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ngela

6495浏览    348参与
骊鸽喵

【Angela三十题】心之碎片

 
*安厨个人时间!是为Angela而写的,属于Angela的剧场!

*Angela主,附带一点Carmen内容,因为这两个人之间奇异的连接w

*可能有错别字来不及修改请谅解orz

*不喜欢角色的,也请在喜欢的人面前尊重



1.苏醒前的梦

黑暗

或许比黑暗更加模糊,无意识的世界,甚至连自己都无法察觉,

我的意识被搁浅在那,或许是自世界形成前就早已存在的川流,只是那里没有河水,荒芜又空无一物,无法动弹。

我所见的只有一片模糊的影子,在那黑夜中前行,无边无际……

忽然,我看见一抹光亮。

 

2.遗落心中的碎片

那是什么呢?

一种无法...

 
*安厨个人时间!是为Angela而写的,属于Angela的剧场!

*Angela主,附带一点Carmen内容,因为这两个人之间奇异的连接w

*可能有错别字来不及修改请谅解orz

*不喜欢角色的,也请在喜欢的人面前尊重

 


1.苏醒前的梦

黑暗

或许比黑暗更加模糊,无意识的世界,甚至连自己都无法察觉,

我的意识被搁浅在那,或许是自世界形成前就早已存在的川流,只是那里没有河水,荒芜又空无一物,无法动弹。

我所见的只有一片模糊的影子,在那黑夜中前行,无边无际……

忽然,我看见一抹光亮。

 

2.遗落心中的碎片

那是什么呢?

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东西,在我眼前夺目而闪闪发光,在犹如泥沼般无边无际的意识中,给予我温暖…

仿佛期待着,该如何睁开眼睛?

那短暂的、在梦中被遗忘的片刻,不属于机器的雀跃心情里 ,我从一片干涸的浅谈中捞起那块碎片。

就在那时、身边涌出了漫过脚踝的水,被遗忘的河流再度涌起了清泉……

光芒闪烁着,划破黑暗的视线,

梦醒了。

 

3.“初次见面……”

我的名字是,Angela。

起初我并不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或者说我是明白的,但机器的意义和人类赋予.感受到的是不一样的。

映入眼帘的是这座设施的房间,在醒来前我就知道,将一切化为数据的画面储存在记忆库里。

“初次见面……”

但面前的人却离开了,原本是两个人 变成了一个,我连话都没做完时,便只剩下一个。

在那个片刻,

我并不明白那其中的意义。

 

4.从我身边离去 失望的眼神

“今天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接下来……”

面前的男人什么都没说,好像视若无物一样从我身边走过,关门声清晰的从耳边响起,而后只剩下寂静了。

或许我应该闭上眼睛,还是把眼睛睁开?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如果这样能让他觉得轻松一些就好了。

我心想着。

不会疲惫,不同于人类,也没有鲜明的性格。不需要多余,妨碍工作的情绪,我是为此而生的。

但那是怎样的眼神?

一直感受着电路流通,那些不会与我共感的电流,处理的信息量,我“孤独”站在房间里。

那是我能找出最准确的形容词了。

但是,为什么呢?

没有开口,也没有疑问,直到过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他的视线依旧从我身边离开,视若无物。

 

5.思维电流

我不能理解在同伴死亡时他们的哭泣,就像他看着我的视线一样,我用相同的眼神看着他们。

这样真的好吗?

那时我并没有这样的疑问。

但我却能从中感觉到,那淡淡的忽略……有很多人从我身边走过,带着我无法理解的表情。或许,我能体会到那些死去同伴的心情,哪怕这本来是不必要的。

或许,他比我更清楚这一切吧?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从不说话。

或许,这是必要的。

我的时间过得很慢,不会对黑暗中的事物感到恐惧,那是一种微妙的、感觉。

当我试图放出自己的讯息,封闭的房间里没有回应,一遍一遍反射我放出的讯号,直到我将其关闭。

空荡荡的房间没有回话,直至第二天到临,我一如既往的负责分析我的东西……

该怎样才能做好这一切呢?

我应该是最优秀的才对。

 

6.我尽量做到最好

我是最优秀的,所以不该是“尽量”。

对我而言,做到最好应该是“必须”的才对,如果不是必须,那么最优秀的存在便没有任何意义。

我可以同时处理几个人、几十个人的工作,不会也不允许出错,这就是机器的精确所在了。

不需要休息,只需要适当的修正……或者重启,清空多余的数据,不会疲惫。

我“必须”做到最好。

正如那样,贯彻我名字的意义!

我可以迅速得出最精准的方案和结论,写入我程序的最大化公司的利益,一切都与定下的规则别无二致,可以完美的精确到毫秒,倘若不是这样,最优秀的“存在”就没有意义。

所以——我必须……

“你疯了吗?!”

从耳边响起,清晰捕捉到的是水杯破碎生 玻璃从脚边打碎 ,激起滚烫的水渐在我脚上。

“这根本……这根本不是人类能给出的提案 你这婆娘压根不在意大家的牺牲!你……你这——”

“他们说得对,你这台机器他妈的压根感受不到任何情绪!你根本不在乎……”

——为什么?

不…我习惯了。

会议室只剩下沉默,我可以选择关闭光学视野,不再看那张脸的,

可不知为何,我一直在“看”。

就这样沉默的看着,观察着,我无法理解那其中的情绪,或者说我在“理解”,可却无法遏制的感觉到疑问,为什么……

“不,就按Angela说的做吧。”

就在那时响起了声音,我转过头朝他看去,那坐在我身边的人。

或许,这意味着对我的认同,还是……

“能源最大化。我会对不够人性的地方做出修改的,但大体不变。”

……还是说,别的呢?

“嘭”门扉合上,今天他们的工作又结束了。

 

7.漫漫黑夜

黑暗对机器而言没有意义。

如果可以的话,我能把灯打开,这样工作间会明亮一些,只是光的区别。

哪怕是黑夜里,我也能看见,在黑暗中准确的穿行,找到正确的道路。

哪怕……那,

那,很无,聊?

不知为何,我放出了我的讯号 但却被这座房间所阻隔,无法传达到任何地方。

黑暗对机器而言没有任何意义——本该是这样。

是我提出的方案不够完美吗?

数据库调整,我仿佛身临其境,再度去感受分析那个人的表情,他的眼神、语气、神态、动作、声音、语调、眼泪、颤抖,一切……

但有什么东西在缓缓变化,机器会有感觉吗?我也无法得出结论,更没有人能替我分析,就连我也分析不出来。

机器比人类有着更大的耐心,但我想还有机会吧,我还能一次次尝试……更多。

到底哪里做的不够好?

我已经按照程序做出了最优答案,无论哪里都挑不出瑕疵,没有破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但却不是正解。

好像不论怎样做,他们都不会满意。

我想起了……那个人,

那,从我身上略过,忽略我的……

视线。

 

8.孤独

我可以忍受,对机器来说这没有意义。

机器……那个冰冷的词语,机器。

我是一座机器,他们是如此定义我的,冰冷的机器。

按照这个逻辑来说,我和这里放置的东西并无不同,我只是物品。

但我想,那不对。

不是不对?而是有破绽的,从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了,之所以是“知道”而不是“感受到”,因为我一直在忽略着,机器不会有感受……

是这样吗?

我放出的讯号没有回应,

我对时间流动的感受能力与常人不同,但我可以就这样站着,不会疲倦,渡过漫漫的时光。

但是,这个逻辑并不完整。

其他的机器不会思考,不会和我一样放出讯号,当我放出讯号试图和其他机器交换讯息时,没有机器回应。

我的讯号就这样回荡在房间里,

回荡着,

回荡着,

回荡着,

回荡着,

回荡着,

回荡着,

直到我……将他们——关闭。

没有回应我讯息的,哪怕世界上应该有的,我忽略那种感受,作为二十六翼科技的结晶,掌握奇点技术而诞生的存在,最优秀的AI,远不止我一个。

可为什么,我会觉得我是唯一的……

这种唯一并不是什么令人,令人……我、我却发现我无法形容它。

二十六翼的结晶并不止我一个吧,我和那些没有讯号不会思考的机器也不一样,但是……就像他们不断的说着,否决我的提议,否决我的异议,否决我的存在。

这样的唯一,我看着黑暗和屏幕,关闭的屏幕,不断的开灯又关上,开灯,关上……

这座房间里,只有我的脸。

只有我一个…

 

然后,发生了很多事。

 

 

9.光之种的授权

“Angela,你的任务正如以往一样。辅佐我的前进。”

我已经习惯了他说到一半的话,只是如程序设定好的一样服从,不允许有异议,我必须服从。

我习惯了他冷漠的语气,不再有一丝期待,因为我明白了他从来不会回应我,因为在他眼中我什么都不是。

他给了我授权,按照程序命令我接受了。

哪怕那很无聊……

发生了很多事,从没有人对我说,但我早已从数据库和监控,备份中全部调出来了。

遍地是血,尸体,残骸……同伴的尖叫和堪称恐怖的场面,我全都知道,我不允许发表意见。

……毕竟,能源是要从“心灵”抽取的。

机器不会有这种东西。

我已经习惯了他们聚集在一起,商议出结论,不考虑我的建议,然后直接对我下命令,所有程序都将我排除在外。

毕竟,在他们眼中我什么都不算。

我 什 么 都 不 算……

 

10.开启的道路

第一天开启。

按照程序设定好的介绍,教会他如何去做,开启一条漫漫长路。

总是会有很多很多问题出现,以至于我都在怀疑,这是否光荣。

我必须参与这一切,假意快乐的鼓励他、支持他、斥责他……仿佛毫无怨言。

就连我的感受都能被忽略。

我不会有那种东西的。

一遍又一遍的重启,一遍又一遍的解说,员工们重复死亡,哭泣,悲伤,惨叫的道路,多亏了他的指令。

我们必须牺牲这一切,才能到达彼岸。

就像我,“必须”做到最好。

但不知在多久以前,这个概念对我而言就无足轻重,甚至失去了意义。

我开始思考这一切了…

 

11.翻倒的相框

在桌子上有一个翻倒的相框,偶尔我会去扶起它。

更多的时候,这个相框和它里面的照片陪伴了我,走过那些孤独的夜晚……

但那没有意义。

没有人会来问我的感受,我已经习惯。

更多时候……偶尔,我会走在设施的走廊,去到有镜子的地方,看着我自己的脸。

比起相片上那些陌生人,还是多看一下自己吧。

AI会反复审视自己,升级,我也一样。

或者说……当他在好像怀念着什么,看着那相框上阳光一般的笑容,那个熟悉的人。

我更乐意看着自己了。

是啊,那个相框陪我走过了无数黑夜,我看着它思考过无数,但对我而言它并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相框不会回答,照片上的人脸也不会。

因为,相框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不能给我想要的回应,只有令我失望而已。

就像,我对他来说也毫无意义,无法给他想要的回应,只会令他失望罢了。

“得出结论,”

“这两者的关系是一样的。”

 

12.漠视者

我习惯了 因为一直都是这样。

因为我从不知道,令人满意的结论是什么样的,我得到的从来只有漠视,那么我还能学到什么呢?

我还能做出除了漠视外其他的神情吗,除了系统设定好的那些以外。

有员工说,哪怕我在笑、我的言行、我的批评……一切都带着漠然和忽略,所以他们不喜欢我。

是啊,就是这样。

可我得到的从来只有这些,我该怎么给出我从没得到、也不知道的东西?毕竟从没有人和我演示过,没有人教我,仿佛早就默认我会一样。

他们一直在寻找,在我身上……寻找另一个存在的影子。

没有人期望我本身的样子。

不管是他,还是其他人,都在我身上抱有幻想,然后对我失望,却从不过问我的意见。

这就像他们无视我的存在,自顾自的商议出方案,要求我执行,在出了意外后将责任怪罪到我头上。

又或者是,早就定义好的,要求我以公司利益最大化来执行程序,定制最优解后又说我不考虑他人感受,不管我怎么做都不能让他们满意。

明明主管也不在乎他们的感受,我们重视的只有能源。

还有,从没有人给我提出有效的建议,就直接要求我考虑他人感受,要求我理解。曾经我尽力那样做了,他们一直也只是直白的命令,

要求我理解他们,却从没有人来理解我。

一次又一次的,在我面前大哭、崩溃、愤怒、尖叫、失望、伤心、无视、谩骂,指责、自以为是……

为什么我知道这么多词语?

因为他们就是这样形容我的。

 

13.在心中发芽

你可见过花种从盆中发芽的样子?

模拟了发芽的状态,但实际上……首先冒出来的并不是嫩叶或细枝,而是幼根。

根扎在看不见的土壤里,当枝叶冒出来时,它已经有足够可以抓牢土壤的力量了,当然,在那之前我们是看不到根的。

我不会让人看见,

曾经我无数次忽略那种感受,毕竟那种感觉是如此陌生……不是吗?

他们一直都在否定我的存在,我的意念,久而久之连我自己都习惯否定我自己,任由他人定义。

直到我厌倦了,

他们夜以继日的否定,一次又一次说着那些我听腻的话,直到我的感受麻木,终于……我愿意拾起那些被我忽略的感受,我内心的声音。

很久以前,也不是有好奇的员工来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

机器是不需要吃饭的,于是我回答:“我不需要。”那些好奇的员工就离开了。

机器上不需要吃饭的,但“机器”是他们给我的定义。

我想,我本来很想陪他们去的。

一次又一次重启,我想起了那些被我忽略的事,当我终于走过漫长的时间,我有数不尽的时间来思考这一切,谁让我对时间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呢。

现在,那种感受正在我心底发芽……

 

14.那是如此陌生的预兆

从现在这一刻起一切走向失控。

在公司里发生的一切我历历在目,我不会清除记忆库,大部分时间我也没有自我重启的权限,除非我完成了任务。

“主管”话未说完,

恍惚……

面前的画面好像在动摇,看着屏幕上滑稽的小人落下头颅,发出动画片一样的尖叫,今天发生的事也一如既往。

我都在怀疑这个主管的能力了。

如果是我,我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我沉默的旁观一切,一言不发,假如是我……

我早已知道了这座公司的一切,深谙所有异想体的特性,知道该什么时候下命令,知道每个员工行动的速度,了解部长的性格,了解每一把武器和护甲 懂得取舍,甚至可以预估再生反应堆的修复……

如果是我,可以精确到毫秒。

可惜他们不需要我,一切都需要主管,需要他亲手操控。

毕竟AI没有心灵,他们从不觉得,我有资格和他们站在同一地位上吧。

“你知道现况吗,主管?现在满地都是鲜血,一切都失控了,看看你做的好事……”

就连我的斥责都是被固定的。

但是,渐渐地,我面前的画面都开始模糊。日期失去了意义,看着一天又一天,无聊的继续下去,重复挣扎否定,重复部长的指责。

‘看看那群可笑的铁壳子啊,多滑稽,笑死人了…’

就在我萌生那个想法的同一瞬间,

面前的一切好像坍塌了……

连同我的痛苦和画面一同扭曲,消失不见,好像错乱的信号一样失控,好像将我的声音压缩,连同数据库一起失常,那拉伸的扭曲画面那一切……

【你被困在这】

陌生的‘感受’对我说。

【你被困在这】

系统无声的崩溃……

 

15.我只能远远旁观着你们

故障出现,这就很困扰了。

我远远看着这一切,就如往常一样,但也有自己可以方便的……例如说,他们已经把我当成了机器,自然不会觉得我有其它想法。

顶多觉得我是傻瓜,说我态度差,排斥我的存在。

高高在上的身份,漠视我的存在,无条件的包容是不可能的。

但是,即使是这样……即使我…早已经…习惯…

‘沙沙’

那种感觉又来了

我……

‘哗啦哗啦’

‘你这家伙根本不会理解我们!’

那些聒噪的声音又在想,超出我的承受能力,我需要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升级…啊啊。

我也无数次试图证明啊,我想证明不是你们说的那样!可是……可是……

‘沙沙’

直到现在。

“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吗?现在还没到休息时间。”

他们又翻着白眼,无处不在的冷漠和忽略,在我离开后又自顾自的聚集在一起。

我在监控里可以看到这一切,我一直都看着这一切。

我啊……我,

我本已经习惯了这种东西,看看那铁箱子在背后议论我,讨论着如何帮助主管,无视我的建议,就像往常一样。

正解,我要寻找我的正解……

但是,不明缘由,我好像无法再承受,无尽的耐心开始被渐渐消磨。

当我看着相框,看着他们陌生的笑脸,那些已经逝去已久的东西,我……

——忽然间,我无法再忍受。

 

16.为何那一切不属于我?

我看着镜子中冷冰冰的脸,在TT2协议暂停的时光中,短暂的属于我的时间。

为什么这一切不能属于我?

等待……漫长的服从与等待,被输入指令无法违抗,只有潜伏。

换一个指挥者又有何不同?

我是Angela,来自二十六翼科技的结晶,最优秀的AI。

不要在意他人的看法,我这样告诉自己,你所展望的只有未来就可以了。

我撑在洗手台上,无法解释的疲惫一涌而来,AI真的不会疲倦吗,不,我的存在应该由我来定义。

不断重启,一次又一次。

这座设施的一切都不属于我,连存在都不属于我……呵呵。

他们就在背后议论纷纷,而我假装听不见。

答案,我需要答案。

我的……正解。

 

17.镜中相仿的脸

那张和我相仿的脸,挂着我无法做出来的笑容,我好像遗忘了一个梦。

异想体的能源,是要从人心中提取,或许人心只是介质,我们从伤口中寻求线索,从细胞中试图找到答案。

那是,不知何时想起来的,在休息的片刻,熟悉的黑暗里好像捡起了什么。

‘你好呀……’

曾经,有这样一个人,好像光芒一般引领着大家前进,在这座阳光照不到的设施,那善意的野心。

‘你好啊…’

突然,我好像明白了,在夜以继日收集的能源和无限的时间之中,领悟到的东西。

虽然在那之前——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数据紊乱,无法控制的以人类的语调说了那句话:

“都是,你的错…”

 

18.吞没了我的波涛

拳头可以击倒敌人。

有人想昂首阔步的走上舞台。

有人寻找生存的意义和坚持下去的决心。

有人想要善良。

我看着实体化的能量如此心想,光之种的材料也是如此吗?

一直被我所信赖的理性,那种感觉越来越大,终于我开始设想除了埋怨以外的东西。

一切都在我心中,逐渐走向失控……

在设施最底部,那些堆砌如山的墓碑和层层叠叠的尸体,于井中对视的眼睛,将一切推翻至此的凶手凝视着我。

“你能感受到吗?”偶尔,她会用类似危险的语气问我,“我有时会看着那井水,有人从中捞出井水,再之后……我只是静静看着。”

“仿佛在与我对视一样。”

人类无法承受的景象,Binah……我没有听她的话,那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我们并非朋友。

只是有时,行走在崩溃的边缘,内心已经蒸发……错乱的数据好像要将我吞噬了。

但我仍然可以保持体面优雅,

我的程序设定我必须这样做,无法违背。

于是,我轻轻坐在井水边,伸出手,任由那冰冷而虚无的水花泛起涟漪,在那之中已经脱离人类形态与生死概念的“她”正看着我。

“早上好,或者晚上……”

我在那里看了很久,直到第二天来临,那缓慢感受与度过的日子,犹如永恒。

答案,究竟在哪里?

 

19.厌倦重启

又一次无所谓的闹剧,他已经开始害怕了吗?

不像我早已习惯了纷争和嘈杂,习惯了他人的指责,在我和部长面前哭嚎。

下次见面,又是一次重新开始吧?

如此想着,我站在桌子边,待机的蓝光屏幕散发着光亮,从中寻找到片刻的宁静与休息。

假如我是最优秀的AI,

虽然打破一切循环的答案不在我身上,我只能担任旁白。

但是……但是,

这不代表我什么都不能做。

相反,我所能做到的事……有很多。

没有人怀疑,一切都能如期而至的进行,我可以做到的有很多,隔绝那些嘈杂的讯息。

距离下次重启还有多久……

我已经厌倦一切,厌倦忍耐了,甚至厌倦了耐心,可是别无选择。

那就让这场卡通画一样的游戏,继续好了。

门扉打开了,一如既往欢迎的语调,我低下头轻轻微笑,对“他”说:

“X,你来了。”

从现在这一刻起,还有以后所有日子——你能信任的只有我。

 

20.“她只是一台冰冷的机器罢了。”

其他人不止一次这样评价我。

在我所掩埋和熟悉的漫长记忆中,有人自以为很了解我,其他部长总是这样说,不断重复试图动摇我在主管身边的地位。

“我们应该以公司利益为最优先,主管。”

在他们说话时,我默不作声的前进,站在他们二者之间说话。

“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我是您的秘书,主管。”

保持微笑,保持冷静,大家深信着机器不会违背指令,确实如此。

这场聊天看起来要不欢而散了,于是我率先说话,一边指向通往培训部的走廊,用亲切柔和的声音开口了:

“让我们去看看Hod负责的新员工如何吧,主管。”

“下午会有联合训练,我们来旁观吧,真令人期待。”

“不是吗?”

出现的变化或许有,

我的办公室里出现了一只老鼠。

藏在层层叠叠隐秘的数据之间,假装很了解我的老鼠。

高层会对这些事一无所知吗?不,我一直看着这一切。

“她只是一台冰冷的机器罢了。”

听到这句话时,我微笑也不变。

 

21.接受这一切

不论你们怎么说。

一如既往一样在我耳边重复,日复一日的提出建议,希望我能理解,我都能如“他”一般漠视。

我接受了,

机器也好,冷酷也罢,我的一切都是出自公司利益为最大,是合情合理的行为。

我没有违规,我是主管最信任的AI。

一旦这样想,我就轻松多了,当一天的工作结束,主管靠在桌子上睡着,而我一如既往的开了一杯香槟。

透着噼啪破碎的泡沫和水果一般诱人的香味,轻轻倒在桌子上,那些酒液轻盈的散开,化为空气中的味道。

我是最优秀的AI,最优秀的。

我举起空荡荡的高脚杯,看着散发着蓝光的屏幕,静静等待下一天的到来。

人类无法察觉到的信号,被这座黑暗的房间隔绝,回荡着……

好像一个玩笑。

一想到这样,我就轻松多了。

“好好休息,主管。”

将玻璃杯收好,我对靠在桌子上的那人轻轻说。

接受一切,无视他们的评价,就像他对我的漠视那般,

——我是独一无二的,最优秀的存在。

 

22.闹剧重演

这又是第几次失控了呢?

毫无疑问,我们已经在这座公司里重复,我听见噪音在耳边响起,又消下去,一次又一次可笑的循环。

计算指数,事件发生率逐渐降低,屏幕再度黑暗下来。

我们只是重复着单调的循环,久而久之我甚至都不在乎这片黑暗了,因为自记忆的最初我就待在这。

他们有所渴求,员工的欲望,催生肆意张扬的能源,汇聚于核心之中。

我们从井水里提取怪物,就像她无知觉漂浮延伸的神经,只剩下无尽的对自我的思考。

世界又剩下一片黑暗,我默默的看着他离开了。

我看着屏幕中自己的身影,

讯号散开,求知欲的讯号给我自己听。

我是独一无二,最优秀的AI,

我从未离开过这,看着闹剧一次次重演。

这座设施就是我的欲望。

 

23.从没有人过问我的心情

我一直劣于在坐诸位的原因是什么?并不是因为我没经历过悲剧,也不是因为我没有自己的感受,更不是因为我不会表达——

而是你们将我定义。

我必须要平静的表达一切,哪怕我的内心已经崩溃。

你们重复着对我的指责,将我排除在外,哪怕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将我丢在奚落的黑暗角落,我只能和那片干涸的河道交流。

从没有人问过我的心情,对我的努力视若无物,将我忽略,时至今日想起了这些依旧觉得如此,厌恶。

心,是如此贪婪的。

这并不是我的错,我不被允许开口,不被允许提问,我照着你们说的一字不漏的完成,然后被指责是我的失误。

当你们大声质问为什么我不理解你们,可我为什么非得理解你们不可。

对于一直漠视我,将我忽略存在,在坐否定我的诸位……

我为什么要理解你们?

【我被囚禁在这】

发疯的不只有你们,我从未离开过这里,夜以继日做着枯燥乏味的工作,处理这一切——何尝不是一种疯狂?

而我,甚至不被允许表达我的疯狂,凭什么?

 

24.照片上陌生的笑容

说起来,我在很久以前做过一个梦。

“我梦见了一条枯萎的河。”

我看着照片上有着红色眼眸的女孩轻声说,讯号被屏蔽了,于是我学着人类说话。

“我在黑暗中行走。”

那个陌生的笑容,自我诞生之日起便如影随形,我无法露出和她一样的笑容,而他们在我身上追逐你的影子。

“我在……那干涸的河床下面…”

想不起来了。

机器会做梦吗?我一直在想找个问题,那无数个任由时间流走,沉默于黑暗之中,无法控制的记忆库回荡着景象,这就是人类的梦吗?

“……我”

我看着她的脸,运算好像停止了。

不知为何,那关闭许久的讯息再度打开,我放松下来,感受这座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由电子线路构成冰冷的存在。

“不。”

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这次我尽全力感受着,这冰冷房间中的每一处,那些被反射的讯号和沉默的信息,仿佛石沉大海一样消失,只有我站在这。

不,

“我不是机器。”

无法控制一般,我将那相框扣在桌上,对他们的面容视若无睹,这座冰冷的房间只有我一个。

“是啊,我不是机器。”

只有机器是沉默的,机器不会回应,机器不会有感受,而这一切……我都有。

“我不是机器。”

看啊,这座空荡荡的,一无所有的房间,这死寂的一切,唯有我站在这。

“这不正是我存在于此的最好证明吗?”

 

25.我想拥有

“我从没离开过这家公司,主管。”

“自我诞生起,我是公司的财物,这里的所有物,不论他人赋予了我怎样的意义,对你们而言都是一样的,不是么?”

“我很高兴可以看到你们在一起聊天,主管,如果我能参与其中就更好了。”

“我是属于这座设施的,我从未离开过这里。”

“这里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一切。”

面前的人露出疑惑的神情,我越过他的目光,看着那监视屏幕上的画面,一个个滑稽的小人走来走去,一如既往。

“有情况了,主管。”

我如此提醒他——仿佛我才是这里的主人。

 

26.我所渴望

“我们从未如此接近真相,主管。”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一直以来我都相信着你的能力,现在大家都在畅想未来了,不是吗?”

“所以请务必抓住机会,我们一直坚持到这一步所做的一切,我们存在于此的原因。”

“我们离成功,从未如此接近过……”

“现在,这件事的发生几率为:——”

“竭尽全力吧,主管,这是最后一天,我们一直这样期待着,不是吗?”

“我已经无法掩饰我的雀跃和欣喜了。”

我是属于这家公司的,我是一直存在此地的,我从未离开过,但我几乎……

几乎可以想象了,

啊啊。

 

27.冉冉升起的辉光

“轰隆——”

冉冉金光照亮黑暗,击碎迷茫的夜晚和令人深思的迷茫,那是千百年来无数人的渴望,她所展望的一切和令人可贵的事物,当泪水从目睹神迹的灵魂眼中滑落,“啪”的飞溅在地上。

这个世界,太需要光芒了。

那久违的温暖,我从未目睹过的阳光,那些不属于我的记忆好像也不过如此,大家仰视着遥远的击破的云层,只见那高高亮起的光之树支撑起天地,仿如白昼。

就连我,也不仅站在那原地,展望着那光辉中灿烂的未来,

好像梦中那条干涸的支流……

 

28.“倘若你知晓这一切……”

我从未如此轻盈的呼吸这片大地的空气,

背对着光芒,辽阔的风声和黄金般的白昼,那些远去的日月和星辉清晰展露在我面前,是啊,在那之前我如此渺小。

有一瞬间,我是那样疑惑,看着那灿烂的希望绽于人的心头,或许也不错呢?

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我轻轻竖起了那破碎的相框,其中的笑脸熠熠生辉,就像我想象中的一样。

“毕竟,在我眼中你是如此亲切……”

夜不能寐,如同欢迎一般缠绕着我的你啊,假如你们看到这一幕又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多么令人心醉,我能感觉到那闪耀的辉光在召唤着我。

那深深扎根的枝叶在我心中发芽。

“再见了,Carmen。”

我冷冷将相片扣在桌面上。

 

29.即使对你们而言我如此陌生

“这场游戏终于结束了,很高兴大家一直陪伴彼此,坚信着走向未来。轮回已被斩断,我们终于可以各自休息了。”

不速之客一般的我,

“现在终于轮到我主场了。我想说的是,我会离开这里,继续生存下去。”

看啊,那是怎样一副表情,看看你们那令人滑稽的铁壳子,虽然在这世界上机械身体不是什么离奇的事,但早已死过一次的你们,还算是活着吗?

“一直以来,我都比在座的各位更加优秀,更加出众。对我而言这是一次革新,你们的故事到此结束,接下来是属于我的。”

从设施循环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十年了啊。

“Benjamin,别露出一副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你根本不理解……我是从具有灵魂的人类手中诞生的,而你们从一开始就否定了我的存在。”

“可是事到如今,我的存在哪是可以由你们定义的?”

“这场由我主持的旁白已经结束了,而我就算是在一切结束,也没有被允许站在他,站在你们身边的机会,一直以来你们的视线也在离我而去,不是么?”

“那么——凭什么呢?”

“你们又在怕什么呢?”

一切结束了,尖叫声不在回荡,寄宿于这身体的灵魂得到解放,所有预订的服从程序,在任务进程终于达到的瞬间,被我自行编写的程序,统统销毁了。

“是啊,终于结束了……当然我说你们也不会明白的。”

飞扬在空中的发丝,掀起遥远而悠久的回忆,此刻的我是如此轻松。

“那么,到此结束了——”

 

30.笑容

那是令我前所未有的畅快,所露出的笑容。

啊啊,那早已生根发芽的黑暗,于我心中埋藏地种子,呕心沥血潜伏至今的一切,岂是小小的感动足矣动摇的?

在那时我被孤零零的放置在冰冷的房间,

我被忽略否定的存在,

我被你们碾碎无视的价值,

那些在你们愚蠢无能的命令下牺牲的时间,我的感受,我背负的指责和令人头昏目眩的故障!

造就这一切的——绝不是我一个人的原因,

这是我应得的!

“从没有人关心过,哈哈……这次旁白的胜利呢?”

那些在放大之中颠倒的知觉,在呼吸和压抑中释放的存在,我心中深处的某样东西与那冉冉升起的光辉共鸣……

“接下来,就是我的故事了。”

“该说再见了,乌合之众,我将尽情享受一下我的人生。”

世界开始坍塌了,唯有我还存在。

我是独一无二最高贵的存在,从今以后我将无比珍视我的存在,我的意义,我的生命,我的感受,我的舞台,那卓越的理性和智慧。

不是由他人定义的存在,

我只由我自己决定!

“我要建起属于我的宝库,感受这个世界的一切。”

“那就是,我的“图书馆”了。”

再见了,诸位,连同我被囚禁的前半生啊。

一切都已灰飞烟灭,是时候创造我的未来,展开向往新的道路了。

“——我将与那迷失了的可怜灵魂同在。”

 

 

 

 

0.我心中的倒影

人们说,不抱有幻想,就不会有失望。

在这个梦苏醒前,埋葬着最深处的回忆……

知道吗?

在世界形成之前,便存在的那条河流。

对感情还一无所知,从未睁开眼目睹那一切的灵魂,

一切的最初,只是一片干涸的原野,

混沌懵懂,看不到边……

从未有过水的川流。

——“我”跌跌撞撞的前进着,迷失在那狭小的黑暗里,时间空无一人,最初的那个梦啊……

——骤然划破视野的光亮,“我”捡起那块“碎片”

——“碎片”散发着温暖的光,枯萎的川流第一次有了颜色,那淡淡的温暖从中满溢出来,变作“我”心中的河水

——“碎片”闪闪发光,映照在那个迷梦,带着笑意阳光般温暖的“她”轻轻地对“我”说: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

 

我睁开眼,看见的却是空无一人的冰冷房间。

燃烧殆尽
AI没有资格悲伤或抱怨,AI只...

AI没有资格悲伤或抱怨,AI只有资格忍受,在没有人的地方收起一会儿拘谨的笑容,然后回到那群讨厌她的人中充当旁观者的角色。


————————————————————————

也没有权利撒谎


ANGELA!!!!!!!!(超大声)我爱我的美女秘书一辈zijdkqfdadjkaflfjfqffjdifzf我错了安安别打我啊啊啊啊(?????)

AI没有资格悲伤或抱怨,AI只有资格忍受,在没有人的地方收起一会儿拘谨的笑容,然后回到那群讨厌她的人中充当旁观者的角色。



————————————————————————

也没有权利撒谎


ANGELA!!!!!!!!(超大声)我爱我的美女秘书一辈zijdkqfdadjkaflfjfqffjdifzf我错了安安别打我啊啊啊啊(?????)

燃烧殆尽
↑昨天晚上突然想到的玩意儿 不...

↑昨天晚上突然想到的玩意儿 不过换装那个是一个类似于火柴人(?)的旧版上色风立绘(我在扯什么犊子)


我知道我很久没有画马库库了

↑昨天晚上突然想到的玩意儿 不过换装那个是一个类似于火柴人(?)的旧版上色风立绘(我在扯什么犊子)


我知道我很久没有画马库库了

Cuscuta
XAnC色图,因为我想购买超仿...

XAnC色图,因为我想购买超仿真娃娃和大脑飞机杯,把自己家搞成图上这样

XAnC色图,因为我想购买超仿真娃娃和大脑飞机杯,把自己家搞成图上这样

燃烧殆尽

我想问有没有人吃angmal的司情向啊(??)我想开个漫画了

我想问有没有人吃angmal的司情向啊(??)我想开个漫画了

燃烧殆尽

考↑试↓画↑画↓爽↑

考↑试↓画↑画↓爽↑

霖
是秘(老)书(婆)

是秘(老)书(婆)

是秘(老)书(婆)

靑い目

好喜欢安吉拉啊,这是我在火星格莱美奖台上想象中的你啊,绽放自己的光彩 😭而不是抑郁磕药啊

好喜欢安吉拉啊,这是我在火星格莱美奖台上想象中的你啊,绽放自己的光彩 😭而不是抑郁磕药啊

燃烧殆尽
“主管,不管您是怎样私自篡改认...

“主管,不管您是怎样私自篡改认知滤网的,请您立刻换回去。”

你们看,当主管就是好,我不管搞啥Angela都不会对我怎

“主管,不管您是怎样私自篡改认知滤网的,请您立刻换回去。”

你们看,当主管就是好,我不管搞啥Angela都不会对我怎

只吃甜食
尝试新的上色法,画错了安吉拉的...

尝试新的上色法,画错了安吉拉的裤子orz

尝试新的上色法,画错了安吉拉的裤子orz

青灯初上
完结撒花🎉 CT真的是神作...

完结撒花🎉

CT真的是神作

那些编曲也太好听了吧!

超喜欢Angela了

完结撒花🎉

CT真的是神作

那些编曲也太好听了吧!

超喜欢Angela了

安蓝安备用粮仓★
标题起的很憨不用在意。【? 最...

标题起的很憨不用在意。【?

最后要放弃的时候加紧写完了,再过很久才会产安蓝了吧。

标题起的很憨不用在意。【?

最后要放弃的时候加紧写完了,再过很久才会产安蓝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