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quamarine

1081浏览    32参与
ZadidensLee

Mordred. Aquamarine, Jun.29th, 2015. Photos by Zadidens Lee.

Mordred. Aquamarine, Jun.29th, 2015. Photos by Zadidens Lee.

狮鹫垃圾
是可爱的海蓝宝!我爱海蓝宝,过...

是可爱的海蓝宝!我爱海蓝宝,过气了也依旧喜欢

是可爱的海蓝宝!我爱海蓝宝,过气了也依旧喜欢

狮鹫垃圾

是拉皮儿和海蓝宝的小纸片诶,今天也依旧喜欢她们(。・ω・。)ノ♡

是拉皮儿和海蓝宝的小纸片诶,今天也依旧喜欢她们(。・ω・。)ノ♡

北白川𓆟

宝石之国的孩子!

名字是海蓝宝石(Aquamarine/あくあまりん)硬度是8,比重是2.9(我就按最硬的来了/ntm)色散是0.014,年龄是2756岁!大多时候都是死鱼眼,喜欢的东西是月人,经常抓几只带进学校/?喜欢在危险的地方玩儿!刀很长很长,走的是双刀流!是单人小组,因为很皮所以目前没有同伴【快够】耳环是吉祥物!是黄金和自己的小碎片!讨厌夏装讨厌破碎讨厌自己的刀。
象征是幸福与长寿!
【P1是和友人的合绘!】

宝石之国的孩子!

名字是海蓝宝石(Aquamarine/あくあまりん)硬度是8,比重是2.9(我就按最硬的来了/ntm)色散是0.014,年龄是2756岁!大多时候都是死鱼眼,喜欢的东西是月人,经常抓几只带进学校/?喜欢在危险的地方玩儿!刀很长很长,走的是双刀流!是单人小组,因为很皮所以目前没有同伴【快够】耳环是吉祥物!是黄金和自己的小碎片!讨厌夏装讨厌破碎讨厌自己的刀。
象征是幸福与长寿!
【P1是和友人的合绘!】

ZadidensLee

Mordred. Aquamarine, Jun.29th, 2015. Photos by Zadidens Lee.

Mordred. Aquamarine, Jun.29th, 2015. Photos by Zadidens Lee.

种伞

太,太多颜艺了!·翻译及字幕:RED紅刺·來源:http://rustysteiner.tumblr.com/post/160359415138

太,太多颜艺了!·翻译及字幕:RED紅刺·來源:http://rustysteiner.tumblr.com/post/160359415138

欸歪

突然手痒想画aquamarine >:333

突然手痒想画aquamarine >:333

左耳藏蜂

Aquamarine【高绿】 第二十八章

28

深沉悠远的海国传来了海灵低沉整齐的挽歌,一丝哀戚的哭音从盘旋深海的旋律中隐隐透出。

【当族中有人灵魂飘向星空之时,所有的族人都会用歌声为她开道,祈祷她的神魂不灭,永远铭记生养她的故国。】

他原本以为怀着必死决心的一个亲吻,必会是啃噬骨血般激烈,然而当他触到绿间柔软冰冷的嘴唇的刹那,那触感却让他联想到了某种湿润颤抖的深海贝类,轻轻地张开贝母露出鲜嫩的母质,一个稍微激烈的触碰都能让它不堪重负地紧紧阖上。

最终这个吻只是轻轻地,长长地落下,他甫一松开,还未来得及扯出一个微笑,便被沉重的水压击穿了胸膛,畅快淋漓地呕出了一大片浓稠的鲜红色,花朵一样绽放在黑色的水流中。

深海的蓝色接近长夜...

28

深沉悠远的海国传来了海灵低沉整齐的挽歌,一丝哀戚的哭音从盘旋深海的旋律中隐隐透出。

【当族中有人灵魂飘向星空之时,所有的族人都会用歌声为她开道,祈祷她的神魂不灭,永远铭记生养她的故国。】

他原本以为怀着必死决心的一个亲吻,必会是啃噬骨血般激烈,然而当他触到绿间柔软冰冷的嘴唇的刹那,那触感却让他联想到了某种湿润颤抖的深海贝类,轻轻地张开贝母露出鲜嫩的母质,一个稍微激烈的触碰都能让它不堪重负地紧紧阖上。

最终这个吻只是轻轻地,长长地落下,他甫一松开,还未来得及扯出一个微笑,便被沉重的水压击穿了胸膛,畅快淋漓地呕出了一大片浓稠的鲜红色,花朵一样绽放在黑色的水流中。

深海的蓝色接近长夜的黑暗,天空中炽烈的太阳透过海水,只留下人鱼族头顶一团模糊的光亮,虽不耀眼,也算是海国的太阳。如今那仅仅容许透出一束天光的海面被一团浓重的血雾覆盖,一团乌云遮住了仅余的光辉,铺天盖地的黑夜更加猖獗地笼罩下来。

他被判死刑,失去了挣扎的力气,紧紧闭着双眼,脖子像不堪一折的花茎向后折去。生命的颜色在他的脸颊上迅速消失,他很快就会变得四肢僵硬,面无表情,皮肉被浸泡得腐烂翻卷却不会再流出一滴热血,他会变成一具毫无温度的浮尸,被大海彻底驱离。

绿间伸出十指去捧住他惨白的脸颊,然而无论他怎样哭喊,怎样哀求,怎样狂乱地一遍遍抚摸他的面容,他都好像不能够恢复原本鲜活的色泽,不能再张开那双盛满促狭之意的眼睛,他对他一向言听计从,这次却固执地毫无反应,像个孩童般沉睡而去了。

海灵的挽歌仍然在低低地继续,色彩黯淡的影子远远近近地围拢过来,似乎想要从绿间的双臂里接走他的魂灵,然而绿间的世界已经失去了声音,变成了一部无声的默片——他听不见那群试探着追随而来的歌声,也听不见自己喉咙里发出的哀戚的哭音,就连他右手贴着人类心脏所感,逐渐微弱的跳动预示一串音符渐次消失,他尽力捕捉着那频率越来越低的震动,如果它最终消失,他无疑将永远陷入一个再无声音存在的梦魇。

绿间抱着已经开始失去重量的高尾,拼命地朝上方那遥远的人世游去。他心中充满了孩童惧怕黑暗般偏执的恐慌,不敢低头看哪怕一眼,生怕自己稍一迟疑,只能看见臂弯里一具森森的骸骨。

他穷尽毕生最大的力量冲破一层层深流的阻碍,然而那一丝浮在碧波上的阳光看起来仍旧如此遥远,他愈是筋疲力尽地咬牙前进,视野里那一团模糊的希望就愈是渺茫。

一只海灵悄无声息地攀上了他的尾鳍,低低地歌唱着,贴着他的身体滑过钻向了上方的天空,速度之快让绿间的视野里只留下一张妍丽却模糊的面庞。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海灵从四面八方贴近了过来,她们紧紧地挨着绿间,从他脚下贴着他滑过,无数嘈杂的声音纷纷扰扰地在耳畔涌动,无数美丽微笑的脸庞从他眼前闪现。

绿间如同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茧,被无数扑过来的海灵紧紧包围着,连头顶的天光也完全看不见,只剩下四处纷飞的金光——她们只是一群虚幻的影子,一群死去的魂灵,歌唱颂祝亡者的靡靡之音。

绿间在几乎被挤压得窒息的灭顶恐慌中奋力前进,然而臂弯里却陡然一沉。他陡然低头,伸出手去紧紧拥抱重新往下坠落的高尾,然而他那双白皙得有些透明的双臂却轻而易举地穿过了高尾的身体,什么都没有抓住。

他瞬间怔忡而止,低头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透过轻薄的躯壳,他能够看见胸口湛蓝色的心脏燃起了一团绿色的光亮,那股连续不断的绿色光点从心室出发,沿着他全身的脉络游走,然后自如地穿越他透明的皮肤,仿佛被剥离了这具身体一般消散在周身的海水中。

【这是……化作泡沫的咒语?】

 

 

“海族的那位小公主降生在纯白色贝母中,像是孕育出的珍珠一般纯洁可爱。崇高的海神偏爱她,给她整个深海最妍丽的容貌;尊贵的海皇宠溺她,许他小女儿一切想要得到的珍宝;海族的子民爱戴她,她所经的地方皆是臣民温和的笑容和恭谨的问候。”

“小公主十七岁的时候,按捺不住好奇心偷偷潜去了浅海,海岸开满了紫红色的太阳花,她坐在礁石上看着满头繁星皓月,也看远处从未见过的生物——她没有像传说中的先辈一样遇见王子,但和先辈一样爱上了人类。”

“先代的巫医拗不过她无畏的执着,先代的祭司不忍心她为相思而憔悴,当海皇从先代海巫的占卜里找到她的踪迹时,她已经嫁为人妇,身怀六甲,苦苦哀求父亲能够放过自己。”

“海皇的雷霆之怒招来了一场吞天噬地的海啸,她回到海国时,还带着腹中即将出世的人类婴儿。”

“男孩遗传了她被神祗偏爱的容貌,出生时便有水藻一样美丽的胎发,弯曲卷翘的睫毛,太阳花瓣般柔嫩的嘴唇,她将他托付给被海皇贬黜的巫医,并在死亡前嘱咐前来送行的海灵,他必会像他母亲一样回归故国,不要忘记为她的孩子歌唱。“

 

 

“真太郎。“

一声沉沉的呼唤从海底传来,绿间在不知所措的惶然中转过身,看见了脚下许许多多的人鱼,都是他从小就认识的海族居民,他们都聚拢在大街上,抬头望着漂浮在上空,被气泡环绕的绿间,而赤司,作为臣民的领袖,身影威严沉静地从人群中游向他,轻轻地停在了不远处向他伸出了手。他的手心上是一片幽蓝的辟水石,强大的灵感在石头上汇集出柔和的光芒。

绿间下意识地蜷缩了一下,紧紧靠住了缓慢下沉的高尾,双手小心翼翼地拢着他。他环视了四周唱着挽歌的海灵,仿佛才刚刚意识到她们的存在,轻声开口:“赤司,他要死了吗?“

“不是他,是你,你将要离开我们了,她们来为你送行。“赤司微微一笑,眼神里是说不清的复杂,”你忘了?海灵只为族人歌唱,即便你并非人鱼,也永远会是我们的同族。“

绿间迷惑地摇头:“我要离开了吗,为什么……我不明白。“

“先代海皇为小女儿的死追悔莫及,不愿再遗弃她唯一的血脉,祭司与众神官奉命将一部分灵力注入你的身体,用术法为你打造了人鱼的躯壳。“赤司的面色不同于以往,平静无波中环绕着多种交织的情绪,”这就罢了,先代这番苦心安排,你本可以就这样作为巫医在海里度过一世,但我千般小心注意,你还是几次三番地往陆上去了,如今连维持外形的灵力也留在了辟水石上……你许我诺言回来,终究却还是要走。“

“我?怎么会,我不可能是人类……”绿间无声地开合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也多么希望你不是。凉太和哲也怨我不肯相信他们的话,我只是不相信预言,不相信命运,或者说,我更不愿意相信你终会离开。“赤司抬头,右边黄色的瞳孔中闪烁的金光一分分黯淡了下去,恢复成了赤红色泽,他冷硬的面容最终还是微微松动,露出了一个略带苦涩的微笑,”现在,也到了不得不信的时候了。“

绿间从未见过这样的赤司,剥去了一身身为海皇的压迫感,他不过也是与他从小长大的玩伴罢了。

绿间还记得第一次被允许出席庆典时,他被老海巫拉着小手规规矩矩地站在神殿下首,王室的车马驶出珊瑚神殿时,他微微侧头,便在万众欢腾中看见了身着华服的赤司,红眸闪耀,仪容端肃,像一只傲气的雏鹰,在他不甚耀眼的童年中留下流星一般璀璨的光彩,而赤司仿佛也是注意到他的视线,在千千万万的臣民中垂下了目光,冲他露出了一个带着睥睨众生意味的微笑。

他少年时,赤司已经很少再露出那样生动的表情,他们之间的交往也就显得简单枯燥。他总是对赤司带有深深的敬畏,更愿意顽劣的黄濑或者冷静的黑子相处,他从未意识到赤司总是在身后望着他们,肩负起了一族之首的重任,用自己理解的方式,披荆斩棘地为他们斩开一条路来。

有时候,他也知道赤司是想要他陪伴在身边的,但他却没有行动,因为在心底的某一处,他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想陪伴他。

“至于他,“赤司将手置于高尾的额头,那粒辟水石立刻泥牛入海般融入肌肤,”我也许恼恨他鲁莽固执,不自量力到想要将你夺回,却不能杀他——想到他会是伴你一生的人,由先代,由我们,由万千海族照料的你将要全部交给他,我只庆幸,他是个爱你爱到如此不自量力的人类。“

“真太郎,不要怕,“赤司举起了手中的权杖,身边海灵的歌声顿时高亢起来,缠绕着绿间和高尾的金光陡然大盛——绿间在迷茫中感觉到了一阵深入骨血的疼痛,仿佛是有一把利刃劈开了他的鱼尾,将他的尾骨生生从中间截为两段,赤司的眼睛里倒映着海灵们杂乱的身影,安慰孩童一样轻声喃呢,”你会死去,但你也会重生,永远记得,这里也是你的故国,我们也是你的族人。“

“巫医大人,请照顾好自己……“

“真太郎小子,走好啊……“

“绿间,不要忘了我们啊!“

数不胜数的声音从海族居民聚集的街上穿来,纷纷扰扰地钻入了绿间几乎被疼痛剥夺了听觉的耳朵,他在将要失去意识的剧痛中睁大眼睛,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两个身影从神庙飞速游来,黄濑尖利的呼喊穿越重重声浪刺入了他的鼓膜:“小绿间!!!“

“不,你们……!“绿间遭受着脱胎换骨的剧烈疼痛,他全身如遭火烧,骨头被碾碎,五脏被重塑,鲜血急速地流失后又补充回来。他徒劳地伸出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像升空的流星一样被金光裹挟着向远海飞去,海国的一切在他的视线里迅速缩小,很快就要彻底消失,绿间知道,这一分离就是永别。

“你知道吗,真太郎……在不知道你是人类之前,为了留住你,我曾经不顾一切地逼迫哲也写下一个预言。“他失去意识之前,赤司站在深远的海底仰头凝望着他,一束天光打在他年轻英俊的面颊上,露出一抹他未曾见过的温柔感伤,”预言说,你永远也不会爱上异族。“

 

 

TBC 明日更新

这章有点苏吧,没办法要撒糖啊,果然写虐更顺手

因为麻麻怀上翠妞是人类,翠妞粑粑又是人类,翠妞就是纯种的人类了,人鱼才是术法维持的外形,所以人鱼族那一大堆东西对他都不起作用

赤司巨巨还是出现了丈母娘的感觉啊,要看修罗场的各位果咩,我觉得吧,和哥对上赤司巨巨就是被完爆的份

关于高尾粑粑和绿间麻麻,他们俩不是一对,想翠翠和哥是同岁,高尾粑粑是他五岁时候失踪的,年龄也对不上啊,而且这要是一对,不仅涉及婚内出轨的问题,翠妞和哥不就成兄弟了吗,太重口了XD

 

下一章完结,大结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