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rknights

8875浏览    539参与
白药子

【明日方舟】病友(双狼向 完结小短篇 BE很甜很虐 ❗️刀尖舔糖玻璃糖系列慎入)

*内含【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老婆在装死】梗。

*已完结,这是(上中下)全文,略有修改。

—————————————————————————

德克萨斯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 


“这个时间,她该回来了。” 


德克萨斯觉得自从和拉普兰德在一起,不幸的麻烦事就变多了。 


比如原本放在冰箱里,想当做早餐的黄油面包,总是在夜里不幸地消失。 


比如自己收的好好的雨伞,总是在雨天不翼而飞,导致自己不得不硬着头皮和拉普兰德撑同一把伞去公司上班,伞上不是中二的骷髅头,就是幼稚到不忍直视的小黄鸭。 


比如看恐怖片时总是能听到身边的...

*内含【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老婆在装死】梗。

*已完结,这是(上中下)全文,略有修改。

—————————————————————————

德克萨斯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 


“这个时间,她该回来了。” 



德克萨斯觉得自从和拉普兰德在一起,不幸的麻烦事就变多了。 


比如原本放在冰箱里,想当做早餐的黄油面包,总是在夜里不幸地消失。 


比如自己收的好好的雨伞,总是在雨天不翼而飞,导致自己不得不硬着头皮和拉普兰德撑同一把伞去公司上班,伞上不是中二的骷髅头,就是幼稚到不忍直视的小黄鸭。 


比如看恐怖片时总是能听到身边的人发出比恐怖片还要恐怖的画外音,并且接下来的几天都会在家里遇上一系列不幸地人造“灵异事件”。 


比如一进家门就看到某个“死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本就惨白的脸上涂的更加惨白,地上的红色流成一片,甚至流出了一股番茄酱的味道;


拉普兰德的两把刀插在她自己身上,刀把儿还残留着释放“狼魂”的白色光焰。 


德克萨斯看都不看她:“限你在晚餐做好之前把案发现场处理干净,不然晚饭没你的份,还有,今晚睡地板。” 


地上的人一声不吭。 


“你别以为我不敢把你变成一具真正的尸体。” 


地上的人一动不动。 


“拉普兰德......?” 


也许是家里难得这么沉默,德克萨斯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紧张和恐惧在一瞬间占据了上风。 


不会吧! 


德克萨斯手里提着的高级材料撒了一地,慌忙蹲下抬手去试人鼻息。 


糟糕! 


——她的手立刻就被人反手扣住了。 


拉普兰德睁开眼来,正冲她嘿嘿的笑。 


糟糕......又让这家伙得逞了。 


“想不到德克萨斯这么关心我嘛,啊哈哈哈哈哈!” 


“......” 


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德克萨斯握紧了拳头,觉得这一切不幸都该有个了解。 


当晚不是满月,但任谁都能听到狼嚎连连,凄厉而惨烈。 


然而,不幸地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 


第二天当地警务人员给德克萨斯发来警告,说接到目击者举报,有人家暴。 


“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们将执行您对拉普兰德女士的限制令,那么您和她的距离,不得小于五十米。” 


求之不得。德克萨斯在心里说。


当然了,还有一件更大的不幸发生在了德克萨斯身上,虽然这和拉普兰德没有关系。 


——德克萨斯在一次任务中,感染了矿石病。 


“我们现在可以平起平坐了,病友小姐。”德克萨斯躺在实验室的病床上,试图安抚刚刚得知此事的拉普兰德的情绪。 


拉普兰德正用爪子恶狠狠挠着实验室的门,牙齿磨得能蹦出火星来,她恨不得把那个传染矿石病的感染者从坟墓里拖出来碎尸万段。 


德克萨斯看着实验室的门差点给拉普兰德掏出个洞来,突然觉得门比自己无辜多了。


总之,同病相怜的两人终于发现了一个彼此的共同点: 都不爱吃药。 


拉普兰德是勇于享受病痛、放弃治疗型选手。 


而德克萨斯,只是单纯地怕苦,加健忘。 


怕苦这事儿好解决,在经历了 吃药时给德克萨斯讲黄段子、接吻喂药、偷偷煮了蛇胆来麻痹德克萨斯的味觉神经等一系列失败尝试并且被德克萨斯狠狠揍了一顿之后,拉普兰德终于成功找到了解决方案。 


她闹了三次“自杀”,未遂。 


德克萨斯开始乖乖喝药了。 


但是健忘,这绝非出自德克萨斯的主观意愿,没法儿根治。

那就只好由拉普兰德承担起长期监护人的责任了。 


渐渐地,德克萨斯觉得健忘也不算是件坏事,住一起这么久,拉普兰德一直有个毛病,额不,也可以说是一个爱好——离家出走;


俩人吵架了,不开心——离家出走;


俩人感情升温了,好激动——离家出走;


俩人平淡如水,无聊了——离家出走。 


啥时候走啥时候回都没准儿,反正德克萨斯知道她一准儿回来就是。 


坏处就是不管她在不在家,德克萨斯都不得不准备两个人的餐。 


不然明儿一早儿,床上多了个人,冰箱里少了个黄油面包。


 坦白讲,德克萨斯非常想拿床上的人去换回黄油面包。 


自从德克萨斯开始吃药了,人照样离家出走,但是走归走,到点儿就回。 


那就是德克萨斯吃药的点儿。 


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地诱引着德克萨斯吃了药,拉普兰德的大尾巴摇得一晃一晃的。 


“你的任务完成了,想走的话可以走了。” 


“我饿了,我想吃德克萨斯炒的菜。” 


人要是不想走,总能找出一些有的没的理由留在你身边。 


为这,德克萨斯对自己健忘的毛病,感到很满意。


德克萨斯很少哭,她头一次当着拉普兰德的面儿哭,也是为了吃药的事儿。 


那时拉普兰德的矿石病突然恶化,新生的矿石一点一点钻出她的皮肤,疼的她打颤,每一处皮肉都不受控制地痉挛,冷汗湿透了全身。 


德克萨斯从没有干涉过她不吃药治疗的决定,但这一次,她几乎是以哀求的姿态,把止疼药递到她跟前。 


拉普兰德拒绝了两回,正开口拒绝第三回时,一行泪从德克萨斯的眼角滑落。 


拉普兰德闭嘴了。 


她不吵不闹地把止痛药嚼碎了咽下去,像个乖巧的孩子。 


“这可比抗原石生成药苦多了,要是有跟黄油面包来一起吃就更好了,哈哈哈!”她硬扯着嘴角笑。


笑得比哭还难看。

  


“真是不幸地病友生活。”德克萨斯收起了回忆,单手撑着脑袋看窗外:“到点儿了,她该回来了。” 


果然。 


脚步声响起,门开了。


能天使站在门前,手里捧着个盒子。 


能天使的话好像断断续续的,德克萨斯也听不真切。 


“.......拉普兰德直挺挺地躺在那里,地上的血流成一片......不知道是不是病一发作,疼得受不了,发现她的时候.......两把刀插在她自己身上,刀把儿上还残留着释放狼魂的白色火焰......” 


“她什么都没有留下,只说要快点回来找你,要到时间了。”


能天使最后说了这么一句,德克萨斯听到了。 


“......” 


“德克萨斯......你.......”能天使抿住下唇。 


德克萨斯却平静地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她预感到,她的诸多“不幸”终于走向了结尾。 


她默默转身,倒了一杯水,取了三片药。 


“她说,我忘记吃药了,我知道。”


清风残影
这张是这周(接上周)涂的企鹅物...

这张是这周(接上周)涂的企鹅物流练习图昂。
很高兴地在q群里把老师炸出来了
被老师狠狠批评了一顿。
但图层太多无法重画,
告辞。

这张是这周(接上周)涂的企鹅物流练习图昂。
很高兴地在q群里把老师炸出来了
被老师狠狠批评了一顿。
但图层太多无法重画,
告辞。

酒蛊子

【新增服饰】
//电气鼠-伊桑
罗德岛博士为伊桑量身定做的私服-电气鼠。参考一种可爱与帅气集于一身的小型传说生物造型设计,宽松舒适凸显活力,同时对作为武器的悠悠球也进行了相应改造。虽然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隐蔽功能性,但伊桑本人倒是相当喜欢这样大胆鲜亮的色彩。

“Peekaboo?Pi-ka-chu!”

————————————————

凭兴趣给伊桑套了身皮卡丘服_(:3」∠)_
P1带背景P2伪技能特效

能力不足做不到高仿,整个图最精细的大概是大帝音响的贴图(捂脸),技能截图改图更是糊的一批……总之我自个儿玩的开心就行

【新增服饰】
//电气鼠-伊桑
罗德岛博士为伊桑量身定做的私服-电气鼠。参考一种可爱与帅气集于一身的小型传说生物造型设计,宽松舒适凸显活力,同时对作为武器的悠悠球也进行了相应改造。虽然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隐蔽功能性,但伊桑本人倒是相当喜欢这样大胆鲜亮的色彩。

“Peekaboo?Pi-ka-chu!”

————————————————

凭兴趣给伊桑套了身皮卡丘服_(:3」∠)_
P1带背景P2伪技能特效

能力不足做不到高仿,整个图最精细的大概是大帝音响的贴图(捂脸),技能截图改图更是糊的一批……总之我自个儿玩的开心就行

白药子

【明日方舟】病友(下)【双狼 BE】

德克萨斯很少哭,她头一次当着拉普兰德的面儿哭,也是为了吃药的事儿。 


那时拉普兰德的矿石病突然恶化,新生的矿石一点一点钻出她的皮肤,疼的她打颤,每一处皮肉都不受控制地痉挛,冷汗湿透了全身。 


德克萨斯从没有干涉过她不吃药治疗的决定,但这一次,她几乎是求着拉普兰德,把止疼药递到她跟前。 


拉普兰德拒绝了两回,正开口拒绝第三回时,一行泪从德克萨斯的眼角滑落。 


拉普兰德闭嘴了。 


她不吵不闹地把止痛药嚼碎了咽下去,像个乖巧的孩子。 


“这可比抗原石生成药苦多了,要是有跟黄油面包来一起吃就更好了,哈哈哈!”她硬扯着嘴角笑。...


德克萨斯很少哭,她头一次当着拉普兰德的面儿哭,也是为了吃药的事儿。 


那时拉普兰德的矿石病突然恶化,新生的矿石一点一点钻出她的皮肤,疼的她打颤,每一处皮肉都不受控制地痉挛,冷汗湿透了全身。 


德克萨斯从没有干涉过她不吃药治疗的决定,但这一次,她几乎是求着拉普兰德,把止疼药递到她跟前。 


拉普兰德拒绝了两回,正开口拒绝第三回时,一行泪从德克萨斯的眼角滑落。 


拉普兰德闭嘴了。 


她不吵不闹地把止痛药嚼碎了咽下去,像个乖巧的孩子。 


“这可比抗原石生成药苦多了,要是有跟黄油面包来一起吃就更好了,哈哈哈!”她硬扯着嘴角笑。

 

“真是不幸地病友生活。”德克萨斯收回了回忆,用手撑着脑袋看窗外:“到点儿了,她该回来了。” 


果然。 


脚步声响起,门开了。

 
能天使站在门前,手里捧着个盒子。 


能天使的话好像断断续续的,德克萨斯也听不真切。 


“.......拉普兰德直挺挺地躺在那里,地上的血流成一片......不知道是不是病一发作,疼得受不了,发现她的时候.......两把刀插在她自己身上,刀把儿上还残留着释放狼魂的白色火焰......” 


“她什么都没有留下,只说要快点回来找你,要到时间了。”


能天使最后说了这么一句,德克萨斯听到了。 


“......” 


“德克萨斯......你.......”能天使抿住下唇。 


德克萨斯却平静地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她预感到,她的诸多“不幸”终于走向了结尾。 


她默默转身,倒了一杯水,取了三片药。 


“她说,我忘记吃药了,我知道。”

白药子

【明日方舟】关于拉普兰德的一百个秘密【拉普兰德生日快乐🎈】【顺序不影响观看 双狼有 ooc有 】

十一、拉普兰德很不喜欢宗教。


十二、拉普兰德对一般人很难注意到细节相当敏感。


十三、在作战中,拉普兰德很难被指挥或控制,她我行我素的风格,曾令龙门的某位指挥官感到不满。


十四、拉普兰德其实很会照顾身边人的感受,但相比之下,她更照顾自己的心情。


十五、她曾一度把复仇当做自己的生活方式。


十六、拉普兰德很善于观察别人的动作和微表情,并且乐在其中。


十七、拉普兰德并不介意反过来成为被观察的对象或被关注的焦点,她甚至有点期待能依赖这种方式稍被别人理解。


十八、如果对方是德克萨斯,拉普兰德会兴奋不已。


十九、拉普兰德很早就习惯了孤独。


二十、拉普兰德...

十一、拉普兰德很不喜欢宗教。


十二、拉普兰德对一般人很难注意到细节相当敏感。


十三、在作战中,拉普兰德很难被指挥或控制,她我行我素的风格,曾令龙门的某位指挥官感到不满。


十四、拉普兰德其实很会照顾身边人的感受,但相比之下,她更照顾自己的心情。


十五、她曾一度把复仇当做自己的生活方式。


十六、拉普兰德很善于观察别人的动作和微表情,并且乐在其中。


十七、拉普兰德并不介意反过来成为被观察的对象或被关注的焦点,她甚至有点期待能依赖这种方式稍被别人理解。


十八、如果对方是德克萨斯,拉普兰德会兴奋不已。


十九、拉普兰德很早就习惯了孤独。


二十、拉普兰德不太会表达真实的自己,或者说,因为她特有的表达方式,令她对自己的描述显得不完全可信。


二十一、拉普兰德是机会主义者。


二十二、拉普兰德并不排斥集体行动和团队作战,只是她的团队协作能力相较于其他能力弱。


二十三、拉普兰德的生死观比正常人建立的晚。


二十四、即使现在,她仍轻视死亡,把生命放在并不极其宝贵的位置上,对自己和他人都是如此。


二十五、拉普兰德喜欢刺激。


二十六、拉普兰德不爱读文学,但对艺术有相当的天赋。


二十七、她很擅长绘画,尽管她的作品经常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二十八、拉普兰德偏爱不规则的图案。


二十九、拉普兰德自己有时也觉得自己挺酷的。


三十、拉普兰德知道部分同事对自己抱有畏惧的情绪,对此她感到很有趣。




(前十个秘密:http://baiyaozi925.lofter.com/post/200c626f_1c6fd040b

 


邻家男孩

北欧神话进入明日方舟计划:一 海姆达尔
第一次投稿好紧张。

北欧神话进入明日方舟计划:一 海姆达尔
第一次投稿好紧张。

白药子

【明日方舟】病友(中)【双狼 很甜很虐OE/BE刀尖舔糖系列慎入❗️ 全篇很短想好再点 德拉德无差】

当然了,还有一件更大的不幸发生在了德克萨斯身上,虽然这和拉普兰德没有关系。
——德克萨斯在一次任务中,感染了矿石病。
“我们现在可以平起平坐了,病友小姐。”德克萨斯躺在实验室的病床上,试图安抚刚刚得知此事的拉普兰德的情绪。
拉普兰德正用爪子恶狠狠挠着实验室的门,牙齿磨得能蹦出火星来,她恨不得把那个传染矿石病的感染者从坟墓里拖出来碎尸万段。 

德克萨斯看着实验室的门差点给拉普兰德掏出个洞来,突然觉得自己算不上可怜,门比自己无辜多了。

总之,同病相怜的两人终于发现了一个彼此的共同点: 都不爱吃药。
拉普兰德是勇于享受病痛、放弃治疗型选手。
而德克萨斯,只是单纯地怕苦加健忘。
怕苦这事...

当然了,还有一件更大的不幸发生在了德克萨斯身上,虽然这和拉普兰德没有关系。
——德克萨斯在一次任务中,感染了矿石病。
“我们现在可以平起平坐了,病友小姐。”德克萨斯躺在实验室的病床上,试图安抚刚刚得知此事的拉普兰德的情绪。
拉普兰德正用爪子恶狠狠挠着实验室的门,牙齿磨得能蹦出火星来,她恨不得把那个传染矿石病的感染者从坟墓里拖出来碎尸万段。 

德克萨斯看着实验室的门差点给拉普兰德掏出个洞来,突然觉得自己算不上可怜,门比自己无辜多了。

总之,同病相怜的两人终于发现了一个彼此的共同点: 都不爱吃药。
拉普兰德是勇于享受病痛、放弃治疗型选手。
而德克萨斯,只是单纯地怕苦加健忘。
怕苦这事儿好解决,在经历了吃药时给德克萨斯讲黄段子、接吻喂药、偷偷煮了蛇胆来麻痹德克萨斯的味觉神经等一系列失败尝试并且被德克萨斯狠狠揍了一顿之后,拉普兰德终于成功找到了解决方案。
她闹了三次“自杀”,未遂。
德克萨斯开始乖乖喝药了。
但是健忘,这绝非出自德克萨斯的主观意愿,没法儿根治。
那就只好由拉普兰德承担起长期监护人的责任了。 

渐渐地,德克萨斯觉得健忘也不算是件坏事,住一起这么久,拉普兰德一直有个毛病,额不,也可以说是爱好——离家出走;

俩人吵架了,不开心——离家出走;

俩人感情升温了,好激动——离家出走;

俩人平淡如水,无聊了——离家出走。
啥时候走啥时候回都没准儿,反正德克萨斯知道她一准儿回来就是。
坏处就是不管她在不在家,德克萨斯都不得不准备两个人的餐。
不然明儿一早儿,床上多了个人,冰箱里少了个黄油面包。 坦白讲,德克萨斯非常想拿床上的人去换回黄油面包。
自从德克萨斯开始吃药了,人照样离家出走,但是走归走,到点儿就回。
那就是德克萨斯吃药的点儿。
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地诱引着德克萨斯吃了药,拉普兰德的大尾巴摇得一晃一晃的。
“你的任务完成了,想走的话可以走了。”
“我饿了,我想吃德克萨斯炒的菜。”
人要是不想走,总能找出一些有的没的理由留在你身边。
为这,德克萨斯对自己健忘的毛病,感到很满意。



(上篇看这儿:http://baiyaozi925.lofter.com/post/200c626f_1c6feaa40

白药子

【明日方舟】病友(上)【双狼 很甜很虐OE/BE刀尖舔糖玻璃糖系列慎入❗️ 全篇很短想好再点 百合】

德克萨斯看着窗外。
“这个时间,她该回来了。”

德克萨斯觉得自从和拉普兰德在一起,不幸的麻烦事就变多了。
比如放在冰箱想当做早餐的黄油面包,总是在夜里不幸地消失。
比如自己收的好好的雨伞,总是在雨天不翼而飞,导致自己不得不硬着头皮和拉普兰德撑同一把伞去公司上班,伞上不是中二的骷髅头,就是幼稚到不忍直视的小黄鸭。
比如看恐怖片时总是能听到身边的人发出比恐怖片还要恐怖的画外音,并且接下来的几天都会在家里遇上一系列不幸地人造“灵异事件”。
比如一进家门就看到某个“死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本就惨白的脸上涂的更加惨白,地上的红色流成一片,甚至流出了一股番茄酱的味道;拉普兰德的两把刀插在她自己身上,刀把...

德克萨斯看着窗外。
“这个时间,她该回来了。”

德克萨斯觉得自从和拉普兰德在一起,不幸的麻烦事就变多了。
比如放在冰箱想当做早餐的黄油面包,总是在夜里不幸地消失。
比如自己收的好好的雨伞,总是在雨天不翼而飞,导致自己不得不硬着头皮和拉普兰德撑同一把伞去公司上班,伞上不是中二的骷髅头,就是幼稚到不忍直视的小黄鸭。
比如看恐怖片时总是能听到身边的人发出比恐怖片还要恐怖的画外音,并且接下来的几天都会在家里遇上一系列不幸地人造“灵异事件”。
比如一进家门就看到某个“死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本就惨白的脸上涂的更加惨白,地上的红色流成一片,甚至流出了一股番茄酱的味道;拉普兰德的两把刀插在她自己身上,刀把儿还残留着释放“狼魂”的白色光焰。
德克萨斯看都不看她:“限你在晚餐做好之前把案发现场处理干净,不然晚饭没你的份,还有,今晚睡地板。”
地上的人一声不吭。
“你别以为我不敢把你变成一具真正的尸体。”
地上的人一动不动。
“拉普兰德......?”
也许是家里难得这么沉默,德克萨斯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紧张和恐惧在一瞬间占据了上风。
不会吧!
德克萨斯手里提着的高级材料撒了一地,慌忙蹲下抬手去试人鼻息。
糟糕!
她的手立刻就被人反手扣住了。
拉普兰德睁开眼来,正冲她嘿嘿的笑。
糟糕......又让这家伙得逞了。
“想不到德克萨斯这么关心我嘛,啊哈哈哈哈哈!”
“......”
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德克萨斯握紧了拳头,觉得这一切不幸都该有个了解。
当晚不是满月,但任谁都能听到狼嚎连连,凄厉而惨烈。
但不幸地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
第二天当地警务人员给德克萨斯发来警告,说接到目击者举报邻居家有人家暴。
“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们将发出您对拉普兰德女士的限制令,那么您和她的距离,不得小于五十米。”
求之不得。德克萨斯在心里说。

潮田莺shiota uguyisu
网络延迟的万圣贺图(恍惚)

网络延迟的万圣贺图(恍惚)

网络延迟的万圣贺图(恍惚)

白药子

【明日方舟】关于拉普兰德的一百个秘密【双狼组 ooc预警】

一、拉普兰德的耳朵是可以动的。


二、拉普兰德曾过过一段时间的贵族生活,并且接受过高等教育。


三、拉普兰德的武器几乎不离手,她很缺乏安全感,尽管她也很享受这一点。


四、拉普兰德不喜欢别人提及她的过去,虽然过去的很多事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五、拉普兰德很喜欢吃甜食,甚至有些上瘾。


六、比起千层酥,拉普兰德更喜欢吃巧克力。


七、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是不打不相识。


八、拉普兰德有早起的习惯,但也有一觉睡上几天几夜的能力。


九、拉普兰德并不享受战争,她只是单纯得享受暴力。


十、规则对拉普兰德很难起作用,除非制定者是德克萨斯。


(对不起今晚水了一...

一、拉普兰德的耳朵是可以动的。


二、拉普兰德曾过过一段时间的贵族生活,并且接受过高等教育。


三、拉普兰德的武器几乎不离手,她很缺乏安全感,尽管她也很享受这一点。


四、拉普兰德不喜欢别人提及她的过去,虽然过去的很多事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五、拉普兰德很喜欢吃甜食,甚至有些上瘾。


六、比起千层酥,拉普兰德更喜欢吃巧克力。


七、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是不打不相识。


八、拉普兰德有早起的习惯,但也有一觉睡上几天几夜的能力。


九、拉普兰德并不享受战争,她只是单纯得享受暴力。


十、规则对拉普兰德很难起作用,除非制定者是德克萨斯。



(对不起今晚水了一篇,一天没时间码字急急忙忙先把前十个秘密发出来充个数,剩下的很快会补上,一百个秘密一条也不会少。之后也会尽量保持日更。今日掺水致歉。)

白药子

冒牌货【四】(拉德拉 双狼百合向 虐 HE)

“难道德克萨斯也会因为出任务紧张么?任务是什么?”
“是机密。”
“你可以选择相信我,德克萨斯,你在紧张。”
“我没什么。”
“真的么?”
“别太相信你的直觉。子非鱼,安知......”
“可我了解德克萨斯。”
轻淡淡的一句话,不容置疑的语气。
是的,狼族有特有的直觉,这实质上是一种嗅觉,嗅的出欢喜与感动、血腥和危险的味道。
如果你太过在意一个人,你甚至能嗅出她的情绪。德克萨斯听老狼这样说过。
那时年幼的她真希望拉普兰德能出现在身边,那她吸一吸鼻子,就会知道她的喜怒悲欢。
这种直觉要么没有,出现了往往是准的。
没有理由不相信。
德克萨斯以为她会继续追问下去,但拉普兰德话锋一转,挑起了别的话头。...

“难道德克萨斯也会因为出任务紧张么?任务是什么?”
“是机密。”
“你可以选择相信我,德克萨斯,你在紧张。”
“我没什么。”
“真的么?”
“别太相信你的直觉。子非鱼,安知......”
“可我了解德克萨斯。”
轻淡淡的一句话,不容置疑的语气。
是的,狼族有特有的直觉,这实质上是一种嗅觉,嗅的出欢喜与感动、血腥和危险的味道。
如果你太过在意一个人,你甚至能嗅出她的情绪。德克萨斯听老狼这样说过。
那时年幼的她真希望拉普兰德能出现在身边,那她吸一吸鼻子,就会知道她的喜怒悲欢。
这种直觉要么没有,出现了往往是准的。
没有理由不相信。
德克萨斯以为她会继续追问下去,但拉普兰德话锋一转,挑起了别的话头。
德克萨斯总是习惯性地和周围人都保持一段近乎冷漠的安全距离,一般人知难而退,少有不识趣的人非要往德克萨斯身上贴,咎由自取,便遭到了血的教训。
拉普兰德是个例外,你看她没脸没皮如胶似漆地贴着德克萨斯吧,实际上说话做事时分寸还是有的,她时不时挑战一下德克萨斯的距离感,但更多时候,她会配合她的舒适区和她特有的相处规则。
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德克萨斯不觉得拉普兰德和她的亲密有什么不舒服。
当然,少部分时候还是会涌起一巴掌拍死她的冲动。
“对了,我昨天又碰到了那个什么天使,上次跟你打招呼的那个。”
“能天使嘛?企鹅物流的。”
“对对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哈哈哈哈,我差点没忍住用我的双刀去试试她的子弹。”
“她不是坏人。”
“......”拉普兰德少有地沉默了片刻,“你和她......很熟嘛?”
“怎么了?”
“我吃醋了。”
“哈?”
“我真的吃醋了。”拉普兰德又重复道。
“噗。”
烟燃到把儿了,德克萨斯要动身了,不得不说,一根烟的功夫,不安的情绪已经烟消云散。
也不知是烟的功劳还是人的功劳。
“啊啊啊德克萨斯不爱我了!德克萨斯变心了!她居然喜欢那种头顶光环的家伙,她不喜欢我的千层酥了!!”见人要走,拉普兰德扑在德克萨斯的床上,一边翻滚一边怪叫着。
而德克萨斯径直走到门口,不顾拉普兰德在身后翻江倒海,心里暗自好笑。
可就在要跨出门的一刹那,那种奇异的直觉又来了。
一旦出了门,也许就是天翻地覆,再无今日。她的牙齿开始打颤。
她突然回转过身,冲到拉普兰德面前。
不由分说地将自己的唇印在了她的唇上。
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拉普兰德紧紧攥着按在了墙角,这个吻反被人攻略性地侵入。
这是拉普兰德下意识的反应,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很默契地配合着,什么也没有问。
她们的唇舌纠缠在一起,四颗獠牙轻咬着彼此的敏感处,直到将要有血渗出也不肯放过对方。
仿佛错过了此刻,就错过了一生。

白药子

冒牌货【三】(拉德拉 双狼百合向 虐 HE)

这次出任务前,德克萨斯总觉得心里慌慌地,又说不出为何不安。
她总觉得会发生点什么,却说不上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点上一支烟,叼在嘴里,弯腰紧了紧鞋带。
抽完这支烟,就要出门了。她想。
这时,拉普兰德双手抱着一堆糖块,一脚把宿舍门踹开。
“德克萨斯!快来康康我带回来了什么!”
“糖块。”
“Bingo!答对了,作为奖励,分你一半要不要?”
拉普兰德把糖块往桌上一扔,自己一跳也坐上了桌,翘着二郎腿,不由分说地拆开一个外包装,毫不客气地咬下去。
“唔嗯,不错,剩下的归你了,别客气。”
她把咬过一口的糖块塞到德克萨斯嘴边。
德克萨斯心里毫不介意,但还是故意似的把口中残留的烟雾吐了拉普兰德一脸。
拉普兰德...

这次出任务前,德克萨斯总觉得心里慌慌地,又说不出为何不安。
她总觉得会发生点什么,却说不上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点上一支烟,叼在嘴里,弯腰紧了紧鞋带。
抽完这支烟,就要出门了。她想。
这时,拉普兰德双手抱着一堆糖块,一脚把宿舍门踹开。
“德克萨斯!快来康康我带回来了什么!”
“糖块。”
“Bingo!答对了,作为奖励,分你一半要不要?”
拉普兰德把糖块往桌上一扔,自己一跳也坐上了桌,翘着二郎腿,不由分说地拆开一个外包装,毫不客气地咬下去。
“唔嗯,不错,剩下的归你了,别客气。”
她把咬过一口的糖块塞到德克萨斯嘴边。
德克萨斯心里毫不介意,但还是故意似的把口中残留的烟雾吐了拉普兰德一脸。
拉普兰德竟还很满足地闭目仰脸,贪婪地吸了起来,一副受用的样子:“今天德克萨斯的味道有点特别哦......好像有点......心事的味道。”
拉普兰德忽然睁开了狼眸,似笑非笑地盯着德克萨斯:
“怎么了?”她问。
少有的认真。
“我平时不这样么。”德克萨斯巧妙地回避了锋芒。
“不,你平时也总是心事忡忡的,”拉普兰德恢复了原来吊儿郎当的样子,一字一句却说的仍格外清晰,“但今天尤其严重,甚至有点紧张。”
德克萨斯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这次不是因为直觉,而是因为拉普兰德。
她第一次这么清楚地感受到这位还称不上是恋人的暧昧对象,有多么了解自己。
“你可以选择相信我,”她接着说,

“德克萨斯,你在紧张。”

Akumon.

来,我想试试那个词……扩……扩列?_(:з」∠)_

来,我想试试那个词……扩……扩列?_(:з」∠)_

白药子

冒牌货【二】(拉德拉 双狼百合向 虐 HE)

 “早早早早上好啊,德克萨斯!”
这已经是德克萨斯第288次在拉普兰德的怪叫声中醒过来了。
“......早。”
德克萨斯面不改色地开始解睡衣的扣子,抽空一巴掌把拉普兰德倒挂下来的鬼脸按回上铺去。
“唔!这么激动干嘛,德克萨斯又害羞了?”
“我没有。”
习以为常了。
德克萨斯有半年没定过闹钟,因为她发现了一个规律,倘若她定上 6:15的闹钟,住在她上铺的家伙一定会在6:14开始犯病,额不,是把她叫醒。
简直比打鸣的公鸡还要准时。
还好拉普兰德没有凌晨四点打鸣的习惯,德克萨斯想,不然她一定会死在我手里。
德克萨斯不紧不慢地叠着被子,她知道拉普兰德要抢在她前面洗漱。
不仅如此,她刷牙的时...

 “早早早早上好啊,德克萨斯!”
这已经是德克萨斯第288次在拉普兰德的怪叫声中醒过来了。
“......早。”
德克萨斯面不改色地开始解睡衣的扣子,抽空一巴掌把拉普兰德倒挂下来的鬼脸按回上铺去。
“唔!这么激动干嘛,德克萨斯又害羞了?”
“我没有。”
习以为常了。
德克萨斯有半年没定过闹钟,因为她发现了一个规律,倘若她定上 6:15的闹钟,住在她上铺的家伙一定会在6:14开始犯病,额不,是把她叫醒。
简直比打鸣的公鸡还要准时。
还好拉普兰德没有凌晨四点打鸣的习惯,德克萨斯想,不然她一定会死在我手里。
德克萨斯不紧不慢地叠着被子,她知道拉普兰德要抢在她前面洗漱。
不仅如此,她刷牙的时候还要抽出一些时间,用来对着镜子吐泡泡。
“德克萨斯~我最近没有外派任务,可以大发慈悲地帮你解决点!对了,你今天的任务是什么?”拉普兰德满嘴泡泡含糊不清地问。
“离你远一点。”
“力所不能及,抱歉,这个技能你还没解锁呢,嘿嘿。”
德克萨斯揉了揉太阳穴,是的,这个家伙,现在是她的室友。
万万没想到,她会和她做室友。
万万没想到,她会来到德克萨斯所在组织,和她并肩战斗。
万万没想到......她也做了杀手。
德克萨斯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好在,她没认出我。”
拉普兰德当然不可能想到当年自己救过的那只伤痕累累的幼狼就是现在独当一面大名鼎鼎的杀手德克萨斯,长相和声音相差甚远暂且不提,只论性格和气场——凡在战场上见过德克萨斯的人,都该对她嗜血冷酷的气场与战斗方式留下深刻的印象。
拉普兰德也不会例外,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把眼前这个嘴里叼着烟、手上耍着剑雨的女人和那个狼狈无助的女孩儿联系在一起。
想到这儿,德克萨斯放心了许多。
毕竟拉普兰德喜欢的,是现在的德克萨斯。
是这个因为曾经爱慕拉普兰德,而疯狂模仿着记忆中拉普兰德的样子,一言一行都在靠近着心里拉普兰德的影子的德克萨斯,一颦一笑,亦步亦趋。
嗜烟、嗜血,追求刺激,不顾防御的疯狂攻击,和眉目间特有的狠戾。
拉普兰德能笑着让敌人死在刀下,德克萨斯做得到么?
她做得到。
她想她必须做得到。
她早已放弃了做自己,必须要成为另一个拉普兰德。
成为“德克萨斯”的冒牌货。 

成为现在这个,让拉普兰德喜欢的冒牌货。

德克萨斯洗漱完做到餐桌前,桌上的牛奶已经温好了。
“你知道我不喜欢喝热的。”
“你知道我不喜欢你喝凉的。”拉普兰德盘腿坐在凳子上,双手抱着后脑勺,强势的言语里又透着点儿孩子气的撒娇。
“笨蛋么...?”德克萨斯嘟哝道。
温热的牛奶被喝掉了大半。

ReiNa
货物交接 我的P站id=126...

货物交接


我的P站id=12676463


(*^▽^*)

货物交接


我的P站id=12676463


(*^▽^*)

暗使者玄月

摸了。还有比我还晚的贺图吗(流泪猫猫头)

摸了。还有比我还晚的贺图吗(流泪猫猫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