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PH

211万浏览    16万参与
沈雁清
@失了智 我来填坑了】 狂草...

@失了智 我来填坑了】

狂草画手放弃治疗
额啊等我领了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我就日夜爆肝】
看的开星就星这玩意我也不图热度了【】

@失了智 我来填坑了】

狂草画手放弃治疗
额啊等我领了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我就日夜爆肝】
看的开星就星这玩意我也不图热度了【】

山归来
我永远爱英国男人!!!

我永远爱英国男人!!!

我永远爱英国男人!!!

羽扇2号

当战争结束

(雅尔塔会议国设)


看见了吗?基尔伯特。

你所谓的亲爱的弟弟倒在血泊中呻吟。

如果我此时挖出他那颗跳动的,鲜活的心脏,

你是否会感觉到痛?

你的枪支呢?拿起来,交给他啊!

你早已不是他的兄长,他早已不是你的弟弟,

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

哪有这么多常人温情?

你们互相隐瞒欺骗,

他利用你的真心,你利用他的感情。

看看,你们都只为那权利!

后悔吗?痛苦吗?

都是你的错,基尔伯特,你的错!

消失吧,让路德维希遗忘你,

消失吧。


你看镜中的人啊,

冰山上透亮的,瓦蓝色的湖水,是你的眼眸;

如神袛到来似的初生的阳光,是你的发丝;

而在地狱中熊熊燃烧着的,则是你的心脏。

路德维希,你所拥有的光彩照人的皮囊下,

却是这样贪婪且丑恶的...

(雅尔塔会议国设)


看见了吗?基尔伯特。

你所谓的亲爱的弟弟倒在血泊中呻吟。

如果我此时挖出他那颗跳动的,鲜活的心脏,

你是否会感觉到痛?

你的枪支呢?拿起来,交给他啊!

你早已不是他的兄长,他早已不是你的弟弟,

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

哪有这么多常人温情?

你们互相隐瞒欺骗,

他利用你的真心,你利用他的感情。

看看,你们都只为那权利!

后悔吗?痛苦吗?

都是你的错,基尔伯特,你的错!

消失吧,让路德维希遗忘你,

消失吧。


你看镜中的人啊,

冰山上透亮的,瓦蓝色的湖水,是你的眼眸;

如神袛到来似的初生的阳光,是你的发丝;

而在地狱中熊熊燃烧着的,则是你的心脏。

路德维希,你所拥有的光彩照人的皮囊下,

却是这样贪婪且丑恶的灵魂!

你欺骗了世界,包括,你的兄长,基尔伯特。

恐惧,不安,与猜忌。

你渴望握住海神的三叉戟,

于是你挖好坟墓,将你的兄长推入其中。

看看你手上的鲜血,你不配得到救赎。

是你害死了基尔伯特,

是你。


糖枫不语松

在高铁上摸的冷战组!
p1是喜闻乐见的扯领带,p23是露和米的单图w
其实我主要吃米露的……但为什么这俩家伙放在一起就忍不住想把露画s呢……(沉思)
这俩人身高差真是好磕……喜欢“明明是俯视偏偏还要抬下巴”的露和“明明是仰视气势上却不落下风”的米w强强真好啊。
等车的过程中看了三糕太太的文(悄咪咪说声我爱她xx)……刀得我死去活来还要吐口血(。)各位大佬行行好发点糖吧哭唧唧x(醒醒吧不可能的)

在高铁上摸的冷战组!
p1是喜闻乐见的扯领带,p23是露和米的单图w
其实我主要吃米露的……但为什么这俩家伙放在一起就忍不住想把露画s呢……(沉思)
这俩人身高差真是好磕……喜欢“明明是俯视偏偏还要抬下巴”的露和“明明是仰视气势上却不落下风”的米w强强真好啊。
等车的过程中看了三糕太太的文(悄咪咪说声我爱她xx)……刀得我死去活来还要吐口血(。)各位大佬行行好发点糖吧哭唧唧x(醒醒吧不可能的)

G.M.C.T.

当联五尝试考试作弊……(政治与历史)

*ooc严重,无国设吧,无cp?


*沙雕警告,无厘头警告


——如果你能承受得起以上,开始今日份的沙雕吧!——


阿尔:lufu~!政治政治政治!终于到hero的专场啦!呀吼!


伊万:一点也不想告诉他答案呢~


阿尔:那hero也不告诉你政治!


伊万:谁需要你呢~


阿尔:hero的书画得满满的呢!


伊万:这把不开卷。


阿尔:……???


伊万:逗你玩的


阿尔:有意思吗……


伊万:你的表情我已经拍下来了哦~hero版黑人问号脸哼哼……


阿尔:(蜜汁战栗)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hero想出去。。。


伊万:门坏了哦。


阿...

*ooc严重,无国设吧,无cp?


*沙雕警告,无厘头警告


——如果你能承受得起以上,开始今日份的沙雕吧!——


阿尔:lufu~!政治政治政治!终于到hero的专场啦!呀吼!


伊万:一点也不想告诉他答案呢~


阿尔:那hero也不告诉你政治!


伊万:谁需要你呢~


阿尔:hero的书画得满满的呢!


伊万:这把不开卷。


阿尔:……???


伊万:逗你玩的


阿尔:有意思吗……


伊万:你的表情我已经拍下来了哦~hero版黑人问号脸哼哼……


阿尔:(蜜汁战栗)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hero想出去。。。


伊万:门坏了哦。


阿尔:哈↗↘?


伊万:所以才一直没关上嘛。


阿尔:……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伊万:你睡得像死了一般,叫你的都被踹飞了,他们赌气就没告诉你,想让你自己把自己锁屋里。


阿尔:[б]ω[б] ……所以我有赚了吗?


伊万:wufu~(^し^) 你猜呢?


阿尔:[б]ω[б]


伊万:(^し^)


阿尔:救命啊!!!!!!!老子要出↗去↘!


伊万:阿尔君感受一下水管的安抚吧……kurkurkur……


Duang~!


阿尔:(我死不瞑目)


伊万:(那就是还没死透)


阿尔:救命啊……让hero出去啊……hero还没拯救世界呐……(我和世界比命长)


伊万:(世界获得胜利wufu~)


——当阿尔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早上7点——(之前的自行脑补[б]ω[б] )


阿尔:(我是谁我在哪?)


王耀:呀!阿尔醒了!睡得可好?


阿尔:不好,hero脑阔好疼,woc!这个包哪来的?!hero我帅气的脸啊!


王耀:(有跟没有一样……都那么的丑)(×)呵……呵呵……


阿尔:快告诉我啊!


王耀: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


阿尔:[×]ω[×]


伊万:wufu~


阿尔:好了我懂了。


阿尔:(蜜汁看向亚瑟,他正在和弗朗安静地喝着……红茶?!)


阿尔:(意外的安静是个什么鬼?好祥和什么鬼?!)


阿尔:(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呐!)


大不溜学院——


下午考试就是爽,我这个做直播的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

……



..

.


下午1点


第九考场


王耀:先说好!考试时要互相尊重,互不干涉,互不侵犯,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不能发生之前的事件!传纸条等满足“平等互利”的原/则的可以执行,其余一率不许!知道了吗?!


伊万:耀君可真是严苛呢,不过我喜欢这个五/项/原/则~(总感觉似曾相识呢)


阿尔:行吧行吧~只要能这两科及格就行。


亚瑟/弗朗:随你们便,反正能及格就行。


阿尔:(感觉有问题……)


——dingdingdingdingDuang——


考试了考试了,赶紧抄啊各位!


everybody!我还是那只蜘蛛,我依旧悬挂在王耀的头顶~~我荡我荡~!lufu~!


咻——


awsl


之后我就变成了一只扑棱蛾子,胖到要死的那种。。


我飞我飞我飞……


aw飞进来了!现在让我继续为大家现场直播……


我只想感叹一句,五/项/原/则还真管用,这和谐到炸啊喂!


全考场只能听到咻咻的传纸条声。


awoc这**谁投的?!压我身上了啊!


噗叽!awysl


“你再重给我传一个!那个让我压扑棱蛾子去了!*小声”


woc……


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帮助下……联五完成了他们的最后一项考试……我**终于直播完了……(虚脱)……另外,**抄书用什么纸条啊!害我又屎一次!


Dover组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呢?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自行脑补)




落开心
小兔子𓃹试试指绘

小兔子𓃹试试指绘

小兔子𓃹试试指绘

π_π

用奇暖方式打开娘塔联五😳

用奇暖方式打开娘塔联五😳

Calendula㈱
半小时速摸举牌。接无偿。

半小时速摸举牌。
接无偿。

半小时速摸举牌。
接无偿。

麦克阿策
#女装元素有,慎点 (我真心觉...

#女装元素有,慎点


(我真心觉得耀早期的三七分比较好看


一个累到没表情正在卸妆的王漂亮

#女装元素有,慎点


(我真心觉得耀早期的三七分比较好看


一个累到没表情正在卸妆的王漂亮

白桦与红霞

《鲜花的山岗》第四十一章

 
        到热那亚去。这不仅意味着与兄长的久别重逢,更意味着“地下交通员”——这个足够男孩子们嫉妒一辈子的名头,重新回到了彼得身上。他绷紧了面庞,竭力把年少的骄傲压回肚子里去。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买他的帐。就像丽莎,此刻她正像个姐姐一样帮他收拾行装,一会儿帮他整整上衣,一会儿又把鸭舌帽斜扣在他的后脑勺上——“这样比压在前额上好看,我亲爱的。”她笑嘻嘻地说,“你要去热那亚了,小兄弟,大概会错过一件大事儿的。”

       “什么事,尊敬...

 
        到热那亚去。这不仅意味着与兄长的久别重逢,更意味着“地下交通员”——这个足够男孩子们嫉妒一辈子的名头,重新回到了彼得身上。他绷紧了面庞,竭力把年少的骄傲压回肚子里去。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买他的帐。就像丽莎,此刻她正像个姐姐一样帮他收拾行装,一会儿帮他整整上衣,一会儿又把鸭舌帽斜扣在他的后脑勺上——“这样比压在前额上好看,我亲爱的。”她笑嘻嘻地说,“你要去热那亚了,小兄弟,大概会错过一件大事儿的。”

       “什么事,尊敬的女士?”他拿腔作调地问。

       “现在还是个秘密!”她像未婚的少女那样嘟起了嘴,“连我自个儿都不确定呢。”

       在她的言语间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已婚妇女大概就是这样嘲笑半大小子的。彼得颇为不快地想:可真了不起啊,她才不过比他大六岁而已。

       “十五岁足够干一番大事业了,去吧。”罗维诺·瓦尔加斯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只是别迷路走到罗马去!你大概听过这么一句话吧:所有的道路,无论多少分岔,最终都通向罗马……”

       直到彼得的身影消失在了远方,罗维诺才吹了声口哨:“而从罗马,感谢上帝,总有一条路通向我的家。”

 

       “说到罗马,”这时,罗维诺听见安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去过?”

       “去过。我的小堂妹爱丽丝住在那里。真有些想念她了,可爱的姑娘!又温柔又恬静。”

       “从前在马德里念中学的时候,我有个顶好的地理老师,简直要把罗马吹上天了……他说,罗马穷其一生也游玩不尽,是真的吗?小家伙?”

       “罗马总归是都城,而且要强过你们的马德里。你可别和我争,这两个地方我都去过。”罗维诺这样说,纯粹是出于自负的习惯。可是话音一落,他就后悔了:为什么要提到马德里?那今生今世不知能否再见的马德里,墙壁是白白的,樱桃树是密密的,有一位西班牙妇女玛丽娅·卡里埃多住在那里,有许多西班牙妇女住在那里。

       “——可是不管怎么说,马德里真美。”罗维诺再一次急匆匆地补充道,“墙真白,樱桃树真茂密,妇女们心眼儿真好,弟兄们真忠实……”

       在地中海的另一侧,西班牙的橄榄树林像白金一样耀眼,西班牙的柠檬树林像睫毛一样幽静。国际纵队的战士们曾誓死保卫过的雅拉玛山谷,已经开遍了鲜血滋养出的野花。尽管已经是第七个年头了,可是泥土里的鲜血……好像用不尽似的。

 

       丽莎有了个秘密。游击队员们不知道,丽莎的丈夫不知道,也许,连她自己都还搞不太明白。如今,无论黑夜也好,白昼也好,她的眼睛总是闪闪发亮,就好像两颗永恒不灭的星星,燃烧在那幽长的睫毛下面。

       丽莎越来越经常地唱歌了,她在宿营时唱,在征途中也唱。有些歌洋溢着陌生又奇妙的吉卜赛情调;有些歌则早已被人们所熟知。她多多少少有些走调,可是她歌唱时自有那样一种神情,让人觉得这歌本就该照她那样唱。

       她一边唱,一边微微侧着头,仿佛是在倾听歌声之外的什么声音。她的丈夫和她并肩而行,小心翼翼地拉着她那健美的手臂。他不说话,大概也是在倾听着什么。

       ……那是一个格外清澈,格外碧蓝的夜晚,人们宿营在峻峭的岸上,波光粼粼的河水庄严地涌向远方。亚平宁睁着青玉一般的眼睛,仰望着那在她头顶缓缓旋转的北斗七星。

       丽莎坐到基尔身边,火热的手臂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一瞬间她那星星般的眸子几乎刺得他两眼发疼,她的面颊满怀柔情地摩挲着他的脸庞。

       “我们要有儿子了!”妻子贴在丈夫的耳畔说,“我们要有儿子了……一定是个儿子!长得和你一模一样……”

       一瞬间,漫山遍野的鲜花都在他眼前飞旋起来,围绕着他和她——丈夫和妻子……过了许久、许久,他才找到了自己要说的话:

       “我可希望是个女儿!她长得像你也好,像我也好……”

       他一下子把她搂到自己的怀里来,而她用小拳头抵住了他的胸口,又是埋怨,又是得意地笑了:

       “轻一点儿!轻一点……瞧你挤着我们俩了……”

 

       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要有孩子了。仿佛一只伶俐的小鸟飞遍了山野,整个游击队都在谈论这件事情。“想要你的小娃娃长得漂亮,那就多看看漂亮的东西。”负责炊事的约兰达大娘以富于经验的口气说,“多看一看干净的水吧,小丽莎,我想办法给你做点儿好吃的。”

       “可我觉得星星比清水更美,应该多抬头看看星空。听哥哥的话,没错儿。”

       “别听弗朗西斯这傻瓜胡扯,不然你的脖子都要酸啦。”安东认真地说,“丽莎,我可要告诉你,最美的莫过于花,漫山遍野都是鲜花……”

       罗维诺忽然狡黠地笑了一笑:“要不要把我堂姐领到你跟前来?我家的契亚拉可是大美女!你就一个劲儿盯着她瞧好了!”

       娜塔莎久久地坐在丽莎身边,怜惜地将手放在她的后背上,这是一种青年女性之间才会有的爱怜之情。

       “什么都要看一看,丽莎……”俄罗斯姑娘的声调是少见的温柔,“小鸟儿,小花儿,小云儿,还有小星星,都要看一看……”

 

       终于,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丈夫和妻子。

       “你从前说过的,你想学德语……”

       “是这样。”她懒洋洋地咧嘴一笑,就连那整齐细密的小牙似乎也在闪闪发光。

       “好极了,娘儿俩一起学吧。”他轻快地说,随即一本正经地清了清嗓子,声音变得严肃庄重起来了,“跟我念:丈夫。”

       “丈夫。”她用小女孩般清脆的调子重复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他把她的一只小手一直拉到自己的胸口,好让她感觉到自己强健有力的心跳声:“丈夫——就是我,我是你的丈夫。接下来跟我念:妻子。”

       丽莎感觉到自己的手移到了自己的心口上,还有丈夫的手。于是她刹那间明白了:妻子——就是她自己,她是他的妻子。

       “那,‘儿子’怎么念?”她急匆匆地问他。就在这时,他们俩的手一起温存地放在了她那还很平坦的、温暖的小腹上。她的耳朵,她的整个灵魂都听见了一个陌生却又亲切的词——儿子。

       他似乎还想教她些别的,可就在这会儿,她打了个轻轻的呵欠。于是他不再说什么了。

 

       丽莎睡着了。可基尔就像新婚之夜时一样,久久不能入眠。他在回想他们刚才的对话。

       “我们要有儿子了……”

       “我可希望是个女儿……”

       就让丽莎相信他们有个儿子吧。反正孩子孕育在她的腹中,将来也要由她千辛万苦地带到这个世界上。她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可是,他多希望是个女儿啊。

       他与学生时代猝然告别,被命运驱使到这残酷的战争中来,直到现在,也才过去了十七个月。然而他在这十七个月里所经历的事情,是从前在书中不可能读到,课堂上也不可能谈到的。

       他那无数次地拿过钢笔和书本的手,后来无数次地拿过枪,无数次地杀过人。那些人是他的祖国同胞,他们对祖国利益的观点是不同的……如今,他还要用这样一双手,去抚爱他的妻子;将来,他还要用这样一双手,去娇惯他的女儿。

       女儿!当他见证过,甚至是亲手制造过无数次死亡之后,他怎么能够想象:竟然还有人能够诞下新的生命?但他的妻子做得到。战争年代的生命——这是比英勇杀敌更为崇高的功勋。这是女性的功勋。

       正因如此,他想要个女儿……她一定聪明、结实又美丽。她长得像爸爸,也像妈妈。她大概会梳两条细细的辫子,上面还扎着蝴蝶结。真想看看她扎辫子的模样啊……

       想到这里,基尔竟不由自主地从妻子的长发中捧出一束,小心翼翼地扎起了辫子。他的动作很轻柔,没有搅扰丽莎的安睡;他的动作也很笨拙,就像所有第一次给女儿梳头的年轻父亲。他没有绸缎发带,就解下了自己的衬衫领绳,扎在丽莎那柔软的发梢。

曳雨
是将要送人的签绘。还有一张阿尔...

是将要送人的签绘。还有一张阿尔弗雷德的没画,tag私心。)
水彩还没上

是将要送人的签绘。还有一张阿尔弗雷德的没画,tag私心。)
水彩还没上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
为什么只有好茶换了发型为什么只...

为什么只有好茶换了发型
为什么只有好茶有灯
为什么只有好茶是侧头的动作
因为爱情啊√

为什么只有好茶换了发型
为什么只有好茶有灯
为什么只有好茶是侧头的动作
因为爱情啊√

糖枫不语松

仍然是高铁上摸的鱼,基本是布拉金斯基合集。()
冷战前面单独发了,剩下的是几张单人图(p123)和一点红色(p4)和雪兔(p5,子普出没注意!)。
唉,我好爱他。

仍然是高铁上摸的鱼,基本是布拉金斯基合集。()
冷战前面单独发了,剩下的是几张单人图(p123)和一点红色(p4)和雪兔(p5,子普出没注意!)。
唉,我好爱他。

TroyeTrojan

chapter11云际

⊙一受多攻,感情纯洁的请出门右转

⊙all王耀,非国设,切勿代入

⊙一更


柔和的阳光从玻璃窗流入,王耀躺在病床上,脸色有些许苍白,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如同画上的蝴蝶一样,变得鲜活,然后,振翅飞起


王耀只觉得头痛的厉害,他打量了一下周围,惨白的房间空荡的厉害,似乎整个房间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他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替换成了病号服,而他的右手还扎着针管,他不假思索就把针管拔了下来


他沿着墙边,有些警惕的巡视着周围,并把床头托盘上的剪刀拿在了手上,就在这时,门外的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王耀躲在门后,在门外的人开门的那一刻,他握紧剪刀,狠狠地刺了上去


门外的人似乎...

⊙一受多攻,感情纯洁的请出门右转

⊙all王耀,非国设,切勿代入

⊙一更


柔和的阳光从玻璃窗流入,王耀躺在病床上,脸色有些许苍白,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如同画上的蝴蝶一样,变得鲜活,然后,振翅飞起


王耀只觉得头痛的厉害,他打量了一下周围,惨白的房间空荡的厉害,似乎整个房间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他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替换成了病号服,而他的右手还扎着针管,他不假思索就把针管拔了下来


他沿着墙边,有些警惕的巡视着周围,并把床头托盘上的剪刀拿在了手上,就在这时,门外的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王耀躲在门后,在门外的人开门的那一刻,他握紧剪刀,狠狠地刺了上去


门外的人似乎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拼命的举动,被迫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握住了王耀刺来的剪刀,鲜血顺着他的手滴到了光滑的地板上,王耀有些惊愕,还没来得及收回剪刀,他便被男人手上一个使力,拉入了怀中,随即,男人的轻佻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小野猫,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吗?”


王耀松开了手中的剪刀,剪子带着男人的血掉在了地上,王耀挣脱了男人的怀抱,急匆匆地找到病房里的洗手间,吐得天昏地暗


“喂,小野猫,我长的有那么不堪入目吗?”男人大声的嚷嚷着


可惜王耀没有办法去回答他这个问题


“算了,你不回答就当你否认了”男人自言自语道“毕竟你现在是个病患”


几分钟后,勉强把那种呕吐感压制下去的王耀坐在病床边和一旁坐在沙发上处理伤口的男人面面相觑


“你是谁?”王耀问道


“你猜~( ̄▽ ̄~)~”


“抱歉,我猜不到你是谁,但我觉得你很眼熟”王耀认认真真地说


“哈哈哈,小宝贝,这种搭讪的方式已经过时了”男人毫无影响地拍着大腿说道


“你……!”王耀的语气染上了些许恼怒


“阿拉,年轻人不要生气嘛”男人悠哉悠哉地将手上的绷带打上蝴蝶结“我是这所医院的医生,同时,也是我将晕倒的你从马路边带回来的”


王耀冷静了下来“那,不知如何称呼?”


男人笑了笑“你叫我大秦就好了,本名罗马”


“好的,罗……呃……大秦医生,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晕倒?”王耀试探性地说到


“贫血”罗马看着床上坐着的王耀,继续说“你晕倒的时候撞到了马路边,所以头上撞了个口,但已经帮你缝合了……”


“谢谢医生。”说完,王耀就下了床朝门外走去


“哎!你等等,我话还没说完呢”罗马叫住了王耀“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身体是什么样的状况?”


……………………


罗马走后,王耀坐在床边,安静地盯着地上的鞋子,思绪却忍不住回到刚才,而就在刚才,他得到了一个足以毁灭他人生的消息


他得了继发性颅内肿瘤


恶性


而治愈的概率几乎低到了微尘,医生说出的数字,让他想赌,也不敢赌


整个人就像是处在随时可能坠落的云际


PS关于文中的继发性颅内肿瘤,我本人并不了解,一切相关资料来自度娘,和部分胡说,请勿当真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