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niFace

500浏览    99参与
土媚儿

让我们从一数到十二
然后大家静一静


静 一 静

[智利] 聂鲁达


让我们从一数到十二,
然后大家静一静。

让我们试一试,在地球上
住口不讲任何语言,
安静一秒钟,
让我们停止动手。

想必是神妙的一刻,
不慌不忙,没有机车,
在瞬息的不安中,
让我们互相靠紧。

在寒冷的海上,
让渔夫停止捕杀鲸鱼,
让采盐的人
看看自己劳损的手。

制造绿色战争的人,
制造瓦斯弹烧夷弹的人,
赶尽杀绝的胜利者,
让他们换上干净衣裳,
什么都不干,只跟兄弟们
去树阴下散步。

别误会,我并非
要求无所事事:
我只要求生活,
我不要跟死亡打交道。

即使我们不能同意
改变自己的生活,
也许片刻的深沉静默
能够暂时消除这种悲哀。
这种无尽...

让我们从一数到十二
然后大家静一静


静 一 静

[智利] 聂鲁达


让我们从一数到十二,
然后大家静一静。

让我们试一试,在地球上
住口不讲任何语言,
安静一秒钟,
让我们停止动手。

想必是神妙的一刻,
不慌不忙,没有机车,
在瞬息的不安中,
让我们互相靠紧。

在寒冷的海上,
让渔夫停止捕杀鲸鱼,
让采盐的人
看看自己劳损的手。

制造绿色战争的人,
制造瓦斯弹烧夷弹的人,
赶尽杀绝的胜利者,
让他们换上干净衣裳,
什么都不干,只跟兄弟们
去树阴下散步。

别误会,我并非
要求无所事事:
我只要求生活,
我不要跟死亡打交道。

即使我们不能同意
改变自己的生活,
也许片刻的深沉静默
能够暂时消除这种悲哀。
这种无尽期的隔膜,
和互相取命的恐吓,
也许大地会教会我们领悟
当一切似乎已经死去,
其实却还活着。

现在跟我数到十二,
等你们静下来,我便走。

 

土媚儿



我是一湾清泉

意大利 ∕ 马林


我是一湾清泉

悠悠地

如睡似醒地

跃动在绿的胸怀。 


我是一条喷涌的大河

载一片落叶

轻轻托起

不忍它葬身河底。 


我又是一块泥土

悄悄向大海落去

犹如我的生命

抒出最后的一支乐曲。            


吕同六 译

选自《意大利二十世纪诗歌》,

安徽文艺出版社(1993)




我是一湾清泉

意大利 ∕ 马林


我是一湾清泉

悠悠地

如睡似醒地

跃动在绿的胸怀。 


我是一条喷涌的大河

载一片落叶

轻轻托起

不忍它葬身河底。 


我又是一块泥土

悄悄向大海落去

犹如我的生命

抒出最后的一支乐曲。            


吕同六 译

选自《意大利二十世纪诗歌》,

安徽文艺出版社(1993)


不乖的小朋友.

好冷,

我这是,死了吗?

我转头看向四周

这是在水里面吗?

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

“滴—滴——”

什么声音

哦,

原来是进水了

水漫了上来

渐渐漫过膝盖

要死了吗?

不过

这样也好

水一点一点漫了上来

越过了我的头顶

箱子破了

我在水里浮沉

又有人来了吗?

那是一个金色的箱子

我游了过去

看见里面安静的坐着一个少女

她本来眼神空洞

看到有人过来

也飘了过来

我靠近了她

却进了她的箱子

箱子霎时间暗了

我想退出去

可手却被她拉住

箱子……

最终还是破了

我又在海里沉浮

她拉着我的手

硬是把我拉了上去

我自甘堕落

松了...

好冷,

我这是,死了吗?

我转头看向四周

这是在水里面吗?

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

“滴—滴——”

什么声音

哦,

原来是进水了

水漫了上来

渐渐漫过膝盖

要死了吗?

不过

这样也好

水一点一点漫了上来

越过了我的头顶

箱子破了

我在水里浮沉

又有人来了吗?

那是一个金色的箱子

我游了过去

看见里面安静的坐着一个少女

她本来眼神空洞

看到有人过来

也飘了过来

我靠近了她

却进了她的箱子

箱子霎时间暗了

我想退出去

可手却被她拉住

箱子……

最终还是破了

我又在海里沉浮

她拉着我的手

硬是把我拉了上去

我自甘堕落

松了她的手

沉了下去

她回去了

过了不久

她又来了

这次

她没有给我一点放手的机会

@奶香是萌妹子. 给予你,my best friend

土媚儿

《安慰》

 作者:顾城


青青的野葡萄
淡黄的小月亮
妈妈发愁了
怎么做果酱

我说:
别加糖
在早晨的篱笆上
有一枚甜甜的
红太阳




《安慰》

 作者:顾城


青青的野葡萄
淡黄的小月亮
妈妈发愁了
怎么做果酱

我说:
别加糖
在早晨的篱笆上
有一枚甜甜的
红太阳


土媚儿

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蚊蝇,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间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孩童水果猫狗飞蝇当然热闹,可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林语堂


《大地重光》

 [兰波] 米沃什


我来了 何必这种莫名的恐惧?
不久黑夜将离去,白天将升起。
你听∶牧羊人的号角已经
吹响。星光逐渐消失于红曦。
大道很直∶我们在边上。
钟声敲响在下面的村庄,
而篱笆上公鸡在欢迎
曙光;大地肥沃而快乐,冒着热气。
这儿仍是黑暗。像泛滥的河水,
浓雾笼罩黑簇簇的越橘。
然而踩着高跷的黎明已进入水中,
而带着...

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蚊蝇,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间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孩童水果猫狗飞蝇当然热闹,可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林语堂


《大地重光》

 [兰波] 米沃什


我来了 何必这种莫名的恐惧?
不久黑夜将离去,白天将升起。
你听∶牧羊人的号角已经
吹响。星光逐渐消失于红曦。
大道很直∶我们在边上。
钟声敲响在下面的村庄,
而篱笆上公鸡在欢迎
曙光;大地肥沃而快乐,冒着热气。
这儿仍是黑暗。像泛滥的河水,
浓雾笼罩黑簇簇的越橘。
然而踩着高跷的黎明已进入水中,
而带着铃声日球在滚动。

杜国清译


存档灵魂

Two things fill me with constantly increasing admiration and awe, 
the longer and more earnestly I reflect on them: 
the starry heavens without and the moral law within.

恒有二者,余畏敬焉。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 康德《纯粹理性批判》,亦其墓铭志

Two things fill me with constantly increasing admiration and awe, 
the longer and more earnestly I reflect on them: 
the starry heavens without and the moral law within.

恒有二者,余畏敬焉。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 康德《纯粹理性批判》,亦其墓铭志

我先矛盾

回想起这个夏天,连同之前很多很多的夏天都想了起来

回想起这个夏天,连同之前很多很多的夏天都想了起来

涂中中

夜,萤火虫和你,主创说
“你和萤火虫有两个共同点,在我的眼里都会发光,同时,都已经很多年没见了。”
想到夏天其实首先是热和空调冰棍儿。这首纯音末尾,烟火出来,让我想到了夏夜。想到了萤用尽一生给章史漫天流萤的浪漫。

夜,萤火虫和你,主创说
“你和萤火虫有两个共同点,在我的眼里都会发光,同时,都已经很多年没见了。”
想到夏天其实首先是热和空调冰棍儿。这首纯音末尾,烟火出来,让我想到了夏夜。想到了萤用尽一生给章史漫天流萤的浪漫。

海上独舟

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蝴蝶,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间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可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林语堂

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蝴蝶,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间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可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林语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