲁曼完了。”莱格拉斯兴奋地说,被人类牢牢捂住了嘴巴,阿拉贡表情扭曲,“你不会想杀了我吧小精灵!”

“抱歉。”莱格拉斯打着手势,却在阿拉贡的掌心里笑得更肆无忌惮。

“…….”

“anyway,今天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说,仗打起来的时候我们会分开,俘虏会被带到前线当做人质和威胁,后翼军会在后方尾随。”

“叶子,我希望你不要冲动行事。”

“冲动行事”一词代表很多意义。莱格拉斯心照不宣地和人类对视一眼,冲着那双深邃坚韧的黑眸认真地点了点头。

“放心吧,你不会因为我暴露身份的。”

阿拉贡指着精灵气得说不出话。“你明知道我最担心的是什么!”

莱格拉斯举起双手,笑道,“好的好的,我绝对不会出事的。这下好了吗?”

“别把承诺当做哄小孩,天真的小精灵,”阿拉贡这才缓和了脸色。“是‘一点伤也不许受‘。”

“哦你在为难我(youare making things difficult forme)”小精灵皱起脸,“我不可能不战斗,阿拉贡。你应该知道,有时候就算是精灵也不能保证毫发无损的。”

“…….”

那一夜的塔顶,只有星星能听到的轻声争论和絮语,直到黎明将近才暂停方休。阿拉贡和莱格拉斯终于达成共识,他们做了什么样的结论我们不得而知,只是根据后来的情况,显然精灵一方的承诺做得有点模棱两可,以至于他给自己留了很大的进退空间,让自己能安心去参与战斗。这可能对阿拉贡有点不公平,但是莱格拉斯是可以被理解的,因为那毕竟是他的家乡。

一个月的时间,阿拉贡没再来塔顶。莱格拉斯说,这段时间萨鲁曼老怪物的神经崩得有些紧,还是别让他产生任何怀疑的好。

一个月后,庞大的古怪恐怖的军队,在有条不紊的指挥中朝着山林峡谷的另一边进发。

莱格拉斯被人用铁链锁住手脚,扔上一辆装满了俘虏的木板马车。同车的还有两个人类,两个精灵,和一个因为偷了酒被半兽人打断了腿的矮人士兵。莱格拉斯尽量不想去看那两个黑发的精灵,因为每次他们无神涣散的眼睛都会让他想起那包裹住身体的毯子下面会是什么样的景象,以及造成这种景象的原因。莱格拉斯觉得自己要避免被这种想象再次激怒,在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半兽人中间失去理智并不是一件聪明的事。

莱格拉斯坐的板车开始移动。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待了将近一整年的地方,塔顶依旧很高很尖,现在看起来格外阴暗狭窄,莱格拉斯不禁奇怪自己是怎么在里面熬过那一个又一个晚上,那些孤寂阴冷不到头的时间。

随后他就找到了答案。塔顶的石洞窗口处,出现了一个人影。莱格拉斯的心突然就稳稳落回了肚子里。阿拉贡静静地站在他们无数次一起靠着的窗前,黑色凌乱的发丝在晨风中飞扬着,看着他们的方向,或者准确地说,看着他。莱格拉斯想冲他挥挥手,但还没傻到那个地步。精灵只能装作呆滞地盯着塔顶,希望通过自己的某种眼神传递给阿拉贡告别地信息。

就在这时,莱格拉斯看见阿拉贡抓起胸前地一个什么东西,朝他挥了挥。他认出那是一个蓝色海螺。然后,阿拉贡伸出双臂,迅速又清晰地划出一串手势。

莱格拉斯努力辨认着。人类用的是古老的精灵手语。

“小心。别冲动。别犯傻。”他说。真啰嗦,莱格拉斯心想。

“你知道,”阿拉贡又比划道,“我爱你。”

比划完这句,人类的右手恢复成简单的告别,举到空中轻轻挥动着。这时有几个半兽人和矮人看到了塔顶的阿拉贡,以为他们的将军在和他们告别,于是也举着武器冲着塔顶致了个敬,表示杀戮的决心。莱格拉斯拼了命才忍住没有笑出声,但还是咧出了一排大白牙,在晨光里闪闪发光。阿拉贡大概是看到了,冲着他竖了竖大拇指,表示鼓励。

军队又将这个大拇指当成了最终的军令,领头的人激动地一吼,“加速出发!”。莱格拉斯转过头,低下头望着自己的手指和脚尖,嘴角一直在兜帽的阴影里上扬成愉悦的弧度,笑得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儿傻。

----

阿拉贡收到前线的命令已经是战争开始两天后。

萨鲁曼那个蠢货明显低估了密林军的实力。因为准确地说,那不只是密林的精灵战士,还有洛汗和刚铎自动发出的援兵。

这简直来得太简单了。阿拉贡有点不可置信,完全忽略了自己一年多在埃辛格城堡遭受的一切。

命令上要求阿拉贡带领后翼从密林后方绕过,及时堵截对方的援兵和粮草供给,顺便解决对方后翼。阿拉贡构思好了计划,穿上战甲正准备上马领兵,这时突然闯来一个人类通讯兵,语气冷漠地报告说,“前线俘虏伤亡情况及新进情报,请过目。”

阿拉贡迅速扫过俘虏伤亡名单,发现临场逃脱结果被抓住处决的占大多数,但令他吃惊的是,部分曾在地牢里惨遭折磨的精灵竟然在紧要关头突然回了魂,燃起前所未有的斗志,赴汤蹈火般扑向萨鲁曼的军队,然后英勇牺牲。

阿拉贡想起那些让莱格拉斯心碎的精灵无神的眼睛,心里被感动充溢。这不愧是他敬仰的种族。这样的种族,上苍怎么会舍得让它灭亡?

阿拉贡的视线继续下滑,停在一个名字上。

leaves。

种族不明。伤亡情况:反戈,杀我军将领未果。已处决。

已处决。处决。处决。

那一秒的漫长可能永远都无法叙述。从来运转神速的大脑似乎凝滞了,就连心脏也拒绝跳动。阿拉贡没有再看接下来的名单,他窒息着将名单递给手下,窒息着翻身上马,窒息着鸣鞭启程,窒息着带领后翼军朝目标方向行去。

直到天知道有多久,那种窒息感才慢慢变成灼烧的疼痛,阿拉贡的呼吸粗重,扬鞭落下的手青筋暴起,眼神血红浑浊得犹如恶魔。

身后的军队勉勉强强才能跟上他们将军的步伐。期间有士兵上前来想说太快了,却在看到阿拉贡的神色后默默地退了回去。

行军一天,才到达密林后方。从后翼军这边,甚至可以看到整个密林掀起的尘埃,那是战斗的硝烟,无声的嘶吼呐喊,兵器碰撞的声音腾空而起,随即消散在风里。阿拉贡领着不知不觉的半兽人们走上一条小路,走到一半,阿拉贡突然腾空翻起,一个匿身闪进旁边的茂盛草丛,他的马受惊得转身一跃,冲进半兽人的队伍,引起一阵骚乱。

就在这时,铺天盖地的箭雨海浪一般席卷向半空,片刻令人战栗的凝滞后,死神一般朝下俯冲。

兵荒马乱。血肉横飞。

甘道夫领着洛汗的勇士们从斜地里冲出来,把被箭雨射得七零八落的半兽人后翼军一举歼灭。

前线频频传来捷报。萨鲁曼还在苟延残喘地等着阿拉贡的援军。

这一次战争在某种意义上,已经结束了。

所以甘道夫喜气洋洋地找到阔别已久的人类朋友,想要称赞他的勇气,感谢他的付出时,并不明白阿拉贡的表情为什么如此可怕。

甘道夫看了看阿拉贡有些颤抖的整理缰绳的手,问道,“要去哪里?”

“…….找人。”嘶哑的声音把自己都吓了一跳。阿拉贡开口才发现,一口牙被自己咬得麻木。

“噢,”灰袍巫师挑眉,“我可以帮忙吗?”

阿拉贡没说话。暴躁地扯着该死的理不清楚的缰绳和佩剑。

“要知道,巫师的力量总是不可思议。”甘道夫摸着胡子,洋洋自得。

阿拉贡依旧沉默。

良久,甘道夫叹了口气。“唉,我的朋友,是什么让你变得如此无趣?”

阿拉贡翻身上马,潦草地对巫师做了一个告别地手势。

“你要找的人并没有牺牲,只是在和一个半兽人搏斗时摔下了悬崖,”甘道夫不急不缓地说,“虽然以他的身手,这是在不太应该。”

阿拉贡的动作瞬间冻结了。这句话的信息量有点大。

他翻身下马,来来回回踱着步,最后终于站定在甘道夫面前。

“你说,他没死?”

甘道夫点头。

“你确定?”


阿拉贡再次翻身上马,“甘道夫,能劳驾你带我去他掉下悬崖的地方吗?”

“刚才是谁对我不理不睬的?”甘道夫不满地瞅他一眼。“哦人类真是太可恶了。”

阿拉贡抱歉地笑了笑,冲老巫师伸出手,“原谅我,先生,看在我几乎快急死的份上。”

“哦当然,”甘道夫十分善解人意地说,“毕竟我知道你是为什么。”

-----

战争已经过去了三周了。

现在的莱格拉斯觉得有些生气。

第一,是因为在这场很重要的历史性战争,他将被记录在史书中的,仅仅只有“和半兽人周旋未果,摔下悬崖,生死不明。”

维拉啊,太丢脸了。ada会说什么?

第二,是他从那个该死的悬崖摔下来后,走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出路。阿拉贡会不会以为他死了?哦,没有比言而无信更令人沮丧的事了。

虽然事实并不是这样。

当时他仗着自己带着兜帽,从一个半兽人手里抢过弓箭就开始反攻,结果却被一个强兽人猝不及防地袭击,莱格拉斯游刃有余地躲过,想着战略性躲开,却听到对方一声怒吼,“我知道你是谁!”

莱格拉斯愣了愣。

“你是那个被锁在塔顶的俘虏,”丑陋的生物挥舞着狼牙锤,扭曲着嘴角,“你果然是个间谍!”

莱格拉斯心里咯噔一声,环顾了一下四周。混乱中一时没有人注意这边。

“那么那个阿拉根也不是个好东西!”强兽人果然智商要稍稍高一些。莱格拉斯想着,躲开对方又一波攻击,却看见敌人转身,朝指挥军打了个呼哨。

糟糕!莱格拉斯一惊。他要报告萨鲁曼,去找阿拉贡的麻烦!

莱格拉斯想都没想,猛地扑过去,掐住强兽人的脖子,使劲朝悬崖边推去。强兽人怒吼着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莱格拉斯咬着牙一箭刺在敌人腹部,顺势用双腿箍住对方的肩膀,往后使力,卸了力气的强兽人像一个巨大的石雕一样朝深渊栽去,莱格拉斯来不及闪躲,便和这块石头一起,掉下了悬崖。

…….

唉。莱格拉斯懒懒地在草地上翻了个身,手肘枕在后脑勺,百无聊赖地看蓝天。

昏昏欲睡中,有只小小的手轻柔地贴上他的面颊,带着点冰凉的湿气,有安抚的意味。莱格拉斯微微睁眼,朝来人露出浅浅的微笑。

“hey,是你啊。”

莱格拉斯坐起来,看着眼前的人类小女孩。小姑娘浓密的棕发有些凌乱,娇嫩细腻的脸颊上沾满了草叶,焦糖色的大眼睛像盛了一汪泉水,纯粹无邪地看了莱格拉斯一会儿,然后伸手,将一个熟透了的浆果递到精灵面前。

“wow,”莱格拉斯挑眉,“太棒了,谢谢你。你刚才就是去摘这个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可以帮你的。”

小姑娘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骄傲而干脆地摇摇头。

女孩是莱格拉斯掉崖三天后偶然遇见的。莱格拉斯刚刚把她从被困的树枝上解救下来,就被人类小女孩一个熊抱勒得手足无措。之后的日子里,莱格拉斯一路背着小姑娘寻找出路,并且很高兴能在荒无人烟的崖底有个旅伴。所以即使小姑娘不会说话,莱格拉斯还是断断续续地和她讲故事。

“…….所以啊,那个不洗头的人类呢,和精灵达成了共识,”莱格拉斯背着小姑娘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沼泥地里跋涉着,“说这一仗打完后,谁都不许受伤,更不许死。”

小姑娘把肉肉的小手伸到莱格拉斯眼皮底下,比划道:然后呢?

“然后精灵食言了。”莱格拉斯想。

“然后经历千辛万苦,精灵王子和不洗头的人类终于打败了魔鬼的军队,回到了密林,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好无聊的故事。小姑娘诚恳地表示。

受伤的右腿泡在泥水里太久,莱格拉斯觉得有些难受。他走到一块芦苇密布的高地,轻轻地把小女孩放下来,准备把裤腿扎紧一些。

就在这时,左边的树丛突然动了一下。然后猝不及防地,从厚厚的芦苇丛中窜出一个黑影,猛地把单脚站着的莱格拉斯撞倒,然后疯狂地扑向身后的小女孩,结结实实把小姑娘瘦弱的身体箍住。小姑娘惊呼一声,随后两人双双倒在地上。

“clair!”那个窜出来的泥人尖叫道。

莱格拉斯半躺在地上,眨眨眼,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芦苇丛里又钻出来一个大号的泥人,湿哒哒地站在那里愣了一会,然后疯狂地向莱格拉斯扑来。一双有力的手臂把地上的精灵牢牢地圈住,莱格拉斯甚至能感觉到对方胸腔里跳动的声音。

“…….叶子。”这个窜出来的泥人低声嘶吼。

…….

莱格拉斯张着双手,感受着身上压着的重量,心跳也后知后觉地快了起来。“阿拉贡?”他小心翼翼地唤道。

人类粗重的鼻息带着湿热的气喷在精灵颈侧,良久才平缓下来。微微拉开距离,莱格拉斯终于看清楚了那双乌黑的眼睛,带着点疲惫的血丝,瞳仁里闪烁着深沉的担忧和惊喜,浓烈的色彩灼得莱格拉斯心头发烫。

“you promised me。”良久,阿拉贡才埋在精灵颈边涩涩地开口,声音嘶哑。

“I‘m sorry,”莱格拉斯捧起人类的脸,细细擦去污泥和灰尘,发现人类棱角分明的轮廓似乎更锋利了些,“I‘m really,really sorry,mellonnin。”

阿拉贡一瞬不瞬地盯着精灵的眼睛。莱格拉斯撑起身子去亲吻他的唇,被轻轻躲开,“hey,我现在很脏---唔”

人类被扣住后颈和久别重逢的恋人交换了一个释然的吻。缠绵够了,莱格拉斯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推开人类,回头一找,就看见两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们,好奇又专注。

小泥人现在看来是个小男孩,正疑惑又戒备地盯着他,将小姑娘clair护在身后。

clair从男孩身后探出一个脑袋,指了指阿拉贡,漂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睁着,冲莱格拉斯比划了一个手势:不洗头的人类?

莱格拉斯张了张嘴,无奈地捂住了眼睛,涨红了耳朵尖。

---

“所以说,这个小鬼也是你在路上捡的?”莱格拉斯不可置信。阿拉贡冷笑一声,“可不是,这小畜生一看见我就张牙舞爪地挥拳头要打人,闹着要我把clair还给他。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暴躁的精灵。”

莱格拉斯仔细端详了一下紧紧拉着clair小手的男孩,果然发现不修边幅的头发下面尖尖的耳朵。

“嘿,你叫什么名字?”莱格拉斯笑盈盈地问。

精灵男孩似乎还对一见面就撞翻了莱格拉斯这件事心怀愧疚,有点不好意思看莱格拉斯的眼睛,只紧紧攥着女孩子的手,闷闷地开口,“Alan。”

“漂亮的名字,”莱格拉斯说,转头看阿拉贡“不过听起来你们俩的关系不太好啊。”

“哼╭(╯^╰)╮,谁让这个臭小子这么不招人喜欢。”阿拉贡撇嘴。

“你自己还不是整天黑着个脸,只知道赶路赶路,还乱发脾气!”alan不服气地呛回去。

“嘿,是哪个笨蛋吵着要找clair来着?”阿拉贡质问。

“那又是哪个傻子整天在树林里叶子叶子地叫唤?”Alan略略略地冲不洗头的人类吐舌头。

阿拉贡扬起手给了小男孩一个爆栗,被小精灵一口咬在小臂上。Alan在阿拉贡再次发作前拉着clair一溜烟跑没影了。

莱格拉斯早已在一边笑得喘不过气。

阿拉贡偏头端详着精灵,目光描摹着莱格拉斯依旧不怎么好看的脸上每一个细节,像是要将它们雕刻下来,直到精灵白皙的脸颊开始发烫。

莱格拉斯心里微微慌乱,一不注意脚下一绊,本来就半失知觉的脚踝终于撑不住,精灵一个踉跄就要向前栽去,被阿拉贡眼疾手快地扶住。莱格拉斯十分窘迫地赶紧自己站稳,“抱歉,忘记了脚上的伤,我,我休息一下就好,这个恢复得很快的,就是之前被脏水泡了太久,然后又摔了一下,所以才--哎?”

阿拉贡提着精灵的腋下一个用力将人放在高地岩石上,在精灵的面前弓下身。

“你你你不用的,我我我可以自己---”

“还是你更喜欢被抱着走路?”阿拉贡的声音微愠,莱格拉斯吐吐舌头,乖乖地趴在人类背上,在阿拉贡起身时偷偷将鼻子埋在人类并不怎么好闻的结实肩膀里,悄悄绽了一个笑容。

直到暧昧的气氛被alan中气十足的少年音打断。男孩子在前方不远处朝两个大人使劲挥手:“嘿!你们俩在磨蹭什么?我们走出来啦!”

密林还是那个密林。阔别已久,莱格拉斯望着自己的家乡边界,莫名感到百味杂陈。

其实到最后坦白的关头并没有曾经想象的那么兴奋或踌躇。他们停在密林的入口,自从上次密林被入侵后就增强了防御系统,如果没有人引领进入,这些入口会非常棘手。

正当阿拉贡皱着眉思考怎么破开巨大的树干绕成的阵时,莱格拉斯在自己的兜里东翻西找了半天,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戒指带到手上,从人类背上跳下来,单脚跳到最近的一枝树干上,双手合十念起了精灵的咒语。

渐渐地,阿拉贡和两个小鬼睁大了眼睛。

潺溪般轻盈悦耳的声音里,所有遒劲古老的根枝开始散发星星点点的光芒,并温柔地移动起来。大地随着密林入口的悄然敞开而微微震颤着,古老的树林似乎在以莱格拉斯为中心拉开,舒展,而后臣服而拜,直到一条通往密林深处的路终于呈现在眼前,甚至还有一枝三人合抱粗细的藤蔓从深处蜿蜒而来,像是密林为他们派来的引路者。

下一秒,整个密林漫游的能量精灵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莹莹的光点为四个旅人铺了一条绝美的路,他们的翅膀快乐地振动着,在空气中划动形成沉默的精灵语:

“欢迎回来,王子殿下。”

莱格拉斯自己也震惊了,目瞪口呆地跳下树干,因忘记了自己脚伤而痛得呲了龇牙,立刻被一只手稳稳扶住。

“wow,”精灵感叹,“我真的不知道ada居然花了这些心思。你不敢想象他曾经有多懒。”

“…….哦我知道,他曾经就连半兽人入侵都懒得将他们驱逐出境。”阿拉贡回答。

莱格拉斯后知后觉地看向人类,发现阿拉贡表情古怪。“…….well?”

人类睁大了眼睛。“well?come on!你希望我说些什么?嗯?”

“小精灵,我们认识多久了,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你是密林的王子!”

莱格拉斯调皮地笑了,“惊喜吗?”两个小屁孩早已经兴奋地爬上了巨大的藤蔓,好奇地东看西看,alan正将一只刚学会飞翔的小幼雀放到clair掌心,后者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托着,的眼角眉梢都是稚嫩笑意。

莱格拉斯利落地爬上藤蔓,朝底下还不知是哭是笑的阿拉贡伸出手:“嘿,人类,愿意陪密林王子legolas来场回家的旅程吗?”

藤蔓以安静舒适的速度前进着。莱格拉斯坐在阿拉贡身边,将小女孩clair圈在身前,alan一刻不停蹦蹦跳跳地抓着半空中飞舞的“会发光的银蝶”,不时被阿拉贡一个巴掌扇到头上,被呵斥“摔死没人管你”,然后扮个鬼脸,继续去给clair抓银蝶。

“你知道吗,我真的有一点生气。虽然只有一点。”阿拉贡说。

“当然,我完全理解。”莱格拉斯将头靠在阿拉贡肩膀上,讨好地蹭了蹭。

“你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的?”

莱格拉斯皱着鼻子想了想,“在萨鲁曼的城堡遇到你之前,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没有告诉过你啊。”

“…….”

藤蔓将四人送到一个林中空地。一个小木屋被掩映在绿意里,房前是条潺潺的小溪。

“这是曾经我带队打猎时住的屋子,”莱格拉斯怀念地说,“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去见ada他们。”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莱格拉斯和阿拉贡将屋子里唯一一张床铺好,安顿了alan和clair--虽然阿拉贡一再表示alan作为一个很熊的男孩子,不应该和小女孩睡在一起,但耐不住alan软硬兼施,嘶吼狂喊的抗议,阿拉贡只能举双手妥协:“随你的便吧你个小流氓”--天空已经黑到像纯色的天鹅绒,星星也渐渐亮了起来,像一整个苍穹闪耀的孤寂而热闹的灵魂。等到alan和clair搂着对方睡熟过去,莱格拉斯才拉着阿拉贡的手悄悄溜出屋外。

月色如水。“密林的星空,我想念你。”莱格拉斯坐在树枝上,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Legolas。”

“嗯?”

“Legolas。”

莱格拉斯睁开眼睛。

“Legolas,Legolas,Legolas。”阿拉贡轻声念着精灵的名字,好听的音节清晰缠绵,直让人齿颊生香。

莱格拉斯笑了,“允许你叫我的乳名。”

阿拉贡凑近精灵,低沉道,“leggy。”

“你这个狡猾的小精灵。”

阿拉贡的亲吻从额头一直滑到唇角,轻得像一滴春夜的雨水,温暖得毫无侵占性,以至于莱格拉斯好一阵只是傻傻地走着神,任由人类动作,除了从头到尾一直存在着的一点点自卑的羞赧以及因为这种羞赧而感到的好笑和自责--莱格拉斯觉得自己在侮辱阿拉贡的心意,并且因为这在易容前的精灵王子身上从来不会出现,所以让莱格拉斯稍微有点抗拒和瑟缩。

直到春夜的雨突然变成龙卷风的前奏。莱格拉斯轻轻挣扎开身子,拧着眉舔了舔被咬痛的唇,道,“别。”

阿拉贡刀削般地棱角凌厉的双颊肌肉颤动了一下,将脸凑过去,置若罔闻地嗅上莱格拉斯光滑的脖颈,伸出舌头实实在在地舔了一下。

这下精灵的推拒不再是欲拒还迎。阿拉贡攥紧了莱格拉斯的肩膀,一只手仍然没有放开他的腰,“leggy?”

莱格拉斯低着头,尽量平复着不听话的心脏和没出息的急促呼吸,躲避着阿拉贡的眼睛,“我…….我想现在还不是时候。”

阿拉贡低头仔细端详着莱格拉斯的脸。凉浅的的星光下,精灵的脸红了,呼吸都轻浅而紊乱。

人类笑了,“我吓到你了。”

“不,你没有。”

“别否认,亲爱的。但是你要知道,我永远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阿拉贡捧起精灵的脸颊,眼神温柔,语气却微微委屈,似乎在说,“虽然我有一点点受伤。”

哦,维拉,狡猾的到底是谁?

“对不起,”莱格拉斯连忙说,“所以你得听我解释。”

“我只是希望,”莱格拉斯想了想,缓缓地说,“我希望那是在真正属于我们的时候。我的意思是,没有收拾未竟的烂摊子,没有战争的余孽和硝烟,没有萨鲁曼的大军和不断死去的战友…….我真正是我的时候,虽然可能于你并不会有不同,或者说你不会在乎---但最重要的是我还是想让你在看到我本来的样子后,再做决定。”

阿拉贡思考了一下,故作担忧,“我想那不会比初见你的时候更差吧?”

莱格拉斯瞪了他一眼。阿拉贡坏笑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想让我在被漂亮的你迷得神魂颠倒的时候,再来燃烧我,毁灭我,引诱我去占有你?”

“莱格拉斯,那时候你可能会承受不了--这是一个认真的警告。”阿拉贡诚恳地说,甚至提前露出了一点抱歉的神色,这让精灵全身的血液都涌向了脸颊。

莱格拉斯生气地想给人类泼冷水,“我可没说我原本长得好看。要知道,说不定是你最受不了的类型。”

阿拉贡挑眉,耸肩,“没有那种类型。还有,你应该知道了,你长什么样我都不在乎。”

这下,为了自己不至于害羞到爆炸,莱格拉斯选择落荒而逃。

---

精灵和人类带着两个小孩跋涉了一整天,终于在第二天的黄昏,到达了瑟兰迪尔的城堡。

莱格拉斯率先踏进城堡的领地,兴奋紧张地四处张望着,却突然听见身后clair一声尖叫。他回过头,发现无数的藤蔓竟然极速飞来,把阿拉贡手脚腰腹缠了个结实,狠狠一甩吊在了半空中。

阿拉贡:“…….”

莱格拉斯叫着,“等等,我帮你砍掉!”

“你敢。”

低沉醇厚的声音像从天外响起一般,不容置疑的威严中藏着一股子愠怒。

莱格拉斯愣了片刻,叹了口气,乖乖的转身,无奈望着城堡大门出立着的那个高大的锦袍人。

“…….ada!”

瑟兰迪尔慢悠悠地踱到他们面前。抬头看了一眼吊在半空中的阿拉贡,手指一动,数枝细藤一齐挥动,“唰”地在人类身上抽出深浅不一的血痕。

“ada!”莱格拉斯惊叫。

“这是你拐走我儿子的惩罚。”瑟兰迪尔面色不变。

阿拉贡:“是。”

瑟兰迪尔手指又一动,数枝细藤换了个角度,再次挥动---“这是莱格拉斯擅自行动的惩罚。”

阿拉贡:“…….”

莱格拉斯揪心地看着冷汗直淌的人类,疑惑道:“不过ada你怎么知道---”

城堡里悠悠踱出另一个人,白发飞扬,眉眼慈祥,正对他们温和地笑着。灰袍巫师挥了挥手里的魔杖:“嘿孩子们,都好吗?”

瑟兰迪尔再次冷眼看了看阿拉贡,默默地转头就走,却被莱格拉斯一个熊扑给拉住了。

精灵王子等父亲转过身来,张开双臂就紧紧地搂住对方的肩背。莱格拉斯微微踮着脚,将脸埋在瑟兰迪尔的衣襟里,良久都不愿放开。

“ada…….我好想你。”

伟大的精灵王在宝贝儿子缠上来的一刻就有些手足无措,这时候强作镇定地拍拍王子的背,“欢迎回来,莱格拉斯。”

“今晚会有个给你的宴会。”精灵王说着,放开了莱格拉斯,转身往城堡走去。“还有,记得叫人把你的脸收拾了。”

莱格拉斯吐吐舌头。阿拉贡身上地藤蔓悄悄地撤走,就像猝不及防地被绑起来一样,人类猝不及防地被扔到地上。

夜晚,莱格拉斯房间的庭院里。月色很好,精灵正小心翼翼地给人类身上的伤口上药。

“阿拉贡,真对不起,我ada他任性惯了。”

阿拉贡忍不住笑了:“你说得精灵王像个小孩子。不过如果这样能让他接受我一点,我情愿受罚。”

毕竟拐走你这件事是真的。

“不过ada居然真的派兵把萨鲁曼斩草除根了。”莱格拉斯说,“这可不是他一贯的做派。只要不威胁密林,他本都不会去管,这次竟然将敌人追到老巢。”

“leggy,你父亲是个伟大的君主。”阿拉贡温柔地看着小精灵。

“我觉得你也会是。”

阿拉贡和莱格拉斯转头。阿尔温正向他们走来。“阿尔温姐姐!”莱格拉斯冲上去将精灵公主拥进怀里。

阿尔温宠溺地摸摸弟弟的脸颊:“看来我的魔法真的很不错,这么久了还没失效。我得在宴会前将它们去掉,不然瑟兰迪尔王该生气了。”

阿尔温转头看向人类,“阿拉贡,好久不见。关于白城君主的事想必你已经听说了,具体的会在接下来几天通知你。“

“莱格拉斯我就先借走咯,”阿尔温调皮地眨眨眼睛,“宴会上有份给你的惊喜,人类。”

---

精灵的夜晚,美得不可方物。clair和alan一点也没有异乡的拘束,早就在精灵们“好可爱的小孩子”的呼声中玩疯了。阿拉贡坐在一边喝着精灵自制的烈酒,一边观望着这久违的盛况,却发现莱格拉斯好像还没出现。

人类等了一会,起身朝树林里走去。

渐渐远离宴会的嘈杂,密林的幽深和静谧笼罩了下来。阿拉贡小心地寻找着,顺着直觉和月光的方向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仿佛一个世纪---他终于在一棵古老的大树上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我还以为你找不到这里呢,人类。”精灵笑着看阿拉贡敏捷地爬到他身边。阿拉贡就着皎洁地月光,终于看清了莱格拉斯的真面目。

莱格拉斯枕着自己的手臂,正坦坦荡荡地看着他。白胜月光的肌肤,凝脂般的双颊,瘦削的下巴和脖颈,挺翘小巧的鼻…….还有那头灿金色如浅阳般的头发,松松地披散在脑后。

只有那双眼睛,一如初见,像冰潭里燃起的火焰,正怀着浓烈的爱意快乐地望着他。

阿拉贡盯着这张漂亮得陌生,却又好似相识了千年的面孔,好一阵失声。最后,他摇摇头,哑地说,“leggy,你还要给我多少次惊喜才肯罢休?“

“唔,你喜欢它们,不是吗?”小精灵挤挤眼睛。

“莱格拉斯,你太残忍了。“阿拉贡抓着树干,语气隐忍地感叹道。

“哦?为什么?“莱格拉斯笑得眉眼弯弯。

“你让我每次都不得不重新去习惯一个新的你,这对我这样的老古董来说很难。“

“我以为你早就做好的心理准备。”

“天知道我曾经爱上的可是一个面貌丑陋,眼神迷人,连自己是只精灵都不自知的小怪物,我甚至习惯了你那张丑坑坑洼洼的面皮。那样的你我都已经爱到心脏快要爆裂,现在你却突然给了我一个真正密林的小王子。“阿拉贡靠近莱格拉斯,脸上带着有些古怪的笑容,像是在努力压抑着什么。

莱格拉斯仰脸看着他的游侠,无辜道,“所以呢?“

“阿拉贡,你究竟在害怕什么?“

阿拉贡描摹着眼前散着柔光的绝美脸庞,眼神里是一整片带着疼痛和无措的温柔。

“我怕我会控制不了自己。“阿拉贡呢喃着,轻轻捉住精灵清柔湿润的唇。

因为我真的会过分爱你。





酒鬼酥

细密而深情的M向

我喜欢含蓄的东西,但不是没有性欲的寡淡。

——蜷局


如果你也喜欢一针一针扎出来的小虐怡情,并且口味清奇,欧美国产都不放过……


【1】

原剧:哈利波特

文名:双色草

CP:斯内普/哈利

HP电影百度云链接:http://yu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206895545&uk=4063492471

文分享百度云链接:http://yu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267443745&uk=4063492471

警告:

穿越,成年哈利X青年教授/成年教授X成年哈利,成年心境...

我喜欢含蓄的东西,但不是没有性欲的寡淡。

——蜷局


如果你也喜欢一针一针扎出来的小虐怡情,并且口味清奇,欧美国产都不放过……


【1】

原剧:哈利波特

文名:双色草

CP:斯内普/哈利

HP电影百度云链接:http://yu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206895545&uk=4063492471

文分享百度云链接:http://yu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267443745&uk=4063492471

警告:

穿越,成年哈利X青年教授/成年教授X成年哈利,成年心境刻画极好;

囚禁情节;

HE。


【2】

原剧:霍比特人

文名:Lilium

CP:瑟莱

霍比特人电影百度云链接:http://yu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192412829&uk=4063492471

文链接:http://tieba.baidu.com/p/3311301587?see_lz=1

警告:

情节简单;

小莱死亡;

父子。


【3】

原剧:霍比特人

文名:危险边缘

CP:瑟莱

文链接: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2663&page=1&authorid=342884

警告:

瑟爹性格刻画极好;

最无违和ABO;


【4】

原剧:魔戒

文名:只是当时

CP:ALVO

魔戒电影百度云链接:http://yu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185530904&uk=4063492471

文链接:http://tieba.baidu.com/p/2870077407?see_lz=1

警告:

RPS;

V叔性格为现实反转;

H情节风味独特。


【5】

原剧:梅林传奇

文名:不尽命运

CP:亚瑟/梅林

文链接: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980&page=1&authorid=51875

警告:

双穿越,未来梅林&亚瑟性格刻画极好;


【6】

原剧:邪恶力量Supernatural

文名:莉莉玛莲

CP:Sam/Dean

文链接: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4692&page=1&authorid=258881

警告:

拯救/被拯救 最无违和感;

纸巾盒子放手边。


【7】

原剧:邪恶力量Supernatural

文名:Mo Cuishle

CP:Sam/Dean

文链接: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50199-1-1.html

警告:

黑小说;

变态。


【8】

原剧:邪恶力量Supernatural

文名:深海溺亡

CP:Sam/Dean

文链接: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3376&page=1&authorid=258881

警告:

底层;

H的味道非常怪。



================   以下国产圈     =================



【9】

原著:盗墓笔记

文名:浮生若梦

CP:瓶邪

文链接:http://tieba.baidu.com/p/2121133618?see_lz=1

警告:

居家日常;

细密;

结局至今不懂。


【10】

原著:盗墓笔记

文名:毒

CP:瓶邪

文链接:http://tieba.baidu.com/p/1412446321?see_lz=1

警告:

开头情节推进速度飞快;

后面大部分可以当哲学小品看;

台湾年轻人写得真好。


【11】

原著:斗破苍穹

文名:相遇相知二十有年

CP:药尘/萧炎

文链接:http://tieba.baidu.com/p/2526461281?see_lz=1

警告:

原著放在今天看了逗逗的,唉当年少女心;

师徒;

和原著画风两个极端。


【12】

原剧:伪装者

文名:冠盖满京华

CP:明楼/明诚

文链接:http://mandge.lofter.com/post/1d0d6c8f_86f2b14

警告:

年代感强;

视角古怪。


【13】

原剧:伪装者

文名:密码函

文链接:http://tellinginnermost.lofter.com/post/1d7ba7f4_8ebaac9

警告:

亲情,无CP;

啰嗦几句,明楼和明台如果凑成CP,其实一直有一层横梗中间的困障,说不出是什么,但就是阻挠着两人去卸下伪装;

当年大哥和大姐抱着小小的明台看烟花时的日子,其实早就消逝殆尽,我们站在观者的视角,尚且可以看见明镜渴望苦苦维持当年的温馨虽可理解,然实是天真,却在写文的时候没有关注,或者刻意忽视了这件事情;

明楼和明台的关系有三层,表面和谐理性,上传下达,再下一层就是乱世中满目苍夷的残酷关系,而最深处的,就是伪装者所谓的“真爱不伪装”,这句话绝不应用在程锦云和台少爷身上,而是明家三兄弟层层伪装下坚韧绝不可破的联系,这个作者 @我总是那样盼望 写出来了;

他们之间无关爱情,只是情。


【14】

原创·文名:并著成欢

文链接:http://tieba.baidu.com/p/1816451956?see_lz=1

警告:

师徒;

细密;

并无矫情病。


【15】

原创·文名:北城天街

文链接:http://vdisk.weibo.com/s/lPnVU

警告:

作者性别男;

真实gay圈。


【16】

名:浮生六记

名: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链接:http://yu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22485693&uk=4063492471

挽歌链接:http://music.baidu.com/song/s/4007759ca6908563063b3

警告:

真实的现实悲剧;

值得反复看。

AQUA

You're aged

前几天看到Orlando在Ellen Show的一期,Orlando随着Ellen调侃着自己十二年的剧照对比,笑着说ps真是可怕,看完后整Ellen那句有口无心的:"You didn't even aged."在耳边循环了整个晚上。太多感叹,当是胡言乱语一篇。


屏幕上的你在样貌方面看起来确实与当年一模一样,眉眼如初不减当年。你干净利落的拔剑,行云流水的动作,一如当年,令人叹为观止。十二年的时间在白刃之下不着痕迹,起止间毫不逊色于当年在Lord Of The Ring中身手敏捷的演绎。


But you are aged.


是眼神亦或是气质,你不再是也不可...

前几天看到Orlando在Ellen Show的一期,Orlando随着Ellen调侃着自己十二年的剧照对比,笑着说ps真是可怕,看完后整Ellen那句有口无心的:"You didn't even aged."在耳边循环了整个晚上。太多感叹,当是胡言乱语一篇。


屏幕上的你在样貌方面看起来确实与当年一模一样,眉眼如初不减当年。你干净利落的拔剑,行云流水的动作,一如当年,令人叹为观止。十二年的时间在白刃之下不着痕迹,起止间毫不逊色于当年在Lord Of The Ring中身手敏捷的演绎。


But you are aged.


是眼神亦或是气质,你不再是也不可能是当年青涩而稚气未脱的Legolas。当年你的眼神柔软而富有生机,仿佛里面藏着整一个春天。而现在它们透露出的凛冽与锋芒无时无刻不在暗示着物是人非。


在另一个密林组的采访中,当你谈起Legolas时:"Cause you know that........I am.......too old for Legolas......" 你露出半是懊恼半是自责的表情。而那一刻,我是真的难受。


十二年,你从当年无畏无惧的elfboy成为了丈夫,再成为了父亲。曾经你在同样的现场谈起美丽的妻子与刚出生的儿子,透露出初为人父的骄傲与欣喜。如今时过境迁,全然是另一幅的光景。生命赋予人重量感,沉淀铅华,也磨平棱角。就像每个人都要走的路,你的生命里,也出现了形形色色的人,那其中也有太多身不由己。这些迫使人改变,也迫使你不得不踽踽独行。


精灵永生高雅明丽。银幕之上,永恒年轻的Legolas还尚存高傲,而他寻寻觅觅数十年后才会遇到真正珍视的那个人类。银幕之下,二十二岁时你遇到了使你至今难以忘怀的人,但你未曾料想过曲终人散,你们终将别离。电影在你动身前往去寻找那个人时戛然而止,而我几乎可以想象,面对着电影的留白,你缅怀故人不再时的神色。你会知道那些战火熄灭的地方在数十年后会重新衍生出更惊心动魄的故事,就像中土世界历代延续的生机。那个世界如同琥珀,已然凝固成为经典。电影与现实十二年的时间差,如今看来,竟奇幻得如同平行世界版的倒映。电影中的Legolas变得温和,而现实中的你愈发深沉平静。电影封存了精灵的无瑕,也封存了你的二十二岁。


人们曾认为是你定义了精灵,如今旧瓶新酒,多数影评收回了这句赞誉。但你依然以自己的方式定义着精灵,你以自己的不计伤痛的专注赋予精灵可感可及的真实,延伸了人们对于精灵的想象。你仿佛融入其中,抵御了时光侵蚀。他们赠与你的"Orlando Bloom as Legolas".这句话,并不仅仅是Orlando Bloom饰演Legolas。


Orlando Bloom  如同 Legolas。


所以那一刻,很多人才知道他们对你再也无法放下了。


因为年轻时摄人心魄的惊鸿一瞥,更因为不再年轻时依旧令人无法释怀。庆幸不知是否合适,但我依然觉得,看进你不再年轻的笑容,不再明澈的眼神里,藏着即使再过多少年也永远无法改变的东西,跳动着的近乎纯粹而永不磨灭的光亮,那是你自身的温度,无关角色,也无关电影。


而我,无论多少年后看见,都一定会再次想起。



新西兰无尽的璀璨星光


And though where the road then takes me


I can not tell


We came all this way but now comes the day


to bid you farewell.


For the one and the only.


Orlando Bloom




行文后记: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这篇文章,就随意闲聊吧。
我知道每个人都曾经觉得,有些话仿佛从心里到口中的过程就变质了,或者言语根本无法形容其中万分之一。写着这篇时我大概就是这样:文笔失态。
致所有爱他的人
Viggo家的小开花

不朽

—重逢之日就在不久的将来。

其实这张图一开始我没打算上色的,不过芽猫的鼓励让我十分心动,之后我就开始动笔了,可能在上色那方面我欠缺太多经验了总是上不到我满意的颜色,甚至有点想弃图了,不过!现在的我可能不能好好的上色,但是未来的我一定可以,因为我怕放在u盘会弃坑,所以决定丢出来,可能突然哪天有人突然点了个小心心,让未来的我看到这张图,可能罪恶感会让我填完坑!我一定会努力学习上色的!
ps芽猫真的是个很耐心的人😭😭😭

不朽

—重逢之日就在不久的将来。

其实这张图一开始我没打算上色的,不过芽猫的鼓励让我十分心动,之后我就开始动笔了,可能在上色那方面我欠缺太多经验了总是上不到我满意的颜色,甚至有点想弃图了,不过!现在的我可能不能好好的上色,但是未来的我一定可以,因为我怕放在u盘会弃坑,所以决定丢出来,可能突然哪天有人突然点了个小心心,让未来的我看到这张图,可能罪恶感会让我填完坑!我一定会努力学习上色的!
ps芽猫真的是个很耐心的人😭😭😭

Viggo家的小开花

七夕到了,是要发这ALVO的甜图,都是各种铜矿,对视。

七夕到了,是要发这ALVO的甜图,都是各种铜矿,对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