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RASHI

209.8万浏览    10.2万参与
山组的开水壶
(🗻视角) 两位真的甜到我了...

(🗻视角)

两位真的甜到我了(或许是我cp滤镜太重?😭但是真的好甜,xgg完全就是很喜欢阿智的样子,两个人一定要黏在一起😭

(🗻视角)

两位真的甜到我了(或许是我cp滤镜太重?😭但是真的好甜,xgg完全就是很喜欢阿智的样子,两个人一定要黏在一起😭

依依⧑

日常30題挑戰—Day 8 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All智全年齡向 cp輪流上線

舞駕家設定/一郎變小梗/加大年齡差

OOC 繁體字注意


*本篇為補昨日暫停一次的部分

*採訪體/第一人稱視角


——————————


舞駕二郎篇:


大家好,我是舞駕的二郎氏。

突然說要採訪是......?

吐槽尼桑的生活習慣?可是我覺得尼桑那麼可愛,做什麼都很可愛啊,而且他現在是小孩子,有什麼關係。

一定要選嗎?那好吧。

我想想,可能只有睡覺這件事了吧。


尼桑很厲害,是屬於到哪裡都可以睡的體質,幾乎可以說是特技了。

以前尼桑常常看起來很睏但會努力撐住,但變成小朋友以後,尼桑真的可以一秒鐘入睡,還沒有任何徵兆。...


All智全年齡向 cp輪流上線

舞駕家設定/一郎變小梗/加大年齡差

OOC 繁體字注意


*本篇為補昨日暫停一次的部分

*採訪體/第一人稱視角


——————————


舞駕二郎篇:



大家好,我是舞駕的二郎氏。

突然說要採訪是......?

吐槽尼桑的生活習慣?可是我覺得尼桑那麼可愛,做什麼都很可愛啊,而且他現在是小孩子,有什麼關係。

一定要選嗎?那好吧。

我想想,可能只有睡覺這件事了吧。


尼桑很厲害,是屬於到哪裡都可以睡的體質,幾乎可以說是特技了。

以前尼桑常常看起來很睏但會努力撐住,但變成小朋友以後,尼桑真的可以一秒鐘入睡,還沒有任何徵兆。


像上次,本來前一刻還在跟我一起吃草莓芭菲,下一秒就能握著湯匙睡著,那個小小的腦袋還會歪到一邊,然後整個人開始不停地前後搖晃像要保持平衡那樣,可是就是不會醒來喔!好處是我還可以趁機偷戳戳他的臉,尼桑也一樣不會醒,真的超可愛的!

只是我會擔心他這樣吃一吃就睡著的習慣,會讓他不小心噎到,那就不好了。

所以還是希望尼桑在想睡覺之前跟我說一下,我會讓他在我懷裡好好睡的。


對了,我這邊有尼桑睡著的照片,我設成手機桌布了,要不要看?

嗯?不用嗎?好吧沒關係,謝謝你們的採訪。

但尼桑真的很可愛對吧?



.



舞駕三郎篇:


嗨!大家好!我是舞駕三郎,在家排行老三,上面有兩個哥哥,下面有兩個弟弟,只不過我的大哥現在是三歲的小孩,可是他超~可愛的!!!

噢噢對還沒說完,我是一名獸醫,我今年......啊!不用自我介紹嗎?那今天是要做什麼呢?

問一郎ちゃん的事?什麼事?如果是會傷害一郎ちゃん的事我可不會告訴你喔!


欸?要吐槽一郎ちゃん的生活習慣?但是一郎ちゃん一直很棒啊,為什麼要吐槽?

唔,不選不行嗎?嗯......讓我想想看,這麼突然實在很難想到啊,畢竟一郎ちゃん很可愛嘛。


啊!有了!我想到了!我想要幫大吉說一下,可以嗎?

就是呢~我發現,一郎ちゃん真的超喜歡大吉的!他很喜歡把臉埋進去大吉的身體裡面,然後像這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的蹭蹭蹭,結果滿臉都會沾滿大吉白色的長毛,有時候還會吃到嘴裡,哈哈哈哈又好笑又可愛!


而且因為一郎ちゃん不是常常穿五郎買給他的動物衣服嗎?有時候我一個沒認真看,還以為我們家怎麼多了一個可愛的小動物趴在大吉身上呢!

咦,這是我的問題嗎?其他人都沒有嗎?哇,真的假的!好吧......


嗯?你說我好像偏題了?噢對對對,我還沒說完。

我是要說,除了剛剛說的,我發現好幾次大吉都被一郎ちゃん綁了很多奇怪的髮型,有時候是沖天炮,有時候是雙馬尾,有時候是......五馬尾?總之,大吉好像常常很無奈但又不敢怎麼樣,可能因為大吉也很喜歡一郎ちゃん所以才會這樣吧哈哈哈哈。


?這好像不算吐槽嗎?真的嗎?唔,沒辦法,我想不到了,因為我也很喜歡一郎ちゃん,一郎ちゃん是我們家的小天使哦!


.



舞駕四郎篇:



大家好,我是good-looking guy,你們今天找我什麼事?

一郎?那個從大叔變成小孩的小傻蛋?

可以啊,吐槽這有什麼難的。


一郎他啊,從以前就是個顏控,有事沒事就會稱讚一下二郎跟五郎是帥哥,但變小以後完全變本加厲了喔?

像以前,硬要花錢買80吋大電視,說是為了看二郎報新聞。

我是很開心家裡可以有大電視啦,玩遊戲的時候很不錯,可是現在那個小孩子竟然會跟我搶電視,明明以前都不會這樣的!

什麼不要激動,聲音太大聲你嚇到了?小尖嗓?小尖嗓是什麼?


我只是要表達一郎竟然為了看二郎的新聞而跟我搶電視,只因為他覺得二郎很帥?!

明明有這麼一個大帥哥就在他眼前,還要讓他坐在我身上看我打遊戲,他竟然不知足,真是太讓我傷心了。

嗯?最後我怎麼做?當然是開電視給他看二郎啊,那有什麼問題。


我舞駕四郎才不會跟他計較,他開心比較重要吧,省得到時候又要哭了,那才糟糕。

反正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玩遊戲,不差那段時間,而且看那個孩子閃閃發光的眼睛,誰能拒絕他啊?


採訪內容應該夠寫了吧?可以的話我就要回去打遊戲了,拜拜。



·



舞駕五郎篇:



你們好,我是舞駕五郎,請多指教。

墨鏡要不要拿掉?不用了,這樣就可以了。

請問今天是有什麼事嗎?突然這樣把我叫來。

一郎的生活習慣?怎麼了?他的生活起居都是由我負責,有什麼問題嗎?

嗯?不不,我沒有兇,我只是在好奇你為什麼這樣問而已。


一郎一直很乖,沒什麼需要操心的地方,而且從另一方面來說儘管他很需要被照顧也沒關係,基本上是他把我帶大的。

唯一要說的,可能就是不喜歡擦防曬這件事而已吧?

長大版的一郎很愛出海釣魚,可是又很不喜歡做防曬,每次都曬成黑炭回來,明明很好看的五官都被黑糊糊的膚色蓋住了,每次跟他說記得擦防曬他都不聽。


我以為變小的一郎會讓我幫他擦防曬乳,結果也沒有,我還特地請人從國外買回來針對兒童皮膚用的防曬乳,如果是敏感的膚質也能用,而且是有機的。

誰知道一郎還是每次在我幫他塗抹的時候擺出哭哭臉,到底有多不愛啊?


我當然不想他又變回黑一郎,但我更擔心他白嫩的皮膚會曬傷,可是沒辦法,看到他那個想哭的模樣......我實在.......

呃,我沒有走神,也沒有臉紅,請不要亂說,謝謝。

最後我只能盡可能的用帽子之類的的東西幫他遮陽了,沒有別的辦法,他不想要也不可以逼他。


這樣ok了嗎?那我先走了,謝謝。


青鱼鱼鱼鱼

一面之缘(14)

上课归上课,训练归训练,大三和大一本来就没有过多的交集。松本润和樱井翔也就是在训练的时候远远地看上一眼,所以他也没法问樱井翔那个拥抱是什么意思。他总不能在训练地时候突然严肃地叫樱井翔起立回答这个问题吧。


其实训练之后他还是很容易逮到樱井翔的,可是松本润本人可能不太想知道答案,他对于白石拓真的问题让他想到了樱井翔的脸这件事情感到十分的迷惑。


即使是这样,松本润还是不得不主动联系樱井翔,因为西川五郎的案子就要开庭了。


但是很有默契的是,他们两对于之前的那件事都闭口不谈,佯装愉快地谈起了结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案子。


虽然已经知道了结局,但是身处法庭,听到法官亲口说出“无罪”这两...

上课归上课,训练归训练,大三和大一本来就没有过多的交集。松本润和樱井翔也就是在训练的时候远远地看上一眼,所以他也没法问樱井翔那个拥抱是什么意思。他总不能在训练地时候突然严肃地叫樱井翔起立回答这个问题吧。


其实训练之后他还是很容易逮到樱井翔的,可是松本润本人可能不太想知道答案,他对于白石拓真的问题让他想到了樱井翔的脸这件事情感到十分的迷惑。


即使是这样,松本润还是不得不主动联系樱井翔,因为西川五郎的案子就要开庭了。


但是很有默契的是,他们两对于之前的那件事都闭口不谈,佯装愉快地谈起了结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案子。


虽然已经知道了结局,但是身处法庭,听到法官亲口说出“无罪”这两个字,看着被告席上的西川五郎开心到差点晕倒,感觉还是不同的。松本润和樱井翔都抛弃了刚刚尴尬的气氛,两个人暗戳戳地击了个掌。


辩护席上的深山大翔看着两个人,突然露出了莫名其妙的慈祥笑容,让佐田笃弘和尾崎舞子觉得自己可能认识了假的深山大翔。


“晚上带你去hiro尼的表哥店里吃饭吧,顺路和hiro尼谈谈。”松本润主动提了出来,虽然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十分想念深山大翔的料理了。


“好!”樱井翔,今天还是对食物毫无抵抗力。


“深山律师平时接见的时候都是什么样子的啊?一般会问什么问题啊?”樱井翔就像是个勤学好问地学生,跟在深山大翔身后问了一堆问题。而松本润不急不缓地跟在两人后面,偷偷地看着樱井翔的翘起的发尾,隐约可以看出背肌轮廓的衣服……


啧。


“大翔!”“欢迎回家。”


深山大翔打开了这间小小的居酒屋的门,示意两个小朋友先进去。而听到高亢而兴奋的女声和低沉的男声同时响起的松本润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回忆,一脸嫌弃地推了推樱井翔,让他先进去。不明所以的樱井翔向居酒屋里跨了一步,这时候松本润仿佛又想起了什么,从他背后挤开了他。


樱井翔就看着一个不明物体差点撞到他,变成了冲进了松本润怀里,保住了松本润的腰。松本润仿佛受到了什么重击一样,露出了因为疼痛而痛苦的表情。


是一个女孩子。樱井翔仔细看了看。


可能是因为松本润和深山大翔从脸到身材都十分相似,女孩子似乎没有发现什么,还在松本润的怀里蹭了蹭,嘴里还不断地说着“大翔欢迎回家!”。


樱井翔突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暴脾气,伸手就用力把松本润往自己这里拉。而用力过猛,松本润跌了一下直接撞上了樱井翔,樱井翔顺手扶了一下,他们之间就变成了樱井翔一手拉着松本润的胳膊,一手揽着松本润的状态了。


这时候,一直在门口听动静的深山大翔才走了进来。看到深山大翔走进来的女孩子又开始暴动了,樱井翔警惕地瞪着他的眼睛,揽着松本润的手力度还加大了点。


这时候注意到不对劲的坂东健太才匆匆上前把女孩往回拉,一边拉一边招呼松本润:“润君好久不见啊。这位是……”


“润的学弟,叫樱井翔。”深山大翔愉快地越过几个人进了厨房,“润今天想吃什么?或者樱井同学有什么想法吗?哦对了,樱井同学,我弟弟的身体软吗。”


……???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的松本润用力拍了下樱井翔的手,往后退了几步,脸红了一片,对着深山大翔的方向挥了挥手:“吃什么随便啦hiro尼做主。hiro尼不要乱讲话!”


而樱井翔,直接被深山大翔的问题问傻了。


不过不得不说,还真挺软。


……不是,樱井翔,那是你学长,还是你的总教官,凶起来能把相叶雅纪吓得窜出两个街道的。樱井翔摇了摇头,在脸红还没褪下去的松本润身边坐了下来。


女孩子好奇地看着松本润和深山大翔,然后就在这样不断甩头盯那两个人的过程中自我介绍:“我叫加奈子,是大翔的女朋友。”


深山大翔已经沉浸在料理的世界里无暇理会加奈子了,还在害羞的松本润就小声地补充了一句:“自己幻想的那种。hiro尼没承认。”


然后女孩子就蹿了起来,似乎想和松本润争论些什么,但是坂东健太眼疾手快地上前捂住了女孩子的嘴,并且带着一脸笑意向樱井翔介绍自己:“我叫坂东健太,是大翔的表哥。严格算起来和润君应该也有点亲戚关系,但是因为他和大翔的关系已经很远了,就是勉强随便叫个表哥,所以我也不清楚我和润君之间是啥关系。”


“樱井翔。松本君的学弟。”樱井翔愣愣地做了自我介绍,似乎还没从这一切中反应过来。


“所以说…就算想吃hiro尼做的饭…应该和以前一样让hiro尼和我一起去本家的…反正也不远,hiro尼案子也结束了,爸爸妈妈也想见hiro尼了,之前听明石桑说过谁知道会那么恐怖啊……”可能是因为刚目睹了一次冤案的翻盘,心情过分放松了的松本润对于这一件小事有了点小孩子心性,在旁边嘟嘟囔囔小声抱怨着,声音控制得极小,樱井翔也是隐隐约约听到他在说些什么。


学长也太可爱了吧。


樱井翔努力地憋住笑,但是还是没憋住,发出了漏气一般的声音,被松本润瞪了一眼:“你还笑,笑啥呀你。”


带着安抚的性质,深山大翔意外地没有在意装盘,就把一只奶油蟹肉可丽饼放在了盘子里递给松本润:“试试。”


“sauce!”松本润开心了伸手向深山大翔讨要了酱汁之后用筷子小心地把可丽饼分成了两半,然后示意樱井翔把另外一半夹走,任加奈子在旁边一脸馋相想要上前争抢的样子。


“好吃!”樱井翔对于菜肴的美味程度表示了震惊,连续说了好几次好吃,到最后都变成了小羊咩咩叫的声音。


“啊,那记住你家学长喜欢吃这个,下次我可以教你怎么做啊。”深山大翔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还在锅里的可丽饼,看似毫不在意地说出了让松本润的脸再次爆红的话。樱井翔在这方面却异常的单纯,可能只注意到“教你怎么做”这上面了,竟然问了句:“可以吗?”


“可以什么啊,不可以。hiro尼快点啦,饿了!”松本润怼了一下樱井翔,开始对着深山大翔撒娇。


“等等等等,别吵我。樱井君可以让润教你,他做饭也可好吃。”


“hi!ro!尼!”


闹闹腾腾吃完了一顿晚饭,时间已经很晚了。考虑到两个小朋友现在回学校可能会错过门禁,深山大翔干脆让他们两上楼去客房里将就一宿。想到楼上那个狭小的客房,松本润心里有点别扭。樱井翔倒没啥想法,他看了看是日式的房间,想着他和松本润一人一个睡袋,他糟糕的睡相应该不至于会影响到松本润,也就放心了。


松本润可以穿深山大翔的衣服。深山大翔这个人,衣柜一拉开除了几件内衣和一件驼色大衣意外,清一色的是深蓝色西装三件套。松本润也不是第一次在这里留宿了,只不过是第一次意料之外的留宿,他也没有带睡衣,当他拉开深山大翔的衣柜找不到睡衣的时候,他略带无语地转头问正在床上看犯罪心理学的深山大翔:“你没睡衣吗,你睡觉的时候穿啥?”


“不穿。”深山大翔只留给他一个倔强的背影,松本润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了一股绝望,只能去隔壁找坂东借短裤和T恤了。他也没忘了给樱井翔借一套。


当他回到客房的时候,樱井翔正好洗完澡,坐在垫子上擦着头发。青年只穿了一件短裤,锻炼得当的胸肌和腹肌就这样突然地暴露在了松本润面前。他的头发没有擦干净,水滴还在不断地往下流动,顺着他的胸肌和腹肌一点点往下……松本润和樱井翔对视了一会,突然把手上的一套衣服扔给了樱井翔,然后“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你给我穿好衣服!”


学长在干啥那么激动。樱井翔不解地捡起了地上的衣服。当他站起来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脸瞬间红了。


庆幸一下自己勤于锻炼身材还不错?


而松本润,靠在门上平复着气息,拍着自己的脸,试图让脸上的热气尽快散去。过了一会儿,他就带着留下的那套衣服洗漱去了。


当松本润再进门的时候,樱井翔和坂东健太已经铺好了两张床铺,坂东健太估计是回了自己的房间,樱井翔则盘腿坐在床上看着他从书包里掏出来的书。两个人对刚刚发生的尴尬都默契地开口不谈,松本润凑过去看了看樱井翔在看的书。


“……高数要考试了?”


k大和大部分法学院不一样。大部分法学院在确定方向之前是不会安排高等数学的,而且就算确定了方向,大部分部门也是不学的。但是k大,秉持着k大的学生比人强的信念,k大法学院在大一就安排了高数,管你以后的部门要不要求你学高数,反正学校让你学你就得学。


樱井翔手上赫然是一本松本润也十分熟悉的高数考前重点题。而编者的名字也是折磨了松本润一年的噩梦。


“……还真巧,我大一也是这个魔鬼带的。要学长给你辅导一下吗。”


月映万川💙✨
ARASHI at NATIO...

ARASHI at NATIONAL STADIUM  2008-2013
圣经之5×10 Ⅱ

【演唱会上唱到《明日的记忆》时,二宫因看见大野幼时光头照而停止歌声、笑个不停】
💛憋不住嘛,真的很让人想笑
💙别看了别看了!!​
❤(笑个不停)这又不是我们控制得了的事
💜想不笑也做不到嘛!
……
💜“智的记忆”(次年的大野智生贺惊喜环节)也用到这张照片了诶,不过那时已经是用来庆贺利达的30岁生日了
💙我当时看见这些还是很感动的
❤“智的记忆”环节里用到的那些照片对吧?
💙嗯
💛对利达来说可能看着这张照片会回忆起以前的种种所以会有所触动,不过对我们来说就真的有点……因为它太容易让人发...

ARASHI at NATIONAL STADIUM  2008-2013
圣经之5×10 Ⅱ


【演唱会上唱到《明日的记忆》时,二宫因看见大野幼时光头照而停止歌声、笑个不停】
💛憋不住嘛,真的很让人想笑
💙别看了别看了!!​
❤(笑个不停)这又不是我们控制得了的事
💜想不笑也做不到嘛!
……
💜“智的记忆”(次年的大野智生贺惊喜环节)也用到这张照片了诶,不过那时已经是用来庆贺利达的30岁生日了
💙我当时看见这些还是很感动的
❤“智的记忆”环节里用到的那些照片对吧?
💙嗯
💛对利达来说可能看着这张照片会回忆起以前的种种所以会有所触动,不过对我们来说就真的有点……因为它太容易让人发笑了反而让我们一直犹豫要在哪个时候插入这张照片才比较好
(全员爆笑)



【《明日的记忆》后开始了十年歌曲的串烧,混唱的第一首便是《A·RA·SHI》】
💚来了来了来了!
❤(五子小雨衣登场)(你朋友)看着这个居然哭了吗?
💜嗯(笑)
(全员爆笑齐发问:十年串烧的一开始就?还是对着这个“雨衣”装扮?)
💜毕竟我那个朋友在一开始看到我们穿着这套演出服于MS唱这首歌后就发来短信说“当偶像真是不容易啊”(笑)
❤真的,岚是以这首出道真是太好了
💛嗯
💚以这么一首让人印象深刻的歌出道对吧?
💛拍奇酷比拍得这么“大胆”的偶像组合可不常见啊
💙是啊……这套演出服真的太“强”了

依依⧑

日常30題挑戰—Day 7 瀏覽過去的照片

All智全年齡向 cp輪流上線

舞駕家設定/一郎變小梗/加大年齡差

本章尤其OOC 繁體字注意


——————————


「二郎,我悶要去釣魚魚嗎?」一郎任由二郎把他抱著,用手揉了揉幾乎睜不開的眼睛。

他將頭靠在二郎的胸膛上蹭了蹭,毛茸茸的跳跳虎連身衣穿在身上又舒服又溫暖,他在車上睡得昏天暗地,把二郎先前跟他說過的話全都忘光了。

聽著一郎迷糊的嘀咕,黏在一起的聲音甚至讓最後幾個字都漸漸飄散,二郎的嘴角因此上揚了不少,還好他跟一郎離得足夠靠近,才能完整接收到他家尼桑說的話。


「不是釣魚,今天尼桑要跟我一起去電視台玩,還要去找五郎。」二郎柔聲的回答,刻意降低一點音量讓一郎...

All智全年齡向 cp輪流上線

舞駕家設定/一郎變小梗/加大年齡差

本章尤其OOC 繁體字注意


——————————


「二郎,我悶要去釣魚魚嗎?」一郎任由二郎把他抱著,用手揉了揉幾乎睜不開的眼睛。

他將頭靠在二郎的胸膛上蹭了蹭,毛茸茸的跳跳虎連身衣穿在身上又舒服又溫暖,他在車上睡得昏天暗地,把二郎先前跟他說過的話全都忘光了。

聽著一郎迷糊的嘀咕,黏在一起的聲音甚至讓最後幾個字都漸漸飄散,二郎的嘴角因此上揚了不少,還好他跟一郎離得足夠靠近,才能完整接收到他家尼桑說的話。



「不是釣魚,今天尼桑要跟我一起去電視台玩,還要去找五郎。」二郎柔聲的回答,刻意降低一點音量讓一郎不會被他的聲音驚動,絲毫不在意要再跟他解釋一次。

「跟二郎一起早五郎嗎?」一郎黏糊糊的重複著關鍵字,仍然在跟沉重的眼皮奮鬥。他的語調上揚,潛意識裡似乎很開心。

「對,跟二郎一起找五郎。」舞駕二郎很喜歡自己的工作,但從沒覺得走這個不算長的上班路能這麼快樂。

小火球一樣暖洋洋的小身子縮在自己懷裡,看著尼桑毫無防備的睡顏,那個無意間流露出來對自己的放心和依賴讓二郎感到非常得意和歡喜。



其實今天二郎不需要上班,只是後輩一大早打來向他求救,原本可以在電話裡解決的事,二郎選擇親自跑一趟。

理由很簡單,因為二郎想到一郎好幾天沒看到五郎好像覺得有點寂寞,而且成天關在家裡也對一郎不好,於是二郎就決定帶尼桑去電視台,來一場vip待遇的參觀之旅。


不過,舞駕二郎完全忘記他家尼桑受歡迎的程度,先別說成年版一郎的魅力,一般的小孩子本來就容易成為大家的關注焦點,更不用提他們變成小朋友的一郎。

另外,二郎也相當佩服做多媒體事業的同事,他們對於「我們主播桑的大哥變成三歲小孩了」這件事接受度高得嚇人。


聽著耳邊源源不絕從各方傳來「好可愛」的呼喊聲,跟自己熟稔的同事們更是毫不畏懼的上前,對坐在他們特地拿來軟軟椅子上的一郎又摸又揉,還不停塞給他各式各樣的甜點餅乾,爭先恐後的要搶著餵一郎。

二郎開始懷疑自己把一郎帶來的決定是否正確,他現在的心情非常複雜。


他當然很驕傲自家尼桑受到喜愛,也很同情那些捂住心臟哀嚎太可愛太乖了的同仁們,畢竟他也知道一郎個性好又有軟乎乎的麵包臉跟可愛的五官,再搭配那甜甜的奶音,完全就是超絕可愛的大寶貝,殺傷力十足。


但同時二郎又忍不住想要把一郎抱離現場,儘管一郎沒有表現出對一群陌生人對他愛戴的任何害怕或是不安,二郎卻很想要一個人抱著一郎獨佔尼桑的美好。


就在二郎思考著要不要拿出平常的魄力來勸退圍在一郎身邊的同事時,懷抱好多巧克力、餅乾和糖果的跳跳虎一郎跳下椅子,從人群中竄出來,噠噠噠的跑向站在離自己只有一點點距離的二郎身邊,屁股後面的尾巴還跟著一跳一跳的。


「二郎!你看好多糖糖跟餅剛!」小巧的臉蛋仰著,手努力抱住所有甜食,一臉的驚奇在下一秒化成甜蜜的笑臉,「一郎想要跟二郎一起次!啊、還有五郎......害、還有山郎跟四郎!」他興奮的小腳腳一顛一顛,高興的說著。


二郎覺得自己的心臟遭到爆擊,要不是一堆外人在,他幾乎就要一把抱起一郎轉圈圈順便撒小花了,他家的尼桑就是這樣又暖又善良,心裡永遠有他們!

二郎在心裡放著煙火,外表只是柔和的微笑,但他馬上蹲下來,不讓他的尼桑一直仰著脖子,「謝謝尼桑,那這些我幫你拿好不好?」二郎看著一郎開心的小幅度點點頭,二郎摸了摸他的頭,再輕鬆接過送給一郎的糖果餅乾,忽略他身邊一票人被可愛衝擊後發出的悲鳴。



「二郎跟一郎?你們怎麼在這裡?」舞駕五郎的聲音從後方響起,他話才剛說完,就看到一郎喊著他的名字朝自己飛奔過來,一把撞進他懷裡。還好五郎反應快,早就蹲下來穩穩把一郎接住,他任由一郎親暱的用毛茸茸的跳跳虎衣服蹭著他的臉頰,聽著一郎撒嬌的說著想他。

「這不是一郎桑嗎?」小栗旬跟在好朋友旁邊,看著一郎被五郎抱起來,驚訝的說道。


早在一郎剛變成小孩的時候,天天去光顧一郎麵包店的一郎大粉絲兼五郎好友的小栗旬就被告知了這件神奇的事情。

但現在他還是睜大眼睛仔細的看著超可愛的一郎,那個模樣讓五郎瞇起雙眼,抱緊一郎開始往後退,退到跟他的二哥站到一起。


「哇!我終於看到小一郎本尊了,果然好可愛!小一郎你知道嗎,五郎君之前本來都不給我們看你的照片耶,超小氣的!結果現在還這個樣子,果然是兄控啊!」在五郎另一邊的生田斗真接話,他跟小栗旬今天作為五郎節目的嘉賓,錄個影就能遇上這麼個好事,簡直賺到了。

「你們都離一郎遠一點。」舞駕五郎不滿的警告,而舞駕二郎也在旁邊跟著慎重點頭。

只有一郎憨憨的在五郎和二郎之間來回的看,懵懵的模樣讓小栗旬想要掏手機拍下來。


「啊,說到照片,小一郎想不想看二郎君跟五郎君的照片?」斗真也不怕五郎的警告,笑嘻嘻的一步一步靠近,還拿著手機搖晃,二郎和五郎不知為何突然感到一陣不妙。

「造片?」一郎還沒反應過來,他歪了歪頭重複。

「是二郎君跟五郎君在小栗旬叔叔的生日派對上穿的女僕裝喔~」斗真神祕的眨眨眼。



「誰是叔叔啊!」

「等一下!你什麼時候拍的!快點把手機拿來!」

「一郎你乖乖坐在這裡,我去處理一下事情,馬上回來。生田斗真!!」

「雖然你是前輩但為了守護兄貴的尊嚴,還是請把手機交出來!」

「欸欸欸等等!?舞駕兄弟就算了,為什麼上田君也參戰啊!上田君不要過來啊啊啊,你好可怕!」

「二郎的沒關係,五郎的刪掉!」

「不是,四郎君你從哪冒出來的!你不是應該在拍戲嗎?!」

「我的不能沒關係!但上田你冷靜,他們都是你的前輩啊!」

「為了兄貴!!!」



今天的電視台比以往還要熱鬧,跟平常的舞駕家一樣有趣好玩。

但大家猜猜看一郎最後有沒有看到照片呢?

來自偷偷遠離戰場跑到一郎身邊而不願透露姓名的小O旬先生表示,其實不是只有斗真擁有照片喔!




P.S. 三郎在獸醫診所抱著大吉覺得寂寞覺得冷,急需一郎的親親安慰。

_相葉すずこ_
wsl 我可以我可以 侵删

wsl 我可以我可以

侵删

wsl 我可以我可以

侵删

白敬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靠我要被这张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靠
我要被这张图笑吐了
长末两个加起来也就3岁吧
不能让我一个人笑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靠
我要被这张图笑吐了
长末两个加起来也就3岁吧
不能让我一个人笑死

花生

画了两个星期 时间顺序是→ S A J N O  能看出来风格的变化和技能在提升 😂😂  有空把SA再重新画一遍🌸🎄

画了两个星期 时间顺序是→ S A J N O  能看出来风格的变化和技能在提升 😂😂  有空把SA再重新画一遍🌸🎄

面包虾饺鱼
爱拔少年说这肉黑得像那段时间的...

爱拔少年说这肉黑得像那段时间的碳智🤣🤣🤣

爱拔少年说这肉黑得像那段时间的碳智🤣🤣🤣

ninomiya

All2 覆水 求文!!

好像是主y2? 有人有全篇嗎~ 拜託了( TДT)

好像是主y2? 有人有全篇嗎~ 拜託了( TДT)

哒哒

圣诞岚明信片来啦!

想要就看p2扫码进群(小声
圣诞岚还会做成立牌在成都ao售卖~

圣诞岚明信片来啦!

想要就看p2扫码进群(小声
圣诞岚还会做成立牌在成都ao售卖~

七寒 よあけ
隨手塗了個成瀬大人(*&acu...

隨手塗了個成瀬大人(*´∀`人)
剛剛貼的好像有問題所以重用了##
內建的筆刷真方便wwwwwww

這裡畫質有點掉了走這裡會好一點->🌹💌

隨手塗了個成瀬大人(*´∀`人)
剛剛貼的好像有問題所以重用了##
內建的筆刷真方便wwwwwww

這裡畫質有點掉了走這裡會好一點->🌹💌

青鱼鱼鱼鱼

一面之缘(13)

松本润被樱井翔突然地动作吓到了,从刚刚的悲伤中跳脱出来,难以置信地抬头和樱井翔对视。樱井翔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动作有点不太合适,迅速松开了松本润往另一个方向靠了靠。松本润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没有开口。


两人就在这种复杂的沉默中过了一整段路途。


“……松本君再见。”


“……再见。”


松本润回到寝室里,把自己摔在了床上,脑子里还回想着刚刚樱井翔的那个拥抱。他是什么意思呢?松本润想不通。但是他惊讶地发现,他很喜欢青年的气息环绕着他的感觉。


很让人安心。


……


松本润拿着导师给的书单在图书馆里瞎逛着,他找齐了大部分的书,可是有一本怎么也找不到。无奈...

松本润被樱井翔突然地动作吓到了,从刚刚的悲伤中跳脱出来,难以置信地抬头和樱井翔对视。樱井翔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动作有点不太合适,迅速松开了松本润往另一个方向靠了靠。松本润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没有开口。


两人就在这种复杂的沉默中过了一整段路途。


“……松本君再见。”


“……再见。”


松本润回到寝室里,把自己摔在了床上,脑子里还回想着刚刚樱井翔的那个拥抱。他是什么意思呢?松本润想不通。但是他惊讶地发现,他很喜欢青年的气息环绕着他的感觉。


很让人安心。


……


松本润拿着导师给的书单在图书馆里瞎逛着,他找齐了大部分的书,可是有一本怎么也找不到。无奈之下,松本润只好用他的手机登陆了图书馆的检索系统查看那本书的去向。图书去向上明晃晃地写着“研究生区图书馆外借书库7”。


……也就是说他还要跨越一整个宿舍区去研究生楼旁边那个图书馆?


他倒是想拜托白石拓真和北村荒牧帮他找找那本书,可是按照北村荒牧的速度,他可能来不及在教授要求的时限里拿到那么本书。


松本润有点疲倦,但是一想到教授千叮万嘱地拜托他,他也就只能叹了口气认命地往研究生楼的方向走。


法学院的宿舍区其实还挺大的,因为之中有个面积不小的功能区,当松本润走到研究生楼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他现在只想着赶快把那本书借出来,然后去吃个饭,回宿舍写他那一堆写不完的ddl和训练计划。


然而走进图书馆松本润才想起一件事。


他不认路。


好不容易找到了外借书库7,松本润都有一点烦躁了。他迅速地顺着系统给出的书架位置跑到了那本书所在的书架前。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正试图扒拉着书架站起来够一本书,但是因为力气不够把自己带起来,总是站起来了一点又脱力坐了下去。那人似乎急了,用力想要站起来,却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倒。


是白石拓真。


松本润迅速走过去扶住了白石拓真:“学长,小心点。我帮你拿吧。”


“啊,谢谢。”白石拓真看到是松本润,松了口气,“帮了大忙了呢。对,就是那本。谢谢。”


“没事,小心点。”松本润顺手把自己需要的书拿了下来,半开玩笑地对白石拓真说,“北村学长没有跟着吗?我以为他不会放心你一个人来图书馆的。”


“啊……他今天得回本家一趟。”白石拓真愣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和平常温和的笑容不太一样的微笑,“他有几本想看的刑法的书,我想趁今天过来帮他借了,省得他老是把这事给忘了。润君呢?怎么突然跑到研究生区了?”


“……来帮导师找书。那老头对图书馆一无所知。”松本润察觉到了白石拓真的不对劲,“和北村学长……发生什么了吗?”


“也没什么,就是本家的问题而已。哎,不说这个了,润君难得来一次研究生区,要不要去试试研究生食堂?别的不敢说,但是比本科食堂好吃是真的。你把你手上的书给我吧,研究生区的书你的卡估计借不了。”白石拓真伸手拿走了松本润手上的书,控制着轮椅就要往借书柜台走。


“学长我推吧。”松本润主动握上了白石拓真轮椅的把手。


白石拓真似乎僵了一下,但也只是转头温和地对松本润说:“麻烦你了。”


研究生食堂和本科食堂不太一样,比起正儿八经的本科食堂,更像是一个美食城。白石拓真似乎在等松本润挑选他想吃的店,但是松本润其实有点不知所措,白石拓真就主动地拨着轮椅的轮子,往一家店前行:“那家店还挺好的,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学长自作主张没有关系吧?”


松本润摇了摇头,跟在了白石拓真身后。


一路上有不少人跟白石拓真打招呼,毕竟法学院的研究生也就那么多,一栋研究生楼——即使是三十多层的高层建筑——就解决了所有研究生上课、自习、还有研究生院的相关办公的问题。大家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都混了个脸熟,更何况是白石拓真这种出名的人。


但是松本润觉得,白石拓真今天不太开心,即使白石拓真和平时看上去没什么两样。


松本润端着他和白石拓真的食物,和白石拓真一起点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麻烦你啦,明明是请你吃饭还要你帮忙拿餐具。”


松本润摇了摇头,面露担忧地看着白石拓真:“学长今天遇到什么事情了吗,总感觉学长今天不太开心。”


“……你们做教官的,一个个都是学心理的吧。”白石拓真愣了一下,倒是笑得更开了,“好好吃饭,小朋友别管这些啦,都是些小事。”


“……可是我有问题想问白石学长,可以吗?”松本润小心翼翼地看着面前的学长,或许除了北村荒牧,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老是和北村荒牧一起出现的,总是温温和和地笑着的学长其实是个多么敏感的人。他看上去无坚不摧,是所有老师给同学们讲的励志典范,但是松本润曾经,在还没关门的咖啡厅门外,看到过这个学长趴在北村荒牧的怀里哭的样子。


“问呗。反正我和maki那点事你们也知道得七七八八了。”对于松本润,白石拓真还真没什么多余的想法。他知道这孩子耿直但是敏感,本质上是个非常善良的好孩子,所以他想不到松本润会问什么让他不安的问题,顶多就是点爱情指导。


“……学长,和男性在一起累吗?”


松本润的问题还真让白石拓真愣了一下。他倒没想到松本润会问这个问题,毕竟据北村荒牧跟他说的,某次小栗旬他们聚众开黄腔讨论喜欢的女性类型的时候松本润还是颇有研究的样子——虽然这孩子满脸的害羞和他说出来的话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你知道的,我和maki从小一起长大,我已经习惯了他陪着我了。如果你要我对比的话,我没有和别人谈过恋爱,我也不知道和异性谈恋爱是什么感觉,但是和maki在一起,不管是什么样的回忆我都想去珍惜,我们也会争吵,也有很多不好的事情发生。”白石拓真叹了口气,卸下了自己一直以来保持的笑容,放下了餐具,“就像今天。maki回本家之前我们还吵了一架。但是我还是想和他在一起。”


“其实我觉得,谈恋爱和性别没什么关系。我有时候会想,你看,我去哪里都不方便,maki他可以为了留在学校而放弃律所的工作,我值得他这样做吗?我觉得我不值得。虽然他老是说不止是因为我,但是我还是会愧疚和自责。我们因为我这个想法,其实吵过不止一次了。这和性别没有关系,即使maki是个女性我也会这么想。但是确实还是会有不一样的地方的,比如周围的偏见,比如父母和本家。”


“我父母是外交官,所以还是比较开放的。但是maki的本家……前一天还在心疼你的叔叔阿姨隔天就不愿意和你打招呼了,说到底还是比较难过的。虽然我父母也在帮着劝,但是还是用处不大,甚至maki的父母不是很想和我父母往来了。但是我和maki还在努力呀,maki今天回去吃饭就想再和他父母谈谈。说到底,就算是异性恋也会受到各种阻拦的,我们受到阻拦,然后去解决它,不管和谁谈恋爱我们都要做的。”


“不管是世人的看法,还是父母的不同意,都是阻拦而已,放在哪对恋人里都是一样的。我和maki愿意一起面对就足够了。”白石拓真拿过松本润的筷子,把自己碗里的一块肉夹给了松本润,“所以你的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因为我想你该问我的是,和maki在一起累不累。如果这样,我会回答你不累的。要相信爱情呀,润君。试试,这个肉好吃的。”


“……不过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白石拓真一本正经地盯着松本润,“你不会是看上哪个弟弟了吧?我跟你说的是一回事,但是这个真的很重要,你现在如果没有能力去突破你要面对的阻拦,最好仔细考虑好你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没有啦学长。”松本润尴尬地笑了几声,“就是看你今天好像不太对劲,想问问你是不是和北村学长之间发生了什么。”


“能发生什么呀,我们两吵架的次数多了去了。在一起哪能不吵架的,就是不当着你们的面吵而已。吃饭,快凉了。”


“我感觉你两吵架都能塞我一嘴狗粮。”


“润君,吃饭!”


“好www”


……


松本润绝对不会承认,在白石拓真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他脑子里闪过了樱井翔的脸。


安–眠–蟹–🚳
自說自話給77勞斯糊了生賀(?...

自說自話給77勞斯糊了生賀(?)
77生日快樂55555
我來晚勒(。)
@L

自說自話給77勞斯糊了生賀(?)
77生日快樂55555
我來晚勒(。)
@L

Rain曉
戳个小王子~~~ 第一次戳走线...

戳个小王子~~~


第一次戳走线不好_(:з」∠)_

戳个小王子~~~


第一次戳走线不好_(:з」∠)_

朱仔_

【松本BG】《守りたい》第十一章 - 坦白

  在原定的時間來到松本所告知的地點,看見一反常態,難得沒有起床氣,反而露出傻氣的笑容,令原本滿腦問號的加藤增添疑惑。

  他終於忍不住問松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今天的心情很好呢!而且這裡是誰住的地方?」

  「雪ちゃん。」松本雖然只是簡單的回答,卻掩飾不了他甜蜜的心情。

  「難道你們……」一臉驚訝的加藤問道。

  「是喇,我現在跟雪ちゃん交往。」

  「嘩!沒想到事情突然進展這麼快呢!」

  「嘛~不過是因為昨天發生了些意外,事情是這樣的……」松本把昨天的始末告訴加藤。

  「其實我也有事要跟你說,也是關於內藤的。」加藤一臉凝重的樣子「事務所已經查出上一次雜誌的事情,那一次...

  在原定的時間來到松本所告知的地點,看見一反常態,難得沒有起床氣,反而露出傻氣的笑容,令原本滿腦問號的加藤增添疑惑。

  他終於忍不住問松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今天的心情很好呢!而且這裡是誰住的地方?」

  「雪ちゃん。」松本雖然只是簡單的回答,卻掩飾不了他甜蜜的心情。

  「難道你們……」一臉驚訝的加藤問道。

  「是喇,我現在跟雪ちゃん交往。」

  「嘩!沒想到事情突然進展這麼快呢!」

  「嘛~不過是因為昨天發生了些意外,事情是這樣的……」松本把昨天的始末告訴加藤。

  「其實我也有事要跟你說,也是關於內藤的。」加藤一臉凝重的樣子「事務所已經查出上一次雜誌的事情,那一次是內藤向雜誌報料,而拍攝的記者亦是內藤事先安排,整件事都是她的計劃,所以他們才沒有就事情表態。」

  「難怪那天她堅決要來我家,原來是一早有目的……」

  「雜誌的事再加上昨天的事,內藤所做的一切已經遠超過妒忌,你有什麼打算?要報警嗎?」

  「雪ちゃん不想報警,所以還是不要把事情鬧大。事務所有什麼安排?」

  「事務所要求他們澄清照片的事情,釐清內藤跟你之間的關係。不然,事務所將會親自把事情的始末和手頭上的證據公開,包括內藤安排記者的事。」

  松本清楚知道這次事件的嚴重性,而且事務所對此亦十分重視。如果內藤還想留在藝能界的話,她絕對要親自澄清事件,並否認緋聞,要不然她現在當紅的地位將會一無所有,因為這次的事情一旦曝光足以令她身敗名裂。

 

  為了不影響大家的心情,松本回到拍攝現場沒有立即找內藤,等待拍攝完畢才到休息室找她。奇怪的是內藤的心情好像沒有因昨天的事而受到影響,她依舊帶著那副笑臉。

  「潤くん來找我嗎?」

  「為什麼你可以當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你就不感到內疚嗎?」

  「你不是及時趕到嗎?我可是一張相也沒拍到!」

  「你別再打她的主意!要是她有什麼事,我不會放過你的!」松本帶著生氣的語氣。

  「如果你不想我打擾你的雪ちゃん,那你就跟我交往嘛!反正上一次的緋聞炒得熱哄哄,而且外界的反應也很不錯,就當作是電影的宣傳吧!」內藤借意把身體靠著松本作挑逗。

  「事務所已經把雜誌的事查清楚,知道是你故意借此造假新聞。要是你不親自向傳媒解釋我們之間的關係,我們便會將整件事的始末公開,到時候對你的影響有多大,我想你應該很清楚!」

  原本內藤還是風騷的表情,聽到松本的這番話後大感驚訝,因為在她的計劃裡沒有預計到被他們查出來,令她大失預算。

  「我知道你是聰明人,一定會知道該怎麼做的!」松本看到內藤的反應,便知道自己已經佔上風。

  「這件事我會跟事務所商量。」神情落寞的內藤拿起隨身物品便離開休息室。

  終於能解決了這煩人的事,松本的心情輕鬆了不少,立即從口袋拿出手機發一通短訊給家中的愛人。

  「工作剛完了,現在就回來,有東西要買嗎?\\(^o^)//」

  過了不久就收到回覆「不用了,我今天做了Tiramisu喔~松潤回來就可以吃囉(≧∀≦)」

  看到甜甜的短訊,松本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急不及待離開,希望盡快看到愛人。

 

  打開了琬雪的家門,他聽到從廚房傳出烹調的聲音。於是,他躡手躡腳地走進廚房,看到一個身影努力在切著手上的食材。他偷偷走到琬雪的身後,把手從後圍在她的腰間。

  「ただいま~」溫柔的聲音在琬雪的耳邊響起。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琬雪嚇一跳「啊!嚇死了!怎麼你走路都沒聲音!」

  「是你太專心吧!嚇倒嗎?我來幫你定驚~」

  說完就在琬雪的唇上留下深深的一吻,舉動令她的臉變得緋紅。

  「雪ちゃん,ただいま~」

  「お帰りなさい~」

  說完以後,松本沒有放開在琬雪腰間的手,相反,他埋頭在琬雪的頸窩,左蹭右蹭,好像在嗅取對方身上的氣味一樣。對琬雪而言,這樣撒嬌的松本是在二人獨處的情況下才會看到,就像那次在電車一樣。縱使他平時外表是一個多完美的男生,做事總是力求最好,可是內心其實是很怕寂寞,渴望有人在自己的身邊。琬雪慶幸自己能成為留在他身邊的人,為他增添安全感。

  「工作了一天,累嗎?」

  「嗯~我這麼勤力,雪ちゃん會給我什麼獎勵?」脖子邊的人發出軟綿綿的撒嬌聲。

  「那你想要什麼獎勵?」

  「我想要你……」

  松本的說話令琬雪原本稍微降溫的臉頰再次泛紅,聲量也漸漸變弱「你在說什麼!」

  「我是說你做的Tiramisu,你不是做了嗎?還是你想到別處囉~」

  琬雪知道自己不知不覺掉進松本的陷阱裡,對方無非想自己害羞臉紅,他便一副惡作劇成功的樣子。於是,琬雪決定下驅逐令,把他趕出廚房,好讓自己能掩飾和平伏心情。

 

  晚飯過後,松本主動負責清洗碗碟,貼心地讓忙碌了一整天的琬雪好好休息。二人窩在沙發上,享用著餐後的甜品-琬雪親手造的愛心Tiramisu,雖然她對自己的甜品一向都很有信心,可是Tiramisu可是松本的拿手甜品,不禁有點緊張。松本把一小部分的蛋糕放進嘴裡,細心地咀嚼,看見他認真的樣子就令琬雪更緊張。

  「嗯,酒跟芝士的比例剛好,好吃!」

  獲得好評的琬雪終於可以鬆一口氣「那就好了!」

  在松本展開燦爛笑容的同時,琬雪察覺到他的唇邊沾上了可可粉,於是伸手為他抹去。沒想到對方很快便把自己的手指放進口裡,她更感覺到對方的舌尖在刺激自己的感官。

  接著,松本露出一個滿足的表情「真的很好吃!」

  頓時,琬雪覺得這一刻自己真的很幸福,為自己喜歡的人做甜品,看到他喜悅的笑容,一切都來得真實,二人就這樣擁抱著,吃著手中帶著幸福味道的Tiramisu。

  「雪ちゃん,上次雜誌的事,我跟內藤什麼也沒發生過,那些照片都只是角度的問題,所以請相信我!」

  「潤……」

  「潤?」

  「可以這樣叫你嗎?就是想換個稱呼,還是你想我叫你『潤之助』?」

  「還是潤比較好!」

  「潤……」

  「怎麼了?雪……」

  「謝謝你!」

  「嗯?」

  「謝謝你跟我說這些!之前我看到雜誌後真的想了很多,在想那些照片可能是假的,你們都只是工作的關係。可是也有想過內藤所說的都是真的,我只是你在暇餘時用來消磨時間的,之前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覺,包括那晚在電車車廂內,包括你一直以來對我的好……」

  聽到這裡,松本不禁收緊圍著琬雪的手的力度。

  「但我知道只是自己想太多,其實我真的很幸福。我那時候獨個兒來到日本,幸好遇到你們,知道我在這邊無親無故,常常邀請我參加聚會,在我失落的時候,又會在我身邊支持我。我亦知道潤為我做了很多,這次的事也是因為有潤才沒事的。所以,謝謝你!」

  「傻瓜!令你之前這麼不安,對不起!不過,以後我也會好好保護你,絕對不會令你再受傷!雪,愛してる!」

  「私も!」

  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二人終於可以坦白自己心中的想法,同時亦不用再胡亂猜測對方的感覺,這一刻他們真真正正面對自己的感情。原來一直以來大家都錯過了不少機會,明明大家的感覺是這麼接近,卻因為沒有向對方好好傳遞,而令大家的距離增加了。

啤酒碰碰杯子🍺
nini的乱毛 也太可爱了吧!...

nini的乱毛

也太可爱了吧!!

nini的乱毛

也太可爱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