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R

5160浏览    1043参与
蜜酿酒

AR 日常54 归程

OOC属于我,勿代三。

短打

 

他经历了一场漫长又辛劳的旅程。

个中波折不便明说,总之是又繁忙又辛苦,直到他终于踏上返程列车时,疲累和焦躁仍紧跟着,身心俱疲丝毫不得松懈。

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树木,当初还是郁郁葱葱茂密着的,现在都已经落尽叶子了。

在处理工作顺带感慨时光飞逝的同时,夜间列车稳稳当当滑入站台,车门打开时带进的冷风吹得人一个激灵。同车厢有旅客早早拎起行李抢先占据了通道,后面又有人催得紧,他把手帐往提包里随便一塞,胡乱扯了外套边走边往身上套,步伐匆匆,差点被台阶绊住了脚。

刚走出站台衣兜里的手机就发出了提示音,屏幕上直愣愣蹦出条信息,内容就两个大字:“抬头”。他...

OOC属于我,勿代三。

短打

 

他经历了一场漫长又辛劳的旅程。

个中波折不便明说,总之是又繁忙又辛苦,直到他终于踏上返程列车时,疲累和焦躁仍紧跟着,身心俱疲丝毫不得松懈。

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树木,当初还是郁郁葱葱茂密着的,现在都已经落尽叶子了。

在处理工作顺带感慨时光飞逝的同时,夜间列车稳稳当当滑入站台,车门打开时带进的冷风吹得人一个激灵。同车厢有旅客早早拎起行李抢先占据了通道,后面又有人催得紧,他把手帐往提包里随便一塞,胡乱扯了外套边走边往身上套,步伐匆匆,差点被台阶绊住了脚。

刚走出站台衣兜里的手机就发出了提示音,屏幕上直愣愣蹦出条信息,内容就两个大字:“抬头”。他带着看到发件人的惊讶抬头,见着一只穿连帽衫的褐色熊布偶,被举得高高的,在稀疏的几个接站人之后摇晃。

而那个把它举高高的人,裹得严严实实的,也活像一只即将冬眠的熊。

“……reto?”惊讶之下那个名字脱口而出,又突然醒悟连忙压住声音以免引起可能的注意。这么一耽搁,接站的那个人已经捧着布偶跑到近前,口罩上面褐色的眼睛在站台的白炽灯下显得亮晶晶的,毫不掩饰主人的喜悦。

“abu桑很准时呢,很冷吧?”绵绵的鼻音从口罩后面传出来,少年把布偶往他手里一塞,就开始解自己脖子上的围巾。

“弯下来一点啦,你太高了。”少年示意他弯下身,一边把围巾往他脖子上绕,“这样就不会冷了。”

被体温烘得暖呼呼的织物在脖子上打了个笨拙的结,他看着少年一边努力一边发抖,禁不住想叹气,强忍着没在众多视线跟前把自家笨蛋往怀里搂。

“……都说了不要你来接了,去里面喝点热的东西吧。”他指向正亮着暖黄灯光的咖啡厅,抓紧了那只凉冰冰的柔软的手。

 

午夜的咖啡厅里客人寥寥,少年喝上热牛奶,面颊上终于有了点健康的红晕。

“明明没有告诉过你列车到达的时间……你是怎么知道的?”他隔着卡座看着对面渐渐恢复红润的脸蛋和依然通红的鼻尖,不自觉就出神了,菜单摊在面前一个字也没看进眼。

“我查过列车时间表,还有……你今天中午之后就没有登陆手游。”少年得意地举起了一只手指振振有词,嘴边还沾着一圈白色的奶胡子,“而且不肯告诉我,肯定是因为时间太晚,那就一定是晚上到站的这一班车啦。”

“这种地方索性就笨蛋一点吧,再感冒了怎么办?”他吐槽道,把双手贴在热水杯上缓解一点寒意。

“说起来这是什么?”他拿起那一只布偶端详,戴着兜帽的小熊看起来有些眼熟——如果脸上的配色再改一下……

“初次见面,我是retokuma哟!”少年变戏法一样又掏出一只模样相仿的黑白脸小熊,举起一只前爪摇晃,还捏着嗓子配音,“今天是作为特别嘉宾,来欢迎abu桑回家的kuma!”

这份可爱的杀伤力让人猝不及防,他一瞬间受到心脏暴击,忍不住捂住了胸口。

“哎嘿,它很可爱吧,我超自豪的设计呢。”少年拿着两只得意地展示它们之间的区别,认真描述了选择布料和配色的考量,一边捏着布偶的肚子展示填充物的柔软程度。

“是……啊。”他盯着红鼻子和奶胡子,思维都迟钝了只能发得出一种赞叹,“超可爱。”

“abu桑你好像很累的样子?我们回去吧?”少年拿起账单径自站起身,绕过他身边要往收银台走的时候,他拦了一下,把对方拽到座位上替他擦去嘴边残留的牛奶印。

“老这么马马虎虎的。”

“诶,反正要戴口罩嘛……”少年偷偷瞥了一圈周围,没发现有投过来的注意力,抱着熊就往他怀里蹭过来,“还是好冷哦,abu桑帮我暖暖手。”

“怎么又忘记带手套啊?”他把大小三只熊一道搂过来,抓起一只白皙的手贴在唇边亲吻,去融化上面那一层寒气。

“因为没人提醒,就忘记了嘛。”毛茸茸的脑袋乖顺地蹭到颈侧,嫩色的嘴唇稍稍抿起,漂亮的眼睛里露出无声的邀约。

两只布偶被挤压在胸口,他多用了些力气,在他人视野的死角里低头亲吻带着甜甜奶味的双唇。

“欢迎回来哦。”绵软的鼻音微微有些喘,轻轻地在耳边响起。

“抱歉花了很久时间……我回来了。”

蜜酿酒

53.devotee

一时意动写的玩意。

主教A &天使R

深陷爱欲的狂信之人。

提一个设定,我写绿眼睛的reto很大概率是非人类。


他握住了那只洁白的脚掌。

它光洁润泽,纤尘不染,毫无瑕疵,泛着微微的莹白光芒,宛若一碰即会消散的云絮。

它的主人懒洋洋坐在上首,托腮打着哈欠,白衣在身侧漂浮游动,长长的双翅垂下,覆盖其上的每一枚羽毛都泛着柔和圣洁的白光。

容貌稚气的天使睁着翠绿色的眼眸,眼睫低垂,里面澄净一片,是一种高高在上又理所应当的淡漠。

他口干舌燥,压抑着颤抖的呼吸。一种情绪如火如灼,充斥胸怀,他狂热地仰视自己的信仰,恨不得爱慕能变为实质,能让自己用一双眼睛把上首之人连皮...

一时意动写的玩意。

主教A &天使R

深陷爱欲的狂信之人。

提一个设定,我写绿眼睛的reto很大概率是非人类。

 

他握住了那只洁白的脚掌。

它光洁润泽,纤尘不染,毫无瑕疵,泛着微微的莹白光芒,宛若一碰即会消散的云絮。

它的主人懒洋洋坐在上首,托腮打着哈欠,白衣在身侧漂浮游动,长长的双翅垂下,覆盖其上的每一枚羽毛都泛着柔和圣洁的白光。

容貌稚气的天使睁着翠绿色的眼眸,眼睫低垂,里面澄净一片,是一种高高在上又理所应当的淡漠。

他口干舌燥,压抑着颤抖的呼吸。一种情绪如火如灼,充斥胸怀,他狂热地仰视自己的信仰,恨不得爱慕能变为实质,能让自己用一双眼睛把上首之人连皮带骨吞下,细细咀嚼,融进自己每一寸骨肉血皮,涓滴不剩,生死不离。

指尖因为滚烫的血而发颤,他陷于迷乱的痴迷中,来回摩挲柔软细腻的肌理,小心翼翼亲吻圆润白皙的趾头,双唇轻触剔透粉嫩的趾甲,混乱的呼吸强压在舌尖下,变成了模糊而激动的呜咽。

 

冥想中断了。

他睁开眼睛,迷梦的残影在眼睑之后残余了一瞬,旖旎,又背德。

夜色深重,没有月色的窗外晚风微凉,他披衣起身,汗水在裸露的皮肤上浸出冷意,胸膛里一颗心翻腾,滚烫的血在皮肤下流淌。

他拈起火柴点燃蜡烛,往一旁银链垂挂,火光晦暗的提炉里埋入一截香块。

指尖拂去发烫的灰烬,碾开了香料,氤氲的香气随着烟雾缭绕而上,他垂下视线,看着火星闪烁,掐紧了腕上那一串念珠,默念其上雕琢的祷文。

神啊,请饶恕我的罪行。

我放纵自己的私欲,对您尊贵的使者,有了不该有的感情。

 

有人敲响了钟,三次钟声昭示晨祷开始。

年轻的大主教缓步踏上阶梯,手执权杖,鲜红的斗篷跟着他的步伐垂落,金线绣着繁复图案的边缘拖曳在长长的阶梯上,一步步流淌玄奥的暗光。

有虔诚的信徒在身后跪下,俯首亲吻他留下的足迹。

在踏入铺着红毯的殿堂时,他抬起了头。

他看见高远空旷绘满彩色壁画的顶端,粗大铁链悬挂着的烛台插满手臂粗的牛油蜡烛,在那太阳一样耀眼的铁枝烛笼上,白衣的少年端坐在那,垂着一双白皙赤裸的脚。

无邪的面孔露着半睡半醒百无聊赖的神情,少年不遮不掩打了个哈欠,看到他时只略略睁大了眼睛,然后径自笑了,翠绿色眼睛里飞扬的神采一瞬间穿透心脏,让它生出一阵颤栗的狂喜。

爱意如枝蔓在心头横生,他低下头,在高大神像的注视下,想起的不是祷文,而是一个名字。

我祈求您的注视。

我祈求您的宽宥。

我祈求您允许我献上虔诚的信仰,祈求您允许我留存这谦卑的爱。

满怀着灼烫的心意他跪下来,十指相扣,亲吻指上红宝石的戒面。


咖喱牛

转型科技博主!走近科学了!

转型科技博主!走近科学了!

蜜酿酒

AR日常 52 眼镜

52.眼镜


他从午睡中醒来,还迷糊着,习惯性翻身去搂一搂旁边的位置,结果在被窝里碰到一只蜷坐着的膝盖,再一抬眼看见少年裹着被子缩在床头,正捧着什么东西发呆。

“retoyan?”他唤了一声,然后被对方转过来的苦脸瞬时吓清醒。


“……是怎么搞成这样的?”少年手里的眼镜断成了三节,左右两个镜片从中间折断,鼻夹孤零零掉在一旁,组成了模样诡异的残骸。

“我以为把它放在了枕头下,睡醒才发觉它压在屁股下面,就……成这样了。”乱翘的头发稍都飘着丧气,少年情绪低落,嘟囔着,“这可是新买的……”

“你有备用的吗?”

“唔没有呀,我备用的眼镜没在这里。”少年软软地往被子...

52.眼镜

 

他从午睡中醒来,还迷糊着,习惯性翻身去搂一搂旁边的位置,结果在被窝里碰到一只蜷坐着的膝盖,再一抬眼看见少年裹着被子缩在床头,正捧着什么东西发呆。

“retoyan?”他唤了一声,然后被对方转过来的苦脸瞬时吓清醒。

 

“……是怎么搞成这样的?”少年手里的眼镜断成了三节,左右两个镜片从中间折断,鼻夹孤零零掉在一旁,组成了模样诡异的残骸。

“我以为把它放在了枕头下,睡醒才发觉它压在屁股下面,就……成这样了。”乱翘的头发稍都飘着丧气,少年情绪低落,嘟囔着,“这可是新买的……”

“你有备用的吗?”

“唔没有呀,我备用的眼镜没在这里。”少年软软地往被子上一扑,“这下好多事都没法做了。”

“我带你去店里修理试试吧……不过坏成这样子,大概是没什么希望了。”

“好吧,呜好冷哦不想出门……”毛茸茸一颗脑袋在被子上磨来蹭去,静电让头顶慢慢翘起一撮呆毛。

 

“你看得清路吗?要不要我扶着你走?”看后头的少年凑在门前和钥匙孔奋斗,他不由问了一句。

“……我没瞎!”少年瞪了一眼回来,并为了证实自己的言论,抢在前面要往楼下走。

他检查了一下信箱落在后头,正好看见少年紧抓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数着楼梯下挪,在比较昏暗的楼道拐角几乎是拿鞋底摩擦地面前进。

在不知道该不该阻止对方这一腔倔强的纠结中,他紧跟在后面下了楼梯,又看着少年慢腾腾一步一挪蹭到地铁口,面对那长得看不到底的往下台阶,终于忍不住抢前几步,在下方的台阶上对自家的笨蛋伸出了手。

“……我没关系的啦。”

“你别眯着眼睛跟我说话我就信。”

“……哼。”对方不情不愿地把手放上来,几只柔软的手指在掌心里蹭了蹭,温顺地被收拢。

他把那只手拽到暖和的衣袋里,一步一步放慢脚步往下走。身边的少年裹得严严实实,加上被风吹乱的头发,亦步亦趋步态摇晃的样子活像一只懵懂的熊。

“那个,abu桑?”

“嗯?”

“……没有人在看我们吧?”

“所以你刚才不愿意让我牵着啊?”

“诶,别岔开话题。”通道里新增加了一股人流,少年不得不更挨近过来一些,躲避步伐匆匆的行人。这动作让少年踉跄了一下,那条胳膊不自觉就挽了上来,茸茸的发梢在肩上蹭了一下,又翘起了几根。

“会有人看这么帅气的我,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他抬手揉了一把翘得特别厉害的那些头发,收回手的时候蹭了一下凉冰冰的鼻梁。

“唔嗯,好痒。”少年忍不住抖了下,口罩后面发出了细细的笑,“真自恋。”

“难道不是吗?”他毫不谦虚地继续吹嘘,一面不着痕迹侧身挡住了正偷偷朝这边举起的手机摄像头。

 

损坏的眼镜超出了能修理的范畴,少年只得开始重新挑选镜片和镜框。

“……你不考虑看看其他款式吗?”看对方毫不犹豫选择了和之前那副几近一致的镜框,他有点无语。

“诶,反正是为了用嘛,我在镜子里又看不清自己戴其他镜框什么样,这样省事。”少年动作利索地敲定付钱,坚定地拒绝了他试图提供的搭配意见。

“终于回到了熟悉的世界。”拿到新的眼镜后,少年迫不及待地戴上,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一样,长舒了口气。

“看得清楚吗?”看他站在那儿左右张望两眼放光,他问道,少年循声扭头,然后挪了几步凑过来,仰起脸盯着看。

“很清楚。”他看见镜片后面褐色的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映出了自己的脸。

“……看什么那么认真呢?”

“……看我帅气的男朋友啊。”少年低声说着,嘿嘿一笑,面上浮起了一点浅浅的红晕。

他的心头微动,因这份可爱而泛起了柔和甜蜜的涟漪。

蜜酿酒

AR 海中月(上)

DK @甲鸟 太太在私信里提过的想看人鱼梗。原本预想了一个世界观更完整庞大的,一直卡文所以就先随便写一篇(die


没头没尾的。


-海中月-


大学毕业后,他考上了国外的研究生,独自一人去了那个遥远的国家。

课业不算繁重,加上生活费的负担不轻,所以他在一家餐厅里找了份工作。这个国家的人们有在晚餐时间和朋友一道畅饮交谈的习惯,一段时间下来,他学了不少当地俚语,还从顾客那里听了不少民间传闻。

其中有这样一个不知来源,又有些平淡的故事。

据说在某个海角的峭壁下面,有一个涨潮时会被水淹没的洞,只要在那里等着海浪涨上来,就能见到人鱼。...

DK @甲鸟 太太在私信里提过的想看人鱼梗。原本预想了一个世界观更完整庞大的,一直卡文所以就先随便写一篇(die

 

没头没尾的。

 

-海中月-

 

大学毕业后,他考上了国外的研究生,独自一人去了那个遥远的国家。

课业不算繁重,加上生活费的负担不轻,所以他在一家餐厅里找了份工作。这个国家的人们有在晚餐时间和朋友一道畅饮交谈的习惯,一段时间下来,他学了不少当地俚语,还从顾客那里听了不少民间传闻。

其中有这样一个不知来源,又有些平淡的故事。

据说在某个海角的峭壁下面,有一个涨潮时会被水淹没的洞,只要在那里等着海浪涨上来,就能见到人鱼。

那一定是某个幸存的倒霉蛋溺水时的幻觉,把大鱼啊或者海豚什么的看错了,说不定还幻想着是个肤白貌美的女人鱼救了他一命呢。说到这里那个人哈哈大笑起来,剩下的时间都在和朋友谈论臆想中人鱼的丰腴胸脯和饱满红唇,话题渐渐往少儿不宜的方向发展。

 

“——海里的女人说不定长一身鱼鳞,摸起来又滑又冷,哪比得上港口的流莺——”

海浪拍碎在礁石上的声音震耳,海水的味道有一种蜇人的腥咸,他咳出喉咙里的水,因为缺氧而浑噩的脑子里,走马灯不知为什么停在常客的荤段子那儿。

耳朵里嗡嗡作响,他倒在海滩上精疲力竭,侧过头掀起眼皮看到海面上灰白色的泡沫堆砌起来像坍塌了半座雪山,其中有一抹深绿的色泽,在暗淡的灰色水面下游动。

与海浪搏斗用掉了他半条命,他闭上眼睛昏昏欲睡,听着耳边海水冲击海岸的声音,又冷又累,渐渐意识便飘飘忽忽地,顺着潮水飘远了。

岸边传来一声拍击水面的声响,像有条大鱼跃出水面。接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又传来一种湿漉漉的细碎声音,由远而近,踟蹰地往他这里接近。

一点冰凉的触碰落在脸上,他一个激灵睁开眼睛,恰好对上一双翠绿色的眼睛,正因为被他抓住了手腕而睁得溜圆。

那双眼属于一张稚气的少年面孔,褐色的头发浸透了水紧贴着皮肤,带着一股海水潮湿的的咸味。顺着手里那只冰凉的手腕往下,看见赤裸的白皙胸脯,还有那之下——他心跳骤然加快——深绿的巨大鱼尾。

“放开!”恼怒的一声惊叫,鱼尾巴劈头盖脸抽下来当场就把人打蒙了。人鱼趁机挣脱纵身跳进水里,扭头生气地龇牙。

“没礼貌!早知道不救你了!”像嘴里含了水,人鱼发出了瓮声瓮气,声调别扭的少年音。

他按住嗡嗡作响的脑袋,连目瞪口呆都来不及,只得眼睁睁看着人鱼的影子消失在水波深处,速度快得仿佛一场幻觉。

 

“你最近一下班都走得很快,是不是有情况啊?”下班打卡的时候遇上了餐厅老板,对方举起一只小指头,面色促狭打趣了一句。

“不,是去报恩呢。”他笑着摆手,拿起包装好的食盒蹬上了自己的自行车。

夜色还不够深,月亮已经爬上了天当中。通向海岸的那一段人烟稀少,路灯加上月光,照亮了一片寂静的路途。他在那段偏僻的岸边停下,走下堤岸,再踩着沙滩,绕过高大的礁石,来到了一片隐蔽在海崖下,少有人踏足的荒凉海滩。

他踩上一块突出且平坦的岩石,把手里的电筒拧亮,照向海面,圆圆的光斑投射出第二轮月亮。打开,再关上,重复三次。他等了许久,才看见远处真正的那轮月影边海浪波光荡漾,划开水面的纹路由远而近,游动在面前停止了,月色下慢慢探出一张白皙的脸。

“晚上好。”他蹲下身,借着月光看见水下缓缓舒展开,昙花一样绽放的透明尾鳍,深绿的鳞片随着鱼尾摆动泛着幽暗而瑰丽的磷光,即使抛却初见的震惊,依旧有一种摄人心魂的美丽。

“……你怎么又来了啊?”人鱼停在三米远外,仰起脸拧着眉头,海水沾湿的睫毛下睁开一双眼睛溜圆,像一只警觉的猫。

“我带了好吃的来哦。”他掀开盖子放出烘焙过的面粉香气,见状人鱼的眼睛瞬时亮了,接着磨磨蹭蹭地游到近前,扶着礁石撑起了身子。

他拿出一块吐司填馅烤制的苹果派,递到一只指间带有透明蹼膜的手里。少年接过去捧着小小的一个甜点来回摆弄,在鼻子前面嗅着,眼神是对新事物的好奇,直到把馅从切口捏出来之后,才悻悻停手,张嘴从正中间咬了下去。

“这个脆脆的,和上次软软的不一样。”少年舔了舔嘴边沾着的红色糖浆,咧嘴笑了起来,花瓣一样娇嫩的双唇里露出几颗惨白的利齿,“但也是甜的好吃的东西呢。”

“这个是苹果派,比起蛋糕会更喜欢它吗?”

“诶,都喜欢不可以吗?我会捉乌贼来吃,但也不会不要鲱鱼啊。”少年把一整个小点心囫囵下肚,又接过一个菠萝派喜滋滋啃了一口,“但还是上一次那种黑色的能‘咔吧’掰开的东西最好吃啦。”

“那我下次给你带巧克力来,就能和我做朋友了吗?”

“……明明是为了‘报恩’,还那么多要求,人类真是……”人鱼念叨着,细白的指尖伸向那袋扎着漂亮丝带的饼干。

“我会带更好吃的点心来哟?”

“那……那好吧。”少年看着手里被海水打湿而变软的丝带,手指在上面打滑,怎么也解不开饼干包装,渐渐露出了生气的表情。

“那么……”他正想把袋子拿回来,就看到对方冲着袋子用牙一撕,玻璃纸应声被拉开一个口子,杏黄色的曲奇饼干在礁石上散了一地。

“要是你说‘做朋友’是抱着坏心眼,哼。”少年龇出一口雪亮的利齿,“我们很记仇的,以后你就别想靠近海边了。”

“你不是单独一人啊,那你有名字吗?”

“唔?我们的名字……哎,没有和人类的语言对应的单词呢,你听。”少年张嘴发出了一串近似短啸的声音,声调缥缈悠扬,没有所知语言的抑扬。

他专注于端详对方口型开合,无端联想起小时候看过的母语发音口型图。

“……用我国家的语言来标注的话,发音比较近似retoruto呢,可以这样叫你吗?”

“可以呀。”填了一片饼干进嘴里,少年心情很好,随口就应下了。


LadyEar

ALESSANDRA RICH

爱心椭圆水晶耳夹

【LadyEar95】


ALESSANDRA RICH

爱心椭圆水晶耳夹

【LadyEar95】


LadyEar

ALESSANDRA RICH

爱心满钻耳夹R


【LadyEar95】


ALESSANDRA RICH

爱心满钻耳夹R


【LadyEar95】


LadyEar

ALESSANDRA RICH

大小方块耳夹

【LadyEar95】


ALESSANDRA RICH

大小方块耳夹

【LadyEar95】


LadyEar

ALESSANDRA RICH

大爱心 耳夹

【LadyEar95】


ALESSANDRA RICH

大爱心 耳夹

【LadyEar95】


LadyEar

ALESSANDRA RICH

AR长方形满钻 耳夹

【LadyEar95】


ALESSANDRA RICH

AR长方形满钻 耳夹

【LadyEar95】


LadyEar

ALESSANDRA RICH

AR满钻choker


【LadyEar95】


ALESSANDRA RICH

AR满钻choker


【LadyEar95】


LadyEar

ALESSANDRA RICH

blingbling满钻耳夹

【LadyEar95】


ALESSANDRA RICH

blingbling满钻耳夹

【LadyEar95】


LadyEar

ALESSANDRA RICH

AR大圈圈珍珠耳夹

【LadyEar95】


ALESSANDRA RICH

AR大圈圈珍珠耳夹

【LadyEar95】


LadyEar

ALESSANDRA RICH

AR满钻流苏 胸针

【LadyEar95】


ALESSANDRA RICH

AR满钻流苏 胸针

【LadyEar95】


梦想人科技
342189448
342189448
梼杌

AR

用不了AR

我还可以去梦里做我喜欢的事

哪怕会在醒前清除游戏数据

眼角的泪证明我昨夜一直在梦里坐着想你了

——E

用不了AR

我还可以去梦里做我喜欢的事

哪怕会在醒前清除游戏数据

眼角的泪证明我昨夜一直在梦里坐着想你了

——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