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zazel

2754浏览    4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9 05:23
云星团

【小故事】教你花式吐便当(欢脱向)

*这是一篇吐便当的故事

*灵感来自 @追寻的骑士 的评论,谢谢!

*cp:天使夜、夏家兄弟(亲情向)、Alex/Sean

===================================

1、Warren篇

Kurt已经连续一周前往那个已成废墟的开罗战场,每天都漫无目的地挖着,每天都一无所获。

Kurt绝望地坐在一块铁板上,努力不让眼中的泪滴出来。他一低头,眼泪彻底决堤。铁板下压着一只洁白的天使翅膀,那么像那个人的,但是,那个人温暖的白羽早已变成冰冷的钢羽。

或许这是谁扔在这里的玩具吧。Kurt再也忍不住,抱起翅膀,蹭了蹭,然后开始揪羽毛。

“他死了……他活着……他...

*这是一篇吐便当的故事

*灵感来自 @追寻的骑士 的评论,谢谢!

*cp:天使夜、夏家兄弟(亲情向)、Alex/Sean

===================================

1、Warren篇

Kurt已经连续一周前往那个已成废墟的开罗战场,每天都漫无目的地挖着,每天都一无所获。

Kurt绝望地坐在一块铁板上,努力不让眼中的泪滴出来。他一低头,眼泪彻底决堤。铁板下压着一只洁白的天使翅膀,那么像那个人的,但是,那个人温暖的白羽早已变成冰冷的钢羽。

或许这是谁扔在这里的玩具吧。Kurt再也忍不住,抱起翅膀,蹭了蹭,然后开始揪羽毛。

“他死了……他活着……他死了……他还活着……”

不知是不是Kurt太伤心太用力,每揪一下翅膀都颤一下。

“……他活……诶诶诶啊————”

铁板突然动起来,然后被一股强劲的力道掀翻。Kurt连忙跳下来,但还是由于惯性向前翻了两个滚。

“你拔够了没啊!我花了一个星期才长回来的翅膀啊啊啊啊,好不容易可以飞了!现在又废了!本来翅膀长好我就可以搬开铁板出来了,哪个欠揍的又死死压着铁板啊!”

“啊啊啊你没死!”小蓝魔一个闪现直接挂在他的天使身上,眼角还挂着泪珠。

“你真笨,一个星期都没挖到我。”虽然语气不大好,但Warren还是抱住了小蓝魔。

Xavier学院,大家看到一只蓝色小恶魔兴高采烈地拖着一只捂住脸的翅膀半秃的天使去找校长了。


2、Alex篇


Scott没想到,短短几个小时,世界竟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他跪在爆炸的源头处,那里被炸出一个坑,散落的砖石钢筋平铺在坑底。

“啊—————”Scott愤然摘下眼镜,仰天长啸,无尽哀伤。从他眼角飞出的一丝镭射击中边上岌岌可危的破墙,墙朝着他的方向倒下。Scott仍沉浸在悲痛中。

“轰———”墙体粉碎,一个人跳到面前,温柔地为他戴上眼镜。“你的嗓门够大啊,跟你嫂子有得一拼,吓得Azazel在半空就把我扔下来了。臭小子,控制不好镭射就别乱玩。还好轰墙的时候冲击波给了我点缓冲……”

“哥!”Scott抱紧了以为失去的哥哥。“对了,嫂子是什么情况?从没听说过你有女朋友啊?”

“这个,啊哈哈哈我好饿你吃了没啊。”

“别想糊弄过去,不然我就告诉爸妈!”


3、Sean篇


Alex带着战友冲进实验室。端着枪扫视一圈后,发觉敌人已经匆忙逃走。

实验室中央有几个玻璃柜,Alex跟从直觉冲到一个玻璃柜边上。幽蓝的光打在柜中人苍白的脸上,显得毫无生气,曾经张扬的小卷毛现在也柔软地贴服在那人的脑袋上。Alex的手贴在那人冰凉的脸上,过去的一切浮现在眼前,一起闹,一起哭,一起笑。

还来不及告白。Alex低下头,还有队员在身后,不能落泪。但总要有所弥补,不能留下遗憾。

于是,他凑近那人的嘴唇,轻轻咬上去。

“噗———呼,Alex你吃完蒜没刷牙啊!”Sean猛地睁眼,一个声波把Alex震开。

Alex趴在原地,愣愣地看着柜子里不断挣扎的人,他的队员们赶紧冲上去帮忙解开束缚。

Sean在众人的搀扶下坐起来,颤颤巍巍地指着Alex,“下次再不刷牙,这辈子别想再亲我!哎呦我去熏死本妖了!”

4、Azazel篇

Alex亲自把Sean从玻璃柜中公主抱出来,正打算收队走,Sean拦下他,指指边上的另一个玻璃柜,“把他也带走吧。”

Alex偏头一看,“嚯,Azazel!兄弟们,轰死他!”

“住手!”Sean扯着Alex的耳朵吼了一声。

Alex不受控地扔下Sean,双手捂住耳朵,晃了晃脑袋。“啊啊啊老婆对不起!可是他是敌人啊!”

“现在是特殊时期,变种人都是同胞!我们是一起被抓来的,他也帮了我不少。”

“好吧QAQ可是他怎么没跟你一样醒来啊!”

“我是被你熏醒的!”Sean瞪了一眼Alex,“麻药效果还没退。放着我来。”

Sean走到Azazel的冰柜边上,Alex紧跟在他身后保护他。Sean揪起红魔的一只尖耳,吼了一声:“起床啦——啦——啦———”

“喝———”Azazel猛地瞪圆眼,“啊—————————”

“行了,大老爷们的被吼一声而已,至于叫这么久吗。”Alex一脸不耐烦。

“你—先—把—脚—从—我—尾—巴—上—移—开!”

Alex低头一看,自己正踩在红魔的尾巴末端靠近三角骨的位置。“哦,对不起。”

后来,红魔跟Sean、Alex成为了好朋友,三人一起到Sean位于爱尔兰的城堡中避难。只是,红魔大大表示,天天被辣眼睛,还不如出去打仗。

================================ 

目前只想到这几位吐便当啦,希望大家喜欢~

RedStone

p1-2分类奇怪的三人组×2
p3恶魔组的帅哥×2
p4-5恶魔组?日常 →莉莉丝是恶魔之母

莉莉丝太可爱了想捏她手手(你

p1-2分类奇怪的三人组×2
p3恶魔组的帅哥×2
p4-5恶魔组?日常 →莉莉丝是恶魔之母

莉莉丝太可爱了想捏她手手(你

朱鸢
突然想起有一个墙头从来没画过,...

突然想起有一个墙头从来没画过,然后就摸起鱼来了...

突然想起有一个墙头从来没画过,然后就摸起鱼来了...

RedStone
是闺蜜组(划)互殴组abatt...

是闺蜜组(划)互殴组
abatton&azazel

两个人大概是曾经共事过的同事然后一个跳槽了一个降职了←这种感觉

是四格漫画计划的五分之一
还有四篇 出场的人有犹大,普通的那个撒旦桑(不是mega的那个)和敌手

食物链是:
敌手↘
           →犹大↘
撒旦↗              →阿萨谢尔
     ...

是闺蜜组(划)互殴组
abatton&azazel

两个人大概是曾经共事过的同事然后一个跳槽了一个降职了←这种感觉

是四格漫画计划的五分之一
还有四篇 出场的人有犹大,普通的那个撒旦桑(不是mega的那个)和敌手

食物链是:
敌手↘
           →犹大↘
撒旦↗              →阿萨谢尔
           亚巴顿↗

阿萨谢尔非常可怜(虽然是我造成的(笑

骨鋸Re:‖
九年义务教育·熊...

九年义务教育·熊孩子阿萨谢尔

九年义务教育·熊孩子阿萨谢尔

RedStone

1p暴残组
2-3p恶魔组的幼儿园paro 坎普斯和撒旦桑是老师 主要讲一个被欺负的az和一群喜欢欺负他的人(
↓稍微讲一下自己的恶魔组设定

恶魔都比较心高气傲一点 所以对有残缺的同类都有一种嘲讽的态度 像adv和az的断角

但是正如我之前画的adv和az的硫磺火大赛 az还残缺在硫磺火上
虽然在人物里是很厉害但是在恶魔组里是被欺负的对象(伪

即使这样也依旧去adv(和其它恶魔)那里寻求安慰的az
和虽然欺负他但是如果是恶魔组以外的人想找az麻烦的话就会群起而攻之的恶魔组的大家
非常的可爱
我是这么觉得的

(说白了恶魔组其他人就是护短啊护短

1p暴残组
2-3p恶魔组的幼儿园paro 坎普斯和撒旦桑是老师 主要讲一个被欺负的az和一群喜欢欺负他的人(
↓稍微讲一下自己的恶魔组设定

恶魔都比较心高气傲一点 所以对有残缺的同类都有一种嘲讽的态度 像adv和az的断角

但是正如我之前画的adv和az的硫磺火大赛 az还残缺在硫磺火上
虽然在人物里是很厉害但是在恶魔组里是被欺负的对象(伪

即使这样也依旧去adv(和其它恶魔)那里寻求安慰的az
和虽然欺负他但是如果是恶魔组以外的人想找az麻烦的话就会群起而攻之的恶魔组的大家
非常的可爱
我是这么觉得的

(说白了恶魔组其他人就是护短啊护短

RedStone

p1闺密(划)互殴组 亚巴顿的七窍都是通的(超越常人的通(

p2爸爸(划)拉撒路的作战会议

p3像反派一样的犹大  台词是Kill them all

p4亚巴顿

p5一个预告 全员集合 右侧脸画到爽爆

p1闺密(划)互殴组 亚巴顿的七窍都是通的(超越常人的通(

p2爸爸(划)拉撒路的作战会议

p3像反派一样的犹大  台词是Kill them all

p4亚巴顿

p5一个预告 全员集合 右侧脸画到爽爆

骨鋸Re:‖
分享阿萨谢尔 虽然原型是西方恶...

分享阿萨谢尔

虽然原型是西方恶魔,但是因为看见一件超好看的日本小学生校服于是就画成了这样_(:3」∠)_

本来嘛游戏里的阿萨谢尔就是个硫磺火还没用熟的小孩子XD

分享阿萨谢尔

虽然原型是西方恶魔,但是因为看见一件超好看的日本小学生校服于是就画成了这样_(:3」∠)_

本来嘛游戏里的阿萨谢尔就是个硫磺火还没用熟的小孩子XD

大蕉
我特bei喜欢XFC的红爸爸,...

我特bei喜欢XFC的红爸爸,我对红爸爸的脑补简直一箩筐,所以DoFP里他死了的时候,我真是比Raven还伤心…………

真希望能多点人画红爸爸,画成啥样都行

以前DA还没被墙的时候,DA上好多红爸爸和蓝妹妹的【】图啊…………【这种事儿不用说

我特bei喜欢XFC的红爸爸,我对红爸爸的脑补简直一箩筐,所以DoFP里他死了的时候,我真是比Raven还伤心…………

真希望能多点人画红爸爸,画成啥样都行

以前DA还没被墙的时候,DA上好多红爸爸和蓝妹妹的【】图啊…………【这种事儿不用说

RedStone
讲道理猫项圈连着复活五次是不是...

讲道理猫项圈连着复活五次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让我死啦解脱我啊

行吧最后一共复活了6次
1.5625%的几率 也许我应该去买个彩票?

讲道理猫项圈连着复活五次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让我死啦解脱我啊

行吧最后一共复活了6次
1.5625%的几率 也许我应该去买个彩票?

viviy_

azazel(Lazarus)/Issac。THE EMPTY HEARSE.【end】

混……更……
全人物解锁(没有全人物)已经写完了(没有)
不写了是因为……编不下去了。

——
  
  1

  巨大的干净羽毛从看不到头的天上隔着灰6白色的云雾落下来,森林被裹在柔软的云里,遥远的另一片林地中有人在弹奏,这里是神话里的天上,赤裸着双脚的神从地面掠过。Issac的脚腕被地面花朵的露水浸湿,他怔怔地站在那儿。

  azazel站在他的背后,恍惚地记起破败教堂里抽噎的孩子,彩色的玻璃透过的光把孩子染成花哨的彩色。

  天堂里唱诵荣耀归于主的使徒们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在暗处也有灵魂痛快地哭泣忏悔难道还不该死去,天空上灰白色的云分开,明亮的白色的光降落下来,Issac的天使温柔而睿智,...

混……更……
全人物解锁(没有全人物)已经写完了(没有)
不写了是因为……编不下去了。

——
  
  1

  巨大的干净羽毛从看不到头的天上隔着灰6白色的云雾落下来,森林被裹在柔软的云里,遥远的另一片林地中有人在弹奏,这里是神话里的天上,赤裸着双脚的神从地面掠过。Issac的脚腕被地面花朵的露水浸湿,他怔怔地站在那儿。

  azazel站在他的背后,恍惚地记起破败教堂里抽噎的孩子,彩色的玻璃透过的光把孩子染成花哨的彩色。

  天堂里唱诵荣耀归于主的使徒们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在暗处也有灵魂痛快地哭泣忏悔难道还不该死去,天空上灰白色的云分开,明亮的白色的光降落下来,Issac的天使温柔而睿智,即使不能见其面容也能想象出它和蔼的笑意,Issac拥抱他的天使,拥抱是他为数不多渴望的东西。

  "……"

  它红色的衣袂飘飞,要惩戒不守规矩的孩子。Issac的喉管里被强酸灼烧一般发烫发疼,他张开的嘴里牙齿变得尖利……借用azazel力量的代价就是失去声音,和深海里绝望的人鱼不谋而合。鲜红色的洪流席卷了神祗飘荡着歌声的居所,天空落下的羽毛化为灰烬,地面皲裂,万物尽死,半透明的魂灵在上空盘旋。扑腾着翅膀的胖乎乎小恶魔跟班替他捡起地上那把锈迹斑斑的钥匙,它挂在一个孩子气的钥匙链上,Issac记得那是他送给爸爸的礼物。

  现在要借它打开撒旦的大门。

  azazel倒三角形的尾巴在空中欢快地甩了几个来回,他用手肘拱了拱Issac比了个V字,巨大的翅膀替他挡住天空落下的灰烬。

  恶魔的怀抱一样是温热的。

  他们回到门后面以后,还是那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刚才的世界只是一个幻觉一般单薄无力,azazel仍然像个影子跟着他形影不离,在他活着的时候azazel尽力带他远离死亡,可是在他终于死去的时候振翅离开不看一眼。

2

  azazel落入了Issac无数次走过的地窖,用落入这个词也许不够准确,他的翅膀能够带他随时逃出深渊……他追逐着幻影选择了堕落的路途。azazel的身边没有了Issac甚至觉得有点手足无措,每道门看上去都完全相同,每度过一秒他的生命就危险一分,可他要确保Issac在他的房间里能够安安全全就只有他独自支撑的一种方法。

  活尸们甚至主动避开azazel,以恐惧的眼神注视着他。而他不紧不慢地将他们都送上黄泉路,炽热的液滴无数次在地面烫出黑色的伤痕,漂浮在空中的恶鬼周身燃烧着烈火,仿佛一颗闪亮的流星将黑色的旅途照亮如白昼。

  Issac无数次在深夜被尖利的哭号惊醒,那种扯着嗓子的尖叫让人毛骨悚然,他抱着毫无反应的嗝屁猫将被子拉过头顶,毛绒绒的小家伙醒来在主人的怀里四处乱拱发出撒娇的呜呜声,却没有发现Issac冷汗湿透了睡衣。

  恐惧的小兽物从柔软的被子里探出脑袋,除了关灯后的房间稍微黑一些和平时并无不同,他只能安慰自己这是个噩梦。孩子毕竟是孩子,在心爱猫咪的陪伴下很快又沉入梦乡。

  猫咪将Issac哄睡后却蹲坐在他旁边,猫科动物的眼睛在暗处发着微光,它小小的身躯冲向黑色的影子,发出咕噜咕噜的欢迎声。azazel重新将它放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它们,消逝在空气里。

  azazel在坚硬的石头皲裂的土地上掠过,他已经身处极其危险的境地,可他无所畏惧。

  他坐在房间的一角,Loki在房间里四处乱蹦。红色的小魔鬼很是亲切地搂着azazel的肩膀询问近况如何,带着孩童似的清脆笑意,他的眼神四处乱飘,却根本没找到什么Issac。

  "……你自己——啊!"

  话音未落Loki灵活地屈身躲过头顶一道硫磺火,啧啧两声摇动食指——这样不行。

  "不值得啊azazel。"

  恶作剧之神冲azazel做了个鬼脸愤愤然地打开了房间的门。

  "去吧,这比剪掉西芙小姐的头发有趣多了。"

  azazel不知道天堂的门为什么会为他打开,他曾经那么坚定地将那道门甩在背后。他小心地探头窥视,滑稽的是他背后的六翅和脑袋顶上的羊角首先暴露了他。

  他长叹一口气,踏入了凉湿雾气笼罩的世界,心里盘算从恶魔房那个热得要命的地方蹦到天使房首先是要感冒的……房间中央的石头上放着一本书,黑色的封皮。azazel耸了耸肩,

  "你还是给Judas留着吧。"

  他离开以后教堂光鲜的表面一点点剥落风化,仿佛验证了他的话。

  所有这些东西,他都见过。

  
3

  路上的所有道具他都不屑于接受,轻敌的后果就是挨揍。

  贪婪拖着腐朽的上吊绳用干枯的手指揪住他的翅膀,贪婪的头颅在他的周围一边跳一边嗬嗬地喘气,摁住他的角,撕开他的皮肤,折断他的翅骨。

  尽管它们像当初一样化作火灰回归泥土,一点伤也不足为奇,可azazel隐约地感到力不从心。

  他挑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第一次在这种地方寻求喘息的机会。

  "你的职责就是吞噬替罪羊……他一身是罪。"

  "他没有罪。"

  "……"

  "我不会吃掉他。"

  "那他就要永远地呆在这里。"

  女人漂亮的无辜眼睛在暗处熠熠发亮,黑色的长发流水一般,身材凹凸有致,除却头上暗红色星星月亮的烙印和周身腐烂却依然在飞舞的死鸟也不失是个美人。

  "天天说教容易变成老太婆……"

  "……"

  女人夸张地咧了咧嘴消逝在原地。

  Issac已经是习惯性地被半夜绝望的嚎叫惊醒,虽然奇怪得很但他总是一捂耳朵又睡过去。他也无数次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总是有人拦住他不让他往前走似的,面对他房间里阴暗的地下室迟疑的步伐总是这样被牵绊住。

  无助的孩子总是捧着对他来说勉强算作是有趣故事书的圣经默念。Issac家是虔诚的教徒家庭,他从小耳濡目染也学得有模有样。他跪在地上磕磕绊绊念诵着兀长的枯燥经文,如果是恶鬼,主就驱除它,如果是需要帮助的人,主就带他远离危险。

  上帝一定是很忙的吧。

  闯入地狱的azazel狼狈不堪,俗话都说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缠着绷带的断角怪物和另一个黑色怪物躲在黑暗的角落,azazel甚至没有发现它们,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整个房间化为火红的熔炉,上空却暗得什么都看不清,偶尔能暼见它们的红色眼睛,azazel被四只手拖住,向火湖里拖去,他很快淹没在熔岩里……热度渐渐消退了,作为恶魔复仇的力量挽救了他,可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太过愚蠢了。

  这是他最后的一个念头。

  英伟的撒拉佛舒展开残缺的翅膀,沉眠在最底层的地底。

  
4

  马利亚到了耶稣那里,看见他,就俯伏在他脚前,说,主阿,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

  耶稣看见她哭,并看见与她同来的犹太人也哭,就心里悲叹,又甚忧愁。

  便说,你们把他安放在哪里?他们回答说,请主来看。

  耶稣哭了。

  犹太人就说,你看他爱这人是何等恳切。

  
5

  Lazarus把那本棕色封面的圣经放在地面上黑色的烧焦的痕迹上,它的书页上染有血迹。

  
6

  小小的硫磺火宝宝跟在Lazarus的身后,

  "我的故事被记载在书上,可有可无,根本无足轻重。"

  Lazarus无言地把它托上肩膀,小小的恶魔宝宝随遇而安地在Lazarus的肩膀上晃着脚丫子,嘿嘿地笑了。
——
解锁Eve: http://luoyan070411.lofter.com/post/1cbc4a00_ae860e5
解锁lost: http://luoyan070411.lofter.com/post/1cbc4a00_aaf6e12

aas

关于地狱的变种故事里的Azazel的脑洞

我觉得Azazel应该会是那种见到熊孩子宠得没边的类型吧,毕竟在地狱边境被关了这么几千年的小黑屋不得不说是从小缺爱长大父爱泛滥,大概遇到Kurt会直接愣住然后心里想“我明明最近几百年没有和一个长得蓝色的女人那什么过啊”,然而电影里的Azazel这么乖一点也不像漫画里这么熊,所以我认为电影里Kurt大概不是魔形女的儿子吧,大概吧......

然后碰到和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样熊的某两个真•熊孩子,一个人形自走核武器,一个粉碎性的声波武器大概会把他们当成自己孩子养吧,大概就是:这么麻烦还要养?=>好吧好吧还算乖=>万磁王又把埃菲尔铁塔拆了?我从不知道我的前老板这么不靠谱=>没想到Alex弟弟还挺可爱的...

我觉得Azazel应该会是那种见到熊孩子宠得没边的类型吧,毕竟在地狱边境被关了这么几千年的小黑屋不得不说是从小缺爱长大父爱泛滥,大概遇到Kurt会直接愣住然后心里想“我明明最近几百年没有和一个长得蓝色的女人那什么过啊”,然而电影里的Azazel这么乖一点也不像漫画里这么熊,所以我认为电影里Kurt大概不是魔形女的儿子吧,大概吧......

然后碰到和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样熊的某两个真•熊孩子,一个人形自走核武器,一个粉碎性的声波武器大概会把他们当成自己孩子养吧,大概就是:这么麻烦还要养?=>好吧好吧还算乖=>万磁王又把埃菲尔铁塔拆了?我从不知道我的前老板这么不靠谱=>没想到Alex弟弟还挺可爱的=>貌似地狱被他们管得还不错?=>不错不错这恶作剧有我当年的风范=>咋不是自己儿子呢?

作为一个好爸爸大概Azazel碰到Kurt会变成“儿子来来来爸爸教你这么打回去”的熊爸爸

然而这什么用都没有

对于天启时期的Kurt,Azazel大概会在地狱里看着现场直播,然后傻笑:……嘿嘿嘿……我儿子好厉害……嘿嘿嘿。

对此Warren只能说一句——Azazel你真的已经活了上千年吗?

不过也无所谓啦,他是恶魔嘛,恶魔的设定不就是做事随心情嘛,他愿意把X战警的一堆熊孩子当闺女养就当闺女养,谁还能说句不是?


aas

【X战警】地狱的变种故事(偷窥日常),第五重

我现在总算知道这个Alex\Sean这个圈子有多么冷了,不过还是求评论!!

前文:http://808902788.lofter.com/post/1dbcf70a_c37504d

17

Sean张开嘴,人耳所无法听见的音波从震动的声带中产生并扩散开来,片刻之后所有珍惜的飞禽走兽全都噤了声,任主人怎么逗弄都不肯再出声。

Warren深吸一口气张开双翼,那双碧绿的眼睛泛着宝石般的色泽,锋利的骨刺将地面搓出一道极深的印子。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对准了Alex和Sean以及他们手中那样美丽的天使。

“不知诸位看来,我们捕获的这只天使……能够值多少?”Alex拉开了Warren的翅膀以便...

我现在总算知道这个Alex\Sean这个圈子有多么冷了,不过还是求评论!!

前文:http://808902788.lofter.com/post/1dbcf70a_c37504d

17

Sean张开嘴,人耳所无法听见的音波从震动的声带中产生并扩散开来,片刻之后所有珍惜的飞禽走兽全都噤了声,任主人怎么逗弄都不肯再出声。

Warren深吸一口气张开双翼,那双碧绿的眼睛泛着宝石般的色泽,锋利的骨刺将地面搓出一道极深的印子。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对准了Alex和Sean以及他们手中那样美丽的天使。

“不知诸位看来,我们捕获的这只天使……能够值多少?”Alex拉开了Warren的翅膀以便让人看见。

“一百万!我知道买不下他,但是伺候大爷一晚上总够了吧?”有人甩着支票夹哗啦哗啦的抖着。

“只怕这位会直接杀掉你……这一路上他已经被人摸过很多次羽毛了,他现在很愤怒。”Sean瞥了一眼那个丑陋的男人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

“五百万买下他,两位意下如何?”一个稍微上了年纪的男人慢慢的踱了过来。

“老人家,买回去用不了可是会死很多人的。”Alex摇摇头似乎又把人给回驳了。

男人被Alex驳了面子似乎有些不悦,但是他确实是真心想得到这样的天使回去装点门面于是也不好发作。

“我怎么可能用不了呢??这个变种人怎么可能会打赢我的保镖呢??”男人带着打量奴隶的眼光打量着Warren顺手摸了一把Warren的翅膀。

死老头!!老子不宰了你老子就把名字倒着写!!

Warren碧绿的一双眼就这么恶狠狠的盯着那人,Sean是知道Warren的想法的,出于安全考虑他还是拽了拽绳子以提醒Warren不能误事。

大概就是在Alex准备了一肚子冷嘲热讽的词儿想要把那个什么大集团的老爷骂得让他找个地缝儿钻进去的时候,Warren猛地扯了一下手中的绳子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是我们那里的老对头。”Warren略带嫌弃的声音飘了过来,而能听见的也只有Alex和Sean二人。

“老对头?”Sean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

“居然是熟人?”Warren突然笑了一下,瞬时收起了他那狰狞的模样。

“什么熟人?”Alex也有些莫名其妙。

“我想我们要找的家伙找到了……那边那个打着绿色领带的男人,是沃辛顿企业的老对头,当年我家老爷子手上的变种人抑制剂还是从那个家伙手上买来的呢。”Warren甩了甩头自己从身边那个老男人的视线里移开。

Alex瞟了一眼那个躲在黑暗里的正在和人交谈的男人然后径自牵着Warren离开了人群,而身后那个什么老爷气得吹胡子瞪眼。

完全不出乎所料,Warren一走过去就吸引了那个男人的注意力。

18

“卧槽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饥渴的人!这眼神太他妈受不了了!”Warren默默地对Sean吐了个槽。

“那么他为什么就单独对你感兴趣呢?这里的其他变种人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Alex拽了一下Warren手上的绳子。

“卧槽前辈你温柔点!……一般的人类政府抓住那些变种人是为了得到他们的能力的具体数值,精确到小数点的那种,但是某些不怀好意的人就会从变种人身上直接获取那些能力用来进行研究,而且还搞完就毁尸灭迹以绝后患……可是为了方便而去惹地狱,这他妈是脑子被天启整过吧!”Warren叨叨了一阵,到了末尾有点自言自语的意思。

“别给我提那个光头,那天我就稍微离开了那么一小会儿Alex就像个傻叉一样把学校炸了,还破破烂烂浑身是血的来我这里报道,丢脸。”Sean想了想那一天的场景,简直欲哭无泪。

“至少这样我就能陪着你了,Sean。”Alex吻了一下Sean的额头,揉了揉Sean有些长的头发。

这边三人不紧不慢的走着,那边那个男人已经按耐不住主动凑了过来。

“两千万,我买下,生死由命,怎么样?”男人倒是废话没有一句,爽快得很。

Sean挑了半边眉毛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这家伙这么爽快倒还是有些出乎意料,不过那么多钱……似乎留给Scott当生活费也挺不错?

Warren看了看那整整两大箱子的钞票,顿时心中血如井喷。

男人很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天使眼中惊恐的神色,但他永远不会知道,Warren恐惧的是什么。

啊啊……两千万啊啊啊……你他妈有事儿没事儿给他们那么多干什么!给的越多这俩货压根不能用还全塞给Scott了啊啊啊!!这简直他妈的就是浪费钱好吗!这个蠢蛋我可以马上杀掉吗!

19

“这仨货还真是玩得开心。”Emma看了看镜子无奈的摇摇头,这几天地狱又出了几桩事,这回不是变种人被捉住的问题了,这回是那些人直接来地狱报道了,Emma觉得这件事还是先别告诉那三个去人间放风的家伙好了,毕竟那Alex和Sean已经累了这么久,难得一次偷闲,若是泡了汤那两位恐怕要哀怨个好几天。

20

Salvadore此时正在和Darwin审理一批恶鬼,再火焰映照下,Salvadore本该是清澈的一双眼却分外的吓人,跪在地上的鬼物很少有敢抬头看她的,而Darwin似乎一直都是那么严肃。

大概地上那些跪着的完整的或者是不完整的“人”们还在战战兢兢的听候审判的时候,一团红烟带着硫磺的气味突然就在他们面前炸了开来。

“你们两个这几天辛苦一下,我要上去一趟。”Azazel小声的对Salvadore和Darwin说,而即便他不掩饰那些个鬼鬼怪怪也是不敢抬头的。

“是那些贫民窟的变种人的事么?”Darwin低声问了一句。

“是的,死得太多了,几乎快要死绝了,我说最近来地狱边境渡河的怎么这么多。”Azazel叹了口气,本来他和Emma商量着先别告诉Alex和Sean,但是如今事态似乎更严重了。

“好吧,这里我们能应付,你要小心。”Salvadore拍了拍Azazel的肩,而后者点了点头便带着一带文件离开了。

“工作量更大了,回去给你弄点什么犒劳一下好了。”Salvadore关心的看了看Darwin的脸色。

“谢谢,Angel。”Darwin朝Salvadore笑了一下,然后飞速恢复了严肃状态。

跪在堂下的恶鬼们猛然看见了两位类似调情的表情,纷纷想要自爆双眼。

道莫小七-德普没家暴

【授权翻译】【X战警:第一战】Mouthing Off口无遮拦

标题:Mouthing Off口无遮拦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Stormkpr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等级:M
警告:腐向,语言,成人环境
摘要:通过Angel Salvadore的视角,讲述她为Shaw工作的生活,以及对Azazel和Riptide的观察。
原文网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7084371/1/Mouthing-Off


口无遮拦

又名

在我为Sebastian Shaw工作时从Azazel和Riptide身上得知的六件事

Angel Salvadore著

我问过Emma假如所...

标题:Mouthing Off口无遮拦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Stormkpr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等级:M
警告:腐向,语言,成人环境
摘要:通过Angel Salvadore的视角,讲述她为Shaw工作的生活,以及对Azazel和Riptide的观察。
原文网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7084371/1/Mouthing-Off

 

 

口无遮拦

又名

在我为Sebastian Shaw工作时从Azazel和Riptide身上得知的六件事

Angel Salvadore著

我问过Emma假如所有的核弹都爆炸了,那个地球上只留“原子之子”的计划到底是怎么回事。比方说,我们是真心希望地球上只留下我们五个人吗?Shaw会很高兴除了我和她之外无人可操吗?至于Azazel和Riptide——见鬼,他们是否不被允许接触Emma和我?

Emma翻了个白眼,仿佛我是个蠢货,然后她解释道,世界上还会有其他人存活的,只是没以前那么多,而我们会统治所有人。她补充道,Shaw想操谁就操谁,但永远是他的NO.1——说到这里她狠瞪了我一眼。她顺便又告诉了我不必担心Azazel和Riptide,因为“他们跟彼此上床就够了,不需要你和我”。

于是我陷入沉思。真的吗,Azazel和Riptide是一对?我有点想知道这具体是怎么回事。比如,他们是否并非真的同性恋,只是因为这儿的女性都属于Shaw的私人财产?这情况是怎么开始的,是他俩之中的某个邀了另一个出柜吗?只是上个床而已,对吗?我是说,假如你的模样酷似恶魔,那么你就是恶魔,你不会真的爱上任何人。倒不是说我真的知道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

但我猜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了。Riptide从不跟我说一个字,我又几乎根本听不懂Azazel的俄罗斯口音。

自从我加入了Shaw之后我得知了第二件事。今天我和Emma抱怨了一两句。她瞪了我,然后告诉我,如果我还在乎我的漂亮脸蛋,我就应该闭嘴。Riptide曾经顶撞过Shaw,Shaw就切掉了Riptide的舌头。

我猜这就是为什么Riptide从来不跟我说话。

某天我和Riptide去买了雪糕吃。有时候你需要学会忙中偷闲,我得让自己暂时逃离一会儿,毕竟我现在的人生已经跌到谷底了,鉴于我开始为Shaw那个混蛋工作,并且还得时刻担心世界迟早会因为Shaw不知何时开始的核战争而完蛋。

Azazel盯着我们两人的雪糕。我注意到了他在专注看着Riptide。Riptide的雪糕是红色的,他对上了Azazel的视线,然后开始将自己的雪糕在嘴里来回塞入又抽出。再然后,Azazel带着Riptide瞬移离开了。

我猜我的嘴迟早有一天会要了我的命。我质疑了些我们究竟在做什么,和我们真的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的问题。我当时以为Shaw不在附近,但要么是Emma出卖了我,要么就是Shaw听到了。

他走到我面前,我打了个冷颤。他问我我是否喜欢这儿。他告诉我叛徒会有些不太好的下场。他捏住Riptide的脸掰开他的嘴,说顶嘴的代价就是失去舌头。

我深弯下腰,说对不起,说我爱这儿。Shaw似乎满意了,然后离开了房间。

我再抬起头时,Azazel用尾巴环住了Riptide的手,Riptide轻轻捏了捏他的尾巴。

我与Riptide坐在甲板上。我在沉思。于是我对他说了。

“很快就会结束的。无论是Shaw要发动他的核战争,还是我们全被抓起来。”然后我确定我们不会被偷听到——Shaw和Emma都不在——,于是我真的放松了,补充道,“有时候我希望我能就那么消失,离开这儿。”

Riptide点点头。

这鼓舞了我,于是我继续道:“你们不能离开吗?毕竟你们那么强大。”

他摇摇头,然后开始像往常一样写纸条。他的书面英语不是特别好,但我能读懂。他写的是:“不可能生活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对于Azazel来说,不可能。因为他的外表。”

他等我读完后就撕毁了纸条。纸条上说得很清楚了,如果Azazel不能离开,那么Riptide也不会离开。

“你真的爱他。”我说。

他点了点头。

“他爱你吗?”我问。

Riptide耸了耸肩,我觉得有点难过,因为这不是“我不在乎”的意思,而是“我不知道”的意思。

这世界肯定要完蛋了。我要么会被逮捕,扔进监狱度过余生,要么眼睁睁看着地球上的大部分人被炸死,要么被切掉舌头,然后和那些人一起被炸死。

我想我不是唯一一个感觉到结束的人。

某天我撞见了Azazel和Riptide正在热吻。他们还穿着衣服,但是实实在在地在吻着,全身投入,感情明确无误。我以前从未见过他们密切在一起过,但从他们正抚摸彼此的样子来看,尤其是Azazel游走在Riptide身上的双手,这不只是性而已。相信我,我了解男人,我也了解他们只是有欲望以及除此之外有更多感受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当然,我不知道Riptide怎么接的吻,毕竟他没有舌头了,但他可以用嘴唇回应,我是这么猜测的

Azazel在低声用俄罗斯语对Riptide说着什么。我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他的声音听起来浪漫又伤感。是很奇怪,但出于某些原因,我一点也不意外。

我尽可能快地离开房间。但我想Riptide的问题得到了答案。

看在他们的份上,我希望世界不要完蛋,因为看起来他们似乎是希望这刻永驻。

END

 

阿潜

啊AZ真好看【躺】

私设服有,p2原图
【鉴于有人跟我说黑皮丑,所以给az做了个全身美白(灰)。】
[论如何实力做大死]

啊AZ真好看【躺】

私设服有,p2原图
【鉴于有人跟我说黑皮丑,所以给az做了个全身美白(灰)。】
[论如何实力做大死]

道莫小七-德普没家暴

【原创】【X战警第一战】赴葬(Azazel/Riptide)

标题:赴葬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警告:过去捏造;腐向;屠杀
摘要:Riptide重回到曾驱逐自己的小村庄,参加一场葬礼。
注释:初稿原写于2011年电影上映后不久


这是位于西班牙南部的一个小村庄,安静,偏僻。

夏季的日落总是来得特别晚,夕阳距离地平线还有一段距离。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迈着轻快的步子,径直向村中唯一的教堂的方向走去,阳光在他身前投下的影子又黑又长。

但那颜色浓不过他身上所穿的西装。比夜色还要深的漆黑,整套衣服从头到脚都是那种颜色。

通常这种颜色的西装只用于一种正式场合。

葬礼。

青年来到教堂前,抬头望去。

十...

标题:赴葬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警告:过去捏造;腐向;屠杀
摘要:Riptide重回到曾驱逐自己的小村庄,参加一场葬礼。
注释:初稿原写于2011年电影上映后不久

 

这是位于西班牙南部的一个小村庄,安静,偏僻。

夏季的日落总是来得特别晚,夕阳距离地平线还有一段距离。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迈着轻快的步子,径直向村中唯一的教堂的方向走去,阳光在他身前投下的影子又黑又长。

但那颜色浓不过他身上所穿的西装。比夜色还要深的漆黑,整套衣服从头到脚都是那种颜色。

通常这种颜色的西装只用于一种正式场合。

葬礼。

青年来到教堂前,抬头望去。

十字架笔直地竖在教堂屋顶,仿佛它从未被毁坏过一样。

青年收回视线,略低头拨了拨头发,又整理了下身上那套崭新挺括的黑西装,抽出胸前口袋里的那朵白玫瑰,轻轻地插在门环上。

“Adiós。[西班牙语:再见]”青年低声说。

然后他站直身,脊背挺直,下巴微抬,手指在胸前简单划了个礼,推开了教堂的大门走进,再反手关上。

-------------------------------------------------------

Azazel完成任务后回到基地,发现成员里少了一个人。

“Riptide?”他去问Emma。

正在修剪指甲的Emma瞥了他一眼,然后闭上眼睛略偏头想了想。

“下午他去向Shaw请了半天假,Shaw同意了。”

“他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Emma把头偏向另一边,“那孩子在躲着我,请完假直接走了,我没机会读他在想什么。不过他晚上会回来的。”

她睁开眼睛,狡黠的蓝眸扫了眼维持着面无表情的Azazel。

“等不了就自己去找。提示:这里是西班牙,谁的故乡。”

下一个瞬间,眼前只剩下了一团红烟。

心灵感应者优雅地耸耸肩,低头继续修理指甲。

“男人。”

-------------------------------------------------------

随着烟雾散去,Azazel出现在了教堂门前。

现在应该是礼拜祷告的时间,然而一切都过于安静,安静得毫无生命气息。

变种人扫了眼门环上的花,伸手欲推开教堂大门,然而木门却先他一步塌倒在地。

同样塌裂成碎片的还有教堂内的长椅,钟表,彩窗,以及人体躯干。

满地的残肢与断垣中仍有一个立着的身影。那身影低头背对着他,似乎是在抚平衣上的褶皱。橘红色的夕阳光线透过破碎的窗户缺口洒进来,为站在那儿的罪人镀上了一层虚幻的光晕。

这幕令Azazel想起曾见过的一副壁画,画上是公然反抗上帝后自堕地狱的Lucifer。昔日的六翼天使的背后是炙热的熔浆火光,为沾满鲜血的堕天使衬了一层别致的残暴美。

“Riptide。”他唤那堕天使的名。

青年转过身,对他微笑,踏下倾倒的神桌前的阶梯,向他走来。

Azazel没有问他理由与过往,这很好,毕竟他们之间的沟通从来不需要语言。

Riptide走到自己导师面前,向他伸出手,被对方同样伸手握住。

就像十三年前。村人将战争所带来的灾难全归结于他的变种能力,最终他被赶出了村子,纵使他只是个孩子。

此后他一直在流浪,亦或者说逃亡。直到他遇到了Azazel。于是这只替罪羊被归宿所接收。

“我会下地狱吗?”彼时的拉丁裔男孩问。

红色的男人笑了,露出白色的利齿,那使他看起来更像个恶魔。

“这要取决于你对地狱的定义。”

“你会在那儿吗,和我一起?”

男人收起笑,点头。

“会。”

于是男孩伸出手,握住了恶魔的手。

“回家?”十三年后的恶魔轻声询问。

拉丁裔的男人笑着点头。

一阵烟雾散去,破损的教堂内再无活物。

夕阳沉过了地平线,于是天地之间陷入了昏暗。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