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phys

13474浏览    71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5 23:10
Siren

杉哥手套&私服,盯

neruco太太希望我做出如下声明:
我的转载已经取得neruco的授权,请勿无授转载

neruco太太推特ID:ねる🦐原稿 (@neruco_)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neruco_?s=09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杉哥手套&私服,盯

neruco太太希望我做出如下声明:
我的转载已经取得neruco的授权,请勿无授转载

neruco太太推特ID:ねる🦐原稿 (@neruco_)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neruco_?s=09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草哥君

万一能用呢。
人类组的小脑洞

万一能用呢。
人类组的小脑洞

山石山

灰色故事1
注:阅读顺序左←右
(您好…?四周年之后我终于入了UT,惊人的反射弧一如往常(′~`;)…向您展示一个我乱七八糟的脑吧,这种拙劣的儿童涂鸦风格能被认真阅读就很难得了hhh谢谢您。
还没来得及了解各种平行设定,如果有和其他AU作品撞车的地方请告诉我,我会删掉的…)
这会是多线进行的一个系列,但可称不上是AU,许多地方仍不完善…可能出现的有:(好像不是箭头向的)sanster,(不是箭头向但比箭头向联系还紧密的亲情向)papysans,轻微人类组和猹羊暗示,爱情向的仅有鱼龙和逐梦夫妇。
作者有些社恐,可能不太好交流…但如果能得到您的鼓励,我万分荣幸。

灰色故事1
注:阅读顺序左←右
(您好…?四周年之后我终于入了UT,惊人的反射弧一如往常(′~`;)…向您展示一个我乱七八糟的脑吧,这种拙劣的儿童涂鸦风格能被认真阅读就很难得了hhh谢谢您。
还没来得及了解各种平行设定,如果有和其他AU作品撞车的地方请告诉我,我会删掉的…)
这会是多线进行的一个系列,但可称不上是AU,许多地方仍不完善…可能出现的有:(好像不是箭头向的)sanster,(不是箭头向但比箭头向联系还紧密的亲情向)papysans,轻微人类组和猹羊暗示,爱情向的仅有鱼龙和逐梦夫妇。
作者有些社恐,可能不太好交流…但如果能得到您的鼓励,我万分荣幸。

划过的流星

       2020的步入不代表undertale的关闭,它仍在那里,我们的老伙计们也仍在那里,我们不会因为新一年的开始忘记他们,不是吗?
       一款为了玩家出现的游戏,一部能牵动玩家感情的故事,一个难以遗忘的传奇,这是undertale“传说之下”。

后面两张算是彩蛋类的东西?
算了,开心就好。

我的字怕是难有长进了,瘫。

       2020的步入不代表undertale的关闭,它仍在那里,我们的老伙计们也仍在那里,我们不会因为新一年的开始忘记他们,不是吗?
       一款为了玩家出现的游戏,一部能牵动玩家感情的故事,一个难以遗忘的传奇,这是undertale“传说之下”。













后面两张算是彩蛋类的东西?
算了,开心就好。

我的字怕是难有长进了,瘫。

火洣

[UNDERTALE SPOILERS] Jumping to conclusions


Am I the only one who totally thought this was what was going to happen when the SAVE option came up and thus totally freaked out? I am, aren't I. I DON'T KNOW WHY THIS WAS THE CONCLUSION I JUMPED TO WHY WOULD THE GAME DO THIS, IT'D MAKE NO SENSE how would...

[UNDERTALE SPOILERS] Jumping to conclusions


Am I the only one who totally thought this was what was going to happen when the SAVE option came up and thus totally freaked out? I am, aren't I. I DON'T KNOW WHY THIS WAS THE CONCLUSION I JUMPED TO WHY WOULD THE GAME DO THIS, IT'D MAKE NO SENSE how would the battle even progress this way
WELL EITHER WAY I FREAKED OUT FOR A BIT AT THE THOUGHT i mean how could i only choose ONE, i love them all so much ;_;

This was all nicely spaced and centered and then Asgore ruined it with his stupid giant cape gdit. I could never get it to line up properly as a result. Oh well.
An excuse to draw the Lost Souls with flamey heads? Perhaps.

 

我是唯一一个在save选项出现的时候真的以为会发生这种事然后被吓呆的人吗?我是,对吧。我不知道结局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我开始想为什么这游戏要这么做,这没有意义,战斗要怎么进行下去呢(?)

其实另一方面我有点被这个想法吓到,我是说我怎么能只救一个呢,我爱他们所有人QUQ

本来大家都排得好好的然后Asgore的大披风就显得特别突兀。我总是不能把他排好。随便吧

【因为迷失灵魂的缘故翻译迷失了,总之】


時原かも…

改图,好好笑x
原图p2,今天早上在空间看到的

改图,好好笑x
原图p2,今天早上在空间看到的

🐦💦Ny(迷XG时期)
*搬运分享 *作者--Jake...

*搬运分享

*作者--Jakei


我没想到XAlphys也是X-tale的皇家护卫队的一员Ohhhhhhhhhhhh!

*搬运分享

*作者--Jakei


我没想到XAlphys也是X-tale的皇家护卫队的一员Ohhhhhhhhhhhh!

火洣

If, then...


You know how sometimes something doesn't make sense until you hear the right thing...?

and do the characters in Alphys's game have their own lives, and do the characters in those character's games have their own lives, and


If, then...

 

You know how sometimes something doesn't make sense until you hear the right thing...?

and do the characters in Alphys's game have their own lives, and do the characters in those character's games have their own lives, and


🐦💦Ny(迷XG时期)

*转载分享

X-tale人设篇②鱼龙婷蛛

原作-Jakei

*转载分享

X-tale人设篇②鱼龙婷蛛

原作-Jakei

火洣

https://b23.tv/av77113180

是手牌的官方角色歌!!!!!!!!

我好激动啊!!!!!!!!

感谢搬运!!!!!


说起来那个up非常值得关注!他们经常翻译质量很好的UT同人配音!手牌第五季的配音版他们也在翻!


总之我先去看了!


https://b23.tv/av77113180

是手牌的官方角色歌!!!!!!!!

我好激动啊!!!!!!!!

感谢搬运!!!!!

 
 

说起来那个up非常值得关注!他们经常翻译质量很好的UT同人配音!手牌第五季的配音版他们也在翻!

 
 

总之我先去看了!

 

lester理阳

【全员向】Queen alphys【接屠杀

【参考宅龙黑化结局 内含少许鱼龙/骨科/羊爸妈 话说羊爸妈大概是我这辈子站过的唯一bg了…】

【小学生文笔 瞎写 虽然alphys人气低但我好喜欢她】

【希望大家一辈子不要碰屠杀呜呜呜呜呜】

  alphys是地底唯一的英雄。alphys是女王。

  这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头衔,或许还有几分可悲。有时候王权意味着荣耀甚至剥削,但在地下世界,这仅仅意味着alphys将要担负拯救这个摇摇欲坠的王国的责任。

  女王带着她仅剩的臣民穿过覆灰的小径,这支流亡者的队伍记得他们曾经的祥和。一些人停下,小心翼翼地辨认而后触碰他们混在尘泥中的至亲、挚友和挚爱。然而荒凉的地...

【参考宅龙黑化结局 内含少许鱼龙/骨科/羊爸妈 话说羊爸妈大概是我这辈子站过的唯一bg了…】

【小学生文笔 瞎写 虽然alphys人气低但我好喜欢她】

【希望大家一辈子不要碰屠杀呜呜呜呜呜】

  alphys是地底唯一的英雄。alphys是女王。

  这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头衔,或许还有几分可悲。有时候王权意味着荣耀甚至剥削,但在地下世界,这仅仅意味着alphys将要担负拯救这个摇摇欲坠的王国的责任。

  女王带着她仅剩的臣民穿过覆灰的小径,这支流亡者的队伍记得他们曾经的祥和。一些人停下,小心翼翼地辨认而后触碰他们混在尘泥中的至亲、挚友和挚爱。然而荒凉的地底缺难容下半声哭喊,沿着漫长孤寂的回乡路途,他们步履蹒跚,悲戚地沉默着。

  女王走过长廊。半干的红痕像一道灼热的晚霞横泼在瓷砖上,晚霞尽头是冗长的永夜。sans。他无数次杀了那个笑面恶魔,将死之际他突然轻轻笑起来,声音在审判礼堂盘亘如上帝降下飘渺不定的神谕。他怔怔地看着握刀的孩子,神色温柔,眼里有虚幻的幸福感,似乎正要入眠去做一场大梦。papyrus,他问,papyrus,你想要点什么吗?

  女王头戴王冠。曾有一位国王,王冠之下力量之下,是一个失去妻子和孩子的父亲。他温好的茶清淡且苦,金色的花朵沉在杯底,像溺死的满月。王宫的后院盛满了鲜花,夜晚温润的清辉里他寂寞地唱起摇篮曲,等待未归的妻子和孩子。怪物死后不会留下灵魂,如果会的话,他就能脱下沾满罪行的战袍,去遗迹见见他的妻子。

  女王为王国建设了新的防线,她发誓会杀死任何掉落的人类。人人都说她睿智又沉稳,是最好的科学家也是救世主。她想起她的第一个造物叫Mettaton,他第一次开口时她激动得一把抱住他铁制的身体,就像上帝拥抱了亚当。

  “Mettaton……”怯懦的博士细声细气地喊她的亚当,她感觉自己是一个为偏爱的玩具命名的孩子,同时也隐隐期待自己是无所不能的造物主,“Mettaton…我是个胆小鬼,但是你可要做一个英雄呀…”他果然是一个英雄,可如今她希望他不是。

  女王挑选了新任的皇家守卫成员。“我与你们同在,”她挺直了脊梁,“我会和你们一同作战。”很奇怪,她说话时有力且笃定,似乎她生来就如此。皇家守卫个个都是视死如归的勇士,其中最英勇的那位有着鲜血和旗帜般的红发,狂风里它们飘扬的样子如随寒流衰颓下去的生命之火。她记得那双手,属于她亲爱的英雄。自深渊的边缘将她拉回。起先她们讲着深渊,然后开始谈论毫不相干的事物,动漫,长矛,科幻小说。除掉undyne这个名字,她说了她所知的一切。地底不可能有星星,但她总觉得深渊上是漫天繁星,假使她开口叫一声undyne,它们就在天上化为水光跌落,变成一条永远安静明亮的河流。

  做完一切后她有些怅然,她想要哭叫,想要求救,想要变回害羞木讷的皇家科学员,但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高于她过去所能拥有的全部勇气。怪物们的希望和梦想像一只匍匐于她足下的、脆弱敏感的家猫。她发觉自己依然没有放弃。酒吧和图书馆会继续开的,她也许该建一所学校供孩子们上学,一切都好起来之后,她要为建一座不朽的雕像,致不灭的英雄,致不亡的国度。

  她抬头望向上方的土地,望向她生平未见的天空。

  “我们会离开这里。”女王庄严地对着权杖发誓。她将跨越过废墟,跨越过沉沦,跨越过一切,用她永恒的生命奔赴一场脱困樊笼的战争。

火洣

The uptown fairy cakes


I like thinking skeletons just have no weirdness filter for names at all. Even the weirdest one doesn't make them blink an eye.


Mars needs cunnilingus is used in the game if I remember right

————————————————

就,懒

The uptown fairy cakes

 

I like thinking skeletons just have no weirdness filter for names at all. Even the weirdest one doesn't make them blink an eye.

 

Mars needs cunnilingus is used in the game if I remember right

————————————————

就,懒

墨茗咩

当boss们戴上了你锤他们(他们捶你)时的装备。。。(蜘蛛宅龙乱安的。。)
学校上课偷摸摸的鱼。。。咳咳。。质量低下哈。。。

当boss们戴上了你锤他们(他们捶你)时的装备。。。(蜘蛛宅龙乱安的。。)
学校上课偷摸摸的鱼。。。咳咳。。质量低下哈。。。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gloomytale的alph...

gloomytale的alphys,是 @蓝樱浅蝶 画的,这是黑色的那一套,不是剧情中白色的。至于为什么要画黑色那套。
保密,哎嘿嘿~

gloomytale的alphys,是 @蓝樱浅蝶 画的,这是黑色的那一套,不是剧情中白色的。至于为什么要画黑色那套。
保密,哎嘿嘿~

星之影

自家au设定(wafertale战火传说),是安黛因当国王的中立线,目前就画了鱼姐和mtt的,形象上其实并没啥太大的改动啦
p7完全放飞自我
p4偷懒了(被打)
p6是朋友的一个ask

自家au设定(wafertale战火传说),是安黛因当国王的中立线,目前就画了鱼姐和mtt的,形象上其实并没啥太大的改动啦
p7完全放飞自我
p4偷懒了(被打)
p6是朋友的一个ask

lester理阳

用微信小程序捏了一对鱼龙【注意,不是我画的,是捏的(´・Д・)」】

鱼姐原设 alphys是包含大量脑补的拟人23333

写手混更 我爱鱼龙!!!!

用微信小程序捏了一对鱼龙【注意,不是我画的,是捏的(´・Д・)」】

鱼姐原设 alphys是包含大量脑补的拟人23333

写手混更 我爱鱼龙!!!!

鸽子先生

周末

*  @Yuki 很快就写好了。希望你可以喜欢!

* 怪物大使的日常而简单的一天。

* 存在来自现实的压力和无奈。加油啊,怪物大使!


温暖的阳光照进了窗帘的缝隙,在地面上反射出金色的光斑。Frisk早已收好了床铺,在镜子前将脸洗净,走进客厅,吃过早饭,便缩在了沙发上。人类手中的手机的呼吸灯不断闪烁,但人类却只是打开了新闻频道,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大屏幕上游动的图像。过了一会儿,Frisk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放松的笑容,但又归于担忧。

之前和A国大使的交涉,并不算特别愉快。那个国家有着浓厚的宗教气氛,党派林立。他们似乎并不打算针对怪物的...

*  @Yuki 很快就写好了。希望你可以喜欢!

* 怪物大使的日常而简单的一天。

* 存在来自现实的压力和无奈。加油啊,怪物大使!


温暖的阳光照进了窗帘的缝隙,在地面上反射出金色的光斑。Frisk早已收好了床铺,在镜子前将脸洗净,走进客厅,吃过早饭,便缩在了沙发上。人类手中的手机的呼吸灯不断闪烁,但人类却只是打开了新闻频道,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大屏幕上游动的图像。过了一会儿,Frisk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放松的笑容,但又归于担忧。

之前和A国大使的交涉,并不算特别愉快。那个国家有着浓厚的宗教气氛,党派林立。他们似乎并不打算针对怪物的旅游,移居和进行科学活动的权利进行讨论,而更希望利用怪物的是非吸引该国信众的选票,打压敌对党派。

怪物的特殊能力带来的潜在价值帮助怪物大使勉强扳回一局,但,后面还有数场谈判在等着自己。即使有怪物朋友和老谋深算的参赞女士的帮助,人类还是感觉到了压力。谁知道后面的事情,会不会发生变数呢?

电视上,主持人微笑着播报着前天谈判的内容,并很好的评价了Frisk在这次谈判中的措辞和争取来的利益。主流媒体和大部分民众都会赞扬自己这次的表现,但是A国的群众呢?这会影响后面的谈判吗?

Frisk根本不敢多想。


手机突然停止了抖动,门前传来了若干声响,便打开了。几个欢快的声音打破了客厅凝重的气氛。

“Frisk!多亏了你,过一段时间我们应该可以去A国旅游了!哈哈!”

“Un,Undyne……可能我们还得攒一些钱才行……那里物价不便宜呢。”

“FRISK!!”

高个子骷髅几步便跑到了沙发的边上,一下子抱住了人类。人类被骨头一下子固定了身躯,差点失去了平衡;在门框前,蓝衣的慵懒骷髅斜睨着房间内的场景,脸上保持着微笑的神情。

“伟大的PAPYRUS好久没有见到你了!”Papyrus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机,将自己和Frisk映入屏幕,来了几张自拍,“你总是在出差,谈判,住的又离我们很远……今天!我真的太开心啦!捏嘿嘿!”

“即使失败了也不用担心。”Sans走到了房间中央,陷进了一个独立的沙发里,转过头看着人类,“那样的话,我就不用坐飞机去外国开会了。你知道的,我很慵懒,不太想走那么远。”

“SANS!你总是这么懒!”

焦急的高个骷髅离开了沙发,在客厅里跺着脚。Undyne对着此情此景哈哈大笑,而Alphys也低声笑着。


派对游戏和体感游戏消耗去了Papyrus和Undyne绝大部分的精力,反而保证了五人午餐和晚餐的质量。怪诞而香甜的派,烤的恰到好处的小羊排,用各式蔬菜煮成的味道浓厚的汤,用三文鱼和培根做成的肉卷,还有松软可口的餐包,给怪物们带来了美好的用餐时光。

吃完之后,地上的桌游又开始了自己的工作。Frisk看着这综合性很高的桌游,想到了自己日常的工作,不禁有点晕眩,便没有参加。人类走到了盥洗室,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陷入了短暂的失神。

“喔。”

Sans突然出现在了人类的背后。

“你不是……在当城主吗?”

“我们准备换个游戏。在这里,我只是想和你说一件事……”

人类一下子集中了注意力。但此时,人类却没有意识到,骷髅的手套正在进行一些别的事情。

“你做的真的很棒。”

怪物拍了拍人类的背,而人类则短暂地陷入了飘飘然中。但是,从背上传来的些许质量和不适感点醒了人类。Frisk脱下上衣,理所当然地发现了一条纸条。

“我是传奇屁王”

人类看着这个,露出了无奈的微笑。

“都什么时候了,还玩这个啊……虽然也让我回想起了一些温馨的东西。”

人类把它放在了洗手台上,摇摇头,转身投入了客厅的喧嚣之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