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shfur

26浏览    2参与
狼羽
【约稿单子】单主也是焰风Cha...

【约稿单子】
单主也是焰风
Character© Erin Hunter
Art©狼羽

【约稿单子】
单主也是焰风
Character© Erin Hunter
Art©狼羽

蝉声正噪

【猫武士/蜡松】Before dawn 黎明之前

配对:Ashfur/Squirrelflight

分级:G(全年龄向)

作者:Tiga

注释:1.本文时间线在三部曲蜡毛被杀害之后、冬青叶森林大会公布真相之前

           2.蜡毛是没可能见到岩石的,把他俩凑到一起纯是我为了写文在胡搞XD

           3.四舍五入一下我算是没看过四部曲,四部曲当中关于蜡毛死后的后续情节我一概不知道。本文通篇上下都是...

配对:Ashfur/Squirrelflight

分级:G(全年龄向)

作者:Tiga

注释:1.本文时间线在三部曲蜡毛被杀害之后、冬青叶森林大会公布真相之前

           2.蜡毛是没可能见到岩石的,把他俩凑到一起纯是我为了写文在胡搞XD

           3.四舍五入一下我算是没看过四部曲,四部曲当中关于蜡毛死后的后续情节我一概不知道。本文通篇上下都是作者不靠谱的私设,不建议读者带脑子阅读。

警告:1.官配(Brambleclaw/Squirrelflight)出没有!

           2.尽力避免但无法保证角色不OOC.

梗概:蜡毛死后不久曾回来造访过一次松鼠飞的梦境,在岩石的指导下。岩石事先告诉蜡毛,他只有这一晚的机会。

-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可以理解蜡毛的,因为我有过和他类似的经历。但有两点我比他幸运,1.我比起他来说赢得了更多的时间 2.我陷得没那么深,所以我现在走出来了。

蜡毛可怜又可悲,甚至我也讨厌过他很长一段时间。但基于他生前大部分时间都还称得上是一位优秀又忠诚的武士,所以自然还是免不了那一句:

蜡毛,愿星族照亮你前进的道路。

-

“我最后再说一次”,老猫的胡须严肃地抖动着:“你只有这一晚的时间——也就是说,你一定得在黎明之前离开。”

“我知道的,岩石。”蜡毛回复的口气谨慎而生硬。

“这是你唯一的机会。过了今晚,你将再也无法去到她的梦境当......”

“要我说,岩石!”蜡毛不耐烦地挥动了一下尾巴,打断了他的话:“月亮已经快升起来了,你这是在浪费时间!”

老猫深吸了一口气——像是逼迫自己容忍年轻猫的急躁和冒失——“好吧,那么请和我来。”他粗鲁地喵了一声,转过了身,带着蜡毛朝雷族营地走去。他很快就发现,灰毛武士根本毋需他带路,他对这一段长满蕨叶和灌木丛的路实在是已经不能更熟悉了。他根本没有考虑过要等等身后瘦弱的老猫,直接三步并作两步地在小路上飞奔起来。老猫轻轻摇了摇头,像是再次劝说自己宽容。他迈开脚爪,不紧不慢地向前走去。

今夜雷族营地守夜的是一位白毛武士,岩石知道他看不见自己,所以他径直走过了荆棘通道,来到了雷族的武士巢穴。他看到那位灰毛武士正在绕着他的暗姜色小母猫转圈——如果他还活着的话,这样转圈会把周围睡着的猫都踩醒,所幸他死了——看起来颇有几分焦躁不安。

“你忘了我教你的方法了吗,蜡毛?如果你想走进她的梦里,你只需趴下来......”

“我没忘!”蜡毛再次打断了他,他快速地甩了几下尾巴说道:“我只是需要再等一下。”

岩石的胡须轻蔑地抖动了几下,嘲讽地笑道:“没关系,蜡毛,你尽可以等。等到天亮起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他以为那只年轻猫会用他蓝色的眼睛恼怒地瞪向自己,但蜡毛没有。他像是突然下定了决心一般,挨着那名暗姜色的武士躺了下来,像他生前那样蜷伏起身体,和着她平稳的呼吸节奏,渐渐闭上了眼睛。

拜托了星族,他在心里祈祷道,我知道你们现在已经对我失望了,但我还是请求你们,让我今晚能单独和她说上话。

当他再度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的脚掌下踩着的是枯叶。他正身处在雷族领土里的林地,充盈的日光从头顶树木的枝叶间水一样倾泻下来。他看到松鼠飞正伏在不远处,她的四肢弯曲肌肉紧绷,双眼正全神贯注地盯梢着一只田鼠。蜡毛估算了一下距离,以松鼠飞的身手,她可以在三次心跳以内得手。

松鼠飞抓住猎物的速度比他预计得要更快。她把牙齿刺入田鼠脖颈、尝到猎物温热的血液后那轻松而满足的神情令蜡毛不由自主地愣怔了一下,星族在上,上一次松鼠飞在他身边露出快乐得像个学徒的样子仿佛已经是......好几个季节以前的事了。

他的心被狠狠地刺痛了一下。

自从獾群来袭之后,她和黑莓掌独处的时间就肉眼可见地增多——因为她已经把他的位置彻底地从她心里挤了出去。蜡毛面色阴郁地想着,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已经死了还在介怀这种事。他就顶着这样的表情从蕨叶丛后走了出去,正面拦下了准备带走猎物的松鼠飞。

那一刹那,他们四目相对。

蜡毛看到,松鼠飞在认出是他后显得十分惊诧——她原先恐怕对再也见不到他这个事实感到大为轻松吧,他心里略带苦涩地想着——紧接着,恐惧、憎恨、悲伤、同情的情绪从她浅绿色的眼睛里逐一飞快地掠过。没有一种是他想看到的。

得了吧蜡毛,他自嘲道,事到如今了,你怎么还抱着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死不悔改呢?

“你好,蜡毛。”松鼠飞放下了嘴里的猎物,生硬地和他打着招呼。蜡毛静静地注视着她。松鼠飞犹豫了一下,问道:“叶池告诉我们你是被谋杀的,是......风族猫干的吗?”

蜡毛嘲讽地笑出了声:“哇,在我决定告发你那可悲的秘密之后,就碰、巧有一位好心的风族武士替你们干掉了我?松鼠飞,你为什么会如此天真?”

松鼠飞竖起了脖子上的毛发,她的爪子也从爪鞘里伸了出来。蜡毛毫不在意地看着她:“你省省吧,松鼠飞。我已经是一只死猫了,你就算想杀了我,也不可能了。”

松鼠飞收回了爪子,她甩了甩头,像是要把那层不快的情绪从头脑里甩出去。她冷静地开口道:“不,蜡毛,我从未想过要杀你。从始至终,都没有过。”

这回换蜡毛愣住了,他旋即长笑一声:“哇噢,那我还真是感动死了,松鼠飞。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又一个谎言——你先前已经向我证明了你是一个多出色的骗子,不是吗?”

松鼠飞没有回答他,只是毫不畏缩地和他对视。她浅绿色的眼神清澈而坦荡,一如她年少时的模样。

他爱上她时的模样。

蜡毛浅浅吸了一口气,迈步上前——他的胡须就快要擦着她的胡须了。他扯开一抹带着恶意的笑容:“可是,如果你不杀我的话,我现在已经把你的秘密透露给所有的猫了。那么,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和我们的副族长靠在一起睡得这么香甜吗?”他刻意加重了“副族长”三个字,企图在她脸上搜寻出一丝受伤的情绪。松鼠飞移开视线,厌恶地甩了甩尾巴:“蜡毛,你曾是一位受猫尊敬的武士,怎么说也不应把私‘人’恩怨凌驾于武士守则和族群利益之上。”

蜡毛干笑一声:“我不需要一个骗子教我怎么效忠我的族群和武士守则。如果我没死的话,你除了眼睁睁地看着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你的秘密宣之于口之外,其他的恐怕什么也做不了吧?你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你先前尽力维护的一切通通离你远去,唔,明明是自己的命运却只能任由他人摆布的滋味我想不会太好,你说对吧?”

蜡毛退后一步,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第一次有凄凉的情绪划过。他舔了舔自己的脚掌,语气轻柔地继续道:“在我眼睁睁地看着你选择了黑莓掌之后,我就已经尝透了这种滋味。”

多少次,他曾经多少次在梦里和清醒时都把她划入到自己的未来当中——他们会是雷族令猫艳羡的一对,松鼠飞会为他生下一大群健壮活泼的幼崽:他们会有着像她一样漂亮的浅绿色眼睛和像他一样深灰色的斑点,他们会一起把他们的孩子抚养长大,看着他们成为雷族最优秀的武士......但这一切都被黑莓掌,不,是选择了黑莓掌的松鼠飞打破了。她似乎丝毫不在意她是否走入过他的生命里,也丝毫不在意她对于他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她曾经给他带来过温暖、希望和爱——这些曾构成了他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之一——留下的却是摧枯拉朽的悲伤、被撕开的心脏和溅落一地的鲜血。他卷起尾巴团团转着收拾自己破碎的心,她却早已昂首阔步地和另一只猫一起,肩并肩地走进他们共同的未来当中去了。

她再不曾回头看过他一眼。

“对不起,蜡毛。”松鼠飞的声音听上去很是疲惫,她的眼神却清亮如水:“你曾告诉过我你想听的不是这个,但我还是必须要说。我曾努力尝试过去爱上你,但我发现我做不到。这不是你的错。你也是一位很优秀的武士,半点也不比黑莓掌差。对不起,如果我能在那时就告诉你这些话,可能你后来也不会那么难受。”

蜡毛看起来似乎想要冷笑一声然后打断她、告诉她:“现在说这些也都没什么意义了”,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他安静地聆听着松鼠飞继续说道:

“我小时候一直都很莽撞,也很不会说话。很多资深武士都为此而厌烦我,但那不包括你,蜡毛。你......一直以来都对我很宽容——我也一直很感激这一点,尽管以前我可能没有明说过——每当我惹恼了那些资深武士,你总是会挺身而出帮我说话。”她绿色的眼睛眯了起来,里面透出了一丝怀念:“我们从太阳沉没之地回到家时,其他的猫都怀疑我们是为了逃避秃叶季才离家出走的,只有你毫不介意地第一个出来欢迎我们。蜡毛,我真的很感激你曾为我做过的这一切。但从现在来看的话,”她不安地挪了挪脚掌,自嘲道:“或许你那时没有做这些会令你后来感觉好受些。”

很明显松鼠飞后面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但他们都心知肚明——“没有回报的付出,越是全情投入到最后越是惨淡收场”。

“不是每只猫都像你那样冷酷的,松鼠飞。”蜡毛尖锐地回应道,尽管他也清楚自己说得不够准确。他断然地挥了一下尾巴——就像是要抽打什么东西一般:“我爱过你,松鼠飞,这是一个事实。尽管它曾给我带来深深的痛苦,但事到如今,我既不因它而羞耻,也绝不为此而后悔。”

他用脚爪慢条斯理地撕扯着一根过长的草梗。“我曾经以为我能和你并肩看过每一个日出,但你早在那样的黎明到来之前就抽身告退了。”他的声音里第一次滤去了怨恨的情绪,平静得像一潭死水。

松鼠飞深吸了一口气,她绿色的眼眸这时看起来像焕发出了新生的力量:“蜡毛,你曾是一位优秀的武士——族里大部分猫都不会否认这一点,尽管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曾经试图伤害火星,还有狮焰、冬青叶和松鸦羽——”

“即便他们三个不是你的孩子?”蜡毛打断了她。

“即便他们三个不是我的孩子。”松鼠飞肯定了他的说法:“每只猫的一生当中都有机会接触到这样的事物:尽管它与我们的生命本身并无太多缘分,但我们仍然视它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她突然踏前一步,将自己的口鼻贴在他温暖的皮毛上,喃喃道:“亲爱的蜡毛,你对于这一点肯定也有着很深的体会,我知道。”

蜡毛没有试图去推开她或者抗拒她的触碰。他放任自己最后一次被松鼠飞熟悉甜美的气息淹没,低声道:“松鸦羽在我死去的前一晚来我梦里找过我。”听到松鸦羽的名字,松鼠飞的动作顿时凝固住了。“他也和你一样,企图劝说我在森林大会上闭嘴。我当时告诉他,我不会理他的,因为我希望你被雷族驱逐。那也是一句谎言。我从未这样希望过,就像你从未想过要杀我一样。”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感觉到松鼠飞的目光几乎粘在了他脸上——他不得不承认他为她此刻的关注发自内心地感到满足。松鼠飞此时凝视着的猫是他,知道这一点就够了——“这是我当上武士以来最后一次撒谎。”

松鼠飞往后撤了一步,脱离开和他的身体接触。“我们曾经并肩作战过,也曾一同踏上茫茫的征途”。她微微低头,再抬起头来时眼里已经充满了尊敬和同情:“蜡毛,愿星族照亮你前行的道路。”

她退回到当初放下田鼠的地方,衔起自己的猎物,径直向前走去了。蜡毛注视着她的背影逐渐离他远去,直到明亮的日光彻底淹没她。

他转过身去,毫不意外地看着正蹲坐在草丛里的老猫。“岩石”,他叫道,苦笑了一声:“你肯定都听到了——但你也清楚那并不是我最后一个谎言。我——刚刚和她说的是:‘我爱过你’,但实话是:‘我仍然爱着你’。”

他凝视着虚空中松鼠飞消失的方向,即便无猫应答依然小声自言自语道:“我以为我报复她、羞辱她、伤害她就能让我自己好受一些,但我最终发现做这些并不会,因为我还是爱着她。”

 

-END-

后记(作者的碎碎念):
大噶好,我叫Tiga,写作:“踢噶”读作:“松鼠飞大部分时间的亲妈粉小部分时间的男友粉”,怀着一颗希望全世界都来和我一起宠爱松鼠飞的赤诚之心,产ALL松向粮食。说是ALL松其实也就是:黑松/蜡松/暴松,偶尔会带点松叶的亲情向。【但是最偏爱的是黑松!我是黑莓掌的女友粉(bu)】
码完字筋疲力竭地感叹几句:光看二部曲完全想不到蜡毛后来会干出那种不择手段的事情,他在二部曲里的猫设一直挺温柔如水的2333提醒大家在生活当中留心这种人,别看着人家温柔脾气好就可着劲儿地欺负,越是看起来温柔的最后爆发的时候越可怕!
松鼠飞二部曲的时候还是太不成熟,不怎么会处理猫际关系。如果她那时拒绝蜡毛以后能好脾气地和他说说,别那么急躁,别那么明目张胆地在蜡毛面前彰显他和黑莓掌在她心中的巨大差距——3-05《暗夜长影》里面蜡毛黑化之前松鼠飞曾经当着族猫的面为了黑莓掌狠狠地骂过他,这个处理得可以说相当不到位——可能蜡毛后来也就不会黑化了呢??
唉,可惜一切早已尘埃落定。隔着一页纸,哪来的什么“如果”可谈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